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碟战深海之惊蛰

20浏览    4参与
昕雅图

吻(下)

惊蛰CP大乱炖!!!

OOC预警!!!/虐向!!!

短篇/原剧向


离河


秋风拂过离别的气息,陈河即将要踏上去往前线的路。战争祸国,少年当万死以赴。张离心中虽有万分不舍,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毕竟自己爱上的是有着满腔爱国情的少年英豪。


“临别前,我想送你一份礼物。”陈河看向张离,不舍中还带有些许歉疚,“可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下次见面送我一支钢笔就好了,这样在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用它来写信。”张离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更多的是对陈河的宽慰。


“好,那下次见面我一定送你一支钢笔。”陈河望着张离,少女的长发在秋风中飘扬,眼底的笑意掩盖了所有的不舍,明眸皓齿,戳动心事。......

惊蛰CP大乱炖!!!

OOC预警!!!/虐向!!!

短篇/原剧向


离河


秋风拂过离别的气息,陈河即将要踏上去往前线的路。战争祸国,少年当万死以赴。张离心中虽有万分不舍,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骄傲,毕竟自己爱上的是有着满腔爱国情的少年英豪。


“临别前,我想送你一份礼物。”陈河看向张离,不舍中还带有些许歉疚,“可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下次见面送我一支钢笔就好了,这样在我想你的时候就可以用它来写信。”张离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更多的是对陈河的宽慰。


“好,那下次见面我一定送你一支钢笔。”陈河望着张离,少女的长发在秋风中飘扬,眼底的笑意掩盖了所有的不舍,明眸皓齿,戳动心事。


气氛是恰到好处的暧昧和暖意。但陈河显然是被心底的爱意缠绕得有些局促,脸红了个底透,眼神也有些飘忽。张离不禁被这样纯情的陈河逗笑了。少女的心事就像飘飘欲飞的蝴蝶,肆意且明媚。陈河正疑惑于张离的笑意,下一秒却又被张离诱人的唇堵住了疑惑。


青涩的吻带着初恋的甜美草草结束,接着陈河就孤身一人踏上了不归路。


床头的钢笔将张离从年少的梦境中带回,泪水却湿了满眼。现实早已物是人非,故人不再。


荒山


是阴森的审讯室,弥漫着满腔的血腥味,昏暗的灯光再度加深了陈山的不适。陈山立即开启了混沌的大脑,试图在有限的时间里推算出逃离的生机。现在自己只是被绑在椅子上,所以荒木惟似乎还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置于死地。陈山暗自松了口气,又立即盘算起如何再次获得荒木惟的信任。


然而荒木惟却并不打算再给陈山解释的机会,他伸手钳住了陈山的下颚,接着就狠狠的咬住了陈山的嘴角。“唔.......”陈山不可思议的抬眸,然而全身都被捆绑着让他无法反抗,他只能咬紧牙关,企图将荒木惟强力的吻推开。荒木惟立即加大了力道,没有给陈山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个吻是漫长的,带着浓厚的惩戒意味,不一会儿就见了血。嘴角和舌尖生出一股酥麻的刺痛感,伴随着逐渐加重的血腥味,竟然生生的将陈山的眼角激出了泪花。一吻结束,荒木惟放开了陈山,又轻柔的替他拭去了眼角的泪渍。“惩罚结束。”荒木惟满意的勾起了嘴角,“接着陈山君就去把那个欺骗你的女人抓回来吧。”


陈山显然还没有从刚才那个强暴的吻中回过神来,他怔怔的看着荒木惟眼底的笑意,只觉得自己就像一只永远无法摆脱主人控制的小狗,无力又绝望。但最让陈山绝望的是,他偏偏对荒木惟也怀有不可明说的爱意。


但猎人与猎物的爱,终究只能是你死我活。


荒夏


尖锐的枪声响起,陈夏洁白的衣裙点染上了鲜艳的红,像一朵弥留之际的玫瑰,带着暮气的紫红和血腥气的芬芳。那乌黑的长发也随风飘散了,接着便似花朵坠入泥地,硬生生的倒下。


