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破碎感

1393浏览    86参与
屁屁橘

我可以对别人说没什么,

不过就是摔了一跤,可是我骗不过我自己,

老是想着做点什么去证明自己

我可以对别人说没什么,

不过就是摔了一跤,可是我骗不过我自己,

老是想着做点什么去证明自己

螺蛳粉配炸蛋

在欣赏美人破碎感的同时,满脑子都只有凌虐美人的想法……

扒了他的衣服 在他身上肆意妄为 ……

看着他被欺负得发红的眼尾,勾起我的施虐心……


在欣赏美人破碎感的同时,满脑子都只有凌虐美人的想法……

扒了他的衣服 在他身上肆意妄为 ……

看着他被欺负得发红的眼尾,勾起我的施虐心……




心动赶在日落前

【文轩】等等我

别升正主

民国少爷×京城画师

巴黎和会,列强不顾中国战胜国的地位,强行把日本在山东的主权转给德国。


一时间举国上下民愤四起。


首先站出来反抗的有识之士竟是一群学生。


“内政主权,外除国贼”


“誓死力争,还我青岛”


刘耀文个子高挑,生的白净,在游行示威的一列学生队伍中格外突出醒目。


一行白衣学生在街道上聚集着一队又一队,他们怒目圆睁地瞪着宪兵们手中的警棍,没人退缩没人说怕,他们知道这个腐朽的国家必须要有人来整治了。而他们,就将是唤醒这头沉睡雄狮的第一批人。


“吾辈青年,何以报国?同学们,唯有抗争!”刘耀文站在桌子上,被学生们簇拥在路口中央......

别升正主

民国少爷×京城画师

巴黎和会,列强不顾中国战胜国的地位,强行把日本在山东的主权转给德国。


一时间举国上下民愤四起。


首先站出来反抗的有识之士竟是一群学生。


“内政主权,外除国贼”


“誓死力争,还我青岛”


刘耀文个子高挑,生的白净,在游行示威的一列学生队伍中格外突出醒目。


一行白衣学生在街道上聚集着一队又一队,他们怒目圆睁地瞪着宪兵们手中的警棍,没人退缩没人说怕,他们知道这个腐朽的国家必须要有人来整治了。而他们,就将是唤醒这头沉睡雄狮的第一批人。


“吾辈青年,何以报国?同学们,唯有抗争!”刘耀文站在桌子上,被学生们簇拥在路口中央。


头戴亚麻灰贝雷帽的画师饶有兴趣的站在楼上默默地注视着楼下发生的一切。


他的目光缓缓扫过人群,很快锁定了在了路口中央的刘耀文身上。


“嗯……是个极为不错的人头像模型。”低沉的嗓音缓缓开口。


刘耀文的演讲夹杂着少年才有的勇气和赤诚,声音铿锵有力,字字直抵内心,有着极大的号召力,一时间现场乱作一团,学生们的口号更加响亮。


宪兵们虽嘴上不满的咒骂着,却没有一个人敢动他。


刘家的少爷岂是谁都敢动的?


