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矿石镇

1361浏览    48参与
花悠尘

牧场物语超短篇(三)

禁止二转!

————————

双子村:

        “这两倒霉孩子是一家的吗?”女神看着山两边同时翻车的牧场主,一时有点懵。

        “衣服不一样。”一个像东方种田的,一个像西方养牛的。

        “她来的时候穿的衣服偏西方吧?所以是变成了那个养牛的?”...


禁止二转!

————————

双子村:

        “这两倒霉孩子是一家的吗?”女神看着山两边同时翻车的牧场主,一时有点懵。

        “衣服不一样。”一个像东方种田的,一个像西方养牛的。

        “她来的时候穿的衣服偏西方吧?所以是变成了那个养牛的?”

        “那是男的……”泉里的水终于淹进了女神的脑子吗?

        而且她也不是很喜欢养动物。

        去了此花村的牧场主偶尔也会去隔壁村串门,回来以后会在家门口种上几排鲜花。又过了一段时间,她开始在傍晚出门,等夜深时再拎着一串小河蟹回来。

        去了蓝铃村的牧场主跟隔壁村的马场小哥成了朋友,回家后在路边种了果树。每天都会很早就回家,又在第二天早早的出门,采下沿途的香草。

        “牧场主们最后好像都会变的很擅长厨艺啊,”女神咽下了一口草莓,“尤其擅长做自己喜欢的人爱吃的菜。”

        “她做的我都爱吃。”

        此花村的牧场主喜欢花,会做酸辣汤。

        蓝铃村的牧场主喜欢吃花,会做沙拉。

        他们都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

        “换地方吗?”

        “嗯。”

——————————————————————————

「矿石镇记忆收录:

         “我很喜欢动物,但是不太喜欢自己养。” 

         “刚养出了感情,它们就不在了。”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别怕。」

一カラ過激派

重聚礦石鎮第二彈——新舊角色對比

這次是琳跟隱藏候補們!

霍安在新版真的整個氣質都不同了呢!

重聚礦石鎮第二彈——新舊角色對比

這次是琳跟隱藏候補們!

霍安在新版真的整個氣質都不同了呢!

Esk
这次重聚矿石镇的日文攻略书有...

     这次重聚矿石镇的日文攻略书有272页,翻译量比较大,汉化组已经不准备做攻略图了,我们准备在「矿石镇的攻略百科」上更新NS版的文字版攻略内容。

    因工程量仍然较大,所以诚招各位愿意用爱发电的、有一定日语能力的小伙伴们,来和我们一起催生《牧场物语:重聚矿石镇》的汉化攻略~

招募翻译:具有N2及以上日语能力水平,有汉化组经验的优先。

招募校对:具有N1及以上日语能力水平,有汉化组经验的优先。

    有兴趣加入的小伙伴,请微博私信联系我(@矿石镇),或者发送邮件至friends@mineraltown...

     这次重聚矿石镇的日文攻略书有272页,翻译量比较大,汉化组已经不准备做攻略图了,我们准备在「矿石镇的攻略百科」上更新NS版的文字版攻略内容。

    因工程量仍然较大,所以诚招各位愿意用爱发电的、有一定日语能力的小伙伴们,来和我们一起催生《牧场物语:重聚矿石镇》的汉化攻略~

招募翻译:具有N2及以上日语能力水平,有汉化组经验的优先。

招募校对:具有N1及以上日语能力水平,有汉化组经验的优先。

    有兴趣加入的小伙伴,请微博私信联系我(@矿石镇),或者发送邮件至friends@mineraltown.net

PS:纯属用爱发电,不会为您带来任何收益。

yc
矿石镇的大佬就是霍安了,他玩猜...

矿石镇的大佬就是霍安了,他玩猜苹果游戏“故意”输给主角送了多少可高价转让的迷之花喂……结论就是,他动机不纯(。

日常对话也有:“窝这除了你都没人来”之类

矿石镇的大佬就是霍安了,他玩猜苹果游戏“故意”输给主角送了多少可高价转让的迷之花喂……结论就是,他动机不纯(。

日常对话也有:“窝这除了你都没人来”之类

Rick_就决定是你了!

