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社死

9972浏览    606参与
孟尔德德

少爷已经很久没笑了

27.

画面很尴尬。

我坐在总裁的大别墅里,一口接一口地喝柠檬水。

玻璃茶壶都快见底了,面前的两个人仍旧对坐无言,默默凝视对方,一句话都不说。

我试着招呼管家:“哪儿有厕所?”

管家看了眼总裁,总裁偏了偏头。

于是管家冲我深深地鞠躬:“请上车。”

28.

我开始理解系统了,它说研发部有病是真的。

一开始我还没明白上车是什么意思,直到管家把我带到了一辆迈巴赫面前,给我开门让我坐好后,亲自坐进了驾驶座:“小姐,预计路程有五分钟。”

我终于明白了:“你们家去厕所要开车去啊?!”

管家从后视镜里看我,露出一脸慈祥的笑:“是的小姐。”

29.

厕所里挂了一幅梵高的画。

这种时......

27.

画面很尴尬。

我坐在总裁的大别墅里,一口接一口地喝柠檬水。

玻璃茶壶都快见底了,面前的两个人仍旧对坐无言,默默凝视对方,一句话都不说。

我试着招呼管家:“哪儿有厕所?”

管家看了眼总裁,总裁偏了偏头。

于是管家冲我深深地鞠躬:“请上车。”

28.

我开始理解系统了,它说研发部有病是真的。

一开始我还没明白上车是什么意思,直到管家把我带到了一辆迈巴赫面前,给我开门让我坐好后,亲自坐进了驾驶座:“小姐,预计路程有五分钟。”

我终于明白了:“你们家去厕所要开车去啊?!”

管家从后视镜里看我,露出一脸慈祥的笑:“是的小姐。”

29.

厕所里挂了一幅梵高的画。

这种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思问画的真假了,毕竟挂在这种金碧辉煌,仿佛酒店大堂的厕所里,它的真假根本不重要。

出门时我听到管家倚在车上,正打电话:“没错,三个亿。好的。”

我甩甩手,走过去:“有纸吗?”

然后管家非常优雅地从不知道哪个口袋里抽出来一条亚麻布手绢:“小姐,请擦手。”

真的很怪。

我擦完手坐回车上,估摸着管家和总裁应该是一个鼻孔出气,能读心的。

就试探着问:“那个,总裁和那个姐姐,什么意思啊?”

管家浓密的眉毛微微皱起:“你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

管家:“少爷和你,难道不是情敌的关系吗?”

30.

我有点慌:“系统!系统!!”

系统懒洋洋地嗯了声:“在呢,宿主,又怎么了?”

我咽了口唾沫:“白月光喜欢总裁,这个事……到底是哪个总裁啊?”

系统慢条斯理,闷闷地笑了声:“宿主,你知道总裁的名字吗?”

我:“不知道。”

系统继续:“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吗?”

淦。

我心中警铃大作:“不,不知道。”

系统:“那么,你的问题就已经出现答案了。她只是喜欢总裁罢了。”

我真的会谢。

我很认真地问:“她到底是什么人,董事会还是投资方?”

31.

我确实不太想回那个离谱修罗场。

真的。

在白月光回国的第一天,我就把人带到了总裁面前,结果两个人一直沉默。

我估计回去的时候他们还是在静坐,没想到回去他俩已经吵起来了。

听了一耳朵内容后,我满脑子都只有两个字:

救命。

32.

总裁解释:“他是独立的个体。”

白月光咄咄逼人:“哦?我没想到,你还有和我抢人的癖好。”

总裁摊了下手:“是么,那可能是因为你不自量力吧。”

白月光勾了下唇角,冷笑:“我看不见得人家愿意跟你吧。玩宛宛类卿这一套,还指望收获真爱?”

总裁挑了下眉:“作为卿,你能说出这种话,也是个人才。”

我在门口,不知道应该用哪只脚踏进房间。

我:“天哪,他们到底看了多少遍甄嬛传?”

系统声音凉凉:“不知道,不要问我关于研发部的问题。”

我:“那如果他两崩了,怎么办?”

