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睡美人

32743浏览    697参与
Demo
纯原创!没有临摹 今年初一,画...

纯原创!没有临摹

今年初一,画成这样我还有救吗()

回来再给她上个色(摆烂)

纯原创!没有临摹

今年初一,画成这样我还有救吗()

回来再给她上个色(摆烂)

多奇多趣

公主系列的实物打样出来啦,打样的配件是工厂自带的,所以看起来有点丑丑的,之后我们会把配件换掉的!

公主系列的实物打样出来啦,打样的配件是工厂自带的,所以看起来有点丑丑的,之后我们会把配件换掉的!

丢丢猫

【GB】高楼记事(九、十)

afd,懂

懒得搞清水版了

afd,懂

懒得搞清水版了

热河云上
女子是名杀手,代号“睡美人”——间谍过家家
女子是名杀手,代号“睡美人”——间谍过家家
怪蜀黍讲电影
美女兼职成为睡美人,每天沉沉睡去后,身上就有不同的变化!
美女兼职成为睡美人,每天沉沉睡去后,身上就有不同的变化!
LOLA-红毛女士

间谍过家家:瓜神x黄昏x睡美人|这是纯治愈漫好不好!阿妮亚福杰约尔

间谍过家家:瓜神x黄昏x睡美人|这是纯治愈漫好不好!阿妮亚福杰约尔

随枝

BG|前任傲娇又病弱 5厚脸皮

向辄大我两届,是T大建筑系的风云人物,年级第一的学霸不说,大二拉了两个同学组建工作室后接的第一单就是几十万的项目。颜控的我对他一见钟情,在室友告诫我传闻向辄不近女色很有可能是gay时不以为然的心想:也没见他近男色啊,弯了我就把他掰直嘛!

但老实说,向辄确实挺难追的。我亲眼看到有容貌姣好的女生找向辄要微信,被拒之后脸色差的要哭出来。于是我计划拉长战线,打听他的选修课然后和他选一样的课,坐在他旁边努力在他面前刷存在感这样徐徐图之的方法,历时两个月,成功的没起到一点效果。

也可能有一点点吧,虽然从来没有搭过话,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有时他来到教室,视线扫到我的时候会顿一下,然后才看似平静的移开...

向辄大我两届,是T大建筑系的风云人物,年级第一的学霸不说,大二拉了两个同学组建工作室后接的第一单就是几十万的项目。颜控的我对他一见钟情,在室友告诫我传闻向辄不近女色很有可能是gay时不以为然的心想:也没见他近男色啊,弯了我就把他掰直嘛!

但老实说,向辄确实挺难追的。我亲眼看到有容貌姣好的女生找向辄要微信,被拒之后脸色差的要哭出来。于是我计划拉长战线,打听他的选修课然后和他选一样的课,坐在他旁边努力在他面前刷存在感这样徐徐图之的方法,历时两个月,成功的没起到一点效果。

也可能有一点点吧,虽然从来没有搭过话,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有时他来到教室,视线扫到我的时候会顿一下,然后才看似平静的移开。

我十分不满,我觉得我长得也不比跟他要过微信的女生们差啊,但在他眼里也还是约等于空气。可能是我脸皮还不够厚?于是我更加积极的打听向辄参加的所有活动,终于有天向辄在他校外的工作室看到我时,我在他万年淡漠的脸上看出一丝无奈。

他走近我,破天荒对我开口了:你买通了谁找到这里的?

我眨眨眼无辜的说:我自己找来的,我来学习一下专业知识不可以吗。

他似笑非笑:中文系的,来学建筑知识?

我支支吾吾的想着怎么解释,突然回过味来,眼睛亮晶晶的问他:你知道我是中文系的啊?

看来我也不是那么没有存在感嘛。

他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我试着大胆的坐在他旁边,他看了我一眼,投入到画图里并没有说什么,我便光明正大的欣赏起他的侧脸来。不得不说,长得好看的人认真工作的样子真的很迷人。我肆无忌惮的欣赏着,就这样,在他旁边坐了半个月。

向辄很有能力,也真的很辛苦,我因为宿舍门禁每天九点就要回去,他还在电脑前工作着,我都不知道他连续熬夜身体怎么能吃得消的。这天上完下午的选修来到他工作室,向辄又已经坐在电脑旁了,正全神贯注地操作着CAD软件,他看到我点点头又继续忙起来,我伸头看了下好像已经渲染的差不多了,看着看着我有点困了,干脆趴在桌上睡了起来,再睁眼时窗外天黑了,向辄正在发邮件。

做好啦?我瞪大眼睛问。

嗯,他揉揉眉心站起来,突然身子晃了晃。我赶紧扶了他一把。他按着桌子稳住身形,缓了一会儿说,没事。嘴唇却血色尽失。我说,你太累了。赶紧回去休息吧。他点点头,我们在工作室门口分别。

第二天上午我被闹钟吵醒,第一节是西方美学的选修课,好想翘掉再睡会儿啊,但是向辄选了这节课而且他从来不会翘课的,我悲愤的爬起来。美色误人啊啊啊!

