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碧蓝航线

125万浏览    10831参与
五只狼崽子
占tag致歉。 这是一个舰b语...

占tag致歉。

这是一个舰b语c群群宣——

百合向,不开男指,可女指。

有兴趣的话,欢迎加入!

占tag致歉。

这是一个舰b语c群群宣——

百合向,不开男指,可女指。

有兴趣的话,欢迎加入!

岁寒
存一下,虽然初四又要交手机

存一下,虽然初四又要交手机

存一下,虽然初四又要交手机

ara

第三卷封面 特典皮肤确定了 是赤城啊!!这张赤城好棒!赤城都来了 加贺还会远吗?!

第三卷封面 特典皮肤确定了 是赤城啊!!这张赤城好棒!赤城都来了 加贺还会远吗?!

杨天

二十二亿分之一的吸引 Ⅰ

  让·巴尔x马萨诸塞 

   

   

  非考据党,非历史党 

   

  私设如山,ooc预警 

   

   

   

   

   

   

  卡萨布兰卡的悲剧已经过去,漫长的时间洪流推动着历史前进着,悲伤的故事像是消弭在身后,再无踪迹。 

   

  让·巴尔从漫长的沉睡中被唤醒已是很久很久以后,久到陆地被海洋占领,久到塞壬这样的新兴科技盛起,久到…… 

   ...

  让·巴尔x马萨诸塞 

   

   

  非考据党,非历史党 

   

  私设如山,ooc预警 

   

   

   

   

   

   

  卡萨布兰卡的悲剧已经过去,漫长的时间洪流推动着历史前进着,悲伤的故事像是消弭在身后,再无踪迹。 

   

  让·巴尔从漫长的沉睡中被唤醒已是很久很久以后,久到陆地被海洋占领,久到塞壬这样的新兴科技盛起,久到…… 

   

  她似乎可以忘记历史的悲痛,和背叛。 

   

  她被那个大家称呼为指挥官的人唤醒,从那个蓝色的魔方当中,重塑了龙骨,重新成为可以战斗的存在。让·巴尔摸了摸崭新的舰装,还真是熟悉又讽刺的触感啊,没被完成的她原来也可以再次去战斗啊。 

   

  可是自由和誓言,哪里还需要她来维护呢…… 

   

  “让,你在这里啊。”有些懒散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传来,让·巴尔扭过头,果不其然是那个黑皮的战列舰。 

   

  “你又来了。”让·巴尔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向她:“还有那个称呼能不能改一改。”南达科他级的马萨诸塞,总是一副没有什么欲望的样子,就像活在港区里的幽灵,却偏偏缠上了她。还叫的那么……亲昵? 

   

  “我觉得挺好的啊,我们不是很熟了吗。”马萨诸塞眨了眨眼,看上去懵懂单纯的样子,与她并排前行。 

   

  “不,我觉得我们没有那么熟,还有我会挑自己喜欢的吃。”让·巴尔推开马萨诸塞递过来的白瓷盘,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肉食,酱料挤了一堆看上去非常的油腻。 

   

  “大早上的你不能吃点清淡的吗?你看看那边的三明治,还有水果。”她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拿起盘子装食物,马萨诸塞则站在一旁安静的盯着自己的盘子。 

   

  让·巴尔看到她的样子,放弃了让她吃三明治的念头,反手递过去一杯热牛奶:“不管怎样,喝点东西吧。” 

   

  让·巴尔看着眼前的女人,她拿着刀叉认真的吃着难以消化的高热量早餐,看上去非常满足的模样。她总是做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口中也总是在说着战斗狂的话语,偶尔安安静静,有时却发疯一般突然热血澎湃。 

   

  让·巴尔自认为和她大不相同,她并不好战甚至对于战斗感到厌烦。战斗与她来说只是一场任务,一个使命,只有在守护自己的国土时她才感受到一点的激情,却在姐姐的‘背叛’下被掐灭最后的希望。 

   

  如果可以,她很想成为一个‘英雄’,可她最后只是活成了一个无知的狂信徒,被眼前这个女人打败。 

   

  “马萨诸塞。”她撑着脑袋叫了一声对面的人。 

   

