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短诗

31758浏览    7869参与
辰墨

霓虹

干瘪的壁虎尸体

橙黄色噩梦


为什么

人们会认为

辐射、重金属

是黄色的?


惶恐

焦躁不安的手


干瘪的壁虎尸体

橙黄色噩梦


为什么

人们会认为

辐射、重金属

是黄色的?


惶恐

焦躁不安的手

辰墨

我为你描摹

忧郁的淡蓝色

如何在凌晨的夜空

天花板

弥漫


透过瞳孔放大的

透明澄澈的世界

是隔着眼泪

还是酒精?


淹没在海水深处的心脏

潮湿的头发

泛白的指节

双眸


我为你描摹

忧郁的淡蓝色

如何在凌晨的夜空

天花板

弥漫


透过瞳孔放大的

透明澄澈的世界

是隔着眼泪

还是酒精?


淹没在海水深处的心脏

潮湿的头发

泛白的指节

双眸

-看火人-
有些事情理应分开讨论,这是第一...

有些事情理应分开讨论,这是第一面

有些事情理应分开讨论,这是第一面

盖勒特

小短诗

emmm,看了《功夫》之后挺迷星仔和芳儿的……(笔者泪目中),so题了十六字的小短诗,学生党,不喜勿喷。

纤柔无声,刚烈无名;

刚柔相守,足见真情。

emmm,看了《功夫》之后挺迷星仔和芳儿的……(笔者泪目中),so题了十六字的小短诗,学生党,不喜勿喷。

纤柔无声,刚烈无名;

刚柔相守,足见真情。

简一川

城市青年组曲

一.

捷运、地上有轨电车;是伟大的

追求快餐,温暖,暴露于河道;是伟大的

友好的帝国;是伟大的

——庞然矩形阴影


我们不剩上帝

那个位置、交通灯明亮

奉祀 微漠的暮光

桔子梗,我被你丢过、泥泞。


二.

从盐城中学南门出

向西进入鹿鸣路 沿行一百五十米

文具店 寿司店

打印店 眼镜店

烧烤店 便利店

有六元的青岛啤酒三百元的眼镜

每日约十一点三十五分

此路放学下班人满为患让我以为

中国的生育率再创新高

但是普法意识有待加强

为了尽早摆脱人群

悖逆交规把车开上

机动车道


三.

烈阳。大日如...

一.

捷运、地上有轨电车;是伟大的

追求快餐,温暖,暴露于河道;是伟大的

友好的帝国;是伟大的

——庞然矩形阴影


我们不剩上帝

那个位置、交通灯明亮

奉祀 微漠的暮光

桔子梗,我被你丢过、泥泞。


二.

从盐城中学南门出

向西进入鹿鸣路 沿行一百五十米

文具店 寿司店

打印店 眼镜店

烧烤店 便利店

有六元的青岛啤酒三百元的眼镜

每日约十一点三十五分

此路放学下班人满为患让我以为

中国的生育率再创新高

但是普法意识有待加强

为了尽早摆脱人群

悖逆交规把车开上

机动车道


三.

烈阳。大日如来的降临

精准地剖开我执以完成对

形而上的现代式告别

污染性马蹄。排放

一氧化碳、五水合硫酸铜

书的扉页和你的胳膊,

对于话语,我知悉不多。


词的废墟中的核反应堆

把文明的直升机报废


服务型意识形态的温和入侵

如果告诉我们

印度售卖哲学而不是神油、、?


四.

