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码字好累

100浏览    7参与
是染染鸭(๑•́ωก̀๑)

【昱超】《惊!学生会会长与大一新生一见如故》

是论坛体呦!

请结合上一篇食用哦(´-ω-`) 


1L

我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


2L

我也……


3L

+1


4L

看来大家都是


5L

所以楼主呢


6L

不会又是标题党吧……


7L   楼主

哎,来了来了


8L

楼主来了


9L

所以是怎么回事


10L

等等...学生会会长?


11L

是我想的那位?


12L

???


13L

额,是蔡程昱会长吗?


14L

Bingo!


15L

!!!!


16L...

是论坛体呦!

请结合上一篇食用哦(´-ω-`) 









1L

我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


2L

我也……


3L

+1


4L

看来大家都是


5L

所以楼主呢


6L

不会又是标题党吧……


7L   楼主

哎,来了来了


8L

楼主来了


9L

所以是怎么回事


10L

等等...学生会会长?


11L

是我想的那位?


12L

???


13L

额,是蔡程昱会长吗?


14L

Bingo!


15L

!!!!


16L

额,那大一的那位是...?


17L

对啊,大一新生刚来报道


18L

所以是谁啊是谁啊


19L

楼主快说!!!


20L   楼主

这个嘛...嘿嘿


21L

????


22L

求求别吊孩子了……


23L   楼主

好啦好啦,是张超啦


24L

????谁?


25L

?!?!?!?!


26L

张超?!


27L

我感受到了ls的震惊


28L   黄皮耗子

实不相瞒,我也很震惊


29L

不懂就问,张超是...?


30L

ls断网了吧 


31L

张超是这届大一的新生


32L

而且是这届的高考第一!!!


33L

而且人也超级好看ww


34L

有图咩⊙▽⊙


35L

呐~

36L

wwww好好看


37L

好漂亮的小哥哥ww


38L

?ls公然泥塑(狗头)


39L

而且学习还这么好QwQ


40L

我宣布这是我老公


41L   高贵王子

ls你在想peach


42L

滋醒你


43L

这一看就是我们得不到的男孩子


44L

额,我们的楼歪了……


45L

楼主楼主!快回来说瓜啊


46L

在呢在呢,我也在吸颜,好好看ww


47L

话说楼主这个瓜有保证吗


48L

就是啊,不会是楼主你看错了吧


49L   楼主

怎么可能?帅哥我是不可能认错的

                       【图】


50L   红糖麻花

哇哦


51L

!!!!!


52L

楼主这是什么时候拍到的!


53L

楼主你好棒!


54L   楼主

嘿嘿,其实是今天下午学生会开完会,我有东西拉在会议室了。结果刚走到拐角就看到这一幕。


55L

我好酸QwQ


56L

额,所以他们认识吗


57L

他们什么关系啊……


58L

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59L

ls的想法一点新意都没有


60L

emmm


61L

在下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62L

哦?


63L

kdlxx!


64L   红糖麻花

???


65L   黄皮耗子

kdlxx!!!


66L

y1s1,的确……


67L

好兄弟谁会这样抱啊啊啊啊


68L

就是哎


69L

而且会长哭的好惨啊……


70L   高贵王子

?我哭的这么凶吗


71L

?!ls是?


72L   高贵王子

我是你们高贵的会长


73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74L

看到活的会长了!!!!!


75L   红糖麻花

原来你也在看啊


76L   黄皮耗子

我自己磕我的cp?


77L

!!!!!!!


78L

ls几位都是……?


79L   红糖麻花

我是你们的副会长方书剑


80L    黄皮耗子

我是你们帅气的黄子弘凡学长


81L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2L

ls你吵到我的眼睛了


83L   楼主

三位竟然都在的吗(我好慌)


84L   高贵王子

一直都在( ̄▽ ̄)


85L

所以会长能给我们揭晓一下答案吗


86L    高贵王子

这个嘛……


87L   高贵王子

图里确实有一位是我……另一位嘛……


88L

!!!!


89L   高贵王子

是你们的会长夫人^_^


90L

!!!!!!!!!!


91L

??????????


92L

?!?!?!?!?!


93L

我去……


94L

妈妈,我搞到真的了!!!!!!


95L    黄皮耗子

这是你们会长暗恋了5年的暗恋对象🙄


96L   红糖麻花


97L    高贵王子


98L   楼主

所以会长追到了吗!!!!


99L   高贵王子

还没有……


100L

会长加油!!!!


101L

gkdgkd!!!


102L   高贵王子

我会加快速度的(*'v'*)


103L

wwww!!!


104L

会长加油加油!!!


105L

会长加油追!!!


106L    楼主

好啦,那就让会长慢慢追人吧,我封楼啦(´∀`)



(此帖已封)




这是上一篇掉落的彩蛋哦(´-ω-`)

终于码完了(╥ω╥`)

我好菜,才写了一百多楼

希望大家看的开心呀(>v<)





爱你们呦(〃▽〃)啵








是染染鸭(๑•́ωก̀๑)

【昱超】一直喜欢你

昱超,有小凡高提及。


“哥哥!哥哥!张超哥哥!”


张超正在屋里写作业,听到外边有人带着哭腔喊着。


张超走出房间,到门口打开门,看见蔡程昱站在门口。


浑身被淋湿的蔡程昱像一颗无助的小白菜,眼里还含着泪。


“张超哥哥,我……我爸妈吵架了,我...我害怕,就跑了……”

蔡程昱一边哭一边说。


张超心里一阵疼,拉着蔡程昱的手进了屋。


关上门,蹲下来紧紧抱住蔡程昱。


“别怕别怕,哥哥在这里。”


“嗯...呜呜”


“好,乖,不哭了昂”


张超拿了张纸巾给蔡程昱擦眼泪。


“你浑身湿透了,先跟哥哥去洗澡好不好”...


