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短文

15343浏览    7061参与
一只洛泱

随笔2

[图片]


公交车到站了,少女下了车,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少年


少年笑着,一直看着她

“我不能评价没有的东西,但是喜欢上一个刚认识一天的人,未免太过草率”


话音落,少女便下了车


少年还在笑,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少女回了家,直接进了房间,把自己摔在床上,掩着面,心情很复杂,她并不知道转校生的意图,但是警告过他之后他会收敛一点...吧,反正如果让我早恋,还不如让我完整的死去


猫咪跑了过来,和少女躺在一起,半眯着眼,一看就是想让少女摸一摸,少女甩开脑子里的事,专心撸起了猫


……


少年回了家,饭桌上的父亲嘴就没停下来过,一直在问着

“新学校怎么...


公交车到站了,少女下了车,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了一眼少年


少年笑着,一直看着她

“我不能评价没有的东西,但是喜欢上一个刚认识一天的人,未免太过草率”


话音落,少女便下了车


少年还在笑,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少女回了家,直接进了房间,把自己摔在床上,掩着面,心情很复杂,她并不知道转校生的意图,但是警告过他之后他会收敛一点...吧,反正如果让我早恋,还不如让我完整的死去


猫咪跑了过来,和少女躺在一起,半眯着眼,一看就是想让少女摸一摸,少女甩开脑子里的事,专心撸起了猫


……


少年回了家,饭桌上的父亲嘴就没停下来过,一直在问着

“新学校怎么样?”

“你们班有没有让你怦然心动的女孩?”

“爸”

“她也在这个班”

“只是她不记得我了”


“我不能评价没有的东西”

少女的话一直盘旋在少年的脑海里

“不止一天啊,只是你觉得是一天而已,不管有没有,你不是已经评价了吗,更何况那东西的确存在”


晚安


……


少年身着白衣,坐在公园的摇椅上,母亲去世后他一直郁郁寡欢,哪怕父亲给了他双倍的爱


他本今天就要死了,幸运的是,他失误了,一个少女救了本处在死亡中的他,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明明那么渴望天堂,却还是对少女喊

“救救我,我在死亡之中”



那说不上来是噩梦还是美梦的回忆逼迫少年醒了过来,明明是那么想在梦里多待一会

“反正一会儿就能见到她了”


……


少女听不进课了,哪怕是自己最爱的数学,少年,或者是她的同桌一直在盯着她看,第三排的位置惹眼极了,她甚至能感觉到全班都在用八卦的眼镜看着她,或者说看着少年盯着她

“能不能别看我了”

少年转过头,在少女刚松了一口气时,少年的纸条递了过来

“下课能和我去天台吗”

“好”


少年不在看她,而是认真地看着黑板,如果不是少女看到了他笔记上的画可能真的会以为他在认真学习


天台并不是什么秘密的地方,很多学生都会在上面聊天,谈恋爱


“什么事”

“我还是会梦到你”

“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梦到你和数学题”

“看来是高一的课不够紧”

“要不要一起参加校庆”

“我不会什么才艺”

“你不是唱歌很好听吗”

“你怎么知道,我上高中就再没唱过歌了”

“怎么不唱了”

“不想了”

“我答应了,我先回教室了”


少年确是转移话题的好手,只是少女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凉城古巷

一夜情②(勋兴)

就因为那句轻声细语的话,吴世勋的心情好了一整天。

“喂吴世勋你谈恋爱了吧。”何秘书走到他面前晃晃手中的文件。

“对方人怎么样呐?”

“是个很可爱的小朋友,我还没拐到手呢,你可别吓到人家。”

“明白!”何研冲他挤眉弄眼。

一阵脚步从门外传来,吴世勋咳了意思,何研立马意会。

“那个,有人吗?”和敲门声一起出现,是小朋友软乎乎的声音。

何研:“额……进来吧,你也是要来找总裁的?”

张艺兴:“嗯”

何研:“不好意思我们总裁出国研究新产品了,保不准要七八个月后才能回来。”说完她还特意朝吴世勋那个方向撇了一眼。

张艺兴:“那怎么办?”

何研笑道:“把文件给我就行,我会处理的。”

吴...

就因为那句轻声细语的话,吴世勋的心情好了一整天。

“喂吴世勋你谈恋爱了吧。”何秘书走到他面前晃晃手中的文件。

“对方人怎么样呐?”

“是个很可爱的小朋友,我还没拐到手呢,你可别吓到人家。”

“明白!”何研冲他挤眉弄眼。

一阵脚步从门外传来,吴世勋咳了意思,何研立马意会。

“那个,有人吗?”和敲门声一起出现,是小朋友软乎乎的声音。

何研:“额……进来吧,你也是要来找总裁的?”

张艺兴:“嗯”

何研:“不好意思我们总裁出国研究新产品了,保不准要七八个月后才能回来。”说完她还特意朝吴世勋那个方向撇了一眼。

张艺兴:“那怎么办?”

何研笑道:“把文件给我就行,我会处理的。”

吴世勋无心顾及工作,小朋友焦虑的样子真的好好看呐,真想把他占为己有啊。

对不起QAQ好困在这章更不完了,明天起来更。为了补偿,我透露下剧情和人设。这是一个双方大佬装小白互相勾引的故事。涉及到了掉马梗。还有不要说张艺兴女化之类的,按大纲来说他后期真的超NB啊。以及我上期说得热度满五十写车这件事我会抽空放在番外里完成。完结《总裁》和这篇后我会考虑写一些原创的耽美(不涉及cp)当然不出意料的话《日常》会一直更下去。下一期大概是童话改编或互换身体或abo续写

求点赞哦,明天更好还是用这篇





一只洛泱

随笔

QQ看到的,感觉好玩,所以写了


少女早上醒来,一睁眼看见的就是昨天捡到的那只猫咪

“就当是心灵慰藉吧”


上学,放学,睡觉,仍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唯一可以闲聊两句的,今天班上转来了一个转校生,长得很好看,但少女对他并无好感


谁会对一个明明不熟但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异性产生好感呢,哪怕他长得还不错


回家的公交车上都是见过的面孔,但转校生也坐了这趟车,还坐到了她身边


“班长,我有道数学题不会”

“已经放学了”

“那并不矛盾”

“……”
[图片]


