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瞎胡扯

24浏览    14参与
砂玖想要火火火

  他的指缝间是我玫瑰味的洗发水,我的唇边是他柠檬味的沐浴露。

  月光洒了满口,从喉咙咕咚咕咚跑进胃里。

  他想吻我,我只冲他吐了吐舌头,摸着瘪瘪的肚皮咽下最后一口。

  我说,我还饿呢。

  他的指缝间是我玫瑰味的洗发水,我的唇边是他柠檬味的沐浴露。

  月光洒了满口,从喉咙咕咚咕咚跑进胃里。

  他想吻我,我只冲他吐了吐舌头,摸着瘪瘪的肚皮咽下最后一口。

  我说,我还饿呢。


砂玖想要火火火

  所有的一切开始之前,仅仅是双唇碰触的温暖体验。鼻尖相对,舌尖紧贴,心脏的砰砰声被月亮藏进怀里。

  战栗总是不由自主的,因为导火线上的光芒是那么炙热。它急促地沿着造物主规划好的途径延伸,直到最后的尽头。

  他让烟花在我的身体里绽放,把我看到的一切在瞬间染成耀眼的白。坠落的火焰一点点融化进桥下的河水里,随着风缓缓流淌而去。

  我好像终于能够看到他,看到他眼里如墨的天空,和天空中最夺目的风景。

  所有的一切开始之前,仅仅是双唇碰触的温暖体验。鼻尖相对,舌尖紧贴,心脏的砰砰声被月亮藏进怀里。

  战栗总是不由自主的,因为导火线上的光芒是那么炙热。它急促地沿着造物主规划好的途径延伸,直到最后的尽头。

  他让烟花在我的身体里绽放,把我看到的一切在瞬间染成耀眼的白。坠落的火焰一点点融化进桥下的河水里,随着风缓缓流淌而去。

  我好像终于能够看到他,看到他眼里如墨的天空,和天空中最夺目的风景。


砂玖想要火火火

  水晶破碎了满枕,夜莺欢愉的啼叫萦绕在耳畔。牢笼镶嵌在窗沿,月光也争不过那闪耀的金。

  脚踝抬高,脚背绷直,空气瞬间湿热,呼吸交缠,发丝交错。

  一个吻就开始了今天的梦。

  水晶破碎了满枕,夜莺欢愉的啼叫萦绕在耳畔。牢笼镶嵌在窗沿,月光也争不过那闪耀的金。

  脚踝抬高,脚背绷直,空气瞬间湿热,呼吸交缠,发丝交错。

  一个吻就开始了今天的梦。


砂玖想要火火火
# 我找了很久,原本还能看到他...

  我找了很久,原本还能看到他在海边高高的那个悬崖上端坐,下一秒他便已经展开双臂,纵身飞向了山谷。
  他的灵魂随着海浪的碎片在空气中跳跃,那些水花在阳光下化成泡沫,细小的爆炸一声接连一声。
  我只好道上一句再见。

  我找了很久,原本还能看到他在海边高高的那个悬崖上端坐,下一秒他便已经展开双臂,纵身飞向了山谷。
  他的灵魂随着海浪的碎片在空气中跳跃,那些水花在阳光下化成泡沫,细小的爆炸一声接连一声。
  我只好道上一句再见。

砂玖想要火火火
第一次见到他,感觉好像是傍晚...

  第一次见到他,感觉好像是傍晚余晖的阴影里,那抹本该扎眼却又意外柔和的白。
  他像是被那昏暗夕阳挤下的纯洁云朵,那么突如其来的闯进我本该安然度过的所剩不多的生命,可却又好像本都在意料之中。
  我从来没有那么希望过一个人能够在我的心里迷一次路。
  所以我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做好要在爱情里眩晕的准备了。

  第一次见到他,感觉好像是傍晚余晖的阴影里,那抹本该扎眼却又意外柔和的白。
  他像是被那昏暗夕阳挤下的纯洁云朵,那么突如其来的闯进我本该安然度过的所剩不多的生命,可却又好像本都在意料之中。
  我从来没有那么希望过一个人能够在我的心里迷一次路。
  所以我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做好要在爱情里眩晕的准备了。

砂玖想要火火火

我下了地铁,混在人群里向外走,下意识边走边盯着地面的瓷砖花纹出神。
周围的喧闹声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我才回过神来,抬起头,发现原本满是人的地方一片空荡。
我有些疑惑,但双脚已经踏上了上行的扶梯。此刻好像只有红外感应作出的安全提示陪伴我,但我却渐渐远离了它。

“乘坐自动扶梯请注意安全。”身后的机械女声开始了默然的重复。
我瞬间转过头去,我只看到身后向我这个方向滚动的阶梯。
我的头脑突然有些麻木。
我转回来,看向前方那个仿佛站在下行的扶梯上一般,缓缓冲我而来的人影。

“您有一条新短消息。”手机说。
我僵硬地用指纹扫开手机,低头去看。
“跑。”

“跑不掉的。”
“我曾经离自由很近。”

