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社会学

49861浏览    1353参与
铁塔

书摘

摘自 《古典社会学理论》

Chapter 11 Du Bois


Du Bois and the "New" Social Theory

Du Bois offered a standpoint theory of the kind espoused and created by feminists and multiculturalists. The latter (as well as the postmodernists) were critical of the value-free perspective, the "view from...

摘自 《古典社会学理论》

Chapter 11 Du Bois


Du Bois and the "New" Social Theory

Du Bois offered a standpoint theory of the kind espoused and created by feminists and multiculturalists. The latter (as well as the postmodernists) were critical of the value-free perspective, the "view from nowhere," the so-called "god's eye" view, espoused by modernists. They argued that such a perspective was impossible -- one could never be value-free, be nowhere, adopt a godlike perspective.


Theoretical Contributions

The Veil

"we build around them walls so high, and hang between them and the light a Veil so thick, that they shall not even think of breaking through".

Overall, "worlds within and without the Veil of Color are changing, and changing rapidly, but not at the same rate, not in the same way; and this must produce a peculiar wrenching of the soul, a peculiar sense of doubt and bewilderment".

And then--the Veil, the Veil of color. It drops as drops the night on southern seas--vast, sudden, unanswering. There is Hate behind it, and Cruelty and Tears. As one peers through its intricate, unfathomable pattern of ancient, old, old design, one sees blood and guilt and misunderstanding. And yet it hangs there, this Veil, between then and now, between Pale and Colored and Black and White--between You and Me. Surely it is but a thought-thing, tenuous, intangible; yet just as surely is it true and terrible and not in our little day may you and I lift it. We may feverishly unravel its edges and even climb slow with giant shears to where its ringed and gilded top nestles close to the throne of Eternity. But as we work and climb we shall see through streaming eyes and hear with aching ears, lynching and murder, cheating and despising, degrading and lying, so flashed and flashed through this vast hanging darkness that the Doer never sees the Deed and the Victim knows not the Victor and Each hate All in wild and bitter ignorance. Listen, O Isles, to those voices from within the Veil, for they portray the most human hurt of the Twentieth Cycle.

↑ (best and most lyrical statements on the Veil)

傻了,这是我可以在教材里看到的美文吗。


就像其他对黑人、对女性境遇敏感的社会学家一样,Du Bois因为个人身份的原因,把大部分时候都把重心放在了种族及其延伸问题上。最经典的作品是《费城黑人》(studying race scientifically: The Philadelphia Negro)。深入实地地对这些群体进行研究之后,其实破除旧神话的方式都有点大同小异:种族也好,性别也好,这个名词本身代表的差别真的那么大吗,有多少是由它所象征的文化意义决定的?

印象比较深的一句话是:he concludes that crime is a "symptom of countless wrong social conditions".


Double Consciousness/"Twoness"部分提到了齐美尔的stranger理论(类似的境遇和身份问题)。

比如美国黑人,在社会身份上具有二重性:作为美国公民,作为黑人。有个描述非常有意思:simultaneously outsiders and insiders, or more specifically, outsiders within.


种族研究,我觉得最有意义的一点在于,其中包含的很多问题都可以套用进各类弱势群体的考量。身份认同,社会歧视,资源断档,等等。它是最有力的先驱。

铁塔

书摘

摘自 《古典社会学理论》

Chapter 1-10

突然翻出了去年的古早摘抄,当时摘录得很随缘,基本是看到哪里觉得好玩或者激动就没头没尾地记一点。已经想不起具体章节了,懒得找了就这样吧!纯看看内容也挺有意思的。


Chapter 1

Emile Durkheim - Religion

What he found, he felt, was that the source of religion was society itself. Society comes to define certain things as religious and others as profane...

摘自 《古典社会学理论》

Chapter 1-10

突然翻出了去年的古早摘抄,当时摘录得很随缘,基本是看到哪里觉得好玩或者激动就没头没尾地记一点。已经想不起具体章节了,懒得找了就这样吧!纯看看内容也挺有意思的。


Chapter 1

Emile Durkheim - Religion

What he found, he felt, was that the source of religion was society itself. Society comes to define certain things as religious and others as profane. Specifically, in the case he studied, the clan was the source of a primitive kind of religion, totemism, in which things such as plants and animals are deified. Totemism, in turn, was seen as a specific type of nonmaterial social fact, a form of the collective conscience. In the end, Durkheim came to argue that society and religion (or, more generally, the collective conscience) were one and the same. Religion was the way society expressed itself in the form of a nonmaterial social fact.


忘记在哪里的对孔德相当刻薄的批评

His grotesque pedantry, the unreadable dullness of his writing, his vanity, his eccentricity, his solemnity, the pathos of his private life, his insane dogmatism, his authoritarianism, his philosophical fallacies... [his] obstinate craving for unity and symmetry at the expense of experience... with his fanatically tidy world of human beings joyfully engaged in fulfilling their functions, each within his own rigorously defined province, in the rationally ordered, totally unalterable hierarchy of the perfect society.

--Isaiah Berlin

最深刻的感想就是:相当精彩华丽。

不是因为看别人喷他才摘的。大概吧。


忘记哪里的托克维尔的话

That lofty aspiration... defies analysis... it is something one must feel and logic has no part in it. It is a privilege of noble minds which God has fitted to receive it, and it inspires them with a generous fervor... the sacred flame.

--Tocqueville

属实激情小子,各方面的。(唯一)喜欢他的点就是激情。


Chapter 6  Karl Marx

As Hannah Arendt wrote, if Marx seems to be forgotten, it is not "because Marx's thought and the methods he introduced have been abandoned, but rather because they have become so axiomatic that theirorigin is no longer remembered."

...the result was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of 1848, a work that was characterized by ringing political slogans (for example, "Working men of all countries, unite!")

第二段当时笑死,可惜不知道前后文了。回头有缘找一下。


Chapter 7  Emile Durkheim

Indeed, there was strong opposition from existing disciplines to the founding of such a field(sociology). The most significant opposition came from psychology and philosophy, two fields that claimed already to cover the domain sought by sociology.  The dilemma for Durkheim, given his aspirations for sociology, was how to create for it a separate and identifiable niche.

Here he proposed to both retain the essential truth of religion while revealing its sociological reality. Durkheim refused to believe that all religion is nothing but an illusion. Such a pervasive social phenomenon must have some truth. However, that truth need not be precisely that which is believed by the participants. Indeed, as a strict agnostic, Durkheim could not believe that anything supernatural was the source of these religious feelings. There really is a superior moral power that inspires believers, but it is society and not God. Durkheim argued that religion symbolically embodies society itself.Religion is the system of symbols by means of which society becomes conscious of itself. This was the only way that he could explain why every society has had religious beliefs but each has had different beliefs.

It does no good to formulate reform programs from the viewpoint of an abstract morality. The program must be generated by that society's social forces and not from some philosopher's, or even sociologist's, ethical system. "Ideals cannot be legislated into existence; they must be understood, loved and striven for by the body whose duty it is to realize them".

