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会观察

577浏览    469参与
Yvonne l栖原秦

"

当越来越多的观念成为道德标准的时候

人离机械也就不远了

"

当越来越多的观念成为道德标准的时候

人离机械也就不远了

Yvonne l栖原秦

"

与其相信"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倒不如说是因为你有坦然接受失败的勇气

才能够不断迎接挑战直到经验成为实力

"

与其相信"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倒不如说是因为你有坦然接受失败的勇气

才能够不断迎接挑战直到经验成为实力

_Yui
(长图)坡道上的家 坂の途中の...

(长图)坡道上的家 坂の途中の家-2019日本

“在规则成为规则之后,每一步权责的重新分配都势必艰难。母亲与妻子们需要的是打破这些如同魔咒的“一般而言”,重新定义那些“本应该”的事情,在与社会的相处中求得新的平衡。两个不同的命题,不是有苦衷的话做错事就可以原谅,但是找出做错事的苦衷本身并非没有意义。”

“因为社会偏见严重,那么作为父亲也好,作为丈夫也好,作为家人也好,甚至作为陌生人也好,我们一起努力,让每一个母亲都远离这些艰难吧。”

文字from豆友:麦少侠,图片原创 2020.2.11 update

(长图)坡道上的家 坂の途中の家-2019日本

“在规则成为规则之后,每一步权责的重新分配都势必艰难。母亲与妻子们需要的是打破这些如同魔咒的“一般而言”,重新定义那些“本应该”的事情,在与社会的相处中求得新的平衡。两个不同的命题,不是有苦衷的话做错事就可以原谅,但是找出做错事的苦衷本身并非没有意义。”

“因为社会偏见严重,那么作为父亲也好,作为丈夫也好,作为家人也好,甚至作为陌生人也好,我们一起努力,让每一个母亲都远离这些艰难吧。”

文字from豆友:麦少侠,图片原创 2020.2.11 update

Yvonne l栖原秦

"

我们自以为正常 殊不知在这社会上能够“正常”思考的人少得可怜 每个人眼里的别人都是奇葩。

"

我们自以为正常 殊不知在这社会上能够“正常”思考的人少得可怜 每个人眼里的别人都是奇葩。

Yvonne l栖原秦

当代小情侣真是太可爱了

过去那一辈离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现在的人为了猫狗的归属大打出手

当代小情侣真是太可爱了

过去那一辈离婚争夺孩子的抚养权

现在的人为了猫狗的归属大打出手

不為泉山

黑键

钢琴的黑键与白键真的是等价的吗?

  简单的故事,献给即将出生的灵魂们。

  他的名字是N,Normal的首字母N。

  N出身贫寒,父母亲朴素老实,接受了贫瘠的教育,N于09年正式步入社会,没有任何特点是N最大的特点,工作于二十二名成员组成的一家旅行社,职务是旅行书籍的销售。

  N的性格温吞,安于现状,在公司中不会受到过多的关注,不会得罪人也不会和同事有过多的交流,拿着每个月1800元的基础工资,不追求业绩,也不担心被辞退(事实是旅行社的收入不错,没有给N提高工资),N一直只有两套衣服,一套纯黑色的西装加上领口带有并不令我厌恶的黄渍的旧白色衬...

钢琴的黑键与白键真的是等价的吗?

  简单的故事,献给即将出生的灵魂们。

  他的名字是N,Normal的首字母N。

  N出身贫寒,父母亲朴素老实,接受了贫瘠的教育,N于09年正式步入社会,没有任何特点是N最大的特点,工作于二十二名成员组成的一家旅行社,职务是旅行书籍的销售。

  N的性格温吞,安于现状,在公司中不会受到过多的关注,不会得罪人也不会和同事有过多的交流,拿着每个月1800元的基础工资,不追求业绩,也不担心被辞退(事实是旅行社的收入不错,没有给N提高工资),N一直只有两套衣服,一套纯黑色的西装加上领口带有并不令我厌恶的黄渍的旧白色衬衣;另一套纯黑色的小牌子运动服。

