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砂糖

18.2万浏览    2256参与
天书

原神2.7手残低练玩家深渊11-3摆烂现状。

图三是自己做的原图,欢迎拿去玩~

标签里的角色是我老婆(

原神2.7手残低练玩家深渊11-3摆烂现状。

图三是自己做的原图,欢迎拿去玩~

标签里的角色是我老婆(

暗灰色

第十六章 集合

  “唔……”安柏缓缓站起身,拍打掉身上的灰尘,并喊着砂糖的名字。


  砂糖也在旁边回应了,幸运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受伤。


  安柏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柏,这里就是那位冒险家受困的位置了。”砂糖确认了现在的位置,然后指着一个不远处一个小小的洞口,说:“之前我所说那个洞口,就在那个方向,但是不清楚具体通向那里。”


  “那我们快点跟过去吧,如果他再遇到危险就遭了。”


  安柏很是担心,遗迹底层的危险程度远远超乎她的预料。遍地的陷阱和机关、大量处于休眠状态的遗迹守卫和随时可能坍塌的破损遗迹为救援任务造成了巨大阻碍,甚至一度将她自己都......

  “唔……”安柏缓缓站起身,拍打掉身上的灰尘,并喊着砂糖的名字。


  砂糖也在旁边回应了,幸运的是,两个人都没有受伤。


  安柏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危险,这才松了一口气。


  “安柏,这里就是那位冒险家受困的位置了。”砂糖确认了现在的位置,然后指着一个不远处一个小小的洞口,说:“之前我所说那个洞口,就在那个方向,但是不清楚具体通向那里。”


  “那我们快点跟过去吧,如果他再遇到危险就遭了。”


  安柏很是担心,遗迹底层的危险程度远远超乎她的预料。遍地的陷阱和机关、大量处于休眠状态的遗迹守卫和随时可能坍塌的破损遗迹为救援任务造成了巨大阻碍,甚至一度将她自己都卷入了危机中。她也不由自责起自己的判断失误,不该仅仅只是和砂糖一起深入遗迹,而应该果断前往望风山地寻求尤拉的帮助。


  两个人进入小小的洞口,穿过狭窄的通道,到达了千风神殿遗迹底层的最深处,这里矗立着数量庞大的巨型石柱,上面刻满了图腾和印记,并散发着古老而又神秘的气息。


  两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惊讶与好奇,她们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人,又出于什么原因,在千风神殿的地下建造了这个规模宏大,结构复杂的巨型遗迹,而这些石柱上雕刻的图腾,是否会是遗迹建造者留下的信息?


  “砂糖,这里有脚印。”安柏蹲身体观察着地面,并示意砂糖也注意这里。


  “嗯,脚印还很新鲜,可以确定就是那名冒险家留下的。”


  脚印比较明显,而且两个的间隔并不是很长,所以能够大致推测那名冒险家被没有被追逐,所以应该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既然这样,安柏和砂糖也没有太过于着急,而是跟着脚印不缓不慢的跟过去,想要为了可能突然发生的变故保存体力。


  不久之后,两个人走到了一个阶梯旁边。


  “原来这里也有一个通往遗迹底层的楼梯,但是由于上面被巨石挡住,并没有被发现。”


  正如砂糖所说,遗迹底层确实存在着两个连通上层的阶梯,它们分别被建立在遗迹底层的两边,相距很远。


  走上阶梯,到达中间的位置时,脚印却消失了,并且通往上边和另一边的阶梯都被巨石挡住了。


  两个人仔细观察了一阵,安柏发现堵住往上的阶梯的顶部还有一些空间。所以她推测,那名冒险家应该是爬上去了。


  安柏将自己的想法告知砂糖,砂糖也这样觉得。


  于是,两个人开始拔着巨石往上面攀爬。由于安柏经常在野外执行任务,体力比常年在室内做实验的砂糖要高出不少。所以,安柏比砂糖先一步到达巨石的顶部。


  借着风晶蝶的微光,安柏发现,前方依旧被巨石完全挡住。


  正当安柏转身将砂糖拉上来,背后突然亮起了光芒——那是掩藏在巨石后面的遗迹守卫头部的能量核心!