  马萨诸塞抬起头,嘴角还沾着一点酱料,满脸迷茫:“怎么了?让。” 

   

  让·巴尔推过去一张纸巾,指了指自己的嘴角,看着她擦掉:“我总是让你不要跟着我,那么我想问问,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她想要知道答案,哪怕真相是残酷的,可真实的存在才能令她有坚定不移的信念。 

   

  所以她会说出那样的话 

   

  ——生终将死,灵终将灭,无需痛苦和哀伤,此为生命的循环,无任何的掩盖、虚伪和黑暗。 

   

  一切发生的事情她都能接受,也都能够明白,即使伤害再大,痛苦再深,但求无愧于心。所以无论马萨诸塞说什么,监视也好,任务也罢,她只求一个真相。 

   

  “因为想和你再打一场。”马萨诸塞放下刀叉,满脸认真,她亮色的双眸似乎有了一些情绪的波动,在这一刻燃起了名为斗志的意志。 

   

  她露出一个微小的笑容,淡淡的就像是让·巴尔眼花了一般,她笑着说:“我一直在等你,等你再一次醒来的那个黎明。因为向往自由的牛仔是不会轻易食言的,对吧。” 

   

  记忆的黑匣子被打开,历史尘封的气息逐渐浓郁,那是她们的第一次战斗,也是让·巴尔以为的最后一次。 

   

  她说自己将在另一个黎明醒来,重新领导一片自由的土地,重新与曾经的朋友相遇。在盛满美酒的盛宴上,欢纵激情。或许能与‘她’举杯释怀,可那不过是一个神信者的妄想。 

   

  可是马萨诸塞都记得,在被磨灭掉痕迹的历史中,在悠远的记忆里,她记得所有的一切,同自己一样没有忘怀。 

   

  “我们谁都不会食言。” 

   

  追随自由的战列舰啊,唯有放下执着,才能得获自由。 

   

  让·巴尔摩挲着舰身,这次它完善了,漂亮的弧度毫不掩饰它的强大的力量。她垂眸引导着它吸附于自己身后,她坐上去仰起头看着对面的她。 

   

  她曾厌恶战争,她也只是想成为一个“英雄”。而现在她无需再害怕,无需去背负,战斗是为了自己和可能美好的未来。 

   

  ——所谓活着,并不是单纯的呼吸,而是一种不灭的信仰和绝不背弃的情感。 

   

  她看着对面,炮口对着炮口,在心底默默自语。 

   

  〔谢谢你,马萨诸塞。〕 

   

  她对她说: 

   

  “丢掉那些骑士精神,放马过来吧!” 

   

  这是,她们的第二次战斗,或许这一次,能够有未来的延续。 

   

   

   

   

  end.

白露
买了雪风的皮肤 偶然发现她的小...

买了雪风的皮肤

偶然发现她的小人做出了熟悉的姿势

似乎在哪见过

原来是时雨啊,那么我给大家整个活

(指表情包


买了雪风的皮肤

偶然发现她的小人做出了熟悉的姿势

似乎在哪见过

原来是时雨啊,那么我给大家整个活

(指表情包


绒火
id=79052292“难得休...

id=79052292
“难得休假来一次游乐园,为主人拍摄一流的纪念照也是女仆的义务,准备好了吗?茄子~”
“兔耳头箍......很可爱!?主人你对其他孩子也是肆无忌惮地说着同样的话吧,回去后我要好好再矫正你和女性相处的态度!”

id=79052292
“难得休假来一次游乐园,为主人拍摄一流的纪念照也是女仆的义务,准备好了吗?茄子~”
“兔耳头箍......很可爱!?主人你对其他孩子也是肆无忌惮地说着同样的话吧,回去后我要好好再矫正你和女性相处的态度!”

