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磨皮

2080浏览    331参与
玉交枝

今晚有活动ww

凹凸磨皮嚎一嚎

①磕安耀的安迷修

②埃米同体一起磨皮

③雷狮!雷狮!

④鬼狐看过来——(破音)

⑤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

⑥再来几只安开活动!!!


磨皮群不审设不审戏考动漫和人物理解是否正确!如果来请抱着一起认真学习讨论的态度,共同进步!

婉拒白其他看群介绍x

835094510

今晚有活动ww

凹凸磨皮嚎一嚎

①磕安耀的安迷修

②埃米同体一起磨皮

③雷狮!雷狮!

④鬼狐看过来——(破音)

⑤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

⑥再来几只安开活动!!!


磨皮群不审设不审戏考动漫和人物理解是否正确!如果来请抱着一起认真学习讨论的态度,共同进步!

婉拒白其他看群介绍x

835094510

玉交枝

凹凸磨皮嚎一嚎

①磕安耀的安迷修

②埃米同体一起磨皮

③雷狮!雷狮!

④鬼狐看过来——(破音)

⑤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

⑥再来几只安开活动!!!


磨皮群不审设不审戏考动漫和人物理解是否正确!如果来请抱着一起认真学习讨论的态度,共同进步!

婉拒白其他看群介绍x

835094510

凹凸磨皮嚎一嚎

①磕安耀的安迷修

②埃米同体一起磨皮

③雷狮!雷狮!

④鬼狐看过来——(破音)

⑤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帕洛斯!

⑥再来几只安开活动!!!


磨皮群不审设不审戏考动漫和人物理解是否正确!如果来请抱着一起认真学习讨论的态度,共同进步!

婉拒白其他看群介绍x

835094510

Licorice.✨

是新开的综漫语吸哦,目前只有两个人。(?)

mxtc,d5,mha以及其他雷人圈子的小孤儿禁止⚠️

18:00—20:00是强制上皮时间喔,小可爱们要好好磨皮。

好孩子们吉良先生给你们买麦当劳。

KQ欢迎你们并给你们点big赞

门牌号689192165快来玩


是新开的综漫语吸哦,目前只有两个人。(?)

mxtc,d5,mha以及其他雷人圈子的小孤儿禁止⚠️

18:00—20:00是强制上皮时间喔,小可爱们要好好磨皮。

好孩子们吉良先生给你们买麦当劳。

KQ欢迎你们并给你们点big赞

门牌号689192165快来玩


木木.

是以叶修的第一人称写的生贺

日常磨皮产物

下午在名朋发过...


#ooc警告⚠️#


-------------------------------我是分割线--------------------------------


今天还是照常训练,只不过在训练的时候,感觉一帆有些心不在焉。


“一帆,专注一点。”我轻声道


“好...好的...前辈”他愣了愣,赶忙回答。他这幅样子,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讲?”我再次开口。


“嗯.....是这样的前辈...我今天下午想请个假”他犹豫了一会儿,“我想去微草那边一下。”


“噢?...

是以叶修的第一人称写的生贺

日常磨皮产物

下午在名朋发过...



#ooc警告⚠️#


-------------------------------我是分割线--------------------------------


今天还是照常训练,只不过在训练的时候,感觉一帆有些心不在焉。


“一帆,专注一点。”我轻声道


“好...好的...前辈”他愣了愣,赶忙回答。他这幅样子,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


“怎么了?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讲?”我再次开口。


“嗯.....是这样的前辈...我今天下午想请个假”他犹豫了一会儿,“我想去微草那边一下。”


“噢?去微草干什么?看英杰吗?”