刘老爷一句话就能要了他们一群人的贱命。


刘耀文目光炯炯的四下扫视着周围学生们的反响,一不小心就与在阳台上默默观望的宋亚轩看了个对眼。


那人好奇怪,可那玩世不恭的冷峻眼神又不禁使得刘耀文匆忙收回目光。


“有意思……”修长的手指扶上线条流畅的下巴,画师的眸底闪过一丝狡黠。


“砰!”突如其来的枪声使得现场瞬间鸦雀无声。


暴力镇压开始了,宪兵的警棍不分青红皂白的当头劈下来。


好像没人记得他刘家少爷的身份,刘耀文躲避不及头上瞬间挂彩,鲜血糊在惨白的脸上如绽开的玫瑰花般。


腥红的血液顺着头发丝和棱角分明的下颚流下来,刘耀文只觉得眼前什么东西都变的重影了。


朦胧间,他被一支温柔的手拉进了路边一间屋子。


“别说话,你受伤了。”是刚才的那个怪人。


刘耀文是个很谨慎的人,但现在面对这个怪人刘耀文却不自觉地无条件相信他的话,甚至还乖乖照做。


见他闭嘴没再出声,宋亚轩拿出医药箱开始为他清理伤口。


“嘶——”刘耀文呲牙咧嘴。


“很疼吗?忍不了可以叫出来的。”宋亚轩抬起头撇了一眼漫不经心地说着。


“一点都不!……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刘耀文还在嘴硬。


“噗”宋亚轩努力憋笑可还是没憋住,刘耀文的耳尖瞬间泛红。


刘耀文有些不好意思的抽回手,嘟囔着自己来。


宋亚轩则是一把夺回纱布就向着刘耀文的伤口处怼。


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宋亚轩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刘耀文红得发紫的耳尖。


指腹看似不经意的一次又一次的拂过耳尖,刘耀文的身子紧绷不敢乱动。


宋亚轩则是勾起嘴角淡然一笑“很热吗?你的耳尖红透了。”


“没,没有……啊对,啊是,热,我是热的。”刘耀文解释真的会越描越黑,五月初,这正是春夏之交,又不是燥热难耐的三伏天,哪儿能热的红透耳尖呢。


刘耀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解释欠妥,刚想再张嘴添几句就被宋亚轩捂住了嘴。


“算了,算了,我知道,你真的是热的,年纪小嘛,有活力是正常现象。”


指腹触碰到柔软的唇,宋亚轩和刘耀文都愣了一愣。


刘耀文的耳朵整个都红了。


宋亚轩则是得意的将触碰到唇的指腹在手掌心慢慢摩挲。


“那个……”


“宋亚轩。我是宋亚轩。”


没等刘耀文问完,宋亚轩抢先一步开口回答了问题。


“我是……”


“我认得你,刘家少爷,刘耀文。”


宋亚轩又抢了先。


这人会读心术吗……


刘耀文二愣子似的盯着宋亚轩不放。


宋亚轩并不怯场,只是抿嘴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少爷痴痴的模样。


嗯,正面也很优越。


宋亚轩的职业敏锐度让他开始观察眼前人的五官。


三庭五眼,肩宽和头身比都很优越,留洋归来的气质真的不太一样。


“我老刘家少爷你也敢打,日你大爷的我刘某人混迹京城这么多年是空气?我只问一句我儿子在哪儿!说不出来下周日就是你们头七!”楼下一句怒吼把两人拉回了现实世界。


“我……这这这……刘老爷……刘老爷放我们一条生路吧……刘老爷我们真的不知道啊……”宪兵们一个个的就差跪地求饶了。


“哦?是吗?”刘老爷从老管家手里接过枪上了膛。


“老……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我是真不知道啊!”宪兵队长吓得屎尿漏了一裤兜。


刘耀文回过神来急忙奔向阳台推开门向外看,果真是自己的老爹来了。


“爹!”刘耀文跳着向楼下挥手。


“爹!我在这呢!”刘耀文举着双手向楼下挥动。


刘老爷一枪托捣开宪兵队长抬头向上看去。


刘耀文头上洁白的纱布上渗出殷红的血迹,在浓密黑发的衬托下格外显眼。


刘老爷更生气了。


“小逼崽子谁打的!”一句怒吼使得宪兵队长又从地上弹起来,满脸赔笑着道歉。


“最晚明天一早,查出来,让他滚出宪兵队滚出京城,再让我看到他就得死!”


刘老爷只觉得牙根痒痒,对着身边的宪兵队长就是一拳。


“是是是,刘老爷别生气。”宪兵队长在地下也在赔笑。


“混蛋玩意儿快来扶我,没点眼力见!”宪兵队长对着身边的两个小宪兵就是一顿骂。


宪兵队长就这样在两个小宪兵的搀扶下带着队伍晃晃悠悠的走了。


刘耀文跑下楼来跑到爹身边,宋亚轩默默的跟在身后十步远。


“别的地方伤到没有?”他俯下身上上下下把刘耀文看了个遍,确认刘耀文其他地方都跟早上出门时一样无大碍后才让刘耀文开口说话。


刘耀文迫不及待地给爹指了指身后的宋亚轩。


“是他是他,是他给我包的!就是他把我拉到屋子里的!”


