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碧蓝航线

255.2万浏览    16079参与
梦觉流莺时一声.

Frohes neues Jahr

·  企业×提尔比茨



“ 沙、沙 ”文件纸摩擦的声音


企业拿着笔的手翻开一页文件,快速扫一眼内容,在某个地方划线后又圈起来,很显然,她在工作。


可今天是2021.12.31的23:03,距离跨年还有五十七分钟,按理来说她应该窝在家里和爱人喝着热红酒,向对方诉说着对新一年的美好期望,可是她却在晚上九点因为甲方的一通电话赶来加班。


她正阴沉着脸加快效率阅读文件,迫切希望能赶得上跨年时间点


有人在等她。



企业和提尔比茨的认识有些俗套。


企业在某次午休...



·  企业×提尔比茨






“ 沙、沙 ”文件纸摩擦的声音


企业拿着笔的手翻开一页文件,快速扫一眼内容,在某个地方划线后又圈起来,很显然,她在工作。


可今天是2021.12.31的23:03,距离跨年还有五十七分钟,按理来说她应该窝在家里和爱人喝着热红酒,向对方诉说着对新一年的美好期望,可是她却在晚上九点因为甲方的一通电话赶来加班。


她正阴沉着脸加快效率阅读文件,迫切希望能赶得上跨年时间点


有人在等她。




企业和提尔比茨的认识有些俗套。


企业在某次午休去公司最近的咖啡店点了一杯拿铁并且甜度较高,店员做好放在柜台时递错了位置,企业没看直接拿走,尝一口发现是冰美式,她放回柜台刚要开口询问店员,有人比她快一步。


“ 您好打扰一下,这不是我的咖啡,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


“ 这位女士,您拿的应该是我的咖啡。”

企业抬起拿咖啡的手向提尔比茨示意。


提尔比茨有一刻愣神,随即微笑道

“ 如果它非常苦那一定是。”


企业故作认真地说

“ 我觉得并没有很苦,或许是我工作的日子比这还苦。”


两人都笑了。


“ 你好,我叫企业,这是我的名片。”


“ 你好,我是提尔比茨。”

提尔比茨接过名片并将自己的递给企业。


“ 看来我和企业小姐挺有缘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还是邻居。”


“ 确实是啊,毕竟就在对面。”


“ 下次有空聚聚吧,现在午休时间到了。”


“ 好,一定。”




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日久生情。


硬要说有什么原因的话,只能说当你看到那人的第一眼,你就觉得,你们合适。




在23:47分,企业提前将包挎好,弯腰修改文件后保存关机,就急匆匆地出门。


企业有些烦躁地按着电梯按键,又抬手看表,她自诩是一个相对冷静的人,很少有这样极不耐烦的时候,着急程度可见一斑。


“ 叮—— ”

电梯下降到一楼,她急切地走出电梯,甚至带些小跑。


蓦然间企业放缓脚步站定,呼吸收紧,她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提尔比茨似乎感受到什么,转过身看,向她微笑

“来接你下班。”


提尔比茨走过来牵起她的手

“带你去个地方。”




提尔比茨拉着企业来到她们公司附近一条人烟稀少的小路,穿过小路是一座印满斑驳痕迹的桥,它历经风霜,几乎被人遗忘。


此时是23:58分,提尔比茨牵着企业的手变为十指相扣,俩人相顾无言。


“ 企业。”

“ 嗯?”

“ Happy new year . ”


倏地,烟花点亮夜空,绚烂得甚至掩盖月的明亮,人们为自己创造一片星空,今天的城市彻夜不眠。


提尔比茨在这烟花秀中与企业拥/吻/缠/绵,此刻她们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她们只属于彼此,她们是彼此的唯一。


企业托起提尔比茨的脸,她注视着提尔比茨湖蓝瞳色的眼睛,即使环境昏暗也难掩它的明亮清澈。


她温柔地回应


“ Frohes neues Jahr . ”


又一场烟花绚烂绽放。





“ Ich hoffe, ich werde Sie jedes Jahr in der Zukunft haben . ”

( 我希望以后我的岁岁年年都有你 )





——



这篇按理来说应该是跨年,结果拖到过春节( 诶嘿 )









MONHSA
胡滕,我的生命之光,!#¥%之...

胡滕,我的生命之光,!#¥%之火@!#¥%¥#…………

胡滕,我的生命之光,!#¥%之火@!#¥%¥#…………

矢薰

阿祖尔传说:失落之剑Ⅱ

【乔治·阿尔伯特/英王乔治五世】骑士王

『武器』:骑士王

『魔法』:无名的效应魔法?(来自于武器骑士王之剑)

来自瑞欧内威帝国的王族,宫廷骑士长,受人爱戴,被称为骑士王。因为曾经成功讨伐魔族第二的将军,所以这个名号在大陆广泛流传。性格爽朗,大方自信,有的时候会说出很有震撼力的言论,但是为人沉稳谨慎,很靠谱。

武器是一把骑士之剑,名为‘骑士王’,来历不明,似乎有着某种与‘传说中的那把石中剑’有着渊源的说法,但也不可考证。


伴随着极尽不舍与绝望的泪水,孔雀蓝之花的手抚摸着骑士王的脸颊,被撒旦的使者带走。

“我在地狱等你………”

最后的最后,她这样说道。...

