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社恐

3875浏览    149参与
咥子
瞎画 主要想表现社恐难以表达语...

瞎画

主要想表现社恐难以表达语言的感觉(大概)

毕竟我是真的垃圾

瞎画

主要想表现社恐难以表达语言的感觉(大概)

毕竟我是真的垃圾

℡好想死✘グ

不知道咋取的标题

    我也不知道为什莫会得这种病 ,一开始我天生比较人际冷漠,偏自卑心理,但不是很害怕人,到了上学的年纪,父亲再婚,后母带给我的偏见也随之显现,所以我经常会被她骂,但是我相信她起始点是好的 ,只是自己过于笨拙吧

   一年级被老师完虐,人际关系差到没人理我,老师也不会理我多少,二到五年级吧,社恐越来越强,我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心理的恐惧感,在回答问题时,被老师打骂时,被父母在亲戚下打骂时强烈的羞耻感令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其他的我也不说了,反正差到极点吧

   在同学面前自...

    我也不知道为什莫会得这种病 ,一开始我天生比较人际冷漠,偏自卑心理,但不是很害怕人,到了上学的年纪,父亲再婚,后母带给我的偏见也随之显现,所以我经常会被她骂,但是我相信她起始点是好的 ,只是自己过于笨拙吧

   一年级被老师完虐,人际关系差到没人理我,老师也不会理我多少,二到五年级吧,社恐越来越强,我根本没有意识到那是心理的恐惧感,在回答问题时,被老师打骂时,被父母在亲戚下打骂时强烈的羞耻感令我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其他的我也不说了,反正差到极点吧

   在同学面前自卑被认为是高冷,在生人面前陌生,在朋友面前却是像个疯子,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的社恐至深,假意的微笑一次又一次,在同学面前不知道聊什么而装呆、随便聊话题。强烈的自卑使自己不敢参加活动和音乐考试,真的很烦,懂得安慰别人却忘了自己,已经习惯了……到头来,还不是怪自己,放不下也不敢吗……


   如果可以,我想在悬崖高处观看日出,日落和满天繁星,再举起手中的刀,留给世间的自己第一次微笑……也是最后一次……

   

   

中毒少女阿灿

社恐的人处对象简直是灾难。

为什么别人谈恋爱那么甜,我谈恋爱却这么痛苦呢。


我深度社恐,沉默寡言,可能封闭惯了,和相亲对象在一块儿时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聊什么。


为此我还花钱专门请恋爱老师教我,然而他们也救不了我。还说什么熟了自然就有话题了,可问题是怎么变熟呢?变熟需要聊天,聊天需要话题,而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话题可聊啊。。。为此我还专门在约会前写了草稿背诵,为的就是到时候不冷场。


我太害怕冷场尴尬了,约会时满脑子在想下一个话题是什么,耗费了我全部精力,回来后精疲力尽。


谈恋爱真的很累很累,心理上的煎熬。有时候想故作轻松调侃一下对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对方也反应冷淡,就再也不敢开玩笑了,因为害...

为什么别人谈恋爱那么甜,我谈恋爱却这么痛苦呢。


我深度社恐,沉默寡言,可能封闭惯了,和相亲对象在一块儿时最大的难题就是不知道聊什么。


为此我还花钱专门请恋爱老师教我,然而他们也救不了我。还说什么熟了自然就有话题了,可问题是怎么变熟呢?变熟需要聊天,聊天需要话题,而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话题可聊啊。。。为此我还专门在约会前写了草稿背诵,为的就是到时候不冷场。


我太害怕冷场尴尬了,约会时满脑子在想下一个话题是什么,耗费了我全部精力,回来后精疲力尽。


谈恋爱真的很累很累,心理上的煎熬。有时候想故作轻松调侃一下对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开口,对方也反应冷淡,就再也不敢开玩笑了,因为害怕再一次尴尬。。。…


好烦好烦好烦,人为什么要社交呢,聚会那么折磨的一件事,为什么那么多人热衷呢。。。


中毒少女阿灿

我是抑郁吗?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变得越来越冷漠,没有感情,沉默寡言。在意的人很少很少,想象一下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果突然去世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伤心的,就是比较可惜罢了。


三个人以上的聊天环境,如单位聚会,我会变得无所适从,心跳加快,非常紧张,担心自己说错话,担心自己讲话被别人打断而尴尬,担心别人无视我。。。。。只要一想象那种情景,我就再也不想开口了。


