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瞎写

29753浏览    6830参与
G号线

时间的缝隙

28路公交车到站,下一站国瑞站…                 


下了公交车的左婧媛按照平时的路线走着,夜晚总是很黑,广洲的天总是很热,可左婧媛却感到后背发凉,路灯很闪,左婧媛只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一步步走着,左婧媛突然有一丝不安,可周围除了几个拉圾筒就没有别的


到了剧场,本该到场的同事们都没有来,剧场竟然连灯都没有打开    ...

28路公交车到站,下一站国瑞站…                 

   

下了公交车的左婧媛按照平时的路线走着,夜晚总是很黑,广洲的天总是很热,可左婧媛却感到后背发凉,路灯很闪,左婧媛只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 ,一步步走着,左婧媛突然有一丝不安,可周围除了几个拉圾筒就没有别的


到了剧场,本该到场的同事们都没有来,剧场竟然连灯都没有打开              

  “不应该啊,这点她们不早到了吗?可现在连个工作人员都没有”


突然左婧媛脑中想起了来剧场这段路的怪异“这条平时晚上虽然没有多少人但是也总会有小摊贩出现,可今天晚上却没有任何人”


想到这左婧媛身上冒出一身冷汗,不等她乱想,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本能的反应,让左婧媛快速的躲在了柜子里,只漏出一双眼睛,吱吱吱门开了,左婧媛身体紧绷着,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左婧媛透过柜门,看到了一双黑色被擦的发亮的皮鞋,在往上看就是一身干净整洁的黑西装,在往上看就是…就是一个被钉子死死地钉在脸皮上的面具


左婧媛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面具人像是在找什么,左婧媛知道是在找自己,不一会面具人来到了柜子前,左婧媛捂着嘴,也绷住呼吸,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还好面具人人不一会就走了,走到了桌子旁,放在桌子上一张信封


不一会面具人离开了剧场,离开前又一次看向了柜子,等面具人走后,左婧媛连忙跑出柜子,看向了桌子上的信封,好一会才慢慢打开,信封上写着:


1.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那怕是你最爱的人


2.在白天时,路上出现的人,千万不要直视他们的眼睛


3.在夜晚时一定要离开剧场,返回中心公寓


4.在中心公寓楼时,如果有阿姨或别人来敲门时,千万千万不要开门


5.如果有困难,一楼前台阿姨会帮助你


你已经困在了时间的缝隙中,会有人想要你的命,请小心,努力活下去

祝你好运……




殷九烛

关于收尾

军方彻底解决兔子先生的兔身安全问题是在五个月后。

兔子先生听到消息之后差点喜极而泣。

一是自己的小命终于保住了,二是自己终于可以离这两个祖宗远远的。

再也不用因为担心踩雷连路都不敢走,也再也不用被塞奇奇怪怪的食物了。

谁能信他居然玩了将近半年的线下扫雷,还被喂了快半年的黑暗料理。

……本来是可以不用担心踩雷的啊兔子先生。

离开的那天兔子先生在门口只看到狗。

他朝狗挥挥手,问起猫。

“在睡觉。”狗说。

兔子先生对夜行动物的习性表示了充分的理解。

毕竟昨天晚上两位祖宗打架的声音也很大。

然后把雇佣金的尾款给了狗让狗转交给猫。


几年之后兔子先生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娶了一...

军方彻底解决兔子先生的兔身安全问题是在五个月后。

兔子先生听到消息之后差点喜极而泣。

一是自己的小命终于保住了,二是自己终于可以离这两个祖宗远远的。

再也不用因为担心踩雷连路都不敢走,也再也不用被塞奇奇怪怪的食物了。

谁能信他居然玩了将近半年的线下扫雷,还被喂了快半年的黑暗料理。

……本来是可以不用担心踩雷的啊兔子先生。

离开的那天兔子先生在门口只看到狗。

他朝狗挥挥手,问起猫。

“在睡觉。”狗说。

兔子先生对夜行动物的习性表示了充分的理解。

毕竟昨天晚上两位祖宗打架的声音也很大。

然后把雇佣金的尾款给了狗让狗转交给猫。


几年之后兔子先生有了自己的家庭。

他娶了一只温柔又漂亮的黑兔子。

和配偶生下了一群黑黑白白的小崽子。

某个下雪天崽子们突然想听爸爸以前的故事。

兔子先生坐在沙发最边上烘壁炉。

小崽子们挤成一团蹭在他身上。

就把那胆战心惊的几个月讲了个大概。

略过了中间狗和猫打架的情节。

“那他们后来怎么样了?”

“对呀对呀,后来怎么样了?”

“他们在一起了吗?”

“像爸爸和妈妈一样!”

小兔子们一只只把耳朵竖的老高。

删减版的故事在幼崽们听来就像爸爸妈妈打闹拌嘴的日常。

兔子先生伸手把小桌上装饼干的陶瓷罐子拿过来。

开罐给每个孩子一块香喷喷的胡萝卜饼干。

他给自己也整了一块,嘎巴嘎巴嚼了。

“没有。”兔子先生说。

“他们没有在一起。”


殷九烛

关于日常2.0

兔子先生发现狗和猫连着打了几天架之后关系好像有所缓和了。

连带着在屋子里踩雷的几率都变小了。

兔子先生简直要感激涕零。

当然,如果狗不再执着于做出奇怪的食物塞给他吃那就更好了。

(兔子先生觉得用烹饪来形容狗对食物做出的行为完全是玷污了烹饪这两个字)

兔子先生缩在角落里。

手里端着一盘黑了吧唧完全看不出原材料的糊糊。

他不明白为什么甜津津脆生生的胡萝卜(据狗说是原材料)会变成这一坨散发着奇怪味道的东西。

兔子先生耷拉着耳朵,鼻子一抽一抽的。

总感觉最爱的胡萝卜很快就要变成心理阴影了。

兔子先生发现狗和猫连着打了几天架之后关系好像有所缓和了。

连带着在屋子里踩雷的几率都变小了。

兔子先生简直要感激涕零。

当然,如果狗不再执着于做出奇怪的食物塞给他吃那就更好了。

(兔子先生觉得用烹饪来形容狗对食物做出的行为完全是玷污了烹饪这两个字)

