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园社

1127浏览    26参与
鹘鸠
⚠️流血+SM成分擦边球有感到...

⚠️流血+SM成分擦边球有感到不适请勿点开大图么么么么么


听说有人想看双黑互骂。

来了来了。


⚠️流血+SM成分擦边球有感到不适请勿点开大图么么么么么


听说有人想看双黑互骂。

来了来了。


阿月超随便呐呐
藏匿于鲜花与微笑中的,是否是另...

藏匿于鲜花与微笑中的,是否是另一番面孔

小号发的,大号也发一遍

藏匿于鲜花与微笑中的,是否是另一番面孔

小号发的,大号也发一遍

紫衣小喵

第一次画男的!本来想画奈布,但是画毁了emmmm,所以放弃了,一张有胡子一张没有胡子呐

第一次画男的!本来想画奈布,但是画毁了emmmm,所以放弃了,一张有胡子一张没有胡子呐

紫衣小喵

日常是一张有麻子,一张没有,因为个人认为没有麻子比较好看呐~

日常是一张有麻子,一张没有,因为个人认为没有麻子比较好看呐~

鹘鸠

填的表!挑战者这个的话..我的名字笔画太多懒得写...(ntm


社园社雷避⚠️


左社园 右园社(大概)

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爱他们。


填的表!挑战者这个的话..我的名字笔画太多懒得写...(ntm


社园社雷避⚠️


左社园 右园社(大概)

两个愿望~一次满足~

爱他们。



可 i 小 莓

大家好又是我()我又来了
才发现克利切这个皮肤有个求抱抱的动作2333忍不住就画了((()))
真滴没人磕性转园吗5151

大家好又是我()我又来了
才发现克利切这个皮肤有个求抱抱的动作2333忍不住就画了((()))
真滴没人磕性转园吗5151

昼鸟-都来给我嗑焱莲

【第五人格】稻草人与魔女与巫师(社园社、欺诈)

cp大概是社园和欺诈(这么说来也算all社)

架空,世界观有点像是黑童话,全文5000+

巨型ooc,我流神园慈修罗场

大概是关于我前几天画的稻草人皮的克利切(戳头像里面有就是画的丑),突然有了一个更奇怪的脑洞于是就写起来了。

写到一半魔术师推演出了,发现推演里的魔术师跟我笔下的不择手段横刀夺爱的瑟维黑的一样一样的。我能怎么办我就是喜欢这种乌漆嘛黑表面绅士的瑟维人设啊结果官方真的满足了我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简单的前期社园后期欺诈的修罗场,结果深陷世界观补完的大坑无法自拔,最后写出来的时候世界观已经在我的脑子里完全成型了。

我不就是想写个修罗场吗为什么这么对我?啧还不是我自找的。

所...

cp大概是社园和欺诈(这么说来也算all社)

架空,世界观有点像是黑童话,全文5000+

巨型ooc,我流神园慈修罗场

大概是关于我前几天画的稻草人皮的克利切(戳头像里面有就是画的丑),突然有了一个更奇怪的脑洞于是就写起来了。

写到一半魔术师推演出了,发现推演里的魔术师跟我笔下的不择手段横刀夺爱的瑟维黑的一样一样的。我能怎么办我就是喜欢这种乌漆嘛黑表面绅士的瑟维人设啊结果官方真的满足了我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简单的前期社园后期欺诈的修罗场,结果深陷世界观补完的大坑无法自拔,最后写出来的时候世界观已经在我的脑子里完全成型了。

我不就是想写个修罗场吗为什么这么对我?啧还不是我自找的。

所以这个世界观没准以后还会写呢先码一下。

最后再顺便一提,克利切(Kreacher)是creature的同音异形词,除了"生物"还有"隶属者,奴隶"的意思,《哈利波特》里布莱克家的就有一个叫克利切的家养小精灵。

敲里吗官方你连个名字都能刀我一下敲里吗

伍兹(Woods)好像有森林的意思来着?

=== === ===

0.

稻草人没有脑子也没有心,因此它们总是很笨拙。

1.

