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碧棺左马刻

10万浏览    2139参与
紅火焰淬鍊而生的綠寶石*柴米
保鏢*老大paro 大白天就喝...

保鏢*老大paro

大白天就喝醉的左馬刻去調戲在一旁認真工作的保鏢一郎wwwww

保鏢*老大paro

大白天就喝醉的左馬刻去調戲在一旁認真工作的保鏢一郎wwwww

兔白啾

【テンニナケ·上卷】

MTC三人因违法麦克风的影响

在三天内会随机出现幼儿化的情况

这本就是小小左马刻的主场

🐴🐰🐦

注:渣翻 渣嵌

       全本在这里 

作者:眞咲@masak1p

p站:ID=406142

 🚫禁一切形式的二次上传及商用🚫 ​​​

【テンニナケ·上卷】

MTC三人因违法麦克风的影响

在三天内会随机出现幼儿化的情况

这本就是小小左马刻的主场

🐴🐰🐦

注:渣翻 渣嵌

       全本在这里 

作者:眞咲@masak1p

p站:ID=406142

 🚫禁一切形式的二次上传及商用🚫 ​​​

是阿玉吗

一发入魂    左马刻ssr    进化卡面


阿这   就不要嫌我菜了

入坑这么久其实我才开始打游戏一个星期

这卡我一天就肝完了哈

一发入魂    左马刻ssr    进化卡面


阿这   就不要嫌我菜了

入坑这么久其实我才开始打游戏一个星期

这卡我一天就肝完了哈

藍藍很草

【DRB乙女】倒楣JK與黑幫大哥(HE-9)

 | 1 | …… | HE-7 | HE-8 | HE-9(中間章節詳見合集目錄)

*催麥乙女向。

*自娛用,腦洞很大,ooc跟私設絕對有還超級大超級多,不能接受別看。

*繁體,復健系列。

*左馬刻HE路線。

*本篇為左馬刻視角。


--...


 | 1 | …… | HE-7 | HE-8 | HE-9(中間章節詳見合集目錄)

*催麥乙女向。

*自娛用,腦洞很大,ooc跟私設絕對有還超級大超級多,不能接受別看。

*繁體,復健系列。

*左馬刻HE路線。

*本篇為左馬刻視角。



--


                   

說是為了明日的Battle做一些討論,銃兔那傢伙拉著他去了理鶯的帳篷那兒。

實際上,碧棺左馬刻心裡明白,對於即將要和以前的隊友Battle這件事他心中還是抱持著猶豫。雖說The Dirty Dawg早已解散,但是他敬重著醫生這件事依然沒有在隊伍解散後有任何的改變。

雖然那丫頭早上的那番話,多少讓他解緩了一些沉重感,但是他依然無法因此徹底的放下這份即將與醫生對決的壓力。


進到了理鶯的帳篷後,他漫不經心的聽著兩個隊友的談話。

碧棺左馬刻久違的想起了在The Dirty Dawg的那段時光。他與合歡在當時,經常受到成員之中,比起他們要來得年長沉穩的醫生給予的關照。


「那個隊伍很難纏。」

碧棺左馬刻緩緩開口道出話語,這番話也引來了他那兩位隊友的注意。他伸手拿起了理鶯所準備的茶水將之飲下,腦中想起了很多關於他與醫生依然在The Dirty Dawg融洽相處的記憶。

稍稍停頓了一下,碧棺左馬刻才繼續開口,將剩下欲說出口的話語說完。


「醫生……神宮寺寂雷,是我所認同為數不多的強者。儘管如此,我們還是必須贏得這場勝利。」

「我必須取得勝利,無論是為了合歡還是那丫頭……」

碧棺左馬刻將他的視線放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右手戴著的是他與他唯一的妹妹成對的手鍊,左手戴著的則是那丫頭給他綁上成對的手繩。

為了這兩個重要的人,他得用自己的雙手去改變這個過於混帳的世界。但是出現在他眼前的對手,卻是在以前給了他許多幫助的醫生。

矛盾、糾結,這樣的情緒讓他感到異常煩躁。他咬牙緊握著雙拳,完全不清楚該怎麼去面對接下來的這場Battle。


「……左馬刻,我能理解你疼愛你妹妹跟你的小女朋友這份心情。但是我還是得說,你是蠢蛋嗎?」

「比起為了她們兩個人去爭取決勝,你得先去解決屬於你自己的戰鬥!」

原先因為銃兔那句蠢蛋而即將爆發的碧棺左馬刻,但在聽見了下一句話後,停下了即將要大罵出口的話語,瞪大了雙瞳看向了入間銃兔的方向。


該死的,他的想法就這麼容易被看穿嗎?不僅是那丫頭、連銃兔那傢伙都看出來了啊!?

