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碎片情节

18浏览    7参与
吖煌

碎片6

存一个开头/上坡路


        我不清楚我这两年究竟做了些什么,自从前年和王霞离婚后,我便开始疯狂地酗酒,和当年我爸一样。

        我跟我爸很像,不仅是容貌,性格、习惯都像。为数不多的不同大概就是我有一张中专学历,而我爸是种地的。哦对,还有,我是和我老婆王霞离婚的,我爸不是,我妈当年是自己跑了的。这么看我还算得上“青出于蓝”。

       王霞...

存一个开头/上坡路


        我不清楚我这两年究竟做了些什么,自从前年和王霞离婚后,我便开始疯狂地酗酒,和当年我爸一样。

        我跟我爸很像,不仅是容貌,性格、习惯都像。为数不多的不同大概就是我有一张中专学历,而我爸是种地的。哦对,还有,我是和我老婆王霞离婚的,我爸不是,我妈当年是自己跑了的。这么看我还算得上“青出于蓝”。

       王霞跟我还有个儿子,对这个儿子,我从来就管的不严也不多,逃课恋爱当混混,我劝过、骂过,但我都没打过他,我总觉得人在经历过什么后会更加明白一些道理。我相信我儿子会有出息的,我以前在十七八岁时也算个有出息的……



[有些能力差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自己能力很差,也正是因为他们的无能让他们无法意识到自己有多无能。这种认知偏差现象叫做达克效应(Dunning-Kruger effect),这些能力欠缺者们沉浸在自我营造的虚幻的优势之中,常常高估自己的能力水平,产生蜜汁自信,却无法客观评价他人的能力。]

吖煌

碎片5

安尔就像一阵风。


在那些可爱的小姐们、尊敬他的下属面前,他温柔可亲得好似一缕春风。


但一上了战场,他便化身为出征前号角呜咽亢奋的一声凛风。


我和他共同走过我们的青年时期,比荣耀更重要更多的,是他,不经意吹散了我少年时的迷惘、那些心底的阴霾。


他的离去,他将停居何方,我只能辞别,只能祝福,无法知晓,亦无心过问。


他只是暂时停留于我身边的一片风,相逢即告别。


可是布莱克,我从未将你当作是他。


就算容貌体态的相像也不能使我将你们二人紧密地联想到一起。


你是阿蜜娅口中的那朵花——她打算待其盛放后折下来装饰她的新家。


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亲兵,并且我不...

安尔就像一阵风。


在那些可爱的小姐们、尊敬他的下属面前,他温柔可亲得好似一缕春风。


但一上了战场,他便化身为出征前号角呜咽亢奋的一声凛风。


我和他共同走过我们的青年时期,比荣耀更重要更多的,是他,不经意吹散了我少年时的迷惘、那些心底的阴霾。


他的离去,他将停居何方,我只能辞别,只能祝福,无法知晓,亦无心过问。


他只是暂时停留于我身边的一片风,相逢即告别。


可是布莱克,我从未将你当作是他。


就算容貌体态的相像也不能使我将你们二人紧密地联想到一起。


你是阿蜜娅口中的那朵花——她打算待其盛放后折下来装饰她的新家。


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亲兵,并且我不得不承认,你有着终究会代替我以及安尔的实力。


本来我只是培养你。我把你当做我的徽章,别在正装口袋的花朵,功勋墙上最华丽的绶带。


但如今,我已决定让你独自爆发你的潜力、伸展你的身手来,世人们将会惊叹你的魅力和姿态,这是我为你精心准备而满怀信任的期待。


挺起胸膛来,我等着沃尔夫家族冉冉升起联邦以之为傲的新星!



                                             雷切斯•卡洛森

吖煌

碎片4

与其说是一个故事,不如说是一次夏天。

只有你,不知情上演一场无人观赏的默剧。

我还凑不齐剧情。

与其说是一个故事,不如说是一次夏天。

只有你,不知情上演一场无人观赏的默剧。

我还凑不齐剧情。

吖煌

碎片3

陆小衍正难为地犯愁,忽然听到街前面那素纱蒙面的青衣女子轻嗔:


“痴子!”


陆小衍心里一喜,知晓前面这个女子是邱枍了。但又忍不住叫苦,之前和她说自己是要往溗川给陆老婆子带信,去找执廖小师父的。这下倒好,她居然也来了襄水。但认出来了肯定躲不了。他心里琢磨着,不如就跟着她摸摸这襄水的地。


邱枍眼轻瞟过来,看见陆小衍大步向前贼笑着道:“在下与姑娘如此有缘,才过俩日又见着姑娘!”


“姑娘姑娘的,没大没小。”有浅碎的光凌厉在她额前的宝石上,映出光晕来。邱枍低声斥他,“喊姐姐。”


“大姐姐这么好看,所以才喊姑娘呀。”


“疯话!”邱枍眉眼微垂,却未察觉地嘴角轻弯,复又蹙眉问...