【乔治·阿尔伯特/英王乔治五世】骑士王

『武器』:骑士王

『魔法』:无名的效应魔法?(来自于武器骑士王之剑)

来自瑞欧内威帝国的王族,宫廷骑士长,受人爱戴,被称为骑士王。因为曾经成功讨伐魔族第二的将军,所以这个名号在大陆广泛流传。性格爽朗,大方自信,有的时候会说出很有震撼力的言论,但是为人沉稳谨慎,很靠谱。

武器是一把骑士之剑,名为‘骑士王’,来历不明,似乎有着某种与‘传说中的那把石中剑’有着渊源的说法,但也不可考证。

 

伴随着极尽不舍与绝望的泪水,孔雀蓝之花的手抚摸着骑士王的脸颊,被撒旦的使者带走。

“我在地狱等你………”

最后的最后,她这样说道。

 

【塞缪尔·胡德/胡德】公主

瑞欧内威帝国的公主,少女的优雅,轻熟与娇美,这就是一个帝国的公主。和许多女孩子一样,她青涩,单纯,温柔善良,具有冒险精神,并且期望一个童话般的爱。她是公主,是一个人类冒险者,也是屠龙者小队的一员。没有魔法,随行背包里只有一些魔法元素戒指。

 

【路易·卡佩森特/路易九世】枪之勇者

『武器』:十字枪

『魔法』:圣魔法-辉光祝福 破坏魔法

来自鸢尾教国,伟大的鸢尾教国圣殿骑士,枪之勇者。人类,排名第一的圣殿骑士,曾经的某一代勇者,作为勇者讨伐魔王并成功击杀,使得她的名号响彻大陆。性格冷淡沉默,少言寡语,独来独往,没有朋友。没有人能驱使她,只有枢机主教可以命令她,但现在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

因为枢机主教的命令而去击杀会带来灾难的机械魔女,现如今已经杀了她六次。

 

【奥托·爱德华·俾斯麦/俾斯麦】屠龙者

『武器』:一柄生锈的剑

『魔法』:?

来自铁血公国的神秘青年,过去一片空白,没有人认识她。屠龙者小队的队长,为人稳重可靠,温柔正义,有首领的风范。传说被封印的黑龙在巨龙之窟遗迹苏醒,孤独的屠龙者踏上了旅程,逐渐聚集在身边的同伴,让她的心不再孤独。

对你展现温柔的人,流淌着的却是龙的血液。

 

【拉·加利索尼埃】审判庭审判官

『武器』:菲尔普斯之斧

『魔法』:血魔法

来自维希王国,隶属于教廷,审判庭的审判官,刽子手。性格有些玩世不恭,做事都以“有没有趣”的标准来行动。很多时候不以为然,属于“不管怎么样都无所谓”的类型,为人倒也是爽快的,但是如果触及到她的底线,她会毫不犹豫的翻脸。武器是一把巨大的斧子,看起来非常有威慑力,且那上面时常会带着尚未擦干的血。在战斗时丝毫不拖泥带水,因为时常做着“肃清”和“处刑”这种血腥和保密度高的工作,鲜少有人知道她真正的实力。讨厌在自己面前说着一些大道理和自诩‘正义’的人。

 

【朱利奥·凯撒】吟游诗人

『武器』:阿法芙兰之琴 

『魔法』:古音魔法-七重音阶

来自撒丁帝国的大姐姐,曾是撒丁圣教会的教会骑士,传教士。因为一个模糊的誓言,离开教会,独自一人在大陆流浪。现如今是一个吟游诗人,随身携带着一个对她很重要的怀表和她心爱的鲁特琴。性格直爽,愿意为了有困难的人慷慨相助,逐渐的对各种古老的或真或假的故事产生了兴趣,一路上创作了几首歌谣,其中因为听了某个教堂神父的神神叨叨有感而作的歌谣《圣战》在大陆上流传比较广泛。

 

【克利夫兰·摩西/克利夫兰】魔法使冒险者

『魔法』:太阳魔法

来自伊格尤尼恩王国的热血少女,自信阳光,勇往直前。来自大陆排名第五的老牌豪强冒险者公会,『伊万方舟』的成员,是公会内‘最强小队’的一员。性格开朗,非常直率,勇于冒险,习惯吐槽,没有心机,有时让人觉得脱线和有点傻气,但是又会让同伴觉得非常可靠。

 

【塔林·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塔林】魔法使冒险者

『武器』:流星锤

『魔法』:接收魔法-永冰使魔

来自雪国北方联合王国的少女,来自大陆排名第七的冒险者公会,『凛冬之华』的成员。性格沉闷,有些别扭,因为自身气质与公会格格不入所以没有朋友而感到寂寞,不与人主动打交道,怕麻烦,但是内心深处非常渴望朋友。对自己的身世不清楚,没有八岁之前的记忆,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谁,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使用的魔法种类为接收魔法,是很罕见的魔法种类。

 

【加斯科涅·阿基坦/加斯科涅】魔法使/机械魔女

『武器』:洛林之杖

『魔法』:机械魔法

来自教廷之国,维希王国的少女。来自维希王国一座普通小镇上的普通冒险者公会『蔚蓝潮汐』的机械魔法使。机械魔法使在魔法使种类中很稀少,在世界各地的冒险者公会中,只有三个机械魔法使,加斯科涅就是其中之一。性格温和安静,经常帮助别人,喜欢独自一人钻研机械相关的事情,对于机械零件和图纸的研究非常热爱。

这种宁静平和的时光在加斯科涅被迫变成了‘机械魔女’后,再也不复存在。取代往日不含杂质去热爱的机械研究的是教廷与鸢尾的迫害,以及来自以传奇之名响彻大陆的,最强的勇者,圣殿骑士之首,枪之勇者永无止境的追杀与消灭。

现如今已经死在枪之勇者的枪下六次。

 

【松原翔鹤/翔鹤】乐师

『武器』:引魂笛

来自东瀛群岛重樱国的乐师少女,在独自一人去往传说中的‘黄泉河’的途中神秘消失,没有给妹妹留下只言片语。

 

【江宁海/宁海】战士

来自东方古国东煌古国的武道少女。性格坚强认真,勤俭持家,刀子嘴豆腐心。很久以前失踪,据说是“死于魔王之手”。

 

【孙逸仙/逸仙】

来自东煌古国的女性,知性温柔,气质高雅如云,恬淡似水,身影似袅娜。出现在人们面前时永远打着一柄蓝伞,好像从来没有人见过她不打伞的样子,总引得人们对她侧目而觉得神秘。来历成谜,总是一个人卧在梅树下。似乎与什么地方都格格不入。

月下魅影
我难得在碧蓝航线的演习里打到了...

