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碇真嗣

93.3万浏览    16089参与
魅影

《人格分解》同人RPG游戏

二版立绘出炉测试

《人格分解》同人RPG游戏

二版立绘出炉测试

长夜观星

【薰嗣】只存在天台的幸福

 作者有话说:一发完,全文预计4k+,小心食用,微虐,看完除终的新剧场版有感,有感而作。可以看成q组或者庵组,he(存疑?),作者不会起名字,有点拉(?)如果有人喜欢的都话会很开心!!有点小学生文笔请不要在意!!可能有错别字,或者语句不通的地方,麻烦轻点喷呜呜

  

  

  

  碇真嗣讨厌人类。

  为什么人们总要无意义聚集在一起呢?为什么一个人会成为他们眼中的异类呢?碇真嗣躺在地上这么思考着,碇真嗣无法理解。

  炎炎夏日,地面被太阳炙烤着,碇真嗣的背阵阵发痛,但他早已习以为常,是的,和他的心一样,早已无药可救。

  这是他来到这所学校第七次被打了。碇真嗣第一次来到这...

 作者有话说:一发完,全文预计4k+,小心食用,微虐,看完除终的新剧场版有感,有感而作。可以看成q组或者庵组,he(存疑?),作者不会起名字,有点拉(?)如果有人喜欢的都话会很开心!!有点小学生文笔请不要在意!!可能有错别字,或者语句不通的地方,麻烦轻点喷呜呜

  

  

  

  碇真嗣讨厌人类。

  为什么人们总要无意义聚集在一起呢?为什么一个人会成为他们眼中的异类呢?碇真嗣躺在地上这么思考着,碇真嗣无法理解。

  炎炎夏日,地面被太阳炙烤着,碇真嗣的背阵阵发痛,但他早已习以为常,是的,和他的心一样,早已无药可救。

  这是他来到这所学校第七次被打了。碇真嗣第一次来到这所学校,他目光呆滞的做完了自我介绍,然后就一直缩在教室的角落。这已经是他第几次因为霸凌转学了呢?碇真嗣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从小失去母亲,名义上的父亲也自小学之后再也没见过了,他一直被寄养在葛城美里家里。虽然美里很温柔,对他很好,但,碇真嗣无论如何也无法融入。

  碇真嗣耳朵里戴着耳机,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这首欢乐颂,听到欢乐颂的同时很轻松但也很难过,这种矛盾感让他很新奇。他看向窗外,不自觉哼出了声,无可厚非,他因为扰乱课堂秩序被赶出了教室。

  碇真嗣喜欢天台,在天台上,只有自己一个人,他很喜欢这种只有一个人的感觉,可以逃避一切。他和往常一样,走进了天台。

  咦?已经有人了吗?碇真嗣有点苦恼,毕竟除了天台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他转身正准备离开,“哼哼哼哼…哼哼哼…”

  “歌真好呢,歌可以滋润心灵,歌真是人类所创造文化的极致呢,你不这么觉得吗?碇真嗣君?”在碇真嗣面前的是一位白发少年,白皙的皮肤,灰白的发丝,如血一般红润的眼瞳倒映出他的身影,是的,少年就好像不存在于这世上的生物,纯白到好像很快就会消失。

  碇真嗣愣在原地,等到察觉到的时候,碇真嗣流下了眼泪,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建立已久的心中壁垒好像在这一瞬间坍塌崩溃。看到眼前的纯白少年的一瞬间,他好像找到了自己丢失已久的宝物。

  “啊  这一定是命运吧。”不知怎的,碇真嗣心中如此确信着。

  碇真嗣不知所措的抹着眼泪,但泪水如泉涌般止不住。少年走到他面前,脸上挂着微笑,轻轻拂过碇真嗣的眼角道:“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碇真嗣看着少年眼睛,少年眼中的是自己。

  “对不起,明明是初次见面,我却露出这么丢脸的神情。那个,你是?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渚薰,叫我薰就好了,碇真嗣君。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啊,当然知道你的事。”碇真嗣擦了擦眼泪,红了红脸,“那薰君也叫我真嗣就好了。”碇真嗣明明是初次见到眼前的少年,但却对他产生莫名的好感和信任,好像他从很久以前就在期待这一刻了。