昱超,有小凡高提及。






“哥哥!哥哥!张超哥哥!”


张超正在屋里写作业,听到外边有人带着哭腔喊着。


张超走出房间,到门口打开门,看见蔡程昱站在门口。


浑身被淋湿的蔡程昱像一颗无助的小白菜,眼里还含着泪。



“张超哥哥,我……我爸妈吵架了,我...我害怕,就跑了……”

蔡程昱一边哭一边说。


张超心里一阵疼,拉着蔡程昱的手进了屋。


关上门,蹲下来紧紧抱住蔡程昱。



“别怕别怕,哥哥在这里。”


“嗯...呜呜”


“好,乖,不哭了昂”


张超拿了张纸巾给蔡程昱擦眼泪。


“你浑身湿透了,先跟哥哥去洗澡好不好”





张超走进浴室,打开淋浴头,试了下水温,然后给澡盆里注满了水。


“你洗吧,我去给你拿衣服和浴巾。”



张超回屋打开衣柜,找出了去年的衣服。


旧衣服被张超洗干净,整齐的叠在一起,放在衣柜的下层。


张超抱着衣服和浴巾回到浴室,见蔡程昱还在门口站着。


“你怎么不去洗澡呀?”


“害怕…一个人…”


“那哥哥陪着你洗好不好?”


“好”




被淋湿的脏衣服堆在一边,蔡程昱背对着张超坐在浴盆里,从小白菜变成了油爆虾。


张超没在意,一边给蔡程昱洗头一边说。


“外面还在下大雨,我父母今晚不回来,你回去也危险,我也不放心,今晚先在我家睡吧,我让我父母给你爸妈说一声。”


过了半天,蔡程昱小小应了一声“好”






张超屋里


蔡程昱穿着张超的睡衣缩在自己的被子里。



“哥哥,哥哥”


“嗯?”


“你睡着了吗”


“没……”


“我...能不能和你一起睡?”


“……行吧”


蔡程昱得到允许,飞快的钻进了张超的被子里。

张超翻过身,把蔡程昱搂到怀里。


轻轻摸了摸他的背。

“睡吧”





自从在张超家里成功住了一宿后,蔡程昱几乎每天都去张超家。


“哥哥”


“哥哥”


“张超哥哥”


“超儿哥哥”


“哥哥”


“蔡程昱你给我闭嘴。”









到了初中,俩人同校。


蔡程昱因为上学早的原因比张超高了一级。

但俩人还是每天一起上下学。




一日放学,张超在蔡程昱班门口等他放学。


过了一会,人陆陆续续出来了。


张超探头往班里看,正准备喊人。

“菜...”


突然看见教室后面。


蔡程昱和一个女生。




“我……真的很喜欢你”


“谢谢,但是对不起”


“能给我一个理由吗”


“我有喜欢的人了”




张超愣住了。

他的小白菜长大了。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自己其他的一些想法。

不该有的想法。





张超慌不择路的跑了。


到家时还是喘的。


他用冷水洗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

慢慢的背靠着门滑坐在地上。

暗暗的指责自己。









背后传来一阵敲门声,蔡程昱慌张的声音传了进来。


“超儿超儿,你在里面吗!”


“……”


“超儿!!!”


“……别叫了,我在”


“超儿...你让我进去好不好”


“……”


“超儿...”


“你回去吧菜菜”


“哥哥……”


“回去吧”


“好吧……”


蔡程昱委屈的走了。

张超听着蔡程昱越来越远的脚步声,低下头。

将脸埋在膝盖间。



张超从得知消息到离开,始终没有告诉蔡程昱。
















M大大一报道日。


“哎,大热天还得来给社团帮忙招人”

黄子弘凡绝望的扇着扇子说。


“没办法啊,社长说今年社团招人就靠咱们了”


“啊,又热又晒,我都快被晒黑了...”

蔡程昱正准备回怼一句,突然看见一个人拉着行李走过。


“哎,黄子,你看那人是咱们系的吗?”


“啊?感觉没见过,应该是新生吧”


“哦”


“怎么了”


“...没事”




下午学生会开会,蔡程昱在会议室里翻新生资料。


正翻着,蔡程昱突然停了下来。


“张...张超?”


“谁啊?”

方书剑凑了过来。



“哦这个人啊,新一届的高考第一而且长的也超好看,他一会也来”


蔡程昱下意识紧张的捏住了纸。








“大家好,我叫张超。”

蔡程昱人直接傻了。


方书剑在桌子底下掐了他一把。


“发什么呆?开会呢。”


“哦...哦”


蔡程昱站起来,盯着张超,面带微笑。


“欢迎大家来到M大,我是学生会主席蔡程昱。”







散会后。

方书剑:“蔡程昱你刚刚发什么呆呢...哎,你去哪?”




“张超!张超,你给我站住!”


张超停下脚步,看着飞奔而来的蔡程昱。


“会长还有什么事吗?”


蔡程昱看着张超,委屈的说

“超儿你一定要这样吗”


“菜菜...”


张超看着蔡程昱,眼睛有些发涩。


“超儿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张超伸出手,搂过蔡程昱,抱着他把下巴放到他的肩膀上。

摸了摸他的背。


“对不起菜菜”


蔡程昱抱着张超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好了不哭了,我回来了”








蔡程昱双眼有些发肿的回到了寝室。


方书剑和黄子弘凡满脸复杂的看着他。


“蔡程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我们坦白”

黄子弘凡向他举起手机。



《惊!学生会会长与大一新生一见如故》 




一个小时后。


黄子弘凡:“我理一下思路”


“就是说这个新来的,大一的,高考全校第一,长的贼好看的张超是原来雨天收留你,每天一起上学,一起吃饭,关系甚好但是最后不告而别但是你心心念念了五年天天跟我们谈起的邻居哥哥?”


