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碧蓝幻想

32.9万浏览    2569参与
紅夫人
虽然已经玩了挺久碧蓝幻想了但第...

虽然已经玩了挺久碧蓝幻想了但第一次画角色

画了鼠神将ビカラ

各位鼠年快乐呀٩(๑ơలơ)۶♡

虽然已经玩了挺久碧蓝幻想了但第一次画角色

画了鼠神将ビカラ

各位鼠年快乐呀٩(๑ơలơ)۶♡

大夕夕的除夕夜
2020年,鼠年快乐。希望病情...

2020年,鼠年快乐。希望病情能够平息下来,希望我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完成目标,结束不顺利的日子。

2020年,鼠年快乐。希望病情能够平息下来,希望我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完成目标,结束不顺利的日子。

?

忍不住画了四妹

太可爱了

忍不住画了四妹

太可爱了

路学部

法桑发明苍蝇拍的故事

作者:LEWAH

twi:wahoosandalphon

提醒:阅读顺序是从左至右

法桑发明苍蝇拍的故事

作者:LEWAH

twi:wahoosandalphon

提醒:阅读顺序是从左至右

awkalert

玉川太太的研究所生活短漫 接上回 戳这里

玉川太太的研究所生活短漫 接上回 戳这里

路学部
激动的努西菲尔ơ⌓ơ和翻译路西...

激动的努西菲尔ơ⌓ơ和翻译路西欧

作者:じろ太@お空

twi:jirotatatan

我们仍未知道努西菲尔为何那么激动

激动的努西菲尔ơ⌓ơ和翻译路西欧

作者:じろ太@お空

twi:jirotatatan

我们仍未知道努西菲尔为何那么激动

月華

好事多磨【4】

  • 法贝&路圣 现paro


   路西法站在落地窗前,望向后花园的那二人。

   路西菲尔和圣德芬在那里喝下午茶。没错,今天艳阳高照,是个好天气。哪怕有巨大的阳伞为他们隔绝部分紫外线,为其覆上阴影,路西法也能瞧见二人脸上灿烂的笑容。

   “法桑~喝咖啡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啊,不过我可不像路西菲尔那样会什么手冲咖啡,是从咖啡机里出来的可以吗?”

   “喝。”

   “巴布桑来一杯吗?”...


  • 法贝&路圣 现paro



   路西法站在落地窗前,望向后花园的那二人。

   路西菲尔和圣德芬在那里喝下午茶。没错,今天艳阳高照,是个好天气。哪怕有巨大的阳伞为他们隔绝部分紫外线,为其覆上阴影,路西法也能瞧见二人脸上灿烂的笑容。

   “法桑~喝咖啡吗?”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啊,不过我可不像路西菲尔那样会什么手冲咖啡,是从咖啡机里出来的可以吗?”

   “喝。”

   “巴布桑来一杯吗?”

   “嗯。”

   健壮的男人走到了路西法身边。

   被称为巴布桑的男人有着黝黑的皮肤与魁梧的身材,虽然永远穿着黑衣服,可日常涂着紫色的口红却非常有个性。路西法早年与他相识,与其组了乐队偶尔演出(主要看路西法有没有心情),现在的话似乎与贝利尔打得更火热一些。今天叫他过来也是想请他听听路西法新写的曲子。

“你的那个路西菲尔,”被称作巴布桑的男人接过了咖啡,“还在热衷父子游戏?”

   路西法抿了一口咖啡,并不应答。跟外面那俩咖啡爱好者不同,他们满足于咖啡机和马克杯。路西法发现他的杯子上似乎是极其幼稚的儿童画风格图案,仔细再看似乎是画着农夫与蛇的故事……想来是贝利尔那家伙心血来潮买的。

   “怎么说呢,总觉得他俩之间的气氛变了。”贝利尔巧妙地插进二人中间。

   “你做了什么 ?”路西法开口。

   “我什么都没做。”他笑了,“顶多说了几句话。”

   路西法瞥了他一眼。

   “哦,说起来,你俩结婚了?”

