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磕糖

8051浏览    1185参与
┏陌路琳:)

希望我们相见,从窗对面,到面对面💕        


希望我们相见,从窗对面,到面对面💕        


鹿萧YUE

他撒娇,他宠溺!两个初入江湖的少年呐,真希望你们可以永远这样纯真快乐……

他撒娇,他宠溺!两个初入江湖的少年呐,真希望你们可以永远这样纯真快乐……

林优暮安

【修帝】大冒险or真心话

G氏集团小少爷 阿修罗x职场萌新小莲花 帝释天         5k双向暗恋小甜文!

擦/边/球/预警 现世背景 文笔b烂八成有病句纯属瞎扯乎 随便看看就行哈

/主要还是满足我自己小甜文的心愿(什

我是ooc背锅侠,但是绝对不允许有鼠宝没有磕到他们两个的糖!!

-----

正文

今天是520,帝释天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啥事没干,在犹豫要不要和阿修罗表白已经整整8个小时了

“要不要去和他表白呢…但是万一他…”,他喃喃道

忽然不知道被谁拍了下肩,吓得小莲花打...

G氏集团小少爷 阿修罗x职场萌新小莲花 帝释天         5k双向暗恋小甜文!

擦/边/球/预警 现世背景 文笔b烂八成有病句纯属瞎扯乎 随便看看就行哈

/主要还是满足我自己小甜文的心愿(什

我是ooc背锅侠,但是绝对不允许有鼠宝没有磕到他们两个的糖!!

-----

正文

今天是520,帝释天坐在自己的工位上啥事没干,在犹豫要不要和阿修罗表白已经整整8个小时了

“要不要去和他表白呢…但是万一他…”,他喃喃道

忽然不知道被谁拍了下肩,吓得小莲花打了一个激灵

“嗨害嗨!帝释天,今天我们准备晚上举办一个520单身狗派对,你来不来”

听这声音,看来拍肩之人是帝释天的同事A无疑了

“哟我们单身狗终于可以聚一次了,几点?”

“晚上七点,GULI酒吧不见不散”,说完A挥了挥手走远了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帝释天在这里的工作还算顺利,作为刚毕业的职场小白到了公司里除了比较内向,其他无论是从工作能力还是人际交往都挑不出毛病

“不过这样一来好像就没办法和阿修罗表白了呢…”,他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开始盘算下一个表白的好日子,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回忆起他和阿修罗相识的那一天

-----

他们的认识纯粹来源于一次巧合

一个艳阳高照的大白天,帝释天走在路上,两手抱着从打印店打印好的文件资料,心不在焉的低头思索着领导两分钟以前在微信给他下达的任务

“这个策划案要怎么写啊…哎哟!”

没看路的他一不小心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里,两人手里的文件都散落了一地

被撞的是一个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小伙子,有着古铜色皮肤,相比自己高了差不多一个头,满头黑发垂落在肩上,其中还有几缕红色挑染,细细看去他全身上下大多数衣着都是名牌,给人一种桀骜不驯富家少爷的感觉

完了完了这下子惹大人物了

帝释天慌忙捡起地上乱七八糟的文件,匆匆将对方的文件还给他,并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没看路对不起!”

眼前这个少年噗嗤一笑,引得帝释天急红的小脸仰起看着这个被他自己这副模样逗笑的小少爷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说起来也是我不好,只顾着向前走没看到你了;前面撞到你没事吧,有没有什么地方疼的”

想不到对方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端着架子,满脸高高在上;帝释天稍稍愣神,随即露出微笑

“我没事”

“嗯那就好,我还有点急事就先走了”

原以为这个小插曲过后二人便不会有交集,然而…

回到座位上的帝释天马上被拉去会议室谈客户,正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小莲花拿出了刚刚打印好的合同,然后愣住了

手上的合同错了!

帝释天额上的细汗频频冒出,手汗几乎要润湿捏在手里的纸

“诶,你怎么回事”,对方不耐烦的催促

怎么办这下子没人来救我了,肯定是之前和之前撞到的那个人的搞混了,如果我再细心点…

他满脑子都是想着解决方案,屏蔽了外界一切声音

“贵公司的合同我已经签署”,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入帝释天的耳中

他猛地抬起头惊奇发现,竟然是之前那个人!尽管换了一身装扮,给人的感觉也变了,不过从那些引人注目的小细节还是证明了他的身份

“修总,您怎么亲自到来哈哈哈这种小场面我一个下属就可以处理了哈哈”,坐在帝释天对面的人连忙狗腿的为“修总”端茶倒水

“修总好”,帝释天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心里已经大呼我超,白天撞到的幸运儿竟是客户公司的总裁?!这什么神仙运气都

