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石青

151.5万浏览    4292参与
阮秋秋

神也有情2

秋怡的效率很快,短短几分钟就把青江最近的时间安排好了。写好计划后,她看了看,忍不住替资本家给自己点了个赞。这个时间安排,时政别以为她虐待青江了。

“主公。”石切丸站在门口,心情看上去不是那么好。

“进来吧。”秋怡将计划表折起来随手塞进了旁边的书页里,然后拿着一支笔在指尖随意地转着,“papa,你今天怎么来我这里了?”

石切丸心里想着青江刚才的那句话,竟是没有回话。

秋怡歪了歪头,轻笑:“papa?”

“啊。十分抱歉。”石切丸抿了抿嘴唇,“我刚才失礼了,希望主公原谅。”

秋怡摆摆手,然后放下手上的笔:“这个不重要。papa,回答我的问题吧,你今天怎么突然来我这里了?”这些大佬平时没事...

秋怡的效率很快,短短几分钟就把青江最近的时间安排好了。写好计划后,她看了看,忍不住替资本家给自己点了个赞。这个时间安排,时政别以为她虐待青江了。

“主公。”石切丸站在门口,心情看上去不是那么好。

“进来吧。”秋怡将计划表折起来随手塞进了旁边的书页里,然后拿着一支笔在指尖随意地转着,“papa,你今天怎么来我这里了?”

石切丸心里想着青江刚才的那句话,竟是没有回话。

秋怡歪了歪头,轻笑:“papa?”

“啊。十分抱歉。”石切丸抿了抿嘴唇,“我刚才失礼了,希望主公原谅。”

秋怡摆摆手,然后放下手上的笔:“这个不重要。papa,回答我的问题吧,你今天怎么突然来我这里了?”这些大佬平时没事可是从不来天守阁的,哦,三日月那家伙除外。

“主公,我……我的职责是祛除灾祸……”

秋怡眨眨眼,仔细想了一下:“这个啊,我也有这个想法。太郎如今来本丸也有一段时间了,正好,今天你提这件事,我就直说了。papa,这段时间你就暂时不用出阵了,等到有虚拟伤害的活动时再出阵。至少,您要先把真剑必杀打出来吧。”

“我知道了。”

秋怡笑了笑,准备开始工作。可看到石切丸还站在原地,有些疑惑的问:“papa,还有事吗?”

“青江他……”

“你们应该好好谈谈了。”秋怡垂下眸子开始处理工作。感情这方面的事情从来就不能勉强,她也不打算插手管他俩的事。而且这次,不是青江离开石切丸,是石切丸不要青江了。

“papa,你出去吧,我要工作了。”


青江回到自己的部屋没多久,蜂须贺带着两位闺蜜过来了。

“哦呀,你们怎么来了?”青江仿佛没事人一样,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闺蜜们。

蜂须贺皱着眉头问:“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突然搬到你们刀派的部屋了?”

“我又不是三条刀派的,住在那里是不是不太好?”青江反问了一句,然后低下头摩挲着自己的金蛋蛋。

歌仙轻咳一声,坐在青江身边。

宗三淡定的说:“是因为石切丸殿下吗。”

青江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很小声地应了一声。

蜂须贺扶额:“我就知道……是因为那次的事情吗?”

“什么事?”歌仙看向蜂须贺。他突然感觉闺蜜们都知道青江的事情,只有自己不知道,这可真是不风雅啊。

蜂须贺拉着宗三坐下,看了眼青江,才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缓缓道来:“那天出阵的时间很晚,处理完时间溯行军就是午夜了。主公就决定让我们在城里休整一晚,等天亮再回来。”


青江听到讯息,有些惊奇的说:“主公你就不怕我们回不去了?”

秋怡翻了个好看的白眼:“去去去,我最近忙的要飞起,你们别给我找事啊。乖乖在那里休整,等第二天天亮了再回来。钱什么的不用担心,二姐和鲶尾身上都带了小判的。”

说完,秋怡就挂断了通讯。

蜂须贺收好镜子,拍了拍肩膀上的狐之助问:“狐之助,这附近有镇子什么的吗?”