   “嗯结了快看我们的结婚证。”这人就差没把这证缝在自己身上了吧。

   “还在热衷家庭游戏?”这次是向路西法发问。如此想来,那黑衣男人大部分时间都独来独往,路西法当年要收养路西菲尔和贝利尔时,第一个表达不解的人也是他。

   没等路西法回答,黑衣男人的手机突然响个不停,并不是电话,而是一条接一条的短消息。

   这些短消息看得他呲牙咧嘴的,总之看上去相当不爽。“我得离开一下。”

   “怎么了?你家让人给烧了?”贝利尔漫不经心地问了句。毕竟能让独行侠在意的 事情并不多。

   “……”对方皱眉,“是她。”

   “谁嘛。”

   “……”他叹了口气,“是我老娘。”

  贝利尔睁大眼睛: “夏莉姆小姐吗?”这名字着实难听到,路西法都看了过来。

   “……她,说是前几天进山里疗养,泡温泉的时候什么东西给什么动物叼走了。”黑衣男人肉眼可见地不耐烦起来,“以往经验告诉我如果现在关机不理她的话会有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还在热衷家庭游戏?”路西法适时揶揄对方,原话奉还。

   黑衣男人原本马上就要离开了,听到这话停下脚步与路西法对视。贝利尔悄然退开,察言观色是他的强项。

   “嘁,知道你现在很幸福了,路西法。”那男人开始反击,“那你和你那爹怎么样了?”

   “他死了。”即答。

   “噢。”对方把响个不停的手机收进口袋,这才反应过来,“……没吧?”

   “他死了。”路西法喝下一大口咖啡。

   黑衣男人再次摸出了那部闹腾的手机,不顾越来越多的消息气泡:“虽然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但你爹他确实在我的联系人列表里,我要没记错的话……”

   他将手机递给路西法。那是一条社交网络的动态,一个白发男人背对着镜头,坐在一座木桥的尽头,张开双臂——他的皮肤被晒成了健康的小麦色——拥抱着他面前无垠的蓝天白云与大海。配文是:“在世界的一角寻求平静,感受吾主那无所不在的力量。”后面跟着五个天使光环表情,五个小翅膀表情,外加五个闪光表情。动态来自两天前。  

“诶?一个去山里一个去海边吗,不愧是亲兄妹。”贝利尔凑过来看。

   路西法觉得自己要瞎了:“他死了。”

   贝利尔替他丈夫答道:“怎么说呢 ……我们这边跟他好久没有来往了,如果他没有费心打听我们这边情况的话,恐怕连路西菲尔收养了圣德芬这件事都不知道吧。”

   “无所谓。”他简短地应了句,随即又道,“……不过,那就应该是不太清楚你这边的情况,不然他应该要对那家伙很感兴趣。”黑衣男人用大拇指顶了顶窗外,是向圣德芬的方向。可路西菲尔瞬间就看了过来,过剩的保护欲,不愧是他。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老娘大概会很感兴趣。不过这方面的话,女人比男人要麻烦一些吧。”

   “不见得。”路西法冷冷道,“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

   

   “不过……家庭吗?”

   黑衣男人离开后,贝利尔一个人低声笑了起来,“现在来看,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

   “别想太多。”路西法将剩余咖啡一饮而尽。

   “我知道,我知道。”他耸耸肩,“一切都是为了研究所,哪怕收养我和路西菲尔也是。”

   贝利尔脑子里肯定又在想些有的没的,路西法此刻无暇去管。他依旧死盯着后花园的那二人:路西菲尔拿起掉落在圣德芬头上的叶子,后者瞬间站起,娇羞得像个姑娘。

   路西法的面部表情管理彻底失败。他虽然沉迷研究和作曲,但这方面不见得迟钝——那小子跟路西菲尔都多少年了,这种反应绝对不正常,他们之间的气氛确实变了。

   贝利尔吹了声口哨,他也有所察觉……倒不如说始作俑者多半是他。他不是不喜欢路西菲尔?不对……

   路西法转身看他:“让他们步我们的后尘有意思吗?”

   “法桑你自己都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吧?”

   路西法沉吟许久:“……那应该只是个玩具才对。”

   “那——我也是法桑的玩具!”

   “不对,”他没心情跟对方混插打诨,他很在意路西菲尔的新情况,“你是我的狗。”

   “嗷。”贝利尔爽了。

   过了许久,察觉到路西法还在不依不饶地盯着窗外那二人看时,贝利尔朝他伸手:“想不通吗?”

   “并不是想不通,”路西法把空的马克杯交给他,“只是……不合理。”

   “你俩长得跟亲兄弟一样,行事做派却完全两样……可你们归根结底都是崇尚合理性的人。”他问道,“爱情呢?单纯用爱情来解释?”