路上遇到熟人,会避开,因为不想对视,不想交流,特别是在单位上厕所时路上遇到同事,非常尴尬。


很难和别人变得很熟,害怕与人交流,会下意识的逃避交流。但是内心又羡慕开朗的人。


对别人的善意非常非常感激并想拼命回报。对别人的恶意非常敏感,只...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变得越来越冷漠,没有感情,沉默寡言。在意的人很少很少,想象一下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果突然去世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伤心的,就是比较可惜罢了。


三个人以上的聊天环境,如单位聚会,我会变得无所适从,心跳加快,非常紧张,担心自己说错话,担心自己讲话被别人打断而尴尬,担心别人无视我。。。。。只要一想象那种情景,我就再也不想开口了。


路上遇到熟人,会避开,因为不想对视,不想交流,特别是在单位上厕所时路上遇到同事,非常尴尬。


很难和别人变得很熟,害怕与人交流,会下意识的逃避交流。但是内心又羡慕开朗的人。


对别人的善意非常非常感激并想拼命回报。对别人的恶意非常敏感,只要一察觉到别人讨厌自己,就会觉得愤恨不平,想要报复。


处对象变得痛苦,很难和对方变熟,想要推进关系但由于不会和人相处,反而弄巧成拙。


对生命越来越淡漠,觉得自己如果快要死了,也没什么舍不得的。





李一般很嗜学

他的怪癖 七

        最后说植物。


        他喜欢密封的、狭小的空间,觉得很有安全感。

        上学的时候他最喜欢最后一排靠墙的座位,背靠墙角,旁边再有一个同桌,三面都被围住了。...


        最后说植物。

       

        他喜欢密封的、狭小的空间,觉得很有安全感。

        上学的时候他最喜欢最后一排靠墙的座位,背靠墙角,旁边再有一个同桌,三面都被围住了。

        这种安全感让他整个人都松弛下来,懒洋洋的。

    

        他觉得家具们也喜欢这样,严丝合缝。他的冰箱、烤箱、微波炉、洗衣机都嵌在柜子里,柜门一拉谁也看不出端倪;音响、中央空调、投影仪都安在天花板上,用遥控或者手机控制开关;地暖自然嵌在地下;甚至灯具开关都隐蔽得像变戏法。

        如果有人第一次来他家,肯定会有些手足无措,摸不着头脑。他想想就觉得得意。

        但是出于各种原因,目前进入过他家的,除他之外只有一只俄国人。

        

        墙壁做了特殊的隔音处理,窗户也选了加厚的隔音玻璃。他也给每个窗户都加上了厚厚的窗帘,尤其是那个豁亮的大飘窗,除了窗帘还多加了一层遮阳帘,拉上之后暗无天日。

        他喜欢这种昼夜颠倒、四时不分的感觉,好像房间里变成了另一个世界,按照他的规则独立地转动运行着。

       

        他觉得自己还是不够特立独行。

        如果他真的不在乎别人的看法,那他其实更想在一辆车上了此余生。

        车≈车厢+车轮,车厢≈狭小空间,车轮≈活动性。他没想把自己的后路封死,不想拘束在同一个地方,他只是需要一个安全的壳子,把其他生命体隔离开。

        不能招摇,越普通越好。只有普通才能隐匿。

        在车上睡觉,在车上吃饭,把车开到阳光充足的地方打开天窗日光浴,开到安静的地方拉上遮阳帘看电影。

       



        至于洗澡、排泄他没有想过。幻想本来就是为了开心,不是为了自寻烦恼。

怪兽iMonster

救命!我现在只能用表情包说话了 QAQ

表情包是一张轻松有趣、人人喜爱的脸

将敏感胆怯、不善言辞的内心

藏在发亮的手机屏幕后


1

我生病了。

发病第三天,我终于戴上口罩和帽子,把脸埋在高高竖起的衣领里,来到了医院。一路上心跳如鼓,冷汗直流;进入诊室时,挂号单已经被我汗湿的手心攥成一团。

“怎么不好?”医生看了我一眼,“坐,病历。”

我避开医生的眼睛,把病历本端端正正摆好,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说啊,”医生又瞥了我一眼,“怎么不好?”

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又出现了。我一瞬间就涨红了脸,齿颊之间两股力量拧着相互抗衡,舌头不知所措地在口腔里乱搅。

医生皱起眉,从镜片上面瞪我。

“说话啊...