一对比发现我果然还是很偏爱他……


Chapter 10

Anna Julia Cooper

not many can more sensibly tell the weight and the fret of the 'long dull pain' than the open-eyed but still voiceless Black woman

读到这一章的时候已经在用博客了。好像摘了一些完整的段落。

这本书虽然非常朴实,但确实在当时让我注意到很多以前没想过的事。

昼巢

  在斯蒂芬·斯坦伯格(Stephen Steinberg)纪念赫伯特·甘斯(Herbert Gans)的《城市村民》出版三十周年的文章中,他提醒我们,参与观察者要警惕“民族志谬误”(the ethnographic fallacy)。他认为,进行一手研究的人往往做不到像甘斯那样,他们常常纠结于文化的细枝末节。斯坦伯格警告我们,应该反对那种“完全依靠观察的认识论,或者说,一种通过你所看到的东西来定义现实的认识论”。他解释道,民族志谬误“以对表象的轻信为开端。虽然不能说总是如此,但民族志往往像是患了近视,对近...

  在斯蒂芬·斯坦伯格(Stephen Steinberg)纪念赫伯特·甘斯(Herbert Gans)的《城市村民》出版三十周年的文章中,他提醒我们,参与观察者要警惕“民族志谬误”(the ethnographic fallacy)。他认为,进行一手研究的人往往做不到像甘斯那样,他们常常纠结于文化的细枝末节。斯坦伯格警告我们,应该反对那种“完全依靠观察的认识论,或者说,一种通过你所看到的东西来定义现实的认识论”。他解释道,民族志谬误“以对表象的轻信为开端。虽然不能说总是如此,但民族志往往像是患了近视,对近距离的行为能做出清晰的描绘,却视而不见产生和维持这些行为的那些不太明显的结构和过程。”

  斯坦伯格提出民族志谬误这一概念,源于他想要避免不恰当的具体性。在本书的研究中,我发现我写到的人们有时会对自己的失败承担起全部责任,因为他们无法理解生活中的阻碍或机会、可能面临的压力和限制,以及由此导致的那些不依赖于他们自己的结局。有时候他们也会不经意地说到这些阻碍,比如在同一句话中,穆德里克就既会告诉我他是自己选择了流浪街头,又会说到他来到纽约时找不到工作。但总而言之,如果我只是从表面上来理解他们的话,我就会得出结论,说他们的生活和问题完全是由自己造成的。

  田野工作者为了避免民族志谬误,常会转而认为经济或政治因素就足以使一个人以特定的方式处事。这样的研究者虽然避免了民族志谬误,却是以引入了决定论为代价,而不是描述趋势、意向和限制。田野工作者试图避免民族志谬误的另一种常见方法是在单独的章节里讨论政治和经济力量,却不提供这些力量与他们在书里其他地方所写的生活和行为之间的联系的证据。

  ……

  我当然希望读者能意识到,第六大道上的人们的生活是受社会性的力量塑造和维持,并由此变得愈发复杂,但我不认为有什么简单的方法来避免民族志谬误。如果只是因为这些约束与机会难以用坚实的证据证明,从而导致了民族志作者一味地避开分析它们,则会让人们误以为那些面上呈现出来的行为完全是他们自己造成的。但是,如果民族志工作者让理论先行,先入为主地阐释“事实”,则又会让原本细致入微的工作变成一场空。

  但我们能找到一个中间地带:我们可以尽力地捕捉那些个人生活与宏观力量交错的时刻,并且在不能明确那些力量究竟是如何渗透进个体生活时勇于承认自己的不确定性。我想,这是学者所能做出的最大的承诺。我希望我自己的不确定在恰当的地方得到了清晰的呈现。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非正式结构实际上使一些人能够劝导或帮助他人,使他们的生活能够运转起来。在倾听第六大道上的生活史中,我得知的最令人惊讶的事情之一,是他们中有许多人指导过对方如何“淘”杂志,如何摆桌子,以及如何“诚实谋生”。守法的自我支持模式是有可能通过模仿进行生产的,就像通过模仿生产“破窗”一样。摧毁非正式结构的代价是,削减了积极、鼓舞人心却又饱受误解的榜样作用。这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无序与犯罪之间的关系。连接这两个变量的“破窗”理论未必不正确,然而使用种族和阶级分类来定义无序的趋势必然是错误的。

  我们的福祉将因为允许更多的人——而不是更少的人——参与非正式的...

  非正式结构实际上使一些人能够劝导或帮助他人,使他们的生活能够运转起来。在倾听第六大道上的生活史中,我得知的最令人惊讶的事情之一,是他们中有许多人指导过对方如何“淘”杂志,如何摆桌子,以及如何“诚实谋生”。守法的自我支持模式是有可能通过模仿进行生产的,就像通过模仿生产“破窗”一样。摧毁非正式结构的代价是,削减了积极、鼓舞人心却又饱受误解的榜样作用。这意味着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无序与犯罪之间的关系。连接这两个变量的“破窗”理论未必不正确,然而使用种族和阶级分类来定义无序的趋势必然是错误的。

  我们的福祉将因为允许更多的人——而不是更少的人——参与非正式的经营活动而得到改善。城市政府如果能意识到这样的活动不可避免,理解它们运作的方式着实令人敬佩,那么市政可以更好地规范那些想在人行道上实现“诚实谋生”的人。当然,纽约市议会减少摊贩的空间不是为了带来公共的无序。修复“破窗”的支持者肯定也不希望警察变成对无家可归的摊贩实施破坏的人。

  这实际上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秩序不能被视为目的本身;相反,秩序是社会管理的一个副产品,它基于的是对不稳定的复杂城市生活的理解。城市不应对行人拥挤制定过于严格的标准,而法官在将行人拥挤用作清除高价地段的街头摊贩的借口时也应谨慎。在我采访一个小型商业改善区主任助理时,他承认,他的老板为使她的社区免受摊贩影响,试图提出,摊贩会阻碍行人的自由流动,即使她并没有证据。交通运输部门或街头小贩审查小组制定的标准使商业协会能够轻易地提出街道过于拥挤,这些提法通常高度主观、充满猜测(而被描述为客观和严谨的)。我也观察到商业协会在人行道上摆放花盆树、自行车架和报刊架,使摊贩无法在原地工作。我们应该建立新的标准,人们不能在人类谋生的地方轻易地种植植物。

  商业改善区甚至可以鼓励哈基姆、马尔文和罗恩这样的新公众形象的出现。与其用摆放植物和新架子来阻止摊贩,不如建立简单的永久性售货台,并配置长凳,让小贩们可以存放商品。即使认识到每一个良好的意图都可能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他们也可以考虑建立更多的公共厕所,就像巴黎街头放置的那些一样。商业改善区必须明白的是,非正式经济和社会生活非常有价值,同时也不必然在审美上令人不悦。

  任何面临高度的经济不平等、种族主义、文盲率和毒品依赖,以及不具备条件让人们从精神病院或监狱过渡到工作和家庭环境的社会,都会面对大量无法符合正规机构要求的人。鉴于此,一个社会正确的应对方法不应是将自己创造出来的被遗弃者驱逐出公共空间,一个存在极度贫困问题的城市若要创造福社,其重点就是能让边缘人有自主经营的机会。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说人们“越过法律,私自惩罚”(take the law into their own hands),我们通常指公民不通过法律途径擅自解决自己遇到的不公。但正如许多越过了法律的公民不希望依赖警察来解决他们自己的纠纷一样,许多警察也不希望完全依赖于法律。法律有时令人沮丧。例如,当地法律规定,当警察没收摊贩的货物时,警察应该同时写下传票,给没收物做好标记,再把他们带回警察局。这要耗费一个小时,甚至更多。许多警察都认为这是无用功,因为摊贩可以给物品管理员付一点管理费取回自己的东西,而无需去面对环境管...

