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确认存活

17.3万浏览    1540参与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9)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9 


《花式篮球的一百种打法》by Zhang J.K.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9 


《花式篮球的一百种打法》by Zhang J.K.

邻亓

世界把我感染了(上)

-背景架空

-辣鸡文笔图一乐


01.


张先生和龙先生认识好久了,粗算也有二十年。同事们爱开玩笑就调侃他们:

“认识这么久了,你单他寡的凑一块得了。”


两人或许会摇摇头,又可能对视笑笑。


心知肚明的事也没人再接。


02.


公司聚餐很多,但龙先生不喜欢,他不爱浪费时间在无用的事上,张先生就陪他一起窝在家里。


一人一边沙发总是安静的出奇。张先生一般会打破寂静,即使都是尬死人的闲话。


“龙儿,你为啥要来北京?”


“出来打拼,不然你养我?不过我不来咱俩也不会认识。”


“这灯挺亮的哈……”


“就是价格滴血。”


其实大多...

-背景架空

-辣鸡文笔图一乐



01.


张先生和龙先生认识好久了,粗算也有二十年。同事们爱开玩笑就调侃他们:

“认识这么久了,你单他寡的凑一块得了。”


两人或许会摇摇头,又可能对视笑笑。


心知肚明的事也没人再接。



02.


公司聚餐很多,但龙先生不喜欢,他不爱浪费时间在无用的事上,张先生就陪他一起窝在家里。


一人一边沙发总是安静的出奇。张先生一般会打破寂静,即使都是尬死人的闲话。


“龙儿,你为啥要来北京?”


“出来打拼,不然你养我?不过我不来咱俩也不会认识。”


“这灯挺亮的哈……”


“就是价格滴血。”



其实大多时候也待不住,两个人就去外面逛。没走几步就绕到了烧烤摊,老板不停吆喝两人也就默默坐到了摊边。


谈趣事谈经历……


他们不缺新鲜感,即使每天同步做事。


他们谈时间龙先生会说时间快张先生都从白脸变黑卤蛋了,张先生即使嘴里嚼着东西也会骂骂咧咧,手握竹签指着龙先生。


“马龙你幼稚死了,看谁以后敢和你谈?!”


“你养我呗,省的你半夜腰疼死也没人管。”

龙先生依旧笑嘻嘻的调笑。


 

03.


两个人都会喝酒,不过有点不一样。


张先生山东人,酒量是自小练出来的。

龙先生辽宁人,小时候听话长大了认真,酒没怎么碰过。


两人第一次聚着喝酒是大学毕业,都是校坛风云人物,这个人劝劝那个人拉拉就去耍了。


酒吧很乱,灯光晃的眼生疼,一群人风风火火的闯了进去,其实都是小白。铁打的国王游戏和真心话大冒险,都玩过但输了喝酒还是第一次 。


青年总归是爱面子的 。


羞耻的问题答不出口,只能喝酒作罚,一群人闹闹哄哄酒也就解决的快。


张先生估摸着点就开始做结尾,有人接送门口,没人接打车打电话,最后在酒吧门口搭着龙先生散步。


龙先生那天很不幸,游戏总是输。问题棘手就喝酒,他不愿和以后见都不一定见的人敞开太多。


张先生拉着龙先生晃悠了好久,但也只是在走。


“那…有个小卖部……”


“看到了。”


“买两张彩票呗~”


张先生认命了,把醉醺醺的人放倒在长椅上就往小卖部走。最后两人花了几百块买彩票,或许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赔了个精光。



04.


人们总在追忆过去,即使有些令人难堪不已。张先生和龙先生也会这么做,这是他们从小保持的放松方法。


即使有的事情记得有头无尾。


印象最深的是刚认识的那次,少年们是知心的,便贪婪的想知晓更多事情。


两人爬上墙头,腿在墙侧一搭一搭的晃悠,夕阳倾尽所有洒向大地,一切都笼上了金黄色。


“有什么要分享的吗?”


“嗯……我不是乖小孩,就是爸妈外出打工我不愿意添麻烦。”


“这还是乖小孩的想法啊,”小张先生撇撇嘴,他很鄙夷小龙先生‘舍己为人’的做法。


“我觉得吧,当乖小孩没啥不好的,你看他们多喜欢你啊!”