未完待续

(写不下去了,就先这样)


QQ看到的,感觉好玩,所以写了



少女早上醒来,一睁眼看见的就是昨天捡到的那只猫咪

“就当是心灵慰藉吧”


上学,放学,睡觉,仍是三点一线的生活,唯一可以闲聊两句的,今天班上转来了一个转校生,长得很好看,但少女对他并无好感


谁会对一个明明不熟但一直盯着自己看的异性产生好感呢,哪怕他长得还不错


回家的公交车上都是见过的面孔,但转校生也坐了这趟车,还坐到了她身边


“班长,我有道数学题不会”

“已经放学了”

“那并不矛盾”

“……”


未完待续

(写不下去了,就先这样)


White_鹤殇

渴望光

    又一次期末考结束,七年级的林汐墨​拿着试卷,正往家里赶。

    跑起来了。

    停下了。

    500米都累的要死怎么可能还跑得动?学校到家起码一公里。她又在走,​低着头,手有点颤抖,呼吸不均匀,胸口起伏着,在冒冷汗。

    “都是那个破东西!”林汐墨有点生气。​

    几天前,正于期末考复习阶段。林汐墨早早地去睡了,但总嫌客厅...

    又一次期末考结束,七年级的林汐墨​拿着试卷,正往家里赶。

    跑起来了。

    停下了。

    500米都累的要死怎么可能还跑得动?学校到家起码一公里。她又在走,​低着头,手有点颤抖,呼吸不均匀,胸口起伏着,在冒冷汗。

    “都是那个破东西!”林汐墨有点生气。​

    几天前,正于期末考复习阶段。林汐墨早早地去睡了,但总嫌客厅父母吵架影响睡眠,直接关门然后锁了两次。

    从很早的时候林汐墨就明白自己的梦都是预言梦,虽然没预言时间,但事件每次都是准的。林汐墨很害怕做梦,因为做梦就会让她不安,让她不安身边的人​。

    每次都会有一种暴风雨前可怕的风平浪静。

    这次她梦到几位身穿黑色衣服的人来家里,问妈妈一些​关于爸爸的事。

——————

鹤鹤有话说:

更的第一个文呀~

我知道很短小,也是小学生文笔

请多包容~(特别byl)

多多点击小红心和小蓝手,可以的话点一下关注鸭🦆,非常谢谢!

乌班

赛壬

如果梦被固体化,形体应该就像在海边握起的粘稠沙粒。有些梦会从指缝间流失掉;有些则会流连在手掌里。我常常想留住所有梦,但还是阻止不了它们执意离开。早晨在房间里打翻阳光,还顺手模糊了梦的面孔。


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想法,是因为上周日,为了庆祝珍妮眼疾痊愈,我和她去了索拉海滩。那里落日优雅,人烟稀少,宁静。我已经很久没有去那里了。


我把脚丫埋进细沙,温热填充趾缝间,舒服。天边挂住咸蛋黄。我侧头,发现她两眼盛满海水,波光粼粼。她拿海色配瓶装可乐,边喝边说:


——赛壬是海的母亲,是浪漫的符号。她们飞在海面上,头戴花冠。羽翼下的鱼群跳跃,激起水珠、想触及那荣光和花香。


最近...


如果梦被固体化,形体应该就像在海边握起的粘稠沙粒。有些梦会从指缝间流失掉;有些则会流连在手掌里。我常常想留住所有梦,但还是阻止不了它们执意离开。早晨在房间里打翻阳光,还顺手模糊了梦的面孔。



之所以会出现这个想法,是因为上周日,为了庆祝珍妮眼疾痊愈,我和她去了索拉海滩。那里落日优雅,人烟稀少,宁静。我已经很久没有去那里了。



我把脚丫埋进细沙,温热填充趾缝间,舒服。天边挂住咸蛋黄。我侧头,发现她两眼盛满海水,波光粼粼。她拿海色配瓶装可乐,边喝边说:


——赛壬是海的母亲,是浪漫的符号。她们飞在海面上,头戴花冠。羽翼下的鱼群跳跃,激起水珠、想触及那荣光和花香。



最近,她经常向我说起赛壬和赛壬王的故事。她似乎很钟爱这个题材。我有预感,等她酝酿好感觉,新故事很快便会出炉。只需再给她点时间,只需再过些时日。她的脑袋总是填满这些新奇主意,如果我也有这种超能力就好了。我喜欢听她的幻想和灵感,天马行空让她变得鲜活可爱。