  等到他反应过来,他已经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了,“对对不起!”碇真嗣真准备放开手,渚薰反过来与碇真嗣十指相扣,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就差两三厘米他们的嘴就会亲密相贴。“薰君身上有种好闻的气味。”渚薰的呼出的鼻息打在碇真嗣的脸上,碇真嗣红了红耳朵。“呵呵”渚薰似乎察觉到,坏心眼的笑出了声,靠近碇真嗣的耳朵,“真嗣君,你,耳朵很红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会对初次见面的薰君有这样的反应呢。碇真嗣很苦恼,但同时碇真嗣感受到了这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感觉,像开了罐的蜂蜜一样,一点一点填满他的心。

  渚薰笑了笑把碇真嗣从地上拉了起来,起身后碇真嗣拍了拍身上的灰,拍到一半,突然听到薰君说“我啊,是为了真嗣君才来的哦。”

  在往后的日子,碇真嗣不再抗拒去学校,反而每天去学校成为了他最期待的事,美里也很惊讶碇真嗣的变化,但想着碇真嗣这样也是好事,至少不再逃避去学校了,也没有过多说些什么。碇真嗣擅长料理,虽然并不是主动去学的。因为美里总是爱吃些垃圾食品,碇真嗣不得不学会料理,久而久之碇真嗣就变得很擅长料理了。

  “薰君,今天的便当好吃吗?”

  “真嗣君不管做什么,我都很喜欢吃哦。”

  碇真嗣有的时候很苦恼渚薰无意间说出的暧昧话语,虽然他总是会因为这些话语感到面红耳赤,但是看到渚薰吃的很开心,他也很开心。

  “呐,薰君会有一天会离我而去吗?就像父亲一样离我而去吗?”碇真嗣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这个问题。渚薰沉默了一会,就在碇真嗣以为自己得不到答案“对不起薰君,让你困…”碇真嗣话音未落,“不会的,因为我是来给真嗣君幸福的,我也许就是为了和真嗣君相遇才来到这世上的。”碇真嗣抬头看着渚薰,似乎忍耐不住的样子,他冲上去紧紧抱住了渚薰,“那我也说不定也是为了和薰君相遇才来到这世上的哦。”碇真嗣小声地啜泣着,渚薰温柔的抚摸着真嗣的背,“在真嗣君没有喜欢上自己,没有得到幸福之前,我哪里都不会去。”

  渚薰紧紧抱着碇真嗣,碇真嗣也紧紧抱着渚薰。他们不是恋人,但是他们的感情早已超越了恋人,恋人这个词不足以形容他们的关系。

  在天台上,他们热烈的拥吻着,疯狂的啃噬着对方,似是想去对方吞噬殆尽。碇真嗣觉得这个小小的天台就是他的幸福。碇真嗣很幸福。

  渚薰的心中充满了甜蜜。渚薰的心中充满了苦涩。

  碇真嗣只觉得那天的渚薰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背,感觉很温暖,他由心希望这样幸福的日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永远。

  碇真嗣只有在天台上才会见到渚薰,在学校的其他地方反而见不到渚薰的身影。碇真嗣也向渚薰发出过疑问,对此渚薰说“因为我只想和真嗣君两个人这样在天台独处。”碇真嗣摸了摸自己红的发烫的脸颊,也没有再对这个问题提出疑问。

  碇真嗣变得开朗了很多,和班里的同学也能正常的说上话了,还交到了两个好朋友铃原东治和相田剑介每天打打闹闹。碇真嗣很开心,这都是薰君的功劳啊,要是没有薰君,我一定无法像现在这样吧。

  碇真嗣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人类,没有那么讨厌人类的集群行为,他的眼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光芒,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那么差劲,这个世界也没有那么糟糕。

  直到某一天,碇真嗣像往常一样前往天台想找渚薰一起吃饭,但这次却没有看见渚薰。碇真嗣在天台找了一圈一遍遍大声叫唤着薰君,但是渚薰没有出现。碇真嗣以为渚薰是有事所以没来,可能是作业没做被惩罚了之类的,所以没空来。碇真嗣如此安慰自己,但空白的话语却掩盖不了他内心的恐慌。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过去一个月,碇真嗣每天都到天台来找渚薰,期待渚薰能够出现,但事与愿违,渚薰没有出现。