雖說心中暴躁的這般想著,但是碧棺左馬刻無法反駁入間銃兔道出的那段話,於是他沉默了下來。

因為他也清楚,入間銃兔並沒有說錯什麼。他必須解決心中這份猶豫,才能去爭取勝利。

於是,他便在兩位隊友的注視下站起身子,沉默的走出了理鶯的帳篷。





踩著步伐,碧棺左馬刻前去了飯店的頂樓。原本是打算藉由夜晚微涼的空氣,令自己獨處思考,整理好這份亂到不行的思緒。


但是一走到了天台上,他原先已經煩亂到不行的內心,在看見眼前的人時更加的煩躁了。

只見他放在心上的那個臭丫頭,身上就只是套上今早買的其中一件單薄的襯衣與一件短褲,也沒有多套件外套就跑到天台上吹冷風。

明亮的月光照射下,碧棺左馬刻清楚的看見,那丫頭的黑色長髮在夜風的吹拂下飄揚著,露出大半肌膚的雙腿也顯得特別的白皙顯眼。

也彷彿能夠從吹來的夜風中,嗅到她身上獨有的清香。

這讓他內心一股暴躁油然而生,碧棺左馬刻踏出腳步,在那丫頭因聽見腳步聲而回過頭的同時,將她嬌小的單薄的身軀攬入了懷中。而後聽見的,是那丫頭帶有幾分緊張的聲音從他的懷中傳出。


「左馬刻先生?您怎麼會在這裡……?」

「這才是我要問的事情吧?臭丫頭你穿成這樣來這裡吹冷風?你他媽是想生病啊!?」


他氣憤的對著懷中的丫頭罵道,氣她為何不多穿點再出房間,也氣她幹什麼這麼晚了還單獨一個人跑到這種沒什麼人的地方。要是來到天台的人不是他而是別的男人呢?

想起了方才一來到天台時,便一眼看見她那雙纖細白皙的雙腿,碧棺左馬刻便覺得自己心裡氣到一個不行。

光是想像如果是別的混蛋先來到天台看見她這樣的事情,便讓碧棺左馬刻心裡泛酸,彷彿吃了一缸子醋似的。他將另一隻手放上了她有些冰涼的腿上一捏,俯下身子將額頭抵上了她纖瘦的肩頭上。

而在這之後,傳至鼻間滿滿都是屬於那丫頭的清香氣息,竟神奇得讓他混亂的思緒稍稍的冷靜了下來。


「剛剛我去您的房間找您,但是您似乎不在房間,所以就到處逛了一下想說能不能遇到您——」

「……嘿嘿,結果不知不覺就走到這個地方了。」


感受到她再次用她的那雙手環抱住了他的腰間,並將她整個人都往他的懷中貼來。

這種喜歡擁抱他的行為,似乎是在第二場Battle後她所養成的新習慣。

而碧棺左馬刻也不討厭這樣的感覺,甚至對於她主動的與他做出肢體接觸這點感到莫名愉快。畢竟她這樣的行為,也代表了並不是只有他該死的渴望著她的一切,而是她也同樣渴求著他的一切。


「左馬刻先生,我要找您是為了將您借我的那件外套還給您——」

「啊?還個屁啊?臭丫頭你給老子穿上那件外套,現在怎麼樣都看得出來你才是需要外套的那個人吧?」


碧棺左馬刻皺了皺眉,放開了那丫頭的身軀,並將她手中抱著的那件屬於他的外套奪來,披在了她嬌小纖瘦的身軀後再度將她擁住了。

緊接著,只聽見那丫頭發出了讓他聽著心裡有些發癢的輕笑聲。


「……左馬刻先生,您不收回這件外套的話,這件外套我之後打死也不會還您的喔?」

「哈……?你這丫頭還有戀物癖啊?隨便你吧。」

「唔、您的一切我都喜歡,只有您的衣服才會讓我想要藏起來……因為這樣就能在您不在時,抱著它感受到您似乎還在我身旁……」


碧棺左馬刻從不知道,那丫頭膽子大起來之後,似乎也特別能夠說出讓他內心泛出陣陣癢意的情話。

內心湧上一股衝動,他稍稍彎下身子,張口吻舐著她有些敏感的耳廓。

感覺懷中那丫頭的身軀因發笑而輕輕顫抖著,喉中羞澀的發出了一陣輕笑聲。


良久,才停下了吻著她耳廓的動作。想著一直站著也挺累人的,碧棺左馬刻索性拉著她,坐在了天台算是乾淨的地面上。

將她再次擁入懷中,並將臉龐埋入她的肩窩,貪婪的吸取著她身上散發的清香。忽然想起了之前這丫頭說他有毒這件事,碧棺左馬刻只覺得一陣好笑。對他來說,這個蠢丫頭才是有毒的那個存在。


過了許久,耳邊傳來了屬於她的嗓音。她的嗓音聽上去有這麼點睏意,卻又不會因此而含糊不清,反倒是特別清楚。
   

「有什麼煩心的事情,看著夜空上的星星,就能夠稍微的感到輕鬆。」

「我小學曾有一陣子學過樂器,有段時間因為遇到了瓶頸總是發揮不好,因為這樣子每一天心情都不是很好。」

「當時,被為了逗我開心的一二三在某天晚上帶我去了一棟大樓的天台。只是看著天上的夜空,心裡的煩悶都消失了。」


「天上的星星會帶走您的煩惱喔,這麼相信著的話會不會輕鬆一點呢?」

「抱歉,聽上去小孩子氣了一點,但是我希望左馬刻先生可以恢復精神……」




  


「左馬刻君——」

「我可以叨擾一下嗎?」


後方傳來了許久未聽見,對他來說卻又熟悉無比的聲音。

碧棺左馬刻為了不驚擾懷中已沉沉睡去的那丫頭,稍稍的回過頭,發現正是讓他這段時間,一直對於即將對戰而感到迷惘的醫生。


「啊,那孩子……抱歉了左馬刻君,我來的似乎不是時候……」

「沒事,醫生。這丫頭睡著以後沒有大動靜是叫不醒她的。」

「呼呼,這麼說起來,是一個很信任左馬刻君的孩子呢。」


聽著醫生道出的話語,碧棺左馬刻將他的那雙紅瞳看向了懷中那睡去的臭丫頭。

他想起了當初在遊戲副本時,最初與她同睡時一點小動作都能夠驚醒她。直到現在,方才稍稍轉過身子的動作都沒有讓她從睡夢中醒過來。


「……信任……啊。」

說起來,讓這丫頭對他產生這樣的信任,確實花了不少時間啊。




--

完結倒數!