我难得在碧蓝航线的演习里打到了一次全服排行榜第一,特此发个老坟头纪念一波

我难得在碧蓝航线的演习里打到了一次全服排行榜第一,特此发个老坟头纪念一波

苜柒ょるのっる

重庆,重庆

——似碧血丹心


cp逸重

ooc有


今年的夏天很热,热的让人心烦。树头的知了扯着嗓子再叫,像在街上谩骂的老妪。


重庆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叹气。在这个热的发狂的时节里,好像只有这石桌是凉的。


若有若无的叩门声响起,但她并没有要去开门的想法“也许是隔壁家”和“也许是邻家的小孩,过一会就走了”


但敲门声却一直没有停歇,一直到她不耐烦了都没有停。她只好抽身去开门。


她开了一条门缝,看到了那个她无比熟悉的蓝白色的身影。她心中一惊,反手又关上了门。她觉得,她的心要跳出来了,像是淹在水中般的窒息感让她喘不过气。


她深呼吸了几遍,才好不容易调整了心态。她让自己的声音尽...

——似碧血丹心


cp逸重

ooc有


今年的夏天很热,热的让人心烦。树头的知了扯着嗓子再叫,像在街上谩骂的老妪。


重庆趴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叹气。在这个热的发狂的时节里,好像只有这石桌是凉的。


若有若无的叩门声响起,但她并没有要去开门的想法“也许是隔壁家”和“也许是邻家的小孩,过一会就走了”


但敲门声却一直没有停歇,一直到她不耐烦了都没有停。她只好抽身去开门。


她开了一条门缝,看到了那个她无比熟悉的蓝白色的身影。她心中一惊,反手又关上了门。她觉得,她的心要跳出来了,像是淹在水中般的窒息感让她喘不过气。


她深呼吸了几遍,才好不容易调整了心态。她让自己的声音尽量显得冷静“你来做什么,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好谈的了。”


“我这次是来告别的,重庆。”


她心中又是一惊,只是这次多了些惆怅与落寞。她沉默着,门外的逸仙也同她一起沉默着。


时间像静止了一般,空气中只剩下蝉在扯着嗓子叫。


打破了这宁静的最终还是逸仙“可以让我进去吗,重庆。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这样聊天了。”


重庆沉默这打开了门,引她进了屋。她转身去泡了两杯茶。茶很烫,但这是夏天,茶不会冒热气。


“你要去哪?”


“去台.湾。”


“你们赢了,重庆。而我们该败退了。”逸仙笑了笑。但这笑容却充满了苦涩。


“想不到啊。我们竟会这样的分道扬镳。”


“是啊。”


那时还是在英国,是在图书馆,金色和蓝白的身影在一起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她们在争论,在讨论,但却因一次观念的不和而散了这宴席。


“我希望我们还能够再见面。”逸仙抿了抿嘴,轻声道。


“但我不希望,逸仙。你不能和我们走吗?为了我们的理想。”


“对不起,重庆。我尊重局座和组织。他们给了我生命。”


“再见了,重庆。”


“再也不见吧,逸仙。”


“最后一句话,逸仙,你爱我吗?”


“当然,我最爱你了,重庆。”她说这话时没有半分犹豫,几乎是脱口而出。


“是吗。再见”


是啊,你说你爱重庆,可你爱的是哪个重庆?

老比尔

伟大世界(第六十一章)

詹姆斯


片头曲:Contrition-Ben Matthews


看文莫白嫖

评论与关注

如果你喜欢

一个都别少


库尔塔人吸了口大麻。

他呼出致幻的雾气,使得对面的汉斯捂住口鼻。

“我没那么多钱,”汉斯皱眉道,“你可别把你的瘾传染给我。”

“这玩意儿也没多贵,”詹姆斯耸耸肩,“大不了和某个医生搞好关系弄处方呗。”

“问题是我也不想执行任务的时候飘飘欲仙,”汉斯烦躁地用叉子拨弄盘子里的面条,最后将叉子一放,“我恨意大利佬的屎。”

“我还不喜欢你们日耳曼佬的香肠嘞。”詹姆斯又抽了口杂草(*注:大麻的代称)。

汉斯往后靠住椅背。今天他少见的没穿棕大衣,而是...

詹姆斯


片头曲:Contrition-Ben Matthews


看文莫白嫖

评论与关注

如果你喜欢

一个都别少


库尔塔人吸了口大麻。

他呼出致幻的雾气,使得对面的汉斯捂住口鼻。

“我没那么多钱,”汉斯皱眉道,“你可别把你的瘾传染给我。”

“这玩意儿也没多贵,”詹姆斯耸耸肩,“大不了和某个医生搞好关系弄处方呗。”

“问题是我也不想执行任务的时候飘飘欲仙,”汉斯烦躁地用叉子拨弄盘子里的面条,最后将叉子一放,“我恨意大利佬的屎。”

“我还不喜欢你们日耳曼佬的香肠嘞。”詹姆斯又抽了口杂草(*注:大麻的代称)。

汉斯往后靠住椅背。今天他少见的没穿棕大衣,而是一件黑色的正装。“那个杂种……”

“你还在生气?”詹姆斯掐灭烟卷,用牙签剔了剔牙。

“你不气?”