蔡程昱:额,是的。


方书剑:“而且你的暗恋对象其实就是他对吧。”


蔡程昱:...是。



小白菜抱住自己:再见到他我真的好开心好开心。


方书剑和黄子弘凡对视了一眼。


“你是不是想追他?”


小白菜又变成了油爆虾:.........…………是




方书剑:“那你就去啊,是男人就上!”


黄子弘凡:“就是,不要怂。兄弟我来帮你打探情报!”


菜:?怎么说?


黄:这个嘛,说来话长……


方书剑毫不犹豫的打断他:缩成一句话


“其实和张超同寝室的高杨是我男朋友。”


“?!黄子弘凡你脱单了都不告诉我们!”


方书剑抄起一个枕头向黄子弘凡砸过去,蔡程昱扑向黄子弘凡。


“别跑!过来挨揍!”


“擅自脱离组织是要接受惩罚的!”


“哎哎哎,大哥们我错了!”




微信

黄:羊儿,帮我个忙QAQ

羊:?

黄:帮我问问张超有对象没呗

羊:……黄子弘凡你想干什么

黄:别误会啊羊儿QAQ,是菜菜想追张超,我帮他问问超有没有对象。

羊:好吧

羊:超说他没有

黄:好滴,谢谢羊儿(。・ω・。)ノ♡




黄子弘凡抬起头

“蔡程昱你有机会了”





高杨看向张超,此人正把自己缩成一团窝在被子里。


“超,虽然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我觉得菜菜看见你还是很开心的”


“……”


“我觉得你还是把话说开了好”


“……”


“如果你真的讨厌他刚刚让我回你有对象不就行了”


“我不能再骗他了……”


“其实你还是爱他的对不对”代纬探出一个脑袋。


“……可是先丢下他的人明明是我”


“所以”高杨说,“这一次,不要再伤害他了。”
















又是一个雨天。


“完了,没带伞。”张超想。




“超儿!”


“菜菜?”


“雨好大啊……超儿你带伞了吗”


“没有……”


“巧了我也没”


“我还以为你带了呢,白高兴一场”


“唔……那咱们先去图书馆吧,等雨停了咱们再走?”


“行,走吧”





两人并肩走在玻璃长廊下面。


“超儿”


“嗯?”


“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去你家找你那天”


“嗯”


“那天也是这么大的雨,我爸妈当时吵得可凶了,我特别害怕,就去找你了”


“你不怕我把你拐走卖了吗”


“不怕!”


“为什么啊”


“我知道超儿最喜欢我了,才不会舍得把我卖掉!”


“自恋狂啊你”


“嘿嘿”


张超以为蔡程昱会在说些什么,但是他沉默了。


两人听着雨声,相对无言的走到了图书馆门口。



“?怎么停下来了菜菜?”


“超儿,我一直有一个问题”


“你问”


“超儿你原来最喜欢我了对不对”


“……”


“所以我想问……”


张超突然意识到蔡程昱想说什么,匆忙跑进图书馆,蔡程昱紧跟着追了上去。


慌乱的脚步声打破了图书馆的安静。



张超跑到一排书架后面停下了脚步,蔡程昱趁机追了上去。

将张超堵在墙面和自己之间。


张超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人已经从小时候的小小一只长到比自己还高了。



“超儿,你跑什么,我的问题还没问完”

在图书馆里,男高音讲声音压低了说。


“你……问就...问,离我这么...近干什么......”


“为了防止你再丢下我跑了呀,这样我就真的找不到你了”


“我...是因为……”

张超有点心虚的解释。


“当年因为什么已经不重要了,超儿”


“我只想知道现在,”


蔡程昱贴在张超耳边说。

“超儿现在还喜欢我吗”



窗外的雨轻轻敲打着图书馆的窗户。









“喜欢”


“超儿你再说一遍?!”


“张超……一直很喜欢蔡程昱”


蔡程昱愣愣的看着张超。


“蔡程昱你……唔!”


蔡程昱对着张超淡粉色的唇吻了上去。


蔡程昱看着张超的眼睛。


先是震惊,然后……看到了一丝感动和喜悦。


蔡程昱伸出手遮住了张超的眼睛。


窗外的雨还在下。









待两人走出图书馆时,雨已经小了。


张超正准备给代玮打电话,看着蔡程昱从包里拿出了一把伞。


“?蔡程昱你原来有伞啊?!”


“那个超儿你听我解释...”


“你早就有预谋了是吧?!”


“哎,超儿你不能对你男朋友下手这么狠!”


“蔡程昱你给我把嘴闭上!”


“哎,哎,哥哥饶命!”


“蔡程昱!”





天慢慢的放晴了。





终于码完了🙃

这是我的第一篇昱超!

嘿嘿,链接打不开的呦(´-ω-`)

这个论坛体已经在写啦!

也许不久后就会掉落哦


染染想要红心蓝手和评论(〃▽〃)啵






是染染鸭(๑•́ωก̀๑)

游戏直播实录(上)

现背,疫情期间。

俩人都窝在杭州。


4人游戏直播,黑体是弹幕~


“李向哲”

“?”

“晚上陪我打游戏吧”

“嗯?为什突然想让我陪你打游戏?”

“你看你闲着也是闲着”

“唔...有什么奖励吗”

“...”

“比如,今天晚上...?”


龚子棋没说话,但是耳朵尖慢慢变红了。

李向哲看着喜欢的不行,抱到怀里低头亲他。

“好啦,陪你打。但是今天晚上不准熬夜,好不好?”

龚子棋轻轻推了推他。

“…好”


晚上九点。

乐:“大家晚上好呀”


“晚上好”

“???”

“晚上好啊!”

不是说今天不直播了吗?”

“乐乐我来了”...