  安柏还没有反应过来,遗迹守卫就突然掀翻巨石扑了过来,所幸砂糖及时抱着安柏的身体往下一跳,非常惊险的躲过。


  遗迹守卫庞大的机械身躯,扑空之后,撞在阶梯对面的墙壁上,然后又砸开堵住通往另一边阶梯的碎石。


  安柏和砂糖落地之后,急忙站起身,发现巨石被砸开之后,都匆忙跨过遗迹守卫的身体,往另一边跑去。同时,遗迹守卫也紧紧追在身后。


  为了看清面前的路,砂糖操控着风晶蝶飞在二人的面前。但是快速风行也消耗着风晶蝶能量,所以发出光比之前更弱。


  所幸前方的通道十分平坦,两个人很顺利的与遗迹守卫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但是安柏突然注意到,前面突然出现了两个光点,并且借着微光隐约能看清两个人影。她急忙停下,但由于惯性还是保持了冲刺的速度,迎面撞了过去。


  于是,安柏和旅行者撞了个满怀,二人都跌倒在地上。


  “哇!疼疼疼!”旅行者揉着额头,同时睁开眼睛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将自己撞倒了。


  “唔……”安柏也撞得七荤八素,就连兔耳发卡都撞歪了。


  还好砂糖和班尼特错开,要不然就是两起交通事故了。


  “咦?安柏?”


  “旅行者?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柏惊住了,她真的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旅行者。明明刚刚就已经约定过不会深入遗迹底层的。


  “嘿嘿嘿。”旅行者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


  “你!你这个!”安柏双手叉腰,看起来非常生气。


  “都……都是小派蒙的错,使她硬要拉我下来的。”旅行者机智甩锅。


  “哎!?”派蒙属实是没想到,旅行者真的会这么说。


  “你们两个……真的是太过分了!”安柏似乎对旅行者和派蒙打破约定感到十分生气。


  旅行者和派蒙果断低头认错。


  班尼特在一旁不解地挠着脑袋,这时砂糖靠近他问:“请问……你是那位被困的冒险家吗?”


  “哦!这个声音,相比你就是在我被困的时候一直给我帮助的好人吧,真的太感谢了。”


  班尼特表达出了很火热的感谢,但这种热情却让不擅长与人打交道的砂糖十分为难。


  “没……没有关系的。”


  安柏看着跪坐在地上低头反省的旅行者和派蒙,虽然很气愤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好了好了,快点起来吧,我们要快点离开这里了。”


  “啊?”旅行者顿时不乐意了,“可是我们还想在这里寻找宝藏啊。”


  “不行!”安柏非常严厉的拒绝了。


  “团长……”旅行者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班尼特。


  “没有通过冒险家协会的认证是不能加入冒险团的。”安柏双手叉腰,看着旅行者说:“而且,我,西风骑士团的侦察骑士安柏,是接到任务来到千风神殿救援被困的冒险家。所以,班尼特必须也跟着我离开千风神殿才行。”


  班尼特无奈的挠挠头。


  面对安柏坚决的态度,旅行者和派蒙只能服从她的指令。

朱由橘

一些原神玩多了的后遗症🤧查询本人精神状态()😆😆😆

一些原神玩多了的后遗症🤧查询本人精神状态()😆😆😆

C久是真的帅

你画的什么啊喂?!

旅行者…你你真的在画我吗


好久以前的存片😭

出镜/后期/摄影:陈司锦

你画的什么啊喂?!

旅行者…你你真的在画我吗





好久以前的存片😭

出镜/后期/摄影:陈司锦

阿克

【垩砂】士兵徽记

       #垩砂,原著

       #两人已婚

  #用了神秘访客的叙事风格

  #欢迎捉虫


  我叫布朗·雪奈茨维奇。

  在我妻子去世的第五十年,我参加完儿子托利亚的葬礼后,我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对这具不伤不老的身体的厌恶超过我对过去所做所有事情的悔意。我联系了提瓦特有名的炼金术师阿贝多,向他许诺如果能解决我的问题,那么我会作为一个不错的实验课题供他研究。终于,在离开蒙德五十年之后,我又踏上了这片土地。

  ...