来到教室果然一眼就看到向辄,教室里学生稀稀落落的,我走到向辄旁边坐了下来,看他脸色还是很差,就小心翼翼的问:你还好吗?他勉强对我笑了一下。

整节课我都在观察向辄的状态,他脸色异常的白,简直像是随时都要厥过去。他还试图拿笔做笔记,然而甚至都没有握笔的力气,笔拿在手里很快又掉回桌子上。终于熬到了这节课结束,同学老师都离开去吃午饭了,向辄却迟迟没有起身。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动作缓慢的抬头望着我,眼珠突然翻上去,瘫坐在椅子上向一侧滑去。

我扶住他下滑的身体,轻轻摇晃着让他振作,向辄已经翻起了白眼,我捏住他无力瘫垂的手使劲掐了他的手心一把,他的瞳孔滑落回来,又恢复了些许神志。

你怎么了啊?

他的身体几乎全靠在我身上,哑着嗓子道:有点……低血糖,让我缓缓……就好。

我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他好转,那不甚清明的瞳孔挣扎了几下反倒又要翻上去。这样下去不太行,我猜他大概是没吃早饭加上昨天没休息好才这样的,就扶着他的胳膊让他趴在桌子上,去超市买了巧克力和果汁然后快速跑回来。

教室里还是只有向辄一个人,还是我离开时那个姿势伏在桌子上,我翻过他的脸发现人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我坐在他旁边将他扶起来,他的上身靠到椅背上,脑袋也由低垂变为向后仰着,悬在椅背上方左右摇晃,漂亮的眼睛里此刻只剩下两抹失神的乳白。我一手托着他的后脑,拧开果汁向他嘴里喂了进去,接着往他嘴里塞了块巧克力,他的嘴巴张开着,很快流出一丝晶莹的口涎。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向辄闷哼一声,瞳孔缓缓回落。

我问:好点了吗?

他点点头,我又掰了一块巧克力喂他,他吃完后恢复了些力气,从我怀里直起身。

低血糖要记得吃早饭啊,身体是第一位的。我把剩下的巧克力和果汁放在他面前的桌上对他说。

他点点头,对我道了谢。

接下来两天因为要去医院陪扭伤脚的室友我把选修都翘掉了,突然没了我这个小跟班,不知道向辄是放松还是不习惯。

回到学校是第三天的中午了,我走在路上突然发现前面的人好像是向辄,只是他脚步虚浮,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在他要栽倒的瞬间,我上前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于是本来要向前栽倒的向辄后仰着被我带入怀里。他的眼睛上下翻动几下,恢复清明后认出了我。

“你怎么阴魂不散。”他这样说着,嘴边却扬出一个弧度。我扶他缓缓站直,他问我:这两天怎么没来上课?

我笑眯眯问他:你想我啦?

他抿了抿嘴唇,答非所问道:我怕你挂科。

我刚要说什么,他却又皱起眉头,似乎忍受着极大的不适,。

我说:你又低血糖了吗?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他摆摆手:不用,有点中暑了。

我啊了一声:那你还能走吗?要不要去路边歇一下?

他点点头。我扶着他走向一排树荫。没走两步人就晕软在我怀中意识全无。我揽着他的腰,将他拖到了树荫下,盘腿坐下让他枕在我腿上,打开包里的水喂了他两口,他的嘴唇沾了水后变得红润昳丽,光影映得他眉眼增添了几分柔和,我望着怀中失去意识的向辄,不禁心弦颤动。

向辄醒来时我还在怔怔看着他,他对我虚弱的弯了弯眼睛,我不假思索的俯下身,吻上了他的嘴巴。

后续在afd免费蹲,求个互动呀

随枝

BG|前任傲娇又病弱 04错了

最近我有些心虚。

前几天公司谈成了个项目,部门开场个庆功宴,作为项目接洽人,领导不停推我去跟客户敬酒,平时我酒量还可以,但是那天生理期来了实在不想多喝。

许让看出我的抗拒,替我挡了两杯酒,领导觉得拂了他面子,于是使劲给许让灌酒。喝了五六杯红酒又一口气喝下小半杯高度数白酒后许让跌跌撞撞冲进洗手间,好一阵子都没出来,我忍不住去洗手间看他的情况,发现他正伏在洗手台上呕吐,嘴中吐出来的还有红色的血。我惊慌失措的问他怎么回事,他目光散乱着,软在我怀里晕了过去。

隔天我才知道许让有胃病,平时都不喝酒的,却因为替我挡酒直接喝到胃出血。我很是愧疚,犹豫半天后还是决定下班后去医院看望一下他。

当然我没有...