她的喉结上下滚动,可乐咕噜咕噜进了肚子。落日将她眼里那片海变得橙黄。我看了看腕表,它要我们赶在傍晚前回家。正想提醒,她又开口了。


——她们歌声甜蜜犹如恋人在耳畔呓语,一旦开口吟唱大海的召唤,就能让航海人难以抗拒,纷纷跳下甲板。



说完后,我的下唇就被轻轻咬了一下。虽然她的洗发露是薰衣草味道的,很香,但我还是不喜欢这种突击。




——我正听你说故事呢

——嗯,你现在可以认认真真听一下了





仲夏夜向来都是炙热的。


我把头埋进她的肩窝,感受她手指的围度,发丝在我皮肤前行的航迹。



于是那晚塞壬王和赛壬唱歌了。






沐然

随手写的篇小短文

有点略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夏天我心血来潮买了几盆花。到了冬天全死了。

不是因为我没有细心呵护,而是这一切都是我故意做的。

其中有一盆花叫做无尽夏,它那明媚的蓝色好看极了,可它只能开放整个盛夏。到了秋天便只剩绿叶。我很喜欢它的花。不愿意让它消失。

我便再也没有给它浇过水。过了一个月,它硬生生被渴死了。只剩下枯萎的花瓣与叶子。

你瞧,现在是冬天。我依然能欣赏到它那已经风干的花瓣。

我将它的美变成了永恒……

随手写的篇小短文

有点略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夏天我心血来潮买了几盆花。到了冬天全死了。

不是因为我没有细心呵护,而是这一切都是我故意做的。

其中有一盆花叫做无尽夏,它那明媚的蓝色好看极了,可它只能开放整个盛夏。到了秋天便只剩绿叶。我很喜欢它的花。不愿意让它消失。

我便再也没有给它浇过水。过了一个月,它硬生生被渴死了。只剩下枯萎的花瓣与叶子。

你瞧,现在是冬天。我依然能欣赏到它那已经风干的花瓣。

我将它的美变成了永恒……

盐

骑士与死鸟

——鸟儿落到地上了。


鲜红的染料在沙砾与泥中滴溅,像油画师为帝王作的那副肖像:美艳绝伦、华丽,凝重、肮脏。油彩之上几根细羽在缓缓飞舞,为它们的主人作着简陋又神奇的仪式。他目不转睛地观看这卑微可怜的生物那不值一提的死亡。从鸟儿的心脏被箭矢射穿,无力地拍打翅膀缓缓落地,直至它发出它短暂一生中最后的嘶鸣,漆黑细小眼珠中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的火苗消失殆尽。他跪下来,丢掉骑士所配的盾与长剑,知道鸟儿是方才死去了。他把鸟的尸体捧到手心里,包涵数年沧桑的双目凝视它无神的、瞪大的眼睛。小时候父亲告诉他,人们死去了,亲人们将他们的眼皮抚下——安详睡吧,无需再看尘世混乱。可是这只鸟呢?有人帮它合上那绝望的眼...


——鸟儿落到地上了。


鲜红的染料在沙砾与泥中滴溅,像油画师为帝王作的那副肖像:美艳绝伦、华丽,凝重、肮脏。油彩之上几根细羽在缓缓飞舞,为它们的主人作着简陋又神奇的仪式。他目不转睛地观看这卑微可怜的生物那不值一提的死亡。从鸟儿的心脏被箭矢射穿,无力地拍打翅膀缓缓落地,直至它发出它短暂一生中最后的嘶鸣,漆黑细小眼珠中最后一丝生的希望的火苗消失殆尽。他跪下来,丢掉骑士所配的盾与长剑,知道鸟儿是方才死去了。他把鸟的尸体捧到手心里,包涵数年沧桑的双目凝视它无神的、瞪大的眼睛。小时候父亲告诉他,人们死去了,亲人们将他们的眼皮抚下——安详睡吧,无需再看尘世混乱。可是这只鸟呢?有人帮它合上那绝望的眼睛,好叫它不要在望着血红的天空,让杀死它的战场再次扎伤它死去的黑眸子吗?


流箭没有思想,不会去避开无辜的神灵。可人类有思想啊!——人类却只晓得发动战争。他将已经冷却僵硬的鸟的躯体放在土地上,举起本该刺杀敌国将军,光辉而荣誉的银剑扬起沙土,盖在他的动物朋友那美丽的遗骸上。他无法张开干裂的嘴唇,说出“请安息吧”这样违心的送别之语。它怎么会安息呢?怎么才能让它安息呢?它的肉体得意在冰冷潮湿的地下长眠,可它的魂灵永世不能安宁、缘由是这宁杂着人类的自私、贪婪、仇恨的肮脏的战争哉。


天方露出鱼肚白。


是黎明将要来到了。山峰外层的线条笼上耀眼的光。远处的号角响起——“休战啦!”他的战士同伴猝然地缓慢笨重的铁手拍打他的肩,发出金属碰撞的闷沉声响。“呆在哪里干什么?叫人来杀你?老家伙,我看你是脑子不中用啦!即便是骑士团团长,也该离开这块不毛之地,最好去与小公主下下棋咯!”他聆听同伴满是嗔怪与责备的话语,依然一言不发,骑士头盔下只能瞥见他湛蓝色的瞳孔,最后盛满的是身后沙场上那微不足道的小土堆——那是鸟的坟墓。在土丘上安放的几根同样深蓝的羽毛,沐浴在日出的晨光中——它们像是聚集世间所有的光明与希望般熠熠闪烁,蓬勃着它最后的生命。

啊哈

[渣文慎入]文体是按剧情走的,有联系

       一山洞内,两人对立而坐。

       “魏婴,你知道吗,你但凡出了一点事,我都会恨自己一辈子。”

       “魏婴,你看着我,你听到吗?”

       “我喜欢你,你别出事,好吗?你说话啊!跟我回姑苏,我带你安全的地方,兄长会有办法救你的,你别着急,我带你回姑苏,回姑苏……”

       “滚!滚!!别说了!”...


       一山洞内,两人对立而坐。

       “魏婴,你知道吗,你但凡出了一点事,我都会恨自己一辈子。”

       “魏婴,你看着我,你听到吗?”

       “我喜欢你,你别出事,好吗?你说话啊!跟我回姑苏,我带你安全的地方,兄长会有办法救你的,你别着急,我带你回姑苏,回姑苏……”

       “滚!滚!!别说了!”

       “魏婴……别出事……”

       “滚!”

       “……回姑苏,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出去离开这里,我带你去彩衣镇喝天子笑,带你回云梦采莲蓬、摘菱角,好吗?”

       “滚!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给我滚!!!”

       “……

       魏婴……别这样……”




---------------分------------隔-------------线---------------------



其实这几篇文是有联系的,是按剧情先后来的,后面还会有其他文,大家凑合着看,都是短文




槑小槑

伞与难以忘却之日(上)

画手写文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准备好了吗

1

八月总是那么炎热,夜风伴随着人群的热浪,反而更加让人狂躁不安

在一家小茶馆中,坐着两名少女,其中一位的手边还有一把看起来纯黑色的油纸伞

拿伞的少女不语,微微笑了笑,把伞递给了另一位喝茶的少女

“这个是...伞?为什么温州要你要带着伞去欧洲?”喝茶的少女看起来一点略显疑惑,但接过了伞

“杭姐,这是我的使命,这伞是不得了的东西,小心轻放”

“还有,这次是我主动去的欧洲,我只不过是去卖石雕的时候顺路找凶手罢了”

“等等,石雕?你到底是谁?!”杭州突然拍桌站起,这次似乎还有一点愤怒,茶馆里的众人把头齐刷刷扭向了她们

拿伞的少女“嘘”了...