參考了漫畫的劇情改編了一些。

反正之後依然是醫生開導了小馬,然後小馬總算能夠放開內心的掙扎暴打麻天狼XDD


然後上一章的職業選擇,是心理醫生獲勝嘍!

說一下沒選到的其他職業不同的劇情:

彩妝師預計會寫到跟BadAssTemple的十四一些小互動。(友情向小互動)

警察預計會寫到小黑為了小馬,濫用職權狠虐欺負揍了小馬的罪犯。然後銃兔會幫忙小黑圓了濫用職權的部分。(?


因為各位選擇了心理醫生,這部分的劇情就不說了,請等待正文寫出來嘍!



藍不過

為了騙你們去看mtc沙雕甜文 畫的

♪(′ε′‧̣̥̇)

沒趕上兒童節呀QQ


為了騙你們去看mtc沙雕甜文 畫的

♪(′ε′‧̣̥̇)

沒趕上兒童節呀QQ

 

修羅

【左马一】自汉化:Sex&Patrol

作品ID:79133402 太太主页戳这里

注:全程强×,慎点

继续给大家安利cp~~左马一贼好吃的(*^__^*) 

穿警服的马大爷好帅啊啊啊o(≧v≦)o~~

————分割线————

个人汉化用爱发电,请勿转出站外谢谢

图源,翻译,嵌字:原po

河蟹片段戳这里

提取码:6k3cj9

解压码:左马一cp名的罗马音(全小写字母组合中间无空格,密码很简单不会的去查百度百科otz)

祝大家嗑粮愉快~~w

【左马一】自汉化:Sex&Patrol

作品ID:79133402 太太主页戳这里

注:全程强×,慎点

继续给大家安利cp~~左马一贼好吃的(*^__^*) 

穿警服的马大爷好帅啊啊啊o(≧v≦)o~~

————分割线————

个人汉化用爱发电,请勿转出站外谢谢

图源,翻译,嵌字:原po

河蟹片段戳这里

提取码:6k3cj9

解压码:左马一cp名的罗马音(全小写字母组合中间无空格,密码很简单不会的去查百度百科otz)

祝大家嗑粮愉快~~w

炫技王重出江湖
俺恶臭ooc怪又来啦!!!!!...

俺恶臭ooc怪又来啦!!!!!!!!!!左马簓新选组paro大放送 副长不是魔鬼啦!!!!!!!!

俺恶臭ooc怪又来啦!!!!!!!!!!左马簓新选组paro大放送 副长不是魔鬼啦!!!!!!!!

尼扣尼扣

【DRB乙女】最是情话动人

ooc有,无脑快乐短打。那些动人的情话忍不住开始联想到他们身上了,看起来是要提升逼格的一次,妙啊,妙啊。

大家别关注了,别关注了,心理压力太大。


       观音坂独步


  他了解你自由惯了的性子,干脆省去了婚礼那些繁琐环节,入籍之后就踏上了蜜月之旅。他平时工作太忙,难得能与你一起悠闲片刻。

  旅行的最后一站是佛罗伦萨。

  小桥扶手的影子拖得很长,依稀闻得到咖啡豆和冰激凌的香气。两个人牵手走在青石板路上,鞋跟敲击发出响声,夕阳暖融融的轻抚着肌肤。

  你并不认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很自然的就有了一...

ooc有,无脑快乐短打。那些动人的情话忍不住开始联想到他们身上了,看起来是要提升逼格的一次,妙啊,妙啊。

大家别关注了,别关注了,心理压力太大。


       观音坂独步


  他了解你自由惯了的性子,干脆省去了婚礼那些繁琐环节,入籍之后就踏上了蜜月之旅。他平时工作太忙,难得能与你一起悠闲片刻。

  旅行的最后一站是佛罗伦萨。

  小桥扶手的影子拖得很长,依稀闻得到咖啡豆和冰激凌的香气。两个人牵手走在青石板路上,鞋跟敲击发出响声,夕阳暖融融的轻抚着肌肤。

  你并不认路,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很自然的就有了一个认识,无论去哪里,只要跟着他就好。

  原来他的目的地是小镇的教堂啊。一起推开古朴精美的浮雕门,踩在暗红色的地毯上缓步前行,明明是空荡的教堂,空气里却溢满了难以形容的满足感。

  他在你的鬓边别上了来时路上老妇人赠与的栀子花,低下头牵起你的另一只手,在额前落下一吻,刚想抬头,你踮起脚,凑上他的唇,小舌细细描画他的齿形。

  “新婚快乐,独步。”百花窗透过的光披上琉璃色,教堂里的寂静安详,隐约还能听到外面孩子们喊着听不懂的语言逐渐远去。他无声的笑着,刮着你的鼻尖。

  “因为是你,未来都是快乐。”  