我下了地铁,混在人群里向外走,下意识边走边盯着地面的瓷砖花纹出神。
周围的喧闹声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消失不见了,我才回过神来,抬起头,发现原本满是人的地方一片空荡。
我有些疑惑,但双脚已经踏上了上行的扶梯。此刻好像只有红外感应作出的安全提示陪伴我,但我却渐渐远离了它。

“乘坐自动扶梯请注意安全。”身后的机械女声开始了默然的重复。
我瞬间转过头去,我只看到身后向我这个方向滚动的阶梯。
我的头脑突然有些麻木。
我转回来,看向前方那个仿佛站在下行的扶梯上一般,缓缓冲我而来的人影。

“您有一条新短消息。”手机说。
我僵硬地用指纹扫开手机,低头去看。
“跑。”

“跑不掉的。”
“我曾经离自由很近。”

砂玖想要火火火

那些酒精都跑上来了,跑到我的脑子里,甩开一身泡沫与气体,熏乱思想霸占泪腺,一个接一个地从眼睛里跑出来,滚来滚去好像在寻找自由。

那些酒精都跑上来了,跑到我的脑子里,甩开一身泡沫与气体,熏乱思想霸占泪腺,一个接一个地从眼睛里跑出来,滚来滚去好像在寻找自由。

砂玖想要火火火

“我好累啊。”我说。
可是一张嘴就漏下好多好多的血,我不敢张嘴了,我想把它们咽下去,它们就从眼睛里跑出来。
我害怕了,所以我把我最爱的陶瓷杯摔在地上。
不得不说,它的碎片也还是很漂亮。
可是我来不及观赏,也来不及挑选最美丽的那片,我只是随便捡起它们的其中之一,利落地划开了我手腕上的LOVE。
一下子就舒服很多。

“我好累啊。”我说。
可是一张嘴就漏下好多好多的血,我不敢张嘴了,我想把它们咽下去,它们就从眼睛里跑出来。
我害怕了,所以我把我最爱的陶瓷杯摔在地上。
不得不说,它的碎片也还是很漂亮。
可是我来不及观赏,也来不及挑选最美丽的那片,我只是随便捡起它们的其中之一,利落地划开了我手腕上的LOVE。
一下子就舒服很多。

砂玖想要火火火

  心脏跳跃又跳跃,在炙热的爱里舞蹈出火星,变成无数灰烬,随着呼吸流入五脏六腑。
  我把LOVE纹在手腕上,皮肤下面是蠢蠢欲动的脉搏。即便我打了败仗,我的心脏还没来得及化成血水,我也不愿用锋利的刀片划开我脆弱的爱。

  心脏跳跃又跳跃,在炙热的爱里舞蹈出火星,变成无数灰烬,随着呼吸流入五脏六腑。
  我把LOVE纹在手腕上,皮肤下面是蠢蠢欲动的脉搏。即便我打了败仗,我的心脏还没来得及化成血水,我也不愿用锋利的刀片划开我脆弱的爱。

砂玖想要火火火

化在口中的奶糖,烈日下空气中漂浮的尘埃,随着热浪在目光中起落、在心头翻涌。
身子绵软的冰淇淋寿命或许不过十五分钟,乳白色的香甜气息卷进口中才是美事。
汗水要让它顺着面颊流淌,滴落在另一个人的躯体之上。
人生是什么?
是快活。

化在口中的奶糖,烈日下空气中漂浮的尘埃,随着热浪在目光中起落、在心头翻涌。
身子绵软的冰淇淋寿命或许不过十五分钟,乳白色的香甜气息卷进口中才是美事。
汗水要让它顺着面颊流淌,滴落在另一个人的躯体之上。
人生是什么?
是快活。

砂玖想要火火火

你是我的爱人,我梦中的星辰,我命中所学会的万般深情。

你是我的爱人,我梦中的星辰,我命中所学会的万般深情。

砂玖想要火火火

我贪恋来自于你的所有。
所有的眼神动作,都绕满了缠绵的爱意。
慵懒放肆,仰仗于你给予我的权力,你是我的救世主,吞下我心的赎身人。

我贪恋来自于你的所有。
所有的眼神动作,都绕满了缠绵的爱意。
慵懒放肆,仰仗于你给予我的权力,你是我的救世主,吞下我心的赎身人。

砂玖想要火火火

想写个能倒着看也说的通的,看起来很装逼的。
但我好像做不到。

佛不说话。
我在心中问佛,想知我应如何渡此劫难。
佛不应答。
我扬起头看着佛,想质问他如何再不理世事。
佛不皱眉。
我伏下身叩拜念佛,想告诉所有人此时无可信仰。

想写个能倒着看也说的通的,看起来很装逼的。
但我好像做不到。

佛不说话。
我在心中问佛,想知我应如何渡此劫难。
佛不应答。
我扬起头看着佛,想质问他如何再不理世事。
佛不皱眉。
我伏下身叩拜念佛,想告诉所有人此时无可信仰。

苏以赛记
替你做些什么都是好的~今天投了...

替你做些什么都是好的~今天投了快1000多 我也是挺佩服我自己😁跟小软咩一样困辣 碎觉 明天早点起来收拾东西

替你做些什么都是好的~今天投了快1000多 我也是挺佩服我自己😁跟小软咩一样困辣 碎觉 明天早点起来收拾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