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碎玉投珠

0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贺《碎玉投珠》广播剧在猫耳FM热播中,#碎玉投珠广播剧# 联合 LOFTER 发起同人作品征集活动,用爱创作你的作品,不仅有机会赢取丰厚奖品,更有机会获得广播剧片尾署名展示,快来参与吧!   【活动时间】 投稿时间:2月14日——3月14日 评选时间:3月14日——3月18日 *比赛结果将通过由文靖渊(配音导演)、聊聊(监制)、狸子(监制)、Mario(原唱歌手)、陈亦洺(作曲)、李大白(编曲)、恨醉(词作)组成的评审团,根据作品创意、质量、LOFTER站内热度等,综合进行评定,并于评选结束后的7个工作日内进行公布。   【征集内容】 本次征集活动设图片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贺《碎玉投珠》广播剧在猫耳FM热播中,#碎玉投珠广播剧# 联合 LOFTER 发起同人作品征集活动,用爱创作你的作品,不仅有机会赢取丰厚奖品,更有机会获得广播剧片尾署名展示,快来参与吧!

 

【活动时间】

投稿时间:2月14日——3月14日

评选时间:3月14日——3月18日

*比赛结果将通过由文靖渊(配音导演)、聊聊(监制)、狸子(监制)、Mario(原唱歌手)、陈亦洺(作曲)、李大白(编曲)、恨醉(词作)组成的评审团,根据作品创意、质量、LOFTER站内热度等,综合进行评定,并于评选结束后的7个工作日内进行公布。

 

【征集内容】

本次征集活动设图片、视听、文字三大类,作品需围绕《碎玉投珠》广播剧进行同人创作

图片区:画风不限,绘画、题字、COS、手工、表情包等形式不限

文字区:题材不限,同人文章、剧评等字数不限

视听区:主题曲翻唱、手书、MAD、MMD等形式不限

*主题曲《玫瑰先生》伴奏现已上线猫耳FM,欢迎各位前往下载

 

【参与方式】

在 tag#碎玉投珠广播剧# 下发布符合征集活动要求的内容,即视为参与成功

 

【奖项设置】

全场最佳奖(1名):现金500元+猫耳钻石2020颗+瑞兽戏宫烛

花见花开奖(2名):现金300元+猫耳钻石1314颗+北极恒星图手表

脑洞大开奖(3名):现金200元+猫耳钻石520颗+落纸星云手账礼盒

阳光普照奖(6名):现金100元+猫耳钻石299颗+碎玉投珠限定明信片

*优质作品将有机会登上《碎玉投珠》广播剧片尾,进行署名展示!

 

【注意事项】

创作投稿前,请详细阅读以下规则!

1.参与作品需通过活动页面进行投稿,内容围绕《碎玉投珠》广播剧进行创作,不得使用付费集音频内容,不得添加无关内容。

2.参与作品篇数不限,可创作不同形式的作品,进行多次投稿。

3.作品内容原创,严禁剽窃盗用他人作品,投稿作品一经发现存在版权问题,取消参赛资格且由参赛者承担全部责任。

4.作品内容健康向上,风格不限,严禁色情、暴力、侮辱等内容,不和谐内容将视为无效参赛作品。

5.作品所有版权归作者所有,作品一经投稿则视为允许主办方在相关活动专题、官网、新闻、推广中署名使用。

6.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猫耳FM、声罗万象、边江工作室所有。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42.3万浏览    1332参与
碎玉投珠广播剧
同人作品征集活动
点我投稿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7 08:54
Polaris噜

【四大骚攻】甜饼日常

随笔短打   ⚠️ooc预警


朝俞朝哥怕鬼鬼

        谢俞这边还在实验室里调试药用试剂,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该有的显色反应没出来。

        谢俞有些头疼,把搭在高挺鼻梁上眼镜摘下来,用力掐了掐眉心。这时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机疯狂震动,谢俞拿出来利落地按下接听键。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贺朝催命似的幽怨呼唤:“谢俞……你怎么还不回来……”...


