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石桃

3008浏览    1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5 05:52
微光之中

这一期真是糖中带着玻璃渣_(:з)∠)_

刚知道原来第十二期昊昊最后是来现场了的,节目播到后面总导演向现场的舞者和导师们感谢的那一段,韬韬抱了总导演之后就脱了外套下台了(最左那个里衣是黑色的人就是桃子),这里应该是看到昊昊下去找他了,子奇(右边较突出的穿白衣的人就是子奇)一开始就站在比较外围一圈,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做了几个舞蹈动作,看到韬韬下去之后就停下自己的动作在旁边笑着看韬韬走下去,目光一直跟着韬韬走

那一幕那个感觉,哇真的得自己去体会

最后怒摔男二剧本!!!!

感谢评论里的那位小可爱火眼金睛的发现~!子奇右边的人就是石头,石头也目送着韬韬下场了hhh  私心加一个石桃tag...

这一期真是糖中带着玻璃渣_(:з)∠)_

刚知道原来第十二期昊昊最后是来现场了的,节目播到后面总导演向现场的舞者和导师们感谢的那一段,韬韬抱了总导演之后就脱了外套下台了(最左那个里衣是黑色的人就是桃子),这里应该是看到昊昊下去找他了,子奇(右边较突出的穿白衣的人就是子奇)一开始就站在比较外围一圈,沉浸在自己世界里做了几个舞蹈动作,看到韬韬下去之后就停下自己的动作在旁边笑着看韬韬走下去,目光一直跟着韬韬走

那一幕那个感觉,哇真的得自己去体会

最后怒摔男二剧本!!!!

感谢评论里的那位小可爱火眼金睛的发现~!子奇右边的人就是石头,石头也目送着韬韬下场了hhh  私心加一个石桃tag~

最后的最后衷心感叹一句黄子韬大可爱的人格魅力真的是挡不住的呀!😘😘😘

DeutziaScabra
黄子韬与西泡泡的大家合照:挺直...

黄子韬与西泡泡的大家合照:挺直身板高高swag. 黄子韬与石头合照:整个人挂在人家身上,压低海拔,哈哈笑。#有人说搭肩膀代表占有欲 #不敢动,不敢动

黄子韬与西泡泡的大家合照:挺直身板高高swag. 黄子韬与石头合照:整个人挂在人家身上,压低海拔,哈哈笑。#有人说搭肩膀代表占有欲 #不敢动,不敢动

DeutziaScabra

光之迷宫 1

第一次写,如果打tag的方式错了,欢迎批评指正。

似乎不是故事,也许没有结局。


------



我参加过许多比赛,许多次在许多人面前表演,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头脑空白,呼吸都困难。

我走向那个人,那个人,明明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那里,却宛如从虚空里无端出现,他静静看我,将我周身也变成虚空。我想不起自己在何处,只知道这里是他视线的范围。

我本不认识他,但又似乎早已熟知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在时间开始之前就存在,就在我精神的某处埋下了种子,它在我人生的前三十多年里沉睡,却在我们对视的瞬间开始生长。


我在他眼神的镣铐之中跳舞。今天的我,可...

第一次写,如果打tag的方式错了,欢迎批评指正。

似乎不是故事,也许没有结局。

 

------


 

我参加过许多比赛,许多次在许多人面前表演,没有哪一次像这一次,头脑空白,呼吸都困难。

我走向那个人,那个人,明明从刚才起就一直站在那里,却宛如从虚空里无端出现,他静静看我,将我周身也变成虚空。我想不起自己在何处,只知道这里是他视线的范围。

我本不认识他,但又似乎早已熟知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在时间开始之前就存在,就在我精神的某处埋下了种子,它在我人生的前三十多年里沉睡,却在我们对视的瞬间开始生长。

 

我在他眼神的镣铐之中跳舞。今天的我,可有发挥出自己才能的百分之五?

 

我知道自己有一点点还够不上诊断标准的回避型人格,但那天以后,我确确实实得了一种和眼神接触有关的怪病。我不敢看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回应他注视着我的眼睛。不知道这病具体是从哪一秒开始发作,但表演结束的那刻,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它侵占了我。我不敢,不敢看他的眼睛,也无法不动声色地将视线下移,——他白色衬衫领口下坦然露出的皮肤让我听见自己心跳轰鸣。

 

“看哪儿呢。”他望着我开口了。声音哑哑的,带着笑意,一点点羞涩和宽容的温柔。在说话之前,他甚至迁就我的荒谬,顺着我的视线瞧了瞧这片无辜被我盯到穿洞的天花板。

这家伙怎么搞的,为什么也会被我的目光牵引?