最近我有些心虚。

前几天公司谈成了个项目,部门开场个庆功宴,作为项目接洽人,领导不停推我去跟客户敬酒,平时我酒量还可以,但是那天生理期来了实在不想多喝。

许让看出我的抗拒,替我挡了两杯酒,领导觉得拂了他面子,于是使劲给许让灌酒。喝了五六杯红酒又一口气喝下小半杯高度数白酒后许让跌跌撞撞冲进洗手间,好一阵子都没出来,我忍不住去洗手间看他的情况,发现他正伏在洗手台上呕吐,嘴中吐出来的还有红色的血。我惊慌失措的问他怎么回事,他目光散乱着,软在我怀里晕了过去。

隔天我才知道许让有胃病,平时都不喝酒的,却因为替我挡酒直接喝到胃出血。我很是愧疚,犹豫半天后还是决定下班后去医院看望一下他。

当然我没有跟向辄讲。想着就去看望下同事,说了平白让向辄吃醋。上次分手也是因为许让送我回家被他撞见,我俩吵架时他阴阳怪气翻旧账,我一怒之下提了分手。

许让看到我,眼睛亮了亮,他坐起身语气欢欣:你怎么来啦。

我放下花篮抱歉的说: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害你住院。

他说:不要这样想,是我自愿的,应该怪我酒量太差了。

我心中很是感激,对他说:谢谢你了,以后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你尽管说。

他立马接话:那你赏个脸,周末出院了让我请你吃饭吧。

见我面色为难,他有些黯然:只是朋友之间吃顿饭也不行么。又落寞的笑了下:不方便也没关系的。

我有些纠结,因为我实在不想欠许让人情。我知道他对我有意思,我也告诉过他我有男朋友,我想许让应该是有分寸的,再说如果他还是想追求我,在吃饭时我也正好说跟他说清楚,于是我答应了他。

晚上回家后,向辄正在靠在床上用笔记本工作,我打了个招呼,他神色如常的对我笑笑。我心中腾起一股内疚,坐到床边亲了亲他,向辄顺势抱着我回应。一番温存后他语气寻常的问我:你身上好香,今天去哪了?

我下意识回答:去医院了,又迅速补充,珊珊有些过敏,我陪她去看看。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点点头。然后说:你不是想吃哈密瓜么,我回家时买了点,现在要不要吃?

我问:甜吗?

他捏了捏我的脸:你尝尝,不甜下次再给你买甜的。

我点点头,他起身穿上拖鞋去了厨房。我默默叹了口气,心想快点结束吧,这两天我都要被浓浓的愧疚感给笼罩了!

怕什么来什么。

周末我说要陪珊珊逛街,忐忑地赴了许让的约,许让穿的很正式,早早等在餐厅门口接应我。我因为心虚,大几千的西餐吃的没滋没味,只心不在焉的客套笑着。

视线不经意的向下,我发现许让一只手在桌下捂着腹部。我皱眉问他:你还胃疼吗?

他勉强冲我笑笑:有一点。

我后知后觉的感到抱歉:对不起,我不应该说吃西餐的,早知道我们去吃点粥了。

他微笑着说:下次吧,我知道有家鲍鱼粥很不错,你应该喜欢。

我很想说没有下次了,但是看他不舒服,还是说不出太生硬的话拒绝,只好当做没听到。

好不容易捱到这顿饭结束,许让还说要先送我,结果一出门自己胃疼的站不住,等车的时候他难受的弯下腰,我就扶着他坐在路边台阶上。他脸色实在太差,疼的频频翻起白眼,连我跟他说话都没有反应,迟疑了一下后我伸手隔着衬衣抚上他的胃帮他按揉着。

过了一会儿他把手按在我的手上,说,我好些了,谢谢你。

我刚想抽回手,就在这时一阵强烈的直觉让我抬起头——马路对面,向辄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手里提着的袋子里还装着两个哈密瓜。

他定定的看着我,看着我和许让,喝了一条马路,我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他视线向下,看向许让搭在我手上的手。

他又抬眼看向我的眼睛,我们视线相对,他扯了扯嘴角,转身走了。

许让叫的车到了,他状态也好转了些,问我要不要一起搭车,我慌乱地将他推进车里,借口说还有事就匆匆向向辄追去。

好在向辄还没走远,我拽住他的衣角可怜巴巴的说:向辄你听我解释。

他冷冷的看着我。

我小声说,我欠许让个人情所以才帮他的。

他轻轻开口:我昨天遇到珊珊,问她过敏怎么了,你猜她怎么说的。

我心生懊悔:糟了,忘了跟珊珊对口供了。

向辄有些怅然地说:何必一直说谎呢,你说出来,我会成全你的。

说完这句话似乎抽空了他所有精力,我看着向辄眼皮蓦地翻上去,整个人直挺挺倒在我面前。我只来得及护住他的头不被磕到,他的身子砸在地上失去意识,双手无力的松开,袋子里的哈密瓜滚了出来。

我慌乱的在包里翻找手机,掏出手机正要拨出号码,向辄颤了一下醒过来,阻止了我打120,他撑起身子从地上坐起,闭眼有些急促的喘息着。

我抱着他认错:我错了,我怕你生气才这样的。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原谅我嘛。

向辄:好。

我:诶?

向辄:你先回家,让我自己待会儿。

我说:不要!你肯定没有原谅我!