(腐向慎入)我好爱矿石镇好爱格雷啊啊啊啊天哪怎么会有bl版那么好的版本!!
这个家伙太可爱了吧(捂脸)
bl版是宝藏,真的是两个男孩子亲亲呜呜呜!
这几天肝的肩膀疼,但是看到结婚真的此生无悔!!

(腐向慎入)我好爱矿石镇好爱格雷啊啊啊啊天哪怎么会有bl版那么好的版本!!
这个家伙太可爱了吧(捂脸)
bl版是宝藏,真的是两个男孩子亲亲呜呜呜!
这几天肝的肩膀疼,但是看到结婚真的此生无悔!!

yc
这画风……没表情时还好,一有表...

这画风……没表情时还好,一有表情就……

这画风……没表情时还好,一有表情就……

茶欧

【老牧场主x女神大人】环

注意:这篇文产生的契机是对女神如此平易近人的一种猜测,能出现在男主的电视机和男主玩猜大小,有人类的生日和喜好还能和男主结婚【...】 于是脑补了一个开始和结束的小故事 最后开放性结局,男主说不定就去追女神大人了

还有就是游戏的255年bug,其实我认为在失去了前代牧场主,男主进入牧场后后,女神大人把整个矿石镇的时间都冻结了,因此大家除了四季的变换完全没有时间变迁的概念 有点儿细思恐极

什么是神?

君临于人类之上,有着无穷的力量,足以庇佑人类的存在,即被称为神。

在与世隔绝着的,时光安静温和地流淌着的矿石镇里,有着一位女神。

她从不离开自己居住的泉水,只是伫立在她熟识的那一隅...

注意:这篇文产生的契机是对女神如此平易近人的一种猜测,能出现在男主的电视机和男主玩猜大小,有人类的生日和喜好还能和男主结婚【...】 于是脑补了一个开始和结束的小故事 最后开放性结局,男主说不定就去追女神大人了

还有就是游戏的255年bug,其实我认为在失去了前代牧场主,男主进入牧场后后,女神大人把整个矿石镇的时间都冻结了,因此大家除了四季的变换完全没有时间变迁的概念 有点儿细思恐极












什么是神?

君临于人类之上,有着无穷的力量,足以庇佑人类的存在,即被称为神。

在与世隔绝着的,时光安静温和地流淌着的矿石镇里,有着一位女神。

她从不离开自己居住的泉水,只是伫立在她熟识的那一隅默默地观望着人类村落。

也不知道是多久以前,或许是百年前的一天,在她由于某位镇民无心投入泉中的草药而现身警告后,人类发现了她的存在。

她所居住的泉水被称为女神泉,发现她的那一天被定为女神祭,而她被人类尊为女神,顶礼膜拜。

即使她从未为人类做过什么。

于是女神明白了,她要做的只有被人类信仰,作为一个承载信仰的载体。

神只需要存在就够了。

即使被人类感知,她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改变。因为在她的眼里,时光是无比迅速的,暮然回首间便已过去百年。

但是人类会变化。在她不知不觉中,矿石镇不断壮大,镇上新建了教堂,壁画上她的画像庄严而肃穆——她在泉水里的倒影与画像中的她完全不同。

比起原本的她,画像上更加符合人类口耳相传的女神模样。绿色的发,还有对人类投去饱含怜悯的绿色双眸。

她不知道自己和壁画上的那位女神有什么相像。

后来她明白了,人类信仰着的,是他们心目中能为他们带来丰收和喜悦的女神,并非是她。

她感到有点无奈,悲凉的无奈。

只是在不久以后有了转机。

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当她正百无聊赖地待在泉里的时候,一把斧子笔直地插入了她身旁的泥土。

就像是百年前的某一天,在她小憩的时候突然砸在她脸上的草药般令她愤怒。可能还更胜一筹。

于是她很及时地浮出了水面,攥着斧子的柄咬牙微笑:“这是你掉的吗?”