丽莎·贝克作为魔女的后裔,小时候总是被提醒谨言慎行——魔女天生魔力强大,在她们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之前,她们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或多或少带着魔力,接触过的人或物都会被她们的魔力所影响。于是为了保证魔女幼崽的安全,魔女们小时候都会被被关在家里。

丽莎的父亲里奥是个普通人,但是他爱着自己的魔女妻子,也爱着自己的女儿。为了让丽莎开心,他做了很多布娃娃,但是丽莎最喜欢的果然是花园里父亲为了驱赶乌鸦而立起的稻草人先生。

"看,他那么可靠,爸爸和妈妈出门的时候,他能让我安心。"

"当然了,他会保护你的,我亲爱的丽莎。"夫妻二人异口同声道。

许是放的时间久了,稻草人胸口的地方破了一个洞,于是调皮的小魔女把自己刚刚采下的蒲公英放在了里面。

"希望你会喜欢,稻草人先生。"

魔女的言行,是有魔力的。

当丽莎真正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是深夜了。今天恰好是红月,许多躲藏在阴影里的生物在这一个夜晚都会猖狂一些,而在充满魔力的红月下,魔女的力量也会被放大。

快要睡着的丽莎,听见花园的方向传来"生长"的声音。

母亲玛莎也听到了。

魔女母女一块出门走去花园,在那里原先立着稻草人的地方只留着一根捆稻草人的木棍,草屑麻绳散落在地上。

灌木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套着破烂麻布衫的青年钻了出来。青年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懵懂,却又无比坚定的看着丽莎。

丽莎认得那蓝色,和父亲缝在稻草人上的纽扣是一个颜色。

"丽莎。"青年开口了,"丽莎,丽莎……"

"稻草人先生?"丽莎小心翼翼地问。

青年笑了,而这一次,没有线将他的嘴缝起来。

丽莎眨了眨眼睛,开心地对母亲说:"看啊,是稻草人先生,他是我的。"

玛莎温柔地看着她的女儿:"是的,我的孩子,你给了他心,他是你的……creature(kreacher)。"

丽莎给了稻草人一颗心,一颗蒲公英的心。可是蒲公英总有一天会枯萎,当心脏化为飞灰时,稻草人就不能行动了。

丽莎轻轻拥抱着她的造物,她的隶属者,小脑袋紧贴着稻草人的胸膛:"我希望你一直陪着我,我希望你有一颗长久的心脏。"

魔力再一次生效,已经奄奄一息的蒲公英在稻草人的胸膛里扎根了。

稻草人被丽莎称为克利切(Kreacher)。

2.

火,到处都是。

蔓延的大火将那座乡下的小房子连带房子外面的小花园焚烧殆尽。

丽莎站在远离这座小乡村的山巅,怔怔看着远处的火光。

克利切将丽莎拢在怀里,轻声地安慰她,左边的眼睛成为一个空洞,右边蓝色的眼睛里却带着深深地愤怒。

那是里奥新交的好友,不仅勾走了玛莎的心,还引来了教会的人。

"克利切先生,丽莎不会再哭了,"魔女颤抖着握住克利切的手,"从今天起,不要叫我丽莎了。"

魔女牵着不知所措的稻草人的手,走进丛林深处。

"叫我艾玛·伍兹(Woods)吧。"

3.

稻草人需要一个脑子,不然就不能思考。

丽莎曾经试着效仿很久以前一位久负盛名的法师的做法,用图钉作为脑子,可是这样克利切就不愿再拥抱丽莎了,因为图钉有可能会伤到丽莎。

最后丽莎选择了狐妖的毛,狐妖聪明伶俐,它们的毛也不易腐坏,是最好的材料了。

于是稻草人克利切彻底成为丽莎·贝克的造物了。

而有了脑子和心脏之后,克利切越来越像个人了,也在狐毛的影响下变得聪明起来。可是这些狐狸毛却在丽莎面前像是失效了一样,让他在面对丽莎时永远笨拙的不行。

在克利切带着丽莎逃命的时候,他丢了一只眼睛,那只蓝色的眼睛被硬生生地勾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变回了蓝色的纽扣。

趁着教会的人愣神的时候,克利切突然暴起,拉着丽莎逃走了。

从此他的左眼就是一片空洞了。

丽莎,或者说艾玛·伍兹,找不到相同的蓝色眼睛,只好给他缝上自己衣服上的黄色纽扣,她的手艺并没有自己的父亲好,因此缝的总跟右眼不一样。

"没关系,已经很好了,丽……艾玛小姐。"

克利切用一只蓝色和一只金色的眼睛看着他的主人,他想要穷尽一切想要保护的人,他作为造物存在的意义。

4.