“嗯...今天是他生日...”他边说边抬头看了看我


“成啊,你去吧,要不要帮你把票订了?”我寻思着要不要帮他买票,“要不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吧,不然下午来不及了”


“谢谢前辈,票我已经买了”他显得有些惊喜,“那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了”


“嗯去吧去吧”


把他招呼走了之后,我琢磨着英杰这小子平日里对我们这些“老人”也都很不错,再加上他还是一帆的好朋友,怎么说我这个“老人”也应该祝福他一下。


于是我打开了QQ,在职业选手群里找到了他,并加了他的好友。他同意的倒是很快,基本算是秒通过。


我挑了挑眉,在键盘上快速的打下了几个字:

“英杰,生日快乐🎂”

楼兰柒柒
凹凸世界语C群。推荐半白进来,...

凹凸世界语C群。推荐半白进来,一起磨皮对戏,一起成为佬和酷哥。同时也欢迎佬进来,指导大家一二。

PS有戏群专供对群戏。

凹凸世界语C群。推荐半白进来,一起磨皮对戏,一起成为佬和酷哥。同时也欢迎佬进来,指导大家一二。

PS有戏群专供对群戏。

无姜您吃了吗

不觉(4)【瑜亮】

#ooc预警

#文笔极差预警

#拆瑜乔cp预警

耳畔响起人的低语,蹙眉低颅,掩饰眼下红痕,故作笑眼眯眸迫人看不见那布瞳孔间血丝。挥去人掌,带笑回他。

“何处错,大都督来孔明这儿只为作讽?是孔明军中戒备不严,给您钻上空子。”

客套话语,懒挣开其怀抱,收手曲轴,掩去心下作鼓。

“孔明,错在我。”人环锢腰间,抵上自个发顶轻嗅,不待我开口又补上。“那乔公迫有名望,瞧伯符娶了乔莹便要将小乔许给我…”

“都督是来孔明这儿解释,您桃花正胜,那小姐不像被迫,乔公颇有名望,可成你助力。”攥拳心绞的疼,推开人复摆出送客之姿。

“孔明,我已经和伯符讲了明白,那姑娘确实是心悦于我,可我已拒绝过她了,哪...

#ooc预警

#文笔极差预警

#拆瑜乔cp预警

耳畔响起人的低语,蹙眉低颅,掩饰眼下红痕,故作笑眼眯眸迫人看不见那布瞳孔间血丝。挥去人掌,带笑回他。

“何处错,大都督来孔明这儿只为作讽?是孔明军中戒备不严,给您钻上空子。”

客套话语,懒挣开其怀抱,收手曲轴,掩去心下作鼓。

“孔明,错在我。”人环锢腰间,抵上自个发顶轻嗅,不待我开口又补上。“那乔公迫有名望,瞧伯符娶了乔莹便要将小乔许给我…”

“都督是来孔明这儿解释,您桃花正胜,那小姐不像被迫,乔公颇有名望,可成你助力。”攥拳心绞的疼,推开人复摆出送客之姿。

“孔明,我已经和伯符讲了明白,那姑娘确实是心悦于我,可我已拒绝过她了,哪日伯符替我同乔公致歉这事便算过去了。”人牵起自个手掌,轻在掌心划圈,侧颅忘了掩去泪意,反被他捧起颚下吻了眼角,蹙眉作推。不愿言语,嚷他出了帐子。

晚间夜凉,河畔闲逛。一抹亮色格外醒目,那娇俏女子勾身哭泣,作怜朝人走去,兀的启唇。

“流水衔枝去,月视了一切启光亮送它离,如此意境,姑娘不赏?”

“是…是我不对,打扰先生赏景。”闻言便猛的起身道歉,欲要奔走。低语留人,倒是笑起自己是这始作俑者反而劝诫起人来。

“先生是蜀国的军师吧,上午见过您。您认识公瑾大人吗,据说你们是校友。”那人眨巴双眼死死盯着自个儿略有逃避的目光,烂漫之余又有期待。

“他是与我同届,偶有竞争,他输了却没有多在乎,反是认认真真再作探究。周郎拜别之日,我心中反有遗憾,难再逢这心胸开阔之人。”晚风拂面,碎发扬风起,瞧那涟漪散去,也平静起来。

“公瑾大人…,我老是听见有人议论先生和大人是天敌,连先生都赞他,大人真的很好。可是为什么我这么没用呢?”