他沉默几秒说,那你先松开我。

我还是不放手。他有些无奈:不去叫个车吗,我没力气走回家了。

上了车,向辄望着窗外不出声,我试探地去拉他的手,他任我握着手不甩开也不回应,直到司机一个急刹,他身子软绵绵的歪向一侧,眼睛也翻得只剩白色,我才发现他又晕了过去。

到了楼下司机帮我把向辄扶下车又忙着接下一单客人了,我像上次那样横抱着他走到电梯里,蹲下身将他的双脚放下来,他内折的手臂也从肚子上脱力的垂下来。我尽力揽着他的后肩将他往上提,不让他没有支撑的屁股坠到地上。

他的头极大限度的后仰着,脖子上筋脉分明,张开的口中汇聚出一股股涎水顺着他的面颊倒流到头发上。

我将向辄放到床上,脱下他的外衣和鞋袜,折腾了一天我也又累又困,靠在他床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向辄正一下下摸着我的头发。

我向他解释了事情经过和瞒着他的原因,他神色不明的嗯了一声。

我不知道他什么想法,问:那你还生气吗?

很久向辄才缓缓开口:算了,你要是想离开我,我也没有办法。然后寂然地笑了笑:至少你你现在还是在意我的就行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我的行为会让向辄有多受伤,可是也没法让他立刻相信我,只能默默决定要多给他些安全感。

我在他耳边说:以后许让再找我我一定厚着脸皮拒绝。

向辄蓦地一笑。我不明所以的看向他,他说:想起你厚脸皮的样子了。

好吧,我也想起来了,向辄就是我厚着脸皮追到的。

第一次写修罗场,刺激。

许让:我茶吗

女主:我渣吗

向辄:我有卖惨吗


LeSoir
睡美人 The Sleepin...

睡美人

The Sleeping Beauty

BY Victor Gabriel Gilbert

睡美人

The Sleeping Beauty

BY Victor Gabriel Gilbert

一只银蝶 飞过
真的超级喜欢迪士尼的睡美人,我...

真的超级喜欢迪士尼的睡美人,我小时候看的时候,爱洛公主的长发真的超级喜欢,那种画风也超级喜欢,头发偏金灰色,一种暗光亮晶晶的呢,然后一看年代是1959年,直呼厉害👍

真的超级喜欢迪士尼的睡美人,我小时候看的时候,爱洛公主的长发真的超级喜欢,那种画风也超级喜欢,头发偏金灰色,一种暗光亮晶晶的呢,然后一看年代是1959年,直呼厉害👍

随枝

BG|前任病弱又傲娇 3不要

向辄的咳嗽一直没有好彻底,前阵子他手下一个建筑项目又到了收尾阶段,等项目忙完他的身子也彻底累垮了,那天在家里和我说着话就晕过去了,吓得我逼他强行休假在家休息,然后每天换着法子的给他各种食补。

你身体是怎么搞成这样的?晚上洗完澡,我们躺在床上,我低头问怀里的向辄。向辄枕着我的胳膊,脑袋蹭着我的下巴,不在意的说,小时候就变这样了。

我下意识的说:你爸妈怎么照顾你的啊。

他脸色变了变,闭上眼没有说话。向辄好像不愿意谈及父母的事,我只知道他是重组家庭,在向辄很小的时候就有了继母。

我抚了一把他的头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嗯,他眼睛眨动的速度变得缓慢,然后渐...

向辄的咳嗽一直没有好彻底,前阵子他手下一个建筑项目又到了收尾阶段,等项目忙完他的身子也彻底累垮了,那天在家里和我说着话就晕过去了,吓得我逼他强行休假在家休息,然后每天换着法子的给他各种食补。

你身体是怎么搞成这样的?晚上洗完澡,我们躺在床上,我低头问怀里的向辄。向辄枕着我的胳膊,脑袋蹭着我的下巴,不在意的说,小时候就变这样了。

我下意识的说:你爸妈怎么照顾你的啊。

他脸色变了变,闭上眼没有说话。向辄好像不愿意谈及父母的事,我只知道他是重组家庭,在向辄很小的时候就有了继母。

我抚了一把他的头发,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味道,说: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嗯,他眼睛眨动的速度变得缓慢,然后渐渐睡了过去。

又过了一段时间,连着几天向辄都有些心神不宁,直到周六早上,我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叫我,睁眼看到向辄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我床边,他俯身亲了我一口说:我今天要回趟家。

我才知道向辄和父母住在同一座城市,他之前从来没提过。

需要我陪你吗?我问。

他皱了皱眉,似乎想到什么厌恶的事。不用,你继续睡吧。顿了顿他又说,下午我就回来。

我叮嘱他包里记得装点糖,抵不住困意又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我打扫了一遍房间,给向辄发短信问他晚上想吃什么,没收到回复。等到晚饭时间,向辄还是没回家,外面淅沥沥的下起雨来,我给向辄打了个几个电话,都是没人接听的状态。我只好坐在沙发上等他,等着等着我睡着了,被雷声惊醒后才发现外面雨势大了起来。我正想再给向辄打个电话时,门铃响了。

我刚打开门,一个人就撞进我怀里。向辄浑身湿透,发白的嘴唇颤抖着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就翻着眼睛晕了过去。

我吃了一惊,忙架着向辄的胳膊把他抬进客厅的沙发上,向辄仰着脸意识全无,他的肌肉还没有完全放松,眼皮不断颤抖着像受惊的动物,嘴中还在呓语着什么。

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他淋了多久的雨,我从他口袋里翻出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湿衣服紧贴在他身上,向辄冻得不行,牙关都在打着冷战,这样下去受凉就难办了。

不知道是不是冻太久了,他还是浑身发冷不停颤抖着,我干脆穿着睡衣钻进被子里抱着他,感受到热源后向辄本能的将手脚缠上来,我却感觉像贴着一块冰。我不停的摸着他的脸安抚着他,终于分辨出向辄口中喃喃的音节,是“不要”?不要什么?

