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磕cp

28.4万浏览    2396参与
妖魅胡列娜

王者荣耀Q区主页装扮

bgm:美夕やすらぎの中で

选荣耀典藏李白的鸣剑曳影皮肤做主页 最近升到V10了 有想磕的cp比如亮统,懿元,约策,凯约,暃晟,信白,明星。等着晟上架就把他放到皮肤设置和暃凑一对,嘻嘻

世间皆为吾之江湖

王者荣耀Q区主页装扮

bgm:美夕やすらぎの中で

选荣耀典藏李白的鸣剑曳影皮肤做主页 最近升到V10了 有想磕的cp比如亮统,懿元,约策,凯约,暃晟,信白,明星。等着晟上架就把他放到皮肤设置和暃凑一对,嘻嘻

世间皆为吾之江湖

shengcx

我磕了我和我同桌的cp

我喜欢过一个不可能喜欢我的人。

你可能会想这不会是什么狗血故事吧?确实,当我把故事告诉婷婷的时候她也说好狗血。她的原话是,“救命,这什么替身情人狗血故事啊!”

他是我的同桌,看吧,多么青春校园的人物设定。我们高中三年,前两年我们都相安无事,各过各的,直到有一次他主动来找我。

“同桌,你们这些学霸喜欢什么啊?”

我停下手中的笔,疑惑的看着他,“你送谁?”

他害羞地挠了挠头,若无其事地说,“我就问问,你说嘛!”

“送套五三吧。”

没过多久,就快我都忘记了这件事的时候,我在我的位置上看到了一套崭新的五三。不是我自作多情,上周填高考报名信息的时候,他看了我的生日,惊奇地说我生日居然是十二......

我喜欢过一个不可能喜欢我的人。

你可能会想这不会是什么狗血故事吧?确实,当我把故事告诉婷婷的时候她也说好狗血。她的原话是,“救命,这什么替身情人狗血故事啊!”

他是我的同桌,看吧,多么青春校园的人物设定。我们高中三年,前两年我们都相安无事,各过各的,直到有一次他主动来找我。

“同桌,你们这些学霸喜欢什么啊?”

我停下手中的笔,疑惑的看着他,“你送谁?”

他害羞地挠了挠头,若无其事地说,“我就问问,你说嘛!”

“送套五三吧。”

没过多久,就快我都忘记了这件事的时候,我在我的位置上看到了一套崭新的五三。不是我自作多情,上周填高考报名信息的时候,他看了我的生日,惊奇地说我生日居然是十二月二十六,当时我只觉得他大惊小怪,原来这小子还有这一套。

他很快就回来了,刚打完球,汗水把刘海都打湿了,可能这就是男孩子对篮球的执念吧。

“我给你接了水。”

他明显愣了一下,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的表情看着我,“姐,你没事吧?”

“还装,”我一副什么都懂的表情,从抽屉里拿出那套五三放到桌面上,“你看看,不是你送的?”

这下他是真的呆住了,呆了好久,久到我以为是我真的自作多情了他才动了动,趴在桌上。我听到微不可闻的一声“嗯”,这小子还害羞。

“谢谢,真的谢谢。”

我真的很开心,我已经好久没收到生日礼物了。每年我都怀着期待等着生日,然后失望地等待直到一天过去。我不光和我的同桌,其实和班上的所有人都是相安无事。我暗示过老妈,她每次都说,“哪来的钱过生日?你的生日还是老娘的母难日呢,你咋不给我过过?好好学习吧,家里多不容易你是知道的。”

那次之后我会帮他接水,虽然他一直说不用,但是我还是坚持,久而久之班上有了一些传言。枯燥无味的高三生活因为八卦多少有了一些趣味,班上很多“小情侣”出现,下课更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嗑生嗑死。我和他的cp粉虽然有,但是不多,这让我很不服气,偷听了一下为什么股票分析。

“不行,他们两个一个一天到晚在男人堆里,一下课就到一班去约打篮球,一个更好,眼里只有学习。嗑不起来,嗑不起来……”

“那是你没眼光!”

确实……呸,我怎么还自己嗑起来了。

上课铃声响之前他终于掐点回来了,回来之后就趴在桌子上准备补觉。

“刚运动完不要直接睡,不好。”

“我是提前酝酿。”

“哦……”我撇了撇嘴,回过头准备继续刷五三,有只手拍了我一下。

“一考室难考吗?”

“对我来说不难,”我很聪明,学习是我唯一擅长的东西了,“对你来说可能有点困难。”

“那你帮我一下嘛,好同桌,”他两只手合在一起,睁大眼睛看着我,像一只小猫,“拜托拜托!”

“好。”

“好耶!以后你所有的早饭我都包了。”

“不用……”

“没事,作为报酬是应该的。”

怎么说哩,我不是客气,我是真的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从初中学校不发免费的鸡蛋和牛奶开始我就没有吃过早餐了,我起床的时候爸妈已经出门了,前几次我还会自己做后来发现实在是麻烦就放弃了。少吃一顿饿不死。

但是当我在早上吃到热乎乎的鸡蛋灌饼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开心了那么一下。真的好吃!要不是时间不允许我真想小口小口地细细品尝。

“还有牛奶,给你。”

我嘴里的饼子还没咽下去,只好摆手拒绝。他也没管我,直接塞我手里。不是我假客套,是他每天都会喝一瓶牛奶,同一个牌子,从来没有断过。

“我喝了,你喝什么?”我终于咽下去了,问道。

“给你你就喝呗。”

还挺霸道的。

也许是早餐真的有用,我万年不变的干巴巴的脸终于胖起来了。这件事还是跑操完他告诉我的。

“你胖了耶,胖了好看一点。”

“我之前瘦就不好看?”我故意这么问。这几天的相处下来,我们不再“相敬如宾”,关系好了起来,可能是因为我实在受不了他的愚蠢问题暴跳如雷好几次让我的“高冷”形象在他面前荡然无存拉近了我们的关系吧。

他的脸红了,结结巴巴地说,“没有,之前也好看。等下,你是一直这么白吗?”