   “我不蠢也没那么肤浅。他们两个的感情应该要比爱情复杂得多,或者说是一种复合性质的感情。”路西法咂嘴,“只是他们现在选择用爱情来处理这种感情。我有必要跟路西菲尔谈谈这件事。”

   “没那么严重吧,路西菲尔也不是小学生。我觉得法桑你只是还没完全接受Sandy成为我们家的一……啊,证掉了。”

   他终于忍不住了,干净利落地吐槽道:“真这么喜欢带着就缝到身上去。”

   “考虑过的!法桑。”对方很认真地回答,“毕竟纸制,所以想着过塑一下再缝。”

   “——我不允许你这么做。”他干脆正式表达了自己的反感,“法律是工具,不能被区区工具束缚。”

   他是严肃地说这话,所以也扭头与贝利尔对视。讲道理那家伙很少需要自己来点明什么意思。

   贝利尔双手插进口袋里:“不,哎呀,倒是跟这个没什么关系,是法桑你想的太过深入了。你看,我追你追了这么久,想随身带着胜利成果嘛。”

   “……”

   “放在口袋里确实增加了丢失的可能性,我不否认。但需要我发誓用生命来守……”

   “不准。”路西法重申,“给我放在家里,除非我要你带上。”

   “Okay——”还拖了长音。

   判决已下,路西法依旧在这段关系里独裁专制。话又说回来了,当年他收养路西菲尔和贝利尔时是断然没想到会有这种发展。他知道贝利尔爱他,可每每聊到这种话题,他总觉得之前的自己小看了这份爱。但绝对的爱情带来绝对的忠诚心,他当然不讨厌。

   解决了一个养子,还剩下一个……

   

   “是要去哪里,吾友?”路西法一关上车门,驾驶座上的路西菲尔便拉扯起了安全带。

   “随便。”他言简意赅,“你开就是。”

   “……”路西菲尔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后驾驶位,“贝利……”

   “——我只是跟他结婚,没说要跟他当连体婴儿。” 

   路西菲尔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点火,启动车辆。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五分钟。路西菲尔足够聪明,事已至此也知道路西法想跟他说些什么事情——他开着路西法平时出行的黑色轿车,但后者没有一如既往地坐在后排而是在副驾驶位。好吧,路西法只是想要一个跟路西菲尔完全独处的机会,如果在家里,或者试图遣走贝利尔……行吧,有时他也会稍微后悔被那家伙培养得太精了。

   “吾友,车载记录仪会……”路西菲尔是正直那方面的聪明。算了,他俩的聪明本就各有利弊,多想无用。

   “不会,之前把录音关了。”其实关了好一阵子,因为前一段时间贝利尔很喜欢在车里对他撒娇。

   “去商场可以吗?”

  “随便。”路西法随即问道,“你缺东西?”

   “不,我想给圣德芬买点东西。”

   “……今天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节日。”他就势说道,“纪念日。你也会在乎纪念日。”

   “是的,我会。”驾驶位上的人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他索性单刀直入地问了:“为什么会选择这种形式继续你和那人的关系?”

   “虽然我早就有所猜测,但之前听到他亲口承认了。圣德芬他……”车拐了个弯,“在对我们未来的关系感到迷茫。”

   “他终究会长大成人,离开养他的巢穴然后独立。”路西法似笑非笑地道,“你我都清楚他不是进研究所的料。”

   他看到路西菲尔原本松弛的手握紧了方向盘。

   路西法明白了。只要能继续跟圣德芬生活下去,路西菲尔无所谓把他俩的关系调整成什么形式,归根结底他太在乎圣德芬了……至于原因,大概是因为路西菲尔的生活过于单调,有这么个精神寄托总归是好事,就像独居的人喜欢养些猫狗……嘛,梅塔特隆的感情哪有圣德芬这个人来的丰富。

   “如果……”路西菲尔开口,“如果他有一天想离开,我不会阻止他。”

   路西法从不觉得对方是个所谓“道貌岸然”的人,但这话确实有些这样的味道。“所以现在从父子升级成恋人来防患于未然吗,漂亮的一手。”但也证明路西菲尔自私的一面只会在这里体现。

   这话一出,路西菲尔噎住了——在路西法的印象里他几乎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反应。