他突然极剧烈的翻腾了一下,赫然睁开眼。

飘忽的瞳孔望天好一阵后才聚焦在我脸上,认出是我后,向辄的眼尾瞬间红了,眼中似乎要委屈的溢出泪来。他上下唇极小幅度的开合着,发出虚弱破碎的气声。然后瞳孔缓慢上飘藏在眼皮下面,脑袋一歪,身体又沉软下去。

我还是听清了他说的话,他说,不要离开我。

一直忙到后半夜我才把向辄焐热,谢天谢地他没有发烧。后来我觉得沙发有些狭窄,就把向辄抱回了房间。【删删删】

我去客厅收拾了一番,抱着被子回到卧室时发现向辄又醒了过来,他坐在床上望着我,眉宇间有深深的不安,“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我把被子盖在他身上,也钻进被窝里,说,我会的。向辄紧紧地抱着我,像是想要把我箍进身体里。他把脑袋搭在我的颈窝,幽幽的叹息着说,我只有你了。

等我回抱住他时,他开始用力的吻我,我们【删删】互相索取,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向辄的舌头瘫软下来不再回应我,睁开眼才发现他竟接着吻失去了意识。

【删删删】

完整版afd

随枝

BG|前任病弱又傲娇 02和好

再见到向辄是在医院里。

这天我正在做方案,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然后我才知道,向辄晕在路边,被好心人送到医院去了,联系我的正是这位热心路人大姐。我让同事许让帮我跟领导请了假,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见到大姐后结了她垫付的医药费并向她道谢,大姐临走还叮嘱我让男朋友多注意身体。我附和着点点头。心想他要是能听劝就好了。

拿到向辄的手机试了下,发现他的紧急联系人果然还是我。我内心有些复杂地推开病房门,向辄正安静地闭眼躺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松松搭在床沿,修长的手指随意舒展着。正巧许让发消息问我身体好点没有。我才想起来我走得匆忙只说要去医院,他可能误会了。

“在和谁聊呢?”正在编辑回复时,一个沙哑的声...

再见到向辄是在医院里。

这天我正在做方案,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然后我才知道,向辄晕在路边,被好心人送到医院去了,联系我的正是这位热心路人大姐。我让同事许让帮我跟领导请了假,火急火燎的赶到了医院,见到大姐后结了她垫付的医药费并向她道谢,大姐临走还叮嘱我让男朋友多注意身体。我附和着点点头。心想他要是能听劝就好了。

拿到向辄的手机试了下,发现他的紧急联系人果然还是我。我内心有些复杂地推开病房门,向辄正安静地闭眼躺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松松搭在床沿,修长的手指随意舒展着。正巧许让发消息问我身体好点没有。我才想起来我走得匆忙只说要去医院,他可能误会了。

“在和谁聊呢?”正在编辑回复时,一个沙哑的声音轻轻响起。

我抬头,看到向辄已经醒了,正淡淡的盯着我。

你醒了?要喝水吗?我放下手机问他。

他摇摇头,又问,你在和谁聊天?

同事。

许让?

我犹豫了一下打算撒谎:不是……

那就是他。他意味不明的哼一声,闭了闭眼,又问,你怎么在这里?

“你还说呢,你最近怎么回事?在马路上就晕倒了,这样很危险啊,周围有车怎么办?……”我忍不住抱怨起来。

他快速不耐烦的打断我:不用你管。

我:谁想管你,你倒是别把我设成紧急联系人啊。

他怔了两秒,很快扯出一个冷笑:忘改了,麻烦把手机给我我现在删。

我盯着他没动,他和我对视片刻,索性朝我伸出手。我觉得很没面子,把手机递给他转身就走。

还没走出房门,就听到身后传来凌乱的响动,转头看到向辄伏在床边吐了起来。

我叹了口气,回去坐在床边轻轻拍打他的背。向辄应该是一天没吃什么东西,根本吐不出什么实质的东西,一些稀液挂在唇边蜿蜒的吊下来,然而他还是奋力地呕着,神色痛苦,一手死死揪着自己的前襟,一手还试图推开我,只是他太虚弱了根本使不上力气,我感觉他只是像羽毛一样轻轻蹭着我。渐渐的他声音小了下去,人也不稳地开始摇晃,我一手拦过他的后腰固定他坐稳,随着我的摆弄他的头向后仰去,揪着自己衣服的右手无力地滑下来砸在床上,惯性弹起来又松松回落,向辄又失去意识了。