表情包是一张轻松有趣、人人喜爱的脸

将敏感胆怯、不善言辞的内心

藏在发亮的手机屏幕后

 

1

我生病了。

发病第三天,我终于戴上口罩和帽子,把脸埋在高高竖起的衣领里,来到了医院。一路上心跳如鼓,冷汗直流;进入诊室时,挂号单已经被我汗湿的手心攥成一团。

“怎么不好?”医生看了我一眼,“坐,病历。”

我避开医生的眼睛,把病历本端端正正摆好,张了张嘴,没有声音。

“说啊,”医生又瞥了我一眼,“怎么不好?”

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又出现了。我一瞬间就涨红了脸,齿颊之间两股力量拧着相互抗衡,舌头不知所措地在口腔里乱搅。

医生皱起眉,从镜片上面瞪我。

“说话啊,你。”

开口是不可避免的了。我满脸发烫,支支吾吾,一张嘴,不出意外地听见自己的声音音调标准,语气欢愉:

“情况,有点复杂呢w。”

医生怔住了。

“达布溜?”

“红红火火恍恍医生不知道达布溜是什么意思吗w?hhh。”

当我听见字正腔圆一个一顿的“红红火火恍恍”从嗓子眼里冲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下意识去捂嘴,还是没能阻止最后一个颜文字“w”的出现,紧接着就是美式发音,流畅饱满的h的三次连读。

爱尺爱尺爱尺。

我站起身来就要夺门而出,后面的医生一把把我揪住,弄得我胳膊生疼。

——好身手。

果然是精神科,实在臂力惊人。

 

2

很久之前,我就总结出了网上聊天的三大法则:

1.多用表情包

2.多用颜文字

3.每时每刻都要善用笑容。自嘲要笑,尴尬要笑,悲伤,也要温和地笑。

爱尺爱尺爱尺,hhh,代表含蓄又友好的笑容。

达布溜,w,代表微笑的嘴。——既缓和气氛,又萌到无法抗拒。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则是拍着大腿抽筋般的狂笑,以至于根本顾不上打出那个“ha”,只好狂敲键盘上的H以表敬意。

同理,还有“哈哈哈哈嗝”和“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啊”,前者短促的“嗝”模仿了换气时气管的痉挛,后者象征嘴型未动而声带舞蹈乐极时的情不自禁,见者立即就可以想到对面双颊通红笑得涕泪横流的样子,营造出“对话进行得异常顺利”的氛围,以及对对方抖的机灵之高度赞赏与认可。

每每面对着对话框,就是我大展身手的好时机。

不论对方有多傲慢、愤懑、烦躁,不论我有多自卑、惶恐、心虚,整个界面的气氛最后总能被我用熊猫头、金馆长、胖虎表情包,颜文字和成吨的“哈哈哈哈”,调得温馨、愉悦且绝不尴尬。

奇迹般的,我发觉自己讨人喜欢了。

--“你说话好可爱啊。”

--“你有点萌哎。”

--“哈哈这个表情包。已存!”

我邪魅一笑,再发出一张金馆长,运指如飞。

“哈哈哈哈嗝,ww真的吗”

 

3

“你觉得是这个原因吗?所以,在网络上习惯这么讲话,最后现实中也控制不住地发出这样的声音?”

医生看着我写给他的自述,若有所思。

我已经住院了,和一位认为自己是达芬奇转世的仁兄住在一起,此人基本无害,只是喜欢画鸡蛋。这时,我们在白色的诊疗室里对话。

我早已拒绝开口说话,于是对着医生点点头。

“所以我就在对话框里持续地扮演可爱和平的角色。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到了对方说什么都笑的程度了。”

“有趣,”他读完最后一句,点点头,“你这个状况,很有参考意义。”

长达三秒钟的沉默。

我神经紧绷,却觉得自己的嘴唇一阵哆嗦,情不自禁喊:

“哈哈哈哈嗝真的吗www。”

医生看了看我。

“对沉默耐受度低。”他低头记录,“对发声内容和是否发声都有控制困难……还有什么呢?想跟我聊聊吗?”

医生抬头看着我。

我用三根手指捏着圆珠笔,另外一只手徒劳地压着自己的嘴唇,盯着桌面上的白纸。我还有些事情想说。

“我洞察力很强。我能察觉到人们喜不喜欢我。”我觉出自己的手在白纸上拖曳,缓缓地写道。“一个眼神,唇部的动作,鞋尖的方向,我就知道他们是怎么想我的,怎么评价我的。我很害怕他们的眼睛,那些打量我、评判我的眼睛。

“你很敏感。在网上,你会感到轻松一点吗?”