于是这次的客户算是有惊无险的让帝释天谈下来了

好巧不巧,正当小莲花想要把那位修总拿错的文件再次归还时却发现那人早已走远,所以就只能问他的助理迦楼罗顺理成章的要到了他的微信,以此来解决这次的乌龙事件

两人在微信上从尬聊渐渐熟络起来,帝释天也知道了他的名字——阿修罗

阿修罗作为精通金融的总裁,常常在工作上指点他一二;后来两人的关系愈发亲密,见个面 一起吃饭 互道晚安几乎成为常态,帝释天在相处中发现自己开始对他产生依赖,甚至不和他聊天就会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我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修总,额,您已经一个小时眼睛没离开屏幕了…要不要休息下”

“小鸟你滚一边去,帝释天这家伙干嘛呢怎么还不回我消息”

从此别样的情愫暗中滋生

-----

晚上7点 GULI酒吧

“今天是我们单身狗举行的第一次派对,老样子我们按顺序投骰子,奇数真心话,偶数大冒险,不玩的或者失败的直接一杯干啊”

帝释天来的比较晚,过了一会才轮到

白白嫩嫩的小手轻轻投了下骰子,是6

“诶诶诶,帝释天你是偶数诶!让我来想想给你选什么刺激冒险诶嘿嘿嘿”

“像你这种内向的肯定有好多好多秘密”

帝释天看着他们一个个贩剑的样子,忍不住开口笑骂道,“你们一个个都只会嘴上说说,我还能有什么秘密啊”

“哎哟话别说太早啊,等会谁哭谁笑还不一定呢啊哈哈哈”

“要不就这样,给你的微信置顶发一句我喜欢你,看对方反应”

什…什么…给微信置顶发我喜欢你…我的微信置顶是阿修罗啊…

帝释天的脸霎时变得火红,说话都变得不利索有些结巴

“谁…谁怕谁…!…来!”

他鼓起了八辈子攒下来的全部勇气,颤颤巍巍的点开阿修罗的微信私聊,明明只有几个拼音字母但是心里矛盾的想法却让输入这四个字的时间格外漫长

帝释天:…我喜欢你

小莲花害怕的将手机面朝下放在桌面上,一个劲的自我安慰

“哟,发好了啊”

“嗯”

“来来来让我看看来,是什么见不得人的暗恋对象啊都不拿出来给兄弟们看看”

说完趁着帝释天走神的劲一把夺过桌上的手机

“还给我啊!”

“不给不给”

由于对方的身高优势帝释天完完全全和自己的手机失之交臂

展示出来的对话里阿修罗只回了一个“?”,帝释天瞟了一眼后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满满的失落,感觉自己的一厢情愿在今天彻底结束了

他拿到手机后,赶紧补救了一句“我前面和朋友在真心话大冒险,不要当真啊【撇嘴】”

阿修罗几乎是秒回,但和刚刚的“我喜欢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阿修罗:你在哪

帝释天:啊,GULI酒吧,和朋友们开单身狗party呢

阿修罗:嗯

帝释天盯着那个“嗯”字,心里五味杂陈

他在关心我?从他之前的回复看来也止步于朋友间的问候了吧

阿修罗和自己的感情事业占据他脑海全部,后面的游戏他都无暇顾及,只知道一杯一杯的烈酒往下灌,嗓子所传来的火辣灼烧感才让他得以保持清醒

帝释天的酒量本就不好,况且今天更是喝了以往从未有的那么多,杯子里的酒就没有见底的时候,总是喝完了又条件反射般给自己满上,空瓶碰撞发出的击打声为喧嚣的包间伴起了奏

酒精麻痹了他的时间意识,不知不觉中,直到身边的同事推了推自己向他告别,帝释天才从失了魂的样子的摆脱出来,两眼间柔和的光晕也不复以往,没过多久就像一个酒醉之人沉沉睡去

同事看着他这副惹人担忧的样子,就擅自拿起他的手机给他的微信置顶——阿修罗草草发了一句“帝释天喝醉了,来接他吧,包厢号070 GULI酒吧”,然后给帝释天挪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好让他睡的舒服点;一阵安顿好后,除帝释天之外的人,全部离开了

空荡荡的包厢里面只剩一个熟睡的帝释天,不知何时,他的眼角竟泛着点点水光,嘴角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

-----

“帝释天!”

门被阿修罗大力推开,抬眸看见烂醉如泥的帝释天

他疾步走向前,一把抱起了沙发上平躺的小莲花,大概是喝多了的缘故,帝释天像是感应到了自己被人公主抱,自觉的用手勾住了阿修罗的脖颈,轻蹭阿修罗的胸膛,使劲嗅着属于他的气味

阿修罗嘴上不说,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小小修觉醒了!