       #垩砂,原著

       #两人已婚

  #用了神秘访客的叙事风格

  #欢迎捉虫




  我叫布朗·雪奈茨维奇。

  在我妻子去世的第五十年,我参加完儿子托利亚的葬礼后,我想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对这具不伤不老的身体的厌恶超过我对过去所做所有事情的悔意。我联系了提瓦特有名的炼金术师阿贝多,向他许诺如果能解决我的问题,那么我会作为一个不错的实验课题供他研究。终于,在离开蒙德五十年之后,我又踏上了这片土地。

  眼下蒙德正值冬天,毕竟我的故乡是至冬国,那里终年不化的冰与雪锻造出了我,这点寒气对我来说还算小意思,比不上雪山。我曾来蒙德出过一段时间的差,在交完调令并且踏上回家的船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回来到过这里。如果不是自己身体的原因,我想我一辈子都不再来到这里。炼金术师阿贝多与我约定在龙脊雪山山腰的那出实验室相见,雪山下的冒险家协会的成员劝我说最好找个向导,毕竟雪山的环境实在恶劣,对于我这种外来人来说,死在这都不觉得奇怪。

  “你真的不要找个向导?”穿着统一制服的冒险家问。

  “不需要,我可是个至冬人。”我颇有自信的回答。

  我花费了一些时间,总算是找到了阿贝多在信里说的那间山腰上的实验室。一个青年男子看见我后,将我请进去,我们围在一个用三根木柴简易搭成的锅架旁边,凑着火取暖。

  “这么说您已经至少有五十年没有变老过?”那男子——他介绍说自己就是阿贝多,我也介绍自己,让他称呼我布朗。

  我不伤不老的情况在他嘴里变得十分普通,他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出了这个问句。我也只好点头作回应。

  “那您是否还记得在五十年前您发生过什么事?”阿贝多已经拿好了笔和记录本。

  

  “在五十年前,我是一名愚人众。驻扎在雪山附近里,但是那一天负责运送物资的队友有请假了,我只好听从队长的命令,接替队友原来的工作,向雪山上的同胞运送物资……”

  雪被套着皮靴的脚踏的“嘎吱嘎吱”地响,比起至冬国雪原上坚硬的冻土,布朗·雪奈茨维奇觉得脚下更像是有一片又一片雪花组成的沼泽,他好想念安娜——他的妻子,他们在小城中的小红砖房子,里面肯定充满温暖,暖烘烘的火炉一定会将安娜的脸烤的通红,包裹她的手指,让她好织完给即将出生的孩子的那件小小毛衣。安娜,哦,他的安娜。他向女皇发誓,只要过了这个月他一定回去。

  “先把这堆物资送完。”布朗又把目光和他的思想转回到他手上的任务,只是他现在听到一些不正常的轻响,轻微的,细碎的声响,在这个只有白色精灵纷纷落下的土地上。而作为一个至冬人,他灵敏的判断出——雪崩要来了。

  “……我被那雪埋在了下头,许久未见我送物资的同胞前来找我,总算在雪堆里把我刨了出来。那只小队里有一个炼金术师,他看着奄奄一息的我,给我灌了瓶药剂。自那以后我就成了现在这样。”

  我面前的阿贝多把笔放在记录本上,冷漠的凝视我。我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他的目光好像一柄利剑,把我刺了个对穿。

  “如果是这样,五十年的时间足够您去找回那位至冬国的炼金术师,何必又来找我?”阿贝多又拿起笔,做出即将记录的样子,说:“请您说实话,布朗先生。”

  我不安的摸了摸鼻子,想擦掉上面并不存在的汗珠。在木柴的噼啪声中,我开始讲述了第二段过去:

  “我只是驻扎在蒙德城内的愚人众,那天因为负责运送物资的队友有事请假,队长转派我去送达物资,但在雪山上我和一位蒙德人遇上了雪崩,被雪掩埋。幸运的是,我的队友他们救出了我,不幸的是他们只救出了我……”

  阿贝多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甚至有些怀疑,是否从我迈进这间炼金实验室时,他就一直用这种眼神盯着我。阿贝多说:如果五十年前您是驻扎在蒙德城中的愚人众,那么那次雪崩是您第一次进入雪山,那么这次是您第二次来到雪山,我说的对吗?”

