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矛盾

2768浏览    1009参与
畢菸嵐KK

人间失落

此世界观为虚构,每一个故事都有可能有单独的世界观。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的心血。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和朋友仔细讨论的结果。

有以下两位:

念兮(她没有LOFTER,我就不@了。)

农棂@农棂 

以及可爱的我

我承认我写的不是特别好,且漏洞百出,且词不达意。

我有认认真真的构思,一字一句地敲到文档当中。

我是真的写不好,但我真的想写好。

每一个案子都体会了社会热点。

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我的缩影。

每一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每一次都出自真心。

真的每一次。

每一篇文我都用了很长时间去构思,没有人求着你们看,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在私信找我聊一聊,看完这篇文的感受。

有的...

此世界观为虚构,每一个故事都有可能有单独的世界观。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的心血。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和朋友仔细讨论的结果。

有以下两位:

念兮(她没有LOFTER,我就不@了。)

农棂@农棂 

以及可爱的我

我承认我写的不是特别好,且漏洞百出,且词不达意。

我有认认真真的构思,一字一句地敲到文档当中。

我是真的写不好,但我真的想写好。

每一个案子都体会了社会热点。

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我的缩影。

每一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每一次都出自真心。

真的每一次。

每一篇文我都用了很长时间去构思,没有人求着你们看,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在私信找我聊一聊,看完这篇文的感受。

有的文可能有灵感来源,可能来源于新闻,电影,电视剧,各个方面都有可能,也有可能借用了别人的文的某一个题目,在这里就先道个歉,对不起。

如果有的人冒犯了,那你就不要看,谢谢。


此日樓台鼎鼐

等个答案

        我今年19了,这次学校放假在家因为疫情也没办法上班,就在家闲着玩游戏看自己找的网络课,基本上上午看3个小时网课,下午就扣手机,只玩一两个小时游戏。

        今天吃中午饭我爸就突然生气说我:“你整天打游戏,整天打游戏,能挣钱吗,养你还不如养个狗。”我特别的生气你是父母但你能这样骂人吗😡,我没有发作,就纳闷我上午学习爸你看不见吗?下午一玩游戏就怼我!我玩一会游戏不可以吗?接着生气对我说:“你下个假期就不用回来了,...

        我今年19了,这次学校放假在家因为疫情也没办法上班,就在家闲着玩游戏看自己找的网络课,基本上上午看3个小时网课,下午就扣手机,只玩一两个小时游戏。

        今天吃中午饭我爸就突然生气说我:“你整天打游戏,整天打游戏,能挣钱吗,养你还不如养个狗。”我特别的生气你是父母但你能这样骂人吗😡,我没有发作,就纳闷我上午学习爸你看不见吗?下午一玩游戏就怼我!我玩一会游戏不可以吗?接着生气对我说:“你下个假期就不用回来了,爱怎样怎样,我眼不见心不烦,爱怎么打游戏怎么打游戏。”等等。我就感觉是要我直接滚蛋,不要用他们一点,不要在回“他们”家。

        我把火都憋在肚子里,想和他吵又忍了,毕竟是我爸。而且我敢肯定我一张口,不管说对说错,态度是否温柔,都还要怼我,就没有和他吵,全程也没有说话,我吃完饭刷碗就回房间了。

        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受气包,我在家一直就没有找事和父母吵架过,都是他们怼我我受着,孝道什么的又在我心里提醒我:他们是父母,你不能和他们吵架!我也很不好受!

         我想让大家指点我一下:我可能做错了什么至于我爸这么吼我?我要不要和我爸吵一架?我要不要走掉不回去?我现在受不了被怼又因为孝不去还口的矛盾感了,我该怎么办啊?

三日间的忧伤往事

失望

我们全力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什么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真话说不得

他们是虚伪的结合体

爱着形式主义

[图片]我大胆推测

他们终将被矛盾的激变

撕成碎片

真是可笑至极


我们全力奋战

不是为了改变什么

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真话说不得

他们是虚伪的结合体

爱着形式主义

我大胆推测

他们终将被矛盾的激变

撕成碎片

真是可笑至极


摘抄录

我不会去摘月亮,我要月亮奔我而来,但如果月亮奔我而来,那又怎么会是月亮呢……

我不会去摘月亮,我要月亮奔我而来,但如果月亮奔我而来,那又怎么会是月亮呢……


空揽

矛盾

最容易被感染的是抵抗力低的老人💔

但他们要拜年💔

因为如果没有肺炎,这一面依旧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面💔


最容易被感染的是抵抗力低的老人💔

但他们要拜年💔

因为如果没有肺炎,这一面依旧可能是这辈子最后一面💔


Laughter

从经过很长时间终于决定去医院检查出神经衰弱到鼓起勇气告诉父母后换来不理解到对我大打出手觉得我不知感恩觉得我鬼上身觉得我没事找事不让大家过个好年

从对病毒毫不在意跟我说非典都不怕怕这个说我多此一举说我大惊小怪到对我说同性恋是会遭天谴的是反人类的

我不明白 我为什么要为了这些人而不去做我认为的事不去附和我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我要有爱