他只能强忍欲望,把人抱到车上,带他回家

醉酒版的小莲花很乖,没了日常在微信或者线下和他拌嘴的模样,现在这样子,他很喜欢

帝释天坐在副驾驶上,沉沉的脑袋一点一点

附身帮忙系安全带的阿修罗闻到了淡淡的酒气

现在亲上去应该很软

“…阿修罗…大坏蛋…”

帝释天嘴里吐出了断断续续的梦话,泪珠在眼睑上不断的打转,浓密的睫毛也湿漉漉的,言语中基本上全是哭诉

阿修罗听了半天,心中悄然绽放出一朵绚丽的花,没有过多言语,只是吻了吻帝释天的额头,开车的时候也不住的向他这个方向瞟两眼

夜晚的城市仅靠几盏夺目的路灯点亮,路上空空荡荡很少有行人往来,车辆在一家酒店门口停下了,大概是车子的刹车踩的有些基础,副驾上的人醒了

“唔…在哪…”

“醒了?”

帝释天揉了揉眼睛,看了眼旁边的男人,目光一秒都没敢多停留,把头别过去看向窗外

阿修罗盯着他,直入正题

“你喜欢我?”

“啊,啊我没有,我都说了是真心话大冒险”

“嗯,知道了”

阿修罗收回了视线,帝释天心里暗自舒了一口气

“你选的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莫名其妙的问题让他一下子答不上来

“大冒险”

“可是我怎么感觉你像是真心话呢”

阿修罗挑眉看着还没把头转过来的帝释天,薄唇微掀,“是不是喜欢我很久了”

“阿修罗你别开玩笑了哈哈”,回答的声音越来越轻,帝释天心里也开始没有底气

“我前面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

帝释天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慌张和喜悦同时涌上心头,他一时冲动打开车门跑了出去;阿修罗紧跟其后,怀疑自己前面是不是吓到他了

帝释天跑出去没几步就被阿修罗抓住了手,男人蛊惑的声音在空旷的街道上响起

“其实我…”

大概是酒劲上头,帝释天猛地回过头扯住对方的领带,阿修罗一个踉跄贴上自己的唇瓣

“阿修罗,我喜欢你,很久了”

“很巧,我也一样,喜欢你,很久了”

在如世纪般漫长的吻中,时间仿佛静止在这美好的一刻

两个人吻着吻着,从帝释天的主动到了阿修罗的掌握,直到小莲花差点缺氧,阿修罗才恋恋不舍的松开捧着帝释天脸的手

青涩的嗓音和染上红晕的脸颊,因为羞涩而说的很小很小声

“阿修罗,我们…”

那一夜,是狂欢,是欢愉

-----

第二天

“阿修罗你个不要脸的!”

帝释天一睡醒就揉着自己受伤的小腰,忿忿踹向还躺在床上“熟睡”的阿修罗,却不料他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脚

“你你你不是睡着嘛”,帝释天面对攻气十足的他还是有点心虚

“哦?”,阿修罗挑眉看着他,眼底夹杂着细碎的玩味,对耳机里面的下属吩咐了一句“我家的小莲花炸毛了,我要去安抚一下,散会”便摘下耳机放到一边

下属:???小莲花?炸毛?安抚一下?什么时候修总那么有人情味了??

在说话的同时他用力拽了一下帝释天的脚,把他整个人都带到自己身前,二人之间距离忽地缩小

“昨天晚上好像是你先吻我的啊,我的帝释天先生”

“我我…我那是喝多了!”

帝释天理不直气也壮,昨天酒劲战胜了理智,在醒酒边缘徘徊的他可以模模糊糊猜到自己昨天肯定很主动,眼看着眼前这人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深感不妙,战术性清嗓后立马转移话题

“咳咳,你开会怎么没有声音的啊”

“嗯,怕吵到你我就没怎么说话,基本上全是听他们在汇报”

阿修罗看着自家媳妇这种别扭的样子,嘴角的弧度愈发嚣张

“那那那我这样会不会影响你…”

“怎么会,你是第一位”

虽然但是老掉牙情话还是让帝释天的小脸嘭的一下涨得通红,手臂上的天眼也害羞的闭了起来

阿修罗见着他的小莲花那么可爱的样子甚是喜爱,顺势把头埋进帝释天颈间嗅了嗅,很香

“看来是我昨天没满足你啊,一大早就那么有诱惑力”,犬牙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他的脖子本来就敏感,现在这么被阿修罗一搞,整个人都变成了粉红,连语气都变得黏腻起来

“嗯…阿修罗…”

“什么?”,阿修罗得寸进尺,先是含住了他的耳垂,接着互相交换了一个深情的吻

“嗯哼…满足了满足了”,帝释天含糊的回答着

“哦?是吗”

然而帝释天感觉自己胯下好像有什么热热的,脸色一僵

小小修醒了。。

阿修罗邪魅笑容展露嘴角

“既然这样,作为交换,今天换你来满足我”

说完,指节分明的手开始不安分的解起了帝释天本就没多少纽扣的睡衣

帝释天的身子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沉浸其中,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先前想要推开他的动作此时此刻似乎更像是在调情

“唔…阿修罗…”

“嗯…我在”

“我爱你”

“我也是”

…然后事情就变成了这样那样(咳咳)

-----

“阿修罗你告诉我,我今天要怎么去上班啊!大夏天的我带丝巾很热的诶!!”