我点了点头,手插在头发里,指腹紧贴薄热的头皮。

“你可以试着说话。”医生建议道。

我拒绝尝试,并且觉出一阵害怕。

恐惧与自我质疑感,于我来说是如此熟悉,简直像一只我亲手喂养的怪物,通体漆黑,双眼鼓凸。我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它正乖乖地黏在我脚边。

在我小的时候,我爸常常会仔细打量我。如果我不合他的心意,他的嘴唇就会那样一撇,下巴抖着,好像在咀嚼什么很苦的东西。那副表情实在令我心惊肉跳。

到了青春期,我害怕的东西又变成了女生,漂亮、外向的女生。她们天生带着一种让人恐惧的自信,只消看我一眼,我就会紧张又惊惶,简直不知如何摆放自己的四肢。

还有权威者。所有生来带着优越性的人物,都使我害怕。我忍不住读他们的脸,读他们的表情,如果在上面发现哪怕一丝失望与厌弃,我就会立刻如针扎过的气球,哀鸣着泻下气去。

“我只想在网上与人打交道。这是我擅长的。”我翻过一页白纸,继续写道。“在网上,我不会害怕。”

“嗯,我明白。”医生说,他摘下了眼镜,用袖口擦着,又仔细地把它戴回去,“这种聊天反射的情况,在现实对话中也出现的时间有多长?什么时候开始的?——想得起来吗?”

 

4

发病那天,我正在和女神表白。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夜夜闲谈,我俩终于并肩坐在了操场旁边的长凳上。我的球鞋摆在她套着花色匡威的小脚边上,她牛仔短裙,披肩长发,浑身散发着费洛蒙。

纠结了好几天,最后我还是决定郑重一点,面对面和她表白;爱情这么古早的东西,表情包是打发不了的。我梳好了头,穿得人模狗样,约她出来。

整个过程是教科书式的男女太极打法,顺劲卸劲,紧张饱满。她以优雅善良的姿态及时打断我磕磕巴巴的告白,在我发起第二次猛攻时以精准小点多次的打击将我击溃,每一下都又小又轻柔,于是等我浑身鲜血的时候居然不知道如何怪罪她。

这姑娘就坐在我跟前,每一根长睫毛都闪着善良之光,但我却遍体发寒,如坠冰窟,铁一样的事实像火烧着我的后脊梁——她不喜欢我。等她轻柔的声音停止之后,我们就开始陷入沉默。操场的昏黄灯光一打过来,我就因为羞恼和惊恐从里到外融化了。

“我……送……送你回去?”

“好啊。”

姑娘暖暖一笑,把青丝别进白圆小巧的耳朵后面,她站起身,拂一拂裙子上的一点草屑,和我并肩走出操场,一直与我保持一点距离。我借着光瞥她一眼,打心底觉得她十分好看。

我一边走,一边融化。脑仁从天灵盖里溢出来,羞成玫瑰色的耳朵脱落掉了,手指像冬天房檐底下的根根冰锥,噼里啪啦连着汁水落在我身后,脊柱软下去,皮肤一寸寸消失,头发一簇簇滚落,最后我只剩下一双干净的鞋,啪嗒啪嗒跟在她身边。

然后她一回头,我看起来好像又完完整整的站在她面前了。

“拜拜!”她说。

她的头发好像总保持着一个极度迷人的状态,光偏爱地笼罩她的脸孔,一瞬间我看见好多个人的形象,很多眼睛,很多笑容,失望又泄气的声音——全都无法被我取悦,我不能给他们任何一个人带来满足的欢乐。

我的嘴唇一阵哆嗦,咧出牙来笑了。

“拜拜,达布溜!”

 

5

“因为觉得使用网上的那种说话方式可以给人带来快乐,又极度害怕让别人失望,所以就这样用了。”医生严肃地向实习生解释道,“加上被拒绝的冲击,因此产生了这样前所未有的症状。病人到现在还没有很明显的好转,而且一直不开口说话。我们在考虑用刺激性的治疗方式,毕竟这是极其特殊……”

他边说边推门而入,正好看见我蹲在地上奋力地裁切纸板。医生瞪大眼睛。

“你在做什么?”