随笔短打   ⚠️ooc预警



朝俞朝哥怕鬼鬼

        谢俞这边还在实验室里调试药用试剂,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该有的显色反应没出来。

        谢俞有些头疼,把搭在高挺鼻梁上眼镜摘下来,用力掐了掐眉心。这时在白大褂口袋里的手机疯狂震动,谢俞拿出来利落地按下接听键。刚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贺朝催命似的幽怨呼唤:“谢俞……你怎么还不回来……”

         谢俞基本可以想象电话那头的人是怎样的一副模样,眼里盛着亮晶晶的光芒,嘴角噙着老不正经的笑意。他正想嘲笑几句,张开嘴却发现因为太久没说话喝水竟然哑了。随手拿起不知道放凉了多久的水灌了下去才悠悠开口。

           “我等会儿就回去。”

           “别等会儿了,现在就回来。”贺朝在电话那头不停催促。谢俞刚刚喝水的动静,喉结吞咽的声音,都落进了他的耳朵里。

            这下更想谢俞了。

            谢俞折腾了这么久也有点闷,手下意识插进口袋的时候摸到了里面的东西。

            他拿出来一看,无声地笑了下,眼里的无奈与情爱无意地流露出来。那是个草莓口味的安/全/套。

             贺朝喜欢草莓味的。

             “好。我这就回去。”


            一开门就被贺朝结结实实揽了个满怀,贺朝拉着谢俞的手凑到嘴边,已经习惯了上面消毒水的味儿,亲了下。

            客厅的桌子上还摆着贺朝工作的笔电,屏幕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天文数字。

            谢俞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眼睛,舒舒服服地躺在贺朝的腿上,闭目小憩。突然贺朝抬手把一张黄色的纸拍到他额头上,谢俞摘下来一看,是一张符纸,不过上面是贺朝飘(chou)逸(lou)的字。

          “干嘛?”谢俞没好气地抬起拳头往贺朝肩上用力一锤。

          “今天同事们讲鬼故事,我怕怕。”贺朝结结实实挨了一下,捂着心脏装可怜,“谢老板你怎么这么狠心……”

          “那就要谢俞侍寝?”谢俞扬了扬手上纸条,刚起身就被贺朝翻了个身压在沙发上。

           “打一架?”贺朝开口。

           “打就打……唔…贺朝!!唔…”

           余下的话都淹没在深深密密的吻里,谢俞迷迷糊糊还能感觉到贺朝从他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个粉色的包装袋。

          呵,草莓味。


     



  【祁炀祁醉式睡前故事

            于炀太拼,睡得晚起得早,前段时间体检说他有轻微的神经衰弱。说是轻微,祁醉还是紧张得不得了。

            这天于炀洗完澡刚躺下休息,身旁的祁醉就一骨碌翻起身,一本正经地说:“于炀,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吧?”

           于炀:……???

           祁醉平日里轻佻玩闹的神态全收了回去,一室静谧只余他低沉温柔的嗓音在响。

           “从前有一只小兔子和一只大尾巴狼。小兔子抓着大尾巴狼的耳朵,要他猜猜自己有多喜欢他。

            “大尾巴狼说,‘噢,我可猜不出来。’小兔子哼唧哼唧,张开短短的手,说我有这么这么爱你。大尾巴狼手更长,也学小兔子张开,说那我有这么这么爱你。小兔子不服气,又和大尾巴狼比,可是他那么小只,这么比得过大尾巴狼啊。

            “大尾巴狼怕小兔子不高兴,就把他抱在怀里,小兔子指着天上的月亮说,‘你看,我对你的爱,一直一直到月亮上面。’小兔子就快要睡着了,他想,月亮应该够远了吧。大尾巴狼一把把小兔子搂在怀里,心里默默说,”

            祁醉故意停了下来,跟故事一样被搂在怀里的于炀睡意正浓,乍一听他停下来就要抬头询问。

             这个时候祁醉低了头,贴在于炀的耳边,轻轻说:“可是啊,我对你的爱,从这一直到月亮那儿——再绕一圈回来。”嘴角带着笑意,揉了揉于炀的头发。

            于炀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含糊着说,“我也爱你。”

            祁醉在他颈窝里闷闷地笑着,摇了摇并不存在的大尾巴。把小兔子哄睡着了,养肥了,再好好疼爱。

 



    【严江保温杯装牛奶

            警队休假,严支队长在床上睡到日上三竿才依依不舍得醒来。

            枕边人抬手挡着从窗口洒进来的阳光,被严峫起身的动静吵到了,闷哼一声,一掌呼在严峫后背上,眼皮子却都没睁开。

           昨晚严峫一场走肾的运动把他给折腾惨了,这会儿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舒服的。严峫也自知理亏,拉了窗帘让江停睡得舒服一点。转身看到江停眉目如画,舒展来的眉眼平添几分人情,艳红红的薄唇微张着,露出来的肩颈锁骨都是一处一处的粉红。

           看着这般风景,严峫歪心思又开始乱动,去挑江停的睫毛。

           江停被他闹得没办法,睁开眼,眼风凌厉地扫过严峫的手,然后是脸,嘴唇动了动,似乎要放什么狠话。

           “你昨晚答应给我的热牛奶呢?”