   “……或许……会是这样,我或许只是在为了自己着想。”他没有否认。

   先前贝利尔只说对了一半,路西法确实还没完全接受圣德芬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但他对这孩子更多的不爽是因为路西菲尔。路西菲尔过分在意着圣德芬,而在路西法看来后者唯一的价值就是能安抚路西菲尔的精神。

   路西法并不需要路西菲尔将这份感情放在他的身上——这份说是觉悟一样的东西在他决定强加给对方一堆职责前就有了,但他肯定也是在意路西菲尔的。

   自己再不爽也没什么用了,毕竟路西法不能说不理解身边的人。

   接着便一路无话。

   

   虽然路西菲尔提出各逛各的,不勉强路西法陪他选购礼物,但他还是执拗地跟着养子。大概就是那种,“我倒要看看你又要给那小子买什么好东西”的感觉。

   最终,路西菲尔选中了一条项链。尽管造型简单,却因为是牌子货而价格不菲。

   “这条项链看上去很适合圣德芬,而且他似乎只穿名牌的衣服。”

   这不都是你宠出来的。路西法腹诽。

   “我这边结束了。”他看向路西法,仿佛在问他有什么需要。

   “那就走吧。”

   ……话是这么说了,但路西法的眼睛还是死死盯着路西菲尔手里的纸袋。

   路西菲尔当然察觉到自己这并非善意的目光,有些局促——察觉到这点的路西法自然要在对方误解之前做出行动:

   “稍等,我也有想买的东西。”

   

   等路西菲尔和路西法到家时,天色已暗。

   出车门之前路西法蛮发了个消息给贝利尔,问他在不在家,谁知道那家伙会跑去哪里消遣。消息发出去的几乎一瞬,对方便回复说在家。

   ——噢,差点忘了他这段时间是想做个家养型贝利尔。

   路西法甚至没有刻意去找,他只是一如既往进入了他的书房,发现贝利尔坐在他的椅子上,翻阅着路西法这段时间在写的半成品研究成果。

   先前装修这套别墅时,依路西法的意思打通好几间房间做了书房,毕竟他的书实在是太多了。这也导致房间尽头的贝利尔并没有察觉自己开门进来。

   他没有放轻自己的脚步声,只是正常地朝他走了过去。这下贝利尔肯定是听到了,但他专心在看自己的半成品——这让路西法满足。

   他将手放在贝利尔的颈上,稍加力度,对方就老实地仰起了头。路西法吻了上去,贝利尔立刻张开了嘴,在身体接触方面这家伙永远不会满足于轻巧的碰撞。因此,他也很简单地就把东西送进了贝利尔的嘴里。

   提前料想到贝利尔可能会有的变态念头,路西法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不许吞下去。”

   “只要是法桑给我的东西,不管是什么都可以吞哦。”他含着那东西说道。

   “戴上。”他命令道。

   贝利尔从嘴里拿出了那枚戒指,钻石嵌在有着线条纹路的银色指环正中央,简单大气。路西法任他端详了戒指好一阵子。

   “法桑想要我戴在哪根手指上?”终于,他问道,“这个只是一件礼物呢,还是说……婚戒?”

   “我无所谓你戴在哪根手指。”路西法回答,“这是一件礼物。”

   贝利尔的手覆上了路西法掐住他的那只手,自然也摸到了另外一只被戴在路西法无名指上的戒指。

   好吧,很少会有单纯给男性的对戒,路西法也不是那种会浪费时间精力去挑选去订做的人……他没那么闲。同样的男戒买两个,只要是留意到的人都能意识到他们的关系——不管怎样都比贝利尔直接甩证强。

   “满意了吗?”

   贝利尔的反应比他想象的要平淡很多,没有嗷嗷乱叫,(还)没有开始脱衣服,没有扑上来,路西法甚至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那家伙只是继续盯着那枚戒指看,路西法也继续维持着掐他脖子的姿势。

   接着他便发现自己的书桌被贝利尔整理过了,他立刻开始确认自己有没有东西缺失,并记忆它们的新位置。很好记,贝利尔知道自己的习惯。

   他突然发觉什么液体滴在了手上。

   “啊,抱歉。口水一不小心就流下来了。”椅子上的那个人道,“因为是法桑送我的戒指,超~兴奋的。”他尽力去维持了一贯的语调。

   路西法收回了手,手上的水珠轻盈地掉落在地上,他欲言又止。

   贝利尔兴奋时候的样子他太熟悉了,或许他的兴奋并不总会演变成性兴奋。路西法原以为自己会相当反感现在这个情况,可不知为何,他现在姑且还算得意。

   “快点戴上。”他踢了椅子上那人一脚。

【TBC】


唯奶茶与芝士蛋挞不可辜负
银二可爱! 衣服看不清瞎画的(...