刘老爷快步上前握手致谢。


“敢问这位少年可是哪家少爷?”


“鄙人不敢,”


刘耀文兴奋的抢答到“宋亚轩!他叫宋亚轩!”


“叫你说话了吗?没礼貌!”一个拳头敲到了刘耀文脑壳上。


刘耀文委屈的撅着嘴退到爹身后,宋亚轩抿着嘴笑了笑。


“原来您就是宋画师啊,久仰久仰,能在此见到属实是刘某人的荣幸。小儿教育欠周让您见笑了。”


“哪里哪里您说笑了,宋亚轩只不过是一介草民,画画只是为了糊口罢了。”


宋亚轩和刘老爷一言一语聊的投机。


刘耀文完全傻眼了,养了自己十多年的亲爹尽然为了他给了自己一拳。他俩明明是头一次见啊!


眼前这个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都快跟自己亲爹拜把子了,他俩真的是头一次见吗?以后不会要改口对他叫叔了吧……


“刘老爷真是豪爽,那鄙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儿子啊,”一双布满茧子的大手拍在肩头,刘耀文一个没站稳差点跪下。


“这年纪轻轻腿脚怎么不好?儿子啊,等过几天爹就把你送来给宋画师当模特哈。”说着还对宋亚轩点了点头,宋亚轩也点了点头笑着做回应。



???


我这是……被卖了?还是被亲爹?


刘耀文一脸懵的被亲爹拖走了。


宋亚轩在原地露牙笑着,向刘耀文被拖走的方向摆了摆手。


他的眸地少了冷峻和捉摸不透,取而代之的竟是前所未有的澄澈和纯净,好像一瞬间他回到了十六七岁那个遇事都会一笑而过意气风发的少年。


时光对他好像分外宽容了些,岁月在他脸上看不出走过的痕迹,十年间的寒来暑往变的好像只有渐渐涣散不羁的眼神。


时光对他的眷顾好像招来了命运之神的嫉妒,他的亲人在两年内一个接一个的离他而去。


他被起了最恶心最难以忍受的外号,忍受着所有人的白眼和排挤。


“离他远点,他爹妈就是被他克死的!”


“怪胎还想成为艺术家?脑子有病吧?”


“他会不会有什么病啊,可真恶心。”


他被打骂 被欺辱 被造谣。


没有公道可言,没有法律可言。


所以他选择了留洋,离开故乡,离开这个让他留恋却又恐惧的地方。


留洋归来,他摇身一变,凭着自己的绝对画技,他成了京城赫赫有名的画师。


自小敏感多疑的他隐名遮面,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往。


宋树立?宋亚轩。


一念间。


宋亚轩回到房间,在画布前一屁股坐下,侧头看着旁边的镜子。


他伸出手想抚摸镜子里自己的脸庞,却怎么也够不到。


他和镜中人对视,没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就这么对视着,与镜中的自己对视。


突然,他提笔蘸下暗红的颜料。


他没有开始创作,只是在洁白的画布上写下了一行字,很像血字。


“你是我贫瘠之地上的最后一朵玫瑰。”


写完了,失了魂般的放下笔。


“玫瑰花,我的玫瑰 我的独有。”


彻底的浪漫主义者在贫瘠之地栽培出了第一朵也是最后一朵玫瑰花。


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呵护这朵花。


但他知道,保护花的方式不是限制花开。


花要开,还要绚烂的开。





“宋亚轩,我能动了吗?”刘耀文连话都快不会说了。


“唉唉唉别动别动你急啥啊,很快的很快的,你稍微等等我”宋亚轩不紧不慢的说着。


“男子汉大丈夫,岂是干这种事的人。我那老爹也真的是……”


“闭嘴 别说话 嘴部肌肉不对了。”


刘耀文一脸委屈的闭了嘴。


没一会儿,一幅素描就被宋亚轩丢到刘耀文怀里。


“看看吧,巨帅的劳动成果。”宋亚轩打趣的调侃。


刘耀文展开纸卷,一眼就看出那画上画的是宋亚轩自己。


“啊啊啊宋亚轩!!”刘耀文被气的腮帮子鼓鼓的缩在一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刘耀文宋亚轩笑的直不起腰。