  工作时,N总是干干净净,以不高也不低的音调和音量和客户还有同事交流,一日三餐都在公司楼下的小面馆解决,每天下班后乘一个小时零九分钟左右公交回到租赁的偏单。N有两个记事本,晚上回到房间之后进行简单的洗漱,然后用A本总结当天的工作,记录下工作进度。再用B本来写日记,写日记是N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保持着的习惯,N会把用过的,写完的笔记本整理好,用保鲜膜和胶带封存好,整齐的摆放在自己行李箱里,无论去往哪走向哪,N都会带着装满日记本的行李箱。写好日记后,N会再看一会书,是一些大部分人不愿意去读的书。晚上十点二十分,N会准时闭上他的双眼,直到黑天离开,白天到来。

  由于N并没有太多消费,工作一阵之后存下钱买了一台电脑。N按照说明书摆弄好电脑,用买来的工具安装好了网线。N依旧保持着记录工作和写日记的习惯,只是将每天起床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用这段时间浏览他人的博客,阅读其他人留下的文字。

  比如说,N看到了一篇叫做《蜥蜴先生》的文章,N并不喜欢故事中愚蠢的蜥蜴。再比如N看到了很多人对自然景色的赞美,对工作的抱怨。

  N的生活稳定地如同公园草丛中的鹅卵石子,坚硬,光滑,藏匿在草丛中。

  在2014年的秋天,说不准算不算秋天,十一月初,一个秋雨会出现,下雪也不稀奇的清爽阴天。收水电费的工作人员发现了房间中已经去世的N,整齐地穿着纯黑色的西装,泛黄的领口。房间内整齐又空荡,傍晚的夕阳光蒙在N白净的双手上,法医确认N是猝死,也许只是因为劳累。

  “N是个老实人吧,就那样的人也不会有什么仇家吧。”

  “N这个人有点奇怪,我对他也不是很了解,我都没跟他说过几句话。”

  “N没有什么上进心,不会是在外面借了钱还不上自杀的吧。”

  N去世时,父母亲也不在了,旅行社和警方联系不上,或者说也许是N没有其他的亲人可联系了。

  平淡似钟声的人生,停滞在最后一声钟声后的平静中。

  直到一名警官打开N的日记本,才能有人听清晨钟般严肃的余韵:


  1999年12月1日 大雪 晚九点整

  我曾经想过,尽可能地忍耐,消耗更多的生命来获得人生经验,来改变有意识以来似乎就安定下来的世界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生命元素的再生与流逝,令我痛心疾首的是惨痛的现实:惨痛的现实已经足够清晰,改变想法一类的想法是为了安慰自己来取暖的,永不可能达到做成的理想国。

  关于争辩,在这一切吵闹中间,获得胜利者不是理性,而是辩才。获得胜利者不是持矛执剑的武士,而是军中的号手、鼓手和乐队。如同我对世界和生命的认知,坚信眼前的事实才能摆脱辩才们的花言巧语。

  我自认为,当老师告诉我“道德是最重要的”时,我已经学到了世界上最宝贵的知识,人接受教育的百分之九十九意义就存在于落实这一信条,然而在后来的生活中,我发现人要学的东西还有太多太多,为了活下去,人不得不学会太多,学会遵守不知道是否成熟合理的规则,学会按时完成老师布置的使命般的作业,学会参加将人分为三六九等的考试。我不知道自己被分为第几等。



  2007年5月31日 晴 晚八点三十分

  我最近养成了读书的好习惯,但是学校明令禁止我们看与课业无关的书籍,我不明白学校为什么要这样做,教学楼一楼的镜子上有红色剪纸整齐的标语: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我无能为力,只有偷偷找时间看书,爸妈告诉我我很快就要去赚钱养活自己了,我很期待毕业后的生活,因为毕业了我就有足够的时间看书了。

  


  2010年1月9日 阴天 晚九点整

  今天我听到了F和M的议论,但是我并不难过,我也不会因为奖金和他们争个头破血流,F有女朋友和弟弟要照顾,多赚些钱是必要的。M的梦想是去更好的旅行社工作,好远离我这样的怪人,我大概也能理解他的想法。中午吃面的时候老板免费给我加了一颗卤蛋,我忘记向他道谢了,明天早上一定要去感谢老板。



  2014年10月4日 雨 晚九点五十分

  我在想着要不要注册一个博客账号,好和网上的其他人交流,但是我知道一旦我开始和他们交流就会停不下来,还是不要注册好。我看到了有人讲自己的自行车上了锁停在小区楼下被偷走了,被其他人说安全意识差,应该把车存到存车处或者搬进房间里。我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似乎也没什么必要说什么了。


  这名警官如同上了瘾一般读着N的日记,在N的案件完全处理好之后辞职了。辞职后,他也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

吳三可

为什么要读《社会学》?