为什么偏偏我是个异类

从经过很长时间终于决定去医院检查出神经衰弱到鼓起勇气告诉父母后换来不理解到对我大打出手觉得我不知感恩觉得我鬼上身觉得我没事找事不让大家过个好年

从对病毒毫不在意跟我说非典都不怕怕这个说我多此一举说我大惊小怪到对我说同性恋是会遭天谴的是反人类的

我不明白 我为什么要为了这些人而不去做我认为的事不去附和我自己的想法

为什么我要有爱

为什么偏偏我是个异类

F

父母与子女

曾读到过一句话:“父母一生都在等孩子的一句‘谢谢你’,而孩子一生都在等父母的一句‘对不起’。


在电视剧《请回答1988》中,父亲成东日对倍受委屈的二女儿德善说:“因为不太懂,第一个女儿应该要怎么教,第二个应该怎么养,老小呢,应该怎样教他好好做人,我们不懂。爸爸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父亲。所以呢,我的女儿,你多理解理解我吧。”这句话使得许多人泪目,但也有一些人表示不买账,“难道这一套说词就可以将父母在孩子身上所犯下的过错一笔勾销了吗?”甚至有人这么说:“一想到做父母不用考证就觉得可怕。”


我从前对我的父母有着深深的不满,甚至是怨恨。因为他们近乎是打压式的教育令我...


曾读到过一句话:“父母一生都在等孩子的一句‘谢谢你’,而孩子一生都在等父母的一句‘对不起’。


在电视剧《请回答1988》中,父亲成东日对倍受委屈的二女儿德善说:“因为不太懂,第一个女儿应该要怎么教,第二个应该怎么养,老小呢,应该怎样教他好好做人,我们不懂。爸爸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做父亲。所以呢,我的女儿,你多理解理解我吧。”这句话使得许多人泪目,但也有一些人表示不买账,“难道这一套说词就可以将父母在孩子身上所犯下的过错一笔勾销了吗?”甚至有人这么说:“一想到做父母不用考证就觉得可怕。”


我从前对我的父母有着深深的不满,甚至是怨恨。因为他们近乎是打压式的教育令我一度喘不过气来,这也耗费了我好多年从阴影中走出来。在那种教育方式之下,我一度自卑,胆小,时常自我怀疑,而这样的性格也让我常常对我自己感到恼火和不耐烦。也曾阅读过一些心理方面的书籍,了解到“原生家庭”的影响,正如有句话讲的那样“有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有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这使我对父母的怨恨更多了一分。当心理专家一再强调童年的重要性,我心中的愤怒则更多了一分。不公啊,我这样想。


但当我逐渐成长,我意识到我只不过是在逃避责任罢了。把自己所有对于胆小,自卑或者自负的行为感到自责,羞愧一股脑推给我的父母,这样我便可以心安理得地逃避我想逃避的事情了。另外,不知为何,好像很多孩子都感受不到父母的付出,“理所当然”成为了“自然而然”。不知是孩子真的感受不到,或者是已经感受到了,但这份“付出”实在太沉重了,以至于他们无法合理处理好自己的这份不安和愧疚感,最后这种无处安放的不知所措被掩藏,被忽视,“它”浅得好像消失了。


在英国记录片《人生七年》中,被采访者在谈及父母时,无不遗憾自己没能够多陪伴他们一点的,画面中的他们低着头,间或抬起头来说话时,眼泪竟禁不住地往外涌。我在心里暗暗地想:今年,我一定要对我的父母多一点耐心和陪伴,给予自己所有的善意和理解,因为我知道,他们是给予我生命,陪我成长,但总有一天会离我而去的人。


不要再等那句“对不起”了。如果那句“谢谢你”太难开口说出,那么就存起来,用一生的行动去书写吧,以那种当初他们教我们走路、拿筷子一样的耐心和温柔去对待他们。

右扶风

为什么为人父母不用考试

      每个父母都在等着我们的感恩,但是,我们真的在等他们道歉。

      我对爱情有过遐想,但是我一点都不期待我的婚姻,我怕我做不好;怕我不能做好一个父母;怕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了以后就变得世俗,变成我父母的那样。


      我讨厌我的父母,讨厌他们对我的无理要求,讨厌他们安排我的时间,我讨厌家庭,讨厌社会,连带着我讨厌性格和父...