现背,疫情期间。

俩人都窝在杭州。


4人游戏直播,黑体是弹幕~





“李向哲”

“?”

“晚上陪我打游戏吧”

“嗯?为什突然想让我陪你打游戏?”

“你看你闲着也是闲着”

“唔...有什么奖励吗”

“...”

“比如,今天晚上...?”



龚子棋没说话,但是耳朵尖慢慢变红了。

李向哲看着喜欢的不行,抱到怀里低头亲他。

“好啦,陪你打。但是今天晚上不准熬夜,好不好?”

龚子棋轻轻推了推他。

“…好”




晚上九点。

乐:“大家晚上好呀”


“晚上好”

“???”

“晚上好啊!”

不是说今天不直播了吗?”

“乐乐我来了”

呜呜呜,我竟然赶上直播了

“晚上好呀~”

“今天都有谁啊”


丁:“晚上好啊。是啊,本来今天都不打算直播的,龚子棋非要我开直播。”

7:“......”

乐:“不过今天晚上有一位新朋友,等下大家可以猜一下~”

哲:“额,大家晚上好啊”


“哦?是新朋友吗?”

“等等...”

“这熟悉的口音”

“标准的南普...我怀疑是李总”

“前面的我怀疑你内涵李总并掌握了证据!”

“我觉得就是李总...”

“我也觉得是”

“李总!!!”


哲:“哈哈哈,看来你们都猜出来了”

7:“就是李向哲,今天拉他来一起打游戏”


“啊啊啊!李总!”

“李总”

“大哲!”

“李总竟然来了”

“hhhh,李总的南普”

“南宁人民感到十分亲切并且想笑”


哲:“...”

丁:“嘿嘿嘿,今天我们来打一款新游戏”

乐:“不过我们已经打了一下午了”

7:“等下你们不要害怕”


“???”

“你们要干什么?”

“怂...”

“我开始慌了”

“这大晚上的...”

“我...我一个人在家...”

“QAQ”

“其实我怀疑他们胆子比咱们还小...”

“我也...”


(游戏开始)


丁:“好,我看到你们了”

乐:“我也看到了”

7:“来来来,大家把枪捡一下”

乐:“咱们是要干什么?”

7:“唔……我看看...哦,咱们是要去找一个水晶管类似于疫苗的东西”

乐:“先走着!找小去朋友”


(四个人开始摸黑走)


7:“你们把手电筒关上,不然会引来怪”

      “蹲下走!蹲下走就没有脚步声了!”

       “你们把手电筒关上啊!不然怪就来打你了”

哲:“额,其实没事,这会没怪”

乐:“怎么这么黑...我有点怕”

丁:“我也害怕”

7:“来来来,大家一起走”

       “都别走散啊”

       “李向哲呢?人呢?”

哲:“我在你后面”


“?”

“是我的错觉吗”

“今天g7话好多...”

“我觉得77有点怕”

“他怕了他怕了他怕了”


乐:“我去,我看到那边好多人”

7:“是不是要打怪了?”

丁:“是的吧”

7:“咱人齐吗”

       “来来来,先集合一下”

        “?还少一个?”

        “李向哲呢?李向哲!”

        “李向哲你快回来啊!!!”


“hhhhhhhhhhhhhhhhhhhh”

“三人一个比一个怂”

“77不要怕”

“李总快回来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个人要被吓死了”

“g7怕了”


哲:“我回来了,打吧”

丁:“来了来了!!!”

乐:“干他!!!”

7:“干他干他!!!”



(打怪后)



7:“我去,你们刚刚谁打了我?!”

丁:“额,刚刚有个怪打的你”

7:“不对,我刚刚在前面打怪,你们在后面一顿乱扫”

乐:“子棋你真是被怪打倒的...”

7:“(不依不挠ing)”


“hhhhhhhhhh”

“黑道甜心在线暴躁”

“77不要怕”

“队友无辜背锅”

“守护甜心!!!”

“奥利给!!!!”


哲:“额,子棋你真是被怪打倒的,刚刚有个怪伸了个触角把你打倒了”

7:“...哦”

乐and丁:“???”



(解密环节)



乐:“?这是个啥”

丁:“啥?让我看看”

7:“让我看看!”

哲:“...”

乐:“我觉得咱们好傻啊”

丁:“特别像小时候看表哥打游戏的那种”


“hhhhhhhhhh”

“让我康康~”

“让我康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让我康康hhhh”


7:“这好像是一个解密的...”

       “我来解吧”


    (77解密ing...)


哲:“你们有没有人想跟我去探险?”

丁:“我跟你去!”

乐:“我也去!!!”


          (77仍在认真解密中)


过了一会,三人激情打怪中。


7:“????”

       “人呢?”

       “喂喂喂,你们去哪了”

        “啊啊啊啊,你们回来啊”

        “李向哲!!!!”

        “你回来啊李向哲!!!”


“hhhhhhh”

“你们快回去救77”

“守护甜心!!!”

“不是,为啥只叫李总?”

“大概因为只有李总会打吧”

“77太难了hhhh”

“我好想笑hhhhh”


哲:“好啦,我回来了”

7:“李向哲QAQ”

乐and丁:“...(惹)”


“李总好温柔QwQ”

“黑糖甜心实锤!!!”

“惹”

“???”


7:“你们刚刚都走了,就留我一个人解密”

       “突然五个怪过来打我”

        “我一个人解决的!”

        “你们真应该看看刚才那一幕”

        “什么叫真正的大腿!!!”


“列害”

“列害”

“77求夸”

“鼓掌鼓掌”

“鼓掌”


哲:“子棋很棒”


“???”

“我仿佛听到了一丝倪端...”

李总好宠

“李总真的好温柔”

???

“我突然想惹...”


丁:“...”

