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磊儿

1298浏览    69参与
Milchstraße

【同人】小平淡(凡英/磊笛向)(第53章)

第53章


听着王一笛讲高二时方一凡和陶子的故事,英子心里一震。方一凡青春冲动,可以理解,但这件事陶子却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对方一凡只是讨厌。果然,自己在陶子面前还是一张白纸一样幼稚。


王一笛说:『英子,就这情况,你真对陶子放心?』王一笛和陶子有过过节,关系从来没好过,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英子仔细想了想,觉得陶子已经知道自己和方一凡在一起了,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有什么打算。再者,高中女生不成熟,有些小心思也正常。陶子现在自己也有了男朋友,这次对方一凡应该没什么心思。但她又有点失望,她失望方一凡没有跟自己提到这件事。但转念一想,方一凡是个好面子的人,而且在青梅竹马的现女友面前提自己的...

第53章


听着王一笛讲高二时方一凡和陶子的故事,英子心里一震。方一凡青春冲动,可以理解,但这件事陶子却不像自己之前想的那样对方一凡只是讨厌。果然,自己在陶子面前还是一张白纸一样幼稚。


王一笛说:『英子,就这情况,你真对陶子放心?』王一笛和陶子有过过节,关系从来没好过,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英子仔细想了想,觉得陶子已经知道自己和方一凡在一起了,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有什么打算。再者,高中女生不成熟,有些小心思也正常。陶子现在自己也有了男朋友,这次对方一凡应该没什么心思。但她又有点失望,她失望方一凡没有跟自己提到这件事。但转念一想,方一凡是个好面子的人,而且在青梅竹马的现女友面前提自己的初恋总是让人尴尬。


于是她说:『没什么不放心的。那些都是以前的事情了,高中的时候谁没有幼稚过。陶子再怎么样,人品我还是相信的。』她确实相信陶子的人品,也确实认为以前的事情不用那么在意,但真的要让方一凡和陶子在一起,她心里还是不舒服。不过,成熟的她已经能够理智地看待自己的情绪,尽量不让它们去影响自己的决定。


王一笛说:『我可真服了你。我就做不到这点。还好我是磊儿初恋,不然我肯定闹个没完。』


英子笑而不语,当年王一笛和男生也没少有意无意地眉来眼去,对男生和陶子却用起了双重标准。王一笛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马上补充说道:『我当年也有虚荣心,但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给男生送礼物的。』


『好啦好啦。这事儿就过去了,别再提了。』英子故意用轻松的语气说,『陶子咱们还是了解的,人家也没做过亏心事,也不会去抢别人的男朋友。老实说咱们很多同学,包括我之前,对她颇有微词,其实是不公平的,毕竟她也没有干过脚踩几条船的事情。你看她当时和方一凡,虽然有过一段比较亲密的时期,但自从季杨杨转到咱们班以后,她对方一凡就没有像变了个人似的。说明她还是有谱的。』


王一笛心里还是不服气:就算是高二的时候,谁还看不出来方一凡和英子的『特殊关系』,更何况陶子还是英子的好朋友。不过既然英子不计较,她也不好在说什么,便开了个玩笑做结:『你可真是心大!我才不会像你这样,磊儿将来可是要羡慕方一凡的。』


这时候磊儿恰好上完厕所走了进来,只听到『磊儿将来可是要羡慕方一凡』这几个字,问:『一笛,我羡慕表哥什么?』


王一笛羞地赶紧出去打水。英子说:『她是在夸奖我做菜好吃呢,昨晚上她不是和我一起在厨房做菜来着。』


磊儿笑着说:『她对自己要求太高。你做的饭确实好,但毕竟也是遗传宋阿姨。我小姨的饭就没有宋阿姨好吃。不过,其实我吃饭比较随意,和表哥又不一样。』


英子说:『那是,我也看出来了,你味觉迟钝。俗话说女人要占领男人的胃,对你不适用,我看笛子也不用这么多费心思在这上面。』


『她把心思花在这上面,倒是辜负了我的一番苦意。她工作忙,而且流动性大,我可不希望她因为家务影响了工作,做饭多花时间?我吃饭堂习惯了,在学校也呆惯了,就跟老师同学在一起吃饭也挺好。』