           强。最凶的表情说最奶的话。严峫失笑,不再逗江警花,起身去准备早餐。

           下楼十分钟,他就提了一袋娘不唧唧的奶黄包和豆沙包回来,又跑到厨房给江停热牛奶。然后跑到卧室,把人从松软的被子里捞出来,穿好衣服。

           江停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人一脸被做坏了的样子,脖颈处都是欢爱留下的痕迹,被衣服挡住的地方更是惨不忍睹。连脚踝都被掐青了。

          罪魁祸首从他身后冒出来,江停啧了一声,把宽松的毛衣往上拉了下,欲盖弥彰地转身想出去。走了一步就被严峫伸手挡住,死皮赖脸要讨个早安吻。

         江停:……

         严峫使坏去挠江停的痒痒肉,江停失笑,眼眸里都蒙上了一层泪雾,“亲亲亲……”然后被严峫抱起来,双手按着严峫的后脑勺,啵一口。

         严支队长不可谓不春风得意。

         江停从前拼命惯了,这个时候就坐在客厅的地上拿着笔电分析挤压的案件和公大学生的论文作业。鼻梁上架着银边眼镜,镜片后面的眉眼清冷不近人情。

         富二代严峫客厅铺着软软的地毯,坐地上也不会冷,不然他哪里舍得让江警花坐地上。

         这位富二代此刻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把奶黄包和牛奶递到江停嘴边。江停就着他的手吃着包子,接过牛奶喝了一口,发现严峫拿他平时装茶的保温杯装牛奶。

          一股怒火直上江停心头,他竭力压下额角暴跳的青筋,质问:“你怎么拿这个杯子装牛奶?!”

           严峫知道江停肯定不会一次喝完,总是喜欢一小口一小口地抿,不拿着保温杯装待会儿就凉了。可是他不打算解释,笑着打马虎眼:“那块老同兴都被你抠完了。喝完了媳妇茶还不准人用你杯子是怎么的?最近我从咱爸那儿搜刮来几块雨后龙井……”

           严峫专心去瞄江停的反应,果然在听到茶的那一瞬间眼睛亮了亮,像小猫咪闻到了小鱼干的味道一样。

          江停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不好再发作,不管严峫炽热的目光自顾喝牛奶。

          放下杯子,就看到严峫还一直盯着他看,江停被他看得奇怪。

          刚想开口询问怎么魔怔了,严峫就凑了过来,吮吻着江停的嘴角,半晌不肯放开。

         “你嘴角有奶沫……”严峫看着江停笑得眉眼弯弯,下半句话却死不正经。“像你昨天晚上吃的我的精……”

         话没说完就被江停伸手捂住嘴顺势推开了脸,脸上红云腾地升起。严峫还企图模仿他的哀叹低吟,被江副教授一个亲吻给堵了回去。

        严峫抬手摘掉江停的眼镜,看他因为情动而生动几分的眉眼,想着这样的结果也不错……




   【汉慎珍珠着凉了

       纪慎语刚起床,就狠狠打了个喷嚏。忙把肩上的衣服拢了拢,想去喝口热水。

       还赖着的丁汉白把人一把揽到怀里,拿着被子和自己给那人取暖,“是不是昨天在飘窗那边儿……吹了风着了凉?”

        纪慎语脸皮薄,此刻红得厉害,也不知道是被捂热的还是害羞的,从被子里钻出来,伏在丁汉白的胸膛上,闷闷地控诉:“都是……都是师哥的错。”

        “嗯,我的错我的错。”昨天他不知道从哪儿订做了两套古装,衣裳繁复华丽,缀着好看的流苏坠子。像那秘戏瓷上的两个人儿身上的衣服。

         丁汉白还哄他,问他会不会弹三弦。

         扬州小曲他倒是常哼哼,三弦可真是为难了他。丁汉白也不管不顾,要得急,任纪慎语怎么哭吟求饶也不撒手。

         今早还怪自己撩拨他。

         纪珍珠委屈得紧。

         丁汉白没羞没臊惯了,他爱纪慎语爱到了骨血里,恨不得把他整个人都揉进自己怀里,就只能用这种最亲密直接的方式表达爱意。

         “我前几日画的那几页春宫里又添了几个新花样,小珍珠,你瞧过没有?”丁汉白搂着纪慎语,摩挲着那人光滑修长的手指,粗砺的掌中茧蹭得纪慎语手心发热,生怕人不暖和。

           纪慎语早就看过了,碍于脸皮薄没发话。清晨阳光温和地投射在床边,映得他亮晶晶的茶水色的眸子更加透澈,宛若白瓷里盛着上好的碧螺春。

            看得丁汉白心旌萌动,黑黑的瞳仁儿漫上来情动的潮水。

             纪慎语突然问:“师哥,你怎么从来不说你爱我。”不是问句,口气生涩,嘟着嘴闷闷的,像打翻了十年老陈醋,酸得紧。

             丁汉白定定望进纪慎语碧螺春似的眸子里,“爱能跟很多人说,却只能跟你一个人做。”