“有的,各位大人这边来吧。”狐之助立刻跳下来,开始带路。

青江走到石切丸身边,暧昧的说:“待会万一房间不够,神剑大人要不要跟我挤一下呢~我是说单纯的睡觉哦。”

石切丸哈哈的笑着,不知道该怎么接。他来本丸的时间很早,青江来的又太晚,至今他都没想好怎么和青江说话。

找到旅店后,蜂须贺终于松了口气。因为历史修正的因素影响,这里的居民看见他们也不会起疑心。不过在外面太久了,付丧神身上的灵力可能会招惹来这个时代的坏东西。

宗三看了眼石切丸和青江,心想,就算真的碰上什么坏东西,似乎也不用怕吧。这俩人对那些东西来说,才是最可怕的。正想着,鲶尾拉着蜂须贺拿着钥匙和房牌回来了。

“只有三个房间了,不过都是双人间,我们先分配一下吧。”鲶尾笑着揽住蜂须贺的胳膊,“我就和蜂须贺先生一间啦。”

宗三看着身边几乎要睡着的小夜,伸手接过钥匙和房牌说:“我和小夜一间房。”

小夜听见自己的名字,揉了揉眼睛:“宗三尼桑?”

宗三把小夜抱起来拍了拍,然后走上楼:“晚安,各位。”

鲶尾看了看手里的钥匙和房牌,直接塞给了青江,然后挽着蜂须贺上了楼:“青江先生,晚安啦。”


蜂须贺看着青江:“所以说,你们那天晚上到底说什么了?”

青江敲了敲自己的额头:“也没说什么啊。”

宗三凉凉的瞥了他一眼:“你觉得我们信吗?”

“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歌仙泡了杯茶放在青江面前,“我们时间很充足,你慢慢说。说累了,喝杯茶后继续说。”

“……唉。”青江突然叹了口气,“就是说清楚了而已。”

蜂须贺皱起眉说:“什么说清楚了?你们之间,有什么不是早就说清楚了吗?”

青江的眼睛黯淡了下去。他苦笑着说:“他不喜欢我,对我没感觉,就是这么简单。”

其他三人怎么没料到竟然是说了这个,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为好。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青江笑了笑,“就像主公说的,相信公安相信党,相信爱情它没有好下场。其实这样也挺好,至少不会被情所伤嘛。”

歌仙无语:“你不要拿主公当挡箭牌。”

蜂须贺烦躁不已,最后直接站起身朝青江伸出了手道:“去喝酒吗?”

宗三也很赞同:“喝酒可以暂时忘记不好的事情。主公说的,借酒消愁。”

歌仙无奈的摇摇头:“真拿你们没办法啊……这次我也和你们一起去吧。”

“喝酒吗……”青江笑着将手放在蜂须贺手上,“走吧。”


四个美人喝了好长时间,最后只有还算清醒的宗三和歌仙把已经醉的不像样子的蜂须贺和青江送回了房间。

秋怡看着他俩喝成这样,气不打一处来,捂着心口差点倒下去:“你们压力大喝点酒发泄一下我能理解,但是喝成这样你们是不是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啊!”

歌仙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主公,你这样子可不风雅啊。”

秋怡两眼放空:“你觉得看到你们这样,我真的可以继续保持风雅吗?说吧,到底怎么了?”

宗三看了眼醉的不成样子的青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了出来。

“啊这……”秋怡摸了摸下巴,“原来如此啊。看来,我需要加大力度了。”

“主公?”

“我先走了,歌仙宗三,你俩先把二姐和青江带回去吧。对了,明天二姐是近侍,记得让他来我这里领新的练级计划。”


第二天,秋怡安排好夜战部队就回了天守阁,安静的等待蜂须贺来找自己。在那之前,今剑倒是先找了过来。

“主公!你可爱的小天狗来了哦!”今剑飞奔而来,张开双臂:“接住我!”

秋怡把他稳稳当当的接住,抬头敲了敲他的额头:“今剑天使,你怎么来了?”