画手写文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准备好了吗

1

八月总是那么炎热,夜风伴随着人群的热浪,反而更加让人狂躁不安

在一家小茶馆中,坐着两名少女,其中一位的手边还有一把看起来纯黑色的油纸伞

拿伞的少女不语,微微笑了笑,把伞递给了另一位喝茶的少女

“这个是...伞?为什么温州要你要带着伞去欧洲?”喝茶的少女看起来一点略显疑惑,但接过了伞

“杭姐,这是我的使命,这伞是不得了的东西,小心轻放”

“还有,这次是我主动去的欧洲,我只不过是去卖石雕的时候顺路找凶手罢了”

“等等,石雕?你到底是谁?!”杭州突然拍桌站起,这次似乎还有一点愤怒,茶馆里的众人把头齐刷刷扭向了她们

拿伞的少女“嘘”了一声,随后说到“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青田,是丽...不对,是温州家的孩子,初次见面,请多指教”青田走远了

等等,伞?凶手?欧洲?这些有什么关系?

杭州想追上她,但却总感觉有股力量把她与椅子定死了一样

“喂!等等!这伞到底是什么!”杭州也不确定她是否还能听到这句话,只是朝她的方向大喊了一声,杭州貌似看见了青田回头,但随后又被人群淹没了

2

青田离开了杭城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来到了温州市区

“你把伞给杭州了吗?”温州淡淡的问到

“嗯,给了,这次的任务很成功,父亲”青田回答到

“你别叫我父亲了...听着有点别扭...”

“那就...dady?”

“别别别青姐姐,叫我什么都行请不要把我当爸爸,他们都是管我喊温哥的”

“反正,我现在早就不是丽水青田了,我现在是温州青田,以后啊...丽水的大家...也不存在了呢”

温州拍了拍青田的肩膀“这种事情不要再提起来了,上面的这样决定了,那也就只能这样去做,换句话,你去问问看衢州和金华,他俩乐意这样吗?谁都不乐意啊”

“啊哈哈,再说下去有种反温复处的感觉了...那没事我就先撤了,拜拜拜拜拜拜拜”青田跑掉了

温州起了身,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翻出了一封带着棕色和一股铁锈味的信

这封信没有拆封过

温州的双手颤抖着,缓缓打开了信

「亲爱的温温:

■近近况如何■虽然可能■点奇怪,但是,吾■■■■,没错,■■■了。可不可以帮吾辈找个容身■■■,什么物品■都可以附身哦,吾辈现在很厉害■■!

啊,可能■■■封信的不是温温呢。让吾辈猜猜汝是谁?小处?小衢?小金子?还是小台台?嘛也可能是■舟或者阿宁吧,但是,上面的内容是通用的,请给吾辈找个东西住!感谢 ! ——在外面快被■■冒的浙 

19■■年■■■4日」

“这封信,根本没法看啊...难怪还要来特意托梦”

“杭姐...对不起...貌似丢给你一个烂摊子了...不过...浙的话,肯定又会给杭姐托奇奇怪怪的梦吧...”

(未完待续)

米侍

《呼吸》

    医院把我们叫来,似乎是要通知什么。


    我不安的在护士和主治医生的陪伴下和妻子坐了很久,最后等来了从外地赶回来的母亲,才在一众人面前,第一个进去了。


    这是个单人间,昏暗灯光下不知为何有些许灰尘在开门的瞬间扬起。我忍着咳嗽的心,小心的把怀孕中的妻子也带到了房里。


     谁也没出声。


     干净的白色床单上有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


    医院把我们叫来,似乎是要通知什么。


    我不安的在护士和主治医生的陪伴下和妻子坐了很久,最后等来了从外地赶回来的母亲,才在一众人面前,第一个进去了。


    这是个单人间,昏暗灯光下不知为何有些许灰尘在开门的瞬间扬起。我忍着咳嗽的心,小心的把怀孕中的妻子也带到了房里。


     谁也没出声。


     干净的白色床单上有个穿着病号服的男人身体高大但枯瘦如柴的躺在这里,和穿着正装站在一旁的我形成了视觉上的冲击。


    我注视着他,这是我的亲兄弟。我实在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我的妻子也一言不发的抓紧我的胳膊肘。


     他和我长得很像。


     我记忆里,兄长和我站在一起时就常常令人难以分清。


    妻子抓的我更紧了,我有些吃痛。但我还是没开口,只是默默的把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那里有一颗血红的脏器在生机盎然的跳动着,比往常都要剧烈。我感到她似乎放松了不少的身体,叹了口气。


     而屋外母亲还迟迟没有动作。


     母亲一个人把我们养大,直到现在也常年的打工,手上布满雪花似的裂纹。她垂着眼站在门外,头上挽着个凌乱的黑白交加的小丸子,一声不吭。

  

      我和母亲像在比赛一样,谁都没有说话。


     主治医生示意我看向某处仪器。我才刚看见,便发觉到了什么,瞬间白了整张脸。我敢肯定我浑身发冷汗。


     不为别的,因为那正是一台心率表,正逐步变换着图标和数值。


     我发誓我看的一清二楚。


     那个表的波折正不断的缩小,虽然波动不大,但的确在缓缓归为平滑的一条直线——我敢肯定,不过一小时,连着数值的图标将会成为一条名为零的直线。


     我不禁面露出痛苦的神色,死死的注视着我一直以来最为亲密的兄弟。


     而兄长的脸依旧平静。


     我们甚至还正在听见细弱的几乎听不见的呼吸声。


    妻子呜咽了一声,我急忙拍了拍她的背,沉默的捂住她的眼睛。


    就这么站着,才没到一分钟,谁都不打算继续在站着了。


     主治医生和我还有妻子都悄悄的离开了这个屋子。而我在走出门口回头的那一瞬间,似乎看见了毫无动作沉默着的母亲突然抬头正死死盯着我的兄长那里——我知道她在望着些什么,那台心率表,还有兄长脸上的巨大的用以呼吸的口罩。

   

     就和方才的我一样。



     母亲替我们关上了门,动作很轻柔,似乎怕打扰到什么人的睡眠一样。


     我向医生点了点头。此刻,只有纸张和我手上的签字笔还在还在动着。


    在这期间,我们似乎还在听那细弱的呼吸声。


    依旧没有人出声。


    我们都知道。


     他正呼吸着尊严的空气。

老狐

年花

我已經忘記有多少年沒有在花市買過花了,

他們分開之後,家裡再也沒有熱鬧過,

媽媽在往後的20年多裡也再沒有買過年花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年是老媽第一次重新在這個家過年


我不知道時間那麼遠回憶還會不會打擾到她現在的快樂

但我知道我有義務使這個冷清的家帶來一些溫度

讓我們不再過那得過且過的年


謹記著她不喜歡乾花,挑選出她熱愛的大紅,

我高興地抱著一手鮮花回家

老媽立刻捧出那些被閒置的花瓶,

興奮地指揮我們該如何剪去多餘花枝

經過一番收拾,加上新買給她的小老鼠擺件

客廳終於又有了久違的生氣


我還給她下了個命令,

明天必須跟舅媽去花市逛一圈

任務是帶個春聯回...