             纪慎语脸上绯红更甚。刚想说点什么挥散空气中弥漫着的旖旎的气息,想着得按下丁汉白精虫上脑的念头,却突然偏头,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鼻尖通红,眸中含水,好看的眉眼平添几成温软,更加惹人怜惜。

            可纪慎语堂堂玉销记大师傅,骨子里的傲气不允许他自己这么柔弱,推开丁汉白凑过来嘘寒问暖趁机偷香的俊脸,又偏头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丁汉白又是心疼又是好笑,脸上绷也绷不住,肆意地哈哈大笑。

           于是古玩城堂堂丁老板被纪慎语赶出了房门,当天晚上生生被要求睡在了客厅。

不过丁汉白后来怎样死缠烂打,拿了尖尖的雕针撬了锁,摸上了纪珍珠的床,把人给逗弄得连声求饶,又被丁老板怎样欺负,那都是后话了。

          只余夜空上,清清朗朗挂着的一轮明月,像之前丁汉白送给纪慎语那盏盈盈漾漾的月亮一样,见证着这对亲密无间心灵相通的恋人的温言软语和嘻笑打闹。卧室外面,一园子的玫瑰开得正盛,沐浴着月光,艳丽明媚。

         又是玫瑰花期了啊。那年心心念念的人已经守在了身旁,不用再隔着高墙想得心里发苦。往后只会像汉白玉佩缀着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终于更新了!(累趴)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深深爱惨着我的四大骚攻……

骚攻在手,天下我有

。:.゚ヽ(。◕‿◕。)ノ゚.:。+゚*★,°*(撒花~

你们会喜欢是我写下去的动力(嗯嗯然后遁走)



脆脆脆脆脆皮脸
这是一个 专业 老畜生团队 C...

这是一个 专业 老畜生团队


C位祁醉,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充钱了


(救命,水印到底怎么去掉)

这是一个 专业 老畜生团队


C位祁醉,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充钱了


(救命,水印到底怎么去掉)

江汀
“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底图感谢@倾与 

“师哥,玫瑰到了花期,我很想你。”


底图感谢@倾与 

火中取勺在抽奖
汉白玉佩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汉白玉佩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我又写了这句x

底图感谢mn@倾与 

蹭个活动,这条想要排面(跪地)

@抚江手写组官号 @观书海手写组官号 @-长风见执手写组官号 


汉白玉佩珍珠扣,朝夕与共到白头。

我又写了这句x

底图感谢mn@倾与 

蹭个活动,这条想要排面(跪地)

@抚江手写组官号 @观书海手写组官号 @-长风见执手写组官号 


荆何繁

玫瑰先生在月夜

被送给那个少年

碎玉投珠的主题曲写的太棒了,循环了好多遍惹

玫瑰先生在月夜

被送给那个少年

碎玉投珠的主题曲写的太棒了,循环了好多遍惹

廉离·慕卿

QQ小秘密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儿……

全职不是原耽

QQ小秘密真是个神奇的玩意儿……

全职不是原耽

举杯唱山河
#碎玉投珠广播剧活动图# 「阳...

#碎玉投珠广播剧活动图#

「阳光正好」

#碎玉投珠广播剧活动图#

「阳光正好」

万鲸成月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一生长短未知,可看此后经年-


p1背景来自船@走马观川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一生长短未知,可看此后经年-


p1背景来自船@走马观川 

狂三妃

脆皮鸭中文辞瑰丽的句子


【我的天啊,人设和杀破狼是什么宝藏啊】

私心٩(ˊvˋ*)و


来自QQ:204771648

脆皮鸭中文辞瑰丽的句子


【我的天啊,人设和杀破狼是什么宝藏啊】

私心٩(ˊvˋ*)و


来自QQ:204771648

是可爱的小哑巴住玲珑塔

我也来填个表

看的书还是太少了😂

最后一张是原图

可以推荐其它的原耽小说吗?