她思量如果这是看多了寓言故事想要从她这里拿走金斧和银斧的人,就直接把他吓一顿扔回家。

结果她看见站在她面前的是个呆愣的男孩,显然是被突然出现的她吓得手足无措。

“这是我的......对不起......”男孩僵硬笔直地站着,小心翼翼地向她道歉:“这是我亲手做的,我想把它进献给您。”

她有些无语地看了看做工粗糙,连斧刃也不锋利的斧子,但又不好向小孩子发脾气,只能将斧子递给他,丢下一句下不为例就重新回到了泉水中。

然后第二天,她就被突然砸到头上的猫薄荷糊了一脸。

她气的从泉水中跳出,警告小心翼翼地捧着花束的男孩:“如果再扔东西到我家里,我就把你扔到后山。”

男孩尴尬地摸了摸后脑勺,将怀里的花束塞到了她的怀中,离开了。

她只得抱着花束回到泉里。沾染着晶莹露珠的月泪草散发着清香。芬芳的气味使得她甚至没有办法向男孩发火。

第三天,男孩开始敲泉边的鹅卵石。

她忍耐了许久,最终还是被咚咚咚的响声烦到现身,浮在男孩的面前质问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和您玩。”

她听见男孩细如蚊呐的声音,无奈地挥了挥手:“找别人玩去,镇里又不止你一个小孩子。”

“可是赛巴拉要学习锻冶,艾莲又不喜欢到外面走动,没有人和我玩。”

她看着由于紧张而满面通红的男孩,叹了口气。

“那么玩什么。”

“猜大小。”

男孩的双眼由于兴奋而波光闪动,就像是夏天的女神泉那样漂亮。

她初次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男孩每天都会跑到女神泉和她玩猜大小的游戏,似乎这个游戏他永远也玩不腻。在他从男孩长成少年前一直如此。

她知道少年家经营着一个牧场,空闲的时间少之又少。但即便如此,他一直坚持着每天去女神泉的日程。

她问过他原因,他只是笑笑说因为习惯。

少年有时候会将他种植的农产品带给她,坐在女神泉边跟她谈论村里的一些繁琐的事情,八卦如赛巴拉和艾莲相恋了,镇里新搬来一个年轻的牧场主穆奇之类的。

她很认真地聆听他以为她不知道的事情,却没有告诉他其实这些小八卦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像她也没有告诉过青年,很多事情是无可奈何的一样——赛巴拉和艾莲最后没有在一起。

因此青年告诉她这件事的时候,她并没有太过震惊,她活了百年,见过太多类似的事情。

她心血来潮问青年为何不早点结婚,青年只是敷衍地说他对结婚没有兴趣,比起结婚不如做侍奉神的使者。

她明确表示不相信,面对青年涨红的脸笑的灿烂。

不过等到青年变成了中年人,与他同龄的人的孩子都长大能打酱油了,渐渐衰老的他还是单身。

他保持着长久以来的习惯,还是会抽出时间到女神泉旁去陪伴她。如同他向她许诺的那样,做侍奉神的使者。

他将人类一辈子为数不多的时间都献给了她。

她半开玩笑地问他:“你想要永生吗?”

作为陪伴孤独的神的代价,她愿意给予他永恒的生命。

他笑着说:“不愿意。”

意料之外的回答,她不禁追问。

“人类的生命正是因为有限度才精彩。”他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向美丽的女神诉说着原因:“在有限的时间里创造无限,这才是活着的意义。”

她似懂非懂地目送着他远去,与夕阳融为一体。

春秋交替。时间在她的眼中还是快速地如同辗转的风车般未曾停歇。

他老了,蓄了长长的白色胡须,背也弓起,走起路来步履蹒跚。

她干脆将他购买的电视机和她联系在了一起,避免他为了与她见面而走过崎岖的道路,这样对他的身体不好。

直到她好几天都没有等到他打开电视机。

她违背了自己百年以来的规矩,急匆匆地闯入了他的牧场。却发现他早已卧病在床。

“你想要永生吗?”

就像她一样,永远不会死亡,百年来从不改变。

能够一直这样陪伴着她。

他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艰难地挥了挥苍老的手——他已经不能发出声音了。

于是她握住了他的手,静静地看着他停止了呼吸。

就算是强大的神也有着做不了的事情。

在他死后,她才终于明白,原来她更加需要他。忍受了百年寂寞的,孤独的女神,却已经不再习惯寂寞的日子。

他出生于春8日。他最喜欢吃的是草莓。他会由于新开的花或是牧场的作物而欣喜万分。

于是矿石镇的女神和他一样。





又是一个晴天。她坐在泉水里仰望天空,朵朵白云点缀在蔚蓝之上,遥远却又美丽。

一株月泪草掉在了她的脸上,她气急败坏地浮上了水面。

“对不起......”棕发的青年尴尬地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她,看着他的眼睛,她忽然失语。

“谢谢你给我的礼物,我很喜欢。”她最后只丢下了这一句话。

名为ナット
欢迎光临! 兰酱太太太可爱了?...