  碇真嗣内心的恐慌越来越大,他很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渚薰。于是,他眼中的光消失了,他变回了那个自卑自闭懦弱的自己,甚至比之前的程度还要深。他的两个好朋友都很担心他,询问他怎么了,他只是面上笑了笑说没什么事,而后又恢复了原状,沉默不语。

  铃原东治和相田剑介很担心碇真嗣的状态,于是找到了碇真嗣的监护人葛城美里说明了情况。他们告诉美里真嗣每天都要去天台,之前他们也问过为什么他去天台这么勤块,还拿着便当,不会悄咪咪和哪个妹子偷偷约会吧?碇真嗣笑了笑,红了红脸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是的!和我最重要的人的约会!”

  他们一下沉默不语,还没反应过来说些什么,碇真嗣就已经跑走了。美里也曾偷偷进到碇真嗣的房间替他掖好被褥,但却意外听到碇真嗣晚上说梦话,一脸幸福嘴里小声嘟囔着“薰君”这个名字。美里一开始还以为是碇真嗣的好朋友,也就没有多想。

  美里觉得让碇真嗣变成这样肯定和这个“薰君”有关,有了思路后,美里去学校里展开了一番调查,但却什么也没有查到。

  因为这个学校里根本没有叫“薰君”的男生,就算有也是同名的女生。

  美里听到真嗣房间的关门声,知道真嗣回来了,真酱又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这个月几乎每天要么是回来的时候浑身冰凉,很晚才回来,要么就是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

  美里走到真嗣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真酱,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话要对你说。”也许是美里敲了太久的门了,碇真嗣觉得有些烦,便打开了房门,“美里姐,怎么了?”碇真嗣喉咙干涩的几乎发不出声音。

  他们坐到餐桌上,碇真嗣的眼中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似乎什么也激不起他的兴趣。美里叹了口气,把几张纸推到了真嗣面前,“真酱,你最近状态很不对劲,我猜是和那个薰君有关吧?”一听到这个名字碇真嗣颤抖了一下,心中蔓延了更大的深渊,“真酱,虽然我不知道你见到的是谁,但是我必须要和你说清楚,你就读的那所学校,根本没有薰君这个人。这是我调查的资…”

  美里的声音不断远去,碇真嗣的脑中充满了鸣声。

  …

  ……

  ………

  …………

  ……………

  ………………

  …………………

  哈?

  美里姐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薰君不存在?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对我那么温柔的薰君,我那么心脏乱跳的薰君,拯救我的薰君,一直对我笑的薰君,一直看着我的薰君,让我找到的存在意义的薰君,说要给我幸福的薰君,说不会离开我的薰君

  不存在?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不存在啊啊!!!

  明明是美里姐什么都不知道,肯定是美里姐没找仔细!!肯定是美里姐落下了薰君的信息!!

  “嗯,我知道了,美里姐。”美里很惊讶碇真嗣什么反应都没有,似乎他早就知道了。“我没事了美里姐,我先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美里姐你也早点睡。”还没等美里说话,碇真嗣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僵硬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碇真嗣的眼中充满了混沌。

  碇真嗣再次讨厌上了人类,再次讨厌上了世界,再次讨厌上了自己。

  碇真嗣失去了幸福。

  碇真嗣前往了天台,他看到了薰君,微笑的薰君,对他张开双臂想要拥抱他的薰君,让他小鹿乱撞的薰君,让他找到存在意义的薰君……

  他所爱着的薰君,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的幸福,就是他的容身之处。他离他的薰君越来越近

  “啊,我终于找到你了薰君,这次一直在一起吧,直到永远吧,我啊,不能接受没有你的世界,因为,薰君就是我的幸福啊。”

  碇真嗣笑着如是说道,碇真嗣哭着如是说道。

  少年像飞鸟一般,拥抱了属于他的全世界,属于他的一切,属于他的幸福,属于他的薰君。他感受到自己被他的薰君紧紧抱着。

  是的,我很辛福。

  碇真嗣得到了幸福。

  

  

  

  

  


作者有话说:这里的薰是真实存在过的薰,这个轮回的薰以某种形式存在于真嗣的心里,就像小时候自己的专属朋友,只有自己看得见能对话,不是真嗣幻想的!结局开放式,可以是he,真嗣再次见到了薰并且对他深情告白,两人永远在一起了!也可以是be,真嗣纵身一跃和薰见面了,两人永远在一起了!最后的见面是真的!不是真嗣幻想的,真嗣见到了渚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过q的作者已经什么都不怕了,只要薰嗣能见面,能永远在一起(又疯一个)

  

  

  

  

  

  

  

  

  

新世纪摆烂少女
呜呜呜太可爱了,我真的好会捏!...