兔子先生缩在角落里。

手里端着一盘黑了吧唧完全看不出原材料的糊糊。

他不明白为什么甜津津脆生生的胡萝卜(据狗说是原材料)会变成这一坨散发着奇怪味道的东西。

兔子先生耷拉着耳朵,鼻子一抽一抽的。

总感觉最爱的胡萝卜很快就要变成心理阴影了。

96的xp有嘤蚊冥

太阳雨()

从前有一对姐妹

她们一个喜欢雨天

一个喜欢晴天

她们经常会为天气吵架

比如“今天肯定是晴天”“今天不会是晴天”

人们也觉得她们很奇葩,这点小事也会吵起来


她们总是回去说自己喜欢的天气哪里好

总是这样

有天妹妹赌气,跑出了家门

她越想越气,越气越难受

有什么办法能让姐姐和她意见一样呢?

于是奔去了太阳的方向,非得让姐姐看看太阳

姐姐知道后也不甘示弱,可是她去哪里找雨呢?

就算找到了,可太容易漏出去了

她想到了眼睛,眼睛也会滴水

于是她的眼泪犹如颗颗雨滴般的落下

这下就有雨了


妹妹好不容易找奔向了太阳,可她实在是太累了

累到肢体一动也不想动,可能也动不了...

从前有一对姐妹

她们一个喜欢雨天

一个喜欢晴天

她们经常会为天气吵架

比如“今天肯定是晴天”“今天不会是晴天”

人们也觉得她们很奇葩,这点小事也会吵起来


她们总是回去说自己喜欢的天气哪里好

总是这样

有天妹妹赌气,跑出了家门

她越想越气,越气越难受

有什么办法能让姐姐和她意见一样呢?

于是奔去了太阳的方向,非得让姐姐看看太阳

姐姐知道后也不甘示弱,可是她去哪里找雨呢?

就算找到了,可太容易漏出去了

她想到了眼睛,眼睛也会滴水

于是她的眼泪犹如颗颗雨滴般的落下

这下就有雨了


妹妹好不容易找奔向了太阳,可她实在是太累了

累到肢体一动也不想动,可能也动不了

那就闭上眼休息一下吧

妹妹很善良

太阳不忍让她一直睡在这里,于是偷偷带走了

便和雨滴商量着告诉她的姐姐

你的妹妹我先借走了

毕竟姐姐喜欢雨天

雨滴爽快的答应了






一天,下起了太阳雨

温暖凉爽











夸 父 追 日



寻野

互补关系26(博肖同人文)

✔ABO文

✔勿上升蒸煮!!! 

✔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禁止搬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切

肖战本是趴在床上睡着的,被浓密的茉莉味给扰醒来

肖战半睁着眼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床上空无一人,肖战一下子立马清醒,慌忙地寻找着王一博的踪影

肖战起身绕到床的一边就看见了王一博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紧紧地抱着自己,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里

肖战看到王一博总算松了一口气,赶忙跑过去,捧起王一博的脸,映入眼帘的就是王一博满脸的泪水,通红的双眼

“咋了啊,一博,别坐地上,起来”

王一博看着肖战,很弱的说了一句...

✔ABO文

✔勿上升蒸煮!!! 

✔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禁止搬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切

肖战本是趴在床上睡着的,被浓密的茉莉味给扰醒来

肖战半睁着眼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床上空无一人,肖战一下子立马清醒,慌忙地寻找着王一博的踪影

肖战起身绕到床的一边就看见了王一博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紧紧地抱着自己,把头深深地埋进膝盖里

肖战看到王一博总算松了一口气,赶忙跑过去,捧起王一博的脸,映入眼帘的就是王一博满脸的泪水,通红的双眼

“咋了啊,一博,别坐地上,起来”

王一博看着肖战,很弱的说了一句

“哥.....你爱....不爱我”

肖战愣了一下,一股浓厚的茉莉味窜进鼻尖

这才反应过来,王一博易感期到了

可能也是特效药的副作用,肖战记得陶医生说过,特效药有可能还会导致王一博信息素混乱,易感期频繁

“你先起来好不好,地上凉”

肖战给王一博抹掉脸上的泪痕,耐着性子哄他

王一博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肖战,等着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肖战见王一博根本没有要动的态度,有些生气

“你先起来行不行,地上凉,万一感冒了咋办,本来你现在打这个特效药免疫力就低,你这样会出问题的啊”

王一博见肖战冲着自己发脾气,眼泪一下子就窜下来了

“你....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不....不爱了....你...就走...我.....不不需要你!”

说完,王一博甩开肖战的手,把头重新埋回膝盖里

肖战不能理解,王一博这属于咋回事,昨天还病危着呢,今天就在这跟自己耍性子

但是,看到王一博这样,肖战还是心软了,慢下来慢慢地跟王一博讲道理,同时释放了大量的安抚信息素

“我肯定爱你啊,要是不爱你我关心你干什么啊,我守着你干什么啊,是不是”

王一博有些委屈,但是很快又释放了,又一次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肖战,盯着他那粉嘟嘟的嘴唇

“哦”

“那就起来,好不好?”

王一博有些愣神,没有回答肖战的问题

很快,肖战就能闻到比前面更浓的茉莉味

肖战的皮肤稍微有点红,他的身体在慢慢燥热起来

“哥......你给我好不好”

王一博愣愣地说了一句

肖战也感觉到身体的不适,再加上王一博的一句话,他有些迟疑的看着王一博

“好好好好,你先起来”

肖战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没有多想,一心只想让王一博不要坐在地上

王一博好像得到了自己期待的答案,猛的一起身,朝着肖战压过去

猛的一下亲上肖战的嘴唇

肖战顿时绷大了眼睛,推开王一博

“你干什么王一博!这是医院!”