系统沉默了一会:“那总裁如果没有找到真爱,这本书就不能结束。”

我:“然后呢?”

系统:“宿主作为不合格的玩家,将会被抹杀。”

我认真想了想:“好像也还行,痛苦吗?”

系统顿了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那种。”

我:“绝对不行。”

33.

绝对不能再让屋子里两个人这样天马行空地说下去了,我猛地踏进去:“不好意思,我不是宛宛。”

白月光震惊转头。

总裁面无表情地打量过来。

我清了下嗓子:“我是朕啊。”

我瞥了眼总裁:“拜托,我长得像她就说明我是大美女好不好?”

白月光脸蛋红红:“真,真的吗?”

我脸色白白:“不是,你不要做出这种表情啊。”

34.

我真的很舍不得这个总裁的身份,以及工资。

回去睡桥洞也实在是太菜了。

但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

我说:“系统,我辞职吧。可能我不是总裁,女主角就不会喜欢我了。”

然后我从系统的声音里听出来七分震惊,三分凉薄:“你有没有想过,谁会代替你成为总裁。”

我心里咯噔一下:“你的意思是我会给总裁制造一个情敌。”

系统懒洋洋地嗯了声:“而且研发部良心发现,画了不少帅哥立绘。所以很有可能是帅哥情敌。”

小吉祥草王

谢谢你 我的挚友 我会永远记住你的笔名 季秋初一

请一定要记住 以后你不清楚性能的笔不要放在自己手上 

谢谢你 我的挚友 我会永远记住你的笔名 季秋初一

请一定要记住 以后你不清楚性能的笔不要放在自己手上 

徳云88

社死现场

   今天是2022、5、19在这天下午六点10到20之间我在数学课上犯了一件可以用脚趾头扣出一座学校的事情

    数学课上老师布置完成数学课本72页.我懒得写就向大饼要答案,大饼是女孩。大饼把答案给了我,但是我嘴jian说了一声某饼某我爱你,但是全班都他妈听见了就开始噢~~~,他妈的我心态蹦了;不过幸好数学老师不追究。放学都就问我***课上那句是你喊的吗?***你太牛逼了……本美铝无语

   我他妈我无语了,我现在十分对不起大饼。大饼我很无辜的嘤嘤

   ......

   今天是2022、5、19在这天下午六点10到20之间我在数学课上犯了一件可以用脚趾头扣出一座学校的事情

    数学课上老师布置完成数学课本72页.我懒得写就向大饼要答案,大饼是女孩。大饼把答案给了我,但是我嘴jian说了一声某饼某我爱你,但是全班都他妈听见了就开始噢~~~,他妈的我心态蹦了;不过幸好数学老师不追究。放学都就问我***课上那句是你喊的吗?***你太牛逼了……本美铝无语

   我他妈我无语了,我现在十分对不起大饼。大饼我很无辜的嘤嘤

   这件事明天就过下周就应该不太会有人提出,就算有人提出那他、她就不是人,希望他们做点人事

青笺.LF

今天也太社死了吧

我想离开地球

今天也太社死了吧

我想离开地球

莫得裤子的在校学生

关于我妈发现了我的车文这回事

如题,深夜睡不着,讲个故事

首先我是一名坐标深圳的初中生(安详),同时是一个不入流的写垃圾同人文的。众所周知,深圳因为疫情停课到了四月十几号。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悲催愉快的网课时期里

我推生日在4.15,三月中旬的时候我决定写一篇车文送给我亲爱的老婆

我写文习惯在老福特自带的草稿箱里开文,然后发,都是直接用电脑的浏览器登陆账号再写。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我提前一个月左右开的文档,咕来咕去到了三月底我还没写完前戏。于是我三月底就疯狂赶稿子,网课午休有两个小时左右,我吃完午饭写了会文,浏览器没关页面也没关掉就睡了(因为用的是无痕,关掉浏览器就得重登,人是真的懒)

醒来之后我发现电脑不在我...

