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工

23.1万浏览    5170参与
南南瓜啦

[社园车]夜雪

★小孩子不要看的东西

★已经被屏了好几次了我超级难过

★我今天麻烦了好多老师

比如ao3账号是san老师的

slept老师教了我一个小时如何使用ao3

被打扰到的lavi老师和残月老师

大家对我真是太好了(超级感动!

★在评论里找那个蓝蓝的长长的东西

★小孩子不要看的东西

★已经被屏了好几次了我超级难过

★我今天麻烦了好多老师

比如ao3账号是san老师的

slept老师教了我一个小时如何使用ao3

被打扰到的lavi老师和残月老师

大家对我真是太好了(超级感动!

★在评论里找那个蓝蓝的长长的东西

盲木的呆滞患者

(番外)

 (The nature of money):金钱的本性.

  链接评论走一下。(换成度娘了希望不要翻车)

温馨提示:有些三观不正   OOC(受不了的慎入)


 (The nature of money):金钱的本性.

  链接评论走一下。(换成度娘了希望不要翻车)

温馨提示:有些三观不正   OOC(受不了的慎入)

                   

   

Slept

请看评论!!!
新年快乐!(^O^)y
新的一年也要磕社园

请看评论!!!
新年快乐!(^O^)y
新的一年也要磕社园

克家君
哇哇哇!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

哇哇哇!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住克利切,玛尔塔,小黑小白,大家,亲人新年快乐~

哇哇哇!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住克利切,玛尔塔,小黑小白,大家,亲人新年快乐~

颐和社工
一笑琅然-期末复习中(:3_ヽ)_

补档系列

咕咕咕

我发现我的链接似乎特别容易挂掉?

那没法整了 

你们自己找一找吧

打开浏览器再看

咕咕咕

我发现我的链接似乎特别容易挂掉?

那没法整了 

你们自己找一找吧

打开浏览器再看

颐和社工
世界第一的鹿鸣殿下

【all社?】十二个童话

*西幻paro,前文走合集

*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牛逼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我不是来打架的。”约瑟夫轻轻挥了挥手,艾玛手中偷偷抽出来的匕首碎成了一堆灰烬,“我实在不用跑到你们面前来掐死你们。”

“他能帮你们找到皮尔森。”伊莱说道,艾玛看着那堆灰烬皱了皱眉,推开菲欧娜看着约瑟夫,身体却忍不住的往后靠:“帮忙?我不觉得一个恶魔有这么好心。”

“你真的可以找到克利切?!”威廉转过身来盯着约瑟夫,“怎么找?去哪里?”

约瑟夫没有理会威廉,而是回答艾玛的疑问:“在成为恶魔之前,我对死亡还是有些发言权。”

艾玛不说话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用死亡为人...

*西幻paro,前文走合集

*提前给大家拜个早年,祝大家新年牛逼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1.

“我不是来打架的。”约瑟夫轻轻挥了挥手,艾玛手中偷偷抽出来的匕首碎成了一堆灰烬,“我实在不用跑到你们面前来掐死你们。”

“他能帮你们找到皮尔森。”伊莱说道,艾玛看着那堆灰烬皱了皱眉,推开菲欧娜看着约瑟夫,身体却忍不住的往后靠:“帮忙?我不觉得一个恶魔有这么好心。”

“你真的可以找到克利切?!”威廉转过身来盯着约瑟夫,“怎么找?去哪里?”

约瑟夫没有理会威廉,而是回答艾玛的疑问:“在成为恶魔之前,我对死亡还是有些发言权。”

艾玛不说话了,所有人都知道那位用死亡为人类洗礼的神明,约瑟夫。

“这是个交易,他帮你们找到皮尔森,你们要帮他得到救世主的一部分力量。”伊莱突然说道。

“交易?你不如说这是个威胁。”约瑟夫冷笑了声。

“我想你没得选。”

约瑟夫也不做声了,他确实没得选,因为和克利切契约的缘故,强行毁约让他付出了该有的代价,他现在的状态不过比一个稍微精通魔法的学徒好一些,否则这个精灵即使是最杰出的魔法师也不可能带走一个神。