王一博不作回答,又一次把肖战拉回来,捧着头继续回吻

肖战想推开王一博,奈何王一博把自己蛊的死死的,根本脱不开身

只能任由王一博侵略自己

王一博见肖战没有再反驳,没有抗拒,变得更加放肆起来,用舌尖撬开肖战的牙齿,舔着肖战的舌头,侵略着肖战的嘴巴

肖战被王一博的信息素扰乱了心智,开始配合着王一博的

俩人愈演愈烈,肖战的口水来不及咽下去,全都顺着肖战的喉结流了下去

慢慢地,肖战有些气不足,王一博也发现了肖战的难受,慢慢地就放开了,一场很小的性事就告一段落

肖战靠在王一博的胸膛上,汲取着王一博的信息素来安慰自己

因为王一博这几天易感期,不能用输液,所以输液停了

易感期很快过去,王一博再一次去拍核磁共振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很好的消息

癌细胞已经停止扩散,现在只要把右胳膊的癌细胞全部杀死,王一博也就等于好了

未完待续.......



芋头几

表达了作者不想起标题的心情。

     “哎呀,再熬两天就过年啦!马上放假啦!”玉溪晗坐在办公桌前伸了个懒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让自己清醒了一下就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玉姐……你知道年末工作有多难熬吗?”隔壁工位的小李看着玉溪晗那斗志昂扬的神情,幽幽地说了一句,“小心加班杀人事件。”

  “哈?”玉溪晗不屑地将电脑开机,“不就几个工作嘛……”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同志们,来开个会哈。”隔壁部...

     

     “哎呀,再熬两天就过年啦!马上放假啦!”玉溪晗坐在办公桌前伸了个懒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让自己清醒了一下就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玉姐……你知道年末工作有多难熬吗?”隔壁工位的小李看着玉溪晗那斗志昂扬的神情,幽幽地说了一句,“小心加班杀人事件。”

  “哈?”玉溪晗不屑地将电脑开机,“不就几个工作嘛……”

    忽然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同志们,来开个会哈。”隔壁部的同事敲了敲门,然后翻看了一下手里的文件,便走向会议室。

看着小李残念的脸,玉溪晗忽然感到一种不祥的预感。

半小时后。

“……谁能告诉我,这半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玉溪晗捧着一大坨文件,满脸沧桑,蹒跚地走回了工位。

“……玉姐,该来的,还是来了啊。”小李也没好到哪去,她捧着比玉溪晗高出一小截的文件,小心地放在了桌子上。

 可恶。就在玉溪晗正愁如何逃脱加班恶梦的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过来,上面明晃晃地显示着“舒杨”的来电。

嚯!救命电话这不就来了吗!玉溪晗飞快接下电话,第一句话就是“一切交给我!”。

  “……你怎么知道有活干。”舒杨看了两眼坐在面前的黎萧,“原初咖啡厅,9号桌。”

“OK!”玉溪晗兴高采烈地应下,然后眉飞色舞地对小李说,“在下先行一步告辞了!加油!来年再见!”然后飞快的拿包走人,小李疑惑了一下,十分钟后她才感到大事不妙。

    靠!!!玉姐请假了那她的活不得我们来干?!!

————

   待玉溪晗赶到的时候,正巧碰上何琛骑着她那拉风的摩托车疾驰而来。

   “哟,又借小林的啊。”玉溪晗下车后笑着对刚停好车的何琛说道,“嗯哼。”何琛将头盔放好,“等年过了,是时候攒钱买一辆了。总借小林的心中老过意不去。”何琛嘻嘻一笑,然后就被玉溪晗调侃了:“你也知道过意不去啊……”两人说说笑笑地走进咖啡厅,一眼就望见了正在交谈的舒杨和黎萧两人。

   “报案人还没到啊。”何琛和玉溪晗走了过去,坐了下来,顺手点了两杯美式咖啡。

  “嗯。好像是在路上堵车了。”舒杨翻看了下手机,“不过,他们说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报案人,是大乔木中学的两名初二学生。听他们的描述,似乎是自己的朋友忽然人间蒸发了,怎么也联系不上,”黎萧说着说着忽然咽了一口口水,“并且他们自己都在怀疑,他们的朋友,已经死亡了。”

  “大乔木中学……”玉溪晗皱着眉头回忆了一下,“我好像记得,那里有传出校园怪谈诶。”

  “哪个学校没有怪谈?”何琛抿了口咖啡,“说起来,今天早上也有一对父母来报案说他们的孩子失踪了。”

  “哎呀,你不知道,他们学校的那个怪谈可信度不知道为什么特别高!几乎整个学校的人都相信了!”玉溪晗想了想,反驳何琛道。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何琛刚想吐槽,忽然传来了一声喊声。

  “舒侦探!!对不起我们来晚了!!”一个背着红色书包的女孩子拽着一个背着黑色书包,戴着眼镜的男孩子狂奔了过来,然后疯狂鞠躬致歉,最终在四个人的劝说下冷静了下来。

   “好了好了,快坐下来吧。”玉溪晗笑着挥了挥手,招呼他们赶紧坐下来。

   “喂,我明明只和舒侦探说了啊,为什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人……”那个女孩子坐下来后悄悄地对那个男孩子说话。“这三位都是舒侦探的好朋友,是来协助破案的。”那个男孩子推了推眼镜,小声地说。“哦,这样啊,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好厉害……”

    “喂喂,你们两个说悄悄话就算了,为什么要在我们面前说啊,这不是很明显吗!”

     “哦哦。”

————

   “行了行了,赶紧说正事。”何琛摆了摆手,然后对着那两位小同学说,“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呀?”