只要是不太虐的就行🌚

我也来填个表

看的书还是太少了😂

最后一张是原图

可以推荐其它的原耽小说吗?

只要是不太虐的就行🌚

山慈姑

awm全球高考伪装学渣碎玉投珠死亡万花筒联动阅读

① 马辞冰这边的时间线是私设马翔已经当上了建宁市公安刑侦支队副队长,而且和青鸾结婚十一年了,青鸾这个时候已经是大学历史系教授,青鸾是@史爸spa 的原创女主,这边用来串个场,她的主要场合是在《默读破云吞海杀破狼阅读联动——救赎》

②awm这边的时间线是祁醉和于炀已经互相表白了,还没有打世邀赛。

③全球高考这边的时间线是游惑被秦究捉到小黑屋回来。

④伪装学渣这边的时间线是高二分班刚开学学生自我介绍的时候。

⑤碎玉投珠这边的时间线是师兄弟刚好互相表明心迹。

⑥死亡万花筒这边的时间线是阮南烛和林秋石,正准备通过第十一扇门。


以上都OK?那就继续看吧。...


① 马辞冰这边的时间线是私设马翔已经当上了建宁市公安刑侦支队副队长,而且和青鸾结婚十一年了,青鸾这个时候已经是大学历史系教授,青鸾是@史爸spa 的原创女主,这边用来串个场,她的主要场合是在《默读破云吞海杀破狼阅读联动——救赎》

②awm这边的时间线是祁醉和于炀已经互相表白了,还没有打世邀赛。

③全球高考这边的时间线是游惑被秦究捉到小黑屋回来。

④伪装学渣这边的时间线是高二分班刚开学学生自我介绍的时候。

⑤碎玉投珠这边的时间线是师兄弟刚好互相表明心迹。

⑥死亡万花筒这边的时间线是阮南烛和林秋石,正准备通过第十一扇门。


以上都OK?那就继续看吧。







“哎,呀爸爸又加班啦,有那么多事情吗?真的好辛苦啊!”小女孩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建宁市公安刑侦支队副队长每天都有很多的工作,但是今天明明是之前商量好的,在家陪着她的时间,然而她父亲加班了,理解是肯定理解的,不能理解还能咋地,凑合着过吧。母亲呢,年纪轻轻的便已经是教授了,自然有很多事情,毕竟学生放在第一位嘛,理解,都是理解的。


小女孩儿叹了一口气,但是理解是一回事,开心又是一回事,还有一个事就是:您让一个女孩来盯着我是什么毛病?盯着我就不说了,她还在玩手机,玩手机我就不说了,你又让她盯着我,是为了确保我的安全,要是这出现个什么脏东西把我掳走了怎么办?你确定这个家伙能保护得好我?


小女孩又叹了一口气,不是她自夸,如果放着她们两个对打起来,她敢保证这个上大学的女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无所事事的待在家里,还不如买个魔方给我呢!魔方还锻炼脑力,是吧?至少比成天待在家里玩玩积木要好得多。小女孩是这样认为的。


“说起魔方,我记得妈妈的梳妆台上面好像有一个……”


等到那位玩手机的小姐姐突然发现屋子里安静了很久的时候,小女孩已经不见了。


“???”那位小姐姐突然有点慌,这下惨了,老师让她在家里,她帮忙带着孩子,可是这孩子跑哪儿去了都不知道,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老师啊?


“老师……”小姐姐有点哽咽。


“怎么了?没事慢慢来,别着急。”青鸾以为自家小孩又提了什么过分的要求让这位学生委屈了,便在电话那头安慰道。


“辞冰……不见了……”


“!”听着这个消息,青鸾也顾不上自己正在上课,直接宣布了下课,“辞冰今天出门了吗?”


“没有……”其实说这话的时候,那位小姐姐心里并不确定,虽然说她并没有戴耳机,可是玩手机玩得那么认真,若真是开了门,自己说不定还真的不知道。


“啧,麻烦。”唉,虽然说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但有的东西嘛,它毕竟是从上古就伴随下来的,万一辞冰是真的遇到了这些东西那就不好了。


青鸾匆匆忙忙的给马翔打了电话之后就急匆匆的往家赶。家里面并没有那些东西的味道。这是青鸾打开门之后第一反应,辞冰手上的护身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如此说来并未遇到什么生命危险。