      每个父母都在等着我们的感恩,但是,我们真的在等他们道歉。

      我对爱情有过遐想,但是我一点都不期待我的婚姻,我怕我做不好;怕我不能做好一个父母;怕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了以后就变得世俗,变成我父母的那样。

      

      我讨厌我的父母,讨厌他们对我的无理要求,讨厌他们安排我的时间,我讨厌家庭,讨厌社会,连带着我讨厌性格和父母相近的人。


      不喜欢父母一直威胁我,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不喜欢父母强硬要求按他们喜欢的方式那样发展;不喜欢他们对待我朋友那种轻蔑的态度,觉得我的朋友可有可无;不喜欢他们用亲情强迫我;不喜欢他们以任何理由限制我的自由。



      我不想为人父母

为特儿磕cp

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问题求解)

刚刚

我:为什么丢垃圾之后总是不套垃圾袋?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

我:我每次丢垃圾都会套垃圾袋呀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她又重复了一遍)

我: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舍友:你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我:你是要和我杠吗?

舍友:是你先杠起来的

我:(无语)我是提醒呀,已经很多次了

舍友:我忘记套垃圾袋了

我:我又不是针对你,我是和宿舍所有人说呀

舍友:沉默~


所以,我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刚刚

我:为什么丢垃圾之后总是不套垃圾袋?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

我:我每次丢垃圾都会套垃圾袋呀

舍友:我丢垃圾你套垃圾袋(她又重复了一遍)

我: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舍友:你为什么计较这种事情?

我:你是要和我杠吗?

舍友:是你先杠起来的

我:(无语)我是提醒呀,已经很多次了

舍友:我忘记套垃圾袋了

我:我又不是针对你,我是和宿舍所有人说呀

舍友:沉默~


所以,我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Soda_M

幼稚鬼!但是希望你一直这么幼稚下去。

幼稚鬼!但是希望你一直这么幼稚下去。

辞

矛盾

  我们都是矛盾的个体,我们一边渴望着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边不愿离开象牙塔……

  我们都是矛盾的个体,我们一边渴望着拥有自己的意识一边不愿离开象牙塔……


鸣礼礼

矛盾在哪

    一段话   “人的行为首先是受他们的信念支配……最具独立性的精神也摆脱不了它们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中支配着人们头脑的暴政,是唯一真正的暴政,因为你无法同它们作战。不错,提比略、拿破仑、成吉思汗都是可怕的暴君,但是躺在坟墓深处的摩西、佛祖、耶稣和穆罕默德对人类实行着更深刻的专制统治”。

    我们可以看出,更深刻的专制是让被奴役者打心底的认同它,它在现实中的表现形式一般是宗教,既上文中提到的耶稣等人。

     西方世界一方面...

    一段话   “人的行为首先是受他们的信念支配……最具独立性的精神也摆脱不了它们的影响;在不知不觉中支配着人们头脑的暴政,是唯一真正的暴政,因为你无法同它们作战。不错,提比略、拿破仑、成吉思汗都是可怕的暴君,但是躺在坟墓深处的摩西、佛祖、耶稣和穆罕默德对人类实行着更深刻的专制统治”。

    我们可以看出,更深刻的专制是让被奴役者打心底的认同它,它在现实中的表现形式一般是宗教,既上文中提到的耶稣等人。

     西方世界一方面鼓吹奴役可耻自由万岁,一方面又鼓吹宗教自由,殊不知“宗教自由”这个词本身就是自相矛盾的;一群人狂热的把自己的信仰推上神坛甘受奴役,西方却把这个与自由扯上联系,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这相当于说:“我要自由的选择当谁的牺牲品与被洗脑者”。

okay97

她画了一个精致的面容,死在了没有下雪的平安夜里。

矛.盾

她洗了一把脸,就着窗外的街灯琳琅的光,把屋子彻底收拾了,甚至连玻璃都擦啦。在此之前,她是一个任性而懒惰的姑娘,不羁且随性,饱受着精神折磨。

她仔细描了个眉,涂了个嘴,洒了喜欢的香水。望着镜子里臃肿的自己,笑了。在此之前,她抹了一把泪,点了一颗煊赫门,烟嘴竟然是甜的,笑着说了一句“我操你妈啊”。

她拿着门口收拾好的垃圾,飘到楼下,飘到松树下,飘到阴影里。打量着两棵树,打量着周围的遮挡物,打量着如何让自己稍微体面一点,她在心里做着计划。

她只是在树下站着,握着松树伸出来的一只手,给予了她无声的力量和安慰,她想起了她的狗,离别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握着他的手,清晰而深刻的记着他毛发的触感,她想去见他了。

“...