“啊呀烦死了坏死了!”刘耀文随手抄起身边的海绵就向宋亚轩扔去。


宋亚轩一把接住笑的更大声了。


边笑边走上前拍了拍刘耀文的肩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刘耀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孩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呀我不是小孩了,我还要参军呢!”刘耀文不服气的争辩着。


“参军?”宋亚轩收起笑脸眉头一皱。


“你才多大啊,参军干什么,来我身边做真人模特,哥不会亏待你的。”宋亚轩一手拦住刘耀文的脖颈撞在胸口。


“我都十七了!哎呀你不懂你不懂,我一定要参军,在这画室里做模特又不能让我报效祖国。再说了,你又比我大不了多少。”刘耀文不服气的撇撇嘴。


“小孩你还是省省吧,我都二十了。画的好画也是本事啊,现在就是洋人和北洋的人都要求着我画。”


“我不管,我就是要参军!”


见刘耀文耍起了小孩子脾气,宋亚轩也没在说些什么,只是叫他明日早些来。


在阳台上目送刘耀文乘车走远,宋亚轩转身回到屋里,从画夹下抽出一幅画。


是刘耀文半身素描像。


刚才的时间太足了,足够宋亚轩画两幅完成度极高的人头像。


他默默把画喷好定画液卷起来放在了立柜的最深处。






十二年后,九一八事变。


刘耀文早已成人。


那年刘耀文二十九岁,宋亚轩三十二岁。


“我去参军了,宋亚轩。”


宋亚轩连连点头没有说话。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对我。”刘耀文眼睛闪亮亮地盯住他。


“平安回来,我等着你。”宋亚轩低着头咬着嘴唇喃呢道。




“宋亚轩,”刘耀文提着皮箱站在码头。


“回来我就在你身边做模特。”


宋亚轩避过身去不让刘耀文看他眼中吟满泪的眸。


依稀记得那天还下着朦朦胧胧的小雨,码头被大雾笼罩。


刘耀文只身一人拎着旧皮箱踏上了船。


敌军的飞机从头顶掠过,一阵轰鸣。


刘耀文站在甲板上,喊着宋亚轩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宋亚轩!等我回来就留在你身边!”


“宋!亚!轩!”


“等!我!回!来!”


船一头扎入雾里不见了踪影,刘耀文的身影被雾霭遮盖不见了形状。


宋亚轩猛地转过身冲着刘耀文消失的方向喊“我是宋树立!宋树立!宋!树!立!”


他在那一刻选择与命运释怀,却不知那人是否能听得到他这瞬间做出的重大决定。


这一去就再也未归。



“少年回头望,笑着问我怎么不快跟上。”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
  宣誓人:宋亚轩。”



自此,那个享誉满京城的画师封笔参军,而他留下的绝世之作,就是画室每个角落里数不清的关于刘耀文的一张张速写。





刘耀文,等等我。


很快了,就快了,等等我。





1945年,宋亚轩四十六岁。


日本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侵华日军128万人向中国投降。


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也胜利结束。


“刘耀文,我等你回来。”宋亚轩早已不年轻,他的身上布满刀疤,双眼也几近失明,声音沙哑到令人发指。


“刘耀文,快了快了,等等我。”





1949年,新中国成立。


那年,宋亚轩五十岁。


宋亚轩双眼早已失明,伤病也因为时间愈发明显,他已经离不开轮椅了。


听着《义勇军进行曲》对着想象中的国旗和心中难忘的那个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成立了!”


他强忍了十八年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刘耀文,你的愿望我替你圆了,你等等我。”




三天后,功勋老兵在残破的画室里抱着一摞速写永远的闭上了眼。


“刘耀文,你等了我十八年了,我来找你了。”


——END——

喵九妍
这种破碎感!!好爱!😭😭

这种破碎感!!好爱!😭😭

这种破碎感!!好爱!😭😭

盛夏
破碎感 /场景-原来我很爱你

破碎感

/场景-原来我很爱你

破碎感

/场景-原来我很爱你

咕噜西贝

破碎感真的好绝!!!

好好洗洗我的眼睛,拯救古偶的超人!

破碎感真的好绝!!!