  在日常生活中,当我们说人们“越过法律,私自惩罚”(take the law into their own hands),我们通常指公民不通过法律途径擅自解决自己遇到的不公。但正如许多越过了法律的公民不希望依赖警察来解决他们自己的纠纷一样,许多警察也不希望完全依赖于法律。法律有时令人沮丧。例如,当地法律规定,当警察没收摊贩的货物时,警察应该同时写下传票,给没收物做好标记,再把他们带回警察局。这要耗费一个小时,甚至更多。许多警察都认为这是无用功,因为摊贩可以给物品管理员付一点管理费取回自己的东西,而无需去面对环境管理委员会。这也使得物品管理员变得像是一个回收垃圾仓库。另外,大多数拾荒者从来不去取他们的东西——因为再捡一轮垃圾来补货要容易得多。

  这些事情发生了一遍又一遍,摊贩与警察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仪式化。警察有条不紊地给变成了商品的垃圾做标记,送进警察局,然后回到街上,却看到更多的垃圾正在出售,进而产生了自己没有受到应有的尊重的感觉。即便街头人因为这些处罚而受到诸多不便,但他们对警察的行为却几乎没有影响。一名警察扔掉一个人的东西比把它们放进警察局的仓库要容易得多。而且由于警察知道有太多的商品来自于垃圾箱,他便认为垃圾箱是它们应该去的地方。从警察的角度来看,在伊什梅尔离开桌子时把他的杂志存货扔掉——越过法律,私自惩罚——是一种超越无效的惩罚而迈向有效惩罚的方式。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格林尼治村的情况十分清楚。对于街上出售报刊和乞讨的人来说,几乎所有女性都不可能与他们发展友谊、浪漫关系,甚至普通的社交,因此他们将她们物化,在她们身上施展互动的小伎俩。而反过来,这种行为和它所导致的困境,则强化了这些男性的他异性(exoticism),更加强调了他们作为危险的对象必须被小心回避的身份。对女性来说,男性的“街上的眼睛”并不能带来身处于陌生人中的安全感,而是一种深深的不信任感。因此,一些格林尼治村的居民避免与街上工作的人建立真诚的关系,担心真诚会被利用。而当他们避开街上的人的目光,假装看不见他们而走过去,他们又进一步强化了街上的人对他们的看法,认为他们缺乏同...

  格林尼治村的情况十分清楚。对于街上出售报刊和乞讨的人来说,几乎所有女性都不可能与他们发展友谊、浪漫关系,甚至普通的社交,因此他们将她们物化,在她们身上施展互动的小伎俩。而反过来,这种行为和它所导致的困境,则强化了这些男性的他异性(exoticism),更加强调了他们作为危险的对象必须被小心回避的身份。对女性来说,男性的“街上的眼睛”并不能带来身处于陌生人中的安全感,而是一种深深的不信任感。因此,一些格林尼治村的居民避免与街上工作的人建立真诚的关系,担心真诚会被利用。而当他们避开街上的人的目光,假装看不见他们而走过去,他们又进一步强化了街上的人对他们的看法,认为他们缺乏同理心,冷淡,不尊重人,从而可以用来作为互动的玩具。对女性来说,男性的行为和由此导致的困境进一步加强了她们对这些男性和与他们外貌很像的人的看法,认为他们是危险的。而这种焦虑被转嫁到无辜的乞讨者、图书摊贩上,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也许转嫁到一般的黑人上。刻板印象因而产生。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这些对于纠缠的研究是我比较有信心的一些案例,在对这些研究进行总结之后,我想回到我最初提到的那个谜题。为什么我所见到的例子中,只有中上阶层的白人女性会被这些互动所困扰,而这些互动在对话分析的视角中来看都很有问题?

  想一想性别和种族如何有可能在这些阻碍上起决定性作用,可能导致某类人更经常遭遇麻烦的互动。

  众所周知,女性因为可能被公开骚扰而在街道和人行道中居于不利地位。尽管我们目睹的是更为广泛的公开骚扰中的一例,发生于街头工作者和行人之间,无论性别,但对女性而言,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也许对于女性,这个问题有特殊性。基思...

  这些对于纠缠的研究是我比较有信心的一些案例,在对这些研究进行总结之后,我想回到我最初提到的那个谜题。为什么我所见到的例子中,只有中上阶层的白人女性会被这些互动所困扰,而这些互动在对话分析的视角中来看都很有问题?

  想一想性别和种族如何有可能在这些阻碍上起决定性作用,可能导致某类人更经常遭遇麻烦的互动。

  众所周知,女性因为可能被公开骚扰而在街道和人行道中居于不利地位。尽管我们目睹的是更为广泛的公开骚扰中的一例,发生于街头工作者和行人之间,无论性别,但对女性而言,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也许对于女性,这个问题有特殊性。基思试图将女性作为女性来控制,他清楚地知道即便是有特权的社会地位的女性,在公共空间内仍然居于脆弱的位置。像大多数男性一样(黑人和白人都是),他被教导说作为男性就是要拥有这种力量,并且他觉得有权控制她。我问他对于狗主人作为女性的性别是否有意识。

  “那么,你知道那条狗的名字。”在她们走后,我说道。

  “是的。”

  “那这个女人的名字你知道吗?”