我擦擦脑门上的汗,慌忙举起旁边一块正方形白纸板,把头埋在后面,上面画着一个长得很像鸡蛋的emoji表情:[笑cry]。

医生急忙四处张望,惊恐地看见达芬奇转世正在我裁切好的纸板子上认真作画——此兄日夜画鸡蛋,如今画工了得,且积极性高涨,我一呼吁,他即刻就画了起来;房间里铺着[捂脸][微笑][疑惑]和[脸红],在角落里还有几块纸板上涂满了形状规则的草稿,看起来有点像熊猫头表情包。

表情包是最让人放松的东西了。既不用你表达任何立场,又能填满沉默和尴尬的空隙,对方还能被你逗得发笑。没有表情包的面对面交流实属恐怖。一举起这些牌子,我就浑身放松,高兴得直乐。

“快放下啊!”医生大喊,“病情会恶化的!”

我扑过去举起[疑惑]牌子,举在脑袋前:“不能这样做吗?ww”

医生弯腰过来抓住我手里的纸板,使力要撤走它,我立刻奋力与之抗衡,不用表情我要怎么办?这是一场恶斗,我是如此用力,从指尖到肩关节都绷紧了痉挛着把住那块纸板,拼命要把脸挡在后面,但最后它还是被夺走了。医生的脸出现在我面前,他把着我的肩膀,对视的一瞬间,我鼻尖就开始冒汗,手舞足蹈地奋力挣扎起来。医生一跃而起,再次按住我,抬头看着呆站一旁的女实习生。

“快跟他表白啊!”

女实习生立刻满脸通红,惊恐万分地盯着被按倒在地的我,那眼神好像我是一只巨大的鼻涕虫。

“这样……这样不……专业吧?”

“没办法啊!让他冷静下来——啊!”

我羞恼地继续扑腾,医生的眼镜被我打落在地,我又一次被按住,然后我听见医生大声吼道:

“好了!我喜欢你啊!”

我如遭雷击,瞬间定住。医生和我,我们面对面大喘着气,跪在洒满阳光的病房里,久久地凝视彼此。如果你看过不少电影的话,肯定觉得这种画面应该是我开始蜕变的那一刻,或者是我坠入爱河的那一刻。——但是,当然,这种事没有发生。可这句话仿佛确实有魔力,我不再颤抖,嘴唇也有了力量,仿佛可以控制自己说的话了。

“好了……管……管用了……”医生捡起眼镜,龇牙咧嘴地摸着脸上刚刚出现的淤青,“原来是这样!”

我那画着表情的纸板被医生抢走了。他挥舞着纸板,声音很振奋。

“我明白了!”

 

6

治疗方案很简单。

医生找来了各种各样的人。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他上哪找的这么些人。

第一天,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处于后青春期,一脸看谁都不爽的表情。我一看见她,立刻紧张得脑门冒汗,马上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唇。医生把我推进诊疗室,关上了门,我的大腿才不再哆嗦。

这是要干嘛?我在白纸上写道。

医生说:“慢慢来,慢慢来。”

过了一会儿,那姑娘进来了。她一头短短的黑发,剪得乱七八糟,大眼睛在我身上转了两圈。她的眼神里有在评判我的迹象,但我读不出结论。

我不行了。

“hhh,你好呀w。”

“嗬,果然病得不轻。”她说,“怎么嘴里还飚字母呢。”

一股恐惧的震颤传遍我全身。

“我很喜欢你。”她说。

 

我恍了一下神。她的表情好真诚。

“虽然我们才见面,但我已经知道你蛮好的。我很喜欢你。”

第二天,诊疗室里来了一个中年男人。表情凌厉,眼神有力,说明他一辈子里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发号施令。他那身西装价格不菲,脸上长着一双面试官的眼睛。

他严厉地打量我,然后开口了。

“我很喜欢你。”他说。

 

第三天,是一个十岁的小孩。第四天,是个和我一般大的年青人。第五天,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第六天,是一个乐队,头发全染成紫色,站在一起像一筐茄子。

我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天。每天,我被带进诊疗室,然后听见另一些人说:“我很喜欢你。”

原来我不需要担心啊。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在日记本上写,他们全部都很喜欢我!

 

最后一天,我往窗外一看,居然是好汹涌的一道人流,从医院大门涌进来。居然有这么多人吗?嚼着口香糖的女孩,戴厚眼镜的男人,挂耳环的少年。好多人。原来他们都很喜欢我吗?最后两个身影好眼熟,我一看,就觉得心脏发热,如擂鼓般狂跳。那是我爸和我妈。我爸穿着一件半旧的长外套,下巴稳稳的,嘴唇也没有乱撇。

他们说:“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喜欢你。你让我们骄傲。”

我立刻就流泪了,哭得那么快,简直像远程有人按了遥控器。泪水好烫,我简直要融化了,很反重力的一种融化。我的手指一根根长了回来,耳朵飞回到脑袋两侧,心脏重新变大,颅骨嗡嗡地重塑起来,肩膀两边,一边一条胳膊,稳稳地扎住了。

他们看着我,目光温柔,我感觉我完整了。

 

7

“你感觉怎么样呢?”医生问我,“我听说你还不想出院?”