银二可爱!

衣服看不清瞎画的()

银二可爱!

衣服看不清瞎画的()

RINNE

古兰七*2,是圣诞求婚和77吃醋的小故事。12请意会... 我语文不行(落泪)后面请原谅这人写字太丑了

古兰七*2,是圣诞求婚和77吃醋的小故事。12请意会... 我语文不行(落泪)后面请原谅这人写字太丑了

奈野与海原
随便画画 可瓦芙尔真的好可爱为...

随便画画

可瓦芙尔真的好可爱为什么不ssr化呢这不公平

随便画画

可瓦芙尔真的好可爱为什么不ssr化呢这不公平

Dragon's Den

关于在入坑GBF两年之后终于确定本命所以为了庆祝在生日这天决定要有很多很多诺亚的元素这件事

过生日出门溜达一整天,
玩了那个gbf的real脱出游戏,感觉挺难的,从来没玩过+字谜游戏跟不上队友的节奏,一个人去的,分配了三个日本人队友,社恐患者大危机,全程大腿挂件状傻坐着看人飞快解题,感觉很差以后再也不会去玩解密。
去玩这个主要是因为有诺亚的戏份。
[图片]
实际看下来做得很精致,全程配音也是原创剧情,不过人物本身没啥刻画,纯粹是为了解迷的关卡服务(最后的结束语音拉卡姆说到了xx星要养护维修骑空艇,诺亚说“我也要给拉卡姆帮忙”)这算吗...总之诺亚在剧情里是从头到尾都有出场。

但没谷子!!!没谷子!...

关于在入坑GBF两年之后终于确定本命所以为了庆祝在生日这天决定要有很多很多诺亚的元素这件事

过生日出门溜达一整天,
玩了那个gbf的real脱出游戏,感觉挺难的,从来没玩过+字谜游戏跟不上队友的节奏,一个人去的,分配了三个日本人队友,社恐患者大危机,全程大腿挂件状傻坐着看人飞快解题,感觉很差以后再也不会去玩解密。
去玩这个主要是因为有诺亚的戏份。

实际看下来做得很精致,全程配音也是原创剧情,不过人物本身没啥刻画,纯粹是为了解迷的关卡服务(最后的结束语音拉卡姆说到了xx星要养护维修骑空艇,诺亚说“我也要给拉卡姆帮忙”)这算吗...总之诺亚在剧情里是从头到尾都有出场。

但没谷子!!!没谷子!!!我真不知道侦探牛和助手牛这种二手店里卖100日元的角色为什么在官方心目中就比诺亚有人气???我真的不懂诶。

会场里反复说不能剧透所以不透了,其实也没啥好透的,就是GBF标准活动剧情套路缩水版的样子,不过会场演出气氛很不错,算是把解迷和游戏设定结合得很好,比较有意思的是在解迷完成之后还要用所得答案推算关卡BOSS各种行动的伤害值,以此为凭据给手中6张人物卡分配行动顺序,排完了能消灭boss自己没挂才算通关,这个部分特别有意思。

然而我的临时队友们没接触过GBF,因此被最后那个最难的关卡给坑了算错一个数值,不知道根据游戏梗在大巴或者小巴无论哪个巴放大いなる破局的时候,都必须得用100cut,把我排好的卡给打散了,开局就浪费掉了cut,导致通关失败,当然我除了那张100cut其他也没排很对,好在不管通不通关,结局都是一样给看的,并不会把没顺利解完的人赶出场。