今剑眼睛转了转,抱着秋怡的腰哼哼唧唧的撒娇:“还不是因为我那群傻弟弟。”

傻弟弟?秋怡在脑子里想了一下。三日月和鹤丸恩恩爱爱;小狐丸和鸣狐带着闺女一家三口十分幸福……秋怡心里叹了口气,拿开今剑的手:“今剑,这个我恐怕没办法帮你。”

“欸?为什么啊主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啊?”今剑抓着秋怡的手,几乎都要哭了:“主公主公,我不想失去青江那个弟媳啊。”

秋怡叹了口气,摸了摸今剑的头,认命的将自己给青江安排的计划全部告诉了今剑。

今剑听了后都震惊了:“主公,你这样会被时政误会成虐刀的。”他掰着手指说:“吃完早饭去远征,上午马当番或种地,下午出阵,吃过晚饭再去打个演练场。”

秋怡耸肩:“等我问问青江,如果他没问题,那他最近的安排差不多都是这个了。今剑天使,有改动的话我会通知你,剩下的就看他俩自己的了。这种事,我们还是不要多管比较好。”

叉燒靚仔
給朋友畫的同人誌特典/完整版應...

給朋友畫的同人誌特典/完整版應該是本宣後放出/

給朋友畫的同人誌特典/完整版應該是本宣後放出/

阮秋秋

【石青】神也有情1

回到本丸后,青江就去了天守阁。

秋怡正在焚香。她很喜欢这些华夏古代的东西,以前家里因为家庭条件没有这些东西,现在自己有钱了,自然要满足自己。

秋怡放下手上的东西,担心的问:“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就是不爱了而已。”青江撩了撩头发,“我累了,想专心练级,早点去极化然后去找我兄长,不可以吗?”

秋怡看着面前捧着茶杯笑得开心的大胁差,“你真的想好了吗?”

青江笑着点点头:“想好了哦主公。”

秋怡叹了口气,将一串钥匙拿出来交给他说:“行吧。这是你们青江刀派部屋的钥匙,东西也都在柜子里面放着。”

青江接过钥匙,安静的收好。

堀川带着粟田口的胁差双子站在门口,担忧的看着青江。最后还是青...

回到本丸后,青江就去了天守阁。

秋怡正在焚香。她很喜欢这些华夏古代的东西,以前家里因为家庭条件没有这些东西,现在自己有钱了,自然要满足自己。

秋怡放下手上的东西,担心的问:“你真的没事吗?”

“没事,就是不爱了而已。”青江撩了撩头发,“我累了,想专心练级,早点去极化然后去找我兄长,不可以吗?”

秋怡看着面前捧着茶杯笑得开心的大胁差,“你真的想好了吗?”

青江笑着点点头:“想好了哦主公。”

秋怡叹了口气,将一串钥匙拿出来交给他说:“行吧。这是你们青江刀派部屋的钥匙,东西也都在柜子里面放着。”

青江接过钥匙,安静的收好。

堀川带着粟田口的胁差双子站在门口,担忧的看着青江。最后还是青江打破这种沉静的气氛:“好啦好啦,来帮我搬行李吧,真是麻烦你们了。”

胁差们跟着青江来到了石切丸的房间,开始帮他收拾行李。今剑疑惑地看着他们,伸手抓住了青江:“弟媳妇,什么情况?”

“没什么,就是要搬去自己部屋而已。”青江露出一个笑容,“今剑先生,以后不要叫我弟媳了。”

今剑还没说话,青江就已经拿着自己的行李离开了房间。他失魂落魄的坐在那里,脑子里不断回想着弟媳刚才说的话。

难道是和自己那个弟弟闹矛盾了吗?!

今剑一跃而起,冲出房间去找石切丸。现在数珠丸阁下还没有来,必须赶紧把青江拐过来!不然等到人家兄长来了,就很难拐了!他这些个弟弟都是趁虚而入才拐回弟媳的,一定不能在石切丸这里出岔子!


青江看着今剑的身影消失在走廊转角,摇摇头没有理会。

堀川已经收拾好了青江的行李。所有衣服加起来,还塞不满一个行李箱。骨喰站在一边抱着他的被褥,看了眼房间道:“还有什么没有带上的东西吗?”

