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碎碎念而已

72浏览    10参与
小毛驴

说来惭愧,以前我是半篇BL小说都没碰过的。

电影看过一些,感动是有的,但感觉并没有看到心里去。

前几天突然想重温《蓝宇》,看到两个人在冬天结冰湖畔的长椅上依偎着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突然眼泪决堤般地往下掉

原来动人的真的就是爱本身

可极致的爱总是很接近死亡

“那天刚下过雨,我就坐在这个沙发上,窗子外边的彩虹大的不得了。我赶紧去拿相机,回来之后就没了。你知道,以后我是不会坐在这等你了。”


说来惭愧,以前我是半篇BL小说都没碰过的。

电影看过一些,感动是有的,但感觉并没有看到心里去。

前几天突然想重温《蓝宇》,看到两个人在冬天结冰湖畔的长椅上依偎着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突然眼泪决堤般地往下掉

原来动人的真的就是爱本身

可极致的爱总是很接近死亡

“那天刚下过雨,我就坐在这个沙发上,窗子外边的彩虹大的不得了。我赶紧去拿相机,回来之后就没了。你知道,以后我是不会坐在这等你了。”



饮鸠拾骨

笑死我了

把任何一部作品饭圈化都是极为不理智的做法。

圈子越来越恶臭、,是有原因的。

把任何一部作品饭圈化都是极为不理智的做法。

圈子越来越恶臭、,是有原因的。

饮鸠拾骨

Said ? Sad 。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难以言说的。

苦心经营的东西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而分崩离析、又在不知何时相互原谅,只是无法回归最初。

我讨厌别人和我开玩笑。

我更讨厌别人把我的一片真心丢在地上践踏。

可是我也不想反过来伤害对方。

人是一种难以捉摸的动物。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是难以言说的。

苦心经营的东西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而分崩离析、又在不知何时相互原谅,只是无法回归最初。

我讨厌别人和我开玩笑。

我更讨厌别人把我的一片真心丢在地上践踏。

可是我也不想反过来伤害对方。

人是一种难以捉摸的动物。

小毛驴

四点钟来信

亲爱的H:


展信快乐


称呼你H,你一定觉得莫名。但是怎么办呢,几乎所有的输入法里,打下这个字母,就会跳出来象征开心的字眼,姑且不论其是否真的源自内心。我想你应该会嫌弃自己的称呼里含有此般滑稽味道,继而眉头打褶,像绵软的奶油堆簇。但我认为挺好,能展现出一些轻浅短暂的快乐,总归是聊胜于无。


你大概猜不出我是谁。


因为我的字迹变了好多好多。从前是比较男孩子气的,笔锋挺锐利,块头也挺大。现在成为半个文科生后总想着答题时要多写一点儿,又常常使用水芯笔,经年疏于练字后,字写得圆润小个,看起来乖顺又无趣。


是不是没劲透了。


划亮手机频幕确认一下时间,是凌晨没错。我总是会在...

亲爱的H:


展信快乐


称呼你H,你一定觉得莫名。但是怎么办呢,几乎所有的输入法里,打下这个字母,就会跳出来象征开心的字眼,姑且不论其是否真的源自内心。我想你应该会嫌弃自己的称呼里含有此般滑稽味道,继而眉头打褶,像绵软的奶油堆簇。但我认为挺好,能展现出一些轻浅短暂的快乐,总归是聊胜于无。


你大概猜不出我是谁。


因为我的字迹变了好多好多。从前是比较男孩子气的,笔锋挺锐利,块头也挺大。现在成为半个文科生后总想着答题时要多写一点儿,又常常使用水芯笔,经年疏于练字后,字写得圆润小个,看起来乖顺又无趣。


是不是没劲透了。


划亮手机频幕确认一下时间,是凌晨没错。我总是会在一段完整睡眠的中央醒过来,不过近期倒是醒得越来越晚,前半段睡眠时间拉长,是不是说明我这糟糕的睡眠质量稍稍改善了些。刚刚醒来时理智还在虚无之境里盘旋,梦境里的东西倒是鲜活。


我梦见了高中物理课堂上的板书,清清楚楚地写着各种公式,老师笔迹清秀整齐,箭头都画得细致,还有各种小球运行的轨道,环形的,倾斜的。真的令人讶异,要知道这些东西在平日里是我费力从记忆里打捞都未必能记起一二的。我在想会不会是某种肌肉记忆,在神志休眠之时,便窜了出来。