扇抵颚下,坐下支颅待她止了啜泣便开口。“这人,木纳,呆板。小姐这一声没用,是过于自卑。或许,是时机的不对,三分之地,乃至整个大陆,意气风发之人不在少数,姑娘一片诚心便是难得之物,您莫要自卑,爱恋之人都为平等。”心中全是歉疚,多语只求她复觅佳人。那姑娘似乎也舒心几分,平静了双眼朝我露出笑颜便告辞。自喃语了几声“算计越多的人便输了许多。周郎,是我输的更多。”

身后碎叶之声格外刺耳,回颅瞧那人蕴柔情,目光似那日一般,缓朝自个儿走来,人揽上肩,蹭动自个额发,不多言语二人身紧贴藏了扣住双手,赴往帐中,烛火未熄。

晨起揽了他腰锢使人瞧自个瞳间质问,“公瑾大人,乔婉可是被你拜托,将我所诉一一告诉你了。”

“我只是同她讲,我恋上蜀地军师,那人小心眼的很,怕是不能回应她。”朗笑撞进自个儿目光中一丝扭捏。“那日她来寻我,说那蜀地军师来开解她,说了我不少好话。”

送臂推人下塌,蹙眉恼他,掀外袍盖人身上,埋首靠枕上。“周郎,亮确实恋你。”


(我好菜我好菜我好菜,诸葛被俺写崩了,俺爬开。)

无姜您吃了吗

不觉(3)【瑜亮】

本来打算写一篇刀,发现自个没这个本事,只是借着写文磨磨诸葛带天才恋爱时的卑微。将就着看。


半年多未与他见面,正月后,他同我言语马上便要备战,怕是没有机会抽身过来,我便不同他联系。扑身天书之上。

难得得空不用应付他,便同蔡邕共究。那夏日里反复蔡府和茅屋的道路,第一次有些冷冽,夜深的街道似乎探查到了死亡,没有小贩的叫卖,没有孩童的嬉笑只有一段冰冷荒凉的路,烧成灰烬的屋,满布腥气。无一活口,天书碎片也被盗去。漫步那无人街道,攥紧拳头愤恨求学那时的少年怎会做出这档子事。

二日清晨,蒙灰的沙盘焕新,心道自己并不置身事外。与那蜀地君主的会面只是图个便捷,官拜何位并不重要,不过是一虚名,自己只...

本来打算写一篇刀,发现自个没这个本事,只是借着写文磨磨诸葛带天才恋爱时的卑微。将就着看。



半年多未与他见面,正月后,他同我言语马上便要备战,怕是没有机会抽身过来,我便不同他联系。扑身天书之上。

难得得空不用应付他,便同蔡邕共究。那夏日里反复蔡府和茅屋的道路,第一次有些冷冽,夜深的街道似乎探查到了死亡,没有小贩的叫卖,没有孩童的嬉笑只有一段冰冷荒凉的路,烧成灰烬的屋,满布腥气。无一活口,天书碎片也被盗去。漫步那无人街道,攥紧拳头愤恨求学那时的少年怎会做出这档子事。

二日清晨,蒙灰的沙盘焕新,心道自己并不置身事外。与那蜀地君主的会面只是图个便捷,官拜何位并不重要,不过是一虚名,自己只想取回那些东西。

演算的指向,东风祭坛。魏地的军队已然集结作推,不论私心或是事实,打算同吴地联盟。

耳畔起凉风,心下除了愤恨,或许还有和他并肩的几分激动。早早起身穿戴规整,和身测几个将士讲到。

“快立秋,穿着的少是便于行动,但莫要着了凉,得不偿失。”

顾盼帐外那议事军帐边角,蹲一粉衣少女,不作驱赶,或许是那吴地将领家女,尚未议事也不必多管,主公行至身侧,执扇掩了面下勾起唇角,探耳小声同我言语。那姑娘,是吴地乔公之女,马上下嫁吴地一大将领,提点那些将士莫伤着碰着。