如题,深夜睡不着,讲个故事

首先我是一名坐标深圳的初中生(安详),同时是一个不入流的写垃圾同人文的。众所周知,深圳因为疫情停课到了四月十几号。而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我悲催愉快的网课时期里

我推生日在4.15,三月中旬的时候我决定写一篇车文送给我亲爱的老婆

我写文习惯在老福特自带的草稿箱里开文,然后发,都是直接用电脑的浏览器登陆账号再写。

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我提前一个月左右开的文档,咕来咕去到了三月底我还没写完前戏。于是我三月底就疯狂赶稿子,网课午休有两个小时左右,我吃完午饭写了会文,浏览器没关页面也没关掉就睡了(因为用的是无痕,关掉浏览器就得重登,人是真的懒)

醒来之后我发现电脑不在我房间了

本来睡眼惺忪的我一个激灵,冲出了房门

措不及防看到了客厅里我妈拿着电脑看一个页面,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我的老福特账号页面

玩球

我清楚地记得我睡前浏览器是停在了我车文的编辑页面

也就是说她看到了我的车文

要是那种纯情first time那还没什么,问题是这篇车文我他妈又是醉酒又是绑手指jian还有水手服女装:),后面还有一些dirty talk

:)除此之外她还看完了我所有的同人文

这件事过去已经一个多月了,我至今都不敢和我妈提起我老福特账号的事情

谢了

孟尔德德

少爷已经很久没笑了

20.

活的男二号!

我从来就不理解,为什么女主会不喜欢男二号。

我:嗨害嗨!

我:老婆!

男二号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脸上的雾气骤然散去。

露出一张酷弟弟的脸。

我觉得我眼睛出了问题:这……

系统:?

我:这不是我之前玩的那个乙游的男主吗?

我:不是吧,你们高科技也搞抄袭??

系统:……

系统:你声音小点,我们干不过他们的法务部。

21.

我确实是对乙游男主有滤镜,当场就下了决心。

我要把这个小可怜从恐怖的剧情中拯救出来!

男二号:有事吗?

我:啊我——

男二号:有事的话打110,我没空。

我:啊我——

男二号:别以为你长了张她的脸,就可以勾引我。......


20.

活的男二号!

我从来就不理解,为什么女主会不喜欢男二号。

我:嗨害嗨!

我:老婆!

男二号明显停顿了一下,然后脸上的雾气骤然散去。

露出一张酷弟弟的脸。

我觉得我眼睛出了问题:这……

系统:?

我:这不是我之前玩的那个乙游的男主吗?

我:不是吧,你们高科技也搞抄袭??

系统:……

系统:你声音小点,我们干不过他们的法务部。

21.

我确实是对乙游男主有滤镜,当场就下了决心。

我要把这个小可怜从恐怖的剧情中拯救出来!

男二号:有事吗?

我:啊我——

男二号:有事的话打110,我没空。

我:啊我——

男二号:别以为你长了张她的脸,就可以勾引我。

男二号:你休想。

我:啊我——

我滤镜碎了。

22.

我制定了一个详细的霸总脱单计划。

很简单,我只需要联系上白月光,把她带回来。

我:我怎么联系她啊?

我:总裁应该会有她的联系方式吧?

我:你能帮我潜入进去吗?

系统:不用。

系统:他每天从三百平方米的床上起来,不知道自己的房子里到底有哪些人。

我:那他不是还有个管家吗?

系统:是的。

系统:但是严格的说,管家只管总裁喜欢的女人。

我:……

系统:还有计数总裁笑过多少次。

23.

我拿到了白月光的电话号码。

我:喂,您好!

白月光:不买保险,滚。

24.

白月光坚持不懈地认为我是个搞推销的,这让人感到非常的挫败。

我:难道只有这种才是总裁喜欢的女人吗?

系统:别问我。

系统:但是,你想让她回来,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我:?

系统:你当总裁就行了,她真的很喜欢总裁。

我无语。

我:搞了半天她就是喜欢这个职位啊?

我:她到底是不是女主角啊!

25.