海水 滩涂 深据边缘

时间向我持握长剑

晚了、如果

我途径某个苏北村庄时

下定决心离开土地——


在一些晚上,我探险肉欲的梦

另一些晚上进入深邃情感的波澜

对答案。对现实。

黑暗的光明面沉入马群

血红、在我的城市中

我们天空的弃子


耗尽:我的时间白色苍茫

群星坠入黑暗 而历史

指控我的不作为——


我的事实将沉入诠释的故土

以反抗现代资本主义的美丽面孔

对于爱情我不置可否并风流去

在大地上高高的白色的影子

面对眼球的腐蚀以心口热血护身

作为厚重脊梁无法避免的负重前行者

如此,我将沉默,并震声长啸

简一川

荆棘之歌

只有一回,姓氏

夹藏我灵魂的安眠药。

        铁路混乱——


今夜雪水

废墟,

限电的生长。


不可与之一饮:

词汇和果核之舟。

目视这一座山,

面朝沥青。

我的左手缺席名字的葬礼


也许你不再爱

不再痛苦


睡去吧。我的河流。

连同我黄昏的默视。

只有一回,姓氏

夹藏我灵魂的安眠药。

        铁路混乱——


今夜雪水

废墟,

限电的生长。


不可与之一饮:

词汇和果核之舟。

目视这一座山,

面朝沥青。

我的左手缺席名字的葬礼


也许你不再爱

不再痛苦


睡去吧。我的河流。

连同我黄昏的默视。

只是蝼蚁

(3).枯

“不要”

雪地上鲜红印在一片白茫之中,

是刺骨的温暖,

是绝望的生机。

“不要”

枯骨从隆起的碑下伸出,

比干草生的遍地,

他们呼唤着,吸引着。

“不要”

白骨、鲜血,

比教堂更加圣洁,

比玫瑰更加浪漫;

是走向死亡的邀请函。

“不要”

它们请我与他们共长眠,

一起抛开鲜活与灼烧,

共享着封印与长存。

“好啊”

苍白的雪地里白骨张牙舞爪,

而我,

正与此中。...


“不要”

雪地上鲜红印在一片白茫之中,

是刺骨的温暖,

是绝望的生机。

“不要”

枯骨从隆起的碑下伸出,

比干草生的遍地,

他们呼唤着,吸引着。

“不要”

白骨、鲜血,

比教堂更加圣洁,

比玫瑰更加浪漫;

是走向死亡的邀请函。

“不要”

它们请我与他们共长眠,

一起抛开鲜活与灼烧,

共享着封印与长存。

“好啊”

苍白的雪地里白骨张牙舞爪,

而我,

正与此中。

                                      ——只是蝼蚁

(完)