魔女和普通人类相似,她们渴望人群,但又限制于自己的身份,只能若即若离的在人群外注视着。

克利切和艾玛不停的往前走,有些森林不能再住了。比如西边曾经有一座糖果屋的森林,那里的魔女热情好客,热心的接待每一个迷路的孩子,可是有两个小孩引来了教会的除魔人,糖果和饼干搭建的房屋在烈火中被推倒。

那么,只能往东走了。

东方森林。

上帝的光辉还未照亮那里,非人的生物在那里聚集。

艾玛和克利切轻而易举的在森林边一个靠近人类村庄的地方定居,这里的人类从未聆听过上帝的福音,相反他们受着一位精灵的庇佑。

艾米丽,那个庇佑村庄的精灵的名字。

东方森林及其周边住着很多非人类。

艾玛甚至在这里遇到了海伦娜·亚当斯,那位曾经在西部森林拥有一座糖果屋的魔女。她现在过得并不好,失去了自己的眼睛,眼睛是魔女的魔力的来源之一,每当教会的人抓捕到魔女时,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剜去她们的眼睛。海伦娜现在只剩很少的一点魔力了。

"真是可惜,我已经没有力气再造一个糖果屋了。"

盲眼的魔女一边把努力变出的几颗水果糖塞给艾玛,一边说。

"不过还是有好事的,教会至少不会到这里来。"

5.

瑟维·勒·罗伊是一位来自西部又在阿拉伯帝国拜师学艺的巫师,最擅长的是制造幻象,人们经常能看见白斑鸠在他的大衣里飞来飞去,也能看见美丽的花朵在他的掌心绽放又枯萎,其实那些都是一触即碎的幻象。

瑟维注意到,东方森林来了新的住户。

魔女艾玛·伍兹和她的造物克利切。

瑟维的邻居狼人奈布·萨贝达跟他说,他能闻到克利切身上干草、蒲公英和狐狸的味道。

哦,一个稻草人。

瑟维大为意外,他没想到真的有魔女会用稻草人作为自己的造物。毕竟稻草人太脆弱了,还很没用。

这么想着瑟维就看到克利切抱着一兜黑面包从面包铺里走了出来。

克利切现在很苦恼,就连狐妖的毛也不能给他答案。他们带的财物快要用光了,艾玛和他并不会任何创造食物的魔法——其实所有魔女都不会,就连海伦娜也只是造出了糖果的"形状"和"味道"罢了,没有任何饱腹的能力。

瑟维看着在他面前走过的克利切,内心不由再一次感叹"魔女"这一力量体系的神奇之处,被她们倾注了心血的造物能够完全表现出人类的外表,直到这些造物的心脏被击溃。

他们这些巫师就不行了,这种直接利用魔力来完成的奇迹只有魔女才能完成。

哦,对了,作为一名绅士,是不是应该去拜访一下这两位新邻居呢?

6.

作为一个稻草人,克利切也活的太胆大妄为了些。

当瑟维被克利切扑倒并帮他挡住那些发狂乌鸦时,他这样想到。

"喂,发什么呆呢?"

青年气哼哼地看着他,异色的瞳孔里带着不满将他倒映其中。

克利切站起身,转头安抚起来那些乌鸦,该说不愧是稻草人,乌鸦们都乖乖地飞走了。

"真是对不起,罗伊先生。"艾玛跑上前,"这些乌鸦是偷吃了我的药才变成这样的。"

"哦,还真的有点疼,"瑟维从地上爬起来,彬彬有礼道,"不过多亏了你的造物,他真可靠。"

当他说对艾玛这些话的时候,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克利切,看到了青年眼中一闪而过的自豪。

"当然啦,克利切总是很可靠。"艾玛开心的说。

作为歉意,艾玛决定留这位邻居共进晚餐。

瑟维靠在厨房门口,看着克利切忙里忙出。克利切已经很习惯这些事情了,食物不多,但是为了艾玛的客人能够满足,他尽力让手上贫瘠的食材看起来美味一些。

"我说你啊,不怕那些火苗吗?"瑟维看到克利切毫不犹豫地把锅端上烧着火的炉灶,问道。

"我是艾玛小姐的造物(creature),克利切(Kreacher)什么都不怕。"

克利切回头瞥了一眼无所事事的巫师,他感觉这个巫师身上有某种违和感,瑟维看着他的时候让他感觉非常不舒服。他希望这是他的错觉,即使他的大脑叫嚣着危险。

那是一顿还算美味的晚餐,罗伊微笑着与艾玛和克利切道别,目光从一个人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艾玛,以后不要和他来往。"稻草人冰冷的眼睛注视着巫师远去的背影,"他总给我一些不舒服的感觉。"

7.