我捏着他的下颌让他的脸对着我,他的眼睛又翻了上去,眼皮没有完全覆住眼白,长睫上还沾着刚刚呕吐时产生的生理性眼泪。我掰开他嘴巴确认里面没有残余的东西后,拿纸巾清理了他嘴边的痕迹。他的脑袋随着我的动作左右晃动着,眼皮掀的越来越大,眼白也泄的越来越多,整个人彻底瘫软下来,在我怀中不断下滑。

等我拿开纸巾,他的上身又向后仰去,几乎从腰部折成两半,脑袋后仰到极限,纤长脖颈显得喉结分明。我把他放回床上,然后按铃叫了医生。

医生说是疲劳过度加上心绪不宁所致,给他挂了一瓶营养液。

输液到一半时向辄醒了,他苍白着脸第一件事就是去拔针管,然后起身竟是要回工作室。我说:你不要命了?向辄冷冷的看着我说:我已经把紧急联系人删了,你可以不要管我了么。

我彻底被他气笑了,说了句好,扭头就回家了。

接下来几天我们都没联系,周末我正在睡觉,收到向辄助理小亮的电话:嫂子快来救命啊。

我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那边小亮跟我告状说向辄在工作室闷头做了好几天项目,今天上午的例会上晕倒两次,劝他回去休息也劝不动。

小亮苦兮兮的说:只有你能管得了他了。

赶到向辄工作室时,小亮已经在门口等我,说向辄正在办公室午休。他表情苦兮兮的:嫂子你好好劝劝他吧,我们团队都熬不动了。

我轻轻推开他办公室的门,看到陷在沙发椅里的向辄,头低垂着,衬衫贴在皮肤上随着他的呼吸上下起伏,剪裁利落的西装有些凌乱地盖在他腿上要掉不掉的,面前桌上满当当的盒饭只动了两口。

我走近他,将他的下巴轻轻抬起,短短几天向辄清减了很多,面颊都有些凹进去,闭着眼也能在脸上看到倦色。就在我怀疑他是不是晕过去了时,向辄眉头动了动,然后醒了过来。

看到我,他撑着扶手站了起来,有点想要拥抱的样子,又猛地停下,语气生硬的问:你来干什么。

没等我说话,向辄像突然折了的柳条似的向后倒去。

我快步上前扶住他,看他眼白上翻,将眼珠深深的顶上去。而他忍耐地抗衡着,于是瞳孔浮浮沉沉,靠在我身上的重量也是时轻时重。

我温声说:阿辄,放松点,你需要休息。

向辄终于止住一阵晕眩,费力从我怀中挣扎起身,然后又栽了回去。他自暴自弃地闭上眼:我们都分手了,你还管我干什么。

我从他话里听出一丝委屈的意味。心里泛起怜惜,我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说:那我们复合吧。

向辄猛地睁开眼,定定的望着我:你不嫌我管得多了?

不嫌了,我补充道,我和许让真的只是同事,我只喜欢你,最喜欢你。

他别扭的转开脸,泛红的耳根给苍白的脸上增添了一点血色,他闷闷的说, 你以后不要和他聊天。

好,我又低头亲了亲他的嘴巴。

向辄眨了眨眼,揽过我的肩和我回吻,嘴唇分开之后,他望着我急促的喘息着,突然手臂一松,头重重的砸到我肩上,又顺着肩膀滑下去,变成后仰的姿势失去了意识,因晕的突然,眼皮都没阖上多少,大片脆弱的奶白色无辜的暴露在我面前。

我让小亮开车帮我把向辄送回家。大概是一直紧绷着神经突然松懈下来,这次他昏睡了很久,夕阳西下才清醒过来,而且对自己怎么在我家的过程毫无知觉。

我有点担心他的身体。


是的就这样迅速和好了,就喜欢女宠男^ ^后续afd

艾飄
動畫萌萌的(*๓´...

動畫萌萌的(*๓´╰╯`๓)♡

沒血版本

回禮有血版本


動畫萌萌的(*๓´╰╯`๓)♡

沒血版本

回禮有血版本



随枝

BG|前任病弱又傲娇 01再遇

我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境下遇见向辄。

周末和朋友聚餐结束后,一出来天色已经黑了,餐厅附近的地段打车不方便,我把朋友送上等了好久才排到的出租车,打算自己步行回家,反正离我家不算太远。

走到某个路口时我突然用余光看到后面有人跟着自己,拐了两个弯,那人还是尾随在我后面。我有些紧张,假装不经意的加快脚步,同时默默把手伸到包里握住了防狼喷雾。

这时我看到不远处亮着灯的便利店门口站着个人影,我不假思索地拔腿就向他跑去,到他身边时压低声音说:帮帮我,有人一直跟着我。

结果一抬头我就愣住了。

面前是我前男友向辄。

他一手夹着根烟,没什么表情地看着我。听我说完后他目光越过我看向我身后,马路对面一个形容猥...