矛.盾

她洗了一把脸,就着窗外的街灯琳琅的光,把屋子彻底收拾了,甚至连玻璃都擦啦。在此之前,她是一个任性而懒惰的姑娘,不羁且随性,饱受着精神折磨。

她仔细描了个眉,涂了个嘴,洒了喜欢的香水。望着镜子里臃肿的自己,笑了。在此之前,她抹了一把泪,点了一颗煊赫门,烟嘴竟然是甜的,笑着说了一句“我操你妈啊”。

她拿着门口收拾好的垃圾,飘到楼下,飘到松树下,飘到阴影里。打量着两棵树,打量着周围的遮挡物,打量着如何让自己稍微体面一点,她在心里做着计划。

她只是在树下站着,握着松树伸出来的一只手,给予了她无声的力量和安慰,她想起了她的狗,离别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握着他的手,清晰而深刻的记着他毛发的触感,她想去见他了。

“你在这里呀?我找了你好久”

声音从树荫底下走出来,是盾。​

“好久不见啦,现在都是冬天啦!还没有下雪?”​

​“下过一夜”她望着盾,张口想再多说两个字,被打断了。

“再等等吧!还是会下的,你不是最喜欢下雪了吗?还没有等到呢”​盾轻拽她的衣摆,拉入怀中,抚摸着她干枯的发丝,“我陪着你”

​此时,她的灵魂被拥抱着也被治愈着。

“带我走吧”​她轻轻的说着,“我也想像你一样”

盾只是笑了笑,抚摸着她的后背说道,“一年不见,你怎么变傻了呢?我从来没有离开过你呀,只是你单方面不愿见我”语气渐渐委屈,明明是拒绝自己的人反来咬一口。

“是吗?我不记得了,带我走吧”​

“去哪里?”​

“去有崽崽的地方”​

“他不会希望你去的”​

“他会的”​

“不会!”​

“他会!!”​

“不会!”​

她突然发狂般推开,盾虽然有所预防依然被推进了大半树阴里​。

“你不敢?”​她的眼里布满血丝,带着一些丧气狠厉。

“我敢,我只是不想让你去,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没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还有跟朋友的约定,还有…”盾从阴影下爬出来,她还想继续拥她,企图唤醒神志不清的矛。

“跟我有什么干系!”矛如困兽,伤痕累累,“我只想按照我的想法来,我只是想像个人一样,我要自尊,我要人格,我要自由,我要…我要杀了他,不,不是,我要杀了我…我要杀了我!!”

“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哈哈哈哈,我不会再跟你去那个地方的,我只想离开…我要离开!我要杀了我,我要杀了你!”

“相信我,那里是最安全的”,盾小心翼翼去拥抱矛,狂乱的指甲划伤了她的脸颊,脖子,扯掉了些许头发,泪延着着伤口,顺着下巴掉落在布满松针的泥土里,悄无声息。还是顺利让她安静下来。

“痛吗?”盾温柔的问着。

她只是哭,只是哭。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世间只有我最能感同身受,你的顾忌与隐忍,你的不安与坚持,你的痛苦与向往…我知道的,但是现在不要在怕了,接受我好吗?让我保护你,这次换你站在我的身后,好吗?”​盾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在她耳边重复低喃着,手指交缠,延丝缝合,“相信我,那里没有你想的那样可怕,与你想去的地方一般无二,甚至更好!”