  “啊,我叫付然!这家伙叫连真。”那个背着红色书包的小姑娘先说了话,然后分别指了指自己和旁边的连真。

  “好的,那付然同学和连真同学,请你们详细的说清楚,你们所知道的任何事情,不要有任何隐瞒。”何琛一秒进入工作状态,旁边的舒杨已经拿出了纸和笔。

    “好!那么先由我来说明一下,我们学校的校园怪谈——”付然搓了搓手,准备详细介绍接下来她要说的内容,“等等等等——你们报案不是为了失踪的友人吗?怎么扯到校园怪谈了?”黎萧不解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问道。

   “啊,因为我们觉得这两件事有关联。”付然眨了眨眼,黎萧看了眼连真,发现他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好吧,实在是有些奇怪。黎萧又看了眼舒杨,发现对方没什么表态之后,就示意付然继续说。

    “好!首先,大家都知道,我们学校之所以叫大乔木中学,是因为学校里种着一颗古老的榕树吧。”付然神秘兮兮地说道,“传说,在那棵古老的榕树下,曾经吊死过一名女学生。她是上吊自杀的还是他人谋杀,我们无从得知。说到底,究竟有没有人曾吊死于此,我们也无从得知。”

   “我靠,你们有没有感受到冷风啊,什么鬼啊,为什么会有冷风啊!”何琛缩了缩身子,抱了抱手臂,惊恐地说道。

   “咦,为什么会有这么诡异的bgm?究竟是谁在放bgm!?”玉溪晗也恐慌了起来。

 “……” 付然沉默了一会儿,继续说道:  “ 在一波又一波的传言中,我们可以得知女孩的死因至少不下三种:不是被校园霸凌,就是压力过大,还有一种可能是变态老师的猥亵,因为据说那个女孩子很漂亮……”

    “我们的朋友,谭融绒,在失去联系之前去了学校,所以我们合理怀疑,她一定是被榕树下的女鬼——!”

     “等等,这么说,你们知道她失联前去了哪?”舒杨抓住了关键的字眼,问道。

   “啊,是这样。她发的消息里有提到。”付然回答道,“不过我们没及时回复,因为当时我们在探险。”

  “探险?”

  “呃,其实是这样的。”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连真突然发话,“我和付然打算在寒假期间将校园怪谈一探究竟,时间就选在了前天,我们在学校一通乱找后什么也没发现,不过流传怪谈于学校的纸我倒是带来了。”连真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用扭曲的字迹叙写了刚刚付然所讲的怪谈。“回家后,我们在手机上看到了融绒给我们发的信息,说她有事要去学校一趟。”

    “但是,我们回话后却迟迟没有等到她的回话,第二天,我们很害怕她出了事,便去学校找了一通,结果还是没有任何踪迹。”

   “于是我们找到了她的家里,她的家人正在打算报警。”连真顿了顿,“对了,我想起件奇怪的事情。对于我们,融绒的父母并不知晓我们的存在。他们还惊讶,融绒居然交了朋友。”

    付然愣了愣,说道:“对诶!难道融绒没和家里人提起我们吗?诶……说起来,她也很少提起她的家人……”

   “没错,”连真点点头,“她只是告诉了我们她的家庭住址。”

   “然后我们就找到了你们报案,我估计融绒那边也去找警察报案了。”连真最后说道。

   舒杨沉默了一会儿,便说道:“这样吧。我们先兵分两路,一边去学校看看情况,另一边去谭融绒的家里打听打听。”然后站起身来,“有什么消息及时汇报。”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出发吧!”玉溪晗也站起身来,握起拳头,冲着大家喊道。

   

————

    “兵分两路的话……人怎么分呢?”黎萧站在马路旁,问道。

     “我和何琛去谭融绒家里,有警察证比较方便。你和玉溪晗去学校。”舒杨又看了两眼付然和连真,“目前还需要你们两个的帮助。这样吧,付然去学校,连真和我们去谭融绒家。”

     “好!我这就去拿机车!”何琛兴冲冲地跑去拿车,付然一听,忽然很兴奋,“啊!什么机车!我也要坐!”

    “你和姐姐们坐小车哦。我现在就去开过来。”玉溪晗笑着摸了摸付然的头,说道。

    “啊啊啊我不要坐小车啊!!我想坐机车来着!!”付然摆出了一副哭脸,“不要啦——!”

    “哎哎哎哎结束后我让何琛带你去兜风,别闹了走吧。”黎萧丝毫不领情,拽着付然就上车了,顺便还卖了一下队友,“那就这样。我们先走了。”然后对着抱手站在那里的舒杨和掩饰不住兴奋的连真挥了挥手。

     没想到还能坐机车。连真有些兴奋,因为这种额外体验实在是爽飞天了啊!特别是在队友还不能体验的情况下。

    “臭小子,想什么呢。我们坐小车。”舒杨看着连真的神色一下子就猜透了,强忍笑意地说道,“何琛的车坐不了这么多人。”

    “啊……”连真有些失望,他早该想到的。

    “没关系。等结束后我再让她带你去兜风。”舒杨招呼了一下刚打的网约车,“走吧。”

    “好!”常年不苟言笑的脸又因为机车重新透露出笑容,连真连语气都有点飘飘然了,该说,机车对喜欢探险的小孩魅力太大了吗。

     殊不知已经被卖了两次的何琛,正在兴奋地飙着车前往谭融绒的家。

半盏琉璃

无意义的原创句子

1.我挑起一盏灯,企图照亮荒芜大陆;我轻声唤你名姓,试图得到虚无回应。


2.不是双向奔赴的友谊毫无意义,单方面的友谊无望,既然苦于维持那又为何不撒手?


3.到头来还是要与那谣言拼个头破血流才肯罢休,有何意义?无意义,毫无意义。


4.只求谁也别想念谁,谁也别忘了谁。


5.飞翔于天际的飞鸟也会想起自己的巢吗?挂在天上的星星会想念自己地上的家吗?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会想起我吗?


6.我的叹息碎在了风里。


7.失去的回不来,忘记该忘记的,做你该做的,改变可以改变的,接受改变不了的。


8.我不会自证清白,我更不需要自证清白。


9.并非波涛汹涌的悲哀,反倒是苦涩...

1.我挑起一盏灯,企图照亮荒芜大陆;我轻声唤你名姓,试图得到虚无回应。


2.不是双向奔赴的友谊毫无意义,单方面的友谊无望,既然苦于维持那又为何不撒手?


3.到头来还是要与那谣言拼个头破血流才肯罢休,有何意义?无意义,毫无意义。


4.只求谁也别想念谁,谁也别忘了谁。


5.飞翔于天际的飞鸟也会想起自己的巢吗?挂在天上的星星会想念自己地上的家吗?夜深人静的时候你会想起我吗?