       我点点头,肯定了阿贝多的话。

       

  丝毫不停顿,阿贝多又说:“那您是怎么在没有一个冒险家向导的带领下找到我这座山中的实验室的?即使您是一个至冬人,不惧寒风凛冽,但却这么清楚的了解来这实验室的路。请您说实话,布朗先生。这样于你于我都会方便的多。”

  我见他已经连续拆穿了我的两个谎话,并不打算再做隐瞒,我也想快些见到我的安娜和托利亚。我向他讲述了第三段、也是最后一段经历:

  “五十年前的雪崩,我和一个蒙德姑娘被困在山洞中,出口被雪堵住,物资早就被雪不知道冲到哪里去了,我用身上仅剩的火种照亮的山洞。我和她约定只要谁睡着,另一个人就要负责立马叫醒他……”

  那个蒙德人身上带着一些药剂瓶,布朗·雪奈茨维奇只在那些炼金术士身上看到过这些东西。那姑娘胆子很小,似乎害怕与他这个愚人众接触。

  “第一天,第二天,我们都相安无事的度过,第三天她的眼皮合上的次数越来越多,于是那天,为了让她清醒些,我们开始聊起自己的家庭……她说,‘家里的花瓶不用来放花,放的最多的是他们写的实验报告。’我也和她讲我的妻子安娜已经怀孕八个月,我的孩子即将出生,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一定会去拥抱他们……”

  阿贝多依旧平静的看着我:“可你没有叫醒她,你带走她身上所有的物资,里面就有那瓶药剂。你把它喝了下去撑到了你的队友来找你。对吗,布朗·雪奈茨维奇先生?”

  我无力地点头承认了阿贝多的说法,但我打了个机灵,我从未告诉阿贝多我姓雪奈茨维奇,那封联系阿贝多的信,也只是署我的名。我看着阿贝多走向实验台,在抽屉中翻找,他找到他想要的东西后,他扔给我。那是一个士兵徽记,用至冬文字准确无误地印刻着一位士兵的姓名。

  “布朗·雪奈茨维奇,你把你的徽记落在我的妻子身边了。”阿贝多的眼神像是安静无波的湖面,但湖底的水草却将我溺死在湖底。他恨着我。

  

  两天了,砂糖已经整整失踪了两天,阿贝多几乎要将整个蒙德翻了个遍,砂糖留下的纸条说她来找自己,但自那以后就了无音讯。他不敢去找莫娜占卜,他期待听到好消息,但更怕听到坏消息。

  在第三天的早上,阿贝多最后还是选择叩开了莫娜的门,莫娜说:“虚假之天中一颗星辰分裂做两颗,它们化为两道流星向雪山方向飞去。”

  阿贝多终于在第四天的凌晨找到了砂糖,她正恬静地睡着,似乎是在梦里找到了她于童年就心向神往的仙境,获得了属于她的永远的快乐与幸福。凯亚在几天后交给阿贝多一枚至冬国的士兵徽记,他说:“这枚徽记的主人已经离开了蒙德……”

  

  布朗·雪奈茨维奇最后几乎落荒而逃。

  “神惩罚了我,我再也见不到安娜,也见不到我的儿子托利亚。”


  ——END——

H一y
砂糖~ 璃月风~仙法炼金术~...

砂糖~

璃月风~仙法炼金术~

(如果把仙术和炼金术结合,那么…像派蒙说的那样,长期保存好果子吃也不是幻想啦!)

砂糖~

璃月风~仙法炼金术~

(如果把仙术和炼金术结合,那么…像派蒙说的那样,长期保存好果子吃也不是幻想啦!)

漫本专家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434379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434379

派大猩32721

脑子一热画了九风守护,这2.7我真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脑子一热画了九风守护,这2.7我真是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漫本专家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434379

原神全角色本子

QQ 3317434379

不辍弦歌

【羽枭】【垩砂】| 晓光之歌

全部CP BE预警,全都可以刀完!

未来的章节中会出现荧渊上提及,请注意。

-----------开始--------------

第一章

--西风骑士团--

“凯亚,很抱歉,可能你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有骑兵可用了。”一向慵懒的魔女推开会议室的门,语气里却半点笑意也没有。

“抱歉带回了令人遗憾的消息,西风教会驻守望风山地的孩子……下落不明。”罗莎莉亚蹙着眉踢开了门。

“鉴于全城的马都是被法尔加大团长带走的,而海的那一边——嘛,我想这次军议可能不仅需要西风教会的列席,蒙德的市民们可能也需要知晓并选择自己的命运。”骑兵队长的语气依旧如往日般悠闲,收获了琴颇不赞成的瞪视:“凯亚说得有道理......