  

  你不是爱情的终点,只是爱情的原动力。我将这爱情献给路旁的花朵,献给玻璃酒杯里摇晃的晶亮阳光,献给教堂的红色圆顶。因为你,我爱上了这个世界。

                                            ——赫尔曼·黑塞


        伊弉冉一二三


  身边的朋友都是爱玩的年纪,酒吧歌厅逛的厌烦,一群成年不久小姑娘竟然谋算着来到牛郎店。

  都是不缺钱的富家公主,即使从没来过也都是挑的最贵的点,酒瓶小食摆满长桌。稍有了解的姐妹提议要指名,你当时酒精上了头,说,要点那就点头牌呗,钱不能花亏了啊。

  不愧是排名第一的牛郎,伊弉冉把在座的女孩们都哄得娇笑,又不显的轻佻,能照顾到每一个人,言行举止得体而礼貌,金色的双眸几乎把你的思绪全都勾了去。

  你经常找着借口来店里找他,他有工作的时候就自己安稳的玩玩手机,偶尔随便点些酒水给他冲冲业绩。他在工作的间隙会过来陪你说几句话,也会提醒你早些回家,泡在牛郎店总归对你不好。

  你撇撇嘴,问他是不是嫌弃你。

  “当然不是啊小朋友,你自己在这里不会无聊吗?”

  “能看到一二三就不无聊啦。”他无奈地摊手,嘱咐空闲的同事稍微照看着你一点。

  你对你们关系的定位是朋友,他也一样。你们会一起庆祝节日,出门旅行,在生病的时候会照顾对方,却从来没有半分暧昧。他的同事经常打趣你们,久而久之,你们也放弃了解释。

  商业联姻是你不可避免的命运,你接受的坦然,他也来婚礼的现场,送上了精心挑选的礼物。你们都清楚,为了世家名声,

这段友谊必须要画上句点。

  “你可别等我孩子都能打酱油还单身啊一二三。”

  “小朋友少担心这些吧,最漂亮的新娘现在要上台了。”

  你站到了聚光灯高台之上,看着他离开的的背影。真奇怪啊,眼睛为什么会酸涩呢? 

  

  年轻时,我们彼此相爱却浑然不知。

                                                            ——叶芝


         碧棺左马刻


  “早安,碧棺先生!”你们两个是邻居,每天早晨都会碰面,只要看到他,你就会充满活力地跟他打招呼。

  刚认识的时候他被你自来熟的热情惊住,但是也规矩的问候了早安。渐渐的,你发现他回应完早安下楼的速度越来越快,每回话音刚落就不见了人影。“我有这么可怕的吗?”你提着便当盒若有所思,忘记自己就要迟到。

  等醒悟过来,你紧赶慢赶到了公司,还是被打卡机的无情所击倒。作为本周唯一迟到没能打上卡的员工,根据一个月前的赌约,你们部门公司年会的节目表演任务就落到了你的身上。

  “表演节目究竟为什么要穿这么羞耻的衣服啊。”穿戴好猫耳女仆装,你趁着夜色才偷摸着打开了门,弯腰一点点推动关上门,刚想松口气,转身踏出第一步,你发现他正在走廊的窗口抽烟。脖子上系着的铃铛不合时宜的发出叮叮的响声,他看向你,本来还皱着眉,刚扫一眼,夹着烟的手就垂了下来。

  “很可爱。”听见他的话,你反而紧张地攥起毛茸茸的尾巴,想不出要怎么回应他的赞美。

  “真的,很可爱。”他抬起手,不深不浅地吸了一口,淡淡的烟雾又飘在他的身边。你逃跑一样窜下了楼,呼吸慌乱,抚上胸口,只感受到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碧棺先生每天下楼那么快原来这么累啊……”

  他在窗口看你缓过来,又蹦蹦跳跳地前行,装饰的猫耳一摇一摇。喉结滚动,他掐灭烟蒂,“还是问问合欢要怎么开口吧。”

  

  “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还是这样说。

                                                         ——普希金

乘彼垝円
無cp意向 只是橫濱惡犬和池袋...

無cp意向

只是橫濱惡犬和池袋惡犬

無cp意向

只是橫濱惡犬和池袋惡犬

阿堇

【DRB乙女】想引起喜欢的Rapper注意,但好像哪裡不对。

*万年幼稚园。
*OOC我的
*私设如山
*全员系列,
6个Division,18个人,一次肝了。
粉丝的妳›他们
沙凋系列。
人多,所以人物tag就不一个一个标了

只标各组队长

以上OK?

ready goヽ(*゚ー゚*)ノ




池袋 B.B

一郎ver.

想引起池袋一哥的注意除了要够强以外,就是跟他弟有往来。利用自己跟二郎是旧识的身份,常常跟着三郎一起数落二郎,一郎看到就会跑来摸摸妳的头表示二郎给妳添麻烦了,还请妳多包含。

—————不会麻烦,多添点阿二郎!
            ...