“可我不会表现出来。”

“哼,”汉斯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我看你当时都想冲上去揍他了。

“哦,是吗?”詹姆斯微笑道。

“傻子才看不岀来。”

詹姆斯沉默了。想起不久前的事,他还是很不爽。


汤姆·伦迪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会见了他们二人。他的办公室并不会让人觉得寒酸,倒也不会觉得浮夸。墙壁被刷成象牙白,还挂了不少画,而他身后更是有不少的书,桌子上也摆了一个银制雕像。他那典型的斯拉夫人脸上挂着轻漫的微笑。

“请坐,二位。”他挥挥手。

两人落座之后,他又略带惋惜地说,“为什么不是上次那姑娘来呢?(*注:见第五十二章)。”

詹姆斯肌肉一紧,“她有事。”他僵硬地说。

“太可惜了。”伦迪摇摇头。

“别说这些废话了,”汉斯用手指轻敲桌子,“你知道我们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我猜猜……可我的两个哥哥也没死啊。”他笑了。

“你就那么期待?”詹姆斯问他。

“为什么不呢?我等这一天等太久了……”他耸耸肩。

汉斯和詹姆斯对视一眼,“该让你上时,我们会通知你的。”汉斯表示。

“嗯哼。顺带,我想要安多里尼家的地盘。”

詹姆斯皱起眉头,“你有资格讨价还价?”

“如果不答应,那战争只好继续喽。”伦迪笑道。

“日。”詹姆斯暗骂一声。

“你想烂在工厂区?”汉斯斥问,“别忘了,你的目标是否成功,完全取决于我们。”

“是吗?可这座城市有权势的人不止你们哪。”

汉斯站了起来,可詹姆斯拉住了他的衣角,“你得不到全部,”詹姆斯说,“但至少有一部分。”

“那我拭目以待喽。”


两人沉默许久。

“他不会听话。”汉斯先开口道。

“显而易见。”

“看来我们又要找新人了。”

詹姆斯点点头,望向窗外,“怎么又下雪了?”

“我他妈怎么知道?”汉斯点燃一根香烟,深吸一口。

“那这次谁来干脏活呢?”詹姆斯问。

“比尔说过了,”汉斯吐出烟气,耸肩道,“脏活交给年轻人干。”





氵丿米丨

某个“暂时”退了350天的屑,新手标签还没过又有回归标签了

一级的大E和凰(μ兵装)是昨天两个十连出的

(没想到之前抽到了应瑞和肇和,不知道是欧还是非)

某个“暂时”退了350天的屑,新手标签还没过又有回归标签了

一级的大E和凰(μ兵装)是昨天两个十连出的

(没想到之前抽到了应瑞和肇和,不知道是欧还是非)

sherl
(今天的摸鱼给摩尔曼斯克酱换上...

(今天的摸鱼给摩尔曼斯克酱换上了新衣服

(参考的是苏联校服(´・Д・)」


(今天的摸鱼给摩尔曼斯克酱换上了新衣服

(参考的是苏联校服(´・Д・)」


阮萌

终于捞出夕立了!

没改造道具

我中了我中了!!!

终于捞出夕立了!

没改造道具

我中了我中了!!!

拾仐

前序曲:碧蓝之音(1)

  【首先申明,本文集属于同人作品,基本参照碧蓝航线的世界观进行创作,但在此基础之上具体架空并结合历史,讲述舰娘自身的故事,从平凡到海上传奇直至走向终焉的故事。在此简要概述一下此文集的世界观】


  这是一个表面被71%的海水覆盖着的蓝色星球,人们亲昵的称其为“蓝星”。


  39%的陆地并非全然连接,在这里文明多依附于岛屿而存在,文明发展呈现碎片化格局,人们通过凭借着青之航路进行交流。


  人类在这片碧蓝色之中出生、成长、孕育和发展属于自己独特的文明。


  然而,伴随着它们的,还有不断膨胀的野心和欲望。表面风平浪静的世界格局之下,历史的暗流涌动。


  通古斯大爆炸,...

  【首先申明,本文集属于同人作品,基本参照碧蓝航线的世界观进行创作,但在此基础之上具体架空并结合历史,讲述舰娘自身的故事,从平凡到海上传奇直至走向终焉的故事。在此简要概述一下此文集的世界观】


  这是一个表面被71%的海水覆盖着的蓝色星球,人们亲昵的称其为“蓝星”。


  39%的陆地并非全然连接,在这里文明多依附于岛屿而存在,文明发展呈现碎片化格局,人们通过凭借着青之航路进行交流。


  人类在这片碧蓝色之中出生、成长、孕育和发展属于自己独特的文明。


  然而,伴随着它们的,还有不断膨胀的野心和欲望。表面风平浪静的世界格局之下,历史的暗流涌动。


  通古斯大爆炸,对北方联合所管辖的西伯利亚地区造成了几乎倾覆式的打击,之后各国名义上采取援助实际是勘察通古斯地区所遗留下来的奇异物质。


  白鹰通过研发,凭借强大的科技基础研制出了魔方技术,魔方技术体积小且能供给出较大的功率,很快就引发了能源革命,传统的波斯湾沿岸地区相对实力迅速下降,战乱频发,红海的海盗更是无比猖獗。


  而北方联合凭借通古斯地区的原料优势,以量赢质,也不断发展魔方技术。


  欧罗巴的诸多国家开始垂涎魔方利益,于是便形成了大洋联盟和前进阵营,两国表面合作以协调能源问题,背地里却一直较量不断,对于波斯湾地区,加勒比海地区频繁派遣舰船进行干涉。