欢迎光临!

兰酱太太太可爱了😭😭😭😭

欢迎光临!

兰酱太太太可爱了😭😭😭😭

一カラ過激派

牧場物語——礦石鎮重制版

童年回憶不可能不畫的…太令人懷念了

牧場物語——礦石鎮重制版

童年回憶不可能不畫的…太令人懷念了

茶欧
依旧朋友投喂,我爱yoru桑童...

依旧朋友投喂,我爱yoru桑
童年男神格雷x我ԅ(¯ㅂ¯ԅ)

依旧朋友投喂,我爱yoru桑
童年男神格雷x我ԅ(¯ㅂ¯ԅ)

衍氧

牧场乙女

※ooc预警
 ※矿石镇版本
 ※有些是已交往设定

【总目录】 

人很少,意味不明连标题都想不到orz。
 ——————————

【格雷】

河水没结冰的时候只能去泉边矿石场了。
 你要和我一起去?
 嘛不是说不行……(拉帽)你的牧场怎么办呢?啊,已经委托了小矮人?
 (呼气)好吧,今天也算难得我们都空闲下来了。
 你说要让我看到泉水里的女神?(笑)你还真是可爱呢,给我讲这样的玩笑话。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格雷有没有看到女神。》

【多特】

星期三我就会到圣母山找草药了。
 你也好奇那条被巨石堵住的路吗?巴基...

※ooc预警
 ※矿石镇版本
 ※有些是已交往设定

【总目录】 

人很少,意味不明连标题都想不到orz。
 ——————————


【格雷】

河水没结冰的时候只能去泉边矿石场了。
 你要和我一起去?
 嘛不是说不行……(拉帽)你的牧场怎么办呢?啊,已经委托了小矮人?
 (呼气)好吧,今天也算难得我们都空闲下来了。
 你说要让我看到泉水里的女神?(笑)你还真是可爱呢,给我讲这样的玩笑话。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格雷有没有看到女神。》




【多特】

星期三我就会到圣母山找草药了。
 你也好奇那条被巨石堵住的路吗?巴基尔也许去过。
 是这样啊…你也进去过了,里面有一株松蘑。
 (滴汗)原本我还担心你一个人经营牧场太辛苦撑不住,毕竟是个女孩子。没想到你把巨石都砸开了。
 你认为我们的均衡营养用餐和新型药剂占很大功劳吗?(欢心)果然你也这样想。
 要是我们未来的孩子也这么觉得就好了。
 …?不,我不是想让他试吃这些药(滴汗)而且,这不算『遭罪』的程度吧。




【卡特】
 (为什么不可以攻略神父啊(等等

你来得正好,要听我说话吗?不过有点长哦。
 ——
   👉听
       不听
 ——
 是这样的……
 男主人公来到了小镇上
 等来了女主人公
 可惜他们之中只有一个能说话
 另一个只能看到
 他们就这样错过了。。。。。
 怎么样?
 如果我告诉你,这两个人就是你和我,你肯定不相信。
 是这样的……



【魔王】
 (还记得《我亲爱的公主》吗)

「我虽然是屏幕那一边的人
     但好歹也是个『魔王』
     为什么会觉得我对你无可奈何呢?
     很多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难
     比如有朝一日  你来到我的北之国
     我会以最高礼遇
     迎你回来」

茶欧
多年以前的老图,我爱这对!我吃...

多年以前的老图,我爱这对!我吃死他们的cp!

源自神秘友人

多年以前的老图,我爱这对!我吃死他们的cp!

源自神秘友人

茶欧
前言:其实是初中时期有发在矿石...