文/修远

对待一件事物我们常能看到两种极端的评价,一边是拼命的吹嘘,一边是拼命的诋毁,这两者却都不是这件事物的真实状态。


经常看到很多人喜欢拿自己和周围人的状态来认为这个社会就是如何如何:我和周围人都月薪过万,穷人都是因为懒。猪肉涨价没影响,我和周围人都吃得起……


这就是一个笑话讲的那样,记者在一辆疾行的列车上采访:”这位乘客,您买到火车票了吗?” 乘客甲:”买到了!”, ”旁边这位呢?”,乘客乙:”买到了。” 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几个人,高兴地发现大家都买到了回家的火车票,得出结论:今年过年的火车票很好买……


《小马过河》里每个动物都对一条河的深浅有不一样的评价,但是这条河自...

文/修远

对待一件事物我们常能看到两种极端的评价,一边是拼命的吹嘘,一边是拼命的诋毁,这两者却都不是这件事物的真实状态。


经常看到很多人喜欢拿自己和周围人的状态来认为这个社会就是如何如何:我和周围人都月薪过万,穷人都是因为懒。猪肉涨价没影响,我和周围人都吃得起……


这就是一个笑话讲的那样,记者在一辆疾行的列车上采访:”这位乘客,您买到火车票了吗?” 乘客甲:”买到了!”, ”旁边这位呢?”,乘客乙:”买到了。” 记者随机采访了十几个人,高兴地发现大家都买到了回家的火车票,得出结论:今年过年的火车票很好买……


《小马过河》里每个动物都对一条河的深浅有不一样的评价,但是这条河自身却有着客观存在的深浅,对于动物而言,就要以所有动物的普遍性做参照。不能说大象进去到脚脖子,就告诉大家河很浅,浪不急,结果小松鼠跳进去淹死了……


那小松鼠是不是动物的成员呢?穷人是不是这个国家的成员呢?


对社会偏见狭隘的认知是因为对社会本质的无知。


《社会学》对我们尤为重要,它影响着这个社会,也影响着我们的一切。


社会学、历史和新闻的关系是:历史是埋进土里的,新闻是当下正在发生的,而社会学是链接两者的桥梁,传承历史并影响着每天发生的新闻事件。


社会学是一个社会的文化、状态、秩序、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心理的集合。它是这个社会所呈现出的各种结果的主要原因之一。


了解社会学的人会对每天发生的各种社会新闻处变不惊,甚至可以预料出即将发生的事,因为这就是社会风气与状态反映出的结果,只是早晚的问题。


吳三可

逻辑思维是弱者的救命稻草

文/修远

一个缺乏逻辑的环境中,人们的认知便会因固有的形象思维而想当然,想到什么就是什么,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例如你跟他们谈读书学知识,他们跟你说学校误人子弟,你跟他们谈佛学修心,他们说寺庙骗人捐钱。你跟他们谈自考提升学历,他们跟你说教育机构骗人,你跟他们谈医术治病,他们跟你说医院黑心赚钱,你跟他们谈吃饭才不会饿死,他们跟你说有人吃饭撑死了……

这种不懂逻辑的人,脑子一团浆糊,是非不分、黑白不辩,想到什么是什么,你说一,他偏要说二,还自认为自己说的是事实,非常有道理,与这种人讲话是对牛弹琴,但是又经常能遇到……

亚里士多德学院的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不懂逻辑者不得入内”。这天,来了一...