我依旧在接受进一步的治疗,但情况已经大有好转。此时,我们并肩坐在走廊上。

“还不错。”我慢慢地说,字从我舌尖上跳出来,一个一个地排列成句,“只是我依然会害怕。”

我依然害羞,惯性地怀疑自我,不想与人对视。那名为恐惧的怪物已经不再纠缠我了,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爬行而过时留下的粘液。我想继续治疗,直到痊愈。——完全的痊愈。

“因为你本来就是如此的人啊。敏感内向、同理心强。”医生说,“我怎么能去治疗一种性格呢?每一种思想与人格都是独特而宝贵的。你已经明白了自己无需刻意取悦他人,网络与现实的错位认知也已经纠正好了。”

医生停顿了一下,对着空气点点头。

“我想,你已经很完美了。”

我面部突然有一点轻微的痉挛。颊肌牵动颧大肌,笑肌推着皮肤,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对着对面的墙壁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笑容很淡,很腼腆,几乎没有露出牙齿。我下意识地想环顾周围,却发现我并不是为谁而笑。我笑起来原来是这样的吗?没有“哈哈哈哈”,当然也没有末尾的“嗝”,也并不像任何一个表情包,也没有手之舞之足之蹈之那样具有感染力的高兴劲儿。

墙壁上投射着融金似的阳光。我又笑了一次,然后再笑了一次。这种真实而自我的笑容带来的感觉让我着迷。

“好,”我说,“明天就出院吧。”

言毕,平静、稳定的愉悦就像海浪般,把我推入光明里面去了。

 

- the end -

作者 | 渡鸦

 

怪兽iMonster,「现实奇想」风格短篇小说阅读平台。

欢迎关注我们的同名微信公众号【怪兽iMonster】(iMonster-story),每周更新好看故事。

荒诞与真实,仅一线之隔。

喜欢的话帮我们点个赞吧❤

 

꧁༻琪琪༽꧂

我恐怕真的有社恐,亲戚一多我就怕了,不敢出门,缩在自己的世界

我恐怕真的有社恐,亲戚一多我就怕了,不敢出门,缩在自己的世界

烛蜡易燃易爆

烦恼...怎么才能不那么自闭(?)

害,吐槽一下自己吧。初二党,平时都是宅在家玩手机一个人待着....也不出门,,感觉自己蛮社恐的,而且对不熟的人不会说话也不敢多话,而且甚至害怕跟别人对视,打招呼(我好闷骚emm老师都说我话少,但问题是我真的找不到话题啊,太难了,没人跟我有话题)但是某方面找到话题的点子了又会过分的热情吓到人,脑子不受控制的瞎说话.....?害,真的好难啊,我该怎么做才能开放自己啊(?)我真的想交几个能交心的朋友,害,看着别人的小团体我好羡慕啊()啊啊啊啊啊.迷茫T T

害,吐槽一下自己吧。初二党,平时都是宅在家玩手机一个人待着....也不出门,,感觉自己蛮社恐的,而且对不熟的人不会说话也不敢多话,而且甚至害怕跟别人对视,打招呼(我好闷骚emm老师都说我话少,但问题是我真的找不到话题啊,太难了,没人跟我有话题)但是某方面找到话题的点子了又会过分的热情吓到人,脑子不受控制的瞎说话.....?害,真的好难啊,我该怎么做才能开放自己啊(?)我真的想交几个能交心的朋友,害,看着别人的小团体我好羡慕啊()啊啊啊啊啊.迷茫T T


米唐咕咕养殖基地
是昨晚的噩梦但是决定叫它社交恐...

是昨晚的噩梦
但是决定叫它社交恐惧症jpg

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唉(•́ω•̀ ٥)愿大家都能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吧

是昨晚的噩梦
但是决定叫它社交恐惧症jpg

因为实在是太像了【

唉(•́ω•̀ ٥)愿大家都能睡个好觉做个好梦吧

k&y
生性敏感多疑还社恐,简直想把自...