  “不,比起她我宁愿有条狗。你知道为什么吗?狗只要一点点关注。给它些食物,带那玩意儿散散步,让它陪你看电视,这就行了。但她可想要食宿、衣服、化妆品、发型、华丽的晚餐,还要交房租,她们还觉得时不时给你睡一下,你就得给她们付份工资。”

  基思这样说,表示他承认了他能够控制的范围有限。是的,他是男性,因此他可以尝试控制女性,任何一位女性。但他也认为,由于一些控制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所以他永远不可能把他在街上行使的控制权真的变成一段关系。他之所以心怀怨恨,是因为他无法为她做到那些男性被期待去做的事情。

  的确,男性也常常在街上被拦住,并且男性与男性的互动之间,也有可能存在不尊重结束对话的实践伦理。但这些侵犯的性质是不同的。男性很显然并不感到自己有权控制另一位男性。虽然我看过很多违反对话伦理的情况,我在街区的五年间,我从未见过基思或任何其他乞讨者用类似于让溜狗的人放下狗链这样的话,来试图控制一位男性。

  虽然我没有进行比较研究,但在这里,我想举一个互动的例子,来对比说明这个差别:

  一个大约三十五岁的金发女性走过桌子。

  你好,大美女,基思大声说。

  你好,她说。她双臂交叉,无视他。

  一位穿西装的白人男性从相反的方向走过。

  帮助无家可归的人自力更生,他大声说。

  那位男性看向他的方向。

  你好吗?基思问。

  那人犹豫了一下,但继续向前走。

  帮帮我!他摇摇杯子,再次喊道。

  那位男性走了。

  除了他连续不断地说话,就只有他有节奏的摇晃杯子的声音。帮帮我!

  一位四十多岁的黑人女性经过。

  帮帮我!帮帮我!往我杯子里扔点什么。

  她无视了他。

  扔个你的电话号码什么的!

  两位三十多岁的黑人男性走过。

  帮助无家可归者,基思喊道。

  你有毛病吗?其中一人回应道。

  是的,我有个毛病,基思大喊。我有爱吃这个毛病。

  这些情况都没有构成纠缠,但基思拖延男性与女性的方式是有区别的。只有对女性,基思才会使用赞美,或者说一些会被她们认为是亲密或者调情的话。在与男性的互动中,他的要求要简单得多。当一位白人男性在他的求助呼声之后看向他时,基思仅仅说了“你好吗”。我们看到了两个例子:基思和穆德里克,他们对女性所说的话中有一大部分是赞美或者试图套近乎的话。女性比男性更容易遇到纠缠,那么,性别在其中是如何系统性地起作用的?第一,这些男性感到自己有权去纠缠这些女性——在他们面对男性时,并没有这种理所应当感。第二,在对话的形式中也可以看出性别的作用。无论对于男性还是女性路人,他们都不接受对方的拒绝,从而违反了对话的基础准则。然而,对于女性,有一层附加的对话形式——系列赞美和套近乎的话,而这种话尤其让人感到无礼而很难视而不见。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然而,无论如何,厕所资源本身显然是一个问题,而这是造成这些人成为问题的主要原因。城市解决公共场所小便问题的方法是,发现穆德里克这样的人在公共场所小便时,把他关起来。但这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在街上工作的人们相信他们别无选择。另一种办法则是提供目前在巴黎和旧金山街头的那种自洁公共厕所。

  即使在这一点上,我也感到有些不确定。在最近的巴黎之行中,我与法国社会学家昂利·佩雷茨(Henri Peretz)一起走在街上,寻找那些维修城市的自洁公厕的卡车。当我们找到一辆卡车时,我(通过昂利)告诉司机:希望有一天纽约人也能有这样的资源...

  然而,无论如何,厕所资源本身显然是一个问题,而这是造成这些人成为问题的主要原因。城市解决公共场所小便问题的方法是,发现穆德里克这样的人在公共场所小便时,把他关起来。但这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在街上工作的人们相信他们别无选择。另一种办法则是提供目前在巴黎和旧金山街头的那种自洁公共厕所。

  即使在这一点上,我也感到有些不确定。在最近的巴黎之行中,我与法国社会学家昂利·佩雷茨(Henri Peretz)一起走在街上,寻找那些维修城市的自洁公厕的卡车。当我们找到一辆卡车时,我(通过昂利)告诉司机:希望有一天纽约人也能有这样的资源。他抱怨说,在巴黎,一些居无定所的人每晚都住在公厕,将公厕当作了收容站。这意味着,即使是有公共厕所,也会无法满足人们的使用需求。每项政策都有其意想不到的后果。

  此外,提供这样一个厕所,显然会使这个街区更有可能成为一个适用的常居地,许多政策制定者都不愿这样做。不过,缺乏这样的资源,也并没有打破街头人们的维生底线。这只是使他们更容易进行不卫生的行为,而对那些不了解其社会性原因的人来说,这种行为是不雅的。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20世纪80年代初,许多美国城市的居民开始将人行道上的生活视为一种新的斗争。他们认为传统标准并不适用于第六大道这样的街道。政治人物的回应是推进恢复秩序和减少犯罪的方案,但这些方案恰恰与雅各布斯所谓的“街上的眼睛”相悖。雅各布斯写道:“首先必须明白,城市的公共安全——人行道和街道的安全——并不是主要归功于警察,尽管警察是必需的。它主要是由一个错综复杂的、几乎无意识的自发控制的网络和标准来维持的,由人们自己执行。”对于许多城市居民,来说,非正式的社会控制已经不再够用,因为街上的眼睛已经慢慢消失。警察对于维持秩序至关重要,不能再成为社会控制的“另一方面”。...


  20世纪80年代初,许多美国城市的居民开始将人行道上的生活视为一种新的斗争。他们认为传统标准并不适用于第六大道这样的街道。政治人物的回应是推进恢复秩序和减少犯罪的方案,但这些方案恰恰与雅各布斯所谓的“街上的眼睛”相悖。雅各布斯写道:“首先必须明白,城市的公共安全——人行道和街道的安全——并不是主要归功于警察,尽管警察是必需的。它主要是由一个错综复杂的、几乎无意识的自发控制的网络和标准来维持的,由人们自己执行。”对于许多城市居民,来说,非正式的社会控制已经不再够用,因为街上的眼睛已经慢慢消失。警察对于维持秩序至关重要,不能再成为社会控制的“另一方面”。

  社会科学家詹姆斯·威尔逊和乔治·凯林在1982年3月的《大西洋月刊》中发表的题为《破碎的窗户》(Broken Windows)一文,为正式的社会控制方法提供了最重要的理论支持。他们的理论基于社会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1969年的报告,后者曾经在纽约布朗克斯和加利福尼亚州帕洛奥图的停车场放置无牌车辆。威尔逊和凯林在结论中称,在这两个地方,一旦路人意识到这些汽车是被丢弃的,“没有人在乎”,就会发生破坏行为。在帕洛奥图,破坏汽车的是一位路过的中产阶级白人;而在南布朗克斯,则是贫穷的少数族育。以津巴多的实验作为类比,威尔逊和凯林推而广之,认为街区中(而不仅是在一辆废弃汽车中)一旦出现一个破碎的窗户,就会给人以“没有人在乎”的感觉。他们认为,一旦达到了“没有人在乎”这一条件,“严重的罪行将大肆发展”。即使在罪行增加之前,居民也将开始感到焦虑,这种焦虑来自于他们“感到街道无序,街上充满了令人厌恶、令人担忧的事情……一扇没有修理的破窗意味着没有人在乎……所以打破更多的窗户也无需付出任何代价”。

  尽管在雅各布斯看来,无序有很多积极的意义,而对于威尔逊和凯林来说并不是如此,他们所用的方法在其他方面只有着表面上的不同。两者都在探讨某一些公开可见的行为会产生怎样意想不到的后果。雅各布斯认为,公众人物(在她的分析中,这些是值得尊敬的人物)通过担任“眼睛”的职责而带来可预测性,而这能够创造“有人在乎”的一系列文化意义和期待,从而产生社会秩序。威尔逊和凯林以及那些主张强化警察控制的人则认为,可见的无序和恶名,通过创造一系列“没有人在乎”的文化意义和期待,难以预料地造成了犯罪的后果。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你知道究竟为什么杂志能卖,而违禁品不行吗?”