陆小衍正难为地犯愁,忽然听到街前面那素纱蒙面的青衣女子轻嗔:


“痴子!”


陆小衍心里一喜,知晓前面这个女子是邱枍了。但又忍不住叫苦,之前和她说自己是要往溗川给陆老婆子带信,去找执廖小师父的。这下倒好,她居然也来了襄水。但认出来了肯定躲不了。他心里琢磨着,不如就跟着她摸摸这襄水的地。


邱枍眼轻瞟过来,看见陆小衍大步向前贼笑着道:“在下与姑娘如此有缘,才过俩日又见着姑娘!”


“姑娘姑娘的,没大没小。”有浅碎的光凌厉在她额前的宝石上,映出光晕来。邱枍低声斥他,“喊姐姐。”


“大姐姐这么好看,所以才喊姑娘呀。”


“疯话!”邱枍眉眼微垂,却未察觉地嘴角轻弯,复又蹙眉问,“你不是说去溗川吗?怎么跑襄水这来了……你不会,看上哪家小姑娘,追来了吧?”


“哪有?我又不是那种人……”陆小衍立马反驳,看见青蓉在一旁掩着嘴笑,狠狠瞪了他一眼,“再说大姐姐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


“青蓉都不信你这鬼话。”邱枍眼挑了挑,“说实话,不然我就让你师父来领尸。”


陆小衍心里转溜了转,扯出一段正经的鬼话来:“好吧好吧,接了个新活,送点烧饼。”

吖煌

碎片2

与剑同眠

酒浇三尺锃匣间

醉挑龙筋吴潭浅

取次花丛巫山好

弱水一瓢薄命缘

曾为浪子春不换

今独北邙恨无边

纵无边

便无边

拼谁魂送在谁先

谁又成仙

与剑同眠

酒浇三尺锃匣间

醉挑龙筋吴潭浅

取次花丛巫山好

弱水一瓢薄命缘

曾为浪子春不换

今独北邙恨无边

纵无边

便无边

拼谁魂送在谁先

谁又成仙

吖煌

碎片1

       雷切斯只是寻常地扫了一眼投影屏,然后他那双深蓝的眼睛便难以从其上挪开。

       他心里刚刚还不满这些家伙都放下手中的事不做全都看起新兵训试来,现在他也无法舍得将目光离开:那张熟悉的面孔又一次鲜活在他眼前,就算是隔着屏幕。

       只一瞬间仿佛那个人在与他连线,抹一把汗水笑得恣意,而下一秒就将开口嚷道“喂!雷切斯……”。...


       雷切斯只是寻常地扫了一眼投影屏,然后他那双深蓝的眼睛便难以从其上挪开。

       他心里刚刚还不满这些家伙都放下手中的事不做全都看起新兵训试来,现在他也无法舍得将目光离开:那张熟悉的面孔又一次鲜活在他眼前,就算是隔着屏幕。

       只一瞬间仿佛那个人在与他连线,抹一把汗水笑得恣意,而下一秒就将开口嚷道“喂!雷切斯……”。


       他面色紧绷,强咽下震惊没现出异样来。


       “怀特上将!”卡维奇最先叫出声来。


       怀特,怀特,安尔怀特。这个消失了七年的名字,那个从名单中移除了七年的头衔,那段并肩作战过的九年的日夜,现在全都随着投影屏上那个身影开始在雷切斯心里奔走疾呼。


       是他吗?


       但屏幕上那个身影只是转过身,和他的战友私语着。

       这回雷切斯看清了,雷切斯心里微微放下,不知是失落还是松懈。


       这不是安尔。


       “去查一下这个兵。”雷切斯的双手仍交叉着,微微收紧,板着脸向卡维奇命令道,“安尔早就光荣了。”


       他这句话点醒了监控室里的所有人,大家缓过神来,投影屏上那个被树丛遮住身躯的人站起来迅速横跨过横木,阳光斑驳投射在那个士兵的金发上。


        “对不起,卡罗森将军。”卡维奇慌张地抬了抬眼镜,投影屏上那个明显才刚成年的青年的身影随着他慌乱地起身在他的视野里留下模糊的杂影——命令必须立刻执行——但他仍无法将刚才的所见从脑海里挥散:

       那头金色短发下的五官几乎同怀特上将一模一样,但也有着些许不同……哪儿?除了那一头变短的金发……

       他从脑海里的杂影翻找到那个青年跨越横木时被几根树枝遮住的面庞……


       是的,怀特上将的那道疤!