帝释天对着镜子看着自己脖颈上暧昧的痕迹,不管用多少遮瑕去掩盖但是多多少少还是会露出点马脚,这让他不由得吐槽起了这个和饿狼没什么区别的某人

他腰上突然覆上了一片温暖,耳边传来了阿修罗湿热的吐息

“别去了,我养你”

-End-

(往下面拉有彩蛋!)







彩蛋//

一周后…

公司微信群

领导:@所有人 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公司将与G氏集团合作,我们这里将由G氏集团的少爷阿修罗@阿修罗 亲自主管,希望日后修总能够多多包涵【玫瑰】【玫瑰】

某同事:欢迎!【嘿哈】

某某同事:在修总的管理下我们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好哒!【爱心】

帝释天:欢迎欢迎!【愉悦】

虽然表面上欢迎欢迎,但其实他的内心是拒绝的

几分钟后…阿修罗&帝释天 私聊

阿修罗:我说到做到,从今天开始我养你【得意】

帝释天:……

-over-



让我们一起说 过程———

小声/过程在筹备过程中过段时间可能会发微博,各位放条裤子在这里(这是可以说的吗



因为审核原因,原版在啊b,搜林优暮安就有了!

小蓝手和红色心靠你们了(确信

鹿萧YUE
哇哦!!这是我们可以看的嘛~?...

哇哦!!这是我们可以看的嘛~🌚🌚

“彪哥,你这是在干嘛!”


(自修图|二传需授权)

哇哦!!这是我们可以看的嘛~🌚🌚

“彪哥,你这是在干嘛!”


(自修图|二传需授权)

田于还在减肥

(二)小破树洞

    踏过树林厚厚的一层落叶,他们在一颗老榕树下停下了。粗壮的树干上部凿了个方方正正的洞,洞外的平台上还有一圈栅栏,栅栏左侧是可以打开的出口,从出口沿树干盘旋而下的是一步步悬空的阶梯。阶梯边贴心的装上了围栏,藤蔓把扶手缠住,开出星星点点的花,是喧嚣的树林中不可多得的宁静。两人拾级而上,弯腰钻进洞里。虽然从外面看了这屋子是小得可怜,可施过咒的房间,功能齐全,两室一厅,带厨带卫,满足你对新家的所有幻想,充分的展现了我们德拉科的有钱……咳咳,说多了。

    “你用的门钥匙?”...


    踏过树林厚厚的一层落叶,他们在一颗老榕树下停下了。粗壮的树干上部凿了个方方正正的洞,洞外的平台上还有一圈栅栏,栅栏左侧是可以打开的出口,从出口沿树干盘旋而下的是一步步悬空的阶梯。阶梯边贴心的装上了围栏,藤蔓把扶手缠住,开出星星点点的花,是喧嚣的树林中不可多得的宁静。两人拾级而上,弯腰钻进洞里。虽然从外面看了这屋子是小得可怜,可施过咒的房间,功能齐全,两室一厅,带厨带卫,满足你对新家的所有幻想,充分的展现了我们德拉科的有钱……咳咳,说多了。

    “你用的门钥匙?”

    “这可确实没有,不过是多看了几本咒语书。”他才不会告诉哈利自己因为咒语失败而废了好几棵树。德拉科领着哈利到了哈利的房间,哈利吃惊于这树屋子是真梅林的大,即使提早被告知这破树洞子别有洞天。

    “几天不见,倒是越发会逞能了。看看吧,头发已经长到耳垂了。不说你了,马尔福先生……还好吧?”哈利找了把藤椅坐下,环视自己的房间。铜制的壁炉,舒适柔软的大床,高大的衣柜,古朴的书桌,酒红的狮子纹案地毯,这可能是唯一一件新东西。德拉科搬了自家的家具。

    德拉科慵懒地靠在门框上,眸中闪过少有的暗色。

    “他有些精神失常,大概是后悔吧,不过他也没逃,等着下周的审判。他大概是要在阿兹卡班度过余生了。他过去是真正的食死徒,所以也没什么好惋惜的。”

    “德拉科……”

    “我应该没事,麦格校长和斯内普教授的记忆让我不至于那么惨。或许过几年,人们就会可怜食死徒的孩子了。”

    “你还是这么犟。”哈利有些难受,谁不知道这几天人们对德拉科的恶意,德拉科已经不敢再出这片树林。近两天好些了,至少没有人挥着旗子叫喊着给马尔福啃大瓜。

    “先不说这些……你,会陪我多久?”