“哦,可能我低血糖了,没事。”

其实之前我也有低血糖犯的时候,毕竟不吃早餐跑步,现在有早餐了已经好许多了。

我看着他跑出教室,好没来得及问他去干什么,老班就进入教室了。

“高考越来越近了,大家不要给自己压力太大,当然,也不是要完全没有压力,就像某些人上课了都不知道跑到哪去逍遥了……”

“老师,我同桌被英语老师叫去抱作业了。”

“行吧。”老班不高兴地瞪了我一眼,又讲了几句离开教室了。

心如

感情

你们觉得喜欢一个人有错么?


她们说我是绿茶,我勾引他,他才和她分的手。


我是喜欢他,但我也懂礼义廉耻,自从他们两个在一起后,我们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有的只是我默默地看着他,偷偷地喜欢他。


可那怕我只是靠近他一点点,都会被人辱骂,说我贱,说我不要脸,说我不是个东西,只知道勾引别人男朋友。


我无法说出自己的想法,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很恶心。


他们两个分手后,所有人都不觉得是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反而觉得是我的问题。


劈天盖地的辱骂声在我的生活里形成了一道阴影,我无发解释。


他们见到我就说:“他们两个分手了,你高兴了吧?你又可以去追他了!咋还不高兴?你个绿茶婊......

你们觉得喜欢一个人有错么?


她们说我是绿茶,我勾引他,他才和她分的手。


我是喜欢他,但我也懂礼义廉耻,自从他们两个在一起后,我们之间没有说过一句话,有的只是我默默地看着他,偷偷地喜欢他。


可那怕我只是靠近他一点点,都会被人辱骂,说我贱,说我不要脸,说我不是个东西,只知道勾引别人男朋友。


我无法说出自己的想法,有时连我自己都觉得我很恶心。


他们两个分手后,所有人都不觉得是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反而觉得是我的问题。


劈天盖地的辱骂声在我的生活里形成了一道阴影,我无发解释。


他们见到我就说:“他们两个分手了,你高兴了吧?你又可以去追他了!咋还不高兴?你个绿茶婊。”


我只是喜欢他而已,我有错么,凭什么她就能喜欢他而我却不行?


我的喜欢在你们眼里就这么肮脏么?


我到底有什么错啊!我只是喜欢他,单纯的喜欢他。我并不舍弃他能给我什么!我只是喜欢他啊!


作者有话要说:“强扭的瓜真的不甜。磕CP无罪,但不要影响别人的生活。更不要用你的观点来看别人的感情。谢谢。(随便写写,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最后祝大家,感情顺顺利利,有情人终成眷属!”

99

无稽之谈【3】

第一次跨进神明的禁地,严其实十分拘谨,可他没办法不去往前走,去窥探,带着他那份异样的依赖,抓紧怀里的兔子布偶往前迈步,种子越扎越深。

推开门。

他移步到桌台前,看着亮着的电脑屏幕,原来这套房子各个角落都布满监控。

严浩翔调动屏幕上的监控,转换到另一个监控画面他不由得失声惊吓到

他看到腹部受伤的马嘉祺和手里拿着匕首的丁程鑫,还有旁边腿部受伤倒地不起的宋亚轩。

严浩翔被一地的血液刺激的浑身冷汗,大口大口的深呼吸了几次,颤抖着手打开监控声控,放大了监控屏幕

丁程鑫一脸凶狠的看着马嘉祺“你要拦我?”

马嘉祺害怕极了这样的丁哥,马嘉祺浑身不敢动弹,只是挡在宋亚轩面前眼泪止不住的滑下来。...

第一次跨进神明的禁地,严其实十分拘谨,可他没办法不去往前走,去窥探,带着他那份异样的依赖,抓紧怀里的兔子布偶往前迈步,种子越扎越深。

推开门。

他移步到桌台前,看着亮着的电脑屏幕,原来这套房子各个角落都布满监控。

严浩翔调动屏幕上的监控,转换到另一个监控画面他不由得失声惊吓到

他看到腹部受伤的马嘉祺和手里拿着匕首的丁程鑫,还有旁边腿部受伤倒地不起的宋亚轩。

严浩翔被一地的血液刺激的浑身冷汗,大口大口的深呼吸了几次,颤抖着手打开监控声控,放大了监控屏幕

丁程鑫一脸凶狠的看着马嘉祺“你要拦我?”

马嘉祺害怕极了这样的丁哥,马嘉祺浑身不敢动弹,只是挡在宋亚轩面前眼泪止不住的滑下来。

丁程鑫冷过脸看向马嘉祺“你走开!不怕我连你也砍了吗?”

丁程鑫看着不动弹的人气的眼红“你也要气我!好啊,弄s宋亚轩和严浩翔之后我就去找你好不好。”

马嘉祺手头无措哭喊道“丁哥!快停下!不然父亲不会原谅你的。”

丁程鑫听到父亲两个字动作有所迟缓,可着仅仅是一瞬间,又红了眼眶:“没关系的,父亲不会说什么的,我们都是他最爱的孩子不是吗,我们……都是他带回来的……疯子啊”

他们都还是七八岁的孩子,可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神态上一点也不像个孩子。

这栋别墅里的人不都是坏种吗,不然怎么会被父亲带来呢,坐在地上的宋亚轩裤子被血渍浸透流了出来,野兽就是要撕咬的,就像父亲说的:野兽的场地怎么可以不见血呢。

丁程鑫瞪大双眼,颤抖的唇发出声线“你疯了,马嘉祺!你拦我就是用这种方式?对自己动手是吗?你替他挡刀?”