文/修远

一个缺乏逻辑的环境中,人们的认知便会因固有的形象思维而想当然,想到什么就是什么,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例如你跟他们谈读书学知识,他们跟你说学校误人子弟,你跟他们谈佛学修心,他们说寺庙骗人捐钱。你跟他们谈自考提升学历,他们跟你说教育机构骗人,你跟他们谈医术治病,他们跟你说医院黑心赚钱,你跟他们谈吃饭才不会饿死,他们跟你说有人吃饭撑死了……

这种不懂逻辑的人,脑子一团浆糊,是非不分、黑白不辩,想到什么是什么,你说一,他偏要说二,还自认为自己说的是事实,非常有道理,与这种人讲话是对牛弹琴,但是又经常能遇到……

亚里士多德学院的门口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不懂逻辑者不得入内”。这天,来了一群人,他们都是懂逻辑的人。如果牌子上的话得到准确的理解和严格的执行,那么他们会被允许入内吗?

这一简单的逻辑题我经常用,因为它太简单了,就像数学中的一加一等于二一样简单,但是不懂逻辑的人都会错。因为他们会想当然地认为:上面写的是不懂逻辑者不得入内,又没有写懂逻辑者不得入内,我懂逻辑当然可以入内……

上面是仅写着不懂逻辑者不得入内,但是没写懂逻辑者不可以入内,也没写懂逻辑者可以入内!

所以想当然的认为懂逻辑者可以入内就是不懂逻辑、不守规则。

别人说一你偏要说二,就是违反逻辑学三大定律之一的同一律,即混淆概念和转移话题。

如果仅是不懂逻辑,但愿意学习,也是可以改变,但一个人长期生活在不以逻辑行事的环境中,便会认为逻辑是无用的、学习是无用的、读书是无用的……

因为在混乱的环境中,大家都不以逻辑、规则和法律行事,而是以武力、财力和权利去解决问题。谁的拳头大谁厉害,谁的嗓门高谁强势,谁有钱有势就可以横行无阻……

一个原本就处于弱势的人只有逻辑,规则和法律才能帮助他,给他以公平公正的解决方案。但弱者往往不懂得公平公正的重要性,却是更崇拜武力、财力与权利,在他们看来如果自己拥有了这些,自己也就能随心所欲的欺压其他人了。

例如西安奔驰女司机维权事件,人家用法律和逻辑来维护自己的利益就做的非常好,而有人却说:反正我又买不起奔驰和我有什么关系?过了段时间又爆出女司机是个老板,拖欠员工工资云云……说她之前也是在炒作……

这就是不讲逻辑的混为一谈,她维权和她拖欠员工工资是两件事。

你可以说这个人拖欠员工工资很无耻且违法,但是当她维权时却是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很有智慧和头脑。

所以她向奔驰维权,而他的员工也同样可以向她维权。这是法律的公平公正性,只要自己的利益受损就可以去以公平公正的方式解决,前提是这一切都以正常的逻辑、规则和法律前提下才能有效进行。

而这需要处于这个环境中的每个人都去遵守,都去执行,尤其是底层的弱势群体更需要如此。

夏虫不可语冰TAT

[心声]别让孩子沦为摇钱树——童模事件有感

昨天下午一则关于童模被打的事件上了各大网站热搜,我关注的不少公众号也都就此事或做调查或做深层分析发表了不少文章。作为普通人的自己看了那些报道还有不断爆出来的视频,除了生气还是生气,从未想过一个家庭利用一个孩子挣钱竟能黑心到这种地步。


只能说自己对人的黑暗面知晓得还是太少了。


自从有了娃以后,我经常会在购物网站买童装,看到过许许多多小模特的可爱照片。那些小女孩小男孩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挂着灿烂的笑容,用最甜蜜的表情望向镜头。


如果不是这些新闻的爆出,我恐怕永远都不会去思考这些赏心悦目的画面中那些孩子们笑容背后不为人知的辛酸与眼泪。


事件里的小女孩年仅三岁,甜美烂漫,在那个圈子颇具人气。她...