隔壁的狼人朋友出门了,据说最近有一只被猎人追杀而逃难过来的大灰狼吃掉了年迈的木偶师,并掳走了木偶师穷尽一生的完美作品——"孙女"。正义感爆棚的狼人坐不住了,提刀出了门。

希望他可别惹到南边城堡里杀死好几个妻子的家伙,看着奈布离开的方向,瑟维不负责任的想。

不过这样正好,没有任何人打扰他,也不会有人发现他在干什么。

瑟维在地下室里的破书残页中不停翻找,直到他差点以为他已经把那本书给丢掉了,才在一本破破烂烂的牛皮本里找到那本书。

"好吧……现在让我来看看。"

巫师翻开书指尖在残破的字迹上滑动。

"魔女,她们的魔力与生俱来,不需要咒语、手势和阵法的引导……不不,不是这里。"

他舔了舔手指,又翻了一页,书页已经很脆弱了,翻动时让人疑心它随时会碎掉。

"啊,这里。魔女可以制造造物(creature),用魔力赋予它们生命和人形。但是必须给它们放一颗心脏,有些造物还需要大脑。"

"不同的心脏和大脑会给造物带来不同的特质。"

瑟维想到奈布说克利切身上除了干草还有蒲公英和狐狸的味道。

那么让我来猜一猜,到底什么才是亲爱的克利切的心脏呢?

"造物可以易主——只要你有能力打破魔女的防御并杀死原来的心脏,再安装上自己的心脏。"

带有薄茧的手指在"易主"这个词上来回摩挲。

8.

克利切最近常常感觉身上很疼。

这疼痛如蛆附骨,在艾玛在他面前却看着别人时就会变得愈发强烈。

克利切用一双被疼痛折磨而变得阴郁的异色瞳看着不远处和艾米丽聊天的艾玛。

艾米丽是保护村庄人类的精灵,她独有的天赋让她能够轻易抚平人的伤痛,最近她和艾玛成为了朋友,艾玛很快就被这个性格和身体同样纤细的女子吸引了。

她就像那些除魔人信奉的天使一样,不,我不能这么说,但她是最好的精灵。

艾玛想。

她热切的渴望艾米丽温柔的目光能在她身上徘徊,她已经很少能感受到这种纯粹的、只属于女人的柔软的关怀。

因此她并没有注意到克利切的不对劲。

"艾玛!不要和那个精灵说话了,好不好?"克利切强忍着疼痛,对艾玛说。

疼痛让他语调变得扭曲,这让艾玛吓了一跳。不过她并没有多想。

"克利切,你最近好奇怪,艾米丽是好人,我喜欢她。"

艾玛背对着他,一边搅拌药剂一边说。

可是,真的很疼啊……

内里是稻草人的青年悲伤着注视着魔女的背影。

9.

昏暗的地下室里满布着阵法和咒文,一个人影在其中游走。

"让我看看……绿翡翠、天青石、紫石英,哦对了,还忘了这个。"

那个人打开了一个天鹅绒的小匣子,一枚灰色的羽毛安静的躺在其中。

瑟维曾经为了变戏法养过一些白斑鸠,在一个商人那里买过一批鸟蛋,谁曾想其中一颗蛋里孵出来的却是最普通的灰斑鸠。

温顺而美丽的白斑鸠可以作为魔术师的道具,在不了解的人眼里,那就是能带来喜悦的雪白的鸽子,但是灰斑鸠可什么都做不了,它们只能做普通的野鸟。

真没用啊。瑟维温柔地抚摸着灰斑鸠杂色的羽毛,感叹说。

后来他留下了灰斑鸠的羽毛。

现在恰好派上用场。

喉咙里吐出的繁琐的咒语在地下室里回荡形成和声,阵法发出刺眼的光芒和震耳欲聋的嗡鸣。许久之后一切结束,阵法的光芒变得暗淡,一块晶莹剔透的灰色石头代替了那些宝石和羽毛,静静地躺在阵法中心。

瑟维小心翼翼地双手捧起那块灰色石头,眼神热切。石头拿在手上凉凉的,又带着羽毛的柔和,让瑟维想起克利切看向他时警告的目光和拉过艾玛手时温柔的动作。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阵法发出的晦暗的光将巫师的影子扯的巨大而扭曲。

10.

瑟维今天又看到了克利切,他抱着一兜土豆走在第二大道上,瑟维注意到他不正常的神情。

"哦,你还好吗?我亲爱的——克利切(Kreacher/creature)?"

青年不耐烦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克利切好的很,不劳挂心。倒是你,别再跟着我们了。"

瑟维脸上依旧挂着恰到好处的关切。

"你看起来很不好,怎么,伍兹小姐没有注意到吗?"

"不要说——"

疼痛闪电一般袭遍全身,克利切双手失去力气任由土豆掉落在地上滚的到处都是。

瑟维趁机抓住了克利切的手。

秋天到了。

瑟维凑近克利切的胸口,嗅到了浓郁的花蜜的香气。

到底什么东西才是这个稻草人的心脏呢?

瑟维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真可怜,已经在你的身体里扎根了吗?"