好好洗洗我的眼睛,拯救古偶的超人!

细叶香
破碎感这不就来了

破碎感这不就来了

破碎感这不就来了

拖延佳小T

永远折服于他身上所带的文人破碎感


永远折服于他身上所带的文人破碎感


容衍殇

多多不要哭,好心疼,你真的很棒,

炭火们永远爱你💛

大麦一直在,跪求MIC合体!!

“多多的往日怎么会是暗沉不可追呢,凡是过往,皆为勋章”

那是灿烂辉煌的过去,

是刻骨铭心的过往,

成就如今能够面面俱到的六边形战士

在那些籍籍无名的日子里陪伴他的可是身边的亲友,

而不是那些在他慕名而来的过客


文字@心湖泊日落/侵删.

多多不要哭,好心疼,你真的很棒,

炭火们永远爱你💛

大麦一直在,跪求MIC合体!!

“多多的往日怎么会是暗沉不可追呢,凡是过往,皆为勋章”

那是灿烂辉煌的过去,

是刻骨铭心的过往,

成就如今能够面面俱到的六边形战士

在那些籍籍无名的日子里陪伴他的可是身边的亲友,

而不是那些在他慕名而来的过客








文字@心湖泊日落/侵删.

jskkk
神级动图③ (是生着病,很破碎...

神级动图③

(是生着病,很破碎感的小俊)

神级动图③

(是生着病,很破碎感的小俊)

心动赶在日落前

引子


  四周弥漫着浓郁的化学试剂的气味。


宋亚轩跪在地上用力地抱住他,刘耀文浑身都是冷冰冰的,体温早已无从感知。


  血和污泥混在一起结痂,他能感知到的好像只剩宋亚轩无法抑制加速的心跳和哭喊祈求了。


“混蛋别睡啊你快起来!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文哥你快起来吧真的。”


  吼声不知怎的渐渐变为了祈求。


“告诉我吧。”刘耀文意识模糊地缓缓开口,他的世界此刻好像仅剩宋亚轩一个人了。


  “什么?”宋亚轩愣了一下,含泪的双眸微微抬起。


  “永远不会分开的公式。”


  四周弥漫着浓郁的化学试剂的气味。


宋亚轩跪在地上用力地抱住他,刘耀文浑身都是冷冰冰的,体温早已无从感知。


  血和污泥混在一起结痂,他能感知到的好像只剩宋亚轩无法抑制加速的心跳和哭喊祈求了。


“混蛋别睡啊你快起来!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文哥你快起来吧真的。”


  吼声不知怎的渐渐变为了祈求。


“告诉我吧。”刘耀文意识模糊地缓缓开口,他的世界此刻好像仅剩宋亚轩一个人了。


  “什么?”宋亚轩愣了一下,含泪的双眸微微抬起。


  “永远不会分开的公式。”

心动赶在日落前

【文轩】 渊底 02

🈲升正主。


“恶心……”从喉咙深处蔓延上舌尖的血腥味一时间呛得刘耀文说不出一句完整清晰的话。
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从黑暗中探到他眼前,鼻尖相碰,一股道不出的寒意顺着鼻骨又经眉骨直冲天灵盖。刘耀文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脖子,脖颈间的铁链被惊动,刺耳的铁锈摩擦声混着宋亚轩软糯的鼻音在刘耀文耳边环绕着。
“文哥,一起吃饭吧……”颈窝间的铁链被软软的东西所替代,比37℃略发烫的脸颊贴上去。
刘耀文本能的甩开埋在颈窝里的好看小脸蛋,铁链与松动木地板的摩擦声是刘耀文慌不择路的放大版显示。
“嗤,”
“刘耀文你是在怕我吗?”软糯的脸换换抬起,相比宋亚轩这种面无表情的沉默刘耀文会更适应他大喊着吵闹。
“我恨你。”
“宋亚轩...