『磊儿,其实笛子挺想给你做饭吃的。』


『这不是她的天性啊。再说她笨手笨脚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没意义。』


英子咯咯地笑。这时候恰好王一笛回来了,说:『你说谁笨手笨脚啊?』


『我就喜欢你笨手笨脚的样子。』


王一笛被这句话击中了。她真的对做饭不感兴趣,也不喜欢做家务。之前跟着英子学完全是为了磊儿的缘故。


『你说什么?』


『我当初喜欢你,也包括这点。』


『所以笛子,你就放心吧。别老跟着我后面添乱。就像磊儿说得,你们做艺术的人,不适合做这些。』


『我偏要做。我就是要做难吃的,让磊儿吃,看他爱不爱我!』王一笛把其他两人都逗乐了。


———————————————————

今年的春节是四个人第一次一起过。四个人决定吃了饭,就回到方一凡的病房里等跨年(因为方一凡晚上要回病房休息),然后许愿。四个人在病房里挂好了春联和福字,坐在一起说话,只等着午夜时刻到来。


英子感叹道:『上一次大家一起许愿,还是高考前的考节那天晚上。那天笛子你没来,是我、方猴、磊儿和陶子季杨杨五个。现在陶子在日本,季杨杨在德国,又多了你,人大不相同了。当年我们还说以后回书香雅苑去拆锁来着,看来是没这个机会了。』


『英子姐,表哥上次许的愿就是你天天开开心心,你现在就别叹气了。』


『就是就是。英子,以后又不是没机会再见面。前儿我还和季杨杨视频通话过呢,大家都挺好。』方一凡只提季杨杨,有意不提陶子。


英子看着方一凡,笑道:『我也不是叹气,你们别老关注我。我抑郁症早好了。现在只是发几句文青的感慨而已。笛子,你考节那天做了什么?许愿了么?』


『当然许了愿啊。』


『许的什么愿?是不是和磊磊有关?』英子又拿王一笛打趣。王一笛说:『告诉你可以,但你不能告诉别人。』,于是凑近英子和她说悄悄话。


另一边磊儿和方一凡坐在床边,磊儿说:『表哥,去日本的事情。今儿我才和英子姐聊了。我绝对不介意休学,但感觉英子姐的意思还是让你去日本。你之前不愿意去的原因,她似乎也知道了。』磊儿知道王一笛的嘴肯定管不住要跟英子说陶子的事情。


方一凡看着磊儿沉默。


『你还是为了英子姐,不想让她怀疑吧?你放心,如果是担心这个,那就是小看了英子姐了。她这方面大方冷静的很。』


方一凡这才回复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你放心,我会和她好好讨论这个。你和王一笛最近怎么样?』


『她最近情绪还不错。上次之后,之前那个开心、活泼的她又回来了,没事的时候还跟英子学做饭。』


『磊儿,我知道你不喜欢这套。不过,跟王一笛这种女生谈恋爱,你还是要多表示表示的。她脑子直,如果你不表示,她以为你真的不在乎她。』


『我知道,表哥。』


四个人说着说着午夜就快到了。四人讨论了很久,但医院没有可以用于许愿的东西,只好作罢。


英子说:『所以我们就对着这病床许愿?我也不是讲迷信的人,但这也太不吉利了吧?』

磊儿说:『上次咱们用的锁,这次在医院里不方便,咱们干脆就在院里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每个人默念一句吧。』医院门口有个钟楼,每到整点就会敲钟。

『不好,咱们总要做些有象征性的事情。不如叠着纸飞机,从这窗户里飞出去?从病房里解放,象征意义也挺好。』王一笛提议道。

『恩,就这样吧,折纸飞机也很快。』


于是四人折好了纸飞机,心里想着需要许愿的事情,等待着午夜钟声的到来。

———————

四周一片寂静,只剩下磊儿和方一凡、王一笛和英子窃窃私语的声音。医院大厅也只有一个值班的护士在打扫卫生。


等了许久,磊儿觉得不对。一看表,十二点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了,他们早已经踏入了农历新年的门口。


『不好,时间已经过了,我们赶紧放飞纸飞机许愿吧。』


其他三人都默默地对着纸飞机念了几句,只有英子无精打采地,默默地坐在病房的椅子上。


『怎么了?英子姐?』磊儿问道。


『没什么,我想一个人出去把飞机放了。』


磊儿和王一笛觉得英子情绪又不对了,怕出什么事情,互相给了脸色,准备在英子出去之后跟着她。方一凡把他俩拉了回来,说:『你们不用去了。我知道她想什么。英子从小就是个有些迷信的人,她一定是发现时间过了怕许愿失效伤心了。没事儿,过一会就好了。』


英子一个人飞奔了出去,站在医院的院子里。她看着四周灯光闪烁的高楼大厦,以及高大的楼房背景后面还在不断跃升的烟花,心里似乎又好受了些。她一面是成熟的大学霸,背后另外一面确实有些神秘主义思想的少女。心情不好时,一人一物一声一色就极容易触发她背后这一面。她许的愿,自然是和方一凡的病有关的。时刻没有吃准,她心中就郁闷,又突然觉得在病房里放纸飞机总是不吉利,便跑了出来看烟花,觉得对着烟花许愿要比飞纸飞机更有用。















糖醋排骨水煮鱼

啊啊啊啊啊我好生气啊

我就不明白了,高考的时候磊儿应该没什么心理负担吧,一模的时候他压力那么大都能考735,之前成绩一直都很稳,怎么就能高考失误失误到没考上??