时辰也到,那红衣人儿恍惚出现眼中,人发觉对方军师是故人面上藏不住的惊,看人表情便敛去喜色,打算客套朝他打声招呼。还未开口那粉衣女子跃起朝他扑去,珀瞳猛睁,扇把环上了青筋暴起的指,低颅勾笑意终是得知了那吴地将领是谁了。

呢喃不值二字,侧身同孙主寒暄,只是心绞着,还没觉着痛意。

躬身让主公先行,入座不同那人对视,只面朝上座二人,朗声诉说这抗魏之法,唯有二国同盟,才可抵御。帐中皆是明眼人,这次联手不可避免,若要存活喘息只能如此。

片刻达成目的,自己也早早离去,身后极近处,少女的娇笑和那沉稳的几声责怪,盈着宠爱。那绞着的心终是突破那道阻隔的墙,笑自个过分木纳,又或是笑自己识人不清。脚步虚浮攥紧的拳难解,蹙眉下令军帐戒备,不放一人进入。

品味片刻夸到那确实是个好打算,自个本不会出山,他或许在外娶了个女人又会如何,又或许诸葛孔明才是那多余之人,二人佳偶天成,自己不过是他圈在山野间的一株供他逗弄的解语花。

什么并肩,什么同道,皆是幻想。思量了最坏打算,自个赔进去的不过只是一谱子,又有什么好怨。想起带在身侧的两张纸条,摸了枕下钥匙,旋锁却又不敢轻易打开。

盒中静躺两张不见陈旧的字条,压睫却怕又重念起往事,但这值得回忆的只有这一物,指抓起那第一张,那时初诉心意,是分离逼得二人开口。

“眷茶方清酌,恋伊不轻说。”

是各留宽阔,不愿另一人烦,只心下眷恋。

那另一便是再见时,是久别促使我想见,弯弯绕绕引你来寻。

“相伴度秋风,知你昨日梦。”

深知你梦想是什么,喜你眸间明亮,只几日相伴就能抵去分别时所有恼。

自个儿爱的谨慎,计他离时带去公文,过上那几日他或许繁忙的日子,再擦琴摆那石桌上待他来,观测天象,只为找日头不毒或是不风不雨时。是自己太算计,不及妙人儿烂漫。

攥那两片纸条,揉搓丢纸篓中,低笑几声取了发冠,只是正午便累极。也不打算和姑娘讲自己与周瑜相熟。又何苦为难那姑娘,寻回了天书残卷,自个便是得闲,不再下岗一步。

沉凝了那随手丢弃桌角的木盒,喃声只是嘲弄。

“终是失了一切。”

止泪意又不愿恼他。覆身取了琴,扣弄那琴弦奏了那谱子,如此算来自己反倒什么都没失去,人拿走的谱子也记在脑海,他反是赠我墨宝,伴我求学至今日,没什么怨的,只是贪念,贪他知我懂我,贪他眷我恋我。

奏完了那曲子,滴泪那琴面上,最后一段便有了错漏。细思为什自个不敢见他,或许是怕他瞧见自个落泪,又或许是怕会质问他,磨去那最后一点人心存的爱恋。但,更多是怕他一句话揭露出自己猜测的事实。

身后传了脚步声,一人环上自个腰迹,抚上自个的手捻指尖拨弄琴弦,依着耳畔低语。

“错了,孔明。”

无姜您吃了吗

不觉(2)【瑜亮】

小日常,心机孔明和那痴痴周公瑾,就这么多了。

夏去,不知是没有那红发少年绕身侧,还是真的秋来了天凉,只愿缩屋间,曾计划的游历无一是实现了的。恼的很,又实是不愿意出门。

捻拳不想,熄了灯临睡前瞧了眼月亮。足是一个多月没了个音讯,就是死也没见得人哭丧,活又不见一封书信。闭眼及睡,懒多想。

即日醒过神,瞧见那传信的鸟儿还没来,便是自个乐了起来。就是待在稷下都没个音信,出门游历又何妨。那周瑜时时刻刻都挨着自个行事,便又怒几分。至午间拜辞贤者,却只带了一个盒子便上了路。

遗迹,盛世之城,各个览过一番,益城之下那卧龙岗是自个瞧得过的地,离那吴地不算远,清净,且舒适。便定居了此地,执扇赏了秋月,足足...