       他大概是迷糊了眼才会将这个孩子一般的青年士兵看成伟大的怀特上将!更何况上将的那道疤还是因为救自己而留下的,他居然……


       “没有关系哦,卡维奇。我觉得这样似乎看起来更帅哦。”微长的栗色娃娃发下慵懒的黑色眸子稍稍弯起。

       “可是,上校……”

       “或许阿蜜娅会喜欢的,这样更像一个上校了不是么?”那道疤贴着眼角一路张扬到耳骨上,虽被栗发遮住了大半但仍十分明目在眼角处,而怀特上将一直留着它……


       直到双眼闭紧……


       这个陷入回忆的书秘员双眼禁闭一瞬,压下心头情绪后坚定睁开。卡维奇大步走进训试营档案室,两个文秘兵士立马恭敬地站起给他敬礼。


       此时卡维奇又恢复成了那个卡罗森将军的一级书秘员,认真地回了礼。

       这个亲和有礼的书秘员下达指令道:

       “请调出此次训试营A7编制里的所有新兵档案。”

吖煌

蚌(古早短文 相互利用 艺术家×医生 叙述顺序极其变幻)

蚌📿


        “这是幅很特殊的摄影作品,一眼扫掠过去好像是一个外科医生在做手术,但其实多看上一眼,你就会发觉这其实是一个人在解剖自己。”这番解说让经过的人都多看上一眼,但大多也只会是一眼,再看惊心。


        他默默地盯着那幅照片,暗暗地记下那个摄影师的姓名。


        恰到好处的镜面,手术刀上反射的光线给画面一种真实...

蚌📿


        “这是幅很特殊的摄影作品,一眼扫掠过去好像是一个外科医生在做手术,但其实多看上一眼,你就会发觉这其实是一个人在解剖自己。”这番解说让经过的人都多看上一眼,但大多也只会是一眼,再看惊心。


        他默默地盯着那幅照片,暗暗地记下那个摄影师的姓名。


        恰到好处的镜面,手术刀上反射的光线给画面一种真实感,触目惊心的鲜血又没有挡住每一块洁净的肌肤——像是装饰而涂抹的油彩——仿佛微微颤抖、呼吸。生命与死亡交织,是每一个躯壳都让他忍不住低吼而在心底唱起赞歌的时刻。


       仿佛蚌。






       “医生?我就这样称呼您好吗。”面前这个剪着利落短发、已经三十岁的女人,穿着修身又弹性很好的紧身运动服——每一处身材都有致而隐藏般地显露。“喝点什么?我比较喜欢柠檬茶,您呢?”


       “白开水就好了。”他用纸擦了擦自己的手,扔进被成堆的石膏模具包围的纸篓里。


       “真是和水一样洁净的人啊,”她坐下来,在这个宽敞得有些空荡的客厅里,更确切的说,是布置室。“像您这样的医生,拿着手术刀时认真的样子一定吸引不少小女生吧。”


        “你明知道我来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您要做什么?医生呐,你得自己说清楚。”暧昧不明的气氛开始聚焦,果然是摄影师最擅长的事。


        “我知道你拍裸体艺术照。”


        “那么,医生也想寻找自己的身体、的,美吗?”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女人,突然充满挑逗性又认真地用手指搭上照相机。


        “艺术家的身体之美与我心中的不同。”他说。






        我爱那些身体部位的线条,尤其是腹部。即使有着厚厚的脂肪层堆积,我都能够看清那之下器官的每一次收缩舒张、运动呼吸,那带起的微微弧度……美,而让人永远沉眠其中。他的手顺着那些线条而下,温柔欣赏。在雕塑厅里他触上一具身体的母性盆地,微微发愣时看见那其下的另一只手。“你也喜欢我的作品吗?但您摸的位置让我怀疑你的欣赏。”他转头看见莞尔的一笑。一瞬间,似乎指尖的触感变得真实——他握紧水杯的手微微缩紧,她的嘴唇是少女一般的果冻红——像抹了珍珠粉的那种透亮粉嫩。


        我经常欣赏他人或自己的身体,起初只是青春期的好奇,而年岁渐长,我明白那是一种力量,支配我向这条路上走下去。她深色的运动服很恰到好处地衬托肌肤的白皙,略显显瘦的胸腔,肋骨根根分明,却随着呼吸一下一下地隐入躯体内,让人沉醉于那颗盈盈一握的心脏的频率之中。


       可是我不欣赏我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呢,您看看您这结实的手臂、还有这有力的肢干啊……她轻轻抚上他的小臂,让他感觉就像是手术危急时刻鲜血不小心粘触手腕那样奇妙——而当刻意为之时却只有粘稠怪异的感觉——所谓不同,大概是那些难以自持而莫名的情绪,这是她认为的美吗?