生性敏感多疑还社恐,简直想把自己关在家里再也不想出去。。。
但还是认命做了一只社畜,每天醒来都怀疑人生了:(

生性敏感多疑还社恐,简直想把自己关在家里再也不想出去。。。
但还是认命做了一只社畜,每天醒来都怀疑人生了:(

汪叽💚

在陌生人面前是哑巴,朋友面前是疯子, 明明是自卑,别人却以为你高冷。网上无话不说现实无话可说,最怕聊着聊着对方说要开语音,讨厌演讲,讨厌自我介绍,讨厌回答问题。想谈恋爱呢,又不喜欢跟对方相处,也不知道如何相处 ,大概,这就是社交恐惧症吧

在陌生人面前是哑巴,朋友面前是疯子, 明明是自卑,别人却以为你高冷。网上无话不说现实无话可说,最怕聊着聊着对方说要开语音,讨厌演讲,讨厌自我介绍,讨厌回答问题。想谈恋爱呢,又不喜欢跟对方相处,也不知道如何相处 ,大概,这就是社交恐惧症吧


木兰不belong于

卑微的那个姑娘‖我向自己告白

某年某月某日 在一家奶茶店前

我与你擦肩而过

你穿着粉色的羽绒服

一头枯燥长发披散

你低头垂目

不知何故  我忍不住瞥过你

一股哀凉从脚底上升到喉咙

你让我 想到沧桑这个词

为什么

二八年华的姑娘

你为何 沉重如此

渴了便喝水

饿了去吃饭

若是心情抑郁 那么告诉我吧

不会安慰的一个陌生人

可以选择以后和你在一起

【写给自己的情书系列】

某年某月某日 在一家奶茶店前

我与你擦肩而过

你穿着粉色的羽绒服

一头枯燥长发披散

你低头垂目

不知何故  我忍不住瞥过你

一股哀凉从脚底上升到喉咙

你让我 想到沧桑这个词

为什么

二八年华的姑娘

你为何 沉重如此

渴了便喝水

饿了去吃饭

若是心情抑郁 那么告诉我吧

不会安慰的一个陌生人

可以选择以后和你在一起

【写给自己的情书系列】

妃

我真的是个社交很被动的人。

只要你主动一点儿,我们的关系就会容易维持地多,主动小窗DD我,主动约我——只要有“对方主动”这个前提,我就会随和许多,哪怕是先约又鸽的,哪怕我“秒回”你“轮回”,话题是你主动的就会让我感觉到“啊TA记着我”。

如果你再稍微对我展露一丁点儿的体贴和关怀,比如问候下我的课业,约出门时照顾下我的时间,甚至请我喝杯奶茶,我基本就感激涕零了地把你当自己人了,合理范围内的一切忙都会帮——我是那种会把朋友的请托放在priority的人。

我如果主动,本身就耗蓝不说,我会异常敏感地去感知对方对我的“诚意”。如果我主动约人再被鸽,如果“轮回”或者干脆不回消息的,我内心绝对抓狂的...

我真的是个社交很被动的人。

只要你主动一点儿,我们的关系就会容易维持地多,主动小窗DD我,主动约我——只要有“对方主动”这个前提,我就会随和许多,哪怕是先约又鸽的,哪怕我“秒回”你“轮回”,话题是你主动的就会让我感觉到“啊TA记着我”。

如果你再稍微对我展露一丁点儿的体贴和关怀,比如问候下我的课业,约出门时照顾下我的时间,甚至请我喝杯奶茶,我基本就感激涕零了地把你当自己人了,合理范围内的一切忙都会帮——我是那种会把朋友的请托放在priority的人。

我如果主动,本身就耗蓝不说,我会异常敏感地去感知对方对我的“诚意”。如果我主动约人再被鸽,如果“轮回”或者干脆不回消息的,我内心绝对抓狂的,差不多来个一两次,我就快刀斩乱麻斩断这条关系线了,出门右转不送。

无关风月,男女都一样……求求世界对社恐的善良孩子好一点儿。

memes搬运

拥有一秒伪装能力的社恐星人

拥有一秒伪装能力的社恐星人

memes搬运

哪有什么高冷的人,有九成都是因为害羞!

哪有什么高冷的人,有九成都是因为害羞!

Eileen

关于近期的流行形容词

真是极其厌恶现代人总喜欢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词汇来掩饰自己。

所谓佛系,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一群人说自己每天都不争不抢,对什么都没太大欲望。得不到的不要过分偏执强求固然好,但大多数人给我感觉是--这难道不是不思进取吗?"就这样吧"或者"这样也挺好"什么时候成为值得表扬的心态了??吃海底捞恨不得撑死的时候欲望怎么又回来了呢?更可怕是那种说自己佛系道心的,就是表面一脸平静,与我无关,什么都好,内心疯狂mmp,这他妹不就是表里不一且怂嘛!!!


