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督军

386浏览    10参与
怪力卡卡

【徐伯钧乙女】盖世英雄

督军×原创女主,小甜饼


盖世英雄


“幺儿啊,你记住。这乱世,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最近我脑子里总会出现这句话,明明阿婆离世已经近十年了。

我还在想着的时候,门边的珠帘拉开,是舞厅的侍应小王。

小王捧着一个精美的木匣子:“姐,这是督军送来的。”

我留了匣子,遣小王去前面忙活。匣子打开,里面华贵的钻石晃了我的眼。我其实不喜欢这些浮夸的东西,但跟了督军一程,总得留下些什么吧。万一来日他厌倦了一脚把我踢开,我还有这些真金白银不是。

在来这歌舞厅的第二个年头,我挤掉前面几个上了岁数的姐姐,成了这里的头号歌女。有人一掷千金只为了我独唱一曲,也有醉了酒闹事的。那天我就遇...

督军×原创女主,小甜饼


盖世英雄


“幺儿啊,你记住。这乱世,能填饱肚子就行了。”

最近我脑子里总会出现这句话,明明阿婆离世已经近十年了。

我还在想着的时候,门边的珠帘拉开,是舞厅的侍应小王。

小王捧着一个精美的木匣子:“姐,这是督军送来的。”

我留了匣子,遣小王去前面忙活。匣子打开,里面华贵的钻石晃了我的眼。我其实不喜欢这些浮夸的东西,但跟了督军一程,总得留下些什么吧。万一来日他厌倦了一脚把我踢开,我还有这些真金白银不是。

在来这歌舞厅的第二个年头,我挤掉前面几个上了岁数的姐姐,成了这里的头号歌女。有人一掷千金只为了我独唱一曲,也有醉了酒闹事的。那天我就遇到一个,现在都能想起那男人头上的疤和身上恶心的味道。他歪歪扭扭上了台,非拉着我要我陪他一晚。我看到经理在后台急的直跳脚,但没人敢拦着,都说他认识上面的人。那年我正红,自然是有股子傲气的。就在那天夜里,舞台上见了红,是我抄起手边的红酒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舞厅里登时乱作一团,被我开了瓢的男人挣扎着爬起来要掐死我。我早料到在这灯红酒绿里会有这么一天,一早准备了碎酒瓶打算和他同归于尽。也是在这时,二楼的贵宾间传来枪响。子弹不偏不倚,就打在男人脚边,男人脚一软摔倒在地。

我顺着声音瞧过去,看见了倚在栏杆边银白头发的男人。

其实那天二楼还有不少人,但我唯独看见了他,因为数他最好看。

我瞧着白头发侧身冲他身边穿军装的年轻人说了些什么,年轻人听完,下了楼走到台上。舞台上都是碎玻璃渣,还坐着一个满脸横肉红酒混着鲜血的男人。年轻人嫌恶的绕过疤头,好像那是一团什么垃圾。

年轻人弯腰冲他说了什么,我没听清。

但我看到疤头转头看了看楼上,脸上的不耐烦变成了恐惧。

他爬到我脚边,讨好的样子有些滑稽:“姑奶奶,小的不知道您是督军的人。您瞧我这喝的太多了,我的不是我的不是!”

他边说还不忘扇自己几个嘴巴子,我知道这个场合不太适宜,但我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年轻人冷冷的说了句“滚”,疤头就像捡回条命一样跳下台子跑出了舞厅。

年轻人对我倒是恭敬:“小姐,督军请您到楼上一叙。”

我就那么云里雾里的被带到了楼上,走进徐伯钧的包间里。

年轻人带我上去后就走了,房间里只剩我和他。那时我并不知道这个人手握重权,是怎样一个狠角色。我只觉得他有种独特的气质,不似寻常人。虽然上了年纪,却丝毫不减风韵。

当然,我也记得徐伯钧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他看了我良久,问我:“要不要跟着我?”