6.我的叹息碎在了风里。


7.失去的回不来,忘记该忘记的,做你该做的,改变可以改变的,接受改变不了的。


8.我不会自证清白,我更不需要自证清白。


9.并非波涛汹涌的悲哀,反倒是苦涩的泪闷在胸口叫人喘不过气。


10.怀着一颗柔软的心看待这个残酷的世界没错,窗前的虎皮兰和草莓味奶糖也没有错,错的是我,错的是你,错的是他。

错的是金盏花。

半盏琉璃

杂七杂八

1.在霓虹灯下流光溢彩的破碎的甜玻璃。


2.被抛进深渊的紫蓝色渐变勿忘我。


3.为迷途旅人照亮路途的星星灯。


4.在山坡上耸立着的祭奠亡者的石头塔。


5.厚重史书承载的不光是光辉历史,还有过往的泪与恨。


6.糯米纸被淬了毒的匕首划开一道口子,流出殷红的血泪。


7.还未完全开放的花朵在最美好的年华夭折。


8.被搅碎的,微不足道的恋心。


9.缪斯为其齐唱颂歌,神明轻吻他的眼尾。


10.签字笔下沉静而又叛逆的文字。

1.在霓虹灯下流光溢彩的破碎的甜玻璃。


2.被抛进深渊的紫蓝色渐变勿忘我。


3.为迷途旅人照亮路途的星星灯。


4.在山坡上耸立着的祭奠亡者的石头塔。


5.厚重史书承载的不光是光辉历史,还有过往的泪与恨。


6.糯米纸被淬了毒的匕首划开一道口子,流出殷红的血泪。


7.还未完全开放的花朵在最美好的年华夭折。


8.被搅碎的,微不足道的恋心。


9.缪斯为其齐唱颂歌,神明轻吻他的眼尾。


10.签字笔下沉静而又叛逆的文字。

Ran

救命🆘!!

没有灵感了 有没有宝贝能给我点素材 好久没更啦 谢谢大家的支持哦 !

重要的事情再来一遍:恳请大家给我点素材奥!!

一个素材造福千万家呀🙏🏻🙏🏻

没有灵感了 有没有宝贝能给我点素材 好久没更啦 谢谢大家的支持哦 !

重要的事情再来一遍:恳请大家给我点素材奥!!

一个素材造福千万家呀🙏🏻🙏🏻

平分love

吻1

马嘉祺因为太高抓住了公交车扶手上的杆子,旁边的刘耀文叽叽喳喳的。


“我好激动啊,班上转来了个大帅哥哎,难道你们就一点都不激动吗,我刘大帅哥非常不理解你们这种行为哎,宋轩儿,你听的什么?”


“卡农,你要听吗?”


“算了吧,我最近《开端》中毒太深,听到卡农我就慌,现在看见前面那个老奶奶拿的高压锅还挺害怕呢。”


“哎呦,小刘也有害怕的时候啊,真是稀奇了。”贺峻霖打趣道“哎,马哥,你听的啥啊,让我听听。”


“英语听力,你要听吗?”


“哎呦喂,我的哥啊,哪有人大早上听英语听力的啊,这未免也太勤奋了吧 。”


“最近要考试了,到时候别来找我啊。”


“...

马嘉祺因为太高抓住了公交车扶手上的杆子,旁边的刘耀文叽叽喳喳的。


“我好激动啊,班上转来了个大帅哥哎,难道你们就一点都不激动吗,我刘大帅哥非常不理解你们这种行为哎,宋轩儿,你听的什么?”


“卡农,你要听吗?”


“算了吧,我最近《开端》中毒太深,听到卡农我就慌,现在看见前面那个老奶奶拿的高压锅还挺害怕呢。”


“哎呦,小刘也有害怕的时候啊,真是稀奇了。”贺峻霖打趣道“哎,马哥,你听的啥啊,让我听听。”


“英语听力,你要听吗?”


“哎呦喂,我的哥啊,哪有人大早上听英语听力的啊,这未免也太勤奋了吧 。”


“最近要考试了,到时候别来找我啊。”


“别啊马哥,我们错了还不行吗。”众人一片哀嚎。


“别嚎了,到站了,快下车吧祖宗们。”


“这么快,走,看帅哥去了。”


#


早晨的喧闹声在上课铃中结束,随之而来的是班主任的脚步和另外一个人的身影。“好,大家安静一下啊,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转来的新同学丁程鑫,希望同学们多多关照一下。”


“大家好,我是丁程鑫”


马嘉祺在下面拿着手机在下面偷偷的在群里聊天,根本没听见班主任说的什么,只听见了一声“丁程鑫”,马嘉祺猛的抬头,正巧撞上了丁程鑫看过来的视线,两人心跳加快,就这么对视了几秒,班主任打断了他们俩。


“那个,小丁啊,看你和马嘉祺差不多高,你就坐他旁边吧。”


#


“走啊,马哥,去吃饭,走啊,丁哥,一起啊。”


“算了,我还要去办转学手续,要晚一点,你们先去吧。”丁程鑫无情拒绝张真源的邀请后,就潇洒离开。


“马哥,你运气真好啊,有这么漂亮的omega坐你旁边,我一个omega都心动了。”贺峻霖感叹道“可惜我有对象了,禁忌之恋我也搞不来,真羡慕你啊!”


“怎么,跟着我严浩翔委屈你了?”


“没有了,香香,我饿了,想吃6号窗的鱼香肉丝和芝士焗饭,好不好嘛。”


“呕~,小情侣都散发出来一股恋爱的酸臭味,离我们远点。”张真源嫌弃的说。


“就是就是,快走快走。 ”刘耀文也附和道


“别闹了,赶快吃饭吧。”马嘉祺一脸笑的说“话说这个丁程鑫还不错嘛,是我的理想型。”


“马哥,加油,我们看好你!”