前言:其实是初中时期有发在矿石镇贴吧的文
是大修了之后才放上来的|・ω・`)
顺便一提克莱尔这个名字是官方给出的女主名哦
人的感情是复杂的嘛,想表达出矿石镇的温馨还有大家纯纯的感情什么的……所以就这样写了
如果有雷百合情节的就别看了,琳对克莱尔是有爱情成分在的

【主琳→克莱尔】恍若隔世

我在旅馆二楼的隔间里挽起好友金黄色的长发,用心地替她编起了麻花辫。尔后我捧起那根辫子,将它绕成了一团,旁边插上了我专程在清晨时分去女神泉采摘的用于点缀的猫薄荷,这是她最爱的花。

视线停留在她露出的雪白的脖颈上仅仅一会儿,我便赶紧移开了视线,抬头望向面前的镜子。

镜子里映照出的我和她。一个穿着和平时相同的牛仔...

前言:其实是初中时期有发在矿石镇贴吧的文
是大修了之后才放上来的|・ω・`)
顺便一提克莱尔这个名字是官方给出的女主名哦
人的感情是复杂的嘛,想表达出矿石镇的温馨还有大家纯纯的感情什么的……所以就这样写了
如果有雷百合情节的就别看了,琳对克莱尔是有爱情成分在的

【主琳→克莱尔】恍若隔世

我在旅馆二楼的隔间里挽起好友金黄色的长发,用心地替她编起了麻花辫。尔后我捧起那根辫子,将它绕成了一团,旁边插上了我专程在清晨时分去女神泉采摘的用于点缀的猫薄荷,这是她最爱的花。

视线停留在她露出的雪白的脖颈上仅仅一会儿,我便赶紧移开了视线,抬头望向面前的镜子。

镜子里映照出的我和她。一个穿着和平时相同的牛仔连体裤,呆呆地望着镜子里的两个人,却有些不知所措——那是我,一个身披婚纱,因为幸福而微笑着,连脸颊都泛着淡淡的红——那是她。

今天,是我的好朋友克莱尔结婚的日子。

将有幸成为她丈夫的男人是锻冶屋的格雷,他祖父开的锻冶屋离克莱尔经营的牧场还挺近。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但又有近水楼台先得月,据好事的玛娜阿姨无意间透露,还是克莱尔主动向格雷求的婚。

……完全不甘心啊!被别人抢走了最喜欢的人,却什么都不能做还只能默默地祝福什么的,简直就是烂俗小说里才有的剧情,说到底肯定还是格雷那家伙的错。

我还在愤愤不平地盘算着怎么给格雷使点小绊子才能解心头之恨,克莱尔的轻声呼唤却把我拽回了现实。我的挚友偏着头,珍珠耳坠轻轻晃动,淡蓝色的像是宝石一样的眸底仿佛沉着细碎的光,本就清秀的脸庞此时更是精致。果然,当新娘是一个女人最美的时候。

“我这样真的好看吗?”她摸了摸脖子:“平常都是披着头发的,这样扎起头发有点不习惯,也不知道格雷会不会喜欢。”

“放心啦,格雷绝对会喜欢的,我都嫉妒了!”我将脸靠在她的肩上,故意提高了音量:“没有骗你哦!我不会说谎的!”

我突然打消了刚才想要找格雷麻烦的幼稚想法,倒是羡慕起能够娶到克莱尔的格雷了。

将时间倒带到去年的三月。

毕竟寒冬才刚离去,因此把春天衬托得格外美好,淡黄的花在风中轻轻摇曳,温暖的阳光照在后山的湖面上,我和珀布利一起站在草地上,边呼吸着新鲜空气,边叽叽喳喳地聊着新听到的事儿。

就是在这时,珀布利告诉了我,小镇上荒废已久的牧场新到了一位牧场主。

我很小的时候曾经到那个牧场去玩过,记得牧场的主人是个非常非常慈祥的老爷爷,他会摸着我的头问我想吃什么东西,然后像变戏法儿一样满足我仿佛无底洞一般的胃。

只是老爷爷没有妻子儿女,在他逝世后,镇长决定拍卖他的牧场。其实这是个很正常的决议,不过镇上的人意见颇多,也许是老爷爷为人实在太好,让所有镇民都尊敬他的缘故吧,大家不肯让外人接管他倾注心血的牧场。