乐:“咳,子棋你解密解开了吗”

7:“还没,可能需要一个什么东西”

哲:“那继续去前面找吧”


(过了一个门)


乐:“走这上面吧”

7:“我觉得走下面”

丁:“上面吧”

哲:“额,根据生活经验,我觉得不能跟着子棋走...因为他经常把我带到一些非常奇怪的地方...”

7:“哼,既然你这样,我要独享下面的资源了。”


“????”

“根据生活经验?”

“生活经验?”

“原来路痴是可以带到游戏中的吗?”

“???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想知道...”

“经常????”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惹...”


丁:“这两条路应该差不多吧”

哲:“嗯,是一样的”

乐:“到了,子棋,你在哪啊?”

7:“我在你们下面”

乐:“哦~你在我们下面啊~懂了~”


“????”

“开始了”

“车?”

“开始了开始了”

“疑车有据”

“他又开始了”


哲:“...”

丁:“子棋我们来找你了”

7:“嗯,我看到你们了”













根据0223的游戏直播改编(`・ω・´)ノ

没看的小伙伴们要快去看哦(´-ω-`)

应该很快会把下码出来~



染染想要小蓝手小红心和评论|・ω・`)

爱你们呦(〃▽〃)啵


江尚北

[湛澄] 请和我于红尘里相爱一场

你眼前的我是红尘万丈。

我眼里的你是化外一方。

若,你跳得出去,且安心做你的和尚,

我只记取你当初的模样:

白衣胜雪,才冠三梁。

若,跳不出去,亲爱的,

请和我于红尘里相爱一场。

醉笑陪君三万场。

不诉离殇。...


你眼前的我是红尘万丈。

我眼里的你是化外一方。

若,你跳得出去,且安心做你的和尚,

我只记取你当初的模样:

白衣胜雪,才冠三梁。

若,跳不出去,亲爱的,

请和我于红尘里相爱一场。

醉笑陪君三万场。

不诉离殇。

                                                  ——白落梅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江澄踩着春天的尾巴,携着自己的书童,出门踏青。

要说京城这地儿,咱江小王爷已经玩腻了,他此番是奔着江南去的。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江澄打小就听说江南美,今儿他终于得偿所愿,去了这江南水乡。

 

“这便是姑苏城?”江澄看这热闹的集市,压着眼底的兴奋问身后的江易。

江易牵着马回道:“是呀,公子。咱到姑苏了。”

小贩吆喝的起劲,江澄买下两串糖葫芦,递给江易一串,“咱们要在这待几天?”

“计划是一个礼拜,公子赶了一天路也累了吧,已经安排好客栈了,要不先去歇息歇息?”

江澄点点头,示意江易带路。

他们从桥上走,江澄顺着河水望去竟看不到尽头,两岸的柳树垂下,青软的柳条压碎了水镜,星星波澜惊了一处野鸭。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江澄面上带着笑意,对这景色颇为满意。江易惯会察言观色,道:“这是倾淼江,姑苏的文人墨客大都喜欢在这处小聚。”

“哦?你懂得倒是怪多。”

江易憨厚的笑了:“害,这不是让夫人给逼的嘛,虽然小的没来过江南,但论地名特色我的记得滚瓜烂熟了。”

小王爷挑眉,咬下一颗红彤彤的山楂,漫不经心的看了江易一眼:“阿娘倒是有心了。不过江易,我们是出来游玩的,我知道阿娘让你看着我,但没必要事事都向阿娘汇报,明白吗?”

江易低头答应,心里却隐隐担忧。

哎,小少爷离了京城,现下没了束缚,希望别闹出什么乱子来。

 

忽然传来一声惊呼,江澄应声望去,瞧见两个姑娘用帕子敛着嘴,眸中放光的盯着某处道:“忘机禅师?快看!那可是忘机师父?”

“忘机大师,哪呢哪呢?”

“哎哎哎,别挤啊!”

“前面的也太高了,让我看看!”

“操,谁把老子的鞋踩掉了?!”

一时间人群就像是煮沸的开水,吵吵嚷嚷都朝桥边涌去。

江澄被这场面吓了一跳,不留神间自己已经被挤到了里处,隔着人海他看见突破众围的江易站在一块空地上冲他喊话。

人太多了,江澄实在出不去,于是对自家书童摆摆手,让他去桥对面等着。

待江易离开后,江澄叹息一声,无奈转过身来,跟着百姓们,看看这忘机禅师到底是哪里的大罗神仙。

江澄扫了扫水面,并没有见到有船的影子,心里疑惑,问身边的姑娘:“忘机大师是何人?在何处呢?”

姑娘回了个看乡巴佬的眼神给他,但随后又解释道:“忘机禅师乃出家人,在云深寺里修行,道法高深,心地善良。”她话一顿,脸上染上一抹红晕又道:“而且忘机师父他玉树临风,很是英俊。”

江澄咂舌,看来这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


他对这俊俏的高僧有了几分兴趣,四下张望着这忘机的身影。

“在那,在那!”这姑娘兴奋地指了指。

江澄顺着看过去,只见帘幕一般的柳条下,伸出一只葱白纤长的手来,如玉般的手指轻轻一挑,拨开了氤氲似的柳丝。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莫名的江澄脑中浮现出这句话来,呸呸呸,他连忙把这想法甩到脑后,暗道这厮真是个妖僧。