马嘉祺抢过丁程鑫手里都匕首把他放在地上离了老远“哥,血的味道真的不好闻”

马嘉祺在没被收养之前是贩卖器官老大儿子的陪玩,因为他是那里最好看的小孩被留了下来,可他也亲眼见了那些小孩被活生生掏空了身体。后来遇到张真源,被器官老大随口送给了张真源。

看着马嘉祺满手的血和不断外冒出的血,丁浑身发冷,浑然没注意到宋亚轩已经站了起来,寒光驶向丁程鑫

哐!当~

丁程鑫被摔下楼,头部,脖颈满是血。没等马嘉祺反应,在他的腹部被来了一刀,同宋亚轩一同从楼梯下摔了下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

宋亚轩死死地压在马嘉祺身上,双腿压着马嘉祺的双臂,使其不能动弹,他的一只手拿起匕首朝着丁程鑫的喉咙又是狠狠来了一刀,这一刀下去人是根本没救了。

还来不及说什么,马嘉祺眼睁睁的看着旁边的丁程鑫断了呼吸。

真不甘心啊,还没有杀了他,这是丁程鑫断了呼吸前最后的想法

…………………………

父亲比以往回来的都要早,进门看到楼梯处还未干枯的血迹和旁边跪着的两个人他什么也没说。拨打了电话没多久就来了一批黑衣制服男人,丁程鑫的尸体被他们带走了,走的时候另外还把房间血迹清理的干干净净。

张真源还是如往常一般回到自己的书房,看着桌面上被动过位置的鼠标,张真源带上手套去移动鼠标,

哦,是他的小儿子。

不乖,他想着。

当天晚上严浩翔把房间反锁又把凳子放靠在门上,又不放心的放了杯子在凳子上,躲在被子里一夜未眠。

醒来的第二天早上,餐桌上只看到了张真源,严浩翔紧张的挪动着过去。小心翼翼拿起面包片,桌上只有两个人的早餐

张真源次完早餐的最后一口咖啡声线不缓不慢“这段时间比较忙,我叫了刘婶长住一段时间来照顾你,宋亚轩在医院抢救,马嘉祺昨天晚上跳楼自杀了,监控来看在七楼。”

马嘉祺也s了?严浩翔小心翼翼的看着张真源,说实话,他是没有多难过,甚至还有些窃喜。

看着张真源起身,严浩翔也随着起身“您今晚什么时候回来”

“我要出差一段时间,半个月左右。今天中午的飞机。”说完象征性的摸了摸他的头转身上楼。





丘丘
当宝可梦在磕CP 某天,小遥的...

当宝可梦在磕CP

某天,小遥的七小只聚在一起休息。

火焰鸡从树上跳了下来∶瞬又来了

妙蛙种子懒洋洋地晒太阳∶上次给那绿毛气的脸红,估计过来哄人吧

狩猎凤蝶∶那雨翅蛾来了吗

火焰鸡∶…………

火焰鸡∶😅你上次不是和巴大蝴约会吗

狩猎凤蝶(舒展翅膀)∶wu~那个叫约会?😯

火焰鸡∶你这样跟两只搭真的好吗

狩猎凤蝶∶可是雨翅蛾说要给我带花蜜哎

火焰鸡内心∶😓在天然呆方面和某人真的像

正睡着的卡比跳起∶gan!花蜜!吃的!哪里!

火焰鸡一手按住∶😑并没有

卡比立马倒下继续睡😪。

冰精灵和杰尼龟在聊天

杰尼龟∶你说这朵花好看还是这朵花好看……搁我身上都好看~jie...

当宝可梦在磕CP

某天,小遥的七小只聚在一起休息。

火焰鸡从树上跳了下来∶瞬又来了

妙蛙种子懒洋洋地晒太阳∶上次给那绿毛气的脸红,估计过来哄人吧

狩猎凤蝶∶那雨翅蛾来了吗

火焰鸡∶…………

火焰鸡∶😅你上次不是和巴大蝴约会吗

狩猎凤蝶(舒展翅膀)∶wu~那个叫约会?😯

火焰鸡∶你这样跟两只搭真的好吗

狩猎凤蝶∶可是雨翅蛾说要给我带花蜜哎

火焰鸡内心∶😓在天然呆方面和某人真的像

正睡着的卡比跳起∶gan!花蜜!吃的!哪里!

火焰鸡一手按住∶😑并没有

卡比立马倒下继续睡😪。

冰精灵和杰尼龟在聊天

杰尼龟∶你说这朵花好看还是这朵花好看……搁我身上都好看~jie ni☺️☺️

冰精灵∶上次输的太难看了,我得练习个优雅的倒地方式才行……?他怎么又来了!每次遥遥输都要过来炫耀是不是!跟阿勃梭鲁一个样子真讨厌!🤨我现在就来教训他!

冰精灵(起身又躺下)∶不行我刚洗过澡不能弄脏

火焰鸡∶那不叫炫耀吧叫情趣……他们俩越靠越近哎,粉色泡泡好多我看不清了😌

冰精灵一心梳理毛发不再搭话。

火焰鸡看着一旁追着走路草的向尾喵∶(叹气)所以没有人能和我一起磕么,果然还是和毒蔷薇聊得来😒


ag里关于小遥宝可梦之间的互动只有在对战里平时并不多,然后我就有了个日常对话的脑洞啦。(毕竟两个人交集那么多嗑cp的不会只有毒蔷薇对吧)


后操场见

《云上云,院中情》02.

格兰芬多×斯莱特林


①要向一颗微不足道的小星学习,可以微弱,但要有光


“你很在意他”


“那当然,我们可是自打出生就认识!”


张极的声音提高了一点,不难看出他的情绪波动。分院帽竟然笑了一声“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友谊?”


格兰芬多,斯莱特林


八个字将张极从天堂打入地狱,敢问谁不知道两院的关系可谓是“相爱相杀”当然啦,相杀更多一点


甚至被那些愚蠢的麻瓜说为死对头,哦,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去吧去吧,勇敢的格兰芬多可不该为这种事烦恼。千万不要让...

格兰芬多×斯莱特林





①要向一颗微不足道的小星学习,可以微弱,但要有光





“你很在意他”





“那当然,我们可是自打出生就认识!”





张极的声音提高了一点,不难看出他的情绪波动。分院帽竟然笑了一声“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友谊?”