“可我不喜欢。”


这句话把小张先生噎到了。


也对,没人愿意活在虚伪的人生里,小龙先生也不会例外。


“不过在你这挺好,”小龙先生勾了勾唇,“我和你相处很轻松。”


小张先生愣了下,发觉自己被撩到了,整张脸红了个彻底。他急忙跳下墙头,随便拍了拍身边的飞尘,又敷衍性的跺了下酥麻的脚:


“乖 小 孩,再不走被抓到可就要吃竹板炒肉了。”


看着刻意把 乖小孩 咬重的小张先生,小龙先生在心里默默吐槽他的幼稚,最后翻身跳了下去 。



05.


龙先生要结婚了。


第一个得知消息的是许先生,龙先生说是念在两人的表兄弟关系才首先告诉他的。


许先生听的直翻白眼,直接表明打电话发消息都OK,为毛要在酒吧?!


龙先生没接话,只是自顾自地往嘴里灌酒。他说羡慕许先生,羡慕什么最后也没说。


许先生觉得是勇气——


因为他的爱人是男人。


谈到爱人许先生总会笑,龙先生说他是傻蟒,他就一个劲描述爱人有多好。


龙先生听他描述最多的是像旺仔。他没见过许先生的爱人,就只听许先生一口一个旺仔的叫。


婚礼总归是提上日常了,他告诉了公司同事,给他们送请帖发喜糖,却单单没告诉张先生。


有人问他们是不是吵架了,龙先生说是给兄弟一个惊喜。



06.


婚礼也是和许先生爱人的首次见面。


许先生说旺仔姓方,龙先生在交流时细细观察了好久,最后向许先生表明确实像旺仔。


张先生是在婚礼当天知道消息的,他被同事樊先生带去了现场,也见到了樊先生口中温柔的爱人。


一位男性。


张先生觉得世界好像有点gay里gay气。


樊先生的爱人确实很温柔,他介绍自己姓周,又谢谢张先生对樊先生的照顾。张先生心里别扭极了,因为现在本应该有个白白的男生替他说:


“应该的应该的,不过小樊也很有天赋,大学刚毕业就被我们公司抢过来了。”


但他现在只能摸着袖口,客套的答着不客气。


没寒暄几句就被许先生打断了,他拉走了张先生,必须承认婚礼现在忙炸了。


张先生被扔进化妆间换西服,柔顺的布料看的他出了神,他感觉自己被世界感染了。


许先生在外面大声催促他,张先生缓了一下开始换衣服。


张先生打开门准备看一下上身效果,怀里却被扔了个胸花,“雏菊……”


他一瞬间想看看雏菊的话了,便拿出手机准备百度一下。许先生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催促他戴好胸花赶紧帮忙。


婚礼进行的很顺利,张先生站在台下看着他们交换戒指 亲吻,他感觉眼睛有点酸涩。


周先生走了过来,他发觉张先生可能需要安慰。


“还好吗?”


“很好啊,我兄弟结婚多高兴的事。”


cnmd兄弟!


周先生准备再说几句,司仪却先一步叫张先生上了台。


“作为新郎官最好的兄弟兼今天的伴郎,张先生送几句祝福新人的话吧?”


“人们一生都在追逐,小时追逐成绩 大时追逐事业 老时追逐安享。在如此忙碌的一生中,相爱或许不是那么重要,但恰恰是爱让人们相知。所以……”战略性的停顿,“恭喜我亲爱的兄 弟 龙先生迈入了婚宴的殿堂,幸运神会眷顾你们:早生贵子,永结同心!”


龙先生失笑,他又一次听到了那句幼稚的‘兄弟’。


就是恐怕,这是最后一次……



07.


张先生和龙先生分开了,在那场婚礼后。


很正常嘛,毕竟谁家有妇之夫天天和兄弟住在一起。张先生就这么说龙先生,好像也在说自己。


他看着龙先生收拾东西,恍然间发现这间出租屋这么小,小到龙先生的痕迹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先生直到上车前也在沉默,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将离开这座城市。


其实龙先生之前有暗示过。




“你昨天做的什么梦?大半夜搁那哭说舍不得我,虽然哥魅力很大但不会离开你的!”这是张先生疑惑且坚定的问候。


“我梦见你生病嘎了,说临终前要我哭一场,不然死不瞑目做鬼也不放过我。”这是龙先生眼都不眨的谎话。




“你家里给你准备这么充足,你却当个小北漂,家里真的不生气?”