    “直到我上火车离开。”哈利站起,打开自己的箱子,将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取出,挨个收好,“对了,我还有个请求。”

    “哦?救世主您说。”德拉科抱着手臂,似乎对“请求”二字并不满意。

    “帮我补补魔药课,我的魔药学得简直比伏地魔的鼻子还烂。”哈利也不回头,埋头折叠他的衬衫,没注意下午的阳光正好投在他的脸上,绿色的瞳孔带着灵动,“我还是想当傲罗。”

    德拉科大款是被这阳光晃到了,深情一怔。他悄悄走到哈利身后。

    “你倒是回答啊,德拉科。”哈利还没来得及回头,腰就被德拉科环抱住,哈利身子一后仰,两人重心不稳,一起倒在了床上。德拉科双手一用力,抱得更紧了,鼻梁靠在哈利的后颈上。

    “让我教你魔药,你可得拿出诚意来。”

    哈利的耳尖由于德拉科吐出的热气变得绯红。

    “德拉科!”哈利用手肘猛的顶开德拉科,德拉科捂着胸口,倒在一边,一只手支撑起快和木头人一般僵硬的身体。他清楚哈利要说些什么。

    “你还要这样……打算什么都不告诉我!”

    哈利怒视着德拉科,看着他的目光越发变得呆滞,空洞,几近一潭死水,抛块石头也不能荡起一层涟漪。哈利又是着急又是揪心。

    “你怎么能一个人死撑!我可以帮你!”

    “不,你不行。”

    德拉科平静地回答,注视着地面,似乎想将什么即将涌出的感情按捺在地板下。

    哈利的怒火快要燃起来了。

    “那你把我当做什么……我不知道你的难处,不体会你的痛苦……”

    “你没必要。”

    “你闭嘴!”

    哈利用力地拍着床板,略显单薄的木板响起可怕的拍打声。

    “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

    德拉科抬起头,眼中的凌厉柔化若春水。

    “哈利,没有必要。你还可以毕业,可以参加选举……”他似乎有些不甘,灰色的瞳孔痛苦地缩了缩。

    “哈利,你还能摆脱那老魔头的阴影。”

    “可是我不行,我生来就是食死徒。”

    德拉科僵硬地站起来,正了正身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哈利有些恍惚,想追上去,又什么都没有做,一言不发地继续收拾房间。

    德拉科没有走远,靠在门上,仰起头,他有些后悔刚刚说出那样的话。他明白哈利是为了他好,他那点破事儿还有几个人不知道。

    他就这么想着,倚着,默默等着。

    房里的人一屁股坐在老藤椅上,端详着脚边的酒红色地板,同样等待着。

    他们都在等对方开口。

    夕阳西下,德拉科终于是熬不住了,才从哈利的房间口离开,去厨房准备晚餐。

    锅里的浓汤咕咕的冒着泡,慵懒地散发着令人舒心的香气。培根和香菇碎已经煎好,摆放在同一个花边盘子里。

    德拉科早遣散了家里的小精灵,当然是在学习了小精灵们大部分的生活技能后。

    他把晚饭端上了餐桌,认命似的叩响了哈利的房门。

    “吃饭了,哈利。”

    无人应答。

    “饿了吧,哈利。”

    只有他自己的声音在廊道里回荡。

    “你开门,哈利。”

    “哈利。”

    “哈利~哈利~我真的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嘛~”

    终于,哈利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错哪儿了?”

    “我不该一个人抗着。我该找你的,把你当作我的依靠。”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哈利冲上去抱住了德拉科。

    “我们刚刚是在冷战,知道吗?”

    “嗯嗯,”德拉科眯着眼睛,嗅着哈利的后颈,“第一次呢,要不要庆祝一下?”

    哈利笑着敲了敲德拉科的头。

    天边渐渐又玫瑰色变得发紫,最后完全的黑去了,两个吃饱喝足的年轻巫师相互依偎在灰褐色的被褥里,金发巫师紧紧地搂住了身边的男孩。

    除了蝉鸣阵阵,一切都进入了梦乡。

———————————————————————————————

田于有话说:

可恶💢真的会被自己的文笑到

香菇烩培根

这狠英式好吧ヽ(  ̄д ̄;)ノ

最后那点本来想写

“金发巫师紧紧搂住了身边的小疤头

不行我真不能放飞自我

但是破树洞子是真的手痒

偏偏还舍不得删哈哈哈哈哈(ಡωಡ)

本来只有一千七多点

修完就两千了,顺便凑了个整

没想到我会这么早更

真的不想再动笔了好吧

(❁´ω`❁)

swallow
少女和浪狗。 存图,侵删。

少女和浪狗。

存图,侵删。

少女和浪狗。

存图,侵删。

鹿萧YUE

“乖乖,快起来吃早饭吧(宠溺)”

“唔,不想起(撒娇)……”


(自修图|二传需授权)

“乖乖,快起来吃早饭吧(宠溺)”

“唔,不想起(撒娇)……”


(自修图|二传需授权)