格兰芬多,斯莱特林





八个字将张极从天堂打入地狱,敢问谁不知道两院的关系可谓是“相爱相杀”当然啦,相杀更多一点





甚至被那些愚蠢的麻瓜说为死对头,哦,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去吧去吧,勇敢的格兰芬多可不该为这种事烦恼。千万不要让小蛇失望,他可是,很期待呢”





现在想来,哪里会失望

张泽禹明明是越挫越勇





“梅林啊,如果不是我亲耳听到那顶破帽子说出你是格兰芬多,不然我会认为你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拉文克劳。也不完全是,更可能是斯莱特林。瞧你现在的姿态,多么像斯莱特林那种高高在上的假惺惺”





“如果我是那条可恶的蛇,我现在肯定会锁住你的喉咙,让你永远闭嘴”





张极作势上前轻轻扼住余宇涵的喉咙,眼底的热烈是其他院没有的,是格兰芬多独有的明媚





“哦对,那条蛇让我把这个给你”





余宇涵一脸嫌弃的向张极扔来一个盒子,盒子上印着斯莱特林的院徽





不用想都知道是出自谁之手,毕竟,也就只有某只混入蛇群的小狗





混入斯莱特林的小狗,爱的永远都是那么的明目张胆





②我讨厌bad end  ,  所以我们一定要是best end





张极以为盒子里会是像往常一样的糖果,可没想到今天除了糖果还有一张字条





“拉文克劳”





拉文克劳?拉文克劳怎么了?





“哎,拉文克劳出了什么事吗?”





余宇涵瞥了一眼张极,语气并没有什么起伏,“没什么,只不过每天给你糖的那条蛇的亲弟弟去拉文克劳把一个三年级的学生打了”





“张俊豪打拉文克劳三年级的学生?”





张极忍不住皱皱眉,张峻豪怎么说他也是看着长大的,虽然只比他大一岁。他的性格,可不像是会亲自动手的人





张极余光看到一只纯白色的雪鸮朝他飞来,不用想,绝对是张泽禹的





“我想你已经看到了纸条,那么请你快点赶到拉文克劳。我不敢保证再次见到你亲爱的表哥是在麦秸娜夫人的医务室或者其他不好的地方”






黑猫的耳钩

论我被追杀的可能性3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只不过,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把索香的同人r18漫画,忘在路飞船上了呢。不知道那两位看见了,会有何感想呢?算了,不敢管了,反正不知所措的是他们,高兴而兴奋的是我,根本就无伤大雅不是吗?


不过,得赶紧去找柯拉松,现在离飞燕岛不是很远,得赶紧把他挖出来,不然两年后在跑回来挖太麻烦,我还想用柯拉松让罗穿女装来吻醒他的柯拉先生的呢,这个计划可不能泡汤了,嘿嘿嘿嘿(尺v尺)


“喂,黄袁大将快看快看,这个人是不是您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吗?”


唉(ㅇㅅㅇ❀)!‘慢慢转头’,黄…黄猿“不好!被发现了!”(鲨鱼嘴)“快跑!快跑!快跑!!!”


然后只见黄猿一个瞬移瞬移到...

今天,天气晴朗,阳光明媚,只不过,我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把索香的同人r18漫画,忘在路飞船上了呢。不知道那两位看见了,会有何感想呢?算了,不敢管了,反正不知所措的是他们,高兴而兴奋的是我,根本就无伤大雅不是吗?


不过,得赶紧去找柯拉松,现在离飞燕岛不是很远,得赶紧把他挖出来,不然两年后在跑回来挖太麻烦,我还想用柯拉松让罗穿女装来吻醒他的柯拉先生的呢,这个计划可不能泡汤了,嘿嘿嘿嘿(尺v尺)


“喂,黄袁大将快看快看,这个人是不是您一直在找的那个人吗?”


唉(ㅇㅅㅇ❀)!‘慢慢转头’,黄…黄猿“不好!被发现了!”(鲨鱼嘴)“快跑!快跑!快跑!!!”


然后只见黄猿一个瞬移瞬移到了我的木筏上,虽然笑嘻嘻的但语气不是太友好“哦啦,这位,小朋友想跑哪儿去啊?半年前,送老夫那本漫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后果呢,小朋友?”


“唉?黄叔叔是不是有点太记仇了?大半年了,你怎么还没忘呢?(⊙﹏⊙)”


“怎么说呢?小朋友,那个漫画可是令老夫,印象深刻啊,老夫跟青锥还有赤犬,可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原来是这样啊‘stop’嘿嘿,黄叔叔啊,你已经有一回没抓住我了,你觉得你能抓住我第二回吗?而且,我说过的吧,等你们抓住的时候,就是那,那些漫画发布的时候哦!那么再见啦!随便小船借我一条哦。然后这个嘛,大概1天后就解除了,为了安全起见,我帮你抛锚了哈,不用感谢我这位正义的少年。”ƪ(˘⌣˘)ʃ优雅


然后我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毕竟一回头就是黄叔叔想杀人的眼神,作死什么的,何乐而不为啊,毕竟那么的快乐(●'◡'●),哎,想起来,一年前给克洛克寄的那本漫画,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三天之后,我终于把柯拉松带到了香波群岛,算起来路飞他们明天就到了吧,现在干什么呢,思考🤔,有了找基德他们玩去(*^ω^*)。我刚回头一看,等一下,那一抹红,(⊙o⊙)“诶,是红色郁金香基德!”好像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靠,这老毛病没改掉。


很好,红色郁金啊呸基德追过来了,速度特别快,一下子就掐着我的脖子,并且单手举起,“你这个家伙,刚才在说什么?说谁红色郁金香呢?” 啊,语气好凶残啊。然后一下子就有人拦住了基德“基德你要冷静,这里是天龙人的地盘,不可以闹事。”啊是基拉桑!!


好了我要作死了,看我表演“这位先生,虽然很突然,但是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所以可否嫁给我,与我共度余生呢。”我很好的无视了基德想杀人的眼神和即将掐死我的那只手。


“你这个家伙,tm基拉是老子的人,怎么可能嫁给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杀了你。”


“哟,尤斯塔当家的,这是在做什么,打算引起骚动,好让自己被抓起来吗?”