荒木惟慌乱的上前,企图挽留住这花季的生命,然而一切都是徒劳,他只能搂住陈夏渐渐冰凉的身体,将最后的爱意给予于一个孤注一掷的吻。荒木惟轻柔的拨开陈夏额前的碎发,用凉薄的唇瓣相抵,用尽全力将嘴角的温存渡给她。千田英子放下了手中的枪,恭顺的立在一旁,其余人也只能屏住呼吸,无人敢应声打扰他们。


今日上海的傍晚是阴霾的灰色,伴随着凛冽的寒风。但荒木惟却不管不顾的跌坐在街道上,抱着陈夏静静的吻了许久。这是荒木惟第一次宣泄爱意,却也是最后一次。


最终荒木惟还是将陈夏抱回了尚公馆,“救活她!”手下的医生都唯唯诺诺的点着头,额头上却不断冒着虚汗,他们当然知道现在的陈夏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又怎么会有救活的可能?但他们谁也不敢触及荒木惟的逆鳞,只能装模作样的应声,再假意努力一番最后才向荒木惟报告陈夏的死讯。


荒木惟怒吼着将他们赶了出去,泪水却决堤般的上涌,他又一次死死地将陈夏揉进怀里,似乎这样就能与陈夏血肉相融。


这个像樱花一样纯净的少女,永远的沉睡在了荒木惟荒芜的心底。


————————————————————


惊蛰的同人在这里就完结了,感谢所有看过我文章的家人们。


最后,让我们一起祝福惊蛰里所有的人物在平行世界里都能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吧!!!

昕雅图

吻(上)

惊蛰全员CP大乱炖!!!

OOC预警!!!虐向!!!

原剧向/短篇


山晚


明晃晃的灯光映得陈山嘴角的伤痕越发狰狞,但他却总是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他心底都不足以引起什么波澜。“你还笑!”余小晚一边轻柔的替他擦拭着伤口,一边无语的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你今天根本没必要为了我和周海潮大打出手,明天还要关禁闭。”“是他欠揍。”陈山淡淡的开口,“我绝不允许有人明目张胆的勾引我老婆。”


闻言,余小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而认真的注视着陈山的眸子。这个男人变了很多,现如今甚至敢为了自己和别的男人叫嚣了。余小晚心底的那片荒芜忽的就茂盛的连起了整片天。再看向陈山的......

惊蛰全员CP大乱炖!!!

OOC预警!!!虐向!!!

原剧向/短篇


山晚


明晃晃的灯光映得陈山嘴角的伤痕越发狰狞,但他却总是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他心底都不足以引起什么波澜。“你还笑!”余小晚一边轻柔的替他擦拭着伤口,一边无语的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你今天根本没必要为了我和周海潮大打出手,明天还要关禁闭。”“是他欠揍。”陈山淡淡的开口,“我绝不允许有人明目张胆的勾引我老婆。”


闻言,余小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而认真的注视着陈山的眸子。这个男人变了很多,现如今甚至敢为了自己和别的男人叫嚣了。余小晚心底的那片荒芜忽的就茂盛的连起了整片天。再看向陈山的眼睛,余小晚似乎看到了他眼底深邃不明的情愫,说不清也道不明。


余小晚很想问陈山,你真的爱我吗?但是她火辣的内心和诚挚的身体却下意识的促使她直接吻上了陈山的嘴角。但是,在两唇相触的刹那,陈山眼底的淡然就立即消散转而却是惊讶与无措。接着,陈山就推开了余小晚,“抱歉。”