  魔方技术不断发达,导致军事化程度也在挺高,这种体型小效率高的能源几近与核能相媲美,且毫无污染的特点也令人满意。


  所谓的演习几乎一年接近于500多次,荒无人烟的平原之上燃烧着战火的气息,一望无垠的大海上驰骋着无数的巨型船只。


  头条报纸连续不断地发表声明斥责着此种行为,但大洋联合和前进阵营依旧不满,向世界张扬着自己的武力。


  战争的火苗越烧越旺,海洋之上舰船之间摩擦越发频繁,直至加勒比海导弹问题爆发。


  前进阵营和大洋联盟几乎将所有的舰船派遣至碧蓝色的航线之上。


  可在某天对峙之夜,皇家却收到了一份意外的电报。


  这就不得不提在大航海时代,水手之中曾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一种人首鸟身长者章鱼角的怪物,能用自己的歌喉使得过往的水手倾听失神,航船触礁沉没,其名为阿刻罗伊得斯,意即“阿刻罗俄斯的孩子们”,也被人们称为——塞壬。


  皇家所属的劫掠船队德雷克船长旗下的二番队却发出了自己船队惨遭塞壬全灭的消息,皇家高层并未在意,但作为君主立宪国家而没有实权的乔治六世却非常警惕这个古老的传说。


  时间再隔五个星期,事情越发离奇,就连近海的人们也声称能够听见塞壬的歌声,而此刻正即将面临新的海军演习,属于大洋联盟同前进阵营所举行的一次人类史上最大的海军军事实力演习,双方都明白,通过此次演习的胜负,将决定未来蓝星的霸权者。


  夜海摇晃着星星的光辉,全部人都处在紧绷的状态,随着演习的即将开始,极光划过夜的灰暗,但这里又不是高纬地区,怎么可能看到极光,就在人们抬头仰望极光后,一声声剧烈的炮响传递了整片世界,短暂失聪与剧烈的目眩感在每个人类身上都有显现。


  稍微将视线平视整片大海,舰船正燃烧着火光,不少旧舰艇仍是使用化石能源,随着化石能源的倾斜,整片大海随即翻涌着滚滚的火焰。


  大海,孕育了生命,但如今.......生命在此诞生,又在此消逝,这场景,宛若一场生命流动的盛宴。


  仅仅2小时过后,人们便看到了所谓塞壬,和数百万的奇怪形状的船只正缓缓驶向....


  听见了音乐,那塞壬的歌声,那碧蓝之音....


  至此,人类失去了95%的海洋掌控权,随即大洋联盟同前进阵营结盟。


  利用古老的青之航线之名改为——碧蓝航线,利用仅存的魔方技术,在艰难之中探寻着人类新的出路......


  {故事纯属虚构,仅作为世界观为本文集进行辅助}

拾仐

碧蓝之音(简介)

宣叙调的歌谣在洋面萦绕,低咏的牧歌在南泰恩谷地中回荡,从平凡少女到海上传奇,从卑微到光芒万丈,她们聆听圣咏,以海神之矛为名远征于世界各个大洋。

弥撒在烛火之中奏响,赞美诗在烛火之中焚烧,在漫天火光之中她们瞥见了所谓战争的真相,在星辰与敌人之间她们苦笑轻轻哼起儿时梦中的摇篮曲调。

随想曲在脑海中低吟,康康在战火中咆哮,洋面之上是炽热的战火,洋面之下是冰冷的故乡。

吾乃重樱|东煌|白鹰|皇家|铁血|撒丁|维希|鸢尾之荣耀,誓为人类战至最后一刻,即便沉沦于异里他乡。

宣叙调的歌谣在洋面萦绕,低咏的牧歌在南泰恩谷地中回荡,从平凡少女到海上传奇,从卑微到光芒万丈,她们聆听圣咏,以海神之矛为名远征于世界各个大洋。

弥撒在烛火之中奏响,赞美诗在烛火之中焚烧,在漫天火光之中她们瞥见了所谓战争的真相,在星辰与敌人之间她们苦笑轻轻哼起儿时梦中的摇篮曲调。

随想曲在脑海中低吟,康康在战火中咆哮,洋面之上是炽热的战火,洋面之下是冰冷的故乡。

吾乃重樱|东煌|白鹰|皇家|铁血|撒丁|维希|鸢尾之荣耀,誓为人类战至最后一刻,即便沉沦于异里他乡。

漠阴Twilight

【论坛体】聊聊某影后的cp?

cp:埃企猫企瑞企企光【好,不愧是企业】

以此,致敬那位踹我入坑的鸽子和她的那篇惊艳我八百年的论坛体【虽然某蓁蓁很菜】

关于后文中提到白蓁:我不是要夸自己,只是懒得想名字【?】


楼主


最近也太动荡了,该塌房塌房该出事出事的,孩子都不敢乱爬墙了

于是乖乖回坑抱住我老婆。翻翻企业论坛发现能吃的东西还真不少,于是来这开个贴求点糖


1L

首先,企业我老婆,楼主拿好桃子不送

其次——说到嗑cp我可就不困了啊?这不提企业和光辉的《利己主义》那可是天打雷劈啊!

呜呜呜呜光辉穿着光辉赤着脚走在花瓣路上礼乐观众夹道祝福的那个镜头我做梦都能笑醒啊,光辉就那样披着头纱带着希冀与浅浅...

cp:埃企猫企瑞企企光【好,不愧是企业】

以此,致敬那位踹我入坑的鸽子和她的那篇惊艳我八百年的论坛体【虽然某蓁蓁很菜】

关于后文中提到白蓁:我不是要夸自己,只是懒得想名字【?】


楼主


最近也太动荡了,该塌房塌房该出事出事的,孩子都不敢乱爬墙了

于是乖乖回坑抱住我老婆。翻翻企业论坛发现能吃的东西还真不少,于是来这开个贴求点糖



1L

首先,企业我老婆,楼主拿好桃子不送

其次——说到嗑cp我可就不困了啊?这不提企业和光辉的《利己主义》那可是天打雷劈啊!