光照我

新手刚开始接触碧蓝航线第一天,不会玩有点懵求指引

新手刚开始接触碧蓝航线第一天,不会玩有点懵求指引

。

【赤君】血色的彼岸花(二)

老样子,我玻璃心,不喜勿喷。

可能有ooc(肯定有)。

小学生文笔。

【赤君】血色的彼岸花(二)


赤城已经回到了车上,君主犹豫地站在车门口,不知该不该进去。车后座太过于干净宽敞,与她身上的污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她感到难堪,她开始后悔,那时候怎么就鬼使神差答应了赤城。


赤城上了车,发现并没人跟上来,于是便扭头看向君主,看到她那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就明白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了,她不由觉得好笑,低低地调侃了一声:“傻子。”


虽然嘴里调侃着君主,但她也没放任这“傻子”不管,她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握住了君主的指尖,朝车里带了带。


收到赤城的明示和催促,君主这才不得不迈起长腿跨上...

老样子,我玻璃心,不喜勿喷。

可能有ooc(肯定有)。

小学生文笔。

【赤君】血色的彼岸花(二)


赤城已经回到了车上,君主犹豫地站在车门口,不知该不该进去。车后座太过于干净宽敞,与她身上的污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让她感到难堪,她开始后悔,那时候怎么就鬼使神差答应了赤城。


赤城上了车,发现并没人跟上来,于是便扭头看向君主,看到她那副犹犹豫豫的样子就明白这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了,她不由觉得好笑,低低地调侃了一声:“傻子。”


虽然嘴里调侃着君主,但她也没放任这“傻子”不管,她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握住了君主的指尖,朝车里带了带。


收到赤城的明示和催促,君主这才不得不迈起长腿跨上了车。


天城的神色晦暗不明,眼神在君主身上扫着。赤城倒是一改之前的郁闷,心情不错的样子,一直懒懒地笑着,注意到自家姐姐落在君主身上的视线,她不动声色地微微调整了身位,不让那眼光过多的落在自己刚带回来的人身上。


“开车。”


赤城娇俏地对司机说着,即使是天天听,司机还是不禁感叹,二小姐真是天生一副好嗓子。


车上没人说话,气氛诡异地沉默着。两姐妹一个沉着脸,一个笑吟吟,可都就是不说话,仿佛一场无声的竞赛,哪一方先开口就输了。她们两个主人都不说话,自己这个后来者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君主也沉默着。


现在是夏天,车内并没有开暖气,再加上外面下着大雨,所以温度并不高。君主刚刚淋过雨,再加上衣衫单薄,身体不由自主就开始颤抖,但幅度很小,不仔细看几乎注意不到。


“穿起来。”


一条绯红色西装外套被丢在君主膝盖上,她一愣,没想到赤城会注意到自己,明明自从自己上车她就没正眼看过自己。


君主迟迟没有动作,赤城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语气有些凉:“穿起来。别让我说第三次。”


待君主乖乖套上外套,她微微叹了口气,似是在为自己沉不住气先开了口而懊丧。紧接着,她又重新扬起笑容,开始对天城说话。


“我要她当我的管家。”


“她只是一个你今天刚刚碰上的陌生人,她的一切你都不清楚。”


赤城撇撇嘴,作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我会去查,她也会告诉我她的情况。”


赤城翘起二郎腿,缓缓地补充。


“还有,不是陌生人,是我的人。”


君主不由得抬眼扫了一眼赤城。


天城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但很快,她就收敛好了情绪。


“为什么?她的一切都比不上加贺。”


赤城侧过身,眼神开始在君主脸上游走,她的手指也落在君主的脸上,把水迹抹掉。她的手划过薄薄的唇,笔挺的鼻,随后在凌厉但不失风情的眉眼上停留了很久。最后,她的手到了君主漂亮的红发间摆弄着。君主只觉得自己的心在跟着这只手动着,但她仍旧一动不动,任由赤城为所欲为。


赤城的语气有些意味不明。


“比不上吗?可我觉得她就是最好的。”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肯定自己,即使这只是一个托辞,君主垂下眼帘,掩饰自己的情绪。


“这不是一个你能留下她理由。”


赤城捏住君主的下颚,微微使力将她的头扭向天城,君主一直都很配合,她没感受到疼痛,反而察觉出赤城力气下潜藏的温柔。


此时的君主已经被整理好了仪容,将一张精致漂亮的脸全露了出来,赤城让她直面天城。


“那这张漂亮的脸够当我留下她的理由了吗?要是不够……”


她的手松开君主下颚,开始向下划去,在胸口上方不紧不慢地打转。


“那再加上这漂亮的身子……”


她的尾音拖的很长,再加上她的动作,君主的耳根渐渐染上绯红。


天城咳嗽了几声,她吹不得风,许是刚才赤城的进出带进了几丝调皮的凉风。她疲惫地闭上眼,将身体微微靠向后座,即使如此,她的脊背依旧挺直。


“随便你吧。”


ara

不得不说 这次贝爷的质量很高 还有语音 真的很用心 贝爷是真帅!