小日常,心机孔明和那痴痴周公瑾,就这么多了。

夏去,不知是没有那红发少年绕身侧,还是真的秋来了天凉,只愿缩屋间,曾计划的游历无一是实现了的。恼的很,又实是不愿意出门。

捻拳不想,熄了灯临睡前瞧了眼月亮。足是一个多月没了个音讯,就是死也没见得人哭丧,活又不见一封书信。闭眼及睡,懒多想。

即日醒过神,瞧见那传信的鸟儿还没来,便是自个乐了起来。就是待在稷下都没个音信,出门游历又何妨。那周瑜时时刻刻都挨着自个行事,便又怒几分。至午间拜辞贤者,却只带了一个盒子便上了路。

遗迹,盛世之城,各个览过一番,益城之下那卧龙岗是自个瞧得过的地,离那吴地不算远,清净,且舒适。便定居了此地,执扇赏了秋月,足足是一年有余,思念也装作减。

还未布上禁的山岗,夜里会有几声犬吠或是狼嚎,阖眸心下记起予他那琴谱,适这时奏响。支颅椅树下憩,片刻后那月高挂明的晃眼,洒那屋侧石凳上端坐一人身上。带笑掩情意间绵绵,低低言语。

好嘛,这是又偷去了我的琴。

那人动弦朝自个望了眼,相望间只听他奏完一曲,环臂复椅,懒得夸赞,只嘲了声。

一年多,只练成这副模样,果真是繁忙。

嗤笑执扇起身拍落那粘衣泥土,牵上人却也不问怎么寻上来的。合门执起人掌,月下待久了指尖有些凉意,瞧周瑜搓动掌心暖了。依他坐窗边便长谈他这段时间见闻。攥了茶杯闻他诉说,吴地事平,他有了闲暇。

深夜,只见一烛光照人面上,和那炯炯神色,虽然耳侧的故事早便打听到,只是愿意瞧他讲时神色,便依他讲。

讲完了,那人瞳孔间红丝浮起,揽他去睡,清梦间耳畔只有琴声绕,月光洒。不问责他一年时日怎的一封信都不送,便是只笑同他住了三日,人回了东吴,自个又似从前。

上岗前,初到益城,唤了一小儿替自个寻个地界,那地辩者众多,是闻了稷下的活动依着模样办的,夺了冠便只留卧龙二字。那木头似的人或许不算笨,早了好几日便寻了上来。

遥遥相望,每摆琴在那门外,二日后晨间就有琴声唤醒。

有日起了雨,那人宿书房不愿染了病给自个,起夜去瞧他只见他未睡凝一上锁盒子作笑,这又是翻出了自个的东西,改不掉那窥探恶习。

缓步揭露他独一人傻笑的模样,取了蜡烛直照人面庞上。后夜蜡烛摆了那盒上点点蜡迹滴落,灯灭二人交颈而卧。

后那盒间又多躺了张字条,抵去偷琴之过。

无姜您吃了吗

不觉(1)【瑜亮】

就是一没什么意思的磨皮文,算重写,去了些花里胡哨的生僻字,不费脑子。


稷下的夜晚不该这么吵闹。

明天就是测试日,或许这些欢闹的人儿过了明天也没个好心情罢。

嗤笑拂袖去,端坐桌前温书,摒除杂念只凝神在书卷上。

闻步履匆匆行门前,知晓来者。叩门声却缓缓,启唇应他。

“周公瑾,夜深人不静,您来我这儿有何贵干。”客套几声门作推半开,笑屈指予人温茶,不做探究仍视掌中卷。

片刻安静,那周瑜一言不发,蹙眉复抬眼。“周郎,莫要费人光阴。”

那人难以启齿,攥了手中卷收至一旁,敛怒品茗不知他今日犯什么病。忽的听他一语。

“孔明,明日测试…”

知他不会用走后门这种卑劣手段,只笑屈指抵唇瓣之...