冰冷的言语一记就让余小晚的心凉了个彻底,她只能望着陈山落荒而逃的背影,留下孤寂的苦笑。

原来,陈山根本不爱自己。又或者,是因为他那双深沉的眼睛里埋藏了太多秘密。


山离


陈山无助的靠着床板,捏紧手中的信纸,无声的落着泪。

张离的信,满笔都是浓烈的爱国情,千言万语都是嘱托陈山一定要将日本人赶出国土。唯独未曾提及两人之间暧昧不清的情意。


陈山读了一半,便没有勇气再读下去。他捂住自己颤抖的双眼,朦胧的水汽便在手心里化开,一滴一滴敲碎了陈山坚实的心。


蓦的,他伸手在信纸里触到了一抹柔顺的发尾。他惊讶的拭去了眼角的泪渍,视若珍宝的将信纸里的头发握进手心,接着他又在信的底部看见了张离的真情流露。


陈山放下信,却又带着深深的思念,虔诚的在信封上落下一吻。

只愿来生,你我可以携手共度。


晴英


这是唐曼晴第一次来到这个宛如人间地狱的地方。阴冷潮湿,黑暗森严,最重要的是,还有满天的血腥味弥漫着。


唐曼晴的一生都活在纸醉金迷的舞厅里,是钱时英的优雅让她第一次看到了男人光明的一面。可就是因为钱时英太过正直,在这个硝烟弥漫的时代里,只有沦为牺牲品。


这也是唐曼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钱时英。一身纯白的衬衣上满是血污,白净但脸上毫无血色,隐匿在血污背后的是唐曼晴看不见的千万伤痕。钱时英似乎已经与这间地狱般的屋子融为了一体,被血腥味缠绕着,吞噬着。


“时英........”唐曼晴隐忍着眼角的泪水,轻柔地将钱时英拥进怀里。钱时英这才奄奄一息的睁开了双眼,“你不该来这里.......”唐曼晴没有回应钱时英的话,而是深深的注视着他的眼眸。唐曼晴依旧在这双眼睛里看到了她往日最爱的明亮清澈,以及坚定的孤勇。或许酷刑已经磨灭了他的身躯,但他坚定的意志和信仰就仿佛这双永远明亮的眼睛,永不会泯灭。


“陈山他说要救你。”过了许久,唐曼晴才又一次轻轻开口,打破了沉默。“不用了。”钱时英的声音微弱,但却异常坚定,却一瞬击碎了唐曼晴心底所有的希望。唐曼晴没有再开口挽回什么,因为她知道只要钱时英决定的事,是怎样都不会再有所改变了。所以,唐曼晴只能噙着满眼的泪水,温柔的将红唇覆上。钱时英当然不会回应她什么,但也不会反驳,他静静的躺在唐曼晴的怀里,受下了这一吻。这一世,终究是他负了她。


这是唐曼晴第一次亲吻钱时英,却也是最后一次。


肖晚


此时诺大的剧院应该只有自己一个人了吧?肖正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剧院的荧幕,心底想着。空旷的剧院似乎只剩下了电影播放的声音,于是肖正国拖着那条重伤的腿,一步一迈的掀开剧幕,向荧幕走去。


荧幕中巧笑嫣然的女子像极了他刚过门的妻子,余小晚。肖正国想着想着就不由自主的贴近了荧幕,他一直深深爱着余小晚,只可惜对方却是被迫嫁给他。想到这儿,肖正国就无奈的叹了口气。这时,荧幕中的女子随着音乐,轻盈的跳起了舞步。余小晚是重庆的“跳舞皇后”,说不定此时也正在舞厅翩翩起舞呢。


肖正国一点一点的靠近荧幕,往日里的谨慎懦弱在这一刻都消失殆尽了,他大胆的吻向荧幕中的女子,将青天白日里不敢诉说的情愫尽情的发泄了。肖正国吻得很虔诚,他闭着双眼,享受着这一刻,脑海里也一直浮现着余小晚的笑颜。


但肖正国似乎忘记了自己正身处危机中,也似乎忘记了腿上还有着严重的枪伤。所以,当身后响起尖锐的枪声时,他根本来不及躲闪。


在倒下的那一瞬,肖正国只是想着,是他对不起余小晚,负了她的余生。

————————————————————


上篇的cp大乱炖就到这里了,下篇会继续写荒山,荒夏,离河。总之,所有的CP我都会涉及。真的很喜欢群像描写很好的故事。都是我的意难平啊!

昕雅图

樱花

荒夏/短篇/有私设

OOC预警!!!

不可能HE的CP!!!