呜呜呜呜光辉穿着光辉赤着脚走在花瓣路上礼乐观众夹道祝福的那个镜头我做梦都能笑醒啊,光辉就那样披着头纱带着希冀与浅浅的笑一步步走向教堂呜呜呜呜。企业,企业她欧洲贵公子扮相也太好看了,那个笑啊——我的心我的肝,这就是爱的模样吗呜呜呜呜

2L

对对那一幕真是甜得孩子想当场结婚,我整一个打结的耳机线在沙发上扭曲狂喜,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差点被我妈打电话送走【不是】

以及企业光辉都是我老婆【

3L

不是吧原来真的有人看利己?

那片评分那么低居然也会点进去。服装也不考究,故事线完全是歪曲臆造,结局写得人根本看不懂。要提企光还是得看《旧事》啊。

4L

?楼上是哪来的小学生,翻过史书吗???利己的服装还不考究?二十个设计师连着在图书馆待了半年折腾出的服装,非得是从土里挖出来的你们才能点头是吗???

5L

故事线混乱?您大可以问问上帝他怎么写出这么个东西的

多读书,多读书.jpg

6L

不过ot好看倒是真事,和利己完全不一样的风格,体验生活来的高门小姐光和自立更生的学霸企,这种设定的日常恋爱剧真的是太戳我了!

7L

非常同意!尤其是蟑螂那篇,光辉就心惊胆战往角落里退,本来跟企业还没搭过几句话的愣是和人家抢同一个墙角,我当时都乐疯了——特别是看她俩又是抱又是搂的

8L

这里真的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

幕后访谈里光辉和企业都说其实不怕蟑螂,怕蟑螂的是摄影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拍摄一结束为了拯救可怜的摄影师企业就立刻把那只蟑螂拍死了。是非常有男友力的企业企业企

孩子怕蟑螂能不能把企业娶回家让她帮我拍蟑螂

9L

草了楼上绝了,梦里啥都有

光辉和企业是真的很有cp感啊,一个庄重优雅一个英姿飒爽的,发布会穿着晚礼服简直不要太配

可惜两人都澄清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呢

10L

有人看过《in return》吗,企业和波斯猫的

11L

那不必然是得看过的,妈咪!!!西装美人!!!

12L

哦我的天哪西装是真的太赞了,企业那一身,从领口的线条到带暗金的纽扣都太适合她了,和俾斯麦对坐一桌,俾斯麦摊开文件,抬眸一笑:“世间一切都是有代价的,但对您,上帝也会开恩吧。”

我好了我死了我在棺材里反复仰卧起坐

以及波斯猫到底是哪开始传的绰号啊

13L

就是企业和波斯猫一起上了一期以ir为主题的综艺,玩猜词游戏的时候企业正好碰上“奥托·冯·俾斯麦”的词卡,俾斯麦死活猜不出来,企业一着急喊了一句“波斯猫!”,结果俾斯麦应了一声

这不好嗑这不好磕这不嗑?

14L

要我说,企业cp只有瑞企是真正配得上的吧,其他都是什么拉郎产物

15L

?企业母胎solo人尽皆知难道你家就高人一等???

瑞企确实好嗑,宿敌之类的确实非常戳我,但踩一捧一就是没脑子

16L

瑞企这俩,我记得是高中同学吧?

据瑞鹤她姐说那个时候开始瑞鹤就天天盯着企业把她当对手了,出道以来也主要是竞争关系,可耐不住她俩对手戏真的很有感觉。这我就得点名表扬《深秋落叶》了

17L

这不得好好夸一夸,奥斯卡提名诶

不得不说这个剧的质量太高了,从分镜剧本到配乐没一处地方掉链子的。瑞企那段打斗节奏感太舒服了,真刀真枪地干架的呀,还全卡在bgm的点上

18L

看了这么久没人提到埃塞克斯的吗。《If You Have Said》,杀手企侦探埃,别的不提得先说这服化道

【海报.jpg

企业平常装扮,散着长发英伦风格子裙,开着早餐店一身烟火气,手里拿着锅铲热情地招呼,埃塞克斯在背景指着菜单】

【海报.jpg

埃塞克斯平常装扮,三股辫厚镜框挡不住颜值,叼着三明治急匆匆奔跑着,企业在她身后笑着招手】

这就是我理想女友的模样啊!!!

重点不在这,重点在她俩另一个身份的装扮

【海报.jpg

企业杀手装扮,长发盘起塞进礼帽,金丝眼镜下是半垂却锐利的眸,周围的昏暗成了黑夹克衫的装点,昏暗的光落在正被戴起的白手套上】

【海报.jpg

埃塞克斯侦探装扮,低矮的双马尾被棕色鸭舌帽盖着,小披肩深色长裙与白衬衫,手里抱着笔记本正观察犯案现场】

19L

企业这个斯文败类的扮相我真的能吹一辈子!!!第一次看到她穿这个风格的衣服,剧里初登场的时候我差点在电影院叫出声!!!