“不生气是假的,反正早晚的事。”




“胸花还好吗?”


“挺好的。”


“我挑老久了,还找店员小姐姐推荐,她说……让我选雏菊,我原本想选玫瑰的,现在感觉也蛮配的。”


“你怎么问的?”


“说给我爱的人。”



08.


龙先生走了,走的干干净净。


张先生站在小区门口看他上车,他想冲过去跑住龙先生,想亲吻他未能表达心意的爱人,可他看到了龙先生的妻子。


他胆怯了。


“那个……再见,百年好合啊两位。”又是违心的话。


“谢谢!”副驾的女生笑的很温柔,看起来和龙先生配极了。


周先生是在张先生准备上楼时出现的,他在附近看到了一切,其实来这里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感觉婚礼的聊天需要结尾。


温热的水侵入杯中,溅起的水滴落在了茶几上。两人在沙发上唠着家常,但周先生试图回到婚礼那天的话题。


“还不准备结婚吗?”


“没打算,”张先生声音有些低沉,“而且我有爱的人……只是他属于别人了。”


“为什么不告诉他?”


“我害怕给他造成困扰,他应该找个女生过好正常的一生。”


“没人可以定义正常,我想龙先生很期待你的表白。”


张先生猛然抬头,他很震惊周先生知道自己爱龙先生。


“可他结婚了……”像是对周先生的解释,又像是以防自己做出什么事情围成的铁网。


“他们还没有领证,这你不知道吗?或许你可以和那个女生的爱人联手,我想你们会各取所需的。”


南鱼

4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game, please ask the players to confirm their identity. May God be with you.”

  众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似乎……是一废弃医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里有一些过期的药和没有用过的针管。

  “什么意思?说的什么洋文?**”一...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game, please ask the players to confirm their identity. May God be with you.”

  众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似乎……是一废弃医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里有一些过期的药和没有用过的针管。

  “什么意思?说的什么洋文?**”一个看起来三十左右的中年男性忍不住爆了粗口。

  纪凌几个人面面相觑,研究这游戏规则到底是什么。正当几个人苦思无果的时候,广播又讲话了。

  “欢迎特殊玩家 ——月下森 来到废弃医院副本。May God be with you.”

  “特殊玩家?什么意思?”纪凌皱了皱眉,她感觉这个游戏越来越玄乎了。

  “特殊玩家是指我是用特殊方式进入了这个游戏,跟你们进入的方式不太一样。你们是无意识进入游戏,而我是刻意进入游戏。”月下森没有刻意隐藏,而是全盘托出。还无所谓的耸肩,虽然只有1米59的身高,但是给人莫名强大的气场。

  “什么叫做刻意进入游戏?”纪凌对待除自己朋友以外的玩家,还有这个游戏都带有想要全部了解的想法。月下森摆了摆手,无耐道:“抱歉,这个不能说。上面有规定。” 纪凌也明白,不能强人所难。于是点了点头,并且也象征性的道了个歉。

  “Attention all players, please. The game will start in ten minutes. May God be with you.”

  听到广播,大家都没有闲心去聊天了,只想抓紧时间知道自己的身份。“等等,那我们怎么知道自己在游戏里的身份?”南鱼满眼的不理解,似乎对这游戏很不满意。月下森轻笑道:“小朋友,难道你没有注意到你从刚进来庄园的时候,手上就带了一只手表吗?”他用极度温柔的语气来回答这个问题,似乎在哄小孩儿。

  “你的意思是……!谢谢我明白了。”南鱼满脸感激。“等等,你为什么觉得我比你小?”南鱼虽然心怀感激,但是她的脑回路跟正常人是不一样的。“这个嘛……如果你能在第一局游戏成为王,那我就会告诉你咯。”月下森假装为难的挠了挠头,摆出了一个标准的微笑。虽然是个男人,但是用南鱼的话讲,笑起来真的是好看的过分,南鱼顿时就脸红了。

—————————十分钟后———————

  “欢迎来到废弃医院,尊敬的玩家。您的第一个任务——活过第一晚。”