我:可是我不会开公司诶。

系统:没关系,我有剧本。

总而言之,三天后,我成了一家上市公司的总裁,完成了一项三个亿的大合同。

只用了三个小时。

因为甲方的要求是帮他找到小时候最喜欢的味道,我按系统的指示,从海滩上找到了那个辞职很久的饭店老板。

我:公司真的能这么开吗?

系统:……

系统:你的智力能不能稍微保留下来,不要被研发部带走?

26.

作为总裁,我按照原总裁的性格,给白月光发了条信息。

我:女人,找到你了。

一天后,我的办公室大门就被敲响。

白月光出现在了我办公室门口,还拖了个粉红色的行李箱。

我:啊你——

白月光:宝贝!

我:……???????

文采熠熠✨

社死的形成

昨天晚上我写一道关于南北方向的地理题,然后我脑子一热就写错了,我就跟我妈说,哎呀,我方向搞错了,“上南下北的方向搞错了”…我还以最快的速度改口了,“是上北下南的方向搞错了”然后我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屋😌

昨天晚上我写一道关于南北方向的地理题,然后我脑子一热就写错了,我就跟我妈说,哎呀,我方向搞错了,“上南下北的方向搞错了”…我还以最快的速度改口了,“是上北下南的方向搞错了”然后我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屋😌

小吉祥草王

棒 实在是太棒了  我亲爱的朋友 你害人不浅 

棒 实在是太棒了  我亲爱的朋友 你害人不浅 

Yain_

我穿绿芽只是因为我只有那个。

太尴尬了我今天上墓土跟一个雨妈聊天,她就说了一下我的绿芽斗篷,我以为她是说什么安卓玩家的标志(完事我才知道她只是想说我绿)我就说我是音韵季入坑的。

现在看起来真的好像我装老玩家吹牛b。


更尴尬的是她听了之后起身去换了白鸟回来。


焯。

[图片]


太尴尬了我今天上墓土跟一个雨妈聊天,她就说了一下我的绿芽斗篷,我以为她是说什么安卓玩家的标志(完事我才知道她只是想说我绿)我就说我是音韵季入坑的。

现在看起来真的好像我装老玩家吹牛b。


更尴尬的是她听了之后起身去换了白鸟回来。


焯。


孟尔德德

少爷已经很久没笑了

11.

我不理解,但是我大为震撼。

我:你再说一遍?

我:我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给总裁找个对象。

我: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单身是因为他活该?

系统的声音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甚至把那种模拟人声扭曲出了电音:没有。

我:好歹是电子产品,怎么还睁眼说瞎话。

系统:……

我:首先,他有个念念不忘的白月光,除非他白月光死而复活,否则不管他和谁在一起都是在搞替身文学。

说到这儿我也有点真生气:渣男。

系统持续沉默。

最后它开口:宿主,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

我:?

系统:这是个古早霸总言情文,如果你不想走言情套路,也可以在桥洞苟下去。说不定苟着苟着,就能发......


11.

我不理解,但是我大为震撼。

我:你再说一遍?

我:我的任务是什么?

系统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给总裁找个对象。

我:有没有一种可能,他单身是因为他活该?

系统的声音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甚至把那种模拟人声扭曲出了电音:没有。

我:好歹是电子产品,怎么还睁眼说瞎话。

系统:……

我:首先,他有个念念不忘的白月光,除非他白月光死而复活,否则不管他和谁在一起都是在搞替身文学。

说到这儿我也有点真生气:渣男。

系统持续沉默。

最后它开口:宿主,其实还有另一个选择。

我:?

系统:这是个古早霸总言情文,如果你不想走言情套路,也可以在桥洞苟下去。说不定苟着苟着,就能发财了呢。

系统:古人云,苟富贵,勿相忘,就是说的这个道理。

这到底是什么文盲系统啊!

这句话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伐!

我有点麻木地看了下徒四壁的桥洞,还是下定决心:算了。

12.