镇长没有办法,只能说没有新的牧场主,那牧场就会面临荒废,老爷爷绝对不会愿意看到自己辛苦打理了一辈子的牧场落得一片荒芜的结局。

于是没有人再有意见了。

牧场曾经来过很多人,但他们看了这近乎破败的牧场后就再也不肯留下。克莱尔也是这样提着包风风火火地来到了这个镇,但她选择了留下。她开朗随和,看上去柔弱却又比谁都坚强,很快就博得了大家的好感。不过一年,她就和几乎镇上的所有人,甚至是一年只停留一个夏季的海之家店主凯都搞好了关系。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和她相遇的那天,她站在女神泉边,大老远地就向我和珀布利打招呼的模样,她身后背着的小包鼓鼓囊囊的,手上也沾了很多泥土,明显是才干完活就又跑到后山采集山货,红通通的脸上洋溢着非常灿烂的笑容。

应该就是那一天吧,我对这样的她“一见钟情”了。

克莱尔似乎无时无刻不是忙碌的,我经常看见她以非常快的速度奔跑在路上,只是当碰到格雷的时候,她会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有时是巧克力,有时是矿石,而格雷总是会淡定的接过,对她说声谢谢后,默默目送飞快跑走的她的背影。也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想法。

虽然不知道这闷葫芦能有什么想法,但我对克莱尔的想法是明白了八九分了的。毕竟我经常留宿在她家晚上盖着被子一起天南地北的胡扯,自然能套出很多小秘密。

毕竟女孩子最常谈论的事情逃不过恋爱话题,克莱尔提起次数最多的男孩子有两个,一个是格雷,另外一个是克里夫。

克莱尔对格雷的评价很高,但涉及到克里夫的时候总是明里暗里地暗示我:“克里夫明明是个内向的人,和你却很谈得来,琳你喜欢他吗?”

我每次都是笑笑搪塞过去。

但在某一天的晚上,她忽然认真地看着我的脸说:“真希望我们能够一起出嫁。”

即便感觉有些反常,我也还是没有多问,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几天后克莱尔告诉我她和格雷将要结婚的时候,我真的没有过于震惊。

格雷并不是没有回应克莱尔,感谢祭专程跑去送给她的曲奇和一起度过的星夜祭足以可以证明他对她也是怀有爱情的。    

我就是感觉不爽。

这个镇上和克莱尔最先认识,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人是我,而且闺蜜可是比对象还要亲近的人呢。

也不知道克莱尔结婚,有了孩子之后还有没有时间和我一起聊天一起玩儿了。

可能几十年后的矿石镇,我们这些曾经的青春美少女会取代安娜、沙夏她们几个阿姨叭。

仅仅是想象就背后发寒,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我结婚那天能是个什么样子,不过我很想看克莱尔穿婚纱,这也是我的梦想之一。

克莱尔和我就举行什么样的婚礼在旅馆门口讨论了大半天,最后路过的神父卡特在听了半天后幽幽表述了自己的意见:“有教堂办个西式婚礼还是很不错的。”一锤定音。

我叹口气说可惜克莱尔你嫁的人不是我。

克莱尔茫然地说那你当我的伴娘好了?我们就可以一起走红地毯了。

当我拉着克莱尔的手和她一起走到教堂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着了。

不得不说卡特虽然作为镇上唯一的神父很有声望,但作为司仪还是很嫩,捧着写了结婚誓词的小本本都念得结结巴巴,我看着都急死了,甚至都有过冲上去把他一拳打下来自己顶上的想法,不过转念一想这样拖沓也不错,何必让克莱尔这么快就属于别人呢。

婚礼还是进行到了最关键的亲吻,格雷像是为了掩饰尴尬一般,压了压黑色的帽子,托起克莱尔的脸亲吻她。我在看到这一幕时有些慌张,四处张望了一下,只得向一旁捂住弟弟双眼自己却把眼睛睁得溜圆的艾丽学习,用手糊上了离我最近的小朋友梅,还捂错了部位——梅事后问我为什么要在格雷哥哥吃克莱尔姐姐的嘴巴时捂住她的嘴巴。

一吻结束,克莱尔握起格雷的手,两人相视而笑,我尴尬地低头看着地板,新打过蜡的地板上一滴一滴的小水珠慢慢滴落。

我是激动到喜极而泣了吗?不过现在又有谁会注意到我呢?就这样尽情地哭也没关系吧。

最后一个环节是扔捧花,克莱尔看着她面前几个眼里射出如同狼一般光芒的少女,闭上眼狠狠心,将捧花往人群里一扔就重新挽起了格雷的手臂。像慢动作回放一样,捧花直直地飞进了我的怀里。

克莱尔你绝对是故意的!不用看我就能感受到背后的几股怨气,甚至能猜到分别都是谁的。

想结婚就自己去努力呀,光靠这种不科学的东西是没有实现梦想的可能的!