一叶扁舟缓缓驶出,舟上的人也现了出来,剑眉轻扬,眸似沉墨,高挺的鼻梁,微抿的红唇。他腕上挂着一串佛珠,身着一席月白衫,端坐在船头,恍若亘古的青松,霎时万籁无声。

桥上静默一息,而后又沸腾起来,江澄撇了撇这些花痴的群众,心里略略嫌弃,但又不得不承认这忘机长得是真好看。

啧,他又把目光投到了忘机身上,小声嘀咕道:不过是个和尚,还招来这么大阵仗,果真是妖僧。

忘机像是有感似的,视线向这游走过来。

浅色的眸中与江澄突的对上,江澄的心猛的一颤,赶紧错开,不敢与他再对视。

忘机的眼睛好似无底深渊,却有又穿透人心的光芒,即使只有那么几秒,也叫江澄心神一震。


小舟越来越近,江澄堪堪瞥了一眼,良久,他又道了一声,妖僧。


—————————

儒雅和尚湛×顽皮王爷澄

本来想一下写完,但我又没耐心了,自己在心里爽完了,就不想动笔了(>﹏<)


奶猫澄今天可能不更了,抱歉抱歉<(_ _)>


开 学 即 去 世

【长得俊】非正式爱情

part6

  

·年龄差6岁,17橘×23柚

·收养梗

·撞梗致歉

·勿上升 

  

  见君笑颜,明朗一生。

  


  

  那天之后,两人都默契地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似乎生活还是生活,林彦俊更加努力念书,而尤长靖也在好好工作,可林彦俊明显感觉到他们的关系好像不能回到原来肆无忌惮的样子了,虽然尤长靖的确于他而言是长辈。

  可能是会撒娇的长辈吧。

  今天晚上布置了很多张卷子,写完的时候抬头看钟已经十二点过半了,尤长靖还没回来。晚饭都是他自己从冰箱拿了速冻饺子解决的。

  今天很反常,尤长靖很少会有夜不归宿的时候,至少是现在还没回来。除了五...

part6

  

·年龄差6岁,17橘×23柚

·收养梗

·撞梗致歉

·勿上升 

  

  见君笑颜,明朗一生。

  


  

  那天之后,两人都默契地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似乎生活还是生活,林彦俊更加努力念书,而尤长靖也在好好工作,可林彦俊明显感觉到他们的关系好像不能回到原来肆无忌惮的样子了,虽然尤长靖的确于他而言是长辈。

  可能是会撒娇的长辈吧。

  今天晚上布置了很多张卷子,写完的时候抬头看钟已经十二点过半了,尤长靖还没回来。晚饭都是他自己从冰箱拿了速冻饺子解决的。

  今天很反常,尤长靖很少会有夜不归宿的时候,至少是现在还没回来。除了五个小时前的一通电话就没有消息了,林彦俊连澡都还没洗,从阳台探头看向楼下。思来想去还是打了一通电话,电话拨出去的时候他想了很多。

  尤长靖是成年人了,他的私生活我管不了。

  他说过今晚要聚餐,让我早点睡的。

  我现在没有资格管他,我现在连独立都不行。

  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他怎么还不回来。

  

  “喂——你是谁呀…”那头的人在电话快要结束的时候接通了,本就甜蜜的嗓音有些憨憨地带着一点醉意,“我好困噢…”

  “尤长靖。”

  “唔…彦俊啊,你还不睡觉噢,明天还要上课诶!”尤长靖听出了他的声音,迷迷糊糊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诶你干嘛……喂,您是尤总的朋友吗?”

  “…我是,尤长靖他怎么了?”林彦俊其实很想把对面这个人抓来送一拐,这人谁啊。

  “呃,请问您能来接尤总一下吗,他好像喝醉了,助理今天请假没有来,我不知道尤总住在哪。”

  “地址报给我。”

  

  尤长靖在跨越了半个城市的大饭店里,林彦俊没有车,也没有驾照,头疼。幸好打车软件里还有夜猫子等着顾客上门,不然尤长靖可能就要麻烦那位先生送回来了。出门的时候从抽屉里抓了几张一百,心里琢磨着车费应该是够的,给司机报好位置林彦俊才感到困意突袭。

  强打着困意给老师发了个发烧了请假一天,觉得明天他应该是能睡一天的。车子停靠好的时候林彦俊几乎要睡过去了,先抓了张钱给司机说让他等等一会就出来,推开车门下了车。

  深夜的冷风吹得他清醒了许多,出门的时候随便套了件黑色外套,初秋的衣物好像抵挡不了深秋的寒了。找到那人说的包间推门而入的时候,林彦俊才发觉不敲门好像不是很礼貌。

  十几双眼睛都看向了门口,场面好像有点尴尬,林彦俊见有两个人蹲在喝醉的尤长靖旁边喝他说话,尤长靖看见他进来也愣住了。

  “…打扰了。”林彦俊憋了半天不知道该回什么,满脑子只剩下打扰了。

  “彦俊,你怎么来啦?”尤长靖甜甜的嗓音打破了尴尬,尤长靖喝得有点找不着北,公司那几个老狐狸趁今天聚餐死命灌他酒,于是酒量本来就不够的小可爱显露了出来,众人都惊于他们总经理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是尤总的朋友啊!”

  “是来接老板的吧快进来快进来!”

  “要不要坐下一起喝几口?”

  ……

  “谢谢,不用了。”

  默默盯了一下桌子上一打又一打的啤酒喝几个空的红酒瓶,以前他叛逆的时候这些都是家常便饭,现在看到尤长靖,忽然又想到他瞪着自己气鼓鼓的样子,喝酒,不OK。

  “尤长靖你怎么喝这么多酒。”林彦俊走到尤长靖面前蹲下,旁边的王琳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尤长靖,缩了缩脖子拉着陈立农跑回餐桌。桌上吃饭的人也都醉翁之意不在酒,边喝着酒边往这边偷瞄。

  “我没有啦,都是他们灌我,我本来是来吃饭的噢。”尤长靖冲他眨眨眼睛,又因为醉醺醺而微微眯起,可爱地笑了笑,“助理他都不来送我回家噢,你的饭都没人煮。”

  “有速冻饺子。”林彦俊想把他从沙发上牵起来,那人却软软地又陷进去了。

  “我是被种在土里的小萝卜。”

  林彦俊好像听到自己的笑声,又好像没有,回头看向饭桌上的人,都在匆匆收回遗留的目光。

  把人一捞拎了起来,那人却勾住了自己的脖颈,打得林彦俊一个措手不及,手停在半空中,半晌才发出声音,“那小萝卜要不要回家?”