我已經忘記有多少年沒有在花市買過花了,

他們分開之後,家裡再也沒有熱鬧過,

媽媽在往後的20年多裡也再沒有買過年花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今年是老媽第一次重新在這個家過年


我不知道時間那麼遠回憶還會不會打擾到她現在的快樂

但我知道我有義務使這個冷清的家帶來一些溫度

讓我們不再過那得過且過的年


謹記著她不喜歡乾花,挑選出她熱愛的大紅,

我高興地抱著一手鮮花回家

老媽立刻捧出那些被閒置的花瓶,

興奮地指揮我們該如何剪去多餘花枝

經過一番收拾,加上新買給她的小老鼠擺件

客廳終於又有了久違的生氣


我還給她下了個命令,

明天必須跟舅媽去花市逛一圈

任務是帶個春聯回來,不許空手而歸


希望:明天、明年、永遠

她都能一直健康且快樂


啊哈

渣文慎入![ 忘羡 ]本文无虐/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有糖🐒

        自上一次魏无羡与金子轩闹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姑苏出现过,定是又在云梦游手好闲呢。这几日,姑苏倒是清静了很多。

        向来喜欢清静的蓝忘机,待到魏无羡离去心情竟也没有顺畅很多,反而更加躁了。

        六月正是炙人的天气,可姑苏向来都是清凉的气候,从不燥热。

        蓝曦臣只是瞥了一眼,便从蓝忘机毫不露怯的眉目中发现了异态。

        “忘机可...

        自上一次魏无羡与金子轩闹事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姑苏出现过,定是又在云梦游手好闲呢。这几日,姑苏倒是清静了很多。

        向来喜欢清静的蓝忘机,待到魏无羡离去心情竟也没有顺畅很多,反而更加躁了。

        六月正是炙人的天气,可姑苏向来都是清凉的气候,从不燥热。

        蓝曦臣只是瞥了一眼,便从蓝忘机毫不露怯的眉目中发现了异态。

        “忘机可是心情不好?”

        “嗯。”蓝忘机并不多语。

        蓝曦臣的脸上那从不消失的笑容似乎在那一刻加深了。

        “可是因为那魏公子?”

        “……”

        听到这名字,蓝忘机心中猛地一震,他似乎在极力掩盖着什么,尽力让自己不往那上面去想,不过他真的藏不住了。

       他真的不能很明确的确定,自己是喜欢魏无羡,不过有一点能肯定,当魏无羡走了之后,自己确确实实有感觉,感觉自己对他已经有所依赖了,自己已经不想离开他了。

        “……嗯”蓝忘机真的很坦然。

        “那……你若是觉得一人无趣,可以跟叔父说,下山散散心,也好找魏公子聊聊。”

        “嗯。”

        次日,蓝忘机大早便去找了蓝启仁,说了几句,无需多言,蓝启仁便批准了,批了三天。

        蓝忘机收了些衣物,便独自下山去了。

        等他下了山,再寻寻觅觅地找到魏无羡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了。魏无羡先迎了上来。

        “哟,这不是蓝二公子吗?怎么,不去听学,倒有时间来这云梦瞎转悠了?”

        “不是瞎转悠,是来寻你。”

        “这难得来一次,要不要我请你喝酒啊?”

        “嗯。”

        魏无羡在前头带路,蓝忘机在后面跟着,这风吹过魏无羡的发梢,蓝忘机看着魏无羡的背影。

         这腰……好细。

         蓝忘机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想什么呢?!

         到了酒馆,魏无羡要了一坛酒,等的时间不长,一会儿,酒便上来了。魏无羡忙不迭给蓝忘机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他举起杯子一口喝了下去。

        “来,蓝湛你也喝嘛!”

        “……”

        蓝忘机把杯子举到嘴边,并没有喝下去。

        魏无羡也没有追下去,又倒了一杯,喝了下去。

        没多长时间,魏无羡已经喝了大半坛,蓝忘机却没喝多少。也只是微醺,并没有醉。可这酒着实太烈了,从来没有喝醉过的魏无羡今天竟有些醉了,他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趴下的,脑子里迷迷糊糊的。

        蓝忘机要了两间房,他先把魏无羡抱上了一间,自己正准备离开,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握住了他的手。

        “!!!”

        蓝忘机从来都是从容、冷静的人,如今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温度惊得一怔。他立马回头,发现魏无羡正眯着眼睛望着自己。

        “二哥哥今晚就别走了吧。”魏无羡酒气未散。

        “……”

        见蓝忘机没说话,魏无羡手一用力,蓝忘机毫无防备,被魏无羡拽得重心不稳,猛得一倒。蓝忘机比魏无羡高,自然会比他稍重一些。蓝忘机这一撞下去,撞得魏无羡本来就醉醺醺的脑袋更晕了。不过最让蓝忘机注意的还是魏无羡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蓝忘机并没有撞到那里。

        “你……受伤了?”

        “没事,这有什么?破了而已,以前江叔叔还没带我回江家的时候,就经常受伤,这算不了什么。”

        蓝忘机听到这句话,心中莫名一紧,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真的不想再掩盖自己的感情了。

        他知道,这是心疼。

        他明白,自己这是喜欢上魏无羡了。他是时候该正面面对了。

        “这个……疼吗?”

        “你说呢?我要是说不疼你信吗?”

        “包扎了没有?”

        “自然是没有啊,要不你帮我看看?”说着魏无羡做了个要脱衣服的样子。

        “好。”

        魏无羡听了,手上的动作一怔。

        半晌,蓝忘机拿来了一个药箱,来到房中便看到魏无羡正准备扯开衣带。

        蓝忘机的心跳乱了两下。

        不一会儿,魏无羡左肋上的伤口便显现出来了,伤口不深,但看起来就很疼。

        蓝忘机蹙了蹙眉。不过他的目光从伤口上偏移了。

        魏无羡的皮肤很白,也很结实,腰很细……

        即使是六月,可晚上并不燥热。

        但蓝忘机的脸却越来越热,耳根发红。

        “蓝湛?”这一声把蓝忘机喊醒了。

        “……呃?”