(ง •̀_•́)ง


“是理想型不代表能追到啊。”




没更完,熬太晚了,撑不住了,剩下的明天补上

枝绘涩莓

莓果派對

 我也曾会向人求救。直到那些人用词藻将我淹没,我才患上收集客套话的毛病。我对他说,我不想活了。他静默地像冬泉,而后说,我这里有绳子,有15层的高楼。

我说你有病啊,会不会安慰人。

“我知道让你不伤心是没用的。”他说,“所以来我这吧,死也要。”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风格不定,没有内涵

·随便叫我什么都行,你乐意的话就叫小暮

·存档@一阵阵向前的是风 /db:烟碎揉进月

·二代只写文祺,三代什么都看

·闭关准备学业,更新很慢


相遇即是缘。

 我也曾会向人求救。直到那些人用词藻将我淹没,我才患上收集客套话的毛病。我对他说,我不想活了。他静默地像冬泉,而后说,我这里有绳子,有15层的高楼。

我说你有病啊,会不会安慰人。

“我知道让你不伤心是没用的。”他说,“所以来我这吧,死也要。”


·写文随心,更新随缘,风格不定,没有内涵

·随便叫我什么都行,你乐意的话就叫小暮

·存档@一阵阵向前的是风 /db:烟碎揉进月

·二代只写文祺,三代什么都看

·闭关准备学业,更新很慢


相遇即是缘。

96的xp有嘤蚊冥

我最想看到的()

我是个仿真品

但我真的很爱她

可是我只是一个仿真品

我只能替来照顾她

一点别的都不能想,我更像个安慰品

据说当皎洁月光再临,能透进墙壁时,就是再见之日

我是不会信的,因为我是仿真品

我只要做好每件事就足够了


终是月亮高爬山丘,月光透过了树枝

果然来接她了

她哭了,我从来没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

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好似化作了星星那样

真是令人羡慕

我不会相信,但我以一种渴望的目光看着她


我也有感情

我和他差不多的,求你了…

可我陪你太久了

当门开的那一刻

像是地狱为我而敞开

好吧,只是妄想


莫名想到喜羊羊与灰太狼...

我是个仿真品

但我真的很爱她

可是我只是一个仿真品

我只能替来照顾她

一点别的都不能想,我更像个安慰品

据说当皎洁月光再临,能透进墙壁时,就是再见之日

我是不会信的,因为我是仿真品

我只要做好每件事就足够了


终是月亮高爬山丘,月光透过了树枝

果然来接她了

她哭了,我从来没见过她哭的这么伤心

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好似化作了星星那样

真是令人羡慕

我不会相信,但我以一种渴望的目光看着她


我也有感情

我和他差不多的,求你了…

可我陪你太久了

当门开的那一刻

像是地狱为我而敞开

好吧,只是妄想









莫名想到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大电影了草


寻野

互补关系25(博肖同人文)

✔ABO文

✔勿上升蒸煮!!! 

✔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禁止搬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切

随着各种副作用的袭来,王一博的身体也慢慢虚弱下来

“呕,呕,咳咳咳咳咳咳”

没错,王一博又吐了,吐的很厉害

王一博感觉自己胆汁都要吐出来了,但是就是还是想吐

肖战拿着一杯温水站在王一博身边,轻轻地顺着王一博的背,眼神里满是担忧

王一博在垃圾桶旁边yue了半天,可算停下了,虚弱地抬手接肖战的温水

刚喝了一口就开始咳嗽,一直咳,咳得王一博有些缺氧,还好鼻子上插着呼吸器

最终水还是一口都没喝上,把身体里本来...

✔ABO文

✔勿上升蒸煮!!! 

✔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禁止搬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切

随着各种副作用的袭来,王一博的身体也慢慢虚弱下来

“呕,呕,咳咳咳咳咳咳”

没错,王一博又吐了,吐的很厉害

王一博感觉自己胆汁都要吐出来了,但是就是还是想吐

肖战拿着一杯温水站在王一博身边,轻轻地顺着王一博的背,眼神里满是担忧

王一博在垃圾桶旁边yue了半天,可算停下了,虚弱地抬手接肖战的温水

刚喝了一口就开始咳嗽,一直咳,咳得王一博有些缺氧,还好鼻子上插着呼吸器

最终水还是一口都没喝上,把身体里本来的水全都咳没了

王一博靠在床上,满脸难受地看着肖战

肖战抽了几张纸,开始给王一博擦嘴擦手(王一博每次咳完身体根本没有力气)

“哥.....”

“我在”

“我好....难受....”

王一博嘴唇发白,眼神疲惫地看着肖战

肖战没有说话,认真的给王一博清理,清理完拿着水一点一点地给王一博喂

王一博勉强咽下去点,便不想再喝了

肖战放下水杯,在王一博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安慰了一下,拍拍王一博的手背,示意他先自己休息,然后提着垃圾袋走了出去

“陶医生,真的没有办法能缓解他现在的情况”

“没办法,副作用没法治”

肖战回到病房里,看着王一博苍白的脸,心里莫名的害怕,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害怕地握着王一博的手

“哥.......”

王一博抬了抬嘴皮,想说些什么

“嗯?”

“我好像....要撑...不住了.....”

王一博半睁着眼睛看着肖战,眉头时不时还因为难受而皱一下

“没事,能撑住,我们还没有好多事没做呢,你就这么丢下我不管了?”

肖战尽可能保持一种很轻松地语气来和王一博说话

王一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没力气了,便不再说话

“你看啊,我们还没有一起去旅游,一起去看花海,去看罗西的比赛(这文章当时的时间是2019年,罗西还没退役),去看球赛,你还没有给我求婚,我们还没有领证,你还没有吃过我做的饭,咱们还没有一起放过烟花,我还没有做过你的摩托车后座.........”