“没了。”青江拿上自己的本体,“我们走吧。”


走到自己刀派的的部屋前,青江竟有些恍惚。他故作无事将钥匙插入锁孔打开,然后看着屋内的布局,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鲶尾探着头说:“灰尘有点多了呢。”

骨喰将被褥放在干净的地方,转身出去拎了桶水过来说:“那就开始打扫吧。”

四个人齐心协力,很快就将房间打扫干净了。

“多谢你们了。”青江拿出一些糖果分给同僚们,“今天真是麻烦你们了。”

堀川拿了一颗糖放进口袋,笑着说:“没事的,您太客气了。”

鲶尾毫不客气的抓了一大把糖放进口袋,说:“青江先生,我回头给你送苹果啊。”

青江笑了:“回头再说吧。我现在要去找主公。”

骨喰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意图,开口道:“别太强迫自己。”

“放心吧。”青江挥挥手,“回见。”


秋怡正在和歌仙喝茶。

华夏拥有五千年的历史,茶道这方面更是国粹。秋怡虽然自己没学多少茶道,但不妨碍她沏茶。

歌仙很喜欢主公带回来的各种茶叶,名字风雅,味道也十分风雅。不过喝茶并不讲味道,讲究的是意境。

“主公,这次的茶是什么呢?”

“哦,是我亲戚送我家的龙井。”秋怡将茶杯递给歌仙,突然想起了一道菜:“有个菜叫龙井虾仁,我觉得我可以去查查资料然后浅浅尝试一下。”

歌仙接过茶杯,饮了一口后仔细品味了一下。还没等他品味出来,青江就出现在门外:“主公,我有些事想和你说,可以吗?”

秋怡看了眼歌仙。歌仙立刻起身收拾好面前的茶具,然后端着它们离开了天守阁。青江侧过身让歌仙离开后,自己才走进部屋,在秋怡对面落座。

“收拾好了吗?”秋怡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眼看着对面的刀剑男士。

“都收拾好了。不过,还想请主公帮最后一个忙。”青江笑了,“我想进入练级部队开始练级,早点去极化。”

秋怡看着他说:“我决定先送退退去极化,然后是博多。再然后,就要看修行道具的数量了。你能等到那个时候?”

青江点头:“我能等。”他低头用手指绕着一缕头发,“如果在那个时候你还没带回我的兄长,我就自己去找了。”

“……你这是在变相的嘲笑我非吗?”秋怡无语片刻,但还是表示自己知道了。

青江心里十分高兴,起身离开了天守阁。

在楼下,他遇到了石切丸。

“青江。”

“石切丸殿下,我还有事,借过。”

“欸……”

秋桐
占tag致歉 出一本wagni...

占tag致歉

出一本wagni的再录集,260r不包邮

占tag致歉

出一本wagni的再录集,260r不包邮

生生消难

  大概就是出征的时候青江穿越了,遇到了还作为战刀的石切丸。

  不知道啥时候能填起来,我真是挖坑大王

  大概就是出征的时候青江穿越了,遇到了还作为战刀的石切丸。

  不知道啥时候能填起来,我真是挖坑大王

Kikuji_Kk

最近刚入的刀乱,👉👈是新婶,还请同事们多多指教!前几天盼了很久的青江终于来了!是石青的小互动www

最近刚入的刀乱,👉👈是新婶,还请同事们多多指教!前几天盼了很久的青江终于来了!是石青的小互动www

白慕笙
小孩子不懂事画着玩的

小孩子不懂事画着玩的

小孩子不懂事画着玩的

急月
尝试画点漫画fu的,平平淡淡才...

尝试画点漫画fu的,平平淡淡才是真(专指右下)

尝试画点漫画fu的,平平淡淡才是真(专指右下)

阮秋秋

今剑:我也要摸摸头!

三条家的大哥想摸头怎么办?宠着啊!

木有岩融,可能因为我非?但不对啊,小狐丸我都有了,贞宗家的我也集齐了,毛利也有了,我黑吗?


这次又没打过池田屋。

带队的今剑心态并没有受到影响,可能是因为主公已经看淡了吧。但是回来之后,同为刀派兄长的一期一振一个举动,让今剑心态真的崩了。


一期一振早就等在转移装置前面了。同队的乱、五虎退和鲶尾看见兄长,急忙冲了过去,叽叽喳喳的说着战斗时候的事情。

“はいはい。”一期一振温柔的回应着弟弟们的话,时不时摸摸短刀们的头。鲶尾见状,有些不满的抗议:“一期尼你偏心!”

一期一振无奈的也摸摸胁差弟弟的头,说:“骨喰还在部屋里等你呢,赶紧去找他吧。”...

三条家的大哥想摸头怎么办?宠着啊!