哪怕是改了配音也就是压线进清华?

这是在侮辱磊儿吗,气死我了真的,我真是搞不懂意义在哪,临了结局还要虐他一把吗?

气死我了!!!!!!


啊啊啊啊啊我好生气啊

我就不明白了,高考的时候磊儿应该没什么心理负担吧,一模的时候他压力那么大都能考735,之前成绩一直都很稳,怎么就能高考失误失误到没考上??

哪怕是改了配音也就是压线进清华?

这是在侮辱磊儿吗,气死我了真的,我真是搞不懂意义在哪,临了结局还要虐他一把吗?

气死我了!!!!!!


糖醋排骨水煮鱼
磊儿是第四吗? 啊啊啊啊啊不能...

磊儿是第四吗?

啊啊啊啊啊不能够啊QAQ

磊儿是第四吗?

啊啊啊啊啊不能够啊QAQ

虾皮仙人

凡士林 方一凡x磊儿

背心(二)
ooc预警 前情找前一篇

等董文婕一走,门一锁方一凡迫不及待的把磊儿往房间里面带,甚至还锁上了门。

“表哥,你锁门做什么?小姨他们已经出去了。”

“你说呢我的磊儿。”方一凡一脸贼笑的往磊儿身边靠,“我这是怕你跑。”

“跑、跑什么?”林磊儿眼神一瞬不知道往哪里看。或许是真的做了亏心事,他声音不知不觉越来越小,好在方一凡及时打断了他,可紧接着的一句话让林磊儿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

“你昨晚偷亲我了是不?”

……

林磊儿吓得脸发白,忙朝着门奔去,一时间都忘了方一凡前脚才锁了门。

方一凡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林磊儿这么大的反应。

“磊儿,你这个不用这么……”

“对不起”林磊...

背心(二)
ooc预警 前情找前一篇

等董文婕一走,门一锁方一凡迫不及待的把磊儿往房间里面带,甚至还锁上了门。

“表哥,你锁门做什么?小姨他们已经出去了。”

“你说呢我的磊儿。”方一凡一脸贼笑的往磊儿身边靠,“我这是怕你跑。”

“跑、跑什么?”林磊儿眼神一瞬不知道往哪里看。或许是真的做了亏心事,他声音不知不觉越来越小,好在方一凡及时打断了他,可紧接着的一句话让林磊儿一时间脑子一片空白。

“你昨晚偷亲我了是不?”

……

林磊儿吓得脸发白,忙朝着门奔去,一时间都忘了方一凡前脚才锁了门。

方一凡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林磊儿这么大的反应。

“磊儿,你这个不用这么……”

“对不起”林磊儿战栗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表哥我……对不起我也对不起小姨。”他的坏心思被揭露的一清二楚,已然是寄人篱下的人,对着自己最亲的人动了心思。这份罪恶感让他想打自己一巴掌

磊儿纤细的睫毛上染了湿气,“我不正常”大颗大颗的泪珠在他脸上往下滚,他倚着门蹲了下去。

方一凡忙不迭的安慰,他最是受不了方磊儿哭:“你别哭啊,我又没说不让你亲。”他捧着磊儿的脸往自己脸上送两片唇瓣叠在了一起,方一凡觉得好极了,感觉像亲吻了一片花瓣,他忍不住把美味往自己嘴巴里送,但又很快不满了,“诶,张嘴。”

林磊儿错愕的看着眼前这个清俊的少年笑盈盈的挑起自己的下巴,把自己感到罪恶的源泉送了过来。

少年的吻不算老练,极为青涩的品尝着眼前人的每一寸。林磊儿极为艰难的回应着,林一凡搅乱了他一直平静无波的心湖,不由自主的他把手搭在了林一凡身上,手指甲却紧紧扣在自己的手心的肉里。

等方一凡发现的时候已经快被他自己抠出血来了。

方一凡颦眉把眼前僵硬少年的手指掰开,“你还不满意啊?”