🈲升正主。


“恶心……”从喉咙深处蔓延上舌尖的血腥味一时间呛得刘耀文说不出一句完整清晰的话。
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从黑暗中探到他眼前,鼻尖相碰,一股道不出的寒意顺着鼻骨又经眉骨直冲天灵盖。刘耀文忍不住向后缩了缩脖子,脖颈间的铁链被惊动,刺耳的铁锈摩擦声混着宋亚轩软糯的鼻音在刘耀文耳边环绕着。
“文哥,一起吃饭吧……”颈窝间的铁链被软软的东西所替代,比37℃略发烫的脸颊贴上去。
刘耀文本能的甩开埋在颈窝里的好看小脸蛋,铁链与松动木地板的摩擦声是刘耀文慌不择路的放大版显示。
“嗤,”
“刘耀文你是在怕我吗?”软糯的脸换换抬起,相比宋亚轩这种面无表情的沉默刘耀文会更适应他大喊着吵闹。
“我恨你。”
“宋亚轩,这不是爱,你不懂爱,我也不爱你。”刘耀文哑着嗓音又不甘示弱地回应。
……
“没关系的,我爱你就够了,你爱上我只是时间问题。”宋亚轩平静的脸上浮出一抹笑。
“我不会爱你的,我不想再说一遍。”
“我爱你,时间问题。”宋亚轩依旧淡淡的笑着算是做了回应。
刘耀文低着头不再做声。
“走吧,我带你去吃馒头。”宋亚轩将刘耀文的铁链缠在一把轮椅上,半拖半拽也总算是把刘耀文弄上去了。
刘耀文当然想趁机反抗逃走,可身后的那把尖刀始终在对着他的腰。他什么都做不了,此刻的他也只能木讷地如行尸走肉般地跟宋亚轩走。
“人血馒头吗……”他呢喃不出声。
准备的倒是齐全,连下楼梯的轮椅用电梯都搞好了。
楼下的光线昏暗如旧,屋顶上时明时暗的灯泡早已老化,可主人却并不在意这些。刘耀文隐约能看清一些东西了,他艰难地观察着身边能看清的一切。想要逃离这里的最实用办法就是要先尽可能多的了解这里。跟第一次误闯的时候没什么区别,起码能看清的地方没什么。刘耀文的大脑在经历一番惊魂后的努力思考显然让他耗费了不少脑细胞,还没来得及想些什么便觉得头痛不止。
破烂的布艺沙发后明显有个什么东西,刘耀文本着少年无畏的精神毫不犹豫的借着昏暗的人造光源探过头去。
“靠!靠靠靠靠靠!手!手啊靠!断的啊靠断的!断手啊啊啊啊!”那是只断手,把周围的一圈布料染的腥红,颜色还没有变暗多少,死亡时间很显然就是今天下午。
求生欲在此刻使刘耀文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本就没有嘴角的刘耀文此刻的嘴巴正是一个标准的O。
“靠北不会真的是人血馒头吧……”这么想着,引以为傲的长腿不自觉的发抖。他认出了那只手,那是李广的,手腕一侧的疤痕是刘耀文亲手拿酒瓶碎片划的,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前几天还在故意找刘耀文事的小混混在此刻竟然保不住一个全尸。
宋亚轩到底是什么人,他不知道,更不敢想。
天才学霸+杀人如麻?刘耀文意识里的一丝野性悄无声息地攀上心头。

1GB

第0001次注解:破碎感/标记···

1. 

「破碎感 注释」

有人问:“是不是只要是个男的,女生都会心疼啊?”

抱歉,还真不是诶。

拿我自己来说,帅哥一时不得意,我心疼。

英雄末路,我心疼。

强者童年的脆弱,我心疼。

但一个手脚健全,却一无是处的乞丐,讨我的同情···

抱歉,我不是圣母。

以前嘛,也许我会心疼,微信转转账。

生活不易,大家都能感同身受,对吧?

但随着我长大,我对这种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他们没有一丝感恩之心,只会一直索取你的爱。

认为是理、所、应、当!

这些可怜兮兮的人,甚至会臆想,你愿意倾听,意味着你对他有意思。

啊这·...

1. 

「破碎感 注释」

有人问:“是不是只要是个男的,女生都会心疼啊?”

抱歉,还真不是诶。

拿我自己来说,帅哥一时不得意,我心疼。

英雄末路,我心疼。

强者童年的脆弱,我心疼。

但一个手脚健全,却一无是处的乞丐,讨我的同情···

抱歉,我不是圣母。

以前嘛,也许我会心疼,微信转转账。

生活不易,大家都能感同身受,对吧?