我很阴暗地想,是不是我早几步买到了青之羽毛就没有格雷那家伙什么事了。

但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如果呢?还不如想如果我是男性就好了。

时光荏苒,又是一个夏季,我蹲在地上锲而不舍地拽着牧场里种植的菠萝叶子,她正在教五岁的女儿如何照顾动物,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在蓄意破坏她的牧场。

卡莲和艾丽早已都分别结婚了,连比我小的珀布利也毅然决然地跟着海之家的店主凯私奔了,回家的时候他们的孩子都一岁了。毕竟成了亲家,里克和凯的关系也有好转,起码不会一见面就大吵特吵。

现在镇上没有结婚的女孩子只有我和玛丽了。

玛丽很早以前就明确表示她爱书发自内心,决定这辈子只陪着书过,我还吐槽说是不是她觉醒了什么奇怪的思想难道是决定和书结婚了吗?

但玛丽这种状态也很好,她写的小说十分畅销,有自己作为活力源泉的事儿,那有没有人依靠也无所谓吧。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之后,我带着一些吃的走进教堂探望克里夫,刚一进门就看见神父带着慈父般的笑容指着克里夫。

“琳,克里夫有话对你说。”

我傻傻地拎着小篮子看着克里夫朝我走过来,那一瞬间世界变得非常吵闹,他说了什么我都不知道,之后也记不清发生什么了。似乎他很开心,神父也很开心。

“现在你也要结婚了,那就只剩玛丽了。”

是吗?我也有结婚的一天?

因为有“结了婚的女性不能当伴娘”这种说法,所以玛丽自然而然地成为了我的伴娘,克莱尔则负起了帮我化妆的责任。认识这么久,我第一次知道她的化妆技术之烂——我对着镜子看了半天愣是没有看出镜子里有着烈焰红唇的人是谁。怪不得整天不化妆就到处跑。

现在的卡特身经百战,对主持婚礼已经熟练到了可以把誓词倒背如流的地步,用好像是赶着下一场的劲头,噼里啪啦一通狂念。

对面的克里夫看起来很帅,也比平常温柔。在戒指套在我的手上那刻我都完全没有从发呆的状态中回过神,直到卡特提高音量兴奋地宣布新郎亲吻新娘。

看他那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以后到我家吃饭我给他免费加点料。

透过克里夫的肩膀,我看见微笑的克莱尔和格雷,感觉好像一切都在重演。

很是奇妙的心情。我悄悄地冲克莱尔眨了眨眼,也不知道她倒底有没有注意到。

窗外,月泪草和三色花正在悄悄盛开。




图来自神秘友人

HK
是今天画的童年记忆(?这一对真...

是今天画的童年记忆(?
这一对真是太可爱了
人设记不住所以...衣服画错了SORRY
然后臆想的这对小情侣出去采药的场景?

是今天画的童年记忆(?
这一对真是太可爱了
人设记不住所以...衣服画错了SORRY
然后臆想的这对小情侣出去采药的场景?

封尘

朋友委托的图,心血来潮就画在一起了

原本是只想画画朋友的图而已,但其实前阵子爱上画牧场物语的同人图

就把两个角色画在一起了~


画的还不是很道位就请见谅了...

至於我玩的矿石镇女版,基本上都取名叫雪音


关于矿石镇,最近也写了不少同人(但大多以片段为主)

汇整好的话会PO上来^^

原本是只想画画朋友的图而已,但其实前阵子爱上画牧场物语的同人图

就把两个角色画在一起了~



画的还不是很道位就请见谅了...

至於我玩的矿石镇女版,基本上都取名叫雪音


关于矿石镇,最近也写了不少同人(但大多以片段为主)

汇整好的话会PO上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