昨天下午一则关于童模被打的事件上了各大网站热搜,我关注的不少公众号也都就此事或做调查或做深层分析发表了不少文章。作为普通人的自己看了那些报道还有不断爆出来的视频,除了生气还是生气,从未想过一个家庭利用一个孩子挣钱竟能黑心到这种地步。


只能说自己对人的黑暗面知晓得还是太少了。


自从有了娃以后,我经常会在购物网站买童装,看到过许许多多小模特的可爱照片。那些小女孩小男孩总是穿着漂亮的衣服,挂着灿烂的笑容,用最甜蜜的表情望向镜头。


如果不是这些新闻的爆出,我恐怕永远都不会去思考这些赏心悦目的画面中那些孩子们笑容背后不为人知的辛酸与眼泪。


事件里的小女孩年仅三岁,甜美烂漫,在那个圈子颇具人气。她母亲为她接了许多工作,小姑娘常常要换几十套衣服从早干到晚不停地拍拍拍,别说睡午觉了,有时候甚至到了晚上十点还在工作。有一个视频里她因为太累哭泣,换来的不是母亲的安慰而是被用衣架抽打,另一个视频里小姑娘委委屈屈地含着眼泪却还要按照指示做表情摆pose,而那个衣架还一直在旁边拨弄着她的姿势做指导,最叫人心酸的是这个小小的孩子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妈妈一扬手,她立刻往后一缩,挤出一个讨好的笑容。


这个年纪的孩子明明应该是在无忧无虑地玩耍才对,甚至可以说即便被家长送去早教机构也比现在这样仿佛当成马戏团的训练动物沦为敛财工具要来得好得多。


据说当红的童模一天可以赚几千甚至上万元。这个数字对于许多普通家庭而言无疑是个具有诱惑力的数目,无怪乎现在会有那么多小童模被家长带着涌入市场。毕竟对一些满眼都是钱的大人来说,自己每天挤地铁上班看脸色多辛苦啊还赚不多钱,小孩子只要换换衣服拍拍照片就能拿到许多钱,似乎很轻松的样子。


或许其中有一些家长一开始只打算让孩子见见世面做上几单赚点零花什么的,然而人的欲望沟壑岂是轻易能够填平的,毋宁说只会一点点膨胀开来。再说这钱来得那么容易怎能不心动?毕竟辛苦的又不是自己。


记得我当年拍婚纱照时一天换六套衣服都累得半死,吓得再不敢提拍写真了。成年人尚且吃不消,那些尚处于成长阶段的稚嫩孩童又怎么可能受得了一天几十件甚至上百套衣服的工作量。事实上我非常怀疑这些衣服是否经过最起码的消毒,很可能就这样直接给孩子穿在身上了,正常情况下新衣服(尤其是贴皮肤的春装夏装)一般都是洗完用开水烫过经太阳暴晒后才会给孩子穿。


可叹的是,现在讨论童模穿的衣服是否干净,化妆安全与否都已是奢谈,因为这些所谓的小童模连起码的劳动权益都保障不了。劳动权益,这四个字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怪异可笑。我国明令禁止雇佣童工,但是当这对象换成父母的时候,却成了废令,童模圈子俨然成了三不管地带。


在这种情况下,仅仅以母子关系来形容显然是欠妥的。因为这位妈妈在利用孩子赚钱的时候她已经不只是一个单纯的母亲而已,她成为了一个“老板”;当她为了取得更好的拍摄效果而随意踢打她那因为疲劳而不甚配合的女儿时,不过是一个想要压榨出更多剩余价值的剥削者。


面对网上激烈的批判之声,这个女人谎话连篇砌词狡辩,所谓道歉声明中分明含着对网友“狗拿耗子”的不满以及被阻断了财路的怨恨。唯独没有对女儿的疼惜与歉意。


在这个事件中还有一个人始终狡猾地隐藏着自己,那就是孩子的爸爸。他是现实版的苏大强,甚至比苏大强更可恶。他没有阻止过妻子的行动,可能还一起享受了女儿的劳动成果,时至今日他也没有出来面对舆论,将一切都扔给妻子解决。一个自私自利的懦夫,丧偶式教育的典型。


我可怜那些和小女孩一样辛苦工作的童模们,父母是她们全部的世界,为了得到父母的爱,他们工作他们服从他们乖巧地微笑做可爱动作,他们忍受着疲劳与倦意,他们受了委屈忍耐着不敢哭。他们被剥削着劳动力,可悲的是,这个被剥削者甚至都不用被支付酬劳。