房间附近有一盏路灯,光是冷白的,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再溜到床尾,就静止不动了。你说自己总是不喜欢把窗帘拉严实,房间朝着马路,车灯把树影投在天花板上跳跃闪动,默片般地伴着入眠。


此刻我要是横横心闭闭眼,倒也可以当成是月光撒了进来。


上一次看到月亮是什么时候呢,应该是在西湖畔,月光落在山脊上,伴着雾气,勾出朦朦胧的轮廓。很冷很冷,我着急去拍,把雨伞放在脚边。


不对,应该是我记忆出现了偏差,那天晚上明明有雨。


我注视着这一切。也想同你分享这样的安宁。


爸爸悉心照料了很久的兰花开了。细长的叶子里抽出芯,几个花骨朵儿排列整齐但却不讲秩序地先后露出来花蕊,走进了就可以闻到带着寒意的香,像风雪归人的指尖。


类似这样美好的生命体,对我而言,喜欢是真的,没有足够的耐心也是真的。但你不一样。你永远都有满溢的,难凉的热忱、温柔与好奇心。写到这里我就想笑话你,你把芦荟浇到叶子打蔫儿,托着下巴兀自反思自己是不是过于勤快了些;又把金鱼喂得圆滚滚都快游不动了,站在鱼缸边,眼里是纯粹的愧疚与委屈。


其实没有关系的,多与少,近和远,怎样才是刚刚好,我也从来摸不出关窍。记得你说,满身泥泞后,懵懵懂懂间总能找到一条僻静的路,可以挺直脊背走上去。


晒过的被子松软得像面包,我却还是觉着冷,于是微微蜷缩着把头也蒙进去。你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节吗。已经很久没有迈出门散散步了,我感知不出。四季常青的植被从不吝啬自己的绿意,前几天还落了淡淡的雪,积在草坪上,令我想到小时候吃的奶油豌豆。


人类自以为的强大还是太不堪一击了些。享乐的家园顷刻间化为风雨飘摇的孤岛,又有多少人被迫着面对生离死别,渴望光明早日燃尽这一个黑色的二月。我只能愧疚地拥有着一份幸运的平安。


你也千万要健康平安。永远有动人的强大生命力。


外面的路灯熄灭了下去,那一束光消失不见,我的倦意慢慢袭来了。看样子只能写到这里了。那我跟你道上晚安吧。或者是早安?


希望下一次给你写信的时候,是浸在温暖的阳光里。



蓝璃

大年三十是个该团聚的日子。


可如今这乱世下,又有几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欢聚一堂呢?真情实感的,被肮脏邪恶的外围因素所影响。虚情假意的,在简陋或迂腐的建筑下锁在“家”中的灯光下。


乱世乱围啊,时光消磨得连传说中该有的年味都所剩无几了。

外面霹雳吧啦的响声持续不断地传来,我坐在矮小的椅子上,与高层带来的天空高度成反比。我矮小柔弱无能,窗外照映的一览无遗的景象对我来说只是遥远的。

黑暗下的城市一点也没意思,黯淡无光,影子没有光亮的衬托又有什么意义?

明明有光才有黑暗,可诞生之母这时又不见踪影。

客厅下只有我和父亲。

了了无事。

在耗费了10小时后,大年三十随着太阳落山才来临。冬日...

大年三十是个该团聚的日子。


可如今这乱世下,又有几个美满幸福的家庭欢聚一堂呢?真情实感的,被肮脏邪恶的外围因素所影响。虚情假意的,在简陋或迂腐的建筑下锁在“家”中的灯光下。


乱世乱围啊,时光消磨得连传说中该有的年味都所剩无几了。

外面霹雳吧啦的响声持续不断地传来,我坐在矮小的椅子上,与高层带来的天空高度成反比。我矮小柔弱无能,窗外照映的一览无遗的景象对我来说只是遥远的。

黑暗下的城市一点也没意思,黯淡无光,影子没有光亮的衬托又有什么意义?

明明有光才有黑暗,可诞生之母这时又不见踪影。

客厅下只有我和父亲。

了了无事。

在耗费了10小时后,大年三十随着太阳落山才来临。冬日的夕阳一点也不美,隔着一层粘稠浓厚的窗帘连日光最后的残留也不给。

男人回到家中只会无所事事的把自己锁在书房,鼠标的点击声与音乐混杂在一起,他总爱摆弄这些。

我从小爱看男人打游戏,这是个不管换了多少个房子后也留下的习惯。

时光会带走物件、情感、思想。它只会施舍些,跟它相伴的“习惯”。

他坐着,我站着。男人看不到我眼中流淌的情绪,他无所事事只能开口跟我聊些电脑显示的玩意儿。

角色扮演类的游戏。剧情又老又长,重复一次又一次后枯燥乏味。我想不通这游戏,它值得玩5年吗?