仁仨伍

关于《霍格沃兹秘闻录》

[图片]这是我自己写的同人作品集,目前只私印了三份作为收藏。(多出来的一份以后有可能抽个喜欢的人送)


除了7-10章作为彩蛋已经全部上传至合集了,想看的可以去瞅瞅,书里的内容是修过好多版的会略微有点不同,发出来的是最初的版本,不过文笔一样稀烂没什么很大的区别


关于蛇獾篇主角:

 1.玛格丽特·洛克菲斯,昵称玛丽(Margarita·Rockefeller)

2.拉斐尔·艾伦(Raffaello·Allen),玛丽喜欢喊他艾伦


大的世界观还在写,但是最近游戏摆烂摆的我想退游了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图

这是我自己写的同人作品集,目前只私印了三份作为收藏。(多出来的一份以后有可能抽个喜欢的人送)


除了7-10章作为彩蛋已经全部上传至合集了,想看的可以去瞅瞅,书里的内容是修过好多版的会略微有点不同,发出来的是最初的版本,不过文笔一样稀烂没什么很大的区别


关于蛇獾篇主角:

 1.玛格丽特·洛克菲斯,昵称玛丽(Margarita·Rockefeller)

2.拉斐尔·艾伦(Raffaello·Allen),玛丽喜欢喊他艾伦


大的世界观还在写,但是最近游戏摆烂摆的我想退游了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完…


仁仨伍

【蛇獾】禁林“偶遇”毒角兽

  

  “接下来是打什么呢?”獾獾子用手肘顶了一把旁边的小蛇。

  “嗯?…不知道诶,没来过。”

  “你走前面!我害怕!”小獾做作的抱紧了手上的提灯躲在了小蛇的后面,心想,马上就有好玩的了。

  “好好好,后面有什么情况喊我,别怕”单纯如蛇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走在前面的小蛇突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头猛兽直直的冲了过来。

  “哇啊啊啊这是什么啊……”慌张的某蛇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獾不见了,“獾你快跑!”

  “这小子还挺重视你。”躲在树后面的海格对旁边的小獾说道。

  “那当然,我人见人爱!”某獾不要脸的自豪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该把那个瓶......

  

  “接下来是打什么呢?”獾獾子用手肘顶了一把旁边的小蛇。

  “嗯?…不知道诶,没来过。”

  “你走前面!我害怕!”小獾做作的抱紧了手上的提灯躲在了小蛇的后面,心想,马上就有好玩的了。

  “好好好,后面有什么情况喊我,别怕”单纯如蛇还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走在前面的小蛇突然听到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头猛兽直直的冲了过来。

  “哇啊啊啊这是什么啊……”慌张的某蛇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獾不见了,“獾你快跑!”

  “这小子还挺重视你。”躲在树后面的海格对旁边的小獾说道。

  “那当然,我人见人爱!”某獾不要脸的自豪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你该把那个瓶子丢给他了,快上!禁林里的良师益友,我们最好的朋友——我亲爱的海格老师。”

  “呵,这个时候倒是想起我。”海格小声嘟囔了一句,便走了出去,“快接住!”

  “嗯?”小蛇本能的接住了抛过来的瓶子,抬头一看是海格,便向他挥了挥手。

  此时毒角兽也在不远处停了下来,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仿佛下一秒就要撞上来。

  小獾趁小蛇一个不注意溜了回来,仿佛刚才无事发生,甚至还明知故问的问了一句,“这就是传说中的毒角兽吗?哇好吓人…”

  海格别开了眼睛,挑了挑眉,心想那个跳完舞还说好好玩的那个人就好像不是你似的。

  “涂一点在你手腕上,”海格例行公事的开始教导,就看到某獾抢过瓶子chua的一下就往小蛇手上倒,还顺势多抹了几下,“哎呦!只要一点!千万别涂太多!”

  他心里暗道,这人怎么跟没涂过似的,这么胡闹!

  “噢。”小獾偷偷翻了个白眼就把多的往自己手上抹,小声说“我就想看看多涂一点会怎么样嘛哼!”

  “现在我来教你用舞蹈安抚她,”海格对小蛇说,“别担心,按我说的做。”

  …… 

  (一段“优美”的舞蹈之后——)

  ……

  “哈哈哈,还是看双人求偶舞有意思!”海格大笑。

  “这可真…”小蛇看着眼前已经安静下来的毒角兽,一时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能默默的拍了拍衣服,抖掉刚刚在地上打滚蹭上的灰。

  “嗯?怎么了?”獾獾子一脸兴奋,“好玩吗?”

  “呃——”小蛇看了一眼她,“‘再好看的俊男美女在禁林都得跳求偶舞’,看来这句传言是真的。”

  (某蛇内心os:之前也只是听说过,毒角兽还能这么赶走吗?还以为都是打跑的,但这个舞.....下次如果可以还是用打的吧...)