他坠入黑暗这么久,却忘了恶魔根本不会守信。

他居然毫无芥蒂的相信一个想要毁灭自己创造的一切的旧神。

“好,成交,现在带我们去找克利切。”艾玛急匆匆的说道。

“等等。”菲欧娜一把拉住艾玛,把她挡回自己的身后,“我们可不会和你一样蠢到去相信一个堕入黑暗已久的人。”

“是,我没办法让你相信。”约瑟夫的坦诚倒让菲欧娜愣了一下,约瑟夫转头去看艾玛,红色的眼睛里竟满满的盛满了笑意,“所以你只能去赌,不过这赌注不知道你是否付得起。”

菲欧娜急忙转头去看艾玛,这位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女王没有丝毫犹豫:“我相信你,现在,给我办法!”

“艾玛!”菲欧娜叫出声。

“没事的,菲欧娜,我不会有事的。”艾玛对着菲欧娜笑笑,“那可是克利切啊,我赌不起。”

“很好,死人的灵魂会通过死神的手送往冥界,那是一段很漫长的旅程,你们可以在这个途中把他带回来,但没有办法可以起死回生,你们带回来的也不过是灵魂。冥界我已经太久没去过了,也不会和你们一起去,你们也许都会死在那里,当然,这是我最乐意看到的。”约瑟夫说道,“要反悔吗,贝克小姐?”

许久没有被叫过来自父亲的姓氏的艾玛盯着约瑟夫的眼睛:“我不怕你,也不怕冥界,让我去。”

“不不不,不能你去。”一直沉默的威廉突然蹦了出来,“这里需要你的领导,你要给绝望的人们希望。”

“那么谁去?”艾玛皱起眉。

“我,陛下,还有这位……还算可以的猎人。”玛尔塔的声音传来,她已经穿好了盔甲,腰间配着那把随她打过不少胜仗的宝剑,奈布站在她的身后,脸上少有的让艾玛读出了阴沉。

“当然还有我,他们有一条龙呢,放心吧艾玛,我们会带克利切回来的。”

艾玛看了看威廉,又看了看不用说也不会听她建议的奈布,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你们一定要回来。”

“我保证。”威廉认真的点了点头。

可以算是好脾气的约瑟夫听完他们的告别后才说道:“开始吧。”他伸出手,一个沙漏出现在他的手上,约瑟夫把沙漏递给威廉,“冥界的旅途漫长,但你们已经耽误太久,这是你们剩下的时间,你们不会想留在冥界的。”

威廉接过沙漏,冲艾玛点了点头,约瑟夫抬起手,稀薄的黑雾凭空汇聚,黑色的雾气越来越浓稠,涌动着的大洞出现在空中,一个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他向约瑟夫低下头:“吾主。”

“卡尔?你怎么在这里?”艾玛忍不住问出声。

死神卡尔曾经为艾玛送来过信息,那趟旅程克利切他们解放了被约瑟夫偷走的灵魂。

“他会带你们去冥界,那不是活人方便偷渡的地方。”约瑟夫说道。

黑袍下的死神伸出手去,奈布毫不犹豫的拉住他的手,四个人拉在一起踏入涌动的黑色大洞中去,似是什么东西在哀嚎,洞里突然发出叫破人耳膜的尖声长啸。那声音像是要触及人的灵魂深处,带来一切的痛苦和绝望。

艾玛捂住了耳朵,那声音慢慢减弱,最终消失不见,死神和她的伙伴也不见了踪迹。

“祝你们好运。“伊莱说道。

“等等,你要去哪里?外面都是黑暗!”艾玛慌忙喊住想要离开的伊莱。

“我看到了别的东西,在黑暗中。”伊莱拉下蒙在眼睛上的眼罩,那双像是猫科动物的竖瞳,深色的绿色瞳仁中闪烁着别样的光,“我宁愿称它为希望。”

2.