就是一没什么意思的磨皮文,算重写,去了些花里胡哨的生僻字,不费脑子。



稷下的夜晚不该这么吵闹。

明天就是测试日,或许这些欢闹的人儿过了明天也没个好心情罢。

嗤笑拂袖去,端坐桌前温书,摒除杂念只凝神在书卷上。

闻步履匆匆行门前,知晓来者。叩门声却缓缓,启唇应他。

“周公瑾,夜深人不静,您来我这儿有何贵干。”客套几声门作推半开,笑屈指予人温茶,不做探究仍视掌中卷。

片刻安静,那周瑜一言不发,蹙眉复抬眼。“周郎,莫要费人光阴。”

那人难以启齿,攥了手中卷收至一旁,敛怒品茗不知他今日犯什么病。忽的听他一语。

“孔明,明日测试…”

知他不会用走后门这种卑劣手段,只笑屈指抵唇瓣之下静待他。

“明日便是我最后一次测试,我数月前结实好友,约好了相伴回东吴,复兴吴地”

珀瞳微睁,呆持了茶杯片刻。回神低笑几声

“迂腐之地,尚缺一英勇之士。”

无言相对,持书复阅,作送客姿态。

“我又是何苦找你说这一通,告辞。”瞧人拂袖去,无奈凝他背影。不去看那书册,反起身行窗边,苦笑思量 。热闹褪去,人尽散,自己确实是无眠。

周瑜怒了,怒那诸葛孔明瞧不起他,测试当日不见人影,直起身找那人讨个说法。

推门开,急促呼吸未平,在屋内寻人,外室静极了,他便直冲入了人寝房。

披衣坐起,拧眉恼他横冲直撞。还没来得及冲他发火,这人便置气怒骂起。

“诸葛孔明,你真是大度。你这是多瞧不起我让一个第一给我?”

作叹知道他误会了,本不愿解释又觉人今日反正是要走,何苦添堵。

“我不过是昨夜忘关窗,凉风吹昏了,起不得。”泄了力气复靠枕上,摊掌中冷巾给他瞧,反笑他“这不是刚好圆你夙愿,莽撞至极。”

周瑜一转脸色,反愧疚瞧自个一副病秧秧的模样,难开口道歉。无奈邀他坐塌边,道了自个思量一晚的几句。

“东吴形势你定看的比我准,莫被人暗算连条命都捡不回来。我的心思不在争权夺利上,天书是我一生所究,不必强求我同你去。若是来日见着了,你我再聚便是。”轻咳几声扶额揽他,轻拍人背脊算作道别,“回去罢,你不是不喜欢那千年第二之称,我是没个机会同你一争了。”

揽他的双手一松,却难解开那拥抱,腰上缠了一臂与他紧贴,别扭推他开,却不见有丝毫松动之意,抬手轻拍,示意他松开自己。这逾矩之姿只任他一次。听他似抽咛了一声发觉他或许落了泪,抚他作慰。

颈上糯齿轻啃动,呜咽回蹭他发丝,。二人突然停住,才发觉刚刚两人间动作。沉吟片刻,自己怎的昏头,作推便凝他一双眼,蕴柔情与几许哀伤,尽数堵唇缚手。

正午阳洒过了窗,前夜带来的是凉风,此刻带的确是温暖,当真奇怪。

笑拨去那人作揽的臂,轻回身印唇人颊上,眯眸见日斜了,松去交握的掌朝壁阖眼,意味明了,确是真不愿见那一幕,干脆些不言语罢。

阳光散了,塌边也凉了,书格珍存的谱子被人取走,穿衣涌了些许悲意,复站窗边拂过窗棂上落的灰。

醒神打算关上那未关书格,正中躺一纸条,阅后放回,凝那墨迹低语。

“不值我那琴谱”