晨星

寒夜从不包容北风

可即便如此

我的花园依然鲜活

但请在春天找我

因为冬天,没有蜜蜂

寒夜从不包容北风

可即便如此

我的花园依然鲜活

但请在春天找我

因为冬天,没有蜜蜂

晨星

雪夜

我在黄昏中等待

等待冬夜降临

雪花在灯前飞舞

若不认真聆听

你会以为

星星在陨落

请不要急于赶路

他们只是想

为你跳一支舞

我在黄昏中等待

等待冬夜降临

雪花在灯前飞舞

若不认真聆听

你会以为

星星在陨落

请不要急于赶路

他们只是想

为你跳一支舞

八尺寒灯烈

黑狗

一条狗

黑色的

它好像不会叫

因为它像是哑巴

一条狗黑色的

它应该会叫

因为它不应该是哑巴

黑色的狗和黑色的狗

也许是一条狗

但我到处看不见它们

黑色的狗和黑色的狗

也许真的不止一条狗

因为我到处看得见它们

它们一边隐身

一边显眼

一边在

一边不在

它们应该很多

却也有可能很少

因为它们不是哑巴

最后又真的变成了哑巴

附赠一个消失

一条狗

黑色的

它好像不会叫

因为它像是哑巴

一条狗黑色的

它应该会叫

因为它不应该是哑巴

黑色的狗和黑色的狗

也许是一条狗

但我到处看不见它们

黑色的狗和黑色的狗

也许真的不止一条狗

因为我到处看得见它们

它们一边隐身

一边显眼

一边在

一边不在

它们应该很多

却也有可能很少

因为它们不是哑巴

最后又真的变成了哑巴

附赠一个消失

花是什么生

☀️

我们一起去海边吧

日升时拥抱 日落时接吻

让海平线见证我们的爱情  海风分享我们的甜蜜

我会向沙子默许 身边的人永远是你


我们一起去海边吧

日升时拥抱 日落时接吻

让海平线见证我们的爱情  海风分享我们的甜蜜

我会向沙子默许 身边的人永远是你


花是什么生

🌙

我也不知道在熬什么夜 等什么人

许是无边期待吧

盛满了酒杯 比月色还浓

我也不知道在熬什么夜 等什么人

许是无边期待吧

盛满了酒杯 比月色还浓

Lie

我讨厌圆满.

我讨厌太阳的耀眼.

我讨厌小人得意的虚伪

我讨厌靠哭泣就能够得到糖果.

我讨厌他们伸伸手就能得到幸福.

我讨厌他们张张嘴就能够让人信服.

我讨厌.

我讨厌.

我讨厌!


我讨厌圆满.

我讨厌太阳的耀眼.

我讨厌小人得意的虚伪

我讨厌靠哭泣就能够得到糖果.

我讨厌他们伸伸手就能得到幸福.

我讨厌他们张张嘴就能够让人信服.

我讨厌.

我讨厌.

我讨厌!



庚子秋
「2021-12-30 11:...

「2021-12-30 11:05」

给未来的信。

「2021-12-30 11:05」

给未来的信。

只是蝼蚁

天生贱格(2)

2.

“你懂了吗?”

又懂了什么呢……

千万别懂那么多,

“装作天真”,

然后回到浑浊不堪的现实中去——

不理不睬,恶语相向。

“凭什么?”


又到底凭什么,

人间这么不堪,

我却依旧没有存在的资格。                                ...

2.

“你懂了吗?”

又懂了什么呢……

千万别懂那么多,

“装作天真”,

然后回到浑浊不堪的现实中去——

不理不睬,恶语相向。

“凭什么?”


又到底凭什么,

人间这么不堪,

我却依旧没有存在的资格。                                                

                     ——只是蝼蚁

-看火人-
前天考完试的产物,那个时候已经...

前天考完试的产物,那个时候已经很困了,但还是想表达自己考完试的心情,就毛毛躁躁地写完了这一篇

因为考前一直复习地理所以地理浓度有点高(?)

前天考完试的产物,那个时候已经很困了,但还是想表达自己考完试的心情,就毛毛躁躁地写完了这一篇

因为考前一直复习地理所以地理浓度有点高(?)

柒安散人

远处的云许久未改变了形状


近处的树接待了四只小鸟


蝉在唱着同样的歌谣


我仿佛看到你在窗外对我笑


思绪回到离别的街角


你毫不留恋 难多停留一秒


风吹铃响


云浪翻涌成涛


淹没了树上的鸟


只剩夏蝉叽叽喳喳的叫


远处的云许久未改变了形状


近处的树接待了四只小鸟


蝉在唱着同样的歌谣


我仿佛看到你在窗外对我笑




思绪回到离别的街角


你毫不留恋 难多停留一秒


风吹铃响


云浪翻涌成涛


淹没了树上的鸟


只剩夏蝉叽叽喳喳的叫



柒安散人

我好久没写过诗


正如我好久没见过你


本是无关爱情的游戏


徒留我一人不断回忆


我好久没写过诗


正如我好久没见过你


本是无关爱情的游戏


徒留我一人不断回忆



柒安散人

窗外是烟火气四散的街边摊


窗内是书卷味满溢的写字台


心里想着深爱的姑娘


笔下写着整页的公式


路的尽头有着微光


这便是我即将奔赴的远方


窗外是烟火气四散的街边摊


窗内是书卷味满溢的写字台


心里想着深爱的姑娘


笔下写着整页的公式


路的尽头有着微光


这便是我即将奔赴的远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