  “因为杂志和书是(他暂停了下)——怎么说来着?——啊,教育!所以他们允许我们卖。”

  “为什么是‘教育’就可以?”

  “因为这就是人家说的宪法权利。我们有权出售阅读内容。读物。”

  “这是教你收杂志的人告诉你的吗?”

  “不,这是警察说的。”

  尽管他无法解释清楚他所做的事情背后的法律基础,但他知道美国宪法是支持他的。确切地说,他的行为所遵守的是一条当地的法律,而不是美国的宪法。...

  “你知道究竟为什么杂志能卖,而违禁品不行吗?”

  “因为杂志和书是(他暂停了下)——怎么说来着?——啊,教育!所以他们允许我们卖。”

  “为什么是‘教育’就可以?”

  “因为这就是人家说的宪法权利。我们有权出售阅读内容。读物。”

  “这是教你收杂志的人告诉你的吗?”

  “不,这是警察说的。”

  尽管他无法解释清楚他所做的事情背后的法律基础,但他知道美国宪法是支持他的。确切地说,他的行为所遵守的是一条当地的法律,而不是美国的宪法。在我所有的访谈中,在街区上营业的人都认为他们的权利有宪法保障。例如,当我问罗恩为什么回收的旧杂志允许出售,他解释说:

  当乔治·华盛顿竞选总统时,这是第一修正案的首要原则之一。不像我们今天有电视或报纸。没有电话或电脑让他们将思想传播出去。他们就用印刷品传播思想。事实上,当革命者开始反抗英国的时候,他们需要印刷品书面材料来传播思想。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写小册子。他们需要钱来买墨水、使用印刷机,还有人力,所有这些东西,你明白吗?所以,他们经常不得不将印刷品卖钱。这就是为什么印刷品能够销售。人们需要钱来印刷这些东西。他们不能阻止我们出售印刷品,就像他们不能阻止印报纸一样。或者比如说那边的报推。他们可能会说,'哦,我不喜欢这个报摊,让我把它关了。”

  马尔文听到了罗恩说话,他插话道:“这就是说,他们无法阻止言论自由之类的。”

  “这是整个国家的基础。”罗恩接着说。

  “听上去就是这回事。”马尔文说。

  罗恩继续说道:“很多人都觉得言论自由就是自由表达自己的想法。但是远不止于此。还包括出售印刷品。你明白吗?这就是新闻自由的含义。并不仅仅是去诽谤别人,而是印刷东西去传播思想。唯一能传播思想的方法就是把它写出来,就像你现在也在写你的东西,米奇。”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我的田野调查显示,当一个人说出“去他妈的!”或“我他妈什么也不在乎”时,这种逃避主义有至少四个特质。首先,这种心态是无处不在的,能够影响他生活的绝大部分重要方面。第二,他不再关心自己曾认为基础、必需和自然的行为,例如在床上睡觉和在厕所里排便等。第三,他为伤害了自己所爱的人而感到极度窘迫和羞愧,他们曾为他的毒品和酒花费不菲。这让他远离了亲朋好友和所爱的人,他希望他们不会看到他现在的状态。第四,当放弃了对其他人的所有责任,他从中感到自由。加起来,这些特质让这种“去他妈的”心态成为一种极端形式的逃避主义,而不是一种放弃,就像人们说“管它呢!”然后放弃节食或锻炼计划时那样。这种...

  我的田野调查显示,当一个人说出“去他妈的!”或“我他妈什么也不在乎”时,这种逃避主义有至少四个特质。首先,这种心态是无处不在的,能够影响他生活的绝大部分重要方面。第二,他不再关心自己曾认为基础、必需和自然的行为,例如在床上睡觉和在厕所里排便等。第三,他为伤害了自己所爱的人而感到极度窘迫和羞愧,他们曾为他的毒品和酒花费不菲。这让他远离了亲朋好友和所爱的人,他希望他们不会看到他现在的状态。第四,当放弃了对其他人的所有责任,他从中感到自由。加起来,这些特质让这种“去他妈的”心态成为一种极端形式的逃避主义,而不是一种放弃,就像人们说“管它呢!”然后放弃节食或锻炼计划时那样。这种心态让一个人放弃公寓,流落街头,睡在自己或其他人的大小便中,或是睡在地铁蝙蝠洞的老鼠群里。这往往意味着身体从根本上重新社会化。我们将会看到,这种极端的“我不在乎”心态带有一种明确的政治上的正当性,特别是当一个人相信自己的态度来自于一个冷漠的社会,而不是自己的成瘾问题或个人弱点时。

  “去他妈的!”心态还有另外一个更加极端的形式,我们会观察到他们丧失对其他人的同理心,从而可能盗窃车上物品、抢劫送货员或实施身体暴力;他们做这些事情是为了弄到钱去买霹雳可卡因,用过把瘾来进行自我治疗。“他们可能会开始抢劫、偷盗,之类的事。”沃伦解释道,“这种‘去他妈的'可是非常严重的!”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黑人书籍是什么?它们对杰罗米这种人的学识发展来说有多重要?”

  “这些书会传播一种所谓的黑人经验。对杰罗米来说,我认为这些非常重要。有一天,他买了一本《超越奴役》。对杰罗米来说,这些书代表的是一种如何在社会中生存发展的历史。我就是这么看待这些书的。发生了什么,那些人在那些情境中如何反应,谁是受害者,谁被征服。不管这些书实际上是什么和谈论什么,基本上它们对许多人来说就代表着这些东西,也就是黑人在白人社会中该如何生存发展,无论是在历史、经济还是什么领域。杰罗米买的第一本书是哈基·马德胡布蒂的《黑人男性》。我认为这就是书对他的意义:每天...

  “黑人书籍是什么?它们对杰罗米这种人的学识发展来说有多重要?”

  “这些书会传播一种所谓的黑人经验。对杰罗米来说,我认为这些非常重要。有一天,他买了一本《超越奴役》。对杰罗米来说,这些书代表的是一种如何在社会中生存发展的历史。我就是这么看待这些书的。发生了什么,那些人在那些情境中如何反应,谁是受害者,谁被征服。不管这些书实际上是什么和谈论什么,基本上它们对许多人来说就代表着这些东西,也就是黑人在白人社会中该如何生存发展,无论是在历史、经济还是什么领域。杰罗米买的第一本书是哈基·马德胡布蒂的《黑人男性》。我认为这就是书对他的意义:每天早晨醒来,我该如何进步,其他人又是如何做到的?我认为,对我书摊的许多年轻顾客来说,这些书都代表着这个意思。”

  “如果一个孩子对历史没有很好的把握,你认为这些书会不会在某种程度上事与愿违,或者说十分危险?”