呜呜呜太可爱了,我真的好会捏!!!

呜呜呜太可爱了,我真的好会捏!!!

芜了一个大湖

【嗣單人】自焚 ⚠️ooc⚠️自殘預警

寫的和粑粑一樣

腦子一抽寫了


真嗣蹲在地上,夏天灼熱的陽光毫無遮蔽的灼燒著他的脊背。

​是火焰,從衣服中線的細密線頭開始,一路燒開,棉質襯衫被燒的焦黃收縮,劈哩叭啦,飄散著不算難聞的氣味。

皮肉被燒裂了,暗夜里的山鬼牢牢附在皮膚上,摸上去粗糙不平,手指帶過的地方有針刺的痛感。

黑煙飄散開,真嗣捂住鼻子,像是已經聞到了蛋白質燒焦的氣味 ,他的背肌很薄,一下子就燒到了脊椎,堅硬的脊椎骨被灼燒著,變成了炭黑色的粉末

已經足夠了啊。

​他搖搖晃晃站起來。眼淚突然就落下來了。

​為什麼我還活著。

傷口仍然在滲血,血著下肢流至肘尖,無法言說古神符咒一般,送上飽含愛與悲哀......


寫的和粑粑一樣

腦子一抽寫了


真嗣蹲在地上,夏天灼熱的陽光毫無遮蔽的灼燒著他的脊背。

​是火焰,從衣服中線的細密線頭開始,一路燒開,棉質襯衫被燒的焦黃收縮,劈哩叭啦,飄散著不算難聞的氣味。

皮肉被燒裂了,暗夜里的山鬼牢牢附在皮膚上,摸上去粗糙不平,手指帶過的地方有針刺的痛感。

黑煙飄散開,真嗣捂住鼻子,像是已經聞到了蛋白質燒焦的氣味 ,他的背肌很薄,一下子就燒到了脊椎,堅硬的脊椎骨被灼燒著,變成了炭黑色的粉末

已經足夠了啊。

​他搖搖晃晃站起來。眼淚突然就落下來了。

​為什麼我還活著。

傷口仍然在滲血,血著下肢流至肘尖,無法言說古神符咒一般,送上飽含愛與悲哀的禮物。

南屿🐠
试来试去还是喜欢水彩笔刷

试来试去还是喜欢水彩笔刷

试来试去还是喜欢水彩笔刷

悖若
  突然想起来,看eva几年了...

  突然想起来,看eva几年了,似乎从来没有交过党费,大概是迟到多年的补款

  突然想起来,看eva几年了,似乎从来没有交过党费,大概是迟到多年的补款

绯语

 就喜欢真嗣这样的可爱鬼,就喜欢就喜欢!(吧唧到了炫一下

 就喜欢真嗣这样的可爱鬼,就喜欢就喜欢!(吧唧到了炫一下

尔懿2111
“我的每一片碎片,都有你。”

“我的每一片碎片,都有你。”

“我的每一片碎片,都有你。”

什锦叫花叽

「仆は君に逢うために生まれて来たのかも知れない」

  

  

  

  

  

  

  

        是色彩打卡,参考素材:吴可可  k老师

  !不用送礼物 !存图可以移步微博 @什锦叫花吖 

「仆は君に逢うために生まれて来たのかも知れない」

  

  

  

  

  

  

  

        是色彩打卡,参考素材:吴可可  k老师

  !不用送礼物 !存图可以移步微博 @什锦叫花吖 

Amoa水土

在太阳下晒毛毛

  

BGM:New jeans《Ditto》

在太阳下晒毛毛

  

BGM:New jeans《Ditto》

豬排飯好吃嗎禾水

  是約好了一起上學但是忘記了的小真和等的不耐煩了的貞咪

  是約好了一起上學但是忘記了的小真和等的不耐煩了的貞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