"就让伟大的瑟维·勒·罗伊来拯救你吧,我亲爱的克利切。"

就让我来拥有你吧,我亲爱的造物。

11.

克利切失踪了,艾玛在哪里都找不到他。

直到克利切消失,艾玛才意识到,克利切对她而言是多么的重要。明明克利切每天陪着她的时候,她并没有什么感觉。

艾米丽安慰她,说总会找到的,但是艾玛依旧担心。

直到瑟维托人送来一封信。

【亲爱的伍兹小姐,你说,稻草人会感觉到疼痛吗?】

克利切!

艾玛突然想起克利切告诫过,小心罗伊先生。

她跌跌撞撞地往瑟维居住的地方跑。平常紧闭的大门如今门洞大开,引诱着彷徨的魔女踏入巫师的领地。艾玛走进大门,往前走,找到了一个开在地上的门,她能感应到,克利切就在里面。

地下室里还留有上一次施法的法阵残骸,同时也布满了铺天盖地的新的阵法,瑟维这次依旧待在阵法中心,不同的是,他这次怀里抱着失去意识的克利切。

那是属于魔女的造物。

魔女与巫师遥相对望,瑟维拢了拢怀里的克利切,像是魔龙在守护抢来的珍宝。

"把克利切还给我!"艾玛急急地叫喊着。

"尊敬的伍兹小姐,您是最没有理由说这种话的人了。"

瑟维依旧笑的彬彬有礼,眼睛却冷的像是北方的寒冰。

"你……什么意思?"

"真可怜啊,我是说这位克利切先生。你送给他的心脏让他很难受啊。你真的有在关心你的造物吗?"

"我……"艾玛想到了这些天克利切的反常。

"你的心脏失控了,你不关心他,又想把他锁在身边。"

蒲公英成年累月的生长,根系深深扎进稻草人的身体——那已经是一颗濒临崩坏的心脏了。一旦造物对魔女的爱产生怀疑,一旦魔女不再关心自己的造物,动摇和摧折就不可逆转的发生了。

"不!不……"

年轻的魔女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崩溃的大哭起来。

"既然你的爱无法为他停留,就让他成为我的隶属者(creature)吧!"

内心动摇的魔女再也没有办法为造物带来坚实的防御,瑟维内心狂喜,他轻而易举的用一把沾着魔药的银刀刺穿克利切的胸膛,散发着诱人香气的蒲公英被斩断,花瓣一直到根系瞬间腐烂成泥。

取代而之的,是一颗灰色的,冰凉而柔软的心脏。

The End

=== === ===
说起来有人能全部找出来我用的童话里的梗吗?如果有人全部找出来发评论的话,我就去写奈布那条线(是杰佣)。

诸君,我渴望评论【疯狂暗示.jpg】

隆·冬菇

大家,请不要在欺诈下面刷社园(沉重

社园社的一小点落书,没画几个emmm
(算点图?

⚠️画风突变,质量低下,数量低下
平涂画手最为致命
cp为社园社,请不要刷其他cp
本人不接受撕,只接受吹克利切

禁止商用和无授权转载,自留可以

⬆️最近有人盗我图,然后我立志从草稿画手变成平涂画手让盗图的能盗点能看的哈哈哈哈(bu

社园社就很小清新了,虽然我吃园社多一点(

一组情头是别人点的不可以用哦

然后脑了一下魔女集会的那个梗的脑洞,没错魔女是克利切不爽不要吃(不是
衣服是套画师的(
不老魔女克利切把小艾玛养大后被烤着吃了(bu
其实不算黑化算天然黑艾玛?

果然喜欢黑园丁x社(你tm

这俩人都是天使!猫猫兔兔!!!

以上,感谢

大家,请不要在欺诈下面刷社园(沉重

社园社的一小点落书,没画几个emmm
(算点图?

⚠️画风突变,质量低下,数量低下
平涂画手最为致命
cp为社园社,请不要刷其他cp
本人不接受撕,只接受吹克利切

禁止商用和无授权转载,自留可以

⬆️最近有人盗我图,然后我立志从草稿画手变成平涂画手让盗图的能盗点能看的哈哈哈哈(bu

社园社就很小清新了,虽然我吃园社多一点(

一组情头是别人点的不可以用哦

然后脑了一下魔女集会的那个梗的脑洞,没错魔女是克利切不爽不要吃(不是
衣服是套画师的(
不老魔女克利切把小艾玛养大后被烤着吃了(bu
其实不算黑化算天然黑艾玛?

果然喜欢黑园丁x社(你tm

这俩人都是天使!猫猫兔兔!!!

以上,感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