大概是男人想通过游戏来重演自己失败的人生。

无所谓了,我带上了房门,把男人抛在那冰凉的房间。他不在意,我也不在意。在那房间里用游戏麻痹自己,我离开或许正了他的愿。

天色暗起来。

我开始摆弄起被我遗忘许久的吉他。

谱子上的数字反反复复翻来覆去,破旧的书本边角损坏了许多。年华流去,如我的指尖拂过这页码般,时光与音符一同被我走过。可实质性我还停留在这里,手上光滑的软肉仿佛在讽刺我的努力。

吉他声断断续续从琴弦的振动上散落出,琴弦振动时稍有其他物触碰便会变了味。我的手指,亲手让音响起,又亲手毁了它。

什么啊,一点都不好听。

我试了一遍又一遍,可没有那时的味道了。右手的弦温柔地亲吻着我的手指,左手的钢线粗暴地贴合着我的手指。弦唯一留给左手的是被拂过的笔直的痕迹。

左手连茧子都没有,何谈努力呢?是我在自欺欺人罢了。

名为父亲的男人窸窸窣窣,低沉的声音从半掩的房门中传来。

他本该在压低些声音的。疑心这事是人皆有,我不是他原有的伴侣,可我大概身为个女孩,暗恶的想法悄然而起。它们在我脑海中飘走一闪而逝,我不在意它或他,但母亲想知道。好奇心引起的想法最终变质为充满狠毒的猜忌中,我大概是做错了吧。

怎么说的?情报员?间谍?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母亲下班回来了,父亲也少见的待在家里。

包饺子分工的场面我一点也不想多说,以我来看它们只是在占用我的时间。

或许还是有温馨的场面的,但我的记忆只想了些烦闷的事。

一排排饺子下了锅,我不喜欢吃肉,可随着长大我也渐渐习惯了。

充满腥味的饺子也不是那么的难吃,闭上眼吃下去也能品尝到些许美味。

歪七扭八的饺子沉在肉汤里,被我使劲捏合过后,它们边角的皮竟有些透明。

突然想起以往看过的理论。他们说做料理的人要是注入更多的情感,料理会更美味。

我不知道是不是瞎扯,如果假设是真的,我倔强的情绪大概也融在饺子里面了吧。面团很好的包裹住了肉馅。

被家中烦琐的事所伴住脚的感受一点也不好。我错过了很多讯息。

所以说大年三十我过得大概一点也不好。

就像家中好不容易磨出了些温暖,但我也没想到那男人竟然吃完了饺子就走。

男人走进房间,拿起些老旧的衣物。他的裤子满是褶皱,皮带摇摇欲坠的挂在上面,拉起来时发出些零碎的、清脆的响声。

男人什么也没说,他离去时关上了房门。

门打开时,外面的冷气争先恐后的都想钻进来。

我这时才明白他讲的窃窃私语是什么。

青葱黄瓜树

又有多少人

是在网络里妙趣横生

在现实中面无表情

抱着心中的愁怨在聊天界面打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又有多少人

是在网络里妙趣横生

在现实中面无表情

抱着心中的愁怨在聊天界面打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

草莓牛奶糖
我再说一次 【龙兔吧唧】和【花...

我再说一次

【龙兔吧唧】和【花店吧唧】
禁止高价/捆出
❗️禁止❗️
❗️禁止❗️

这两个图是亲友送我的生贺图,意义特殊,麻烦不想要了就还给我,我出钱,快递到付就好了。

之前记得说过,可能不小心删了【翻了翻发现没删】但是cpp上面还写着的。

我脾气真的差,卖的和买的别被我知道,我记仇的👌

还有,其他我催的明确说过禁止的,麻烦不要踩底线好吗?

还不如我自己约了自己做了自己爽就好了,省的烦心wwww

我再说一次

【龙兔吧唧】和【花店吧唧】
禁止高价/捆出
❗️禁止❗️
❗️禁止❗️

这两个图是亲友送我的生贺图,意义特殊,麻烦不想要了就还给我,我出钱,快递到付就好了。

之前记得说过,可能不小心删了【翻了翻发现没删】但是cpp上面还写着的。

我脾气真的差,卖的和买的别被我知道,我记仇的👌

还有,其他我催的明确说过禁止的,麻烦不要踩底线好吗?