后一日,那柜上多了把锁。

米津玄师

磨皮10

不知何时已经有初生的阳光照到了身上,直到灼热的温度一点一点漫上来把自己叫醒。

“……”

缓缓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了一会才逐渐清明,看了眼时钟后开始活动被压的发麻的双臂。大脑仍然处于不清醒的状态,看了看周围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应该是写谱子的时候睡着了。

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想到脚下一麻直接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尖锐的角划破皮肤,鲜血漫出来。

似乎是疼痛让自己有了知觉一样,双眼才闪过一丝光彩,爬起来从箱子的角落里翻出纱布随便绑了两下。

此时空气中似乎隐隐传来樱花的芳香。

我突然愣住。

“……”

随后拿起外套胡乱套上就急匆匆的向外走。

我来到了外面。

这是一条安静的小巷,此时还...


不知何时已经有初生的阳光照到了身上,直到灼热的温度一点一点漫上来把自己叫醒。

“……”

缓缓睁开眼睛,视线模糊了一会才逐渐清明,看了眼时钟后开始活动被压的发麻的双臂。大脑仍然处于不清醒的状态,看了看周围才想起来自己昨晚应该是写谱子的时候睡着了。

摇了摇头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想到脚下一麻直接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尖锐的角划破皮肤,鲜血漫出来。

似乎是疼痛让自己有了知觉一样,双眼才闪过一丝光彩,爬起来从箱子的角落里翻出纱布随便绑了两下。

此时空气中似乎隐隐传来樱花的芳香。

我突然愣住。

“……”

随后拿起外套胡乱套上就急匆匆的向外走。

我来到了外面。

这是一条安静的小巷,此时还是清晨,没什么人出现,但意外的安宁。

我抬起头,看到了道具尽头有一棵樱花树已经生长出花苞,甚至有部分已经开放。

我上前去伸出手想要触碰,过分细长瘦弱的手指碰到柔软的花瓣却像触电一样收了回来。

“……”

随后我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任由生命和温暖的气息在身后绽放。

硫酸铜

【持续更新最新动态】

占tag致歉!最近大家都小心点,该备份的都备份一下,该删的最好删掉,避避风头,互联网要开始查🐍政的信息了,搞不好会被封号,严重的很有可能会被叫去喝茶orz

请重视起来!这不是小事!这次的事情可能会闹得很大,我非常担心圈子里的大家!

千万千万要小心!

————————

最新消息 

更新于 2.29 10:10

转自qq

以下。

我去全文拜读了《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

在这里跟语c同好们科普一下这些规定里与我们明确相关的内容有哪些

提前声明:改群名以及停止语c是没有用的,但也请仔细阅读,我会带大家了解一下哪些行为是有用...

【持续更新最新动态】

占tag致歉!最近大家都小心点,该备份的都备份一下,该删的最好删掉,避避风头,互联网要开始查🐍政的信息了,搞不好会被封号,严重的很有可能会被叫去喝茶orz

请重视起来!这不是小事!这次的事情可能会闹得很大,我非常担心圈子里的大家!

千万千万要小心!

————————

最新消息 

更新于 2.29 10:10

转自qq

以下。

我去全文拜读了《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

在这里跟语c同好们科普一下这些规定里与我们明确相关的内容有哪些

提前声明:改群名以及停止语c是没有用的,但也请仔细阅读,我会带大家了解一下哪些行为是有用的。以及任何谣言请不要误传,传谣言也会导致你被封号!