这个世界的研发部是真的很拉垮。

虽然我没有一个家庭,或者房子,但是我有一张不限量的银行卡。

却因为没有家庭,所以没有身份证。

所以只能住桥洞不能住酒店。

这个设定就好像是有人往键盘上撒了一把米,然后放了一只猫在上面。猫嫌弃地把键盘往地板上一摔,差不多能砸出这些文字来 。

系统恰到好处地打断我的猜想:宿主,虽然我看你骂我老板骂得很爽,但是毕竟它是我老板。

我:so what?

系统:所以我要象征性地制止你,然后你继续想我继续爽。

我无语。

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听起来不太像能过审的样子。

洞外晨光熹微,我拍拍手:算了。你和我说说,谁是女主,咱一步到位好吧?

13.

这真的是一个古早霸总文,还带上了悬疑色彩。

按系统解说,总裁沉迷于和各种替身斡旋的游戏,三年后,他的白月光从国外回来了。于是总裁一边靠近白月光,一边用他独有的高冷总裁性冷淡小学生欺负女同学版本的恋爱技巧追别人。

与此同时,还有个又高又帅又温柔的男二号,一直对白月光深情款款无私付出。女主得知总裁周围有替身之后伤心极了,后来总裁解释清楚这些替身都只是他商战的对手,和白月光短暂地在一起后,白月光就失忆了。

然后是总裁失忆。

然后是男二号失忆。

我:他们是不是得看看脑科。

系统:看过了,医生说他们命不好。

14.

我心里翻江倒海了一会:可是,我还是不能理解,女主到底爱总裁的什么。

系统:怎么了?

我:他说最多的话是,“你最好离我三米远”。他的爱是WiFi信号,三米范围覆盖吗?

系统:……你不懂,他就是——他就是——

我等了一会。

系统:算了,我也不懂。

系统:鬼知道研发部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15.

可是白月光回来要三年,我坚决不要住三年的桥洞。

我试探着问:那我另外给总裁拉cp可以吗?

系统:可以。

我:限定物种吗?

系统:……不限定。

我:限定星球吗?

系统沉默的时间越来越长:不,不限定吧。

我:限定次元吗?

系统:宿主,你说实话,你是变态吧?

我:……

我:我有个纸片人想推给他。

16.

这种霸总要爱上一个正常人的几率,就和粒子同时通过杨氏双缝的几率一样大。

而且,我觉得只有纸片人可以接受他。

我:说这个世界有没有乙女恋爱游戏啊?

系统卡顿片刻,隔着脑电波我都能感觉到它在难受:你的意思是,你要纸片人在纸片人世界里爱上纸片人的纸片人?

呃……

我当场就进行了深刻反省:我错了。

我:我脑子有问题。

17.

既然如此,我就只有使出杀手锏了。

第二天,我穿好女配性感又不失清纯,妩媚又涵盖坚韧的黑白套装,站在了总裁别墅高达10米的大门前,按响了门铃。

他的管家驾着马车,气质高级地打开门,走到我面前。

然后用一口伦敦译制腔说:哦,亲爱的女士,请上车。

我听得起鸡皮疙瘩,在心里质问配音老师:到底是给了多少啊哥?

我:这可以说是可以作为闹钟把人吓醒的程度了啊!

管家:尊贵的小姐,总裁今日不在家。

我:!那可真是太好了。

我:我不找他。

我:我找你。

管家有点诧异,但还是笑的温文尔雅:是吗。

我:你多大啊?

管家:尊贵的小姐,我40。

我:你愿意和总裁谈恋爱吗?

管家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什么?

我:就是,你觉得你自己愿不愿意,和总裁谈恋爱?

管家没有回答。

他拿出个黄金手机,打了个电话:医生,我们这有个患者。

18.

系统:我还是建议你快点跑。

我:为什么?

我:他很危险吗?

系统:他是管家。

我:他难道是传说中深藏不漏的管家侠!?

系统:你觉得,总裁这么烦人,还能长这么大,是为什么?

我恍然大悟:如果你觉得生活很轻松,那是因为有人在为你遮风挡雨!

19.