不得不说 这次贝爷的质量很高 还有语音 真的很用心 贝爷是真帅!

沐唯-Sigh

紧急摸鱼

可畏


克爹的骑士之夜也太帅了,上周买了舔到现在还是感觉很心动

紧急摸鱼

可畏



克爹的骑士之夜也太帅了,上周买了舔到现在还是感觉很心动

ACOG文画双鸽红点
碧蓝司机肝09特别篇 司机肝...

碧蓝司机肝09特别篇


司机肝:都是你的错啊。

大凤鹩:???凭啥嘛!

司机肝:我写了那么多我和奥根和你的对白全没了啦!都怪你的奶奶太大!

大凤鹩:是啦都是我的错!司机肝不爱鹩了!鹩这就去跳海!!哼!(走掉)

司机肝:?又来

大凤鹩:什么又来?不就发一次脾气嘛!!

司机肝:……啊,青花鱼。

大凤鹩:(慌忙跑回来)不要!!!

司机肝:骗你的。

大凤鹩:司机肝你坏又骗我!呜呜呜呜(┯_┯)

司机肝:你怎么也说又?

大凤鹩:对啊……为什么…

奥根:呵呵呵……



碧蓝司机肝09特别篇


司机肝:都是你的错啊。

大凤鹩:???凭啥嘛!

司机肝:我写了那么多我和奥根和你的对白全没了啦!都怪你的奶奶太大!

大凤鹩:是啦都是我的错!司机肝不爱鹩了!鹩这就去跳海!!哼!(走掉)

司机肝:?又来

大凤鹩:什么又来?不就发一次脾气嘛!!

司机肝:……啊,青花鱼。

大凤鹩:(慌忙跑回来)不要!!!

司机肝:骗你的。

大凤鹩:司机肝你坏又骗我!呜呜呜呜(┯_┯)

司机肝:你怎么也说又?

大凤鹩:对啊……为什么…

奥根:呵呵呵……











文卿
给大家拜个早年 鼠年快乐xd

给大家拜个早年

鼠年快乐xd

给大家拜个早年

鼠年快乐xd

ACOG文画双鸽红点

全员到港,拉多一个长春做伴。

碧蓝司机肝春节特别篇第二集

———————————


碧蓝司机肝08


大凤鹩:真是,又多了几位新人进港!!司机肝!司机肝!不是说好有我就行了吗?!

奥根:吃什么醋啊你这重嘤大奶怪,我作为第一妻子说什么了吗?

司机肝:没有。

奥根:就是嘛~

大凤鹩:你两人演什么双簧啊??

司机肝:有吗?

奥根:没有吧。

司机肝:就是,你比事真多大凤。

大凤鹩:真想拿我的前装甲顶飞你们……


全员到港,拉多一个长春做伴。

碧蓝司机肝春节特别篇第二集

———————————


碧蓝司机肝08


大凤鹩:真是,又多了几位新人进港!!司机肝!司机肝!不是说好有我就行了吗?!

奥根:吃什么醋啊你这重嘤大奶怪,我作为第一妻子说什么了吗?

司机肝:没有。

奥根:就是嘛~

大凤鹩:你两人演什么双簧啊??

司机肝:有吗?

奥根:没有吧。

司机肝:就是,你比事真多大凤。

大凤鹩:真想拿我的前装甲顶飞你们……












酒迟肉凌

欧还是我比较欧(笑)

20连毕业


占tag歉

欧还是我比较欧(笑)

20连毕业


占tag歉

先进船舶制造与生物电子技术实验室
【碧蓝航线】装备一图榜&mid...