荒木惟觉得,陈夏就像是纯净的天使,看着她那双一层不染的眸子,就恍惚回到了奈良,看见了漫天粉红的樱花。


“荒木君,您在想些什么?”陈夏清朗的声音立即将荒木惟的思绪拉了回来,“您刚刚险些踩到我的脚。”“抱歉,小夏。”荒木惟略显歉意的笑了笑,脚下的舞步再次轻盈了起来。两人修长的身形在光和影的作用下交相辉映,在音乐的鼓点里翩翩起舞。


一舞毕,荒木惟浅笑着后退一步,向陈夏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陈夏小姐,您的舞学的很快,跳的很棒。”陈夏扬起了笑容,眼底的微光闪烁着,似要将荒木惟心底所有的阴霾照亮,“荒木君过奖了。”陈夏无疑...

荒夏/短篇/有私设

OOC预警!!!

不可能HE的CP!!!


荒木惟觉得,陈夏就像是纯净的天使,看着她那双一层不染的眸子,就恍惚回到了奈良,看见了漫天粉红的樱花。


“荒木君,您在想些什么?”陈夏清朗的声音立即将荒木惟的思绪拉了回来,“您刚刚险些踩到我的脚。”“抱歉,小夏。”荒木惟略显歉意的笑了笑,脚下的舞步再次轻盈了起来。两人修长的身形在光和影的作用下交相辉映,在音乐的鼓点里翩翩起舞。


一舞毕,荒木惟浅笑着后退一步,向陈夏行了个标准的绅士礼,“陈夏小姐,您的舞学的很快,跳的很棒。”陈夏扬起了笑容,眼底的微光闪烁着,似要将荒木惟心底所有的阴霾照亮,“荒木君过奖了。”陈夏无疑是一个和陈山一样,百年难遇的天才,甚至在对于音乐的学习中,她的天赋还要高于陈山。


荒木惟很喜欢看着这样的陈夏,浅浅的微笑就足以让他甘愿沦陷。荒木惟自认与许多风情万种的女人打过交道,但陈夏依旧是那最独特的一个,她拥有天才的大脑,天使般的面容和一颗极致纯净的心灵。


“小夏,你愿意做我的天使吗?”下意识的赞美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荒木惟很高兴,但是他又觉得这个充满硝烟的世界配不上他的天使,他要带陈夏回日本,带她去看奈良的樱花,让她重现光明的眼睛看见更美丽的世界。


要让这个世界对得起她的美。


陈夏被荒木惟送去了日本,在那里她看见了奈良的樱花。然而却因为时间已经临近五月,陈夏看见的樱花是接近衰落的。在春风的照拂下,粉红色的花瓣开始大片大片的跌落,陈夏也就只看见了满天的粉红,飘飘然的落了满地。但即便如此,陈夏依旧喜欢上了樱花,粉红的花瓣就像是她那颗情窦初开的心灵,柔软又强势的占领了她的回忆。


回国之后,陈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日碟,凭借着惊人的听觉帮助荒木惟破获了不少国共的电台。不久后,陈夏还成为了“中日共荣”的使者,穿着淡雅的和服,成为了荒木惟手中最高贵的棋子。荒木惟知道陈夏喜欢樱花,便命人在她的院子里种了满园。


但让陈夏感到疑惑的是,荒木惟从来没有陪她一起在樱花下漫步。甚至还在她每一次从后院回来时都会刻意的躲避与她见面。


然而好景不长,美好的爱恋就被现实的残酷撕了个粉碎。陈夏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大哥,还亲手将自己的小哥哥推向了死亡的边缘。或许是这份爱太过厚重,陈夏意识到荒木惟是一切悲剧的始作俑者之时,已经太晚。


原来她爱上的是一个衣冠禽兽,是国人最痛恨的侵略者,是杀死她亲人的罪魁祸首。


这是陈夏最后一次来到后院的樱花树下,她紧紧的握着锋利的匕首,在樱花树下立了许久,直到墙外响起刺耳的枪声。柔美樱花在枪声的刺激下,惊的花瓣簌簌跌落。陈夏知道,荒木惟在追杀小哥哥,她必须赶在荒木惟之前救下小哥哥。