*万年幼稚园。
*OOC我的
*私设如山
*全员系列,
6个Division,18个人,一次肝了。
粉丝的妳›他们
沙凋系列。
人多,所以人物tag就不一个一个标了

只标各组队长


以上OK?



ready goヽ(*゚ー゚*)ノ




池袋 B.B

一郎ver.

想引起池袋一哥的注意除了要够强以外,就是跟他弟有往来。利用自己跟二郎是旧识的身份,常常跟着三郎一起数落二郎,一郎看到就会跑来摸摸妳的头表示二郎给妳添麻烦了,还请妳多包含。

—————不会麻烦,多添点阿二郎!
                  二郎:我太难了。

二郎ver.

因为二郎眼裡都只有他的兄弟们,所以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妳常常去万事屋委託一郎。直到有一天进门發现一郎不在,看店的是二郎,他一看到客人是你,便毫无自觉的把妳抵在牆壁上表示有事情可以找他,不要一直用奇怪的委託找一郎。

—————不不不不不,二郎宝贝你误会了,我粉的是你啊!!!

三郎ver.

要引起神童的注意,就要用高难度的东西打扰他。妳三不五时就拿各种高难度委託去万事屋,并且指名要三郎接(也只有他能接),然而每次不用说一天,有些甚至一小时就被他解决了。某天临走前三郎难得喊住妳表示下次出点难的啊。

—————嗯!?我是不是这裡面最成功的?!



横滨 MTC

左马刻ver.

曾经被他救过一次后妳就粉上他了,但粉他的人太多,不用说被注意,连脸都没被记住。有次因缘际会下认识了理莺,后来在跟理莺吃饭时被他撞见,左马刻没想到居然有人除了帝统可以笑吟吟的把理莺做的饭吃完,因此对妳有了印象。

—————为了引起马大爷的注意,理莺的料理算什麽!(视死如归)

铳兔ver.

会rap又是人民保姆的警察谁不喜欢!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妳跑去当了不良,然后每天想办法把自己送进警察局喝茶。因为时常看到妳的缘故,有次从旁人那得知了妳每天都会用不同的方法把自己送进来,觉得妳很怪又很有趣,有空就会去小聊下。

—————虽然方法很奇怪,但这也算成功...吧?

理莺ver.

听说他住在深山裡,但不知道是哪座山,所以每座都去爬了遍想触發与理莺的奇遇。有次被他做的陷阱缠住,为了表达歉意他请妳吃了顿饭,虽然味道不错,但食材是真的令人畏惧,后来表达能够再来找他聊天不要吃饭吗,他答应了。

—————饭可以吃,但不要知道食材。天可以聊,但我不想吃饭。




涩谷 FP

乱数ver.

为了让他能够对妳有印象,都会跟他多订几件衣服,渐渐的每天都在懊恼要请他设计什麽款式,后来有一天妳發现衣服袋子中多了一包糖果,乱数表示是特别奖励,还说他知道妳每次应援都站在最前面,毕竟每次穿的衣服都是他设计的,一眼就能认出来。

—————简直完美典范,马上就注意到女孩子的心思!

幻太郎ver.

虽然知道他常常会用不同的角色说话,且每句话后面都会加"当然是骗你的",但写的书是真的很好看,所以妳还是粉上他了。觉得自己没有能引起他注意的特质,每次被公司叫去收他的稿子总被他耍的团团转,索性安慰自己说不定还是有被注意到的。

—————行吧,你开心就好,就算每句话都是骗我的...

帝统ver.

知道他常常把自己赌的身份无文,所以开始去公园蹲点。在某次蹲到之后,每天固定时间都会带东西去给他吃,但为了自己的生活着想,借钱这件事情还是先不要。有天他带着幻太郎跟乱数一起来找妳,对他们介绍妳是每天给他放饭的大姐。

—————放饭的大姐是什麽概念?我是饲主...?




新宿 麻天狼

寂雷ver.

医生人很好,都会记得每个来看病的患者,就算是妳也毫不意外。麻天狼在哪掰头,妳就在哪,明明医生唱着治癒的rap,但实在太过治癒,妳都当场石化。有次去回诊看病时,被寂雷医生问了是不是有病情加重的倾向。

—————您误会了...但既然都误会了就将错就错。(bushi

独步ver.

每当知道是独步要来谈生意都自告奋勇的去接待,但他性格所使,常因为妳一些无意的举动就开始道歉,妳都耐心的安慰他没事,让他不要想那麽多。有次在谈公事时,独步表示在上次掰头会场有看到妳,是不是因为有器材出错,掰头中没看到手机讯息,所以妳直接找到现场来。

—————你能注意到我我很开心,但我希望你可以捨弃下社畜思考啊啊啊!!!

一二三ver.

有时候会去店裡点他,某次撞见没穿西装的HFM發现他会恐女,就开始注意他西装到底有没有穿上,好调整与他的距离。有次在一个转角处撞到了没穿西装的HFM,在他尖叫的途中妳火速离开现场,事后独步有来道歉,还要了妳的联繫方式,说是HFM要的,妳不疑有他就给了。有天下班累成狗回到家时,收到了没穿西装的HFM传来的消息:之前就發现妳会看我有没有穿西装来调整距离,这次吓到妳めんご!

—————正常版的HFM太可爱,就算只能隔着手机我也开心。



大阪 

簓ver.