木有岩融,可能因为我非?但不对啊,小狐丸我都有了,贞宗家的我也集齐了,毛利也有了,我黑吗?


这次又没打过池田屋。

带队的今剑心态并没有受到影响,可能是因为主公已经看淡了吧。但是回来之后,同为刀派兄长的一期一振一个举动,让今剑心态真的崩了。


一期一振早就等在转移装置前面了。同队的乱、五虎退和鲶尾看见兄长,急忙冲了过去,叽叽喳喳的说着战斗时候的事情。

“はいはい。”一期一振温柔的回应着弟弟们的话,时不时摸摸短刀们的头。鲶尾见状,有些不满的抗议:“一期尼你偏心!”

一期一振无奈的也摸摸胁差弟弟的头,说:“骨喰还在部屋里等你呢,赶紧去找他吧。”

鲶尾立刻眉开眼笑,发挥胁差的机动冲向了他和骨喰的房间。

小夜和小贞一到本丸就去找宗三和烛台切了。今剑看了其乐融融的粟田口一会,转身去找主公了。


今天的近侍是物吉贞宗。

“欸,今剑先生回来了呀。”物吉的笑容很灿烂,“主公去训练场了,如果要汇报出阵情况的话,可以和我说哦。”

今剑点点头:“这次出阵,大家都没受伤,但是刀装全部碎掉了。以及,这次还是没能到达王点。”说起这个今剑就肉疼,那都是金刀装啊,都是资源砸出来的啊。

物吉拿出小本本记下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转告主公的。不过大家都没受伤真是太好了。王点的事情……主公说了,并不着急,大家安全最重要。”

今剑看着物吉,准确来说是在看物吉的头发。他见过龟甲摸物吉的头,也见过一期一振摸物吉的头,看上去软软的,好想摸摸啊……

物吉注意到面前的短刀一直在看着自己,微微歪头:“今剑先生?”

“啊,抱歉。”今剑回过神,转身就跑,“我先走啦!”

物吉虽然疑惑,但也没说什么。今天他要帮主公处理文件,还是赶紧开始比较好。


今剑跑到训练场,探出脑袋看秋怡和清光安定手合。

虽然主公是可可爱爱漂亮的女孩子,但这并不影响她上战场一把长剑在时间溯行军里月下无限连飞来飞去。

本丸刚建立的时候,秋怡当着蜂须贺和爱染的面,表演了一把来自华夏的各种法术。今剑现身的时候,正巧看到秋怡长剑一挥,然后脚下出现一个紫色的法阵,两秒钟后,朝她扑来的时间溯行军就冻成了冰雕。

清光和安定也知道主公很强,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进行手合。

今剑悄咪咪的观察着。加州先生和大和守先生配合很默契,但主公直接双剑出鞘,一左一右根本不怂。

最后,秋怡手持木剑指着大和守安定的脖子,而加州清光的木刀架在秋怡脖子上。清光俏皮的眨眼:“主公,我和安定赢了哦。”

秋怡无奈:“打不过你们这对夫夫。”她看向门口,笑着问:“今剑天使,怎么了呢?”

今剑不好意思的走出来打了个招呼:“主公好呀。加州先生,大和守先生,日安。”

清光和安定笑了笑:“日安,今剑先生。”

秋怡收了剑,将摔倒在地的安定拉起来道:“你俩别偷懒,乖乖的手合。今剑,你跟我来。”

清光不满的撇嘴:“主公,我的指甲油会掉的啊。”

“回头我帮你涂。”秋怡拍了拍清光的肩膀,“不许逃番,不然三天马当番哦。”

“はいはい……”


秋怡牵着今剑的手,慢慢的走在院子里。最近小夜种的花又开了,整个本丸到处都是漂亮的花朵。

秋怡弯腰摘了一朵花,别在今剑耳边,笑着问:“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欸?”

“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在想什么事情?是出阵的时候受伤了吗?”秋怡蹲下身和今剑平视,“还是其他的什么事情呢?”

今剑想了一会,还是将一期一振经常摸小短刀们头的事情告诉了秋怡。秋怡听了若有所思:“今剑天使,你是不是想摸弟弟们的头啊?”

今剑眨眨眼,肯定的说:“对!我就是想摸弟弟们的头!”