手枪上膛,陈夏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陈夏找到陈山的时候,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伤痕遍布。只有那双眼睛依然是那样明亮,燃着灼热的光芒,似乎永远也不会熄灭。依旧像小时候一样给予了陈夏极大的鼓舞。


在陈夏顺利解决掉那些日本兵后,陈山立即顽强的站了起来,他说:“小夏,我会带你活着出去。”活着?陈夏只是希望陈山能够代替自己好好活着,而自己终究应该去亲手断绝和荒木惟的这场孽缘。于是,在陈山不解和痛苦的眼神中,陈夏松开了陈山的手,头也不回的朝着荒木惟的方向跑去。


陈夏到底还是心软了,她没有选择使用手枪,而是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刺向了荒木惟的脖颈。荒木惟不可思议的望着她,“陈夏,你到底在做什么!?”做什么?陈夏冷笑着,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她是在为四万万中国同胞报仇,也是在为大哥和嫂子报仇。她是一名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荒木惟在陈夏的衣袖上闻到了熟悉的樱花花粉,他的呼吸立即变得短促起来,他用尽全力将陈夏推开,又不可抑制的向后退了两步。荒木惟从来没有告诉陈夏,他喜欢樱花,可惜却对花粉严重过敏,所以不可能陪她去看樱花。


枪声响起,陈夏倒在了血泊中。荒木惟悲愤的抱起她的尸体,第一次为她流下了真挚的眼泪。刺鼻的樱花花粉向荒木惟袭来,荒木惟依旧紧紧的拥抱着陈夏,沉浸在巨大的痛苦中。不一会儿,眩晕感就遍布了荒木惟的全身。


明年的奈良依旧会有满山的樱花,可是这个如樱花般美丽的女孩却永远不会再露出笑颜。


---------------------------------------------------------


荒夏的故事在这里就结束了,接着会写其余几对CP。但在这里,我还是想要再表达一下我对荒夏的爱。

陈夏是一个单纯到极致的小女孩,一开始她甚至以为荒木惟是陈山的好朋友,是个好人。而荒木惟又治好了她的眼睛,且把他所有仅剩的温柔都给了她。所以她会爱上荒木惟。


但现实终将会打碎这段孽缘。

荒木惟是个野心家,阴谋家。但他却是真心爱着这个美丽纯洁的女孩,或许是因为她有着荒木惟没有的天赋,有着他没有的洁净的灵魂。可是荒木惟的立场却让他不得不欺骗陈夏,不得不利用陈夏。

他们之间除了爱,就满是欺骗和利用。但这样却又偏偏显得这爱十分动人且厚重。


最后,愿他们在无数个平行时空里,可以相伴余生。

昕雅图

黑白琴键

荒山/短篇/原剧向

OOC预警!!!

必定BE的CP!!!


今天是池田的就职演说。陈山隐在来往的人群中,注视着舞台中心的荒木惟。表演的是荒木惟最擅长的钢琴曲,他修长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来回翻飞,最后几个音却堪堪都落在了白键上,迟迟不落于黑键。


“陈山君,你觉得我的钢琴弹的怎么样?”几个月前,荒木惟就在陈山面前弹过这首曲子了,还莫名的询问了陈山这个“门外汉”对他演奏的看法。“荒木先生,我听不懂。但我就是听的很焦灼。”陈山恭顺的立在一旁,言语之间却透着无奈,“我就是在想您为什么不按下那黑键,还好您最后还是按下了,不然我可能会急死。”


忽的,一道凌厉的目光猝不及防的向陈山砸来,陈......

荒山/短篇/原剧向

OOC预警!!!

必定BE的CP!!!