“你要带着我去黑暗中找你的‘希望’?我会很乐意再次见到卡尔,他会带走你的灵魂。”

“是吗?甘愿堕入黑暗的神明和即使不原谅仍旧称呼你‘吾主’的死神,我该好奇哪一个?”

“也许你更该好奇一下,你的眼睛究竟遭遇了什么。”

“我们都比表面上知道得多,用不着这种无聊的试探。”

“罕见的我同意你,比如说,我知道你说的‘希望’是什么意思。”

“我也知道。”

3.

耳边痛苦的尖叫声逐渐消散,变为低声的呜咽和细碎的祈求,威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狠狠的揍了两拳,晕沉沉的发痛,他松开玛尔塔的手,试探性的向前走了两步。

他们站在黑色的河水边,猩红色的天色一直垂下来掉进看不到尽头的河水里,河水没有丝毫水该有的波澜,更像是一大块黑布,威廉能听到祈求和哀嚎沉进河水的深处,仿佛只看一眼就能陷入无尽的绝望中。这里的空气仿佛都是猩红色的,整个世界或者是眼球上好似被蒙上了一层血膜。

“不要碰到水,除非你想永远的留下来。”卡尔面对着河水,举起了手中的镰刀,那把用于收割灵魂的镰刀的刀刃慢慢的散出淡蓝色的光晕,这些光晕从镰刀上剥离下来,漂浮在空中,飞上河面飞过河水,一直飞进远处一片黑色的地方。

“你在干什么?”玛尔塔问道。

“我们需要船。”卡尔回答道,威廉看了看远处一望无际的河水,手中的沙漏细沙的摩梭声仿佛就在耳侧,他有些着急:“还要多久?我们不能直接飞过去吗?”

卡尔看都不看一眼巨龙:“除了摆渡人的船,所有的东西都会沉。”

“船来了。”奈布突然说了句,所有人都朝着冥河的尽头看去,只见一小点蓝色的光晕飘在河面上,时亮时暗,向着众人摇曳而来。

蓝色的光晕渐渐变大,变得明亮起来,那是条独木舟,蓝色的光晕是放在独木舟里马灯的光亮。独木舟飘到卡尔面前缓缓停下,黑袍死神踏上那条独木舟,威廉也想跳上去却被拦住,卡尔拿起同样放在船头的粗陶罐:“你们需要支付渡资。”

“你要多少金币,国库还能支付得起。”玛尔塔问道。

卡尔摇摇头:“金币对死人毫无用途,我要你的勇敢。”转过身去面对威廉,“还有你的龙炎。”

“你明明知道对于骑士而言勇敢有多么的重要!”玛尔塔大声喊了出来,威廉皱着眉没有说话,但他也在心里衡量龙炎和克利切的重要性。

没了勇敢的骑士便是一把无用的钝剑,没了龙炎的龙也不过是一条大一点儿的飞禽。

“你要我的什么?”奈布却问道。

卡尔看向这位赏金猎人,良久后才说道:“我要你的希望。”

“我没有这东西。”奈布愣住了,卡尔摇了摇头:“我看的清,你以为你有的只是痛苦和孤独,但希望在你灵魂的深处,很早很早以前就存在了。”

“……”奈布沉默了,他想起白沙街,想起孤儿院,想起他看到过的巨鹿,想起这些年来的风霜和旅程。

他的旅途太远,痛苦太多,经历过的风霜从未停下。他也从不曾将自己的弯刀收回刀鞘,从未停止追随月光下的雪花,他以为他只是想着这片雪花曾经也落在过克利切的肩头,现在他懂了,他追随的哪是什么雪花,分明是那片月光。

就像白沙街曾经照亮他的月光一样,他坚信跟着这月光他总会找到路。

这就是他一直坚守的希望。

“我给你。”奈布说道,一枚硬币突然出现在奈布的手中,他把这枚硬币丢进卡尔手中的粗陶罐中,跳上独木舟。

“没了龙炎我也是一条龙。”威廉嘟囔道,把手中出现的硬币丢进陶罐中。

三个在船上的人看着玛尔塔,王国的骑士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了荣耀。”她把手中的硬币丢进陶罐。

卡尔站在船头,他脚边的马灯发出微弱的蓝光,在猩红色的天空下,黑色的冥河上,缓缓的向更深处划去。

4.