还不如我自己约了自己做了自己爽就好了,省的烦心wwww

铳原
发觉自己性格真的不适合混圈_(...

发觉自己性格真的不适合混圈_(:з」∠)_

尤其在群内,别人发图众人纷纷捧的时候我选择潜水

怎么说呢,反正也给不出什么意见也不想捧的时候还是闭嘴吧。

画手群真的很容易抱团,加了几个最后都变成商业互吹要么聊天吹水发泄负能量群()

基本上聊得来的都会加好友,那还要群干嘛。两个人聊脑洞就很爽了

虽然容易寂寞也是一个问题,不过那也比各种糟心事强得多……

现在玩游戏加群也避免加妹子群了,这一点还是直男好一点没那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x反正最后大家都会变秃头(跑题)

顺便真的很希望微博有女审神者无cp向主页君啊!!lofter也能不能多开一些无cp女审中心的企划……简单一点就好也不用有串门……最...

发觉自己性格真的不适合混圈_(:з」∠)_

尤其在群内,别人发图众人纷纷捧的时候我选择潜水

怎么说呢,反正也给不出什么意见也不想捧的时候还是闭嘴吧。

画手群真的很容易抱团,加了几个最后都变成商业互吹要么聊天吹水发泄负能量群()

基本上聊得来的都会加好友,那还要群干嘛。两个人聊脑洞就很爽了

虽然容易寂寞也是一个问题,不过那也比各种糟心事强得多……

现在玩游戏加群也避免加妹子群了,这一点还是直男好一点没那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x反正最后大家都会变秃头(跑题)

顺便真的很希望微博有女审神者无cp向主页君啊!!lofter也能不能多开一些无cp女审中心的企划……简单一点就好也不用有串门……最好有专门的设定tag方便我搜大家的女审设定……

推特倒是有很多这种就是了,羡慕

Daisy

如果透过窗帘看对面的灯光,其实会发现星空好像就在眼前,,真的挺有趣的

如果透过窗帘看对面的灯光,其实会发现星空好像就在眼前,,真的挺有趣的

倾杯有酒。

一发碎碎念而已


看全职的初衷全然是因为苏沐秋,在15年元旦之际,被同学安利三大刷屏神器,才第一次听说了这个名字。

机缘巧合下,又被基友带进了坑,花了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看完,初心不改,依然喜欢苏沐秋。

15年4月吧,第一次接触lof,正巧也是才看我全职情绪最高涨的时候,看到了几位太太的文,迅速入了伞修,贴吧微博,甚至进入了沐秋的痴汉群,虽然一直也默默地窥屏,都是太太们啊,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也可以这么疯。

后来就遗忘了lof,可能学业也忙,lof毕竟不太习惯,直到今年也就是16年1月底才重新开始。

原因只是写了个段子,1月份唯一的那篇。

再过了几天,偶见60分这个主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很想试一试,加之...

一发碎碎念而已


看全职的初衷全然是因为苏沐秋,在15年元旦之际,被同学安利三大刷屏神器,才第一次听说了这个名字。

机缘巧合下,又被基友带进了坑,花了大概一两个月的时间看完,初心不改,依然喜欢苏沐秋。

15年4月吧,第一次接触lof,正巧也是才看我全职情绪最高涨的时候,看到了几位太太的文,迅速入了伞修,贴吧微博,甚至进入了沐秋的痴汉群,虽然一直也默默地窥屏,都是太太们啊,也第一次发现自己也可以这么疯。

后来就遗忘了lof,可能学业也忙,lof毕竟不太习惯,直到今年也就是16年1月底才重新开始。

原因只是写了个段子,1月份唯一的那篇。

再过了几天,偶见60分这个主题,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很想试一试,加之那会儿群里要裁员,使劲儿冒泡,发现太太们都在lof呢。

伞修还是修伞,最初虽然入的伞修,可作为爱他就要让他受的我……默默爬墙到了修伞,冷,粮不多,可还是很喜欢很喜欢。

于是自己也开始试着产粮,这么渣的文笔每次看到有人点赞推荐都觉得超感动。

重用lof的时候,记得还是二十几粉,现在居然也翻倍了。

如果有人看到这里还没嫌我烦碎碎念,真的很想再说一句,真的超感谢有人可以喜欢看我的文字,超感谢在爱修伞的路上有你们一起行走。

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在修伞的路上走多远,我只希望在我在的每一天都可以为他们筑一个美好的世界,因为是我爱的人,穿过次元壁深深喜爱的人。

沐秋,我超喜欢你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