我表面很平静,实际:是罗!啊!啊!我老婆啊!是真人啊!不行我要给罗留下一个好映象,怎么能像现在这样,md基德这个混蛋,看老子不踹暴他。回旋踢+武装色,‘咚——’的一声基德飞出去了,(别问这武力是怎么来的,要问就是被多弗朗明哥追杀出来的。)


“基德!你们快去找船长,快去。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stop!基拉桑,不要生气嘛,我没有任何敌意哒,所以,请不要引起我的敌意,我的赏金确实没有你们船长高,但不代表我打不过你们哦‘move’所以请慎重考虑一下哦。”基拉毕竟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很快冷静了下来,并且离去。


“特拉法尔加 · 罗,我很高兴与你相见,现在碍事的人走了,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否与你谈个话呢?关于二代红心。”


刷,一瞬间刀就已经来到了我的大动脉处,还在震惊中的我,听见罗恶狠狠的说“你都知道什么,为什么会知道他,难道你是多弗朗明哥的人吗。”


“多弗朗明哥,靠,别跟我提那个粉色火烈鸟那sb,不就是骂了他吗?他追了我整整五年,现在想起来都气(▼皿▼#) ,唉,而我之所以知道他的事情,是因为我是11年前的目击者,你应该还记海岸边,那个脱口而出粉色火烈鸟的人吧?”


罗当然记得,而且映象深刻,但还是要保持警惕,但是当他听到接下来这段话时开始震惊了。

“柯拉送他还活着,现在他就在这座岛上,当然,也跟死了没两样,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死亡外科医生”特拉法尔加 · 罗”


“他在哪……”罗不敢相信柯拉松还活着,毕竟都已经过去11年了,但是根据自己的情报来说,海军一直没有找到柯拉松的尸体,万一还活着呢,要不要搏一搏,也许是真的呢。


“跟我来,但也只能你一个人过来,明白了吗?”


“可以。”


“喂,船长,万一他是骗子呢,不要信啊,船长!”

“就是啊,船长!”


“佩金你在这里等我,如果两个小时后我还没有回来,你就跟着生命纸来找我。”

“好,好吧。”


嘿嘿,女仆装,我来了!之后我就领着罗来到了我的临时住所,地上就摆着,我拿水晶棺装着的柯拉松先生,罗当然是震惊的,然后我就关上了门,拿出了我准备已久的女仆装。


“罗啊,我呢,也不是平白无故的救人,我可以救柯拉先生,但是我有一个条件,穿上这件衣服去亲吻他的额头,不然我不救,柯拉松之所以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我的果实能力,根据你的情报,应该知道我的能力,现在距离我的能力解除还有20分钟,考虑一下吧。”


罗听完我话,正准备答应,但看了看衣服,他震惊了,非常的震惊,不对,应该说是惊吓。然后开始沉思,看了看我手里的衣服,又看到了看柯拉松,在经过十分钟的思想斗争后,终于选择了妥协。


————————————

啊,怎么办怎么办?最近灵感枯竭的厉害,但是真的好想迫害罗啊,嘿嘿。如果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留言一下,毕竟最近灵感真的有点枯竭。

绯墨

大佬的另类金丝雀(3)

         群秀,ooc,欺负美人文学,lsp群×懵懂美人秀,他说,程秀,跟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会对你好的


        邵群倚在车旁,手里的烟火明明灭灭,他的长相很有攻击性,眉目锋利,仅仅是站在那,就压迫感十足。但是看见从门口走出来的人后气势瞬间就柔和了不少,他掐灭了烟,大步走过去,叫他“程秀”......


         群秀,ooc,欺负美人文学,lsp群×懵懂美人秀,他说,程秀,跟了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会对你好的











        邵群倚在车旁,手里的烟火明明灭灭,他的长相很有攻击性,眉目锋利,仅仅是站在那,就压迫感十足。但是看见从门口走出来的人后气势瞬间就柔和了不少,他掐灭了烟,大步走过去,叫他“程秀”

       李程秀一愣,“邵群,你不是出院了吗”

        “你个小没良心的,出院了就不能来找你啊”邵群笑看他,没了口罩,换上常服的李程秀显得年龄更小了,白色卫衣牛仔裤,在搭一双小白鞋,水嫩嫩的,曲线动人,看见邵群的时候露出一个毫不设防又晕乎乎的笑容来。

        邵群的喉结无意识的动了下,道“今天累不累,走,带你去吃饭”他问的自然,然后一把拉住李程秀的手大步向前走。

         “邵群,你松手”邵群喜欢李程秀喊他名字,在没认识李程秀的时候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名字好听,但是到了这个人嘴里就变得又软又糯,上挑的尾音像是在撒娇。他忍不住掐掐他的脸,不出意外的看着他睁大眼睛,笑道“叫邵哥”

         “我比你大”李程秀反驳他。

         邵群把他来来回回看了遍,看的人脸都红了,然后调侃的问他,“你哪比我大啊”

          “我,哪都比你大”一句话说出口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邵群低低的笑了一声,“行啊,那你可要让我好好看看,你到底哪比我大”这句话他声音压的低,几乎是贴在人耳边了。

         “我说的是年龄”那人仰着一张小脸辩解?