渡过冥河,马灯里的光晕又回到卡尔的镰刀上,独木舟顺着来时的方向飘回冥河上,消失在黑色的河水里。

玛尔塔皱起眉,她看着面前紧闭着的巨门以及蹲守在巨门前黑色的大狗。巨门上刻满奇奇怪怪的花纹,两边燃着幽绿色的火焰,大狗足足有五六尺高,正趴在门口打盹,它的皮毛上燃出火焰,戴着满是尖刺的项圈,除去它呲出来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玛尔塔还注意到了它的三个脑袋。

地狱三头犬。

“我们要过去?”玛尔塔低声问了出来,她的声音在发抖,威廉有点儿诧异的转头来看她,玛尔塔也愣住了,面对地狱三头犬谁能不害怕?但她的恐惧好像有点儿超过。

她宁可转身就跑一头跳进冥河里,也不愿在三头犬的面前多待一秒。

“该死。”玛尔塔小声骂了句,她的勇敢被拿走了,她现在没有办法拿着剑叫这只大狗让路,她只会躲在一边被吓得快要哭出来。

“还有多久?”威廉看着手里沙漏里的沙一刻也不停歇的落下去,心里开始焦虑。

“穿过这扇门,还要一段路。”卡尔回答道。

“这太慢了!”威廉大喊了一句,又立刻捂住了嘴,担忧的看了看三头犬一眼,好在它的眼睛还紧紧闭着,玛尔塔倒是被威廉吓了一大跳,差一点儿坐在地上。

“我们这么走,根本追不上之前的死神!”威廉压低声音,有点儿咬牙切齿的道,“我们需要更快的办法!”

卡尔看着他不说话,威廉又看向奈布,事关克利切无论什么时候都冲在最前面的奈布也沉默了,他低着头,面容藏在兜帽之下,但威廉确定他感觉到了,奈布身上的绝望。

从来不情绪外露的猎人也会走到这一步么……

三头犬挡在门前,骑士害怕的发抖,猎人只顾着绝望,死神事不关己,威廉突然问道:“三头犬跑的快吗?”

“它比飞的最快的龙还要快。”卡尔回答道,玛尔塔和奈布也看向威廉。

“无论你在想什么,最好不要这么做。”玛尔塔的声音抖得厉害,不仅如此,她的腿也控制不住的发抖,好像下一秒就要坐倒在地。

奈布也罕见的发了话:“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小声说了句什么,威廉没有听到,但是卡尔听到了,他说:“也许我们已经太迟了。”

“伙计们,我们总得试试,你们不应该被拿走了一点儿东西就变成这样。”威廉有点儿担心,但他相信他的朋友,“我去把它引过来,你们一定要抓住它!”

“不行,我做不到,我们会被咬碎的!你看它身上的火焰!”玛尔塔首先反对。

“我们抓不住它的。”奈布也皱着眉。

“相信我,你们可以的。”威廉说了句,也不管他们的回应,径直向三头犬跑过去。

“等等,回来!”

玛尔塔小声喊道,但威廉根本不听她的,他跑到三头犬面前,大吼了声:“醒醒!到起床的时间了!你这没用的大块头!”