仁仨伍

【蛇獾】禁林救援篇

      【作者有话说:禁林剧情向~万血獾獾禁林求助还没打满十星的小蛇,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bushi),欢迎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因为爱情》

         友情提示:此篇为玩家视角】


  “呜呜~那个狼人好凶我打不过~”獾獾被小蛇从地上拉起来之后就开始嘤嘤嘤。

  “别怕我来了。”小蛇突然发现什么疑惑道,“嗯?8星的独角兽?”

  “诶别管那么多快帮我锤它!”某獾妄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话...

【蛇獾】禁林救援篇

      【作者有话说:禁林剧情向~万血獾獾禁林求助还没打满十星的小蛇,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bushi),欢迎收看今天的走近科学——《因为爱情》

         友情提示:此篇为玩家视角】


  “呜呜~那个狼人好凶我打不过~”獾獾被小蛇从地上拉起来之后就开始嘤嘤嘤。

  “别怕我来了。”小蛇突然发现什么疑惑道,“嗯?8星的独角兽?”

  “诶别管那么多快帮我锤它!”某獾妄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话说为什么打狼人还带动物园啊,这可是你以前教过我的!”

  (作者: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哎呀~不要在意这些小细节!”小獾打着哈哈继续转移注意力。

  “你是不是偷偷放嗅嗅我看见了!怎么感觉你偷偷藏着技能不放?”

  “哪有啊,来吃我一记香精!”

  “那……还你一个愈合如初?”

  ————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的那么短暂,很快就通关了。

  “哎打的好快(小声)”小獾小声嘟囔道。

  “你说什么?”小蛇并没有听清她刚刚说了什么。

  “没什么。”

  “下次狼人别带动物园啦!”(耐心叮嘱)

  “知道啦~(就不!)”

  

  ——The End——


  

仁仨伍

【蛇獾】霸总獾&弱受蛇(雾)

  【当小獾听说自己的宝贝小蛇被欺负时】

  “纳尼?敢欺负老娘最爱的小蛇?给劳资纳命来!”

  “Avada Kedavra!!!”

  

  ——以下为正文——

  

  “玛丽玛丽~有人找我约架我打不过~”小蛇低着头,活生生的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儿。

  “让他跟我打,我替你打回去。”小獾撸起袖子拎起魔杖就往决斗场冲。

  “好~”小蛇跟在后面自信抬头一脸狐假虎威的亚子。

  …………

  竞技场观众台,玛丽轻蔑的看着旁边倒地的对手,高傲的抬起了下巴。

  拉斐尔本想过去迎接她,突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

  “切,低年级的那个那么嚣张啊?走,我们去教......


  【当小獾听说自己的宝贝小蛇被欺负时】

  “纳尼?敢欺负老娘最爱的小蛇?给劳资纳命来!”

  “Avada Kedavra!!!”

  

  ——以下为正文——

  

  “玛丽玛丽~有人找我约架我打不过~”小蛇低着头,活生生的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儿。

  “让他跟我打,我替你打回去。”小獾撸起袖子拎起魔杖就往决斗场冲。

  “好~”小蛇跟在后面自信抬头一脸狐假虎威的亚子。

  …………

  竞技场观众台,玛丽轻蔑的看着旁边倒地的对手,高傲的抬起了下巴。

  拉斐尔本想过去迎接她,突然听到身后一个声音。

  “切,低年级的那个那么嚣张啊?走,我们去教训教训她。”

  拉斐尔转身,拦住了那两人。

  “想找她?先打过我再说吧。”脸上露出危险的笑容。

  ——假装打不过那是情趣,真以为他打不过,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红眼警告】

  

  ——The End——

北城旧巷

【双玄】贺兄,520快乐

“贺兄!你快过来看!这里有小皮筋诶,我给你戴吧,这样别人就知道你有男朋友了!”

“不戴。”

“你是要粉色蝴蝶结的,还是白色小兔子的?”

“…小兔子。”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心动,亦是我始料未及的惊鸿。


“贺兄,520快乐。”

“我们还要一起过一千个,一万个520。”

“好。”


————

520快乐!!

虽迟但到了属于是。


“贺兄!你快过来看!这里有小皮筋诶,我给你戴吧,这样别人就知道你有男朋友了!”

“不戴。”

“你是要粉色蝴蝶结的,还是白色小兔子的?”

“…小兔子。”



你是我猝不及防的心动,亦是我始料未及的惊鸿。



“贺兄,520快乐。”

“我们还要一起过一千个,一万个520。”

“好。”



————

520快乐!!