         “急什么,我又没说别的”

         “你”他气鼓鼓的瞪他,只是这一眼没什么杀伤力,软软的,勾的人心痒痒。

         李程秀不说话了,炸毛的小可爱连两人牵在一起的手都忘了,只能被人拉着一步一步走向附近的高档餐厅,“小崽子,你热吗”头上传来邵群的声音,李程秀摇头“不,不热呀”

        那人“哦”了一声,然后接着说,“可你手都出汗了”他说着,还用手指摩挲了下他的手背,李程秀慌忙抽开手,脸红的更厉害,“就是,太热了,对”他低下头,长睫颤啊颤的,就是不敢看眼前的男人。邵群勾唇,牵个手就会紧张到出汗什么的也太可爱了吧。

         李程秀吃东西很慢,小口小口的,有点女气,但更多的是娇,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李程秀解释说他从小吃东西就这样,吃的快了或者多了就会恶心,在严重点就会干呕,检查还没什么问题,邵群盯着他的红唇看了一会,觉得大概是小崽子喉咙比较浅,娇气的很,这要是以后给自己不知道会不会哭出来,这么小的嘴,怕是**都不容易吧……

          “秀秀,你为什么单独跟我在一起会这么紧张啊”看着不太敢正眼看他的人邵群忍不住恶趣味的逗他。

       “啊,我,没有”

        “没有,那你看着我”他说着,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程秀,对上一双如秋水般的双瞳,然后毫无预兆的吻上去,看着他无措又茫然的睁大眼睛,他叹了口气,无奈的将他眼睛蒙上,那长长的眼睫颤了颤,落在手上的触感痒痒的,勾的他呼吸都重了几分,小崽子被亲的透不过气来邵群才放开他,那双明眸里盛着朦胧的水意,唇上更是水盈盈的,颜色好看的惊人,啧,真够引人犯罪的。

         邵群将人锁在怀里,下巴放在他的肩膀上,柔声道“秀秀,跟了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我会对你好的”

         太近了,连呼吸都是邵群的气息,高大的男人将他困在小小的方寸之地,不知道是谁的心跳,那么大声,真吵啊……

海柒
脑洞瞎搞,与某部小说无关,勿喷...

脑洞瞎搞,与某部小说无关,勿喷!勿喷!勿喷!

愿意看的就看看,不愿意看的给你自带碗筷哈!

不要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无言无语无可救药shi者安息一路走好!!!!!

脑洞瞎搞,与某部小说无关,勿喷!勿喷!勿喷!

愿意看的就看看,不愿意看的给你自带碗筷哈!

不要无中生有暗度陈仓凭空想象凭空捏造无言无语无可救药shi者安息一路走好!!!!!

欲初.

【峰晗】女朋友

蒋峰x李晗。


he剧情。ooc我的。


幼稚园文笔。想be来着,但总觉得刚来就be不合适。没脑子预警。


——————


堂中灯火旷明,来往男女衣着靓丽,从头到脚无一不展现自己高贵的气质,酒杯相撞香槟外洒,笑声朗朗。


李晗穿着一身黑色深V包臀连衣短裙步入了会场,平日里高高扎起的马尾被拆散开来,染成了奶茶灰棕,卷发棒随手挽了几个卷儿,斜挎着的lv很衬她的气质。


……监视器前的蒋峰是这么想的。


高跟鞋踩地的声音迅速吸引了大厅里的目光,李晗白皙面上莫名蕴了几分赤,宛如青涩的高中生硬要凹成熟,稚嫩里还带着诱惑。


没有人能抵挡住这种诱惑,就算是身为人民警察的......


蒋峰x李晗。


he剧情。ooc我的。


幼稚园文笔。想be来着,但总觉得刚来就be不合适。没脑子预警。


——————


堂中灯火旷明,来往男女衣着靓丽,从头到脚无一不展现自己高贵的气质,酒杯相撞香槟外洒,笑声朗朗。


李晗穿着一身黑色深V包臀连衣短裙步入了会场,平日里高高扎起的马尾被拆散开来,染成了奶茶灰棕,卷发棒随手挽了几个卷儿,斜挎着的lv很衬她的气质。


……监视器前的蒋峰是这么想的。


高跟鞋踩地的声音迅速吸引了大厅里的目光,李晗白皙面上莫名蕴了几分赤,宛如青涩的高中生硬要凹成熟,稚嫩里还带着诱惑。


没有人能抵挡住这种诱惑,就算是身为人民警察的蒋峰。


他在监视器前几乎不可见的咬牙,面上神色还是那么镇定,如果忽视了快滴血的耳尖的话,他在心里骂了一句操,问自己在想什么。


人民大冤种,现在是工作时间。


他对自己说着,逐渐镇定下来,但在看到李晗低得快春光乍泄的胸口,耳朵又不争气的红起来。


艹他娘的,谁给她整这么一身啊,别说罪犯了,要我我也把持不住啊。


任务为先。任务为先。


他又开始劝自己,调试对讲机,哑嗓对李晗说:“两点钟方向,注意观察,那两人不对,神色异常四周环顾,不是罪犯…就是…gay。”


李晗在耳麦里听到蒋峰极为正经的说出这段话时,不可见的抿唇一笑,他顺着蒋峰指去的方向打量,发现不是罪犯而是gay。


“gay为什么要来这种名利场啊,我真服了。”


耳麦里又传来蒋峰的声音,上扬的语调充分表现他的不满,李晗笑笑,捂胸笑面接过服务生递来的酒杯,看似漫无目的的打量着,实则目光一直寻找着可疑人物。


近期北江多了个卖/淫团伙,就藏在这个富丽堂皇的会场里,一群大男人不好钓罪犯,作为全北江刑警队里最可爱的IT贝贝李晗莫名被推出去,进行便衣卧底的任务。


蒋峰一开始say 漏,大漏特漏,sei去都sing,但是李晗不OK。


老闫当时端着他的大茶杯,话锋一转问他漏saysei是什么意思啊?蒋峰也好笑,不在意案子执着于跟老闫解释,于是李晗便在他们俩搞笑的时候答应了下来。蒋峰知道时,已经是李晗搭上去会场车的时候。



“美女,看你一个人也挺无聊的,不如和我喝一杯?”