他似乎又开口说了什么,但我听不见。

他的凝视已变成我所知晓的最高声的咏唱,堵着我的耳朵延绵不绝。

像每一个不知所措的人一样,我下意识地去抓自己的脖子安抚自己,而面前的他,居然宛如延时镜像般地做了同样的动作。

 

是这样吗。

这一刻的你,在聆听沉默的我吗?

 

那天如何结束我已记不清楚,他向我递出了代表认同的毛巾,我的反应一定很出格,没有感谢,基本的礼仪都不讲,薅了毛巾扭头就跑——其实那天我台上台下所有的表现都很差,他却依然认同了我。

 

透过那百分之五,你看见了什么?

 

 

 

我有没有说过他眼睛很美?

 

他眼睛很美。

 

我确知他是一位从头到脚的真正的美人,但那天的记忆留给我的只有眼睛。

 “我当时不敢看他,因为太帅了。”采访者问起海选时我的怪异,我毫不犹豫地把真心话说了出来。答完之后有六百毫秒的自我怀疑:我何时生出这种能耐,不但公然夸赞陌生同性的脸,而且把羞耻的心理活动昭告天下。没问题的,我旋即想,我只是内向,既无社交焦虑也不自卑,这样的我评价一个偶像帅气,何错之有。

 

那时我拒绝去想这举动有何意味,只为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沾沾自喜。后来我无数次地在公开场合夸赞他的美,那些话传播起来快得就像瘟疫,而我,有如置身事外般,对着镜头说,在社交媒体上说,在自己的粉丝群里说,已经没空考虑这是否唐突了他,仿佛将坦然的态度展示一万遍,那个手足无措的人就不是我。

 

仿佛在一万个不同的场合说出“你非常美”,就能让我忘记,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对你施行的告白。

 

这确是我想告诉全世界的话。

只是无法告诉你。

我不敢看你,只能对着空气告白。

我可以对着天地万物告白,只是不敢看着你。

 

 ------

tbc

石/头对不起

DeutziaScabra

光之迷宫 2

石/头视角,涉及好桃,如果打tag的方式是错的,请批评指正。

只是借用设定,不上升真人。


------


他们叫他“韬”,“韬韬”,“韬儿”,那些亲密宠爱的声调令我错觉他们在唤一只猫。

这猫亲人又聪明,几乎每一天都在收割选手们的信任与好感。我想他是天生的明星和猎手,擅长吸引你的目光也擅长在你未觉察时潜入你心中的高墙,再傲慢再孤僻的人都会被他的赤诚感染。他简单的口癖流传很广,连选手们的局外亲友都会跟着用。他尊重每一个人,善待许多人,对有一些人是喜欢的,只是其中有一个是特别的。

那人不是我。

他对待那个人是怎样,我早已见识过。千万人之中他偏偏看见那人...

石/头视角,涉及好桃,如果打tag的方式是错的,请批评指正。

只是借用设定,不上升真人。

 

------

 

他们叫他“韬”,“韬韬”,“韬儿”,那些亲密宠爱的声调令我错觉他们在唤一只猫。

这猫亲人又聪明,几乎每一天都在收割选手们的信任与好感。我想他是天生的明星和猎手,擅长吸引你的目光也擅长在你未觉察时潜入你心中的高墙,再傲慢再孤僻的人都会被他的赤诚感染。他简单的口癖流传很广,连选手们的局外亲友都会跟着用。他尊重每一个人,善待许多人,对有一些人是喜欢的,只是其中有一个是特别的。

那人不是我。

他对待那个人是怎样,我早已见识过。千万人之中他偏偏看见那人,跟住他,用尾巴去绕他小腿,试图在众人面前踏上他的肩膀叼他的脖子,为他上蹿下跳,为他喵喵叫。好像在用全身心说:

「驯养我吧。」

在那个人面前,比任何人都坦率奔放的他也会因对方炽热的注视而害羞地抿起嘴角,仿佛不能承受一般,微微移开眼睛。

他闪躲的目光在我的回忆里一遍遍重演,织成一面镜子。那里映照着他的心之所向,也映照着我的秘密。

 

在我的心的黑暗水面之上开过一朵花。

是你用凝视点化了它。

在我有勇气承认它的绽放之前,你又用目光斩断了它。

 