我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境下遇见向辄。

周末和朋友聚餐结束后,一出来天色已经黑了,餐厅附近的地段打车不方便,我把朋友送上等了好久才排到的出租车,打算自己步行回家,反正离我家不算太远。

走到某个路口时我突然用余光看到后面有人跟着自己,拐了两个弯,那人还是尾随在我后面。我有些紧张,假装不经意的加快脚步,同时默默把手伸到包里握住了防狼喷雾。

这时我看到不远处亮着灯的便利店门口站着个人影,我不假思索地拔腿就向他跑去,到他身边时压低声音说:帮帮我,有人一直跟着我。

结果一抬头我就愣住了。

面前是我前男友向辄。

他一手夹着根烟,没什么表情地看着我。听我说完后他目光越过我看向我身后,马路对面一个形容猥琐的小眼睛男正若无其事在原地踢着石子。

向辄上前一步挡在我前面,不咸不淡的说:哥们,站那干什么呢。

那人没吭声,视线在我和向辄之间徘徊了一会儿扭头走了。

只剩我和向辄两人了,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这还是分手后第一次遇到他。打发走那个男的后,向辄扫了我一眼,低头继续抽着手里的烟,并没有和我搭话的意向。我发现他拿烟的手背上青紫一片,还能看到针孔痕迹。

最近又去医院了吗?这样看来他似乎人也瘦了些,黑色帽衫下那张脸过分尖削了,而且刚刚好像还在咳嗽。我胡乱想着慢吞吞地开口:好巧,你也在这……

他有些不耐烦的打断我:这么晚你怎么还在外面。

我:和珊珊吃饭来着。

向辄转头咳了两声,又问我:那怎么不打车回家?

那里不好打车,我家又不远……

他低头弹了弹烟灰,又不说话了。我想赶紧结束这尴尬的气氛,于是说道:刚才谢谢你啊,那我先回去了。

向辄掐灭烟,淡淡的开口:我送你。

他按了下钥匙,把停在路边的车解了锁。

我想说不用,又有点怕刚刚那个人没有走远,想了想小声和他道了谢。

快走到车边时,他脚步顿了顿,猛的伸手撑住车门,身体也伏在车上似乎想要寻求支撑,却不受控制地缓缓滑向地面滑去,我连忙上前接过他软倒的身体,他瞬间像被抽空力气般,垂头顺着我的臂弯径直往我身上栽去。我费尽力气环抱着他才没让我们两个一起倒下。向辄明显已经晕了过去,脑袋垂在前胸无力地摇晃着,软垂的身子还在不住向下滑落,我用身体将他抵在车门上,腾出两手按着他的肩膀摇晃着叫他的名字。向辄纤长的脖子令人心惊的左右晃动着,脑袋更是下折到只看到头顶的黑发。

两三分钟后向辄恢复了意识,他抬起头,目光有些空茫的望向我。

我有些担心的问:你还好吧?

向辄抬手揉了揉眉心:没事,低血糖了。说着他不动声色的推开我的手,说,上车吧。

他始终没有和我交流的兴趣,一路上安静开着车,只断续压抑地低咳着。很快就到了我家楼下,我道谢的时候,看到向辄又拿起一根烟,我皱了皱眉,他看了我一眼,打开车窗,“你上去吧,我提提神再走。”

我说:那你回去路上小心一点。他已经打响了火机,火光映着他的眼眸,没什么神采,他好像真的很疲倦。

我到家后发现已经十一点多了,于是换了衣服开始洗漱,洗漱完想到向辄,他应该走了吧?我拉开窗帘,却发现向辄的车还停在楼下。

怎么还没走?我疑惑地拨通了向辄的电话。

……没人接听。

我越想越不对劲,披了件外套匆匆下楼,从车窗外看到向辄靠在椅背上,头歪向一侧,微张着嘴巴像是睡着了。

我拍了拍向辄的胳膊,他没有反应。

阿辄?阿辄?连叫几声都叫不醒人,我拉开车门,这才发现他额头上全都是汗,脸色也较之前苍白了几分。我一手托住他的后脑一手去掐他的人中,掐了几下后,向辄眼睫颤了颤,缓缓睁开眼。

我凑近了问他:不舒服吗?向辄点点头。要不要去医院?他又摇摇头。他拉开安全带想要起身,站到一半又后仰着栽回椅子上,胳膊软软的垂在车座两侧,人也彻底晕了过去,松松闭着的眼皮下依稀能看到一线眼白。

我又去掐他的人中,然而他除了无意识的呻|吟两下,再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我判断了下向辄的状态,决定把他带回我家休息。我一手搂住他的肩膀,一手从他膝盖下面伸过去,以很勉强的姿势将向辄从车里抱了出来,同时艰难地拿钥匙锁了车。向辄虽瘦,毕竟也是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失去知觉时浑身沉甸甸的,没走几步我就气喘吁吁了。搂着他肩膀的手也滑到后腰,向辄的上身于是不可避免的越来越后仰,脖颈和脑袋几乎要折成90度,重力之下眼皮也不受控制的掀开大半,露出大面积空茫的眼白,顶部一点瞳孔还随着晃动不断上翻。好不容易走到电梯里,电梯门合上,我小心翼翼将向辄放下来,改为一手揽着向辄的腰,一手按着他搭在我肩上的胳膊,这样勉强扶他站着。他的上身来回摇晃着,脖颈也随着身体的摇晃后仰又向前垂下。脚下更是没有重心,鞋子虚虚点着地面,双腿随时要弯折下去。我艰难地扶他出了电梯,半拖半抱的带他回到家里。将他放倒在沙发上,自己也瘫在沙发上猛喘了几口气后才返身去关门换鞋。