李晗正打量着一旁端坐的男人,突然搭讪叫她吓了一跳,她颤了颤肩膀,却被来搭讪的男人有了可乘之机,男人假意拍她肩膀,顺势把李晗揽进怀中,手搭着她的胳膊,指尖却向胸口走去。


“李晗,动换啊你他妈的干啥呢。”


艹。


监视器前的蒋峰快疯了,已经成蒋疯了,要不是旁边杜城和沈翊拦着,他真能冲会场里给人打一顿。


“你又不是人家男朋友,那么担心做甚啊,相信李晗,她又不是傻子。”沈翊适时安慰。


“不是男朋友就不能关心吗,万一出什么危险呢!以后没准是了呢!”蒋峰当即回答,意识到失言蔫蔫坐回去,夫夫二人也送上一个“我懂得”的表情。


李晗那边情况确实不是特别好,她为了不惊动别人只能认命,她扯扯笑颜,又往一旁挪了挪,而男人也跟着挪了挪,李晗正尴尬的时候,她一直观察的男人走了过来,笑着拍拍骚扰李晗男人的肩膀,叫他去一边儿找乐子。


骚扰李晗的男人属实很听话,心领神会又去找了另一位刚进会场的,李晗也没心思去观察他,只是诚心诚意的谢谢救了自己的男人。


“别客气,我叫赵之言,你呢?”


“宋晓,破晓的晓。”


李晗笑笑,毫不犹豫的报出局里给她取的新名字,赵之言听了很赞赏,举起酒杯邀请李晗一起喝一杯,金丝框眼镜和酒杯相互反射,李晗答应了,举杯撞盏,皱眉喝了一小口。


她之前很会喝酒,但是毕业以后工作忙又因为蒋峰愣掐着不叫喝,她酒量就莫名下来了,这一口酒喝得她胃里难受,不免咳嗽几声。赵之言见了就帮她拍背,目光恳切毫无非分之想,李晗看不出异样,便以为他和别人真的不一样。


但变态说得就是这种人。


李晗觉得从头到脚都有些晕乎乎,面前的人和物都有些看不清了,她眯着眼,使劲眨了几下想要看清,但却无济于事。赵之言刻意挡住了李晗,带着她慢悠悠往会场内部包间走。


李晗虽说酒量下降,但也不至于差到这种程度,唯一可能的就是被下了药,对象就是面前这个斯文败类赵之言。


“蒋峰…热…”


“欸,马上不热了我的宝贝。”


李晗依偎在赵之言怀里,和他一起进了房间。计划里确实有这一步,但却不应该来得这么早。对讲机另一端的蒋峰听了真的疯了,慌忙站起来推门而出,杜城也不拦着,跟着迅速起身说收网。


遍布会场里的便衣掏枪控场,西装掩盖住的手铐一一启用,蒋峰循着赵之言的路到了房间门口,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不时传出女人的吟唱,蒋峰抬脚踹门,几近崩溃的李晗被人压在身下,黑色的短裙快被扯下。


蒋峰勾指想要扣动扳机,但赵之言很聪慧,邪笑着把李晗拉在身前,他吻着李晗,李晗也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蒋峰不敢动,因为赵之言的刀子就比在李晗的心口,只要一用力,就是阴阳相隔。


蒋峰劝着自己冷静,也劝着赵之言冷静,一边的同事悄然靠近赵之言,伸手想要夺过他的刀,刀确实抢来了,但李晗也被伤到,刀也确实扎到了她,扎在了她的心口偏一点,身上也多了许多伤口,连脸上都是。


赵之言被迅速按住,同事看蒋峰的难看脸色,心知肚明的让房间里只剩李晗和他,迅速打了120。


蒋峰脱下了外套,把李晗拥进怀里,李晗把头埋在蒋峰的怀里,喃喃着好热,蒋峰沉思片刻,低头吻上李晗的额头。


他喜欢她,人尽皆知,除了她不知道。


就算情谊再深,这个吻也只能落在额头上。


120来得很快,三下五除二的给李晗带上车,蒋峰自诩家人,恬不知耻的也跟了上去,在救护车上紧紧握着李晗的手。


医院里,蒋峰被隔在抢救室外面,大夫给李晗好一顿包扎,把她送入病房以后语重心长的对蒋峰说:“你能不能对你女朋友上心一点,别让她在外面什么都喝。”


蒋峰连连点头应是。


杜城和沈翊匆匆赶来,隔着玻璃看向还在昏迷的李晗,只能开口劝劝蒋峰。


“会好的。”


李晗半夜突然发烧,蒋峰急得团团转,等医生走后慌忙握紧李晗的手,让她的手贴紧自己的面庞。


“李晗,做我女朋友好不好啊…。”


李晗咳嗽几声,忽然睁眼,费力的对蒋峰说要喝水,等小姑娘脸惨白喝下一大杯水之后,才诚恳的说。


“不好。我要做你老婆。”


故园秋

2022.5.23

要死了,B站搞我,cp搞我。

不说了,只有甜妹才能治愈我。

啊西。

昨天和闺蜜讲到磕cp的问题,一致认同,cp可以死 可以be,可以各种虐,但不能没上本垒。


要死了,B站搞我,cp搞我。

不说了,只有甜妹才能治愈我。

啊西。

昨天和闺蜜讲到磕cp的问题,一致认同,cp可以死 可以be,可以各种虐,但不能没上本垒。


澜与夕晨

 “我们会是双向奔赴”

(咱就是说狠狠地磕到了)

原作:@张勇的手机 

BGM:麦浪

侵删.


 “我们会是双向奔赴”

(咱就是说狠狠地磕到了)

原作:@张勇的手机 

BGM:麦浪

侵删.



绯墨

大佬的另类金丝雀(2)

        群秀,ooc,邵大佬和他的懵懂美人,就是个LSP疯狂撩小白兔的故事,本篇秀秀的设定就是个唇红齿白,软软糯糯的美人,湿漉漉的像小鹿一样的眼睛,调戏下就会脸红,碰的重了就会哭出来的那种……


         小周将饭菜打开,大次次的坐在椅子上给邵群喂饭,邵群嫌弃的直翻白眼,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要那个小护士的资料”他懒洋洋的半磕着眼睛对小周吩咐,小周应了声,又听老大说道“没事别在我......