是啊,带着喜悦和痛苦而变得羞涩的眼睛,还会有第二种答案吗。

 

这就是我的病根。

 

想要制造一个逼真的谎言,不妨最大限度地诉说真相。尽力还原所有无关紧要的细节,只在必须撒谎的关键点上撒谎。这就是我和他相处的方式,我本不擅长伪装,索性在他面前流露所有真实的反应,而唯一需要隐藏的东西只是这一切的原因。

见证者们开口了:“石头好害羞呀”,“石头乃真颜控”,“石头是阿桃在街舞圈的头号迷弟”,好的好的,我拥抱他们为我贴上的每一个标签,没错没错,我闷骚精分反差萌,我该当个冷面谐星,我心里果然住着小恶魔,我根本就是个怪人——随便什么都好,你们的盖章都是我求之不得的误读,调侃越戏剧,我就越安全。

 

但愿那些标签蒙住他的眼睛,让他不要追究我的病因。

 

猫有九条命,八条死于好奇心。


“你们排得怎么样了呀?石头,石头你跳给我看看……”

说着简直是无事生非的傻话,他越过人堆朝这里蹭过来。

又来了,我想。现在我至少记得保持一个成年人的体面,尽量不拿背对着他。这种奇怪的交流模式持续已有几周。

事情开始的那天,我因练习时穿了不熟悉的鞋,再加上陈年旧伤,脚有些疼。

这是我们舞者早已习惯的日常。

“需要我给你买药吗,哥哥?”在同伴的揶揄声中他突然用孩子气的真切嗓音这样问我,不愧是他,加在句尾的称呼打断了镜头下舞蹈室里的拘谨气氛,让我们的关系听起来比我以为的更亲密。我没勇气去捕捉言辞里透露的香甜气味,一边解释着一边光速谢绝,然而这样的回避似乎点燃了小朋友某种无意义的斗志,他略带兴奋地跳起来,无论如何都要来安抚本人并无大碍的尊贵下肢。多亏其他队长的引火烧身式解围,转移了小朋友的注意力。我的右脸已经被盯得发痛。他对着那人笑,一面又回头看我一眼,眼神充满探究。

那次以后,我就像是被当成了人形猫抓板,他时不常地这样软硬兼施,手脚并用,处心积虑地挠我,想让我多开口。明明在此之前,我们一直相安无事,明明他一直如我所愿地将我的行为看作冷淡或笨拙——“他特别不爱说话”,在其他队长面前,他曾经摆出熟知我的姿态,站在我的立场为我解释。

但我早该想到他是个对他人情绪状态高度敏锐的人,更何况我是他所珍视的选手之一,尽管我们非旧相识,但他依然觉察到了我突如其来的退缩不是我的常态,并忍不住想了解其中的缘由。

“石头你看你怎么就站那儿……”

“石头害羞什么呀你个大老爷们儿。”

他绕着我转,看看镜中的我,看看现实的我。

他在好奇。

我越闪躲,他越要追究。

我所无法承受的你的目光的压力,正是因为我的无法承受才变得越来越重。

 

啊啊。

在领悟到如此显见道理的那刻,紧绷的弦终于断了,我在心里同时笑出和哭出了声。

对你来说,我是个不可名状的存在吧,在你风驰电掣的二十四年人生里,或许恰好未有见过如此怪异不合时宜的男人。一只被逗猫棒和毛毯包围着长大的小猫第一次见到来自荒野的石块,也会伸出爪子拨弄着想要和它玩耍吧。

 

这样岂不是很好?对于你和别人的如命中注定般的羁绊,我绝无干涉的兴趣,你们之间会上演多么精彩的故事,我都是千万旁观者中的一个,我深深明白,你会被那个能够驯养你的人带走,但在那之前,就这样看着我吧。

如果能换来我所冀望的幻觉,就当我是故作怪异,欲迎还拒,耍弄低劣心机,又何妨?

哪怕只是因为好奇也好,看着我吧。

 

---

 

石/头对不起 (:з」∠)_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微光之中

站一秒宇桃哈哈哈

重刷发现了好多可爱又精彩的瞬间!开心到爆炸!!!!