“那好办。”秋怡转身背对着今剑,“上来。”

“主公?”

“上来,我带你去找大佬们。”

今剑欢呼雀跃的爬上秋怡的肩膀。秋怡两只手抓住今剑的腿,站起身。今剑立刻就觉得自己的视野开阔了不少,果然,个子高就是好。


秋怡的身高是170,跟太刀和大太刀们比起来并不算太高,甚至可以算矮。今剑一到她身上,身高瞬间就高了起来。虽然可能摸不到石切丸的脑袋,但可以摸到三日月和小狐丸的头了。

“主公!我们走吧!”

“坐稳了,我们走啦!”


三日月正坐在廊下喝茶,鹤丸坐在树枝上,弯腰和恋人谈天说地。他抬头就看见了带着今剑走过来的秋怡,三两下从树上翻下来蹦到三日月身边,挥手道:“哟,主公,你和今剑兄长这是干什么呢?”

三日月放下茶杯,看了过去,惊讶的说:“哦呀,今剑兄长和姬君这是在做什么呢?”

今剑迫不及待的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揉了揉三日月柔软的头发。三日月眨眨眼睛,还有些懵。

鹤丸在旁边看热闹:“嚯,吓到我了啊。”

秋怡浅笑:“今剑。”

下一秒,今剑的另一只手也落到了鹤丸头上,不轻不重的揉了两把。鹤丸的笑容当场就僵在了脸上。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三日月笑着牵起今剑的手,轻轻蹭了蹭,像只猫儿一样。完了还叫了一声“欧尼桑”。

暴击!

简直是暴击!!!

鹤丸也坏心眼的跟着叫了声欧尼桑。

今剑一脸陶醉的捏了捏幺弟和弟媳的脸,收回手对秋怡说:“主公,咱们走吧,下一个。”

秋怡无奈的笑笑:“好。”

三日月笑出声:“哈哈哈哈,姬君要好好照顾兄长大人啊。”

“那肯定的。”


小狐丸正在厨房,和鸣狐商量油豆腐要做多少才足够。哦,今天掌勺的是他俩,不奇怪了。不过他俩这组合……秋怡其实并不是很放心啊。

“兄长大人和主公?”小狐丸一抬头就看见主公带着今剑飞奔进来,还以为两人是饿了来觅食的,“是饿了吗?”

鸣狐端了一盘桂花糕走过去,肩膀上的狐狸呀呀的说:“二位大人先吃点糕点垫垫肚子吧。午饭还要等好久呢。”

“虽然糕点很不错,但我们不是特意来吃点心的哦。”今剑笑得纯洁烂漫,完美骗过面前的弟弟和弟媳。

小狐丸走过来疑惑的问:“那你们怎么来了?主公今天想下厨吗?”

秋怡摆手:“不了,我最近忙着研究新法术,没时间做饭……今剑!”

今剑立刻伸出手摸了摸小狐丸的头,感觉到毛发柔软的触感,还是没忍住一把抱住狠狠蹭了蹭。

小狐丸整个人都僵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呀呀,今剑殿下是想摸小狐丸殿下的头啊。鸣狐,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幕很眼熟啊?”

“像…一期摸退他们的头。”

今剑蹭够了,意犹未尽的松开手。秋怡笑着问:“怎么不摸啦?”

“不了不了,我们去找石切丸吧。”虽然他可能摸不到这位神刀弟弟的头,但去碰碰运气也好。

秋怡耸肩:“行吧。”

走之前,今剑伸手在鸣狐头上揉了揉,高兴的挥挥手:“弟媳再见!”

“再见。”鸣狐低下头,耳朵已经红了。


本来秋怡以为小天使肯定是摸不到石切丸的弟弟的头了,结果天都在帮忙——石切丸和青江正坐在廊下吃烤红薯呢。

“哦呀,今剑兄长怎么骑在主公身上啊?”

石切丸僵硬的抬起头,看清眼前的场景后松了口气:“差点又误会了呢,青江。”

青江笑眯眯的看着已经到了他们面前的主公,拿了个烤好的红薯剥好送到秋怡嘴边问:“主公,要尝尝吗?神剑大人亲自烤的哦。”

秋怡一口咬掉一半,然后示意今剑。今剑接收到信号,立刻伸手摸了摸石切丸的头。当然,也没落下青江。

两人突然被摸头,全部都僵在了原地。

秋怡笑眯眯的吃着嘴边的烤红薯,欣赏着石青二人的表情。

青江最先回过神,低头浅笑:“今剑兄长啊……”

石切丸无奈的笑着说:“兄长,好摸吗?”