虽迟但到了属于是。


阿宋

“喜欢逗小漂亮的大漂亮”

“喜欢逗小漂亮的大漂亮”

阿宋

想问问小张张 轩轩的腰软不软 腿好不好摸🙊🙊

想问问小张张 轩轩的腰软不软 腿好不好摸🙊🙊

阿宋

“客官不可以,你靠得越来越近”

“客官不可以,你靠得越来越近”

柠檬栀子
我宣布,这就是原图😍😍

我宣布,这就是原图😍😍

我宣布,这就是原图😍😍

鹿萧YUE

520猫猫和狗狗当然要一起看烟花啦!(自修图|二传需授权)

“我对着烟火许愿,希望你永远在我身边”


520猫猫和狗狗当然要一起看烟花啦!(自修图|二传需授权)

“我对着烟火许愿,希望你永远在我身边”


袖子瘦瘦瘦

【凯源】

救命啊老铁们!!!!!

你们真的太会p了,直接p我的心。。心巴上!!!!

请用这样的图片砸死我吧!!!!


【凯源】

救命啊老铁们!!!!!

你们真的太会p了,直接p我的心。。心巴上!!!!

请用这样的图片砸死我吧!!!!


林优暮安

【倘若无我】第五话

新的学府生活即将拉开帷幕…

一位似曾相识的长者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班的导师,我叫碧云星,以后在学府中也请各位多多关照”

!这不是给蚩无考核的那位导师吗!夏夜用一脸疑惑的眼神看向蚩无

“我也不知道,别问我问碧云星去”,蚩无看似一脸淡定,但内心也确实觉着离谱,甚至觉得考核时碧云星对他说的话都是早有预谋

“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锦渊学府中找到一块适合自己修炼的地方,这个任务看起来不值一提,但是你们要知道这整个学府不仅仅只有你们这一个班,这张地图被划分成了10片区域,每片区域最多可以同时修炼10位修真者”,碧云星挥手向所有人发出了一分锦渊学府的卷轴地图,上面注明了每片区......

新的学府生活即将拉开帷幕…

一位似曾相识的长者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班的导师,我叫碧云星,以后在学府中也请各位多多关照”

!这不是给蚩无考核的那位导师吗!夏夜用一脸疑惑的眼神看向蚩无

“我也不知道,别问我问碧云星去”,蚩无看似一脸淡定,但内心也确实觉着离谱,甚至觉得考核时碧云星对他说的话都是早有预谋

“今天你们的任务就是在这锦渊学府中找到一块适合自己修炼的地方,这个任务看起来不值一提,但是你们要知道这整个学府不仅仅只有你们这一个班,这张地图被划分成了10片区域,每片区域最多可以同时修炼10位修真者”,碧云星挥手向所有人发出了一分锦渊学府的卷轴地图,上面注明了每片区域所适合修炼的功法

“蚩无你看!锦渊学府的池塘旁边的竹林是修炼灵兽门的功法区域诶!我们等下就去那里修炼吧”,夏夜激动得已经开始用手去晃蚩无的身体了

“嘶…你停下,我头晕…”,夏夜后知后觉放开了蚩无的身体,蚩无稳了稳身子缓缓开口,“这块地方我们必须拿下”

“碧云星老师,请问那剩下的一百名修真者去哪里修炼”,一阵清冷平淡的女声打破了班中窸窸窣窣的讨论声,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落在了她身上

“嘶,我记得你是排名第三来着的万俟槿吧”,老人家努力寻找着记忆的碎片

“是的,碧云星老师,请你回答我刚才的提问”,万俟槿的声音还是如同刚刚一样平淡

“我去,这个女的什么鬼,对老师都那么强势,不怕碧云星发火啊”,夏夜听着万俟槿的刚才的发言,人都傻了

“啊,她说什么了”蚩无一脸茫然的看看提问的万俟槿再看看无了个大语的夏夜

“唉,算了算了不和你说了,没意思都”夏夜挥了挥手转过身去继续听万俟槿和碧云星的对话了

“哎呦现在年轻人都那么急躁干什么呢,行了行了我回答就是了。这剩下的一百名修真者啊就失去了在学府为大家量身打造的修炼产地的使用资格,简而言之就是不能在学府范围内修炼”,碧云星的一通解释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家伙,才刚刚进入学府就玩这么大,离谱”

“就是就是,我已经开摆了呜呜呜”

“我悟了,这样一来等于说就可以一下子再淘汰掉一半的人,毕竟不在学府修炼就等于什么都没有,这次还真的是输不起啊”

“听你这么一分析感觉这锦渊学府可不是一个佛系的地方”

班里又炸开了锅

-----

“现在是你们去选择修炼场地的时候了,你们都是上品班的学子,是在入学考试中表现优异的修真者们,我相信你们可以在适合自己的场地修炼,36小时之后,我们在学府的庭院集合”

时间剩余:35:59:59…

-----

夏夜和蚩无找准目标笔直冲向学府的池塘边

“一个好的开局是成功的一半!”夏夜自信都快溢出了

“别松懈,谨慎为妙”,蚩无和夏夜穿过花房的小径,庭院的走廊,在绕了大半圈的学府后,他们来到了池塘边

两人的脚步声戛然而止,夏夜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什么?!”

-To be continue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