今天突然在官方花絮里看到24小时齐舞赛49进40的时候,韬韬在两组比完之后分别跟每一组成员在握手,p5子奇的那个小鸟依人的抱抱也是在这时候。

p1p2p3p4分别是韩宇转脸看韬韬跟别的成员握手,韩宇跟韬韬握手,握手完的笑容和再一次转头看韬韬

p5韬韬把手搭在一名舞者的肩上的时候,韩宇又突然把头转回去了。emmm...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最后让我们把重点给石头~哈哈  石头一直伸着头看韬韬😂 )

来源是子韬工作室微博发出的的"忙day韬能量之这就是韬队长"收官篇~

重看一遍真的能...

站一秒宇桃哈哈哈

重刷发现了好多可爱又精彩的瞬间!开心到爆炸!!!!

今天突然在官方花絮里看到24小时齐舞赛49进40的时候,韬韬在两组比完之后分别跟每一组成员在握手,p5子奇的那个小鸟依人的抱抱也是在这时候。

p1p2p3p4分别是韩宇转脸看韬韬跟别的成员握手,韩宇跟韬韬握手,握手完的笑容和再一次转头看韬韬

p5韬韬把手搭在一名舞者的肩上的时候,韩宇又突然把头转回去了。emmm...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最后让我们把重点给石头~哈哈  石头一直伸着头看韬韬😂 )

来源是子韬工作室微博发出的的"忙day韬能量之这就是韬队长"收官篇~

重看一遍真的能发现好多小细节啊_(:з)∠)_,现在还能找到一些以前没看见的官方视频,也是很兴奋了😊

DeutziaScabra

光之迷宫 3


只借用设定,不上升真人。

似乎不是故事,也许没有结局。


---



“石头,来你戴戴我的……” 

在柔软的声音消散之前,我眼前一暗,有什么带着温度拂过我的耳边——趁我晃神,他已经摘下自己的墨镜戴在我脸上又乖乖地后退。鼻尖是他颈边跳动的娇逸气味,耳中是他片刻不停的焦急念叨“多帅呀石头你喜不喜欢……”我在心里再一次把他和猫比较。好像是这样没错,小猫咪遇见新奇之物,也会想要与它玩耍但又害怕不敢靠近,就这样急得团团转吧。

周围的世界都变得模糊不清,室内光线对这副墨镜来说未免太暗了。他的眼睛十分敏感,经常因为接触式镜片、工作环境的...


只借用设定,不上升真人。

似乎不是故事,也许没有结局。

 

---

 

 

“石头,来你戴戴我的……” 

在柔软的声音消散之前,我眼前一暗,有什么带着温度拂过我的耳边——趁我晃神,他已经摘下自己的墨镜戴在我脸上又乖乖地后退。鼻尖是他颈边跳动的娇逸气味,耳中是他片刻不停的焦急念叨“多帅呀石头你喜不喜欢……”我在心里再一次把他和猫比较。好像是这样没错,小猫咪遇见新奇之物,也会想要与它玩耍但又害怕不敢靠近,就这样急得团团转吧。

周围的世界都变得模糊不清,室内光线对这副墨镜来说未免太暗了。他的眼睛十分敏感,经常因为接触式镜片、工作环境的强光和过度的辛苦而变得怕光怕风吹;这副会让普通人觉得碍事的墨镜,却在他难以睁开眼睛的时候帮助他看清世界。就像不能与他对视的我,在这黑色的掩护下终于敢抬眼,看见他站在那里默默扬起头,对着空气露出无计可施又不甘心的笑,卧蚕亮晶晶,眼睛湿润,让人想起春日雷雨后溪流里的鹅卵石。

他在百忙中抽空来看我们排练,并不指手画脚。也许是节目组要求他来的,也许是他借机来看一眼自己心上的人——谁知道呢,毕竟直到刚才他都躲在墨镜后面,没有人能觉察他在凝视何方。我觉得胸闷,趁摄像收工的时候开门出去透风。这条走廊设计得太逼仄,催着我快步往前走。

 

年幼时我遭遇过一次暴力抢劫。那件事或许摧毁了我对世界的基本信任,很长一段时间里,乏味的人间在我眼中变成一个危机四伏的战场,相机的镜头是瞄准我的枪口,建筑的穹顶是敌人的钢盔,陌生的笑脸是下一次伤害的陷阱。那时起我开始回避思考关于自己的事,我是谁我爱什么都不重要,在这个敌意的世界里像每一个普通人一样安宁地活着才是我唯一的愿望。别人都在长大,只有我在风化。