但随着我长大,我对这种人一点好感都没有。

他们没有一丝感恩之心,只会一直索取你的爱。

认为是理、所、应、当!

这些可怜兮兮的人,甚至会臆想,你愿意倾听,意味着你对他有意思。

啊这···

难道,他们不应该是感激你的同情心吗?


感概归感概,我只是想提醒自己,别给我笔下的角色,套上一个这样的光环。

我创造的角色,都不是这样的人,他们也许会受伤,但他们永远不会在别人怀里哭泣。

甚至,连眼泪都不会流下。

他们把一切悲伤用乐观、自嘲来化解, 不去寻找港湾去哭一哭。

只是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大笑一声,继续往前走。

至于别人是否心疼他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畴。

就算,摔得鼻青脸肿,还有心情装酷,笑着对你说:“小问题。”

说实话,这样的人,才是最让人心疼的。



2.

「关子笃为什么对金霁月那么好」

 因为金霁月是关子笃的初恋,所以,他对金霁月的爱是没有保留的。

他的心,不曾被谁伤害,因此不会吝啬自己的爱。

只希望,写到后面,金霁月也不要伤害关子笃吧。



3. 

「对自己的告诫」

一定不要把重要角色写成工具人!!!

金霁月的视角下,大家都是有温度的人,很多性格她自己也要去揣测。

千万不要,把所有角色,写成为金霁月服务。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信仰、价值观,都是活生生的人。


4. 

「关子笃注释」

关子笃,从头到尾,都有一个重要的特征————理智、理智、还是理智。

这和他童年的隐忍分不开关系。

简单来说,他的情商非常高。



5.

「金霁月注释」

 金霁月,是很聪明的,洞察力很强,只不过实力不怎么样。

 不过,她也在尽最大的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像她这样的情况,想要保持一个好的心态,是很难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随时都面临着死亡威胁,一个16岁的女孩,是会有些双腿发软的。

她一开始,是有点畏畏缩缩。

甚至,很多时候,她都愣在那里,不知道做什么才好。

毕竟,自己实力有限,什么也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这样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出现在一部打着“大女主”旗号的小说里。

虽然不怎么讨喜,但我还是保留了她开头这种性格。

因为,这更符合现实。

很多女孩子,在16岁,确实是这样的性格。

尤其是学习好的乖乖女。

我想,这样更能走进她们的心。

只有走进她们的心,才能让她们跟着金霁月一起成长起来。

这才达到了我写作的目的。

好在,一开头,金霁月遇到了关子笃,他确实给足了金霁月安全感。

一个16岁的男孩,会这样保护一个女孩子,也是很难得的。

作为作者,我还是很感谢关子笃。

希望,未来金霁月能有实力,去弥补这份人情吧。



6.

「严望注释」

男二·严望,在第4万字左右出现,但那时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我本来不打算写男二的。

1V1多好。

但是这个严望,总是出来抢男主的戏。

我一写到他,他就让我不自觉地多写了些字。

这时,我才后知后觉,这个严望,不想当工具人。

他要当男二。

所以···我就满足了他的心愿。

在十万字左右的时候,正式将严望当成了男二去写。



7. 

「标记ABO设定注释」

标记、专属印记,确实是借鉴了吸血鬼,和ABO的世界观。

后面,金霁月会标记关子笃,但真的没有车!

(硬要说的话,算是代步车?…)


8. 

「校园生活&光术修炼」

光的修炼、学院和老师的设置,能和剧情再贴合一些,就好了。

很多时候,写着写着,就忘了还要修炼光脉这件事。

课外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光球赛之类的,导致很多上课的情节,靠边站了。

校园生活,其实不只是光球赛、上课,也会有文艺汇演、节日晚会之类的。


9.  

「设定注释」

在10万字的时候,正式介绍了光的修炼等级


10.  