家里面如此整洁,也不像是有人入室抢劫或者绑架,如此来看,很有可能是熟人作案,如果这样的话……这个女孩儿就危险了。这是马翔的第一反应。


这边青鸾和马翔已经急晕了头,而马辞冰这边却遇到了一个她十一年来遇到的第一道难题。


她,出不去了。


而且,她,还不知道这是在哪儿。


摸索了一会儿手上的魔方,马辞冰无聊将魔方拼成了六面,只见上面缓缓地浮现了一行字:


【请完成三个任务】


【任务一】:请将所有书中的人物拉出他们原来的世界,让他们在空间里面读书。


“Excuse me???”这是什么鬼玩意儿?!马辞冰懵了。


【系统001】:本次任务为全自动以匹配您这次所需要的人物。


待到这行字消失之后,魔方便变成了一个铃铛挂在她的手镯上。


与此同时这个空间里面出现了两个相拥而吻的男人。亲的老激烈了。


马辞冰:??!哇塞,这才刚进来这么劲爆的吗?!


嗳……这个头发的手感不太像小队长啊……身高也不太对,小于炀长高了吗?祁醉有一点迷茫,于是睁开了眼睛,而和他互吻的那个男人也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二人陷入了短暂的懵逼状态。


“哇靠!劲爆啊!得赶紧拍下来,免得这个lcs到时候又威胁我听故事!”花落眼疾手快,拿出手机,开锁,拍照一气呵成。


“卧槽!”我家小队长呢,那么大一个小队长哪儿去了?!


“你谁啊?!”我刚才不是和珍珠在吻吗?特么这个男人是谁啊?!卧槽!


新来的那三个人也没有纠结这到底是在哪儿,因为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劲爆了。


“他们好像有点眼熟……”马辞冰看了一会儿之后默默开口,难道!她有一个不太好的想法。


福至心灵的这二人手边出现了牙刷牙膏和杯子,二人抓起牙膏牙刷就开始疯狂漱口。


“队长……你……你在干什么?”于炀一脸懵逼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家队长疯狂漱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花落急忙地将手机揣到自己的兜里,笑得肚子发痛,“Youth我跟你讲,你来晚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刚才才没看到祁醉的那个脸色,哈哈哈哈哈……”


于炀抬起手,缓慢地比了一个问号。


“贺朝!你找死!”那边祁醉牙还没刷完,这边谢俞一拳又打了上去。


在刷牙的祁醉被打了个懵逼,我不就漱个口吗?招谁惹谁了?


蹲在一边漱口的丁汉白嘴巴里含着泡泡笑得发抖,所以说啊,蹲着刷牙是个好习惯。


谢俞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打错人了,奇怪,他刚才明明在和贺朝对打,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了这个人?懵逼是肯定懵逼的,但是打了无辜的人之后,谢俞还是有勇气道歉的:“抱歉,没收住手。”


“队长!”于炀看着心疼的不得了,一个起身就奔到了祁醉身边,“队长,疼不疼?”


“没事儿,年轻人做事要稳重一点儿。”祁醉呲牙咧嘴的将嘴里的泡泡彻底吐干净,指着脸颊对于炀说,“于炀,我脸疼,你帮我吹吹吧,吹吹就不疼了……”


谢俞:“……”


“师哥!”纪慎语正在院子里面到处找丁汉白,结果刚打开他卧室的门之后,就到了这个空间里面,眼尖的他发现了蹲在地上漱口的丁汉白。


“咳咳咳咳……”猝不及防地被纪慎语这么一喊,丁汉白顿时呛住了。


“哎呀!”挑逗了谢俞未果之后,被谢俞追着打的贺朝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嘶——”刚打开门的林秋石猝不及防地被贺朝倒在地上,好死不死,阮南烛正好站在他的身后。


阮南烛眉毛一挑,“哎呀,秋石,你这是嫌弃我活不好吗?这么投怀送抱的给别人。”


贺朝这才反应过来他俩的姿势有多么的尴尬:林秋石躺在地上贺朝的手杵在林秋石耳朵旁边,双腿挤在林秋石双腿之间。


贺朝尴尬的爬起来,尴尬地走到了谢俞旁边。


“跑啊,咋不跑了呢?不是挺能跑的吗?”谢俞白了某个人一眼。


“呃……我错了,我不该提黑色指甲油的。”贺朝摸了摸鼻尖明白这是新同桌不和他置气了。


“你还敢提!”谢俞拎起他的领口,就准备开打。


“俞哥,对不起,我错了。”贺朝急忙道歉。


“哼!”


“咳……游惑,你这选的是哪个考场啊?”秦究看着眼前的这群人,这好像不是之前那一群人吧?