舞蹈是我的拯救者,poppin’这东西简直就是为了治愈我而存在,在那些不与同伴游戏、不能过多思考的日子里,我的肌群就是我最好的玩具和武器。投身舞蹈时的我能从创伤的引力中逃逸,重获表达与感受的自由。但在舞蹈以外的场所,我已经越来越习惯地将自己藏起来,对世界和自己都隐身,就像握紧的拳头里层叠的掌纹。

他是将拳头掰开的手。如今我已不得不直面那些浸透了汗水的深深纹路,它在黑暗里偷偷爬满了我的掌心,用一个触目惊心的图案向我展示我自己真实的模样。其实这掌纹并不特别美丽或丑陋,只不过我已无法将它昭告天下。他来得太晚,我已不能回头,驶过的航线铺就了未来的航线,我再也不能去向那被抛在身后的灯塔,那个孤独的,永恒发出微光的,无法触及,却也不会消失的,只属于我的灯塔。人心中的波涛不论有多汹涌,假如永不得见天日,那便是是幻象和徒劳。

 

忘了从练习室出来是要去做什么,我只是在不停地走。眼前不断重复着相同的场景,这条走廊包含我曾经走过的每一条走廊,没有变化,没有出口,每一个转角都给人虚假的期待,每一个意外也是天意的设计,在来到尽头之前我已看见了尽头。

 

在这片令人绝望的白噪音里,神谕一般,他在前方的转角探出了脑袋。

“你这是要绕场几周呀,石头哥哥。”

没有退路,他整个人就在我眼前,那对卧蚕依然亮晶晶,眼睛依然湿润,我试图在精神的深海里抓住些什么,最先浮现的念头是直接对着光照那么久他眼睛会不会疼?

我赶紧摘下墨镜还给他,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冒失而后悔,他一把捏住我手指调转方向,气急地把墨镜摁回我脸上。我看见喵嘴上饱满的唇珠委屈地瘪下去,隔着墨镜的世界都变黯淡,但那双一直盯着我的乌亮的瞳仁比平日里显得更加耀眼。

第一次被他凝望时那海潮般的高歌再次升起在我的脑海,但这一回,我全神贯注,清清楚楚地听懂了他蜿蜒的唇线:

“墨镜给你戴,你可不可以看着我?”

 

 

 

脑中的声音停了。他的眼神中的急切像吸收了我混乱思绪的海绵一般膨胀起来,再眨一下就会滴出水。

我摘下眼镜,只想将他看得更明白一些。

我当你是在游戏,哪知你真的试图赠予我用以回应你的目光的武器。我当你调皮,哪知你和我一样,也怀揣着这些傻得好像女子高中生的心机般的秘密。我真是个蠢货,在你的言语里自欺欺人地逃避和自怨自艾,但既然从没真正读过你的眼睛,又如何能自以为揣测出你的心?

 

被这样一双眼睛带着爱意注视着,乃是神的礼物。我不敢与你对视,是因为我深知,这样贵重的礼物,我如何配接受。但假如,假如这是你本人的愿望,那么无论这礼物有多沉重,哪怕它将我永世禁锢,或在将我压垮的下一秒就被收回,我也毫不犹豫,张开双臂拥抱它。

 

很多年后回忆起这一天的场景,我认为即使是在被你最深切地望着的瞬间,我也并未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可是自这天以后,我的内心便被一种毫无指望的满足所占据,那座我无法触及的灯塔,那片被强行展开的掌纹,哪怕永远无人到达,哪怕永远无人紧握,都因为被你发现而有了存在的意义。

 

“不用,”我把墨镜仔细放进他手里,看着他的眼睛说。

“我喜欢没有阻隔地看你。

你放心。你不要为难。”

我不会让你为难。

 

曾在我心的水面上开过的花已无迹可寻,但在谁也无法到达的深深的水底,你筑起了一座目光的迷宫。

如今我终于有勇气投身其中。它没有一道锁,没有一扇门,却是我最深的囚笼。

 

----------------

不仅对不起二位,也很对不起看到文章的人_(´ཀ`」 ∠)_诸君对不起我尽力了 _(´ཀ`」 ∠)_

 

Syrup

我的阿桃更紧张

小石应该挺喜欢阿桃吧,唯一一个把阿桃打哭的男人,还是两次。再来一次就娶了人家吧(你够)。

小石应该挺喜欢阿桃吧,唯一一个把阿桃打哭的男人,还是两次。再来一次就娶了人家吧(你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