20L

埃塞克斯这个女人她眼睛里是真的有星星啊!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斯哈——

活泼俏皮的小侦探实在是太戳我了

21L

合理怀疑,楼上的是不是都没看完结局啊

22L

那其实是看完了的。就是谁会想提起呢。

23L

你踏马别提结局。饺子颤抖的举起枪的时候我心都碎了,她眼睛都全红了,愣是憋着一滴眼泪没掉呜呜呜呜呜那个表情那个语气

24L

我的天企业撞枪口那一下我觉得我血压都飞了。她俩演得是真的好啊

25L

据说饺子一拍完导演一喊咔泪腺就直接崩了。最后还是企业哄好的

最搞笑的是当时企业头上血浆还没擦妆也没卸,看起来像木槿死而复生在哄当归一样

那个花絮我看着看着就笑了,再想想剧情,笑着笑着我也给哭崩了

26L

啊那个花絮我也看过,饺子就一整个无法抑制住自己的状态哭得整个人都在抖,埋企业身前,又不好意思被人看见自己在哭拽着企业的衣服。然后企业就好温柔好温柔地哄她

可恶太配了

27L

埃塞克斯还在访谈的时候狠狠吐槽了一下剧本来着...我记得是叫白蓁的写的?

28L

对对,白蓁,老刀子人了。访谈的那个主持人也是真的恶毒给饺子看了自己哭成那样的录像,饺子就恶狠狠地说下次再也不演白蓁写的戏了

不过这个白蓁是全才了,而且资深cp人啊

29L

这名眼熟。我记得有首歌叫《the sun under the sea》,词曲也是一个叫白蓁的

30L

不用怀疑就是同一个人。这歌可出圈了,埃企一人一首,同样的词不一样的曲,饺子的欢快活泼企业的悠扬,编曲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出圈原因嘛,除了老婆们唱歌好听海报好看,就是这两首歌可以直接拼在一起,不经任何处理,会出现第三种效果,就像企业在给饺子伴唱一样的

白蓁老良苦用心了

31L

说到这个,我记得她还写过一首《before remembering》,这首是埃企合唱来着,强推去听!

单曲发布之后她就把谱子发微博上了。这曲双声部嘛,就有人问,你这谱怎么就一个声部

32L

当时的吃瓜群众火速赶来!白蓁就说你把这谱子翻转180就是另一个声部了,肖邦用过的写法

我真的是震撼到不能再震撼

33L

最刺激的不是mv出来的时候吗。埃企把谱架打平摆中间,麦克风也放中间,两人就面对面看着同一张谱子唱,目光撞在一起的时候同时下意识相视一笑。妈妈呀我磕到真的了呜呜呜呜呜企业笑起来也太宠溺了,埃塞克斯就有一点撒娇的感觉呜呜呜

好,白蓁,好

34L

白蓁本人其实挺可爱的。我看她一个访谈被问到有什么创作安排的时候她就摆着手指说,要给埃企拍写真要给埃企写新歌,笑得那叫一个天真活泼。要不是对她挺了解的,我真的会觉得If You Have Said的编剧怕不是有过什么心理创伤

35L

她亲自设计了If You Have Said的不少周边吧好像?拽了埃企当免费模特【不是】

埃企也倒是经常带着这些出门,四舍五入就是情侣装!【混乱】

【微博截图

Enterprise_official:开春啦

企业手持奶茶,手腕上有雪花样式银色手链.jpg】

【微博截图

Essex_official:大家要记得多穿点衣服,倒春寒小心不要感冒了哦

埃塞克斯晒太阳照,手腕上有雪花样式银色手链.jpg】

【微博截图】

【微博截图】

36L

等等?

37L

你这里有一组不是周边诶

38L

我去还真是。这个鸭舌帽不是很流行的款式吗,撞衫了?

39L

有可能。我家里屯了好多同款,毕竟这又好看又百搭

四舍五入我和我老婆穿情侣装【斯哈斯哈斯哈】

40L

楼上桃子拿好不送

可是我发现了一个奇妙的东西。

【微博截图,主体为埃塞克斯,远处虚化中有一白色模糊身影】

有没有很眼熟?

41L

企业同天微博

【微博截图,主体为企业,远处虚化中有一蓝紫色模糊身影】

我天,我天,让我吃个桃子压压惊【不是

42L

也不用太大惊小怪啦,她俩天天在一起演戏,拍到彼此也挺正常的

43L

问题在于,这肯定不是片场。这背景是老有名一个旅游打卡点了。别问,问就是我家楼下

44L

冷静思考.jpg

45L

冷静不了.jpg

46L

at个本人试试?

47L

别吧,我老婆三个小时前就发微博说晚安了,她拍戏可辛苦了

48L

今天桃子脱销是吗【敲打】

49L

这还不好办

@白蓁_锐意进取中

50L

草了不失为一种好的办法

快!告诉我你明年后年大后年都准备了什么好活!?【恶狠狠】

51L 白蓁

过分了啊。刚连上网就见有人找

你们是猫头鹰吗

52L

熬夜乃现代人之天性

话说白蓁大大是去原始森林了吗

53L 白蓁

原始你个大头鬼。我码东西时习惯断网啦。

所以,要问企业和饺子?

54L

端碗.jpg

55L 白蓁

这我怎么知道【摆烂.jpg】

就算真知道我能告诉你吗。会被扬了的【摆烂.jpg】

56L

她俩小一对最近看起来关系不太好?

57L 白蓁

【该条已删除】

58L

诶白蓁大大说了什么?

59L 白蓁

哦我说她俩关系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刚刚有错别字来着

60L

哈哈哈哈哈哈我截上了!

话术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用的东西!

【55L 白蓁

有吗?感觉没什么问题。该一起吃一起吃该一起睡一起睡的。】

61L 白蓁

一时语塞.jpg

62L

我去她俩是真的???!真的是真的!!!

妈咪孩子磕到真的了!!!

63L 白蓁

你们要是明年看不到我新剧本,别问,问就是我扛着房子跑路了

64L Essex

诶?

65L

我去。

66L

该不会是...

67L Essex

偶然冲浪逛到这里了...毕竟是企业前辈的论坛。

68L

我去是真的!真的饺子!