        “怎么不动啊?快点?”

        “嗯。”

        蓝忘机从药箱中拿出了一些清毒的药,魏无羡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蓝忘机先拿冰袋止痛,然后又拿起一个小药瓶,把里面的膏药涂在他的伤口上。蓝忘机的手很轻,但还是他还是哼了几声。

        蓝忘机真的很心疼。

        魏无羡酒劲又上来了,他起了身,嘴唇伏在蓝忘机耳旁。

        “蓝二公子今晚就别走了,在这儿睡下吧。”

        “……”

        “蓝二公子别不说话呀,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说着,就把蓝忘机用力一拉,拉上了床,他还悉心地把被子盖好。

        蓝忘机的心跳不止是乱了,这简直就像是群马疾驰而过。他能感觉到魏无羡并没有将衣服穿实,他身上热着……

        怦怦,怦怦……

        疯了,两个人都疯了。

        不过,蓝忘机心里并不躁了,也不空了……

        ……

        ……

       


       

        

南山

柏林少女

第二篇文,最近思路来的有点快,过几天就崩盘了。。


…………………………………………………

我们是朋友,从小到大的朋友,一直以来不分离的朋友,但是后来,我越了一个界限,叫喜欢。我喜欢你。街上的人各怀心思,我也是街上的人,我也有心事。我不知道喜欢了你多长时间,或者喜欢并不可以用时间来衡量,你后来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呢?我在猜想。或许你不想说的话我根本猜不到。


在这个社会上杀掉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人很简单,我根本不需要去承担法律责任。只需要心理上的一些暗示就好。你也许不会注意到我有多注意你的眼神,你看所有人的眼神我都了解,对谁有着爱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气死她并不难,不是么...

第二篇文,最近思路来的有点快,过几天就崩盘了。。




…………………………………………………

我们是朋友,从小到大的朋友,一直以来不分离的朋友,但是后来,我越了一个界限,叫喜欢。我喜欢你。街上的人各怀心思,我也是街上的人,我也有心事。我不知道喜欢了你多长时间,或者喜欢并不可以用时间来衡量,你后来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是谁呢?我在猜想。或许你不想说的话我根本猜不到。


在这个社会上杀掉一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人很简单,我根本不需要去承担法律责任。只需要心理上的一些暗示就好。你也许不会注意到我有多注意你的眼神,你看所有人的眼神我都了解,对谁有着爱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气死她并不难,不是么?你也不会怀疑到我身上,因为你不知道我认识她。


其实我有一点感觉你怀疑我了,因为你总是在我面前提起她的名字,我可能说漏了嘴,但是我根本就不需要承担任何刑事责任,因为她是心脏病复发致死。但是对于我来说心里很疼,因为我爱你,喜欢上升到爱,愧疚上升到想去投案自首。你看我的眼光里不只是怀疑,还有确信,我不会认错。我记得你昨天还问了我我爱不爱你,我说我不爱你,我们只是朋友。但是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着朋友的旗号暗恋。


我去自首了,因为你处处的表情都告诉我,你此生只可能喜欢她一个人。你看着我,眼里没有失望,也没有震惊,为什么呢?我想不明白。


我的爱可能是病态的,因为我杀了人,警方没有让我负法律责任,因为我只是对患者有一些心理上的刺激。你晚上在手机上找我了,我没有回你,我不知道你此刻会对我说出多么绝情的话。我什么都没看,我只是给你发了一条消息。是我最喜欢的那个柏林少女上的一句话。


“玫瑰是我偷的,你爱的人是我杀的,不爱你是假的,想忘了你是真的。”


你知道么,那天晚上,枕头湿了一片。


我走了,你会想我么。我是在海里走的,有点冷,但是我不害怕,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之间已经没有话说了。


再见

南山

荒唐

一篇短文,第一次发文,也是自己的随笔。


…………………………………………………

我喜欢你,又好像不喜欢你。


雨点打在脸上,一点也不疼,你是我的希望,也是我荒芜的南山。我生在这个荒唐的社会,便只能荒唐的活着。我从没想到我会为一个人倾尽所有去付出,也从没想到,这个人是你。


你知道吗,遇见你的那天,也在下雨。我把我的伞借给了你,你笑着对我说


“谢谢”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简单的相遇,你很受欢迎,我却胆小怯弱到一句话都不敢和你说,但是每天看见你都会开心好一阵,我在头脑中想象我们之后的见面。在我的想象中,我们甚至已经大学毕业,做了男女朋友。但现实还停...

一篇短文,第一次发文,也是自己的随笔。






…………………………………………………

我喜欢你,又好像不喜欢你。


雨点打在脸上,一点也不疼,你是我的希望,也是我荒芜的南山。我生在这个荒唐的社会,便只能荒唐的活着。我从没想到我会为一个人倾尽所有去付出,也从没想到,这个人是你。


你知道吗,遇见你的那天,也在下雨。我把我的伞借给了你,你笑着对我说


“谢谢”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样简单的相遇,你很受欢迎,我却胆小怯弱到一句话都不敢和你说,但是每天看见你都会开心好一阵,我在头脑中想象我们之后的见面。在我的想象中,我们甚至已经大学毕业,做了男女朋友。但现实还停留在一句“谢谢”。


你有了女朋友,我很嫉妒。但是一个没有争取过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嫉妒,我连见你一面多没有资格。也许这是一场未开始就已经结束的暗恋。


我从来都没有对这个社会抱有任何希望,我们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我早已想到,但是失落是难免的。仔细思考一番后,都没有去争取一下,有什么资格去失落。我的南山一片荒芜。


也许我真的应该行动了,精心准备的情书,樱花落地的美景,我却忘了,你有女朋友啊。


信被撕碎的时候反而没有那么难过,像是已经知道了结局一样,所有的过程,只是徒劳的无用功,只是拖延了时间。


南山的盐碱地怎么可能会有幸福,冰冷刺骨的海水包围我的时候,这是我最后的想法。我的南山本来就是一片荒芜,真的不知道,一直以来我祈求的是什么。


社会很荒唐,我荒唐的遇见了一个人,之后便荒唐的爱上了你。

甜甜甜甜甜甜suk

【奶茶】友情提示:不是甜文

        初三的时候很喜欢喝奶茶。他很久没回来了。

        那天晚上他回来了,家里却没有任何人跟他搭一句话。他也没有很开心,拉着个脸把东西放在客厅然后进房间了。

        半个小时后妈妈出去了,我和妹妹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

        他走到了我们...