「金霁月&关子笃注释」

金霁月从来没有怀疑过关子笃,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

哪怕有误会,但是依旧相信他。

因为,关子笃,值得信赖。

而且,金霁月是有脑子的,什么是误会,什么是事实,她是分得清的。

我对于GB的理解,不是虐男主,虐心虐身之类的。

我认为的GB,是在女主的极度信任下,男主对女主产生的安全感。

女主给男主的,不是宠溺,是激励。



11. 

「严望注释」

男二确实越写越爱。

是那种明明受了很多不公,明明有很多理由可以倒地不起,大哭一场。

但他却选择了一种另类的、搞笑的、有点疯批的方式,去对待生活。

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信仰。

算是目前我写的人物里,最中二,也最热血的角色。

不怎么顾及世俗的眼光,但又有自己的坚定追求。

给了他“黑石症”的设定,必须活在恨里,是我有点狠心了。

严望!对不起!

包括后面,全员happy ending,只有严望一个人····

咳咳,先不剧透了。

有点虐他,但我真不是故意的。


12. 

「标记关子笃后,又标记严望 注释」

第13万字左右,金霁月标记了严望。

女主不渣,先别急着评论她。

真的不渣。

目前,我的设定是,从头到尾,女主只喜欢关子笃一人。

后面,严望会不会跳出来抢,看读者对他的评价高不高吧…


13. 

「暗夜女神x顾归琛 注释」

顾归琛、暗夜女神·星希,是两个我着墨比较多的配角。

都是金霁月的助攻。

但后来,也发展出了自己的性格。

不是工具人。

两个人之间,因为情节的延伸,也发展出了一些纠葛。

一个要杀,一个要躲。

一个不忍心,一个不责怪。


14.

「冉妍 反派注释」

冉妍大帝,是本文最大的反派。

也是我很喜欢的角色。

她的原型,是叶卡捷琳娜大帝。

目前来看,最终是会倒台的。

虽然我不想,但没办法,金霁月会强大起来。

一山不容二虎吧,算是。




——————————————

失踪人口回归啦!

谢谢小可爱给我粉心,小蓝手、粮票儿~

哈!满血复活咯~

明天继续~


楠婷ing

谢霖真的好欲啊我好爱(●♡∀♡)

谢霖真的好欲啊我好爱(●♡∀♡)

心动赶在日落前

【无属性】 随笔

她盈盈地笑着向他嘴里塞了一块过期的糖问他甜不甜,他强忍着口中难吃的涩感对她扯出一个笑“甜”。

“啪!”她还是那么笑着,只是甩了他一个耳光“甜吗?”

他略显吃力的转回头来对上她的眸“甜,你给的都甜,我都吃。”脖子上的青筋因为长期的慢性药物而暴起。

-药是你下的,我当然知道。

-你的演技还是那么幼稚又可爱,我的小乖乖。

-我都知道,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和跟了我十年的司机是你杀的,机密芯片和绝密文件是你泄露的。

-给我护肝茶里下了药,卧室里的香薰也掺了氰化物。

-可是这些是你赠予我的,我就都要。

“我爱你。”

“我知道。”她擦刀的动作顿了顿“我恨你。”刀片闪着寒光,落映在她空洞的眸上竟...

她盈盈地笑着向他嘴里塞了一块过期的糖问他甜不甜,他强忍着口中难吃的涩感对她扯出一个笑“甜”。

“啪!”她还是那么笑着,只是甩了他一个耳光“甜吗?”

他略显吃力的转回头来对上她的眸“甜,你给的都甜,我都吃。”脖子上的青筋因为长期的慢性药物而暴起。

-药是你下的,我当然知道。

-你的演技还是那么幼稚又可爱,我的小乖乖。

-我都知道,忠心耿耿的老管家和跟了我十年的司机是你杀的,机密芯片和绝密文件是你泄露的。

-给我护肝茶里下了药,卧室里的香薰也掺了氰化物。

-可是这些是你赠予我的,我就都要。

“我爱你。”

“我知道。”她擦刀的动作顿了顿“我恨你。”刀片闪着寒光,落映在她空洞的眸上竟有种说不出的肃穆。

“你还是不知道。”他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法律不能审判他,她能。

一刀,再一刀。他愣是一声不出。

浓重的血腥味四起。

任务从未出过差错的他死了,死在了他最爱的人的刀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