簓的粉丝福利很好,所以每当跟他握到手时都会努力的想出谐音笑话说给他听,簓听到也都会笑跟夸奖妳,自己也会讲一个当回礼。这个相处模式久了,簓对妳也有印象,有次他依旧跟妳握手,但听了妳的冷笑话却没有跟平时一样大笑,而是抓着妳的手问妳要不要入行做漫才。

—————不愧是簓,这种时候还在想着工作。

芦笙ver.

因为簓常常放飞自我,每次都弄得妳脑阔疼,有时看到芦笙来找他,虽然想引起他注意,但解决簓放飞自我跟引起他注意这件事情,妳选择先解决簓放飞自我的问题。有次芦笙突然对妳说他注意妳很久了,本以为是什麽心跳加速的告白,结果只是问妳考不考虑当老师,还说妳一定能成为好老师。

—————我应该要先谢谢你的赞美,还是去角落哭...

零ver.

该说是厨力使妳运气爆表还是怎样,妳好几次都精准的遇上他扮演各种职业的时候。因为撞见次数实在多到爆表,他也开始对妳有些印象,甚至开始怀疑妳是不是中王区来的。对妳能够预测他行动感到很有趣,曾以为妳是不是要来下战帖。

—————叔我是粉啊!我是您的真爱粉啊!(畏惧



名古屋 BAT

空却ver.

一开始是应援团的一员,但是有天被空却嫌吵,然后就开始跟空却没有麦克风掰头起来了,在那之后發现这种模式可以近距离接触,就常常跑去寺庙跟他念经掰头,本人一直以为妳是因为讨厌他,所以才一直找他吵架。

—————唸经掰头还玩坏空却家的木鱼。

十四ver.
美名其曰去寺庙修身养性,实则看十四美颜,被空却戳破根本不是来修行的,就会跟他吵起来。十四看到妳跟空却吵架一开始是想着要劝架,用中二气息暴棚的语气尝试劝了下,但完全没效,之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抱着阿曼达站在原地开始哭。

—————十四不哭不哭,眼泪是珍珠。

狱ver.
因为常常跟空却吵架,实在是有够吵,曾经警告过再吵送律师函,但完全没用,索性把妳跟空却约过来碎碎念。空却当然是直接不来,而妳全程都在看着狱發花痴,左耳进右耳出,本人不知道其实妳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才刻意去找空却吵架。

狱:你咋到处找人吵架
空却:?

—————好的狱妈我知错了,还会再犯。(bushi

藍藍很草

【DRB乙女】倒楣JK與黑幫大哥(HE-8)

 | 1 | …… | HE-7 | HE-8 | HE-9(中間章節詳見合集目錄)

*催麥乙女向。

*自娛用,腦洞很大,ooc跟私設絕對有還超級大超級多,不能接受別看。

*繁體,復健系列。

*C選項的分歧,左馬刻HE路線。

*女主視角第一人稱。


--


與左馬刻先生一同走...

 | 1 | …… | HE-7 | HE-8 | HE-9(中間章節詳見合集目錄)

*催麥乙女向。

*自娛用,腦洞很大,ooc跟私設絕對有還超級大超級多,不能接受別看。

*繁體,復健系列。

*C選項的分歧,左馬刻HE路線。

*女主視角第一人稱。



--


                 

與左馬刻先生一同走出作為賽場的體育館,來到中王區的街道上。

雖然左馬刻先生嘴上說是要帶我去買新衣服,讓我換下他口口聲聲說著不合身的破衣服。但是我還是察覺了,左馬刻先生的心情似乎不是很高昂。像是在顧慮著什麼似的,比起往常要沉默許多。


市中心的大螢幕播映著麻天狼獲勝的畫面,我感覺到身旁的人停下了腳步。稍稍抬頭一望,看見的便是左馬刻先生嘴上叼著點燃的香菸,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神情。

那雙紅瞳認真的注視著那個播映著消息的螢幕,他的眸中似乎藏著一絲猶豫與掙扎。


這讓我想起了前陣子惡補到的那份資料,左馬刻先生與麻天狼的神宮寺先生以前是同一個隊伍的隊友。

對於神宮寺先生,不同於對於山田一郎的厭惡,我可以感受到左馬刻先生對於神宮寺先生抱持著的態度更像是尊敬。

要跟敬重的人對決,左馬刻先生的內心必定十分複雜吧。

不知道從何處來的勇氣,我伸出手,朝著左馬刻先生好看的臉龐重重一捏。


「靠!臭丫頭你捏個屁啊!」

這番動作讓左馬刻先生從他的個人思緒中脫離出來,也確實的惹來他對我的暴怒與怒罵。

他將點燃的菸扔至地面踩滅,只見他那雙凶狠卻過份美麗的赤瞳怒視著我的方向,而後,他也伸出手,狠狠的朝我的臉龐用力一捏。

臉上那一點都不帶憐惜的重捏,讓我疼得忍不住溢出生理的淚水,但我還是厚臉皮的朝他露出了抹笑。


「左馬刻先生,突然被我用力捏著臉一定讓您覺得很氣憤吧?那您會因為這樣討厭我嗎?」

「哈……?為什麼老子非得因為這樣就討厭你這臭丫頭啊?」


我的雙瞳注視著滿臉不愉快的左馬刻先生,感覺自己臉上的紅潤躁熱依舊沒退去。

我鼓起勇氣伸出雙臂,環抱住了他那充斥著令我感到安心喜愛氣味的腰際。鼻間著迷的嗅著屬於左馬刻先生的氣味,並不自覺的再往他懷中蹭了蹭。


「就是如此呢,左馬刻先生,我們的關係不會因為這樣就出現任何變化。」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沒有那麼的脆弱喔。我相信您和神宮寺先生一定也是——啊好疼!」