  “这很复杂,我认为这个国家有着史诗般的种族历  史,所以这取决于每一个个体如何与这段历史自处。很多黑人求助于这些书,希望从中找到一种积极的黑人自我,很多时候甚至是神话般的自我。我相信,如果严肃的阅读能够促使人们认清事实和宣传,那就相当不一般了。杰罗米还没有到达这一步。他还在最基础的水平,试图认清自己。从我们的对话来看,很明显他还没读过非斋美国人文学或思想界的许多经典著作。但这没关系。因为人们得从自己的起点出发。

  “我开始插手时能对他说,'好吧,听着,这没问题,但现在你得开始看看这本、这本、还有这本书。所以你在跟人打交道时必须非常谨慎和负责,特别是在我的领域。我完全可以来到这里,放声痛骂,胡言乱语,说什么'听着,这些书就是人类开始用笔在纸上写字以来产生的最伟大的著作’。比如,有些人可能会买其中一些书,然后说,'我们都是国王和王后的后代。'我可能就会打断他,问,'你的意思是我们所有人都是?还是只有一部分人?一小部分人?’这能带来一定程度的批判性思考,批判性的演变观,这样,我们才不会仅仅为了对抗历史中黑人的滑稽形象,或是学术研究中的边角料地位,而去创造种神话性的黑人历史。

  “像杰罗米这样的人光顾我的书摊,是为了寻找某种东西来确信他们所感受到的‘自我’,或是曾经的自我。所以你得跟他们合作。我告诉杰罗米,'你要尽可能广泛地阅读,最重要的是,你需要学会如何思考,如何提问,如何向自己提出批判性的问题,这样才能从得到的信息和你所阅读的书中得出结论,而不是简单地接受。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我之所以知道自已知道什么,是因为这条街上曾有人对我非常耐心,会告诉我,'你得读读这本书'或者'你得看看这个'或者'你得好好研究或者重新研究一下这本书’。”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昼巢

  “你接下来又读了什么?”

  “《失窃的遗产》(Stolen Legacy)。一直追溯到亚里士多德和那个时代的人。很有意思的是,黑人的成就几乎从来没出现过。就好像我们从来没给世界带来过任何东西。这是不对的。我们跟其他人做出的贡献是一样的。我们早于许多人先到的美国,而我们得到的对待是不公平的。这本书会告诉你,人们如何从非洲偷走了埃及。因为现在人们认为埃及不再是非洲的一部分了。它是非洲的一部分。就像你从橘子里拿走一颗种子,然后你说它不再是橘子的一部分了。但它确实是非洲的一部分。

  “它教会了你如何看待自己。比如你从哪里...

  “你接下来又读了什么?”

  “《失窃的遗产》(Stolen Legacy)。一直追溯到亚里士多德和那个时代的人。很有意思的是,黑人的成就几乎从来没出现过。就好像我们从来没给世界带来过任何东西。这是不对的。我们跟其他人做出的贡献是一样的。我们早于许多人先到的美国,而我们得到的对待是不公平的。这本书会告诉你,人们如何从非洲偷走了埃及。因为现在人们认为埃及不再是非洲的一部分了。它是非洲的一部分。就像你从橘子里拿走一颗种子,然后你说它不再是橘子的一部分了。但它确实是非洲的一部分。

  “它教会了你如何看待自己。比如你从哪里来,你的故乡。它告诉你,你自己是有价值的。一旦你开始读黑人书籍,你就能对自己了解更多,而不是人云亦云。如果你听信社会上的说法,那身为黑人简直就是地球之罪,哥们。”

  “除了哈基姆,你还跟谁讨论书?”

  “我有个室友,名叫特洛伊。我跟他住在布朗克斯的一个地下室里。他在伍尔沃思工作。我会把书带给他读,他也说他会读。我不知道,但他可能不太感兴趣。不过我还有一个朋友,他刚刚出狱,我们会经常讨论书。他告诉我,他正在给他儿子读这本书。然后我们就开始讨论书了。我去他家时会带上我所有的书。然后他说他也有很多书。因为他坐牢的时候,除了读书没什么事好做。然后他就打开壁橱给我看了他的书。我从他那里拿到了这本J.A.罗杰斯的《从超人到凡人》。”我还从他那儿拿了一本《捕火》,讲的是鲍勃·马利和雷鬼音乐。那之后我们就开始讨论书。因为他说,他得教会他儿子如何看待自己。毕竟,我们黑人的孩子里有好多对自己一无所知。”



《人行道王国》

米切尔·邓奈尔


马景超、王一凡、刘冉 译

恒之
攸卡历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当我第一百零一次被人说“胸太小了”的时候,写下了这首诗。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它被教育着忍辱长大,在

暗处根茎深扎后的蓬发

被当做笑话用哄堂击垮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他们,那些没有树在心脏

生长的人教育我去裹紧它

不见光的叶子枯黄凋谢

死亡在春天的尾巴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种的是观赏树专门被人打量

和你们站成一排时从侧面看

“起伏的山峰”——如此精彩浩大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我的血液是土壤栽培了未来

你的血液渗透着评判的目光和

冷漠的挑拣权


我在胸膛里种下一棵树,而你

把它当作脚下的草,不会惨叫

我的树无论多高都要被砍...

当我第一百零一次被人说“胸太小了”的时候,写下了这首诗。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它被教育着忍辱长大,在

暗处根茎深扎后的蓬发

被当做笑话用哄堂击垮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他们,那些没有树在心脏

生长的人教育我去裹紧它

不见光的叶子枯黄凋谢

死亡在春天的尾巴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种的是观赏树专门被人打量

和你们站成一排时从侧面看

“起伏的山峰”——如此精彩浩大


我在胸膛里埋下新的幼芽

我的血液是土壤栽培了未来

你的血液渗透着评判的目光和

冷漠的挑拣权


我在胸膛里种下一棵树,而你

把它当作脚下的草,不会惨叫

我的树无论多高都要被砍掉

我的树无论多繁茂都要被修剪

我的树只长在我自己身上


你的胸膛种不出树

那里的土壤贫瘠得发荒

树天生不为你而生长

肆意的是原本,束缚的

是你们


————

【本来这里有一段对于男性对于胸部的描述的,但是审核不给过。你不让我发难道这些话语就不存在了吗?】

在他们眼里胸部这样与sexuality有关的器官只是被动的,一切主体权都在他们自己身上。这也是男性在父权社会中对待女性的态度——作为一个附属品。作为一个会说话但没有思想的繁衍工具。即使到了现代,知道女性有了思想了,也还能抬出那套“害躁”“不知廉耻”的理论:你不守身如玉,你就是下等。你的胸大就是*妇,肯定有很多男人盯着你看过。你的胸小就是可怜,没办法被男性喜欢。

为什么女人要被男性怎么样才能活着

实际上不仅是男性在凝视女性,评判我们的外表,并且把它作为择偶的标准,我同样也受到了女性的审视。她们的态度,竟然和男性惊人地一致。胸太小了会没有人喜欢的。或者只能被特定的人喜欢。太大了也不好,会被sexual harassment,最好捂得严严实实的不要露出一点皮肤。

女性的美为什么是男性定义的?