        您看看这曲线,皮肤下包含的坚硬骨骼,还有那蓄势待发的肌肉,就像是一种特定的图线,比石膏还要凸现光线的柔和与刚硬……柔软而又有张力。她摸着自己的作品,却仿佛在摸着一具真正的躯壳。她抬起眼看他,整个雕塑厅只有他们两个人,仿佛电影里时间骤停,天地苍苍,仅有他们拥有最鲜亮的颜色。而那一瞬间的只言不发是为了之后瞬间喷薄而出的喧杂。


       它叫蚌。她也抚上他的手曾抚上的地方——那与他的头齐高的母性盆地,手上的指环暗淡在雕塑后。她向他介绍自己的这件展品。柔软包裹永恒的坚硬,这是我挚爱的精神引领。


        潜伏痛苦与欢愉于一体,让他那双一向握着手术刀的手,急切地想要打开蚌壳,却又不忍心划开那柔嫩的蚌肉。


       她是蚌。






        蚌肉下微微起伏的是那么小的一颗心脏啊。


        “别发呆啊,继续。”导师说着又轻轻咳了一声,“怎么,解剖个人体就吓着了。”


        他没有被吓到,他只是震撼到了,远比教科书上的图片更令人震撼——在照明灯的黄晕与四周消毒的柔和蓝光下,仿佛拥有灵性的人体,原来那么轻易便可以划开一个让人尖叫的刀痕。他想起自己曾经在某本艺术世界里看到的那个不打麻醉在身上划开2米的伤口的艺术家。是很鲜血淋漓,也很让人震撼,与地震后从碎瓦中伸出的一只残缺的手一样令人震撼。      


        而她那双拿着摄像机的手,是多么柔软灵活啊。


        仿佛包裹着珍珠的蚌肉。他隐匿不住细碎的赞叹,微微发声。






       “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它,不过你或许应该给它起名回环的手。”他仔细端详她那些半成品或草图,这整个画室里到处贴满了各色照片,随地的涂料,石膏模倒是很规矩的放着。没有明亮的窗户,却放着一个脏兮兮的放映灯。一个半人高的陶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圣母一般的面庞,蒙娜丽莎一般表情,还有那环抱着自己的双臂,那灵动的手指是那样恰到好处地搭在了肩上——蝴蝶翅一样轻盈美丽的肩胛骨。


        “你看的很对,”她的手指自它的一肩滑到另一肩,他的视线也紧随那抚下的不可捉摸的痕迹,“但你看错了,她的悲痛就在这双手里。”


        “你看她包裹着的,是自己,或许你会说是心脏。不,她没有想把悲痛抱紧,也没有想用拥抱驱赶,她是在孕育,她孕育悲痛。”她抬眼看他,近距离间他看见了她眼角的紧致皮肤,紧凑着那一根根弯曲的睫毛。一双明眸似是为了显露给他看一样紧紧盯着他,能看到他的眼睛的清澈。


        仿佛美丽璀璨的珍珠。






        他会很沉醉做手术的时刻。那仿佛是自己在观赏伊甸园的果树,每一次手起刀落就感觉在修剪树枝。而每当手术结束后,他又为自己观赏并修复好了一具上帝缔造的躯体而欣慰满足。他为每一个呼吸而兴奋,他久久地用手心掌握她的心跳,陶醉般地用耳朵聆听颤抖中的急促,想象她急切按动相机的快门时的激动——为了抓捕所谓人体之美与光线交融的一瞬。


        他切身体会到她的柔软,包裹着坚硬,她紧闭的眼睑,微颤的睫毛,孕育着悲痛的珍珠。


        而若干年后,它或许会成为苦难的沙砾刺痛柔嫩的肉,或许会无光地盛放在一个早已腐烂的空壳。到时候,映衬着它的会是月光,还是浮浪?






       相识在一具雕塑前,重逢于这个狭小的画室,他们彼此不相了解,但都比对方更能清晰的地听到另一人的心跳。她爱美,更爱战地护士像抱起洋娃娃一样满怀而又吃力地抱住两条白花花的断肢。他欣赏,更是怜悯,心疼那些浑然天成的自然人体,他看见担架时,心里便仿佛听见教堂里祥和的唱诗。他拿起手术刀时,耳边就仿佛响起雄浑的英雄之歌。而此刻,低低柔柔的乐章奏起,一种像是保护欲的情愫,使他没来由地温柔。


       蚌壳一旦松开一丝裂缝,便可以整个赤条条地扒开,刺露露地展现全部,包括心脏与生活。






        我喜欢的那部电影嘛,比较平淡,开头没头绪的琐事到结尾了还是没解决。


        生活能有什寓意呢,在这其中有一些指望就好了。


        医生呐,你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






        “老师,这儿怎么会有一把手术刀?”学生翻着成堆的石膏模。


        “哦,道具,你放在那吧。”


        剥开蚌的手只需要珍珠,而蚌却需要解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