1.禁止涉及政治方面:请勿在语c出现与现实生活中有关的国家或地区,如果出现请尽量避开“敏感词”。(即为直接称呼其国家或政策名称)

2.禁止涉及军事科技,政治制度,相关国家领导,国策等相关:此处是给虚拟国相关的提示,正常开戏语c请忽略。

3.禁止出现各国历史人物或暗示:针对某些与历史相关的圈子。

4.禁止出现与“反抗xx政权相关”:涉及暴动内容的也通通需要禁止,明日方舟类语c请将与主角势力不同的势力视为“敌人”或“不友好派别”即可。

5.禁止出现“叛变,内斗”等相关字眼:大家都知道的情况就不用说了,如果真的需要此类行为请避开“敏感词”。

6.禁止传播宗教相关:但是你可以当一个神棍,但也不要具体到某一个国家/地区/虚拟国家的宗教派别。

7.关于打戏:

首先,打戏应该尽量避免出现刀枪剑戟斧钺钩叉等武器的对人体组织器官进行伤害的具体描写,如果需要写出建议只写出向哪里攻击而不写出后果与具体部位。在语言流写戏时应当避免“辱骂”以及对某一器官损伤时的“冷嘲热讽”。

8.关于车戏:请避免在公屏/小窗/任何地方进行车戏。

9.  请  勿  继   续   将   摇   骰   子   等   叫   成   赌   博   !

10.不具体夸大虚拟事件中的某一个细节。

11.不具体夸大虚拟事件中与实事有关联的任何情况。

12.请勿公屏(包括闪照等)发送与黄赌毒有关的内容,在对戏时可将ÐÚ品类写作drugs或weed(meme注意)

13.请勿对红灯区(青楼)等相关设施进行细节性描写。

以上,就是我的一些建议,如果可以达到的话,不管政策多么严厉,语c也不会受到牵连,语c在网络上已经存在了这么长时间,不会因为一两个法律就遭到废止,也希望大家不信谣不传谣,这件事并不是大事,不需要弄得人心惶惶。



最后占tag再次致歉!

明逝信仰ᝰ。

*占tag致歉!!!

是这样,关于一个今天刚建的奥吸群。人数十人不到,皮表挺多群管这会先到先得。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是这样,关于一个今天刚建的奥吸群。人数十人不到,皮表挺多群管这会先到先得。



陆 白 蓝
这种级别的素材图!不用来练习磨...

这种级别的素材图!不用来练习磨皮简直浪费老师一片心血!!!

这种级别的素材图!不用来练习磨皮简直浪费老师一片心血!!!

柴郡猫.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进群上皮,重磨皮,轻水。欢迎同好们加入。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进群上皮,重磨皮,轻水。欢迎同好们加入。

柴郡猫.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语C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进群上皮,重磨皮,轻水。欢迎同好们加入
[图片]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进群上皮,重磨皮,轻水。欢迎同好们加入

柴郡猫.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语C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进群上皮,重磨皮,轻水。欢迎同好们加入。
[图片]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进群上皮,重磨皮,轻水。欢迎同好们加入。

长倾
专们磨皮,空皮表多,有扩皮戏1...

专们磨皮,空皮表多,有扩皮戏150+,审戏不严,看得出来皮气就可以过,管理都好说话,时不时开群戏,这群皮下仅限bot套喔。

专们磨皮,空皮表多,有扩皮戏150+,审戏不严,看得出来皮气就可以过,管理都好说话,时不时开群戏,这群皮下仅限bot套喔。

柴郡猫.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语C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用心中所念笔下所写,还原你心中的角色。重磨皮,进群上皮,轻水。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欢迎同好们加入。
[图片]

月光色,女子香。深宵残梦,温存桃花。

风云改烟,帝旗变换。乾坤社稷,血铸山河。

诸子百家,仇怨因缘。相逢相欠,撤难进艰。

繁华成朝露,明珠化尘土。家国枯荣,胜败消散。


大家好,这里是秦时明月兼天行九歌语C。用心中所念笔下所写,还原你心中的角色。重磨皮,进群上皮,轻水。新群初建,基本都是空皮。欢迎同好们加入。

陆 白 蓝
继续通道磨皮练手

继续通道磨皮练手

继续通道磨皮练手

陆 白 蓝
通道磨皮练手~

通道磨皮练手~

通道磨皮练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