这些思想从何而来?冷静下来后,我想用自己浅显的社会学知识分析一下。

社会学家布迪厄(Bourdieu)提出过一个理论,符号暴力(symbolic violence),建立在阶级不同的基础上,统治阶级会把意义强加到不同的东西上,再把这样的思想通过种种手段“无厘头地塞进被统治者的脑海”。用马克思主义解释,“控制生产基础的阶级控制思想”,统治阶级能够通过媒体和宣传来传播观念。

被统治者对于这些事物的认知就是这些符号,因为太多人如此认知,所以反而会促进这样的思想传播。到了最后就是咱们社会的现状:这个东西不对劲。为什么不对劲?不知道啊,好像本来应该如此。

大家都被符号暴力了。不过这里不是统治阶级,是父权。父权不但暴力女性,也暴力男性——“女性就该是附属品。男性就该是精英。”这样的言语有依据吗?新时代的女性已经证明没有。这样的言语怎么来的?

我觉得布迪厄用的词很好:无厘头地被塞进来的。


攸卡历

【全英文读书笔记】Magic: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Acknowledgement 

All the words are cited or summarized from the book Magic: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Owen Davies. Only the comment part was written by myself as...

Acknowledgement 

All the words are cited or summarized from the book Magic: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 by Owen Davies. Only the comment part was written by myself as comments. This piece of reading notes was a deduction of the ideas from the book. 


Definitions of magic 

a marker of primitivism 


the ‘oldest, rawest, crudest form of religion’


Hegel: There were three stages of religion : religions where nature was imbued with spirits; religions of elevated, individual, extraterrestrial gods; and finally, Christianity, which he considered the ‘consummate’ synthesis of the other two.


Edward Burnett Tylor (1832–1917) confirmed magic as a major topic in anthropological research. Magic as an expression of animism–the notion that things as well as humans have souls or spiritual essence. Animism and magic characterized peoples ‘low in the scale of humanity’. 


Frazer: there was a clear three-stage model of human intellectual development from magic, to religion, to science. Religion grew from a realization of the failure of magic. 


Durkheim: religion was characterized by social integration and shared values and experience. Churches were an expression of a community. Magic, on the other hand, was concerned with transactions between individuals. “There was no church of magic."


Arnold van Gennep: encouraged scholars to explore the symbolic meaning of magic in terms of the body, its social representation, and the rituals associated with it. This in turn brought gender into the equation. Females are excluded from magic practices in some places while it is the contrary in others. 


Wittgenstein was critical of the notion that magic was false science, an early evolutionary stage. He demonstrated the basis that ‘magical acts are ritual acts’ and not applied science.


Marcel Mauss: Magic and religious rites might be performed by different figures in many cultures, but they were often founded on the same conceptions. Religious impulse developed before magic.


Magic in the fieldwork 

Malinowski also explored the role of language in magic, the meaning residing in the use of words.


The Waxes, who had conducted fieldwork amongst South Dakota, criticized Frazerian and Durkheimian distinctions between magic and religion as based on Western Judaeo-Christian conceptions inappropriate for understanding other societies. 


Worldview

Magic needs to be interpreted within a conception of the world that was fundamentally different to the Western rationalist view.

George Foster: the theory of ‘limited good’—  the role of magic, witchcraft, and folk medical diagnoses in explaining misfortune in a limited good society. (For example, the proletariats and peasants) 


Ernesto De Martino did some investigations amongst the rural poor of southern Italy, and found that there were critical moments in life when people excluded from rational ‘high culture’ are confronted with an existential crisis over their non-existence, the loss of their souls, their erasure from history. Magic, as ritual, brought this condition to a head and enabled poor people to overcome these crises and so counteract feelings of depersonalization and alienation. In this sense, magic functioned as a psychological pressure valve.


Jeanne Favret-Saada considered witchcraft accusations and counter-magic as a symbolic discourse regarding the capture of individual power: ‘witchcraft is spoken words; but these spoken words are power, and not knowledge or information’.


Comments:

The changes in the academic definition of “magic” reflected the development of anthropology the subject. At the very beginning the scholars took the western society as the ideal model of all societies, consequently concluding that magic, something didn’t exist in west but only in other regions, was as “primitive” as these regions. In this stage, most of the investigations on the regions, especially the colonial ones, were based on imaginations and pre-set assumptions of “the people there are inferior than us as they are not civilized”. 


It was the same with the study of magic in the early time. Since it was in these so-called primitive societies that magic existed , it became primitive as well. Also because the rationality was taken as the powerful force, the scholars defined magic as well as religion as “non-rational”. Both Durkheim and Frazer assumed there were a three-step process from magic to science. They assumed history as a linear process. 


And then the anthropologists started to move down from their armchairs. Malinowski in his renowned book the Argonauts of the Western Pacific claimed that anthropology should be conducted with relativism thoughts to every culture. At this moment, treating every culture equally became the essence of the subject. No culture is not superior or inferior than others, but has its own process of development. That’s a reason why worldview of magic was discussed here. 


Relations between magic and religion

born from the same conceptions?


magic as an original form of religion?

Animism→ a God with power that cannot be owned by human 

Monotheism→various forms of Gods worshipping 

nature worship→ personality cult 


Magic was not distinct from religion but rather an unwelcome, improper expression of it, e.g. the witch hunt by Christianity.


Different types and principles of magic 

Naudé: lawful and unlawful magic 

lawful magic, he included divine or ‘Mosoaicall Magick’, in other words prophecies, miracles, and speaking in tongues.

‘theurgic’ magic, exceeded human forces and originated from God


The Viennese doctor Franz Anton Mesmer (1734–1815) postulated that an invisible magnetic fluid existed inside the human body that could be channelled to influence other bodies.


Helena Petrovna Blavatsky (1831–91) identified the source of all ancient wisdom as residing in India and Tibet. It was personified by the mysterious mahatmas, or holy men, mortals who had transcended to a higher spiritual state, from whom she claimed to derive spiritual powers.


Frazer

Sympathetic magic: “like affects like”. For example, hitting on the idol of someone is believed to cause harm on the same part of the body of this person.

The concept of sympathetic magic has also been used to interpret the meaning of prehistoric art. Drawing the image of beasts being beaten down could be a type of magic.

Contagious magic —When things have been in contact with each other, a link remains between them.


Main religions’ attitudes towards magic

As numerous Muslim informants in urban Malaysia told one researcher regarding black magic, ‘we are not supposed to believe in it, but somehow it seems to work’.