  “要。”尤长靖说完就迷迷糊糊闭上眼睛,环着他的脖颈,埋在他的胸前,睡着了。

  淦。

  尤长靖不是你让我好好考虑到底是什么感情吗,你是死命要我觉得这是爱情吧。

  在众人奇怪的目光里和大家又说了一遍打扰了,林彦俊才抱着半梦半醒的尤长靖扬长而去,所幸司机小哥并没有开走,不然林彦俊觉得会和尤长靖露宿街头。

  

  

  到家楼下的时候好像家家户户都关了灯,城市里的确喧嚣如白昼,但尤长靖喜静,所以住的小区会离市中心远一些,林彦俊觉得这样的环境的确是极舒适的。按了大门的密码进了楼梯,听着关门的声音尤长靖好像醒来了一些。

  “林彦俊…”

  “嗯?”

  “嘿嘿…小萝卜被你摘回家了哦…”

  “……”林彦俊觉得今晚就应该早点睡觉。

  


腐爛桃子

【自創】未來 [短篇]

*文筆渣注意
*常理神馬的能吃嗎(・ω・)
*雷者請自重

桃子的廢話:
嗯...這篇可以當作普通的超中二科幻文來看(因為是交給學校老師的www)也可以當作耽美文來看,其實只有少許曖昧的感覺而已(因為這是我趕功課的動力www)所以對大部分人來說應該可以安心食用吧( ´ ▽ ` )ノ
希望你們會喜歡(^ω^)

by 放暑假放high了的桃子

p.s. 題目和名字甚麼的就不要計較啦~

p.p.s 桃子可是一隻學渣...不要問我為神馬植物吸那麼多鈉也能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而且我已經把此文設定為中二科幻文了,常理神馬的拋棄掉就好了(≧∇≦)

↪️以上皆接受者歡迎往下拉喔~

中午灼熱的太陽狠狠地照射在市區裡...

*文筆渣注意
*常理神馬的能吃嗎(・ω・)
*雷者請自重

桃子的廢話:
嗯...這篇可以當作普通的超中二科幻文來看(因為是交給學校老師的www)也可以當作耽美文來看,其實只有少許曖昧的感覺而已(因為這是我趕功課的動力www)所以對大部分人來說應該可以安心食用吧( ´ ▽ ` )ノ
希望你們會喜歡(^ω^)

by 放暑假放high了的桃子

p.s. 題目和名字甚麼的就不要計較啦~

p.p.s 桃子可是一隻學渣...不要問我為神馬植物吸那麼多鈉也能快快樂樂地生活下去...而且我已經把此文設定為中二科幻文了,常理神馬的拋棄掉就好了(≧∇≦)

↪️以上皆接受者歡迎往下拉喔~

中午灼熱的太陽狠狠地照射在市區裡的大廈上,正確來說應該是依附在一堆頹垣敗瓦上的藤蔓植物。

它們正肆意地享受著陽光浴,連接著綠葉的莖部異常地粗壯,有力地纏繞在石柱,一直向天空伸上去,延伸至混凝土下的根貪婪地吸取著珍貴的地下水資源。

忽然銀光一閃,上半部連著枝葉的莖部和下半部穩固的莖部分離,成了兩截。一名大概二十歲的青年舔了一下刀上殘餘的植物液體,好看的眉頭皺了一下,伸出手按著另一名戴著眼鏡的青年準備掏出水瓶的手,直直地看著他眼裡的失望搖了搖頭。

「鈉的比例還是太高嗎?」戴著眼鏡的青年重重地嘆了口氣,無力地把水瓶放回袋子裡,伸了一根手指頭抺了一滴莖部的汁液,放進口裡吸吮,眉頭狠狠地皺了起來。「這也太鹹了吧!良你的反應怎麼這麼冷淡啊?」

被稱為良的少年用刀把豐盛的綠葉和粗長的莖部切成件,放進自己的背包裡,再用衣服抹一下刀片,接著就把刀放回鞘裡。

「雖然這種藤蔓吸水力很強,可是地下水都混進了海水,根本找不到能夠供人體飲用的水。不過莖部有水份,還可以當蔬果來充饑,就帶這些回...喂!透!我說過不可以在石堆上跑吧?很危險的,走慢些!」

透已經背著良跳下石堆,朝另一座大廈走過去。良趕緊跳下石堆,跑在透的後頭,跟著他走進了那棟只有四面牆和葉子作遮蔽的大廈。他們坐到一塊不會被紫外線直接照射到的石頭上休息,迫不及待地脫掉身上用作保護皮膚的頭巾、長袖衣服和內衣,露出古銅色的上半身,讓皮膚有一絲喘息的機會。

「今天的陽光感覺好像沒那麼刺眼呢,難道臭氧層再次重生,替我們擋掉了一些紫外光嗎?」透拿下眼鏡,從包裡拿出一塊手帕,擦乾淨鏡片上的污垢,微笑享受著「室內」稍涼的空氣。

「當然不是,只是現在已經是所謂的立秋了,所以才會變涼。臭氧層已經是過去式了,你就別總是這麼懷舊了。」良說著,又掏出另一條手帕替透抹走額上的汗珠。

「良總是喜歡道出令人掃興的事實來。」透噘起了嘴,從眼角瞟了良一眼。透站了起來,把用過的兩條手帕晾在一條細長的藤上,直接暴露於太陽光下。

「趕緊穿好衣服回去吧,要不然遲了一天半天,那群麻煩鬼又要鬧了。」良說著站起來,穿回全副武裝,拿著行裝站到一面牆的缺口前,等著透穿戴整齊,一同從缺口鑽了出去,往「家」的方向走去。