在逃跑的路上,我遇到了一个外套上写着“又高又帅又温柔”的男人。

那是件医生的白大褂。

看不清脸。

我:男二号?

系统:好像是吧。

我:脸呢???

系统:研发部还没决定好,他们在纠结男二到底是温柔医生还是酷弟弟。

我:……

我:他们在定男主的时候为什么就那么草率啊!!!!!!

20170801

真的会si

家人们,在男朋友面前社死它算社死吗?

我今天网络发烧被男朋友看见了,他说你在网上放的还..还挺开,我光知道你在网络上会说些直白话,也没想到这么直白...我们平常**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

我现在救很.....

家人们,在男朋友面前社死它算社死吗?

我今天网络发烧被男朋友看见了,他说你在网上放的还..还挺开,我光知道你在网络上会说些直白话,也没想到这么直白...我们平常**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样....

我现在救很.....

孟尔德德

少爷已经很久没笑了

1.

我好像陷入了一个骗局、游戏或者离奇的言情小说里。

这很好理解,因为我面前就站着个西装革履,一口正宗普通话的老管家。

我:你说什么?

管家:小姐,少爷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我在心里暗自卧槽。

天哪,我该不会是进入到了什么古早垃圾霸总言情文吧!

2.

这个想法成功地引起了系统的注意,导致随后我就在脑子里接到了任务。

系统:请宿主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系统:什么叫古早垃圾霸总言情文?!

系统:这属于对本系统的统身攻击!

我:……

我:那你说你是什么文。

系统:……古早霸总言情文。

我:。

3.

很不幸,我是这个文里,那个死在第一章的可怜炮灰。

据说长得......


1.

我好像陷入了一个骗局、游戏或者离奇的言情小说里。

这很好理解,因为我面前就站着个西装革履,一口正宗普通话的老管家。

我:你说什么?

管家:小姐,少爷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

我在心里暗自卧槽。

天哪,我该不会是进入到了什么古早垃圾霸总言情文吧!

2.

这个想法成功地引起了系统的注意,导致随后我就在脑子里接到了任务。

系统:请宿主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系统:什么叫古早垃圾霸总言情文?!

系统:这属于对本系统的统身攻击!

我:……

我:那你说你是什么文。

系统:……古早霸总言情文。

我:。

3.

很不幸,我是这个文里,那个死在第一章的可怜炮灰。

据说长得像他死去的白月光。

我:就不明白,白月光为什么非得死啊?

系统:因为这是虐文啊!

我:喂,他找替身诶,这算哪门子的虐文,这明明就是连连看。

4.

我的任务,是活到这本书结束。

我:所以如果我干掉总裁,也是可以接受的吧?

系统犹豫了。

系统:是可以,但是,你可能不行。

我一拍桌子:谁说我不行!!!

管家吓了一跳:小姐你怎么了?

187有腹肌的总裁从旋转楼梯上下来:你来干什么?

160没有马甲线但是有赘肉的我:……

我:我错了,我确实不行。

5.

总裁长得乏善可陈,而且看起来凶巴巴的,居然不是想象中霸总的长相。

我:不是,你高低给我整个帅哥吧,这算什么?

系统:可以啊,你开个会员,连管家都给你换个帅哥立绘。

我:多少钱?

系统:37645.5元。

我:为什么可以具体到小数点后啊?

系统:我们的预算是很科学的,绝对不会从中克扣哦!

听起来怎么就那么没有说服力。

6.

在系统慌慌张张的提醒下,我好歹是瞥到了今天要做的事情。

我是来表白的。

然后被总裁嫌弃至极,接着总裁的妹妹看到我出现,发了疯一样开着车冲过来。

然后我就挂了。

我:我确认一遍啊,我只要保证自己活着就可以了,是吗?

系统:是的。

我:我不用管这个故事的完整度吧?

系统:是的。完整度是研发部的事情,我最讨厌他们了。

我:……哈。

系统:赶快的,我要下班了。

7.

面前的总裁又不耐烦地问了我一次:你来干什么?

我实在是没有那个自讨苦吃的想法:我,我,我来……我来干什么呢?