“没有、我……”林磊儿快疯了,方一凡顺着他流血的的地方一路顺着胳膊舔到他的颈,隔着衣服揉着他胸前的两粒果实。

“表哥、我。”林磊儿的眼神湿漉漉的像是被狠狠的欺负了。青涩的性器经过简单的拨弄就早已昂扬

“表哥都送上门了你没点表示?你会吗?我给你示范示范。”

“表哥……你会?”

方一凡一只手轻轻挡住林磊儿的眼睛,另一只手解开了他的裤子道:“天赋异禀懂不懂?善于学习知不知道?你难道没研究过?不然怎么对我有坏心思?”

........车车评论找

“好弟弟,你也帮帮我。”

虾皮仙人

凡士林 方一凡x磊儿

方一凡x林磊儿

ooc预警 这可能是个豌豆公主磊儿(=‘x‘=)

背心(一)


“磊儿、诶、磊儿。”方一凡对着题目出神的林磊儿招呼着。手很不老实的搭在了他的肩上。

“表哥?”磊儿看起来有些发热,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潮。

“怎么回事。”方一凡找他本来是想问几道题目,但很快注意到磊儿脸上的红晕有些不寻常。

“上次不是说了吗,不许你穿这种工装大背心!难看死了。换掉换掉,诶我说你到底有多少这种毫无品位的衣服?听哥的啊,就算为了身体好也不能天天捂着啊。”方一凡说着还把背心的肩带拉出来弹了一下,激的林磊儿忙逃开方一凡,整理了一下衣服。

“表哥,不是我想穿,实在是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它……”林磊儿说着话欲言又止,有几分...


方一凡x林磊儿

ooc预警 这可能是个豌豆公主磊儿(=‘x‘=)

背心(一)


“磊儿、诶、磊儿。”方一凡对着题目出神的林磊儿招呼着。手很不老实的搭在了他的肩上。

“表哥?”磊儿看起来有些发热,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潮。

“怎么回事。”方一凡找他本来是想问几道题目,但很快注意到磊儿脸上的红晕有些不寻常。

“上次不是说了吗,不许你穿这种工装大背心!难看死了。换掉换掉,诶我说你到底有多少这种毫无品位的衣服?听哥的啊,就算为了身体好也不能天天捂着啊。”方一凡说着还把背心的肩带拉出来弹了一下,激的林磊儿忙逃开方一凡,整理了一下衣服。

“表哥,不是我想穿,实在是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它……”林磊儿说着话欲言又止,有几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衣服怎么了?方一凡仔细的看了一下林磊二今天穿的白色短袖,轻薄的布料勾勒出少年清瘦的身形,只不过美中不足就是能明显感觉到里面加了一件很丑的工装背心。方一凡似乎知道了为什么磊儿要在里面加背心了,却忍不住想要调笑一番。

“噢,我知道了你不喜欢这件衣服的款式?”

“不是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小姨挑选的衣服很好,我很喜欢!只不过……”磊儿脸上红晕更盛,着急之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这个衣服它,有点、有点露。”

方一凡强先作答,在林磊儿胸前凸起的拨了一下,道“这个?”

磊儿急急忙忙朝后挪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老实的承认了。

“不合适的衣服不要舍不得扔掉,你这样容易让人以为我欺负你,你要是中暑了怎么办啊?”方一凡说着把磊儿的衣服连着那件背心往上掀,露出一大片不曾被照射过的白皙的皮肤,和两粒嫣红的两点。

“你、等一下 我妈上次给你买的新衣服我给你拿。”

“表哥,不用了我下次会拿出来穿的,你不用专门给我拿。”林磊儿急忙把自己衣服往下扯盖住自己。

“不行我看看你身上还有什么不合格的给你穿上了。”方一凡一时鬼迷了心窍,把磊儿抱住扔在了床上,在磊儿腰际抹了一把。

磊儿像煮熟的虾米蜷缩了起来,一改平日里的学霸样子,“呀”的一声甜蜜的呜咽从平日里软糯的嗓音里跑了出来。

怀里一个体温略高的小兽,被卸了力气,被几乎同龄的兄长发现了秘密。他对着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表哥硬了。

磊儿通红着眼睛,第一反应是背对着方一凡挡住自己,但更想是做贼心虚,背对着方一凡小声的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好了,我不逼你了,至于吗?你、你怎么了?”方一凡也是一时昏了头,自己的表弟本来就敏感,这么一折腾怕是要出事。

他讨好似的掰林磊儿的身体,生怕弄疼了他小声的在磊儿耳边说:“磊儿对不起,你转过来别不理我,我还想想你请教题目呢。”

“你下次穿什么我都不拦你了,都是表哥的错,背心挺好看的呀,又凉快又方便,有保暖又贴心,我说呀,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这时尚,这样啊,我下回也弄一背心,跟你凑一对背心兄弟。我看呀我就是缺一背心,要不早上清华了不是?”