别让这些美丽的小天使沦为成年人的摇钱树,别让他们过早踏入功利至上的成人世界,别让他们成为贪欲的牺牲品。


以我看来,既然童模市场难以划分界限,管控约束,以致乱象丛生,妨碍孩童健康成长,造成家庭亲情不再,倒不如一刀切下,一概抹倒。当然我这个小老百姓做不了什么事,只能从自己出发,再不买起用童模的商品。


诚然,这种方式简单偏激又粗暴,衷心希望尽快出台相应的法规,保障这些孩子的身心安全。

吳三可

胡乱的呓语

文/修远


我听王菲的《清平调》都能听哭。李白写《清平调》正是备受唐玄宗恩宠,大红大紫之时。他表面写杨贵妃之美,更是展现了自己的春风得意与大唐盛世之巅峰的辉煌气势。但王菲却唱出了哀婉之韵,这正是大唐由盛而衰急转直下的悲愁在里面,所以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就听哭了。


李白的《清平调》乐曲在当时是典雅大气、欢乐活泼的,现在王菲唱出来是带着哀婉凄凉的。这是要懂相关历史背景才能听出含义的。就像南朝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在他与宠妾嬉戏时是欢乐活泼的,等到了杜牧的“隔江犹唱后庭花”时就成了靡靡之音、亡国之曲的象征了。这种区别是合情合理的,就不属于胡编乱编,一听到这首歌就觉得王菲真的不一般了 。...

文/修远


我听王菲的《清平调》都能听哭。李白写《清平调》正是备受唐玄宗恩宠,大红大紫之时。他表面写杨贵妃之美,更是展现了自己的春风得意与大唐盛世之巅峰的辉煌气势。但王菲却唱出了哀婉之韵,这正是大唐由盛而衰急转直下的悲愁在里面,所以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就听哭了。


李白的《清平调》乐曲在当时是典雅大气、欢乐活泼的,现在王菲唱出来是带着哀婉凄凉的。这是要懂相关历史背景才能听出含义的。就像南朝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在他与宠妾嬉戏时是欢乐活泼的,等到了杜牧的“隔江犹唱后庭花”时就成了靡靡之音、亡国之曲的象征了。这种区别是合情合理的,就不属于胡编乱编,一听到这首歌就觉得王菲真的不一般了 。

这些年也重拍了很多版本的《聊斋》,但是八几版的《聊斋》是最靠谱,符合原著的。其他改变的版本,基本已脱离了聊斋的本意主旨,成了俗不可耐的谈情说爱。

曾几何时芒果台也曾拍出《大明王朝1566》这样的国产历史正剧的巅峰之作。整剧的色调 像阴云一样的笼罩着大明王朝,气氛很是压抑,也没有什么谈情说爱的剧情与小鲜肉坐镇,年轻人自然不喜欢,也就意味着没有收视率。


各种抗日神剧也是懒得说了。早几十年无论如何丑化日本都可以,因为当时国情需要。但当历史的尘埃落定,几十年后的影视剧,依然停留在丑化和仇恨日本的水平上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而应该有敌我双方更全面的视野对比才有意义。例如《走向共和》里中日甲午海战前后,大清与日本的对比,这就是比较全面客观的原因导致了清朝失败的结局。

二战时期希特勒的崛起也不单纯是他个人是个野心家的原因,正是苏联、英法等国的纵容才让希特勒和德意志帝国一步步的崛起,然后给他们挖了坟墓。苏联与德国瓜分波兰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德国会继续东进。所以说二战时苏联自己也非常无耻,导致了那么悲惨的牺牲也是有原因的。

我去年还想了一个问题,是关于去年一整年各个行业内的潜规则与丑闻而言的。后来我在一个视频里看到一个关于二战德国纳粹审判的纪事报告 了解了一个词 “平庸之恶 ”。这与我之前想的国内各个行业内部人员行为的思考不谋而合。也就是说每个行业都有各自的潜规则,而这些规则都是由具体的人去实施的。在做这些行为时,我很好奇他们是否有一个明辨是非的能力:什么事情和规则是可以做的,什么事情和规则触碰了这个社会的底线是不能做的。但我想多数人在自己的行业内做这些事时是缺乏判断力的。他们能做的就是去执行领导交代的任务。