被惊扰的三头犬缓缓的睁开了眼,那双血红的眼睛像是燃烧着的火球,恶狠狠的盯着威廉,呲出獠牙,低吼一声朝着威廉扑了过来。

“我的天!”玛尔塔捂住嘴惊呼了一声,差点儿晕过去,奈布握紧了腰间的弯刀,紧紧盯着暴怒的三头犬,他不害怕,只是感到绝望。就是卡尔,脸色都有些难看。

三头犬恶狠狠的扑了过来,威廉避开它的巨爪,揪住它前爪的毛发,三头犬想把自己身上的跳蚤摔下去,威廉抓的更紧,借助三头犬挥爪的瞬间把自己甩到了三头犬身上。

火焰一下子扑满口鼻,威廉趴在三头犬身上死死揪着它的毛发,他不会怕火,也不会怕这条狗。

他可是一条龙。

“要过来了!”威廉大吼一声,摆脱不掉背上人类的三头犬也注意到了他的几位同伴,呲着利齿,威胁似的低吼着扑了过去。

“不,不要!”玛尔塔再也控住不住,大喊一声转身跑去,她的身后就是冥河,但她一点儿停下的意思都没有,好像真的要跳进去。

“奈布,拉住她!”威廉大喊道。

奈布一把抓住了想要逃跑的玛尔塔,三头犬朝他扑过来,在那一瞬间,奈布翻身躲开,却迟迟站在一边没有动。

“你在等什么?”威廉大声问道。

“我抓不住它,不会抓住的!它身上的火焰会烧死我们!”奈布也大声回答道,这次威廉看到了奈布眼里的绝望,毫不掩饰的深深绝望。

威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卡尔,想要说什么还是咽了下去,暴怒的三头犬一击不中,又一次的扑了过去。

“该死!你们这些没自信的混蛋!”威廉骂了声,松开抓着三头犬的毛发,从三头犬身上翻了下去,黑雾笼罩他的身旁,落地的一瞬间,一条巨龙站在了三头犬面前。

巨龙长啸一声,张开嘴向三头犬吐咆哮,但什么都没发生。

他已经失去了龙炎。

“抓它的肚子,那里没有火焰!”巨龙的双翼狠狠的扇过去,三头犬被打的一趔趄,这次它是真的被激怒了,它身上的火焰燃烧更甚,压低身子扑了过去。

三头犬和巨龙缠斗在一处,巨龙咬住它的前爪,一下子将它甩到一边,龙爪狠狠压住三头犬的脑袋,大喊道:“快点儿!不要想什么狗屁失败!我们都走到这儿了!”

三头犬掀翻巨龙,狠狠的朝他要过去,前爪踩住巨龙的翅膀,一下子咬住巨龙的脖子。

“为了克利切!奈布!为了克利切!”

巨龙挣扎着大喊道,三头犬的利齿可以穿透他的鳞片,奈布看到金色的血从鳞片中滴了下来,他看着巨龙金色的双眸,黑色的鳞片。

“为了他!”

奈布在心里喊了句,转头对玛尔塔喊道:“想想你的荣耀!”朝三头犬跑了过去,玛尔塔呆呆的看着巨龙和奈布,颤抖着手抽出了剑:“为了我的荣耀!”

奈布从三头犬的前爪中钻了过去,抓住它肚子上的毛发,玛尔塔也赶了过来,虽然她的手还在颤抖,但她也死死的抓住不会松手。奈布抽出弯刀,对着三头犬狠狠刺了下去:“威廉!”

弯刀造成不了致命伤,但也足以让三头犬痛的大叫,它丢开了巨龙,一头吵门撞了过去。

威廉立刻变回了人,死死的抓住三头犬的背,顺带把卡尔也捞了上来。

紧闭着的大门缓缓打开,发疯的三头犬一头冲了过去。

5.

门后是一片黑色的森林,按理说会有无数的冤魂来哀嚎,企图抓住他们,但在三头犬的“帮助”下,没有灵魂敢靠近他们。

威廉脖子的伤流出金黄色的血,但他没有空去捂住伤口,三头犬跑的太快了,耳边的风声和森林不断闪过的树枝糊在一起,好像它要狂窜到世界的尽头。

“我们到了。”卡尔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威廉下意识的松了手,一下子被三头犬甩了下来,他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住,威廉晕晕乎乎的站起来:“克利切在哪儿?”

没人说话,他们都看向前面同样披着黑袍的死神,还有站在他旁边的人——瑟维。

“瑟维?!”威廉喊出了声,就是奈布都有些惊讶,“克利切呢?!”