  按理来说,南鱼应该大喊大叫,可是她没有,突然变得沉默了起来。是她终于有脑子了吗?当然不是,是她注意到,门外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敲门。

  “小鱼儿!你在里边吗?我是纪宇,你快开门!快点啊!” 不对劲,不对劲了。纪宇平时虽然力气特别大,但是他的教养很好,不会出现用身体撞门或者用脚踹门,但是这个铁门随着门外“纪宇”的撞击,居然出现了一块凸出来的形状。

 或许人在极度恐惧下是会变得非常理智和清醒。南鱼一下子就明白,门外的可能不是纪宇。于是她选择不出声,她捏手捏脚的来到猫眼偷看,可是她刚刚靠近门,敲门声就截然而止了。

  

Yukista

📷 | 能共你爬天梯,黑夜亦亮丽

原©:一九九九九九

指路:20150930芭提雅 

📷 | 能共你爬天梯,黑夜亦亮丽

原©:一九九九九九

指路:20150930芭提雅 

DEMON🐾
  微博上的显微镜们真的是好样...

  微博上的显微镜们真的是好样的

  微博上的显微镜们真的是好样的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8)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8 


zjk:不信谣,不传谣。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8 


zjk:不信谣,不传谣。


祝大家国庆节快乐!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7)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7 


很擅长骑车下坡是吧?(笑)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7 


很擅长骑车下坡是吧?(笑)

当春乃发生酥

【AL】秋夜迟

*年上/商界精英X男大学生

*一发完/HE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传送门 


灵感来源是栩老师的画。


甜甜有了,去阿栩老师的那里看贴贴 。

*年上/商界精英X男大学生

*一发完/HE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传送门 


灵感来源是栩老师的画。


甜甜有了,去阿栩老师的那里看贴贴 。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6)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6 


ml:我记得上次骑车下坡的剧本还不是这样的。

zjk:爽了。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6 


ml:我记得上次骑车下坡的剧本还不是这样的。

zjk:爽了。


Yukista

📷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乒乓世界201609 总第287刊 | 完美乒乓里约影像

(因为没见过所以就拍下来修了💦) ​

📷 |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

——乒乓世界201609 总第287刊 | 完美乒乓里约影像

(因为没见过所以就拍下来修了💦) ​

余燼がよみがえる그리니치
今朝若是同林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今朝若是同林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雪地里相爱,他们说零下结晶的誓言不会坏

今朝若是同林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雪地里相爱,他们说零下结晶的誓言不会坏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5)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5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小狗只是想和你一起跨年罢了。(悲)


【点进链接,揭示meme的真面目!】

[图片]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5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小狗只是想和你一起跨年罢了。(悲)


【点进链接,揭示meme的真面目!】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4)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4 


纯血猫猫。【确信】


[图片]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4 


纯血猫猫。【确信】



当春乃发生酥

【AL】夏季风(23)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3 


给妈妈的回复 be like:

[图片]


*校园paro

*连载中

*ooc/其余均不属于我


Chapter 23 


给妈妈的回复 be like:


coco-crush

无非草木(十)

终章🍎 


终于结束啦

很激动也很不舍地结束了这几个人这么长的一段故事。

结局早就注定不会圆满,从谒文中也可以解读:科的“痴”,昕的“愚”,博的“贪”,他们都被这些俗念羁绊纠缠,最终有人因此赔进性命,有人永远为爱所欺。龙的结局看似是四个人中最好的,但他其实是诗中的“草木”,生生剥离了血肉,埋葬了情感,做一株无情草木。他看似全身而退,但也一无所有了。

不管怎么样,磕磕绊绊终于用了一整个夏天将这个故事写完了,也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吧。

终章🍎 


终于结束啦

很激动也很不舍地结束了这几个人这么长的一段故事。

结局早就注定不会圆满,从谒文中也可以解读:科的“痴”,昕的“愚”,博的“贪”,他们都被这些俗念羁绊纠缠,最终有人因此赔进性命,有人永远为爱所欺。龙的结局看似是四个人中最好的,但他其实是诗中的“草木”,生生剥离了血肉,埋葬了情感,做一株无情草木。他看似全身而退,但也一无所有了。

不管怎么样,磕磕绊绊终于用了一整个夏天将这个故事写完了,也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