【碧蓝航线】装备一图榜·第48期·2020新春活动·驱逐炮微调,防空炮重排

鸣谢:井号5467


大家吼啊!

新春活动已经开始啦!

装备一图榜也如约而至!

碧蓝航线wiki上的《装备一图榜》已经实现了悬停即可显示装备名称的功能,还不太认识装备图片的小伙伴可以去wiki上悬停显示名称,点击一下就可以跳转到装备界面,非常方便了。


(wiki搬家的时候,技术组把这个功能也一起搬过来了,真的是非常感谢了。)


碧蓝航线wiki的《装备一图榜》

=======================

第48期改动:

1、新增社会主义130炮T3...

【碧蓝航线】装备一图榜·第48期·2020新春活动·驱逐炮微调,防空炮重排

鸣谢:井号5467


大家吼啊!

新春活动已经开始啦!

装备一图榜也如约而至!

碧蓝航线wiki上的《装备一图榜》已经实现了悬停即可显示装备名称的功能,还不太认识装备图片的小伙伴可以去wiki上悬停显示名称,点击一下就可以跳转到装备界面,非常方便了。


(wiki搬家的时候,技术组把这个功能也一起搬过来了,真的是非常感谢了。)


碧蓝航线wiki的《装备一图榜》

=======================

第48期改动:

1、新增社会主义130炮T3紫色款,优秀的驱逐输出高爆炮

输出能力全驱逐炮第二(仅次于金高平),17*3的模式,单发伤害非常优秀。


而且射速较快,适合面较广(部分追求射速触发技能的船也可以作为第二梯队的选择主炮)


索敌距离达到65,是全驱逐炮中最远索敌的主炮。


唯一的小缺点是散布较大,打固定靶测试中(鱼雷艇,每日,单鱼雷艇瞄准),打一轮会有一枚左右的打空。(但是比之前单连127的那种丢失要好的多。几乎是单连127的完美上位替代)。考虑目前高难图的敌人都较多,这个散布的小弱点应该不严重。


目前暂定和金高平处在同一重要位置,略低于金凯旋。等实战以后检验一下它在高难图的发挥情况,可以再做微调。


2、新增双联134高炮,防空炮重做。


双联134mm高炮,具有35码的防空圈,132/轮单伤,防空输出也不错,白值+30防空值和15炮击值。


这15点炮击值,对于提升炮击输出强力的舰船,都有不错的收益。


尤其是前排炮驱,本身炮击值较低,提升15点炮击值,几乎提升了10%左右的炮击值,非常可观。(正好绝大部分驱逐对空输出都一般,防空效率也低,45点防空值和30点防空值差距并不重要)


对于前排炮巡提升伤害也不错,对于后排大炮提升主炮炮击单伤也不错。


注意,后排提升15点炮击是提升单发炮弹伤害和点燃伤害,是提高上限;而提升命中值是减少miss率,提升下限。均值且综合前后排来看(毕竟这款炮击防空炮只有一个),后排以命中防空炮为主较好,这款炮击防空炮更适合给前排舰船,尤其是炮击不高的驱逐们。


防空炮本次重做,把只有防空值的列为普通档,提升命中值的列为一档,提升炮击值的列为一档,便于大家区分。

解子棠_今天丹佛出皮肤了吗
我,皮。 昨天婚克利之前跟朋友...

我,皮。


昨天婚克利之前跟朋友唠嗑 我说我还行应该没有哪个老婆能拿刀砍我

他:那个蒙彼利埃呢,你把她大姐婚了 她不得拿刀砍你?


妈诶 他好像说的有道理

我,皮。


昨天婚克利之前跟朋友唠嗑 我说我还行应该没有哪个老婆能拿刀砍我

他:那个蒙彼利埃呢,你把她大姐婚了 她不得拿刀砍你?