The gods and spirits worshipped by non-Christians past and present were, therefore, nothing more than demons and devils. In this sense, the origin of magic lay in Hell.


If natural magic was occult science, demonic magic was heresy. Magic was no longer an expression of paganism but instead the perversion of Christianity.


Magic and science 

Bacon saw science as a weapon against the falsity and ‘nullity’ of magic, but ultimately could not draw a complete line between them. He accepted natural magic worked as an occult science.


Lynn Thorndike expressed the idea that magic and experimental science have been connected in their development; that magicians were perhaps the first to experiment; and that the history of both magic and experimental science can be better understood by studying them together.


Scepticism regarding magic did not depend on science providing satisfactory answers for the workings of the world. As a consequence, magic as a practice, as an idea, and as a creative force, was by no means banished from modern Western society.


Max Weber (1864–1920) coined the term ‘Entzauberung der Welt ’–the ‘disenchantment’ or ‘demagification’ of the world. It did not mean the end of religion, the denial of a divine principal, but rather an ambiguous freedom from the bondage of a life preoccupied with maintaining relations with supernatural forces.


The role of magic 

Magic as deception and illusion, and magic as a psychological condition.


There are certainly some links between magical thinking, ritual, and psychological disorder.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 may be caused by following the magical rites.


A widely used tool in this field of psychological research is the Paranormal Belief Scale (PBS), including seven categories of paranormal belief in the PBR : traditional religious belief, psi, witchcraft, superstition,spiritualism, extraordinary life forms, and precognition.


The crusading magician served a political colonial role.


Michel de Montaigne (1533–92) argued that the tales of amazing magical feats that some people accused witches of, and to which some suspected witches confessed, were often the products of the imagination.


Weyer, della Porta, and others believed that some of these hallucinatory experiences were caused by the poisonous and narcotic plants that some supposed witches were thought to use in their ointments and rituals.


Freud’s views on magic and religion were framed by the evolutionary classification of magic as an expression of the earliest stage of primitive culture.


Malinowski saw religion and magic as an essential part of the human condition–past, present, and future. They have generally engaged with anthropological concepts such as ‘magical worldview’ only when it comes to children’s mental development.


Most of people, whichever society they are in, are superstitious. For example, Americans cross their fingers for good luck while Chinese turn the “fortune” upside down. 


Passing down magic

By kinship in family (usually within the same gender) 

By another well-experienced magician, e.g. the Shamanism. They begin their shamanic training by learning numerous myths and mantra (sounds, songs, or words that generate a spiritual transformation). Through these and instruction by other shamans, they learn to enter trance states.


Magic in a modern world 

The social acceptance of spiritualism, the influence of the Theosophical movement, and the books of Eliphas Lévi, inspired a small group of British Freemasons to develop their own esoteric order, the Golden Dawn, of which W. B. Yeats was a member.


As one of the pioneers of Surrealism, Max Ernst (1891–1976), wrote in 1942, magic was ‘the means of approaching the unknown by other ways than those of science and religion’. The artists at that time expressed their magic in their art works. 


J. R. R. Tolkein’s distinction between magic and enchantment neatly encapsulates these issues: Enchantment produces a Secondary World into which both designer and spectator can enter, to the satisfaction of their senses while they are inside; but in its purity it is artistic in desire and purpose. Magic produces, or pretends to produce, an alteration in the Primary World … it is not an art but a technique; its desire is power in this world, domination of things and wills.


While the technology was not seen as magical, it was initially believed by some that it could be used as a vehicle for magical harm. Advertising adds value to a product, transforms it, through the power of language and wish-fulfilment. Most important of all, it promises control over one’s destiny just like magic–if you accept its blandishments, and millions do.


Children’s intuitive assumption that inanimate objects have sentience is essentially an animistic belief.


One modern British anthropologist has analysed how her own experience of magic is not necessarily supernatural or mystical, nor an aspect of modern or post-modern crisis, but rather ‘an emotional relationship with place through notions of ancestors, folk beliefs and myths’. Nature is at the heart of this sense of magic.


Comments

The relationships and conflicts among magic, religion and science have always been a hot topic in various fields. I myself have always believed that one can fully interpret either of the three only when he believes in it. It is not enough only to study or talk about these concepts, but to sympathize with them. Like what Weber said, use verstehen. I quite appreciate the hard work and spacious knowledge the author has on the topic, however, as a person who believes in magic and has occult experiences, I still hold the view that magic is another interpretation of the world. In the eyes of most people, this is a world of science; why it can’t be a world of magic in others’ eyes? 


The description of the world is a deduction of all the theories and work from our ancestors. There’s a lot that we have explored, but also another huge amount of others that are not explored. Science of today cannot explain everything, nor does magic. Studying them together as syncretism might be a good trend. 


Ending with the ending of the book: Magic is far more than a venerable collection of practices. We need to understand it as a language, a theory, a belief, an action, a creative expression, an experience, and a cognitive tool.


Thanks for reading!

悖悖论
如果我写了一堆没法出版的东西,...

如果我写了一堆没法出版的东西,我就留下遗嘱指定我的一个朋友去出版它们,但让他告诉媒体我让他把稿子全部烧掉

如果我写了一堆没法出版的东西,我就留下遗嘱指定我的一个朋友去出版它们,但让他告诉媒体我让他把稿子全部烧掉

恒之
米花花米

做了个社会学图示的玩。(画得不是很完全,应该有不少错误,请把它当作脑oc的世界观随便看看(什))


理论来源主要糅合了迪尔凯姆的功用主义视角和马克思的冲突论视角,以及社会角色相关的理论。但是被糅合以后面目全非,总之错的都是我的。


其实写的时候满脑袋陀言陀语。嗑陀学的时候觉得陀实在是太社会学家了(当然是基督教社会学)。但是陀选题方面似乎说过要正视社会病症把它们当作社会的一部分这样的话(读的时候觉得迪尔凯姆有被diss到)。似乎还说过自己选的事件反而更具有现实性。


少数和多数的理论也糅合了一下。但我区分了一下两个少数与多数。(仅供参考)(在我看来罗罗就是混淆了两个少数和多数。抱住我...

做了个社会学图示的玩。(画得不是很完全,应该有不少错误,请把它当作脑oc的世界观随便看看(什))


理论来源主要糅合了迪尔凯姆的功用主义视角和马克思的冲突论视角,以及社会角色相关的理论。但是被糅合以后面目全非,总之错的都是我的。


其实写的时候满脑袋陀言陀语。嗑陀学的时候觉得陀实在是太社会学家了(当然是基督教社会学)。但是陀选题方面似乎说过要正视社会病症把它们当作社会的一部分这样的话(读的时候觉得迪尔凯姆有被diss到)。似乎还说过自己选的事件反而更具有现实性。


少数和多数的理论也糅合了一下。但我区分了一下两个少数与多数。(仅供参考)(在我看来罗罗就是混淆了两个少数和多数。抱住我的可爱罗罗)(但是小声说一句(他们所说精神病人和罪犯里面当然包括激进分子)

恒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