「哇!良哥和透哥回來啦!你們快出來!」一個坐在哨站上的男孩看到兩個模糊的身影後,扭頭向著被綠色植物圍著的禮堂大喊。

當良和透走到禮堂前的一片空地時,有幾十個十五歲以下的小朋友衝了出來,熱情地迎接他們,圍在他們身邊團團轉。坐在哨站上負責通風報信的小男孩從不遠處跑過來問:「老大們這回出遊給我們帶回了甚麼好東西呢?」其他小孩們也在和議,想要看一下他們這次的戰果。

「你們這群貪吃鬼就知道吃,我倆才剛回來,連一句問好也沒收到呢...」透忍俊不禁,笑罵著這群餓鬼。

「良哥好,透哥好,辛苦們了!」小孩們也很機靈地補回漏掉的禮節。「那麼現在能讓我們看一下戰利品嗎?」剛才的小男孩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一下他們那鼓鼓的包裡究竟裝了些甚麼。

「別的小孩也沒有小健你那麼好事,就你這麼八卦!」良笑著,不斷揉著小健那塊因長期缺水和暴曬而枯黑的臉頰,一手就抱起了他過輕的瘦弱身軀,走向禮堂的內部。

「先進去再看吧,不要在室外那麼辛苦。」透亦帶著一群小孩走到了禮堂的台前,把良和自己的包放在台上,把拿到的戰利品放出來。良把小健放到地上,然後把頭巾和長袖衣服脫掉,上身只剩一件濕透的殘舊緊身背心,突顯出精壯的身軀。

透也脫掉了頭巾和保護衣物,上半身只剩一件發黃的T-shirt,雖然身體也很結實,但是與良的比較之下,透的身體則顯得瘦弱。透彷彿獲得了解放,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小軒,快過來幫望把這些東西晾起來吧。」透喊了一個大概十六歲而且身高比同齡人高出不少的少年來,把種類繁多的食品晾在通風的地方。

「透哥!這幾隻是狐貍嗎?」小軒雙眼發亮,手上提著幾條狐貍的尾巴,望著透那雙掩不住開心的眼睛,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個令人興奮的可能性,小心翼翼地問:「那即是找到飲用水了嗎?」其他小孩也靜了下來,帶著期待的心情等待著答案。

「嗯,雖然還沒找到正確的位置,不過基本上也確定所在的地區了。等浩和輝回來休息一會兒後,小軒你就和我們一起出發,仔細搜尋一下水源。」透話音一落,全場已經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

「是!很感謝您們給與我這個機會,我會努力的!」小軒聽到決定後興奮不已,和小孩們圍在一旁接受他們的祝福。

當所有人都沉醉在歡快的氛圍時,良卻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問小健:「你知道倩兒在哪裡嗎?」良的目光橫掃了全場,都找不到小女孩的身影。

「她兩天前就撐不住了,我們那天的晚餐就已經解決了她,剩下的骨頭還在內庭曬乾。怎麼了嗎?」小健抬起頭,以天真無瑕的大眼睛望著良,雖然他的眼睛曾閃過一絲可惜,但很快就回復正常了。

「是嗎?她還叫我回來的時候替她帶一塊鹽結晶回來,不過現在也沒有用了吧?你要嗎?給你好了。」良從包裡取出一塊透明中帶白點的結晶體,遞到小健的面前。

「我才不會要這種隨處都能撿到的廢物。不過我聽說倩兒好像在砌甚麼似的,不如我們去她的房間裡看看吧!」小健拖著良的手,帶他到倩兒的房間去。

他們走過一列用鐵板圍出來的房間,打開了其中一扇門,一開門就看到地上有一句由結晶排成的句子。

『謝謝...』後面還有一個未完成的『您』字。

「喔,在砌字嗎?」良的眉頭皺了起來,脣角無奈地向上翹。「算了,我們趕緊收拾一下這間房間,好讓下一個人能盡快搬進來。」良把地上的結晶收拾好,放進自己的包裡,小健把桌上的雜物抱在懷裡,兩人一同走出了房間。

黃昏時候,良走到內庭,把已經氧化的骨頭提到某處大葉的蔭影下,用石磨慢慢把它們磨成幼細的粉末,然後又把包裡的鹽結晶磨成粉。

「怎麼了?進來吃飯了。」透走到良的身邊,看著他手上的工作。透還興致滿滿地想要介紹一下今晚豐盛的晚餐時,瞟到了良身旁的一堆白色粉末和另一堆完整的鹽結晶,眼睛裡的光彩隨即暗了下來,換上了傷感和可惜。透靜靜地坐在了良的身旁,默默地看著他正在進行的工作,乖乖地等待著他。

良終於把全部鹽結晶和骨頭磨成粉,他站起來拿起那一盆由兩種粉末混合而成的白粉,緩緩地把它們灑在空地上。

「嗯,進去吧!早點吃完晚飯就早點回房間休息吧!」良把所有粉末都灑掉,他微笑著,轉過身走到透的身邊,把他從地上拉起來。

「嗯!走吧!」透向良回以一個放鬆的微笑,月光照在眼鏡上閃閃發亮,他濕潤的雙眼同時載著黑夜裡燦爛無比的星辰。

他倆一同走進禮堂,為著明天的生活作好準備。

後記:
嗯...我也不清楚這篇算不算是有勵志成份的一篇文...不過沒關係啦(・ω・)ノ
很感謝你們能看完整篇文章(≧∇≦)歡迎提出意見喔~~這樣桃子才能繼續成長,寫出更好看的文章來(^ω^)
桃子現在要滾回去做數學暑期功課了(´Д` )下次再見囉( ´ ▽ ` )ノ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