妈诶 他好像说的有道理

。

【赤君(赤城X君主)】血色的彼岸花(一)

emmmmmm,突然来了兴致,所以有了这篇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谢谢,我玻璃心,有点接受不了批评。

这对cp应该没人写过……我也是临时起意……

【赤君】血色的彼岸花(一)

雨扬扬洒洒地下着,赤城慵懒地靠在后座的靠背上,心情烦躁极了,而让她烦躁的源头还在说着令她更烦躁的话。


“”既然你的管家辞职了,那么明天起我会让加贺当你的新管家。”


棕发紫瞳的女人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和,温柔的声线光是听着就让人心情愉悦,赤城却轻轻蹩起了好看的眉头,显出一副厌烦神色,她想也不想立刻拒绝了女人的提议。


“不需要。”


她知道,加贺会是这个女人的眼睛,窥探自己的一切,她并不想让别人监视自...

emmmmmm,突然来了兴致,所以有了这篇文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谢谢,我玻璃心,有点接受不了批评。

这对cp应该没人写过……我也是临时起意……

【赤君】血色的彼岸花(一)

雨扬扬洒洒地下着,赤城慵懒地靠在后座的靠背上,心情烦躁极了,而让她烦躁的源头还在说着令她更烦躁的话。


“”既然你的管家辞职了,那么明天起我会让加贺当你的新管家。”


棕发紫瞳的女人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和,温柔的声线光是听着就让人心情愉悦,赤城却轻轻蹩起了好看的眉头,显出一副厌烦神色,她想也不想立刻拒绝了女人的提议。


“不需要。”


她知道,加贺会是这个女人的眼睛,窥探自己的一切,她并不想让别人监视自己,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亲姐姐。


天城轻笑了一声,落在赤城耳中便有了嘲讽的意味。


“那你自己选人。”


听完这看似宠溺句话,赤城扭头盯着车窗后的雨幕,修长白皙的手指在车窗上慢慢地划着,冰凉的触感却平息不下她火热的内心。


她没有自己的人,根本就没办法回应天城。而很显然,天城早就知道这一点。她是故意的。


天城淡淡地笑了,似乎早已预料到一切,口气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既然你没有适合的人选……”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少女打断了。


“等等,停车。”


“刚才我看到一个人在雨里。”


赤城又解释了一句。


天城皱眉,赤城却好似没有看到一般。等到司机停下车,赤城就抓起了后座上的雨伞,推开车门往雨幕中走去。


“请等我一会儿,姐姐。”


没听见天城的回答,赤城就迈开了步子,朝自己刚才看到的地方走去。等她到了那个地方,如她之前所见,一个红发的女人坐在地上,身上衣衫很单薄,头发凌乱,被雨淋后沾在脸上,让赤城看不清她的长相。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儿淋雨?”


赤城漫不经心地问着,其实她并不是为了这个女人特地下的车,这只不过是她逃避姐姐决定的借口而已。


君主仰视眼前突然出现的漂亮少女,沉默着,她的自尊让她缄口不语,她说不出自己刚刚被父亲抛弃的可怜话语,因为她很清楚,那只会让自己显得弱小。


君主的久久无言,让赤城的注意力到了她的身上,她对这个狼狈而又倔强的女人有了丝好奇。这个天气,却一个人坐着淋雨。她从小就聪明,略微一思考,便明白了些什么。


“暂时没有地方去?”


她用了一个暂时,以维护眼前女人的自尊。可即使如此,君主依然觉得赤城冒犯了她。她低下了头,以掩饰自己的窘迫。脑海中不可抑制地浮现起父亲的话语。


“切,你根本就不是我和你妈的亲生女儿。”


“现在你那个便宜妈妈死了,你也该滚出去了。”


“当年就不该让那个女人留下你这个赔钱货 。”


“也不知道你是谁的野种。”


……


眼泪想冲出眼眶,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忍住,她自小就是一个坚强的人,为了那个人渣父亲哭,太不值得了。直到雨停下,她也没留下一滴泪。雨,停下了?!


她惊讶地抬起头,却看见了令她永生不忘的一幕。原来……不是雨停了。


撑着伞的明艳少女站在她身前,眼中似有鲜血流动,血色的眸中只映着她的身影,似猎手盯住了猎物,紧接着,她缓缓勾起唇角,精致的脸上扬起一个极具侵略性的笑容。


君主这时才明白,何谓一笑生花。


她突然觉得自己醉了,只因这个陌生人的一笑。恍恍惚惚间,她听见少女带着笑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那你,要不要来我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