今剑仗着这个弟弟脾气好就开始肆无忌惮了:“好摸!”

“好啦,今剑天使,我们该走了哦。我带你回天守阁吃好吃去的。”

“好耶!主公冲啊!”


摸头事件结束后,今剑就发现自己的几个弟弟一直凑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什么。不过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最近主公一直在练短刀队,他被任命队长,每天都在出阵。

好不容易结束今天的练级任务,今剑花都不飘了,累的脸都黄了。

出了转移装置,短刀们都一脸懵的看着面前全部都来了的三条家大佬,然后不约而同的看向今剑。

“兄长回来了啊,出阵有受伤吗?”三日月走过去蹲下问道,那高度正好可以让今剑踮脚摸他的头。

今剑心情颇好的摸摸三日月的头说:“放心吧,没有哦。欸,弟媳们呢?”

小狐丸走过来说:“鸣狐他们去远征了,明天才能回来。”

“那好吧。”今剑摸了摸小狐丸的头发。

石切丸一把将短刀兄长抱起来放在肩膀上说:“我们为兄长大人留了晚饭,走吧,我们回去吃饭。”

其他的短刀们目送着三条家的大佬们离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大佬们真的好宠今剑先生啊。


至于园长……

谁奶我一口让我出啊。玩半年了,一把薙刀都没有,本人已经自闭了……

酒精灯er

三千年过去了我第一次做石青饭

@夔凰 生贺

有参考,渐变映射自动上色大法

三千年过去了我第一次做石青饭

@夔凰 生贺

有参考,渐变映射自动上色大法

山河抚安

自存两张石青截图QwQ

以及感叹荒木老师真是把青江演活了😭😭

抱请评捏

自存两张石青截图QwQ

以及感叹荒木老师真是把青江演活了😭😭

抱请评捏

爱是无罪的,God

求文

  有没有那种刀剑乱舞大家看伪历史(像实锤一期三日夫妻刀啊,或其它CP,能联动平安京的就超nice),或者看英灵设子的前主啊,或者看像《当黑田长政成为审神者》这样的文的,有吗有吗?!?!CP的话见tag,我嗑cp贼多,有太太写吗?哪位大大大发慈悲!!可怜可怜,自己臭烘烘的腿肉不仅不好吃,我也写不出来啊!有大大施舍下粮吗?

  有没有那种刀剑乱舞大家看伪历史(像实锤一期三日夫妻刀啊,或其它CP,能联动平安京的就超nice),或者看英灵设子的前主啊,或者看像《当黑田长政成为审神者》这样的文的,有吗有吗?!?!CP的话见tag,我嗑cp贼多,有太太写吗?哪位大大大发慈悲!!可怜可怜,自己臭烘烘的腿肉不仅不好吃,我也写不出来啊!有大大施舍下粮吗?

生生消难

  音乐剧官方认定的cp了吧(安详)

  音乐剧官方认定的cp了吧(安详)

急月

画画花丸第二季第一集我cp快乐做法祈祷~花丸!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剧场版!!!(开始打滚)

画画花丸第二季第一集我cp快乐做法祈祷~花丸!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剧场版!!!(开始打滚)

生生消难

  想画qin眼睛来着,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qin脸颊

  有bug请无视吧😇反正我cp是真的

  想画qin眼睛来着,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qin脸颊

  有bug请无视吧😇反正我cp是真的

今天的南希回来干活了
 物品描述:一张被夹在无名笔记...

 物品描述:一张被夹在无名笔记本里,发黄但保存的很好的照片。当年拍照者留下的笔迹还算清晰。

  

  当年由于亲友的缘故也是磕过一段时间的

  ……还是很好磕,老夫老妻感

 物品描述:一张被夹在无名笔记本里,发黄但保存的很好的照片。当年拍照者留下的笔迹还算清晰。

  

  当年由于亲友的缘故也是磕过一段时间的

  ……还是很好磕,老夫老妻感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