“好像是物理来着……”因为考试作弊而被秦究捉去关小黑屋,回来之后这群人咋换了?不至于考官带着还走错考场吧?游惑陷入沉思。


“系统这是抽风了?”154凉凉开口。


“咳,各位请安静一下。”马辞冰一瞅该到的人基本上都到齐了,剩下的人也统一出现在这个空间的正中间,之后便开口了,“我知道你们现在一定很好奇是在哪儿,我来统一说一下吧,我们现在是在系统001特定的空间里面,如果你们想要离开的话,就必须在这个空间里面读完五本书。当然你们也不用担心外面的时间,因为在这里,外面的时间都是静止的。”


“001……”游惑轻轻开口撇了旁边的那位001考官一眼。


“咳,肯定是重名。”001考官尴尬地揉了揉鼻子。


“现在桌子上的5本小说,请你们先选一本。”马辞冰十分优雅的坐在特定的小皇座上面。


“《awm绝地求生》?”


“《全球高考》?”


“《伪装学渣》?”


“《碎玉投珠》?”


“《死亡万花筒》?”


“要不咱就按这个顺序吧?”念叨《伪装学渣》的某位贺学渣,心里一跳,不太可能吧,没这么巧吧。


“也行……”


众人嘟嘟囔囔的也同意了这个说法。


“如此请大家休息一会儿,待会儿便请花落来读《awm绝地求生》”

时小思

【碎玉投珠】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omega

*ABO设定 

玫瑰白×大白兔奶糖语 

 *人物归北南,ooc归我 

*丁汉白第一视角 

*21世纪背景


00 

 我叫丁汉白,是个已经有了主的alpha。 


我的小男朋友纪慎语,是个特别特别可爱的omega。他会每天甜甜的喊我“师哥”,有时还会主动跟我撒娇。 


不不不这其实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 


我,丁汉白,又帅又A的男alpha 


竟然在某一天睁开眼...


*ABO设定 

玫瑰白×大白兔奶糖语 

 *人物归北南,ooc归我 

*丁汉白第一视角 

*21世纪背景

 

 

00 

 我叫丁汉白,是个已经有了主的alpha。 

 

我的小男朋友纪慎语,是个特别特别可爱的omega。他会每天甜甜的喊我“师哥”,有时还会主动跟我撒娇。 

 

不不不这其实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 

 

我,丁汉白,又帅又A的男alpha 

 

竟然在某一天睁开眼后变成了omega?! 

 

 

01 

 珍珠就在一旁看着我,刚起床的他浑身散发着大白兔奶糖的味道,好像是在偷笑。 

 

我又试着放出一些信息素,果不其然,还是那个已经闻了一早上的omega的玫瑰香。 

 

怎么可能呢?我丁汉白堂堂正正的一个alpha,明明什么都没干,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omega。 

 

“师哥。” 

 

纪珍珠往我怀里蹭了蹭,脸上溢满了笑,随后又轻轻地吻上了我的唇。 

 

“以后我们就都是omega了。” 

 

“嗯……嗯嗯嗯???” 

 

 

02 

 我迫不得已地接受了自己现在是个omega的事实,但还是要乖乖地去给自家宝贝儿做早餐。 

 

当微波炉“啵”的一声提示牛奶已经热好了的时候,面包机也正好将面包烤好了。 

 

我给面包抹上果酱,从微波炉拿出牛奶,对着楼上问:“珍珠!牛奶要不要加糖?” 

 

“嗯!加一点!”楼上的小家伙好像是在洗漱,末了又加了一句,“谢谢师哥!” 

 

珍珠下来的时候,我恰好把双人份的早餐摆好在餐桌上,安排他坐好。 

 

他咬了一口满是果酱的面包,又抿了一口甜度正好的牛奶,笑眯眯地看着我。 

 

“怎么了?”我问他。 

 

“嗯……师哥,我跟你说。” 

 

“嗯?” 

 

“你是第一个给我做早餐的omega。”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是个非常攻气的alpha。 

 

 

03 

 吃饱喝足,我跟小家伙穿上了前几天买来的情侣装。 

 

今天是我们第五个相识纪念日,所以早早就定好了游乐园的门票。 

 

没有什么能阻挡我跟珍珠约会,变成omega这种事也不能。 

 

周末,游乐场的人还蛮多的,下午一点多的时候,刺眼的阳光明晃晃地照在大地上,仿佛将人们置身于蒸炉之中。 

 

我帮珍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把他带到一旁阴凉处的长椅上休息。 

 

一抬头,我望见不远处有家卖冰激凌的小推车,在确认好珍珠想吃奶油味道的之后,就揣好钱包,屁颠屁颠地跑去给小家伙买冰激凌吃。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享受到了omega九折的待遇。 

 

我招呼纪慎语过来吃冰激凌,心里想着,其实当个omega也不错。 

 

边上卖冰激凌的小姑娘问:“你们穿的是情侣装吗?” 