有点遗憾的是如果和熟悉的人一起去配合度好的话,应该能玩得更有体验一点吧。

一天的收获……
我是发现活动的海报上藏了个不起眼的诺亚,才最终决定去参加这个活动,加之这张图还行,又是活动唯一有诺亚的周边,买了个文件夹。其余的东西都是池袋淘的,本子没淘到,虽然讲真我没有萌拉卡姆诺亚不过诺亚的人外感很美味所以看看也无妨,
自从退坑弹丸之后再也没光顾过的K-BOOKS GAME馆又挪了个位置,跑进去找了好久找到GBF的架子,又找了好久才找到诺亚的名牌。
KB基本是按照人物来整理周边,可GBF角色好几百,所以就变成了按照假名排列,あ行た行等等等等,人气高的角色才有单独的名牌,还排列得杂乱无章,极其难找,上上下下看了好几圈才发现,诺亚有自己的名牌,然而空了,只剩一个价格飙升到2200的木制挂件。
其实本来他周边就不算很多,但能到这种搬空的程度,TV2的登场和SSR化应该是有功劳的吧。想想还算欣慰。

来张纪念照↓

讲真GBF玩家倾向于游戏氪金而非收集周边,着眼于女生钱包的四骑天司又短期内大量出周边,结果就是即便高人气人物也是有价无市,利贝尔的高价谷子快把钩子撑满了
像诺亚这样真是辛酸又欣慰,好在我对GBF也是养盘抽卡>>>>>>>>>>>>>>>>>>>谷,对周边怎样无所谓,意思一下收一个就好,唯独遗憾19年的情人节贺礼没定诺亚。

小说也买了一本,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细节。
讲真这小说平铺直叙的轻小说文笔,真是……比搁置ing的十二国记戴国篇容易看多了一目十行刷刷刷就看完了。最大的震惊的描述,诺亚的外表年龄,只有10岁?!游戏立绘和动画里虽然看起来也很小,但我总觉得怎么也有13、14的样子,尤其SSR版本显得比较成熟,只有10岁我真的没想到……

本来想着漫画版已经出了7卷,大概接下来就可以轮到诺亚的戏份,又可以多炒一次冷饭,结果搜了一下这漫画居然七卷完结画到和菲莉告别位置就腰斩了?顿时就很失望。

在GBF的头两年不觉得,无论男角色女角色,有ssr就开心,好看的卡面就想要。但这两天却多了不少忿忿不平的情绪。诺亚作为一个主线人物长期受冷遇,作为一只星晶兽,在别的星晶兽都以SSR身份下地的同时,他14年作为SR下地之后被搁置六年,甚至主线里跟拉卡姆绑定完了转眼拉卡姆就被安排和风妈契约,是官方觉得卡面上有性感御姐比较好吗?那为什么要给诺亚搞这种人设?

维拉菲莉诺亚作为主线第一部重要过场人物,当年大概为了抽卡效果,没有正式在剧情内上船而是下线之后立刻实装成为卡池SR,然而两个妹纸都是经历了SR→次年升格普池SSR+实装季节限定→荣登六限SSR→BD限定特典的反复实装,诺亚却至始至终只是个SR。
一旦在乎了之后就觉得极度不满,作为一张SR诺亚性能不错,在主线里也是个稀有的美少年,早期人气还行,但作为SR渐渐被大多数人遗忘失去人气也很正常,没有资源和实力和关注度,哪里来的人气?因为人气低所以受冷遇还是因为受冷遇才失去人气,官方到底弄清楚了没有?
GBF作为一个明显还是打着大众旗号的宅男向抽卡手游,想要拉拢女玩家的手段就是立捧一些可苏可腐的偶像男团,前有四骑士后有天蓝蓝,然而除了这个组合目的明确而受官方立捧,其他的男角色不是照样受着冷遇吗?
讲真觉得很不开心,这种不开心不是因为实装限定SSR就能排遣的,毕竟诺亚没有普池SSR没有季节限定,TV系列唯一出场的地方不出BD限定卡,反而出了还没到自己主场的黑骑人偶。

说实话人偶还算是我GBF初心呢,但就觉得有点反感,你们急什么啊GBF动画明确了要出第三部,后面才是黑骑人偶主场戏,为什么这么早出,诺亚可是没机会了啊?
想想有点不爽,不展开讲了。

每次都会喜欢明显被官方冷遇的人物,也算是命了。


路学部
作者(twi):mizu_zz...

作者(twi):mizu_zz

是原本打算发的无配本最后因为赶不上所以作者就改成了无配paper

朋友的朋友……是……友之友……!

作者(twi):mizu_zz

是原本打算发的无配本最后因为赶不上所以作者就改成了无配paper

朋友的朋友……是……友之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