所谓社恐,我希望不要把这个词普遍现象化,不敢与人沟通和不会与人沟通是不一样的,那些见到自己小姐妹疯狂bb见到同事上司...

真是极其厌恶现代人总喜欢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词汇来掩饰自己。

所谓佛系,最开始出现的时候是一群人说自己每天都不争不抢,对什么都没太大欲望。得不到的不要过分偏执强求固然好,但大多数人给我感觉是--这难道不是不思进取吗?"就这样吧"或者"这样也挺好"什么时候成为值得表扬的心态了??吃海底捞恨不得撑死的时候欲望怎么又回来了呢?更可怕是那种说自己佛系道心的,就是表面一脸平静,与我无关,什么都好,内心疯狂mmp,这他妹不就是表里不一且怂嘛!!!


所谓社恐,我希望不要把这个词普遍现象化,不敢与人沟通和不会与人沟通是不一样的,那些见到自己小姐妹疯狂bb见到同事上司亲戚却安静如鸡的不叫社恐,说话难听不利索词不达意或者胸中沟壑万千但是张不开嘴的也不叫社恐,请正视自己情商低缺乏交际能力的缺点!对,是缺点不是病。


所谓柠檬精,千百年来第一次见过有人把嫉妒这样光明正大的宣之于口,动不动你就酸了,君子坦荡荡,柠檬长戚戚懂吗?


今天只能想起来这么多了,脑子不好,缺点就是缺点,开放包容也要讲道德准线,不要看两集奇葩说就觉得什么特性要兼容并包,存在合理了


渔料理
我的颜色。。都被大家淹没了呢知...

我的颜色。。都被大家淹没了呢
知道了知道了大家给我的颜色(标签)才是我应该有的颜色呢
知道了知道了感谢你的颜色(标签),原来这才是我自己啊

我的颜色。。都被大家淹没了呢
知道了知道了大家给我的颜色(标签)才是我应该有的颜色呢
知道了知道了感谢你的颜色(标签),原来这才是我自己啊

北鸽.

做为一个轻微社恐的朋友 真的对人际交往这种东西很心累的说...在别人眼里应该属于不怎么说话 没什么存在感的那一类吧...但是跟熟悉的人话特别多呢

性格也是奇奇怪怪的我 就很多种性格吧 自己也搞不太清 哪种性格是本来我自己的样子呢 不是为了应付社交的

对于我来说社交真的是个很烦人的东西啊...我这种神经大条且钢铁直 也不太说话的 凭着一颗真心也是很心累呐...关键还不大敢和别人交流

恐惧别人的视线 想做个小透明 又不想让自己孤孤单单可可怜怜的(我要求怎么这么多呢??)

可能在别人看来我还算是很好相处的人叭...日常是个沙雕 但是真的内心异常恐惧社交 沙雕的原因可能就是为了逃避吧(我怎么这...

做为一个轻微社恐的朋友 真的对人际交往这种东西很心累的说...在别人眼里应该属于不怎么说话 没什么存在感的那一类吧...但是跟熟悉的人话特别多呢

性格也是奇奇怪怪的我 就很多种性格吧 自己也搞不太清 哪种性格是本来我自己的样子呢 不是为了应付社交的

对于我来说社交真的是个很烦人的东西啊...我这种神经大条且钢铁直 也不太说话的 凭着一颗真心也是很心累呐...关键还不大敢和别人交流

恐惧别人的视线 想做个小透明 又不想让自己孤孤单单可可怜怜的(我要求怎么这么多呢??)

可能在别人看来我还算是很好相处的人叭...日常是个沙雕 但是真的内心异常恐惧社交 沙雕的原因可能就是为了逃避吧(我怎么这么矫情……怎么肥四)

好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反正大晚上 叭叭说了很多啊

是话痨北鸽☁️😶

水长东

每日一画

今早小脑洞,论一个纠结的社恐心理

在热闹的地方呆久了,就想图个清静,清静久了,就开始想起热闹的好,又回归人群,无限循环。总结一个字,欠。

每日一画

今早小脑洞,论一个纠结的社恐心理

在热闹的地方呆久了,就想图个清静,清静久了,就开始想起热闹的好,又回归人群,无限循环。总结一个字,欠。

云兮兮兮

想写个病情日记.

想写个病情日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