正愧疚的人听不得讨好的话,被方一凡一哄林磊儿顿时心感愧疚,急急忙忙解释道“表哥,我不怪你,我听你的话下次不穿了。”

方一凡本来是以为因为自己不尊重弟弟的行为导致的,但好像弟弟并没有在这个事上有多大执念,那为什么会突然情绪浮动这么大呢?男孩子之间搂搂抱抱不都很正常吗。

磊儿看着方一凡的神情有些紧张,生怕方一凡看出了异样。

“我自己来就好。”磊儿背对着方一凡,把衣服一股脑的脱了,身上一览无余,刚刚一闹在磊儿身上留下淡淡的红痕。

看在方一凡眼里十分情色,好像又有冲动对着磊儿做点事,把人弄到哭的才好。

“我先去洗澡。”磊儿全程都不敢看方一凡拿着浴巾和衣服逃也似的跑到了浴室。

方一凡很是懊恼自己把刚来的表弟欺负了,人还是一学霸,从前跟姥姥姥爷待久了品味差点也正常,自己实在不该逼着磊儿做什么事。

方一凡躺在磊儿的床上只感觉一阵困倦的感觉袭来,隐隐约约感觉床上有什么香气,半梦半醒间好像有个冰凉凉的东西送到了身边,好像冰皮月饼,他小心翼翼的尝了一下。觉得怀里的东西变得颤颤巍巍的。他用力的抱了抱怀里的家伙就老实了,一动也不敢动。

“凡凡,你怎么睡在磊儿房间了。”早上起来做饭的时候董文婕问道。

“害,促进兄弟情感呗!妈您不懂,我们哥俩虽然以前没怎么见着,但是我呀见着他特别亲切!你说是不是啊磊儿?”

“啊?嗯。”磊儿答应道。

“行了行了就你贫,我看你就是赖在磊儿房间不走。爸爸妈妈今天有事啊,你们中午自己叫点外卖吃。”

“好嘞。”方一凡答应道。


糖醋排骨水煮鱼

磊儿这个自然的小动作哟,

靠他哥靠得可顺手了,

啧啧啧,

方圆问他妈这玩意儿还能治颈椎呢?

小家伙就把鞋垫绕他哥脖子上,

他哥全程毫无拒绝。

我疯了。

磊儿这个自然的小动作哟,

靠他哥靠得可顺手了,

啧啧啧,

方圆问他妈这玩意儿还能治颈椎呢?

小家伙就把鞋垫绕他哥脖子上,

他哥全程毫无拒绝。

我疯了。

糖醋排骨水煮鱼

今天的花絮有惊喜,这俩人,抱着不撒手了还。

明天的更新我已经预见了自己会哭成狗,光看预告就哭了三回,磊儿妈妈真的好温柔,磊儿心里真的太苦了,庆幸小姨对她打心眼儿里好,小姨夫和表哥也是真心待他,让他有个家。


今天的花絮有惊喜,这俩人,抱着不撒手了还。

明天的更新我已经预见了自己会哭成狗,光看预告就哭了三回,磊儿妈妈真的好温柔,磊儿心里真的太苦了,庆幸小姨对她打心眼儿里好,小姨夫和表哥也是真心待他,让他有个家。


糖醋排骨水煮鱼

磊儿上学挎着他表哥的手臂,

一点儿违和感都没有,

我盯着看了很久,

越来越觉得磊儿简直拿的是大女主剧本。

王一迪:磊儿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才不是,磊儿是凡凡和杨杨的,

再不济,

他也是清华的,

哼。

磊儿上学挎着他表哥的手臂,

一点儿违和感都没有,

我盯着看了很久,

越来越觉得磊儿简直拿的是大女主剧本。

王一迪:磊儿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才不是,磊儿是凡凡和杨杨的,

再不济,

他也是清华的,

哼。

糖醋排骨水煮鱼

我不要做人了

磊儿真的是,

我看凡凡觉得他和凡凡配,

我看杨杨觉得他和杨杨配,

反正在我心目中他就是团宠,他就是总受!

我甚至觉得3p多好啊,

反正我不要做人了,

请你们使劲儿给我宠他爱他!


磊儿真的是,

我看凡凡觉得他和凡凡配,

我看杨杨觉得他和杨杨配,

反正在我心目中他就是团宠,他就是总受!

我甚至觉得3p多好啊,

反正我不要做人了,

请你们使劲儿给我宠他爱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