全部CP BE预警,全都可以刀完!

未来的章节中会出现荧渊上提及,请注意。

-----------开始--------------

第一章

--西风骑士团--

“凯亚,很抱歉,可能你一段时间之内都不会有骑兵可用了。”一向慵懒的魔女推开会议室的门,语气里却半点笑意也没有。

“抱歉带回了令人遗憾的消息,西风教会驻守望风山地的孩子……下落不明。”罗莎莉亚蹙着眉踢开了门。

“鉴于全城的马都是被法尔加大团长带走的,而海的那一边——嘛,我想这次军议可能不仅需要西风教会的列席,蒙德的市民们可能也需要知晓并选择自己的命运。”骑兵队长的语气依旧如往日般悠闲,收获了琴颇不赞成的瞪视:“凯亚说得有道理,但态度过于轻松可不见得提倡,我这就去安排。”

--蒙德城正门--

“老,老师,您今天怎么有空回城里来?”怀中抱着烧瓶的少女显见的慌乱,连耳朵都颤起来。

“研究进展如何?不用顾忌,虽然我已未必能回答你的所有问题,但一起思考总能看见新的可能”,阿贝多随手递出枝银白色的新芽,惹得误以为他要摸到兽耳的少女一阵慌乱:“我都,都整理好了!您看,在这里!”

首席炼金术士接过厚厚一沓实验记录翻了翻,笑着叹了口气:“还蛮有想法的嘛,一时间我也没法给出全面准确的解答。不过约好了,下次回蒙德城,一定会尽我作为导师的义务~”

“我已经很满意了!欸,我还很少见到阿贝多先生这样客气呢,有点…不习惯”兽耳少女窘地低下了头。

“砂糖,要想创造仙境,可不能整天都在合成台边。但其实也没关系,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遇到他们各种各样的样子,然后,也许会习惯‘不一样’的。”

“那,也许不会呢?”小姑娘罕见地将回一军,可还未等她的老师回答,便迎面撞上了匆匆赶来的骑士团同僚:“太好了,阿贝多先生您也在这里!琴团长说,有紧急情况,要求召集骑士团内所有神之眼持有者、冒险家协会代表、西风教会代表、温泉镇代表、还有…还有什么来着,我忘记了……”

“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我不知道哦,只是碰巧今天回来而已。记得,无论是什么怪异瑰奇,到了你的速写本上都只是画作;无论是多大的变化,到了每一天当中都只是生活。”

“所以果然您一定有些什么瞒着我的吧!”少女气得跳脚。

--教堂—

“人数太多,没有办法在骑士团的工作场所接待各位,烦请见谅。请容我长话短说,骑士团的远征队伍传回了不容乐观的消息,而其他瞭望点也探查到异动。考虑到荣誉骑士的计划与我们推测的进展,蒙德很可能已经腹背受敌。”从未有一丝磨损的代理团长言辞坚定:“蒙德是自由之都,我们在此征询诸位自己的意见与选择。”

“全蒙德的居民主要集中在温泉镇和蒙德城,鉴于蒙德城确有地利,是否可以考虑将温泉镇的居民疏散至城内,然后据城固守?”

“我不完全同意。将温泉镇居民集中到城内有必要,但不要忘记,蒙德之所以深处北地还能有如此丰饶的沃土,是基于风的垂惠,若放任它们被污染,无法保证我们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将地力复原。”丽莎放下来自须弥的卷册,缓缓地说。

“阿贝多先生,作为首席炼金术士,你对此的意见是?”

阿贝多清清嗓子:“我的学生砂糖是生物炼金的专家,我想在地力问题上,她的意见更加珍贵。至于我,今天是以侦察队长的身份来告知另一个坏消息,雪山同样需要人员守备,具体原因恕不能公开,但我会向代理团长详尽报告。作为侦察队长,以及长期生活在雪山的研究人员,我愿作为龙脊雪山的随行向导。”

一时间,所有的眼睛都看向腼腆的少女,可阿贝多的话越是多起来,她的眼圈就越红。沉默许久,她抬起头来:“长话短说,结论是以目前的技术条件,最多有把握恢复到现在的三成。我想这是难以接受的。”