白蓁老师您还好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69L 白蓁

别问,问就是埋了。

70L

所以当事人打算承认吗

完了我现在比查高考分都紧张

71L

过了这么久没声啊。

72L

明星公开恋情哪有这么容易,不得开个会什么的

73L

我去你们去看两人微博!!!

【截图

Enterprise_official:

我曾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

@Essex_official】

【截图

Essex_official:直到遇见了你,我希望有来生

@Enterprise_official:】

孩子好了孩子疯了孩子乐飞了

74L Essex

反正大家已经知道了,就和企业前辈聊了一下。

她还没睡醒来着,迷迷糊糊地点头的。

75L

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好了呜呜呜呜,那这贴就留着做个纪念吧,顺便处刑一下白蓁老师哈哈哈哈哈

【该贴已锁定,无法回复】


老比尔

伟大世界(第六十章)

比尔


片头曲:Contrition-Ben Matthews


看文莫白嫖

评论与关注

如果你喜欢

一个都别少


医院里人来人往的,全是为了治疗烧伤的。

比尔对那天记忆犹新,事实上,全城人都是如此。

当那黑如煤炭的巨物从天而降时,那巨大皮革翅膀扇出的气流竟掀翻了一众车辆。巨龙的两条后腿站立于街道上,用他那熔金池塘般的眼睛观察着街上四处奔逃或呆立原地的人们。当时比尔被气流掀至地上,当他坐起身时,发现巨龙——那真是个大家伙——伸长脖子,嗅嗅空气,仿佛在享受人群的恐惧。

随后,巨龙吐出焰流。

事后,联邦政府立刻封锁了消息,没有让任何人——尤其是苏联——知道首都受...

比尔


片头曲:Contrition-Ben Matthews


看文莫白嫖

评论与关注

如果你喜欢

一个都别少


医院里人来人往的,全是为了治疗烧伤的。

比尔对那天记忆犹新,事实上,全城人都是如此。

当那黑如煤炭的巨物从天而降时,那巨大皮革翅膀扇出的气流竟掀翻了一众车辆。巨龙的两条后腿站立于街道上,用他那熔金池塘般的眼睛观察着街上四处奔逃或呆立原地的人们。当时比尔被气流掀至地上,当他坐起身时,发现巨龙——那真是个大家伙——伸长脖子,嗅嗅空气,仿佛在享受人群的恐惧。

随后,巨龙吐出焰流。

事后,联邦政府立刻封锁了消息,没有让任何人——尤其是苏联——知道首都受袭的消息。宵禁力度加剧,严格官控城市人员进出。恐怖袭击是应该报道,但这次不同……

石油匮乏,飞机几乎无法动用……龙即天空霸主,无论美苏,都秘密养了大量的龙,以备不时之需。而现在,联邦境内的叛徒们也有了龙……

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至少,在上层编好用来搪塞人们的谎言之前,不能让人知道。


到病房前了。

比尔不想进去,真的不想。

他不想面对自己的好友的惨状,也不想面对友妻悲伤的眼神。

这和你无关,他告诉自己,你只需要开门,然后进去就行了,你是个称职的朋友,你毕竟把他和俾斯麦拉开了。

这和你无关。

这和你无关。

可他做不到,他没有办法像这样推脱。明明他们就在你面前,而你却被区区空气扇得躺在地上。你老了,要是年轻时,你完全可以趁那怪物喷火之前解决那野兽。可你没有,你只是坐在地上。只是坐在地上。

他是你的朋友啊!

你真他妈的没用。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进去,比尔想。

于是他推开白色的木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比尔便又觉得想跑出去。

蒙太格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这是间单人房,比起大多数病房来说,很干净。作为政府要员,他理应得到这样的条件。医生说他全身大面积烧伤,整个背、半个身子和半张脸都已烧毁。可幸的是,由于比尔在他着火之后把他和被他压在身下的俾斯麦拉开来,因此大部分只是表层烧伤。俾斯麦坐在床边,蓝色的眼睛空洞无光。她脸上的坚毅犹存,可悲伤和痛苦仍在她脸上留下了看不见却深直及骨的伤痕。这种伤,或许会结痂,但不会愈合。

“嘿。”比尔轻声喊了一声。

俾斯麦震了一下,缓缓抬头,“下午好,威廉(*注:威廉是比尔的全称)。”她的眼神仍很空洞。

“下午好,”比尔点了一下头。他今天没戴面具。

“你手上的伤好了吗?”

“没有。”他在撒谎。伤昨天就好了,他只是不愿在重伤未愈的朋友面前说这话。“他醒过吗?”

“醒过几分钟,然后又睡过去了。”俾斯麦又低下头,“他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烧伤于我没什么的……”

“这我知道。但,听着,我需要你。”

俾斯麦又抬起头。

“海德发信回来告诉我,北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出没……一种会飞会喷火的东西……我想赶紧处理完城里的事,然后去那边看看。这次走的人挺多,所以我需要一个帮手,”比尔顿了顿,“你愿意帮我吗?”

她的蓝眼睛中又有了光。“当然。”

比尔点点头,笑了。


(注:此章与第五十九章乃一部分,发布第五十九章时时间紧急,无法全部完成,故分为两部分)





萧慕樊
胡腾和她的大铁龙(呼呼呼

胡腾和她的大铁龙(呼呼呼

胡腾和她的大铁龙(呼呼呼

晓黎
约的第一张小图,以后会用来制作...

约的第一张小图,以后会用来制作成徽章随同人志实体书附赠哦!

约的第一张小图,以后会用来制作成徽章随同人志实体书附赠哦!

熙夜

自从有了天雷之后,白龙的伤害是一骑绝尘啊,回回都是mvp,出息了。

自从有了天雷之后,白龙的伤害是一骑绝尘啊,回回都是mvp,出息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