我未說完話語,原先擁著他的身軀被強硬拉開,緊接著臉頰被再次被狠狠捏下。我吃痛的輕輕叫了聲,伸出手撫著被捏得有些紅腫的臉龐,委屈的抬頭望向了左馬刻先生的臉龐。

眼中映入的依然是左馬刻先生一臉不愉快的模樣,他用他那雙帶著一絲怒氣的紅瞳望著我,咬牙切齒的開口說話。


「你這蠢丫頭一本正經的說些什麼大話啊!以為說了這樣的話就能讓老子忘記剛剛你捏了老子的事情啊?」

被這個兇惡的語氣嚇得低下了頭,我忍不住後悔自己剛剛那般沖動的行為。

我方才做出的那般行為是不是太過放肆了?這種踩在他頭頂上蹦躂的行為肯定讓左馬刻先生不開心了吧?


「對不起……我——」

「你這丫頭又恢復這副唯唯諾諾的樣子是怎麼回事啊!別道歉啊!」


「但是我讓您不開心——」

我再次被打斷了話語,只聽見左馬刻先生用著氣急敗壞的語氣再次朝我開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左馬刻先生的語氣,似乎多了些許想要解釋些什麼的急躁感。


「傻瓜啊!如果老子真的不爽了才不會浪費時間在這裡跟你互掐——所以說,你這個臭丫頭再放開一點也沒差啊。」

「你是我的女人,你對老子放肆點又怎麼樣了啊?你說老子不開心?不開心個鬼啊!」

「跟你這丫頭互掐什麼的不如說是有點開心……靠!去他媽的!這種話別想讓老子再說第二次啊!」


在聽了左馬刻先生的這番帶著些許不自在的解釋以後,我原先那帶著擔憂與不安的情緒似乎消失得一乾二淨了。

我感覺臉上有些發熱,打算小心翼翼的抬起頭,想要藉此看向了我身前的左馬刻先生。但在被左馬刻先生察覺到了我的意圖後,又再一次的被拉入他的懷抱中。

他的手壓住了我的後腦杓,似乎是不打算讓我瞧見他此刻的神情。


雖然看不見左馬刻先生此刻的神情,不免感到有些可惜。但我還是感到十分的開心,大著膽子伸出雙臂,緊緊的環抱住了左馬刻先生的腰間。

我將身子緊緊的貼在他的身上,並深深的吸了口氣。恨不得將充斥在鼻間屬於左馬刻先生那讓我感到安心的氣息都吸得一乾二淨。



「……說起來,你這臭丫頭還能想到老子跟醫生的關係去,想得倒是挺遠的啊?」

「是多管閒事了點,但還是謝了啊。」





--

這章主要是讓小黑放開還是對於小馬存在著的些許隔閡感。

總算是快完結啦!


小黑在小馬線有三種職業選擇:

A. 彩妝師

B. 警察

C. 心理醫生


只會寫一種職業路線,有興趣的各位可以留言做選擇。這三種職業路線觸發的結局劇情會不太一樣XDD

少數服從多數,如果沒有人選擇會隨機選一個寫。



藍藍很草

【DRB乙女】倒楣JK與黑幫大哥(HE-7)

 | 1 | …… | HE-6 | HE-7 | HE-8(中間章節詳見合集目錄)

*催麥乙女向。

*自娛用,腦洞很大,ooc跟私設絕對有還超級大超級多,不能接受別看。

*繁體,復健系列。

*C選項的分歧,左馬刻HE路線。

*女主視角第一人稱。


--


實際上一二三的熟客給的那件衣服,對我來說還...

 | 1 | …… | HE-6 | HE-7 | HE-8(中間章節詳見合集目錄)

*催麥乙女向。

*自娛用,腦洞很大,ooc跟私設絕對有還超級大超級多,不能接受別看。

*繁體,復健系列。

*C選項的分歧,左馬刻HE路線。

*女主視角第一人稱。



--


               

實際上一二三的熟客給的那件衣服,對我來說還是太過大件了。


衣服隨時都會從我的雙肩滑下的窘境,就這樣被左馬刻先生給我的那件外套所拯救了。即使對於我來說,左馬刻先生的外套套在我身上也是過於大件,但還是好的保護住隨時會因為衣服滑落而走光的我。

套在我身上的那件外套,清楚的讓我聞到了屬於左馬刻先生身上的氣味。心中被滿滿的羞澀與迷戀所佔據。我似乎有些明白班上一些有男朋友的同學們總說著,喜歡幹走男友的衣服帶著隨時吸上一口。