肖战跟王一博说了很多很多很多事情,王一博听着听着就慢慢睡着了,很难得的睡得很安稳

肖战发觉到王一博睡着了,也停下来说辞,看着王一博躺在那里,静静地,很安稳,脸上难得有几丝微笑,可能梦着甜甜的事情了

肖战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发自内心的欢笑

因为他知道,王一博在慢慢恢复,总会有一天好起来然后陪着自己

很快,王一博突然心跳骤降,医生冲了进来,开始了紧急抢救

肖战被带出了病房(这是个单独的ICU病房),整个人害怕的要命,很紧张地蹲在门口,抱着自己,眼泪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他看着医生冲出来又冲进去,他更害怕了,牙齿不住地打颤,身体也在抖,很惊恐地看着病房里,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肖战还是指望看到下王一博

肖战蹲了三十多分钟,眼泪也流了三十多分钟,终于,病房里停止了动静,一个医生走了出来,蹲在肖战面前,语气很平和的对肖战说

“行了,没事了,王一博现在好了,不用担心了”

肖战仿佛被喂了一颗定心丸,眼睛亮了起来,抹掉脸颊上的眼泪,站起来,跑向病房里面

看见王一博依旧静静地躺在那里,醒了,看着肖战

“哥.......”

“我在”

肖战走到王一博旁边,抓着王一博的手,紧紧地握着,然后有些害怕的看着王一博

王一博把手从肖战的手里抽出来,伸向肖战的脸颊,抹掉了肖战脸上残留的泪水

“别哭,我这不好着呢吗”

虽然身体很虚弱,但是王一博还是认真的安慰着肖战

肖战突然一下哭的更厉害了,眼泪止不住的流

王一博一下子慌了,不知道该咋办

“别哭啊,别哭,肖战?”

肖战没有回答,眼泪越来越多,带着浓重地鼻音说到

“你.....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吓死....我了....”

王一博被肖战给逗笑了,身体很虚弱,但是仍然很开心

第二天.....

肖战是被一股浓厚的茉莉味给叫起来的

未完待续.......

正经人谁写养成而不直接开车啊?
谢安:红鸶不是早死了吗。 红鸶...

谢安:红鸶不是早死了吗。

红鸶:谢家崽子你是不是上辈子没说过这么多话这辈子想作死一下?

谢安:你这情节不对啊,我怎么知道红鸶早死了?我孟婆汤兑水了?

作者:你不参加研红会了吗。

谢安:那陈天阔为什么都记得?

作者:人家没死啊。

谢安:兰州呢?

作者:他没喝孟婆汤。

谢安:你就非要我渣吗。

作者:呦西,大大滴聪明。(🌚)

谢安:红鸶不是早死了吗。

红鸶:谢家崽子你是不是上辈子没说过这么多话这辈子想作死一下?

谢安:你这情节不对啊,我怎么知道红鸶早死了?我孟婆汤兑水了?

作者:你不参加研红会了吗。

谢安:那陈天阔为什么都记得?

作者:人家没死啊。

谢安:兰州呢?

作者:他没喝孟婆汤。

谢安:你就非要我渣吗。

作者:呦西,大大滴聪明。(🌚)

LifeLover

你渴望

(驳“流水盈盈映清晖”所作之“我相信”,原文长,不录)

你渴望成功

你渴望祝福

你渴望明天

你愿作一个“口号人”

却从未放号一场

而把自己揉进宏大叙事里

作为一个光荣的人

骄傲地讴歌

乘着寒流直入太平洋

可是时代的巨轮

将你悄悄碾碎

余下一个闭门诗客与成句收藏家

还好

夜间的法布尔

你观察到了

远处漫天的晚霞

她们旋转起舞的灵魂

蜿蜒在夏日最后的白天

却未能以诗人的眼睛

你渴望一次冉冉升起

你渴望几笔青史留名

你问我是否适应

我也发问

如果你如是成为新的你

我可不可以于庆典上放号

你渴望

(驳“流水盈盈映清晖”所作之“我相信”,原文长,不录)

你渴望成功

你渴望祝福

你渴望明天

你愿作一个“口号人”

却从未放号一场

而把自己揉进宏大叙事里

作为一个光荣的人

骄傲地讴歌

乘着寒流直入太平洋

可是时代的巨轮

将你悄悄碾碎

余下一个闭门诗客与成句收藏家

还好

夜间的法布尔

你观察到了

远处漫天的晚霞

她们旋转起舞的灵魂

蜿蜒在夏日最后的白天

却未能以诗人的眼睛

你渴望一次冉冉升起

你渴望几笔青史留名

你问我是否适应

我也发问

如果你如是成为新的你

我可不可以于庆典上放号

平分love

吻(前奏)

窗外雨声滴滴答答,屋内柔光包裹着少年


“叮咚”一只白皙的手拿起手机查看


                小草房


最帅小刘:『号外号外,咱班要转来人了,是个男的,非常帅,一整个期待住了』


爆拳张无敌:『真的吗,有我帅吗』


宋你离开:『有照片吗』


最帅小刘:『有,叫爸爸』


宋你离开:『滚犊子』


最帅小刘:『开玩笑的啦』


最帅小刘:

[图片]

最帅小...

窗外雨声滴滴答答,屋内柔光包裹着少年


“叮咚”一只白皙的手拿起手机查看

   

                小草房


最帅小刘:『号外号外,咱班要转来人了,是个男的,非常帅,一整个期待住了』


爆拳张无敌:『真的吗,有我帅吗』


宋你离开:『有照片吗』


最帅小刘:『有,叫爸爸』


宋你离开:『滚犊子』


最帅小刘:『开玩笑的啦』


最帅小刘:

最帅小刘:

爆拳张无敌:『太帅了吧,可惜不是我的菜』


大下小君:『对不起,已有对象』


贺tui~:『对不起,已有对象』


祺:『小情侣一边玩去』


屋内暖气开着,马嘉祺洗完澡的头发还没擦,湿湿嗒嗒的头发贴在耳朵旁,小水珠顺着头发流下,流过棱角分明的下颌,滴落在地上,身上只有下身围着一条浴巾,完美的身材展露出来,眼角带笑的看着手机里的人


“丁程鑫,还不错”


  ……



请勿上升蒸煮,第一次写文多多支持,不定时更新



欲·

随便写的

你总有办法让我爱你

不论何时何地

我一定会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我爱你】

你可以反复确认,你值得


你总有办法让我爱你

不论何时何地

我一定会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我爱你】

你可以反复确认,你值得


寻野

互补关系24(博肖同人文)

✔ABO文

✔勿上升蒸煮!!! 