今天是池田的就职演说。陈山隐在来往的人群中,注视着舞台中心的荒木惟。表演的是荒木惟最擅长的钢琴曲,他修长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来回翻飞,最后几个音却堪堪都落在了白键上,迟迟不落于黑键。


“陈山君,你觉得我的钢琴弹的怎么样?”几个月前,荒木惟就在陈山面前弹过这首曲子了,还莫名的询问了陈山这个“门外汉”对他演奏的看法。“荒木先生,我听不懂。但我就是听的很焦灼。”陈山恭顺的立在一旁,言语之间却透着无奈,“我就是在想您为什么不按下那黑键,还好您最后还是按下了,不然我可能会急死。”


忽的,一道凌厉的目光猝不及防的向陈山砸来,陈山立即警觉的收起了思绪,转过身去掩住自己的面容。荒木惟的视线的确是望向了陈山,但他右手的演奏却并没有停下。陈山大松了一口气,随即继续期待着黑键的落下。


“轰!”炸裂的火光轰鸣,猛烈的爆炸将高雅的黑色钢琴炸了个粉碎。至于正在演奏的荒木惟,自然是无法幸免,他只能不可思议的望着陈山的背影,然后无力的倒在血泊中,结束了他轰轰烈烈的一生。


陈山借着慌乱的人群,快步离开了事故现场。但荒木惟临死前那双深邃的眼眸却又一次将陈山拉进了回忆的思潮。


“陈山君想学习弹钢琴吗?”荒木惟坐在琴凳上,难得露出了真挚的目光。“不想。”陈山却摇了摇头,“我只是个小混混,不适合这种高雅的活动。”荒木惟无奈的笑了笑,却不由分说的将陈山拉到自己身旁坐下,“陈山君是我见过的百年难遇的天才,所以不要贬低自己。”荒木惟的口吻难得的带了几分温和,让陈山不禁有些恍惚。


接着荒木惟握着陈山的右手,轻轻的放在了黑白琴键上,“来跟我学,我只弹一遍。”陈山目不转睛的看着荒木惟指尖轻盈的起舞,在黑白琴键间来回翻转,而笨拙的自己只能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机械的复刻荒木惟的指法。“陈山君果然很有天赋。”荒木惟却很是满意陈山一遍就学会的能力,“有的美学艺术本身就是不平衡的,并不是所有的钢琴曲都需要黑白琴键平均落下。陈山君,你明白吗?”陈山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在朦胧的黑白琴键中,陈山仿佛窥见了荒木惟内心深处隐含的孤独和温柔。此刻的荒木惟卸下了满身的阴谋和野心,将一整颗平淡的柔情大大方方的展现给了陈山。陈山忽然觉得如果没有战争,荒木惟应该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艺术家。


“听说你是从上海来的啊?”一旁的小士兵忽然的询问将陈山的思绪又拉回了现实,“是啊。”陈山淡淡的点了点头。“听说你老厉害了,在一个舞厅里,把一个日本大特务都给炸死了。”望着小士兵崇拜的目光,陈山心底那翻江倒海的情绪却再一次晃晃悠悠的涌了上来,他只能淡然的笑了笑,从善如流的转换了话题,“你是哪里人啊?”接着就顺势打开了小士兵的话匣子,小士兵高兴地絮絮叨叨个不停,说着自己的家乡,自己的亲人。


陈山静静的听着,只觉得手上的行李厚重的让他步履维艰。小士兵的两个哥哥是英雄,被日本人射杀在了自己面前。想到这,陈山觉得呼吸都变得沉重了起来,他将那个红色的玩偶交给了小士兵,那是他哥哥的遗物。


战争面前,人人都很脆弱。陈山也是耗尽了毕生心血,才手刃了仇人荒木惟。而现在,自己只是孤勇的独活者。


然而荒木惟阴魂不散的眼眸又一次在陈山的脑海浮现。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永远都带着阴霾和狠厉,而那仅有的温存都献给了黑白琴键。陈山觉得,自己似乎也感受过荒木惟的温存,但那隔着家国情怀的温存终究是错误的开始。


对立的双方本就不该有多余的情愫,只余下杀戮和死亡,掌控与抗争。

————————————————————


与家国情怀对立的情感,就是错误的开始。荒木惟对陈山的宽容带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而陈山对荒木惟永远是恨意大于情感。这就是悲剧的开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