全程向辄都无知无觉的昏着,因一直无意识的张着嘴,口中还溢出了些许银丝,已经弄湿了他的下巴。他一只手顺着沙发搭下来,手指松软无力的虚垂着,我伸手去握了握,触感冰凉,轻轻抚过手背上的青紫,我叹了口气。

向辄一向身体不好,低血糖是老毛病了,发烧晕倒也是家常便饭,他还总不在意,去年因为一个流感拖严重了,后来有半个月都在医院躺着。最近恐怕又不爱惜身体了。

我蹲在沙发旁端详了一会儿向辄的睡脸,他眉眼放松,不再刻意装作疏离了,总算有了些温柔的感觉。我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热,又顺着他的脸摸下来,他的嘴唇有些干,唇色很淡,丝丝晶莹挂在嘴边。

我承认我很可耻,分手是我提的,可我此刻有点想念和他接吻的味道。

这样想着,我上前含住了他的嘴巴,细细吻了起来。品尝他肉嫩甘甜的嘴唇,用舌头撬开他的牙关,卷起他瘫软的舌尖将它挑起,然后不断向深处探索。————————此处有一段🚗——————————

我去洗手间洗了下手,回来收拾时才看到,方才的动静中向辄右脚一只黑袜都蹭掉大半,露出脚跟细长的跟腱。我帮他把袜子套上,清理了他,将他的裤子皮带一一穿好。然后打着哈欠回卧室睡觉了。

早上醒来,向辄已不见踪影。后续afd见

SUNNY桑柠

睡美人沙雕向 普洱×祁红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大小姐名叫祁红。

  她出生的时候老狐狸爹爹邀请了各大世家前来庆祝。而魔族并没有被邀请——魔王非常生气,在宴会当天潜入红家并向祁红下了恶毒的诅咒:“红家大小姐会在15岁那年被纺锤弄伤,最后死去!”

  这时候一个神秘人出现了!他大声喊:“大小姐只是会陷入昏迷,并在真爱人的吻中醒来!”

  为了祁红能平安长大,狐狸爹爹把红家上下所有纺锤都销毁了。

  渐渐的,祁红到15岁了。这些年,她交到了许多朋友,也平平安安长大了。

  这天,红家地界突然来了个外来人(难道是...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大小姐名叫祁红。

  她出生的时候老狐狸爹爹邀请了各大世家前来庆祝。而魔族并没有被邀请——魔王非常生气,在宴会当天潜入红家并向祁红下了恶毒的诅咒:“红家大小姐会在15岁那年被纺锤弄伤,最后死去!”

  这时候一个神秘人出现了!他大声喊:“大小姐只是会陷入昏迷,并在真爱人的吻中醒来!”

  为了祁红能平安长大,狐狸爹爹把红家上下所有纺锤都销毁了。

  渐渐的,祁红到15岁了。这些年,她交到了许多朋友,也平平安安长大了。

  这天,红家地界突然来了个外来人(难道是茉莉?),手中有许许多多的稀奇玩意。祁红被一只精巧的纺锤吸引,情不自禁地碰了碰,立刻陷入了昏迷。(外来人:!〣( ºΔº )〣)

  消息很快传遍了茗族大陆,各家公子都想要来尝试一下,但全部被爹爹拦在家外。(爹爹:想要占我乖女鹅便宜,没门!)

  但是!有一个粉色的身影穿过重重障碍,终于爬窗进入了祁红的房间!那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不要pi脸)的黑家公子——普洱!

  正当普洱要吻上去时,祁红的睫毛颤抖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

  普洱的脸渐渐在祁红视野里变大,祁红老脸一红,条件反射般给了普洱一拳。“啊啊啊啊啊啊啊!”

 普洱“唰”一下飞出去两丈远(大力公主?),站起来揉了揉被打的脸,笑道:“小祁红,没必要见到我这么激动吧?嗯?”

  祁红一头捂在被子里,耳朵尖尖像是被煮熟了“谁知道这个诅咒怎么不靠谱啊!”

  (狐狸爹爹:完了被偷家了 ᴵˈᵐ ᵒᵏ(ᵕ̣̣̣̣̣ ͜ ᵕ̣̣̣̣̣ ˶ )♡ л̵ )   





借用群友的话:那名沉睡着的红发公主给自己命中注定的王子来了一拳

LeSoir
睡美人 Sleeping Be...

睡美人

Sleeping Beauty

BY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睡美人

Sleeping Beauty

BY John William Waterhouse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