        群秀,ooc,邵大佬和他的懵懂美人,就是个LSP疯狂撩小白兔的故事,本篇秀秀的设定就是个唇红齿白,软软糯糯的美人,湿漉漉的像小鹿一样的眼睛,调戏下就会脸红,碰的重了就会哭出来的那种……









         小周将饭菜打开,大次次的坐在椅子上给邵群喂饭,邵群嫌弃的直翻白眼,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要那个小护士的资料”他懒洋洋的半磕着眼睛对小周吩咐,小周应了声,又听老大说道“没事别在我面前晃悠,看着烦”

         点滴很快见了底,还是那个小护士,哒哒哒的走来给他拔针,一双大眼睛干净的像是森林里的小鹿,头发软软的,有点乖,看着像个没毕业的大学生。邵群问他“小孩你多大了”

         李程秀回眸看他,小声回,“我,二十九了,不小了”

          邵群一怔,这小崽子看着小小一只竟然比自己还大两岁,他半信半疑的看他,“不能说谎啊”

         “没,没说慌”声音软软糯糯的,尾音略微拖长,吴侬软语的感觉,勾的人心痒痒。

         邵群有意逗他,“我不信,除非你把口罩摘了给我看看”他直直的看着他,然后看见眼前人脸红了,耳朵和脖子都弥漫上一层漂亮的绯色,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他勾起唇角,这人怎么这么好玩。

          李程秀往后退了一步,有点无措,“不行,医院不允许的”他说着就想往出走,被邵群一把拉住,“你”

         “我伤口疼,你帮我看看”邵群似真似假的蹙眉,李程秀不疑有他,轻巧的拉开被子为他查看伤口,邵群身材很好,宽肩窄腰,胸肌腹肌一样不缺,此时拉着人白净的小手就往身上摸,伤口没有渗血,也没有发炎,李程秀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人分明就是在逗自己,他手指挛缩了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迅速抽手。

         邵群感觉到他的动作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怎么扭扭捏捏的跟个大姑娘似的,我还能吃了你啊,就算我有这个想法,也有心无力不是”

         李程秀像是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溜出病房,邵群啧了一声,回想了下自己的言行,也没说啥过分的话啊,这要是扒……光了扔cs不得害羞炸了啊,想着想着一股邪火涌到下腹,行吧,看来一点没影响,精神这呢。

         邵群承认,他第一眼见到李程秀就有了想法,仅仅只是那双眼睛就让他心驰神往,不禁想着如果他此时含着水光然后用柔软的声音喊他名字会是怎样的光景,他一定会忍不住把人欺负的哭出来吧。

          邵群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想要什么样的不出三天就能睡到,但李程秀是个意外,他身上有种奇怪的特质,会让人想温柔待他,他长的不算惊艳,却是个越看越让人舒服的美人,明眸皓齿,肤色瓷白,嘴唇小巧,颜色是刚刚好的粉,透着一点点女气,但他从来不化妆,也不涂口红,最多涂一点透明色的润唇膏,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柔干净。

         邵群住院的一个月里干的最多的就是调戏李程秀,看他被逗的满脸通红又说不过自己的时候就觉得心都被装满了,几次后李程秀也知道他没有恶意,有的时候还会做在邵群旁边给他洗草莓吃,低头时发旋都透着乖巧。

        邵群已经被医院发出第三次出院邀请了,偏偏这人死皮赖脸不走,心思完全花在美人身上,只是美人是个木头美人,他明示暗示都来了遍,最后忍无可忍的问他“李程秀,你看不出来我在追你吗”

         李程秀从小就是个乖孩子,父母说不能早恋所以他上学的感情一片空白,后来工作了也不是没人表白,但是他并不觉的心动,时间久了,围在他身边的人都有了默契,都在等着这块美味的点心到底会落入谁的手里,一时间竟然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李程秀无知无觉,感情空白的他甚至没有摸清自己的性向。所以他在被人表白的时候只会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问他,“可是,我们都是男的呀”

         邵群……

         所以他这一个月的努力都喂了狗了,这傻孩子,二十九了都没意识到自己可能没有那么直,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我?这是什么狗血跨服聊天,邵群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有一次耐心竟然是这个结果,看着那双懵懂的眼睛,他忍了好久,低声骂了句艹……


柚子.
哇~不愧是我磕的CP 契合度这...

哇~不愧是我磕的CP 契合度这么高😘

哇~不愧是我磕的CP 契合度这么高😘

爆拳张无敌

私聊实录

       我和博奕的聊天记录如下

     博奕:我突然有个想法,对了。

      博奕:因为姜姜每周时,她父母都会去外出工作。

     博奕:只剩她一个人

      博奕:有时候她起来的晚,我打算中午干完饭。

     博奕:亲自下厨,把...

       我和博奕的聊天记录如下

     博奕:我突然有个想法,对了。

      博奕:因为姜姜每周时,她父母都会去外出工作。

     博奕:只剩她一个人

      博奕:有时候她起来的晚,我打算中午干完饭。

     博奕:亲自下厨,把自己做的饭菜给她带过去。

     博奕:你觉得呢?

       我:你牛逼,非常不错,你做的菜能吃吗?

      我:你不怕你的姜姜食物中毒吗。

      博奕:我相信我的厨艺。

   哎呀,我原本以为他是开玩笑,没有想到他真去了,他做的好像是西红柿🍅炒鸡蛋。听他给我的叙述,他和姜宇涵约好了见面,可是总是找不见对方,最后是姜找到了博奕,博奕一到他家,姜就拼命的闻博奕身上的味道,说是姜距离博奕10米的时候都闻到了香味儿,(那为啥我就闻不到?)进去以后姜给博奕放了《王牌对王牌》他们俩一开始都各看各的,一到后面,姜悄悄挪到博奕身边,把她的头靠在博奕的肩膀上,大致是6分钟后才挪开了。然后恢复平静。

     那时候,博奕还让我去来着,我好后悔啊,如果我也去,他们该干嘛干嘛,我就在旁边记录就可以了,还可以磕CP

胤玥
平板坏了 手动产粮的日子 想看...

平板坏了

手动产粮的日子


想看别的可以在评论区ask!

平板坏了

手动产粮的日子


想看别的可以在评论区ask!

Gojo Satoru

宣群

每天发资源尽量活泼点多说话,定期清人

宣群

每天发资源尽量活泼点多说话,定期清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