那天过去很久之后,某个夜里我靠在他的怀里撒娇,又想起这件事。我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挑上了我,明明歌舞厅比我漂亮的多得是。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因为愤怒头发都乱了,白纱裙子上还沾了大片的红酒渍,实在很难让人一见钟情。他只是笑笑,戴着玉扳指的手抚了抚我的脸。他说那个时候我跟只小野猫似的,眼睛里都冒着火。他想拉我一把,不想看着我被那团火烧成灰烬。

他确实拉了我一把,他救了我的命,还给了我现在安逸的生活。

自从我跟了他,消息传遍全城,再没人敢和我闹事。

我叹了口气,往他怀里钻了钻:“督军,您还真是我的救世英雄。”

徐伯钧笑了:“什么英雄,一个老头子罢了。”

我抗议:“您一点都不老,要我说就是正值壮年的都没您的神采呢!”

他无奈的点了点我的额头:“你啊,这张小嘴就会说好话。”

我眯起眼睛,撑起胳膊压在他上面:“我啊.......会的可多着呢!”

他也不恼,噙着笑任由我上下其手占他便宜。

虽然多数时候都会被他反客为主重新压倒,但基本的气势总要有。

外面的人都说我是为了他的家财和权利跟在他身边,那些话听得我耳朵都要起茧子了。他们传来传去倒一个传真话的都没有,比如我跟着徐伯钧,纯粹是因为我喜欢他。

 

 

《沪上星刊》

 

记者:“都在传您和督军的桃色新闻,您本人对此怎么看?”

我扯了扯披在身上徐伯钧的褂子:“你说呢?”

记者:“........呃看来传闻不虚。”

 

记者:“我想我们的读者都很关心一个问题,就是您为什么会和督军在一起呢。”

我思考:“唔,比如他长得帅?枪法好?身材好?床上功夫好......”

(此时坐在一边淡定饮茶的督军被呛到)

记者小声和同事:“!!这段不写进去啊,我们还有未成年读者......”

 

记者:“那么关于您的职业,督军对于您在歌舞厅有什么意见吗。”

我正打算回答,顺过气的某人泰然自若的坐到我身边。

督军笑眯眯:“她是自由的,再者说我喜欢听她唱歌。”

这人笑起来比不笑更让人恐惧好么。

记者擦汗:“是是是,督军说的是。”

 

我打了个哈欠,靠在督军身上“饿了,什么时候吃饭。”

督军:“刚刚不是刚吃过点心吗,这么快又饿了。”

我:“点心哪能当饭吃,我要吃烧鹅!”

督军无奈:“好,我让厨房做。”

(被无视并吃了一嘴狗粮的记者):“Hello?我还在采访哎.......”


五陵年少.

球球了🙏🙏

 我是土狗,我想看督军公爹文学的现代版


各位太太们求求了🙏🙏做点饭吧🙏🙏


嘶哈嘶哈嘶哈嘶哈🤤🤤🤤

 我是土狗,我想看督军公爹文学的现代版


各位太太们求求了🙏🙏做点饭吧🙏🙏


嘶哈嘶哈嘶哈嘶哈🤤🤤🤤

F-LIBERTE

一见倾心|徐伯钧|修庆

修了冷暖两个色调

修图|壁纸/剧照·调色2p/

一见倾心|徐伯钧|修庆

修了冷暖两个色调

修图|壁纸/剧照·调色2p/

鹅想和熙崽贴贴

救命 他真的好好看!!谁能拒绝头发花白 身材好 声音好听的督军呢?

救命 他真的好好看!!谁能拒绝头发花白 身材好 声音好听的督军呢?