✔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禁止搬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切

王一博做完了各项检查,回到了病房里,吃了点饭

紧接着护士拿着一大堆液体走进来,开始拔线,挂各种袋子,放药,取针头

王一博看着护士把一个个袋子挂好,然后认真地看着自己,心里顿时感觉阴森森的,后背有些发凉

王一博咽了咽口水,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肖战

“哥,我害怕”

“没事,很快就过去了”

肖战安慰着王一博,手又攥紧了紧王一博的手

王一博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肖战手心里的汗,他用大拇指轻轻地蹭了蹭肖战的手背,以表安...

✔ABO文

✔勿上升蒸煮!!! 

✔纯属瞎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原创,禁止搬运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切

王一博做完了各项检查,回到了病房里,吃了点饭

紧接着护士拿着一大堆液体走进来,开始拔线,挂各种袋子,放药,取针头

王一博看着护士把一个个袋子挂好,然后认真地看着自己,心里顿时感觉阴森森的,后背有些发凉

王一博咽了咽口水,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肖战

“哥,我害怕”

“没事,很快就过去了”

肖战安慰着王一博,手又攥紧了紧王一博的手

王一博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肖战手心里的汗,他用大拇指轻轻地蹭了蹭肖战的手背,以表安慰

护士开始抹碘伏的时候,王一博就已经闭上了眼睛,舌头不住地舔着嘴唇,整个人都在抖

“别抖”

护士突然喊了一声

王一博瞬间安定下来,其实他也不害怕这个东西,就是想让肖战安慰一下自己,没曾想这个护士不懂人情

肖战轻轻地笑了一下,好像知道了王一博的心思

王一博耳尖瞬间爆红,把头扭到一边,不敢看肖战

护士很无奈的看着他俩淡定秀恩爱,大喊(就比平时声音大了一点点)了一声

“王一博你他妈扎不扎了”

“扎扎扎扎”

肖战立马开口说道,随及又忍不住想笑,无奈将头扭向一边疯狂大笑

王一博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把被子往脸上提了提,光漏了左胳膊给护士扎针

其实针头扎进去的那一下真的有点疼,王一博嘶了一声,随及又安静下来

“行了,这几瓶输完叫我就行”

“嗯,好,谢谢”

肖战回答道

看着王一博左胳膊上的一根根管子,手上两个,手腕一个,胳膊肘窝一个,眼里充满了心疼

王一博也把被子往下压了压,抬起头来,刚好对上肖战的眼睛

“我看啊,你还是不疼”

肖战调侃道

王一博笑了笑,也蹭蹭肖战,被肖战躲开了

“打咩,不可以色色”

肖战比了个❌说道

“那你等我好了操死你!”

王一博恶狠狠地说到

“闭嘴昂,这是医院,你说的都是什么狼虎之词”

肖战也高傲地撅起嘴,恶狠狠地看着王一博

“哼”

王一博把头扭到一边,随之打了个哈欠

“行了,睡会吧”

肖战放了一点点信息素

王一博闻到了久违的海盐味,努力地吸了吸,然后一脸开心地闭上眼休息了

肖战这才回想起刚刚王一博说的话

“等我好了”

随后肖战走出病房,找到了陶医生

“陶医生,这个病真的没法治愈了吗”

“嗯.....也不是没法,因为王一博的这个癌细胞也不是恶性也不是良性,所以我们用特效药的话就害怕副作用太大,目前还没有研制出适合王一博这种的特效药”

肖战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里充满了光,一脸惊奇地看着陶医生

“那这么说,王一博是不是还有救?”

“嗯,可以这么说吧,但是这种办法的风险高达90%,有可能王一博会在这里丧命,但是也有可能治愈,这种治愈的话,过几个星期之后几乎就不会有不良反应了”

肖战听到丧命两个字,还是选择了犹豫,他怕王一博离开自己

最终选择沉默然后离开

回到病房里,肖战看着王一博静静地躺在床上熟睡着,脸上时不时还有些笑容,自己心里就越不舒服

其间,护士进来换药弄得王一博稍微醒了一点,半睁着眼睛就开始找肖战

肖战就坐在旁边工作,转头就能看见王一博

王一博看见了肖战,心里也放松了很多,随后看着护士把药换完,然后静静地看着肖战工作

肖战发现王一博一直看着自己,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王一博

“小朋友,现在呢是这么一回事,有一种特效药可以治好你的病,但是这个特效药的风险很高,副作用很大,你有可能撑不住,但是一旦你挺过去了,那就相当于你又恢复正常生活了,所以,你看.....”

肖战话还没说完,王一博就像看见救星一样,望着肖战,很激动地说到

“我用,我可以挺过去”

“但是万一挺不过去了呢”

“不可能!”

后来肖战说什么王一博都不愿听,执意要用特效药

肖战去跟陶医生商量了下,陶医生也亲自过来跟王一博讲了风险,王一博依旧执意要用,后来肖战签了字,就准备特效药了

王一博看着肖战一脸担忧地表情,对着肖战开心地笑了笑

“哥,别担心,我绝对可以,我还没操过你呢,不可能死”

肖战轻轻地打了一下王一博

“也不知道你这一天天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净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嘿嘿”

王一博傻笑了会

第二天......

王一博转进了ICU,毕竟作为重点监护对象,每天有好多人围着王一博,害得王一博也不敢跟肖战撒娇

好日子没过几天,特效药的副作用就来了

未完待续......


Kiki和她的行狗笨

勉强文学--宠物

狗舔舐着人,以为那是他的宠物。

狗舔舐着人,以为那是他的宠物。

Kiki和她的行狗笨

勉强文学--当房地产开始裁员

今天确实是残酷的;

一部分人在努力的改变现状;

另一部分人早就知晓了结局。


今天确实是残酷的;

一部分人在努力的改变现状;

另一部分人早就知晓了结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