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砺山带河

158浏览    108参与
兰桨

“主啊!您知道什么最好;无论这个还是那个,完全随您所愿。您愿意给什么就给什么,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愿意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请您随意处置我吧,只要您认为这样最好,只要能够最大地增添您的荣耀。您愿意将我置于何地就置于何地;您可以随便在我身上做任何事情,以实现您的意志。”

“让我成为这美好世界的一个污点,最卑微的人,最孤独的受难者,但有一个条件——我知道是上帝这么做的。纵使上帝在我的每条路上布下冰霜与黑暗,我还甘心爱他。”


你们基督教人和上帝的关系不就非常“权力关系性感化”,主动放弃自由寻得安宁……

“主啊!您知道什么最好;无论这个还是那个,完全随您所愿。您愿意给什么就给什么,愿意给多少就给多少,愿意什么时候给就什么时候给。请您随意处置我吧,只要您认为这样最好,只要能够最大地增添您的荣耀。您愿意将我置于何地就置于何地;您可以随便在我身上做任何事情,以实现您的意志。”

“让我成为这美好世界的一个污点,最卑微的人,最孤独的受难者,但有一个条件——我知道是上帝这么做的。纵使上帝在我的每条路上布下冰霜与黑暗,我还甘心爱他。”


你们基督教人和上帝的关系不就非常“权力关系性感化”,主动放弃自由寻得安宁……

兰桨

《爱的艺术》谈到“爱神”并对东西方宗教(或者说哲学)做了一些对比,他的立场还是倾向于存在主义的,此前也是从他这里看来用“爱”抵御孤独和隔绝,映射到宗教上就是用一种更高更成熟的发展阶段来代替现有的衰弱的宗教——这几乎在神失势的现代透露出一丝希望——而且这个“爱”,这个宗教、这个“对统一的体验”似乎讲得更明白一些,是“我”与“道”、与“佛”、与“梵”、与绝对精神、与上帝的融合,我即是神。那么,出路真在东方哲学和宗教吗?


佛教和道家确实是不讲基督教那种“爱”的,更注重自我的修行,内心的种子。希腊人也认为人有自身的智慧,发展出来的却是科学和实证主义,这又该怎么说?

还是要继续了解。更多的哲学、...

《爱的艺术》谈到“爱神”并对东西方宗教(或者说哲学)做了一些对比,他的立场还是倾向于存在主义的,此前也是从他这里看来用“爱”抵御孤独和隔绝,映射到宗教上就是用一种更高更成熟的发展阶段来代替现有的衰弱的宗教——这几乎在神失势的现代透露出一丝希望——而且这个“爱”,这个宗教、这个“对统一的体验”似乎讲得更明白一些,是“我”与“道”、与“佛”、与“梵”、与绝对精神、与上帝的融合,我即是神。那么,出路真在东方哲学和宗教吗?


佛教和道家确实是不讲基督教那种“爱”的,更注重自我的修行,内心的种子。希腊人也认为人有自身的智慧,发展出来的却是科学和实证主义,这又该怎么说?

还是要继续了解。更多的哲学、宗教和心理学知识能让人解答自身生命的问题。

兰桨

about《书楼吊堂·破晓》

2月最后一天,读完《书楼吊堂·破晓》。

京极老师谈到虚实,吊堂主人的说法是“世界有一半是虚,一半是实”,吃饭睡觉工作,人被杀就会死,这些是真实的世界,而建筑在语言文字、图像、音乐、道理、感情、幻想这些上面的是虚幻之物——但虚幻的东西并非不重要。就好像吊堂说到,把不存在的东西说成是存在,同时知道它不存在,是一种传统的风雅,同样是一种能够用来安抚人心的东西,而把不存在的东西当成存在,或者直接否定存在,这是非黑即白的,在此规则下才会真正出现问题。从现代化的角度来说,这是西方式的理性、合理、有利,随便怎么说吧。但一味地去反现代化、反理性,这也是不对的。这样就让我想起之前读到梁漱溟的那本...

2月最后一天,读完《书楼吊堂·破晓》。

京极老师谈到虚实,吊堂主人的说法是“世界有一半是虚,一半是实”,吃饭睡觉工作,人被杀就会死,这些是真实的世界,而建筑在语言文字、图像、音乐、道理、感情、幻想这些上面的是虚幻之物——但虚幻的东西并非不重要。就好像吊堂说到,把不存在的东西说成是存在,同时知道它不存在,是一种传统的风雅,同样是一种能够用来安抚人心的东西,而把不存在的东西当成存在,或者直接否定存在,这是非黑即白的,在此规则下才会真正出现问题。从现代化的角度来说,这是西方式的理性、合理、有利,随便怎么说吧。但一味地去反现代化、反理性,这也是不对的。这样就让我想起之前读到梁漱溟的那本,关于东方国度的现代化,中国和日本之间倒还有一衣带水——可资借鉴的地方。

如果一定要分辨对错,由我自身的问题是否可以作为确立的标杆,即理性主义确实有不能解决的问题呢?

这样仔细一想,姑获鸟结尾关口说,哪有心能被道理安慰。京极堂仍然是理性主义的信徒,他用理性主义作为手段,去调节那些理性难以打动的东西——不,他是将理性和非理性同时作为手段,去调节世间的扭曲和失衡,但所从运用的规则上讲,他仍然是逻辑的信徒。

 

另一则是谈到读书,京极堂系列也同样提到这个问题,吊堂主人给出明确的解答——其实在《眩谈》里面也说到过类似的话,书只是信息的载体吗?如果只需要上面的信息就够了,那为什么还需要书呢?吊堂主人说书是坟墓,无论是记忆的坟墓、历史的坟墓、虚构的坟墓,都是不存在于真实世界中的东西。萨特还是海德格尔——讲到存在的时候说存在只有当下,过去是不存在的,未来也不存在,一瞬间过去了,就已经成为了不存在的东西,禅差不多也是这样的,而京极则温柔地给它们建立了坟墓作为标记吗?书只是书,没有人读的书就只是油墨、胶水和废纸,当书有了读者,读者从中得到的就是这个坟墓里埋藏的尸骨的前生,而每个人来凭吊时得到的前生是不同的,进入的不是同一个世界,在此基础上,吊堂主人说除却获得信息之外的想要拥有书的心情是拥有一个世界,让这个世界成为我的专属,这也算是一种贪婪吧。

不过一本书毕竟要印刷很多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是无法让书中世界成为自己所专属的,但我和你的世界不用,那么与其说专属,不如说是为自己得到的那个虚的世界,寻找一个实的凭依吧。就像语言依附于文字,情绪依附于人一样。

 

如果从这一点出发,变成想要那个世界专属于我,甚至让那个创造了世界的作者专属于我,这就是自身的扩大,妖怪就在此刻诞生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