啊白动漫
佟宛和督军解除误会(2)
佟宛和督军解除误会(2)
gilzai

梓桐花梦6

[图片]魏督军见湛一身素服,云雪一般清冷。那模样巴不得日日不见己方好。


下人替督军解下西装外套。毕竟行武出身,督军屏退跟从,几步上楼。一个横抱,湛便入怀,茶色眸中映出长泽身影。不挣扎……不躲避……不带一丝情感。


如窑中出白瓷光滑,于掌中盘看,魏督军唇角笑容渐起。


[图片]西洋人亦喜繁复装饰床榻,丝绒锦缎为帐。


卧榻软缎,合帘鸳梦,何管早晚?便是抚鹤,撩翅展臂,指抵身近。这一番畅,雨露入巷,白昼如此,夜露更深。


薄锻不禁撕扯,督军并不惜物,只管快活。


晨督军用过餐饭便离,时湛仍未醒。


魏督军见湛一身素服,云雪一般清冷。那模样巴不得日日不见己方好。


下人替督军解下西装外套。毕竟行武出身,督军屏退跟从,几步上楼。一个横抱,湛便入怀,茶色眸中映出长泽身影。不挣扎……不躲避……不带一丝情感。


如窑中出白瓷光滑,于掌中盘看,魏督军唇角笑容渐起。




西洋人亦喜繁复装饰床榻,丝绒锦缎为帐。



卧榻软缎,合帘鸳梦,何管早晚?便是抚鹤,撩翅展臂,指抵身近。这一番畅,雨露入巷,白昼如此,夜露更深。



薄锻不禁撕扯,督军并不惜物,只管快活。



晨督军用过餐饭便离,时湛仍未醒。






无名之下

《言》

他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

那里黏湿的,带着比手心略高的温度。

被绑住的人不安分地扭动着,他入了魔,失了心,以往清明凌厉的眼神里如今都是混沌失神。

那人向来最严于律己,他努力抗拒着沉沦,他不知道碰他的人是谁,一阵阵恶心泛滥在他的喉咙里,身体自然地蜷缩在一起,偏偏那人的手很灵活,顶弄,搓揉,轻触,每一寸都熟知一般。

他恨,他恼,又忍不住觉得舒服。

药效让他忍不住想要挺腰多靠近一些,少得可怜的理智却让他在做毫无用处的挣扎。

他见纹着鸳鸯的红被单是孽海,他见顶上的帷幔是白绫,轻轻地,慢慢地夺走他的呼吸。

一滴汗划过他的眼角,刺疼了他。

“唔………”

他发出幼崽的呜咽,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

他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

那里黏湿的,带着比手心略高的温度。

被绑住的人不安分地扭动着,他入了魔,失了心,以往清明凌厉的眼神里如今都是混沌失神。

那人向来最严于律己,他努力抗拒着沉沦,他不知道碰他的人是谁,一阵阵恶心泛滥在他的喉咙里,身体自然地蜷缩在一起,偏偏那人的手很灵活,顶弄,搓揉,轻触,每一寸都熟知一般。

他恨,他恼,又忍不住觉得舒服。

药效让他忍不住想要挺腰多靠近一些,少得可怜的理智却让他在做毫无用处的挣扎。

他见纹着鸳鸯的红被单是孽海,他见顶上的帷幔是白绫,轻轻地,慢慢地夺走他的呼吸。

一滴汗划过他的眼角,刺疼了他。

“唔………”

他发出幼崽的呜咽,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显得无助又撩拨。

红色蔓延在他眼角,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隐隐露出两颗门牙的下方,红舌潜伏在下面,勾人的很。

他紧闭着双眼,好像这样就可以不用面对这不堪的场面,不长却浓密的眼睫毛在那里不安地颤动着。

还有什么景色能比面前的人更惑人。

伏在他身上的人咽了下口水,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在离开之前,坏心眼地在靠近后面的地方轻轻地揉了一把。

身下的人微不可见地抖动着。

他的额头都是汗水,强行被人穿上的红装在挣扎中变得皱巴巴,白色里衣第一个的纽扣没有扣上,露出一小截脖颈。

在此之前,他虽然想过他穿上红色衣服一定好看,现在真正看到了,只觉得这种样子,应该被锁起来,旁人一丁点儿都不要见的得才好。

见上面的人迟迟没有动静,身下的人连呼吸都越发小心起来。

他知道这不是结束,而是一切不堪的开始,最沉默的,也是最危险的。

此刻祈求若是有用,又何必沉默臣服于下。

恨意满腔,他想要是走出这高墙丽园,定让这满屋子的人都尸骨无存。

杀意毫无遮掩,可惜毫无用处。

他依旧不愿睁眼看看在他身上的人是谁,而那人已经把他的外套的最后一颗纽扣解开,“啪嗒”极其微小的一声,下面是一具越发僵硬的身体。

大概是心疼了,大概是玩腻了,他伸手在他左边的耳垂上捏了捏。

因长期握着枪械长着厚茧的指腹摩擦着软肉。

极其狎昵的动作,带着最熟悉的,最深刻的记忆。

他终于睁开了眼--眼前的人太熟悉了,熟悉到他的目光才落在他的褐色衣襟上,他就知道是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