        初三的时候很喜欢喝奶茶。他很久没回来了。

        那天晚上他回来了,家里却没有任何人跟他搭一句话。他也没有很开心,拉着个脸把东西放在客厅然后进房间了。

        半个小时后妈妈出去了,我和妹妹在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

        他走到了我们房间。

        “喝奶茶吗?我带了好多回来。”他小心翼翼地问着。妹妹看了看我,我背对着他:“不喝。”

       他好像有点失望:“是红豆的,我给你泡一杯吧?”

       “我说我不喝。”我不耐烦地转了转笔。”那好吧。"说完,他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后来的一两个星期我没有再和他说过话,然后他就又走了,这次我也听到了声音,他依旧选择了大晚上从家走,但我没有起来到门口跟他告别。

       他走的第二天早上。

       周末,我和妹妹在家,我在找吃的。

       “你要不要喝这个? ”妹妹看着我问道。我瞄了一眼,是他上次说的那个奶茶。

        “不想喝,看着就烦,收下去。”说罢,我进了大房间。

        刚进去就闻到了烟味,心里骂了他几句,真烦。

        我走到书桌前,摆着一杯那个红豆奶茶,我拿起来晃了晃,没了,顺手丢进了垃圾桶。

       旁边的小桌子,上的烟灰缸已经满了,我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出了房间。

        妹妹正在喝那个奶茶,我看了看她"好喝吗? ”

        “特别难喝,你最好别喝。”她做了个夸张的表情,然后把那个奶茶扔进了垃圾桶。

        晚上妈妈回来了,看到了垃圾桶的奶茶。

        “不是让你们别喝他的东西吗? ”妈妈有点生气。“又没吃的,喝一下怎么了? ”妹妹喊道。

      “那你干嘛没喝完扔,钱不是钱啊?”妈妈开始训妹妹了。

       几分钟后,妹妹进了房间,妈妈进了厨房。

       睡觉前,准备去厨房倒杯水喝,经过客厅,看到了那几杯奶茶还放在桌子,上,我顺手了拿了一杯,泡完了喝了几口,又接着喝完了。

        妹妹看到了傻愣愣地问道:“不难喝啊?你还喝完了?”

        “难喝啊。”我摆了摆手,那他又怎么喝下去的呢?

        刘宇硕

风清阅

【银土】想标题跟便秘一样难

“我要走了。”土方用自己的衣服蹭了蹭手随后吼道,“你个混蛋给我去切腹啊!!!!!!!!!!!!”

面前的银时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他又闭上了嘴,只见他在身上摸索了一番。不一会便掏出了一个粉嫩嫩的小本子和一支笔。

“2月14日,情人节,晴。 今天我给了多串君一个充满爱意的握手,可是他骂了我一顿。呜呜呜,他真是个没有感情的老土男人。阿银的心脏脏在说它很难过过的啦~最讨厌多串君了,呜呜呜”银时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一边有感情的大声朗读着。

一边的土方看着面前娇柔做作的银时下意识的想抽出刀来,然后对着这个恶心的大男人乱砍一气。他熟练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但他忽然意识到今天是自己难得的休假日啊!自己...

“我要走了。”土方用自己的衣服蹭了蹭手随后吼道,“你个混蛋给我去切腹啊!!!!!!!!!!!!”

面前的银时刚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他又闭上了嘴,只见他在身上摸索了一番。不一会便掏出了一个粉嫩嫩的小本子和一支笔。

“2月14日,情人节,晴。 今天我给了多串君一个充满爱意的握手,可是他骂了我一顿。呜呜呜,他真是个没有感情的老土男人。阿银的心脏脏在说它很难过过的啦~最讨厌多串君了,呜呜呜”银时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一边有感情的大声朗读着。

一边的土方看着面前娇柔做作的银时下意识的想抽出刀来,然后对着这个恶心的大男人乱砍一气。他熟练的摸了摸自己的腰间,但他忽然意识到今天是自己难得的休假日啊!自己是被这个家伙骗出来的啊!!!!

时间倒流到几十分钟前,刚吃完饭正打算去洗澡的土方突然被震动的手机铃声吵到。他伸进口袋掏出了吵闹的手机,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虽然来电人没有名字但是土方却是对这一串号码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这串号码的主人正在不远处开着一家吃闲饭的万事屋,而且他还是个甜食控晚期,最主要的是他还异常的烦人。

土方一瞬间想到了什么。

那是他第一次接到这个号码的时候…

“喂喂喂???多串君么!我是阿银啊!阿银,那个异常有女人缘的阿银啊!!!”从声音中不难听出来电人的激动。

“嘟嘟嘟”土方坚决的挂断了电话,他知道那个混蛋天然卷又没事干了。

自从那次之后,银时的电话来的越来越频繁了。

“多串君!我今天吃了xx店的丸子!超好吃的!!”

“喂?多串君么?我跟你讲,今天登势老婆子脸上的皱纹又多了一条,我跟你说可……………嘟——嘟——嘟”我们依旧不知道那天的阿银伤的多重。

“多串君!”

“喂?”

“嘿,我跟你说……”

“……”

土方迷惑了,他记得他认识的坂田银时不是这么烦人的家伙。

银时每天一次或几次的电话问候已经成了土方每天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土方接通了电话,可对面却异常的安静。

“……万事屋?”土方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在xxxx等你”沉默许久后电话那头传来银时低沉的声音。

“哈??我为什么要去”土方有些生气

“…………我想见你…现在”银时答道。

随后电话被挂断了,这是第一次银时挂了电话。意识到不对的土方急急忙忙的跑到了银时说的地方,那是一个黑漆漆的废弃公园。土方四处眺望着,可是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万事屋!!”土方一遍又一遍的喊着

“我在这!!多串君!”银时突然出现在一个不远处的小角落冲土方招着手。

银时一路小跑来到了土方面前,他赶在土方开口前开口说道:“你伸出手!闭上眼”

????虽然土方有些疑惑但他还是照做了。

银时抓住了他的手上下的摇了摇随后开心的说道:“情人节快乐!”