“他的灵魂和你们要找的人很像……”卡尔皱皱眉,接受了他认错人的事实。

“克利切一半的灵魂在我身体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治好了我的伤。”瑟维回答道,“至于另一半……”

“在我这里。”瑟维身边的死神突然说话了,他脱下黑袍,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是你。”玛尔塔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你们不用妄想去找他的灵魂了,它是我最好的伤药。”旧神笑了笑,“你们居然真的敢来冥界?真该称赞你们的勇气。”

“闭上你的嘴!”威廉怒吼道,玛尔塔也尽力拿着她的剑对着旧神。

“收起你们的玩具吧。”旧神打了个响指,玛尔塔手中的剑立刻变成了一堆黑色的蝴蝶飞走了,“感谢你们自投罗网。”

话音刚落,众人身边升起了铁栏杆。

他们被旧神丢进了监狱里。

—TBC—

我的合集应该叫一千零一夜

颐和社工
Xnt丶瓜鹅
来自英国人克利切的新年祝福!新...

来自英国人克利切的新年祝福!新年快乐啊!happy new year!

比例渣轻喷

指绘w

来自英国人克利切的新年祝福!新年快乐啊!happy new year!

比例渣轻喷

指绘w

一只蛇蛇

《南雏⑧》

有点短的第八章。

————————————————————

  庄园的夜晚与清晨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雾蒙蒙的。 

  克拉克抱着克利切到大厅吃早餐,今天克拉克要参加第一场狂欢,他不得不将克利切交给其他的求生者照顾。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早安,克利切。”瑟维递给克利切一块小蛋糕,扬起微笑向小家伙打招呼。

  “早安,瑟维。”克利切接过蛋糕,同样报以微笑,明朗而艳丽的笑容,好像能照亮庄园的天空,也让求生者们有了难得的好心情。 

  艾玛“小姐”除外。 

  园丁面色阴沉地看着被占卜师抱在怀里的小东西,翠绿色的...

有点短的第八章。

————————————————————

  庄园的夜晚与清晨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雾蒙蒙的。 

  克拉克抱着克利切到大厅吃早餐,今天克拉克要参加第一场狂欢,他不得不将克利切交给其他的求生者照顾。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早安,克利切。”瑟维递给克利切一块小蛋糕,扬起微笑向小家伙打招呼。

  “早安,瑟维。”克利切接过蛋糕,同样报以微笑,明朗而艳丽的笑容,好像能照亮庄园的天空,也让求生者们有了难得的好心情。 

  艾玛“小姐”除外。 

  园丁面色阴沉地看着被占卜师抱在怀里的小东西,翠绿色的眼睛里仿佛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为什么这个碍眼的家伙还没有消失?」 

  「他哪里好了?一群人围着他团团转。」 

  「明明最开始只有我在他身边。」 

  「……」

  艾玛猛地回过神,——自己在干什么?明明厌恶那个男人,恨不得他去死,明明是自己用火焰将他吞噬…… 

  艾玛狠狠地拉开椅子,白桦木在柔软的地毯上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却也足以吸引餐桌上每个人的注意。 

  “我吃饱了。”艾玛丢下一句话便匆匆地离开了。 

  艾米莉看着被艾玛捏得不成样子的三明治,若有所思地勾起了唇角。——固执的小朋友啊。 

  “艾米莉小姐,可以麻烦您照顾一下克利切吗?”不知什么时候,克拉克已经抱着克利切离开了座位,来到了艾米莉的面前。 

  “当然。”艾米莉接过克利切,揉了揉小家伙栗色的头发,“记得我吗,克利切?” 

  “记得,医生小姐!”克利切蹭了蹭艾米莉放在他头顶的手,乖巧得像只刚断奶不久的幼猫。 

  “好孩子。”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第八章没有很长,比第四章稍微长一点?

肚子疼的我,是真的扯不出什么了😭

冷楓雲

朋友的官方娃和我家的娃擺一起,體型差好可愛啊XDD
p2是前陣子試浴衣的照片

朋友的官方娃和我家的娃擺一起,體型差好可愛啊XDD
p2是前陣子試浴衣的照片

颐和社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