​树荫笼罩了大半,灯光只照在矛的眼睛,闪亮亮。

​“真的吗?你不会再骗我了吧”矛的眼睛闪亮亮,那是坠着对生的希望。

“真的”​盾背对着光,真实照不进来。

​“可是……”矛的眼睛,矛哭过的眼睛,矛黯然无光的眼睛,最后一丝光芒也堕落了。

​盾虔诚的亲吻着矛,额头,鼻子,脸颊,嘴巴。拔出插在矛心上的匕首,泛着凛凛白光。

“永别了,亲爱的我”​盾附在矛耳边“我知道他对你做了什么,也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你做不到的事情,我来帮你做,你没有完成我心愿,我来帮你实现。只有你死了,我才能活下去,我活着也是你活着,因为,我就是你啊。”

她松开了与松树相握的手,把匕首埋在了树荫下,整理了一下衣衫,搓揉了一把脸​,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谁都不知道为何仅一夜之隔,她判若两人。


轻

父母孩子星系

尝试说服父母,是一件长大以后才开始有想法的事情。


小时候对待是非的判断标准,大多来自于父母。他们告诉我们怎样做好孩子,怎样做是坏孩子,什么人可以相信,什么人不可以相信。


在真正建立自己的价值观之前,我们无条件确信从他们口中听来的一切,我们学习什么是正确和错误,嗯,其实只是学习在父母眼中什么是正确和错误。


第一次意识到父母口中的话可能不是100%正确的那一刻,对我的思想带来的是颠覆性的改变。


也许很多孩子都会有这么一段时期,我们变得叛逆,试图反驳父母说出的所有。...


尝试说服父母,是一件长大以后才开始有想法的事情。

 
 

小时候对待是非的判断标准,大多来自于父母。他们告诉我们怎样做好孩子,怎样做是坏孩子,什么人可以相信,什么人不可以相信。

 
 

在真正建立自己的价值观之前,我们无条件确信从他们口中听来的一切,我们学习什么是正确和错误,嗯,其实只是学习在父母眼中什么是正确和错误。

 
 

第一次意识到父母口中的话可能不是100%正确的那一刻,对我的思想带来的是颠覆性的改变。

 
 

也许很多孩子都会有这么一段时期,我们变得叛逆,试图反驳父母说出的所有。

 
 

我们开始意识到,父母不是真理,我们开始意识到,自己可以拥有自己的真理性,这是令人兴奋,激动,语无伦次的感受。

 
 

于是在逐渐建立自己完整的意识架构的混乱时期,我们的大脑仿佛宇宙大爆炸一般,想法飞来散去,充满了无穷的能量,抗拒一切原始的观点,尤其是来源于曾经视为至高无上真理的,父母的想法。

 
 

我们开始努力脱离父母的控制,我们是失去轨道小行星,横冲直撞没头没脑地在诺大的宇宙中乱撞,火花四射,乱石纷飞。

 
 

叛逆时代的少年们,就是如此有趣又莽撞的存在。

 
 

此后秩序逐渐被建立,我们找到属于自己的星系,在我们所相信的引力源下找寻自己的轨道,部分或彻底地从父母的引力源中脱离出来,横亘在我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遥远。

 
 

令人难过,那是自然的。对于父母来说,不再能清楚的掌握或理解孩子的想法,这样虚空的恐惧感一定是令人难以接受的。很多时候这种不能掌控感会转变为更加强硬的控制欲,他们不确定我们脑中的未知是否正确,当他们发现我们与他们思想上的不同,他们担忧,怀疑,抗拒,甚至害怕。

 
 

“也许这样下去我的孩子会误入歧途。”

 
 

父母们这样想。

 
 

接着他们试图说教,驯服,改变我们。他们用强大的引力“扳正”我们的轨道。可大部分时候收效甚微。

 
 

因为自我意识是个厉害的玩意儿,一旦被开启,就再也不会回头了。从此之后我们信仰自己的思想,就像父母信仰他们的思想那样,我们开始尝试“纠正”父母的轨道。

 
 

这样看来是如此可笑的行为,每天都在发生着。我们劝父母放下老一辈陈旧保守,父母劝我们接收生活需要按部就班。这样无意义的引力博弈,没日没夜地在持续。

 
 

其实永远不会停止啊,就像天体与天体之间引力相互作用,有时引发碰撞,但大多是时候,维持着微妙的平衡。

 
 

父母与孩子的关系,最有趣便在这微妙的平衡里。我们可以争吵,辩论,但是最后的最后,即使我们与他们分离走上自己的轨道,那些曾经力量一直存在于我们之间,我们由他们塑造,此后我们也塑造他们。

 
 

美丽的和谐。

 

情感轮回
四首月亮诗

追求确定性是本能

但“不确定性”才是人生现实


追求确定性是本能

但“不确定性”才是人生现实

Ailsasphere

【睡觉前想说的事啦】

不想学习&愧疚&任性&无力&放纵jpg

不想学习&愧疚&任性&无力&放纵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