“?????????????”土方君的表情拧在了一起,“万——事——屋——”

话音刚落 ,银时的脸上就出现了一个痕迹清晰的巴掌印。

时间回到现在,银时合上了自己的小本本并把它揣进了口袋。

“诶?你要走么,难得的情人节诶”银时语气略显失落。

“下次再开这样的玩笑就以妨碍公务罪逮捕你啊混蛋!!!!!”

土方气愤着走了。

“5”

“4”

“3”

“2”

“1”

银时一个人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数着什么,就在“1”结束后土方突然走了回来

“你不走么”土方扭过头问

“走”银时笑了笑

银时小步走上前跟土方并肩走着。

“副长大人害怕了么”银时猥琐(?)的笑了笑

“哈啊???我才没有”土方从兜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强装镇定的点燃了烟随后叼在嘴里。

“副长大人,烟叼反了哦”

“靠”土方急忙吐掉了嘴里的烟,“这是走神了,绝对不是我在害怕!”

“沙——沙”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响声

“土方君你快看快看!那里有声音!!!”银时双手搭在土方的肩上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小草丛,随后整个人都缩在土方的背后。

土方装作很勇♂的样子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那个草丛。他紧张的蹲了下来,银时也随之蹲了下来。土方伸出颤抖的手拨开了草丛,在那一瞬间他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突然他的下巴被谁抓着扭了一下紧接着嘴唇上传来软软的触感使得他睁开了双眼。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他看到的是强吻???自己的坂田银时??????

看到双眼紧闭的银时以及他那通红的脸颊土方也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重新闭上了双眼。

过了几十秒后银时轻轻的搂住了土方的腰随后轻声说到:“蛋黄酱的味道也还不错///”

“甜死了,满身糖臭的家伙”土方低着头掩盖自己羞红的脸

此时的满天星空也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我爱你。

禾訸

墨衣 (中)

不问君不追,不问君何时归


      “青君,你第一次唤我守夜,你还记得吗?

      那夜,湘子可开心了,她说她跟了一个好主,以后再也不用受其他婢女的欺负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晓,仅仅守夜,为何湘子可以这么兴奋。上了轿,在途中,才听说,青君你这是第一次唤人守夜,即使你只有瑶儿一个妃子,其他贵人,答应都未曾近过你身。他们还下了赌注,说瑶儿能成为皇后。瑶儿知道,我一个舞妓,怎可母仪天下。...


不问君不追,不问君何时归

      

      “青君,你第一次唤我守夜,你还记得吗?

      那夜,湘子可开心了,她说她跟了一个好主,以后再也不用受其他婢女的欺负了。那个时候,我并不知晓,仅仅守夜,为何湘子可以这么兴奋。上了轿,在途中,才听说,青君你这是第一次唤人守夜,即使你只有瑶儿一个妃子,其他贵人,答应都未曾近过你身。他们还下了赌注,说瑶儿能成为皇后。瑶儿知道,我一个舞妓,怎可母仪天下。

      你说,‘有瑶儿在,朕就不怕累了。’自那以后,我便知道,青君每日批阅奏折有多么辛劳。但瑶儿是妃子,后宫之人不得过问朝堂之事;瑶儿舞妓出身,除了舞,什么都不会,连琴也不精湛。

      那夜的墨香,很清......”

      “青君,你可记得,第一次宣瑶儿侍寝。

      湘子在我身边转圈圈,她很激动,自青君当政以来,无人被宣侍寝。青君,瑶儿看着湘子,心里好紧张,好紧张,好像一头小鹿要蹦出来一样。那晚见你,只穿了白褂里衣。我转过身去,面红耳赤。你轻笑一声,向我走来,‘怎么?在害怕?’然后顺势抱起我,将我放在床上。我一动不动,连呼吸都不敢。你将我的外衣脱去,华裳尽褪。我紧捏着身旁的锦被,将头转过去。你突然搂上我的腰,我一惊,看着你。你又笑了笑,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蜻蜓点水一般。你接着帮瑶儿盖好锦被,自己也钻了进来,抱着我,在我耳边说,‘瑶儿还小,等你大些了,我可不会放过你。’对啊,瑶儿才十七。

      你身上轻淡的乌龙茶香,瑶儿还记得。”


      “青君,朝堂的是,瑶儿都知,你可记得?

      那日,我在后花园喂鱼,湘子突然跑来,告诉我,青君你要立我为后。我一惊,愣了愣,她说大臣都不同意,劝青君三思,还用许多理由劝你。我猜啊,肯定是说我舞妓出身,本就配不上为妃,怎可为后。湘子说朝堂上,满朝文武皆附议。青君为此生气,说,‘荒唐!朕的皇后,怎许你们如此议论!此事今后不用再议,封后大典一月后举行。皇弟,此事可由你来操办。’那是青君你当政三年以来,第一次对百官大臣生气。那日之后啊,湛王便开始操办典礼。

      几日之后,钦天监上朝,说他日观天象,发现瑶儿是个灾星,说瑶儿不可母仪天下,说瑶儿只会毁了你的江山。还说林相国家的嫡女命好,可成皇后,可助你一臂之力,稳固江山。湘子说,你直接贬了他的官职,罚了一年的俸禄,并将林相国的嫡女许给了张国师的嫡长子。

      青君生气,瑶儿也生气,瑶儿气自己的出身,可是...瑶儿有什么办法呢?”


       “青君,你可记得,我的封后大典。

       你牵着我的手,慢慢地走上大殿。你我一同转身,百官皆跪,即便有人依旧不愿承认瑶儿为后。

       你为瑶儿专改了一个‘清瑶殿’。那日,你看我面无神情,六神无主,是否觉得我不愿为后,是否觉得我心中不乐。没有的,瑶儿很开心,因为我是青君的正妻;但瑶儿又很怕,怕事事与愿违。瑶儿还想起了宛歌姐姐,清瑶对不起宛歌,我曾答应过,我曾不让自己想过青君,结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