當時聽著只是敷衍的點頭應了幾句,心裡只覺得那不就是汗味嗎?怎麼有會有這麼奇怪的癖好啊?現在的我只想回到過去收回當時的話。


跟隨著左馬刻先生的腳步,我有些漫不經心的走在他的身旁,捧著那有些長的外套袖子靠近鼻間。我感覺自己此刻像個變態毒蟲似的,停不下吸食這個使我成癮的氣味。

我的腦袋像是失去思考那般完全不去考慮後果,很自然而然的便將心中蠢到一個極致的疑問直接問了出口。


「左馬刻先生,您真的只是黑道而不是大毒梟嗎?」

「靠賣有毒的外套來大賺一筆之類的……」


「……哈?什麼鬼?你這蠢丫頭的腦子是哭傻了吧?」


我的這句話,換來的自然是左馬刻先生帶著嫌棄的語氣這般回應著,也因此讓他發現了我的步伐已經落後了他好幾步。

他回過頭嘖了聲,伸出了手扯下了我放在鼻間的其中一隻手。

他的手伸入我那過長的袖子中,強硬的拉出並牽住了我在藏在袖子裡頭的那隻手,拉著我繼續朝著醫療室的方向走去。


被牽著走入了醫療室後,看見的是神色不是那麼好看,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的銃兔先生。我就這麼看著左馬刻先生走上前,不是那麼溫和的往銃兔先生的臉拍打了幾下把他打醒。

我也從不久後轉醒後的銃兔先生與左馬刻先生得對話中得知,Mad Trigger Crew在第一場Battle時獲得了勝利,接下來便是等待第二場Battle的獲勝隊伍揭曉,那個隊伍便會成為與Mad Trigger Crew競爭的決賽對手。


幾分鐘的交談後,我再次跟隨著左馬刻先生的腳步,從醫療室回到了觀戰台的位置。當再次進入觀站台時,便發現理鶯先生早已坐在裡頭等待第二場Battle的展開。

又過了幾分鐘的時間,銃兔先生整裝好了並從醫療室來到了觀戰室的位置坐下後,第二場Battle正好開始了。


而這第二場Battle的隊伍,正是獨步和一二三所在的麻天狼與ramuda的Fling Posse。

明明已經因為左馬刻先生的關係,解開了心中對於斬斷與獨步那份羈絆的難受感覺,早已能夠平靜下來觀看這場Battle的整個過程。

但是如今的我,並非被自身的情緒所干擾得無法認真觀看比賽,而是被身上那件外套上屬於左馬刻先生的氣味給攪亂了思緒。

坐在觀戰室中,我再也無心去仔細聆聽Mad Trigger Crew那三位談論麻天狼與FP兩隊對戰的話題,我忍不住再次捧起我的雙手,將外套的袖子靠近了我的鼻間。

明明以前十分討厭的菸味,如今對我來說卻有一種安心的感覺,甚至成為了讓我欲罷不能的氣味。

也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直到左馬刻先生朝我大喊了一聲,我才從這個吸到神智不清的狀態下回過神來,嚇得震了一下身子。


「搞什麼啊你這丫頭,一整天都露出那副傻樣給誰看啊?」

「嘁,別傻楞著了,走了。」


場上的比賽似乎還未結束,但是早已無心觀看的我,自然沒有非得要留下來繼續觀看的想法。

我站起身,在銃兔先生無奈的對著他道著『你這傢伙真是的』的同時,連忙追上了左馬刻先生踏出觀戰室的腳步。




「喂臭丫頭,給老子說清楚,你今天到底都在想些什麼?」

「……啊?您說我嗎……?」

在我和左馬刻先生踏出了中王區體育館來到了外頭時,便聽見了他帶有一絲不滿的語氣道出了質問。

我愣愣的抬起頭望向了左馬刻先生的方向,只見他那雙好看的紅瞳正帶著一絲煩躁的盯視著我的方向,像是要將我整個人都盯出個洞似的那般銳利。


「說什麼廢話啊你這個傻丫頭!不是問你老子還能問誰啊!?」

他暴躁的對著我道出了回應,而後只聽他嘁的一聲,抓住了我的手將我扯入他的懷抱中。他俯下身子,帶著一絲不愉快的吮咬著我的唇。

使我今日一整天都如此失常的氣味撲鼻而來,我只覺得我的腦袋再次因為左馬刻先生身上的氣味而變得神智不清。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將雙手環上了他的頸脖,微微踮起腳尖回咬了他的唇,就這樣和他一同蹂躪著彼此的唇。


直到我們都將對方的唇都咬出了一絲血液的腥味,才結束了這場唇齒間的交纏。

我微微喘著息,目光帶著些許迷離。

腦袋似乎又再次停止思考,我紅著雙頰,直接道出了今日一整天令我失常的那個原因。


「因為左馬刻先生……您太香了……」

「……啊?」





--

小馬吃了小醋,並不知道他吃了自己的醋XD

這章是傳說中的男友味,吸好吸滿吸到ㄎㄧㄤ掉哈哈哈哈哈


🔥金迈🔥
谁能想到这种弱智东西都有续集呢...

谁能想到这种弱智东西都有续集呢

本来想上色但是实在是懒

狱叔痣画错了,也懒得改了,对不起狱叔

tag实在太多,随便瞎打吧

谁能想到这种弱智东西都有续集呢

本来想上色但是实在是懒

狱叔痣画错了,也懒得改了,对不起狱叔

tag实在太多,随便瞎打吧

柯尼斯基
是高贵马@黑君ry 某某人企划...

是高贵马@黑君ry 

某某人企划进度13/18

是高贵马@黑君ry 

某某人企划进度13/1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