我之前找工作时应聘了一个金融机构,这个机构是搞各种金融投资的。在网上假扮白富美,然后在朋友圈里各种炫耀,再挑选目标通过诱骗的方式拉拢对方来投资,然后赚钱。至于投资赚钱与否先不谈,这个诱骗的方式与传销一样,都是骗局。所以我去了两天了解了以后,就没愤然离开了。这个公司就在苏州园区人才市场旁的办公大楼里,而且不止一家。

连对儿童使用的疫苗都存在问题(医药品是国家安全卫生级别最高的)更遑论食品安全。这些都是有具体的人去负责和执行的。各个行业都存在一定的内部潜规则。可想而知整个社会有存在着多少不能明白是非 没有底线的人。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就是“平庸之恶”。简单的理解就是:一个人只懂得去执行这种行为,而不具备判断的能力。所以二战的德国军官们在屠杀犹太人时认为自己是正义的。

但我认为也不完全如此,很多人更多的是被生活所迫,才去做各种违心之事。但当这种行为习以为常以后,自己的底线也就越来越没有底了。或者说一个人选择了一个行业谋生,他就要以此为生活之本。他个人是难以改变整个行业的规则的。因此他就会逐渐溶于这个行业。而所有的个体也都是如此才形成了一个整体,一个社会的环境。

就像俞敏洪老师前段时间说的那话,引起轩然大波,但令人遗憾的是,所有人的矛头豆指向了他对女性的偏见,而没有人注意他说的那句话的核心观点,是现在这个社会的风气很坏。他的话至少有一半是对的……但当其他人都对他有意见时,另一半的对就会看不到,然后放大另半句的错。这也是人性的一个缺点……

2019、03、15

雪雅

固化与新生

阶级斗争无处不在

阶级斗争无处不在

红酥

没有年轻人的街道

工作日,街道上没有年轻人,他们都坐在办公室里,电脑面前,处理着虚拟的信息。

节假日,街道上也没有年轻人,他们或者宅在家里玩游戏,或者在电影院和酒吧狂欢。

似乎是为了填补街道的空白,老年人出现在纵横的街道,遛弯闲聊,打麻将,在人民公园组织相亲。

没有年轻人的街道,是否缺乏了某种公共空间应有的活力?

工作日,街道上没有年轻人,他们都坐在办公室里,电脑面前,处理着虚拟的信息。

节假日,街道上也没有年轻人,他们或者宅在家里玩游戏,或者在电影院和酒吧狂欢。

似乎是为了填补街道的空白,老年人出现在纵横的街道,遛弯闲聊,打麻将,在人民公园组织相亲。

没有年轻人的街道,是否缺乏了某种公共空间应有的活力?

泽君

春运

我和源稚生到达到中国的这个边陲小城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要连夜坐火车赶去上海。
小城真的是小城,连火车站都很小,人群熙熙攘攘的蜷缩在候车室里,有些人甚至不得不被逼在候车室外候车。各式各样的人混杂在一起,低矮逼厌的候车室里充斥着一股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后发出的刺鼻而古怪的气味儿,那是臭脚丫子和尿骚还有汗臭同泡面味交杂后奇妙的味道。人群闹哄哄的,不乏孩童的笑闹,但也有男人的咒骂和女人的尖叫,那往往伴随着孩子尖锐的哭嚎。人群在候车室里活像一大群绿头苍蝇,爬满了整个厕所。那天正好外面下了毛毛细雨,火车站就几根用有轻微弯曲的生锈铁棒支起一块油腻的帆布,算是雨棚了。雨棚下是席地而坐的人们,他们大...