 

我郑重严肃且窃喜地点了点头。 

 

只听那姑娘说:“那你们一定是关系特别好的朋友了!希望你们可以友谊长存!” 

 

去他妈的友谊长存。 

 

珍珠拉了拉我的衣角,示意我不要闹事。 

 

我看着乖乖地舔着冰激凌的珍珠,不禁想哭。 

 

这特么是我媳妇好伐??? 

 

猛然间,一阵强烈alpha信息素的味道扑鼻而来,我竟双腿一软,整个人彻底晕了过去。 

 

 

04 

 再次坐起来时,我在自家的床上,外面依然是早上八点。 

 

我揉着生疼的脑袋,回想着昨晚的梦……对,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个omega…… 

 

吓得我赶紧释放出一些信息素,幸好,是玫瑰香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我还是个alpha。 

 

躺在我身旁仍在熟睡的小家伙尚在结合热期间,似乎是感受到了熟悉的信息素,舒服的蹭了蹭身子,哼哼唧唧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外面的暖阳懒懒地撒在珍珠的身上,照的他浑身上下泛着金光。 

 

我仔细地端详着这幅已经被我烙在脑海中的面孔,暗暗地想。 

 

管我是变成了omega还是alpha,哪怕只是个beta,只要有他在,便是岁月静好,未来可期。 

 

05 

 汉白玉佩珍珠扣,只等朝夕与共到白头。 

 

 ——END——

霁月光风

    我,丁汉白,生长于和平年代,有幸见时代变迁。今年二十一岁,喜吃喝玩乐,爱一掷千金,才学未满八斗五车,脾气却是出名的坏。年少时勤学苦练,至今不敢有丝毫懈怠,但妄为任性,注定有愧父母。不过,拜翘楚大师,辞厚薪之职,入向往之业,成理想之事,人生尚未过半,我已没有任何遗憾。


    感恩上天偏爱,最感激不尽处,当属结识师弟慎语。我自认混账轻狂,但情意真诚,定竭力爱护宝贝珍珠。一生长短未知,可看此后经年。...


    我,丁汉白,生长于和平年代,有幸见时代变迁。今年二十一岁,喜吃喝玩乐,爱一掷千金,才学未满八斗五车,脾气却是出名的坏。年少时勤学苦练,至今不敢有丝毫懈怠,但妄为任性,注定有愧父母。不过,拜翘楚大师,辞厚薪之职,入向往之业,成理想之事,人生尚未过半,我已没有任何遗憾。

    

    感恩上天偏爱,最感激不尽处,当属结识师弟慎语。我自认混账轻狂,但情意真诚,定竭力爱护宝贝珍珠。一生长短未知,可看此后经年。

     夜深胡言,句句肺腑。

                                           

                                ——— 丁汉白


p2为实体版本(p的)之前存的底图

突然发现p2没有加题目

随便写写,大家看个乐

慵狐

【原耽四大骚攻】处 处 骚

            ——贺朝丁汉白祁醉严峫有话说


是他!!!有辣个背影的男人!!!!

是他!!!半夜挑灯××的男人!!!!

是他!!!爱讲故事的男人!!!!!

是他!!!一点也不大的男人!!!!!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处处吻》填翻!!让他们唱出自我!!!

我爱他们(的老婆)

ps:前面是我和玖玖心血来潮做出的一个小剧场,喜欢的可以直接跳到1点05分听歌哦!!!

~...

【原耽四大骚攻】处 处 骚

            ——贺朝丁汉白祁醉严峫有话说


是他!!!有辣个背影的男人!!!!

是他!!!半夜挑灯××的男人!!!!

是他!!!爱讲故事的男人!!!!!

是他!!!一点也不大的男人!!!!!

来了来了他们来了!!!!!!!

《处处吻》填翻!!让他们唱出自我!!!

我爱他们(的老婆)

ps:前面是我和玖玖心血来潮做出的一个小剧场,喜欢的可以直接跳到1点05分听歌哦!!!

~

原曲:《处处吻》

翻唱/混音:慵狐@慵狐 

填词:慵狐/玖殊@笔妖先生 

pv:玖殊

B站: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0906099

微博;https://m.weibo.cn/6806263147/4475895014385793

欢迎大家来支持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