“那似乎只有分散人员一条路可选了。我既然没有马用了,闲着也是闲着,我愿意加入阿贝多的龙脊雪山分队。”凯亚从长椅上欢快地跳起来说。

“我不同意。”教堂沉重的门吱呀一声响起,他那似乎永远不高兴的义兄完美地搅了骑兵队长的局:“考虑到雪山的气温,冰元素神之眼持有者明显不适合极寒条件下的行动,我认为由我前往更加合适”。

“火的问题可以有很多方式解决,我此去又不是充当众人的火折子”凯亚逼视着那双红到好像即将要烧起来的眸子,“像你一样,我也有不能退让的东西。”

晨曦酒庄的贵公子气势上蓦地矮了下来:“希望你知道自己每一句真假参半的话的全部含义。好吧,那我去望风山地。”

“全城的人都知道你们那点小别扭,所以请不要在正式场合开一个哄抢的坏头”琴颇为无奈地制止了义兄弟孩子气的争端,可踊跃的自荐与分派却就此再停不下来。

“好的。阿贝多和凯亚带领一支小分队驻守龙脊雪山、罗莎莉亚、迪卢克与芭芭拉前往望风山地、冒险家协会和雷泽负责蒙德城外所有居民的安排安置与护送、安柏单独配合东风守护机动行动、优菈、诺艾尔与丽莎负责蒙德城以南的游击警戒”,琴顿了顿:“至于我,我将与砂糖留守蒙德”。

--是夜,晨曦酒庄—

“让我开门见山地问吧,现在的问题无非是你已经知道多少。虽然无论你通过那些小手段知道了什么,与一无所知的差距都并不大。”酒庄的主人默许这不请自来、登堂入室的客人如在自家般摇晃着高脚杯,陷在壁炉边柔软的沙发里。

“哼,我自然没有身在局中者消息灵通。我只知道事已至此,无论你说此番归来要问我讨什么酒,都信不得。”

“所以你想到的办法就是先替我把这杯酒喝下去?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

“可或许在出了火水那档子事之后的蒙德城里,也只有你知道我是能喝一些酒的了”,红发的酒保抢过他手中的杯子,将酒折进口中。

“哦?我不知道还有这回事。”

“揣着明白装糊涂,你总是这个样子。诗与酒之城的酒庄老板居然不胜酒力,当然是一则与风雅甚至能搭上点边的逸话,但蒙德城揪出了混在酒品运输线路中的至冬国情报网,可就是事故了。”

“你果然就是酒量浅,平日里可不见你这样坦诚。”

“场合不同罢了。凯亚,我已经尊重了你的意志,希望你信守你的诺言。”

“放心,我不轻易许诺。”从来都悠哉游哉的浪子凑到略有僵硬的酒客耳边:“哥哥,我不要你奔赴我的命运,但我万分感谢暗夜英雄那不比针尖大的私心。”

“你明天就再不会回家了,今晚别想让我放你走。”红发的大猫紧紧拥住凑近的人。

“说得好像我以前就是会天天回家的乖宝宝一样。”凯亚撇了撇嘴。

暗夜无风,没人去问整天没个正形的吟游诗人去了哪里。

TBC

千岩永牢固

代发

砂糖今天又有新的课题啦!

论断句的重要性

[图片]

@玉箫吹月圆 @好想变成机器猫 

文字背景三年后见

咕咕咕

砂糖今天又有新的课题啦!

论断句的重要性

@玉箫吹月圆 @好想变成机器猫 

文字背景三年后见

咕咕咕

玦

一波临摹——


猜猜哪个是我自己画的


一波临摹——





猜猜哪个是我自己画的


行云流水
其实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因为...

其实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因为不是要写文嘛,我自己的xp和大家的肯定是会有不同的,所以我想开个群,就是可以讨论自己喜欢的设定啊,cp啊。然后我去尝试着写,因为最近很缺灵感也很缺素材。

就希望集思广益阿巴阿巴……

有意者私吧。

然后,有喜欢看魈和钟离本子的就去答谢那边自取吧……

其实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因为不是要写文嘛,我自己的xp和大家的肯定是会有不同的,所以我想开个群,就是可以讨论自己喜欢的设定啊,cp啊。然后我去尝试着写,因为最近很缺灵感也很缺素材。

就希望集思广益阿巴阿巴……

有意者私吧。

然后,有喜欢看魈和钟离本子的就去答谢那边自取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