我和源稚生到达到中国的这个边陲小城的时候,已经深夜了,但这并不妨碍我们要连夜坐火车赶去上海。
小城真的是小城,连火车站都很小,人群熙熙攘攘的蜷缩在候车室里,有些人甚至不得不被逼在候车室外候车。各式各样的人混杂在一起,低矮逼厌的候车室里充斥着一股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后发出的刺鼻而古怪的气味儿,那是臭脚丫子和尿骚还有汗臭同泡面味交杂后奇妙的味道。人群闹哄哄的,不乏孩童的笑闹,但也有男人的咒骂和女人的尖叫,那往往伴随着孩子尖锐的哭嚎。人群在候车室里活像一大群绿头苍蝇,爬满了整个厕所。那天正好外面下了毛毛细雨,火车站就几根用有轻微弯曲的生锈铁棒支起一块油腻的帆布,算是雨棚了。雨棚下是席地而坐的人们,他们大多都衣着简朴,或是身着廉价花哨土气,在大都市明显过时的衣服。大多都疲乏的蹲在地上,垂头不语或是睁着双眼用无声呆滞的目光黏住列车时刻表。大部分人皮肤呈现暗黄色——长期劳作没有好好休息,也没有足够的营养支持的后遗症。惨白的白炽灯打在他们脸上,叫人心生畏惧,他们哪有一丝活人气啊?
我和源君去时候车室已经爆满,我们和其它人一样,被指挥员操着一口我听不懂的方言,像牲口似的赶去了大棚。其中夹杂了多少咒骂抱怨,我不得而知。我们尴尬地站在那大棚的门口,强迫自己不要在意那凌乱肮脏的地面,那遍布了剩菜残羹,塑料袋纸屑,甚至是屎迹和呕吐物的地面。我忍住心中不适看着源君:“这真像难民营不是?”(源君看着比这大棚的任何地方都养眼。)源君皱眉苦笑道:“这就是难民营,这是他们逃离贫穷的唯一方式。”我了然,在这样连基础教育都不完善的地方,他们无力改变什么,只有逃离才有一丝希望。
因为长途舟车劳驾,我疲乏地靠在源君肩膀上小憩。身旁的人抽着廉价的烟熏得我的喉咙发痛,胃里的酸液直涌。聒噪的小商贩叫卖着泡面火腿一类的玩意,像一只鸭子在我耳边。我始终无法入睡,疲惫与虚弱折磨着我,我只能瘫在源君身上,闭着眼忍受着一切。
一个女人的尖叫成功穿透了那厚厚的嗡嗡声,撬开了我的眼皮。我瞪着已毫无神采的双眸向声源处望去,一个妇女歇斯底里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个瘦弱的少年弓着身子怀里护着一个皮包,身手矫健,匆匆翻过人群,不消多想便知,那少年抢了她的包。少年身后紧跟着一身材壮硕的汉子,妇女身旁的空地当是原本那汉子落座的地方。那瘦弱的少年那是汉子的对手?不跑几米,就被汉子一伸手拽倒在地,怀里还紧紧护着那包。那汉子倒是不急着把包拿走,骑在了少年身上,少年弱柳似的身子是受不了这大汉都体重的,少年无论怎么扭动身体,都和那被钉在砧板上的鳝鱼一般无济于事,反倒是被粗糙的水泥地磨破了手脚。大汉抡起小锤般的拳头直直砸往少年身上砸。想来拿壮汉那一对铁锤也是很有力的,少年的惨叫,丝毫不亚于刚刚拿妇女的尖叫。后来倒也弱下来,当是没力气了。正义者们,也跟着跳起来,拥在少年旁边,抬起跟舢板样的脚板往那少年身上踩,也不知刚刚何人帮助壮汉逮捕了少年。人群的嗡嗡声停止了,场内异常安静,好像每个人都在伸长脖子去看少年那边的情况,他们似鱼目的眼睛,才能透出微弱的光来。巡警很快过来了,吹着尖锐刺耳的哨子,制止了正义者们和壮汉,壮汉拿了包,超半死不活的少年吐了口唾沫,骂骂咧咧的回到妇女身旁。正义者们也是缩在了这车站的角,伺机而动声张正义。
源君拍了拍我,促狭“恺撒,你不去声张正义?”“连正义大朋友的源君都不去,我想我没必要了。”源稚生打量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望向那孩子幽幽道“这万恶的金钱啊。”“错的不是金钱,而是贫穷。”我将这句话扔给源稚生,扶着箱子走向月台。
没人在意那个鼻梁被打断满脸是血,像丧家犬一样在地上喘着粗气,苟延残喘的男孩。所有人都在做着自己的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