总裁:女人,不要以为你一直出现在我面前,就可以替代她。

我:就是说,你在你的管家面前这样说话的话,不会被嫌弃吗?

总裁:。

管家使劲压住上翘的嘴角。

总裁:很好,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引起我的注意了吗?

我:不不不不不!

千万别。

我:我就是想来……诶你有拼多多吗?

总裁:什么?

我:我想来请你帮我砍一刀,真的。

我:我马上就能拿200了。

8.

我是被总裁臭着脸扔出来的。

他妹妹还没有出场。

我松了口气:然后我怎么办?买张机票远走高飞可以吗?

系统:理论上说,是可以的。

我:还有实际上呢?

系统:呃,确切的说,他是这个世界的王。

系统:也就是说你走到哪儿,只要剧情需要他就能找到你。

我:……

我:但凡他去当个警察。

9.

作为一个炮灰,我有一个没有经过描述的家庭。

我:所以你让我睡桥洞啊?

系统:那作者也没写你的家在哪啊。

我:不不是,我之前看小说,人家穿越进去,没有的剧情都会自动补齐的。

系统:骂得好,骂得再响亮些。

我:?

系统:我录下来,给那帮研发部的孙子听。

我:???

10.

我也是这辈子第一次住桥洞。

我发现这就是这个故事现在能抵达最远的地方,桥洞开外几十步,就是一片白茫茫的空虚。

不过好在他们研发部的人员没有经验,也并不知道真正的桥洞是什么样子。

所以这里还算干净。

我靠着墙壁眯了会,垂死病中惊坐起:我靠。

我:你的意思,是这里其实没有机场吧!

系统:……剧情还没有发展到有机场的时候。

我:。

我:哦no。

我:那你和我说说剧情吧,总不能让我一直住桥洞啊。


山灰猫

#学渣系列# 磕cp的你。在?摄像头拆一下

每周一个社死小技巧,你学废了吗?


我!肝王!打票!点赞!(叉腰)明天给你们画彩蛋!

赠礼获取袁悠悠同人图原版!

#学渣系列# 磕cp的你。在?摄像头拆一下

每周一个社死小技巧,你学废了吗?

  

我!肝王!打票!点赞!(叉腰)明天给你们画彩蛋!

赠礼获取袁悠悠同人图原版!

夏羽瞳

社死瞬間(infj)

好,請告訴我不是只有我會這樣子。

我是一名infj。


1.

之前有一堂課,老師要求我們每次上完課之後,都要在線上作業提交心得還有一個問題。


上完第二堂課後(因為第一堂只有講課綱還有分組),我就很認真的打了心得並提問了問題。


然後在下節上課時,老師將我的問題點名提了出來,還讓我說明問這個問題的初衷,並且讓同學們討論。


當下我的腦袋:(拿起槍對準自己扣下板機)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問一個值得提出來討論的問題。


後來問了我的室友們寫的問題是什麼,他們說他們沒寫。(微笑)


室友其中一號(因為我忘記哪位說的了):「我就寫此次上課並沒有問題,謝謝老師。」......


好,請告訴我不是只有我會這樣子。

我是一名infj。


1.

之前有一堂課,老師要求我們每次上完課之後,都要在線上作業提交心得還有一個問題。


上完第二堂課後(因為第一堂只有講課綱還有分組),我就很認真的打了心得並提問了問題。


然後在下節上課時,老師將我的問題點名提了出來,還讓我說明問這個問題的初衷,並且讓同學們討論。


當下我的腦袋:(拿起槍對準自己扣下板機)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問一個值得提出來討論的問題。


後來問了我的室友們寫的問題是什麼,他們說他們沒寫。(微笑)


室友其中一號(因為我忘記哪位說的了):「我就寫此次上課並沒有問題,謝謝老師。」


然後我把它學起來了。(比讚)



2.

當我有一次買了新衣服,開心地穿上並化上妝去上課。

(因為我平時上課都沒在化妝的,有重要的事才會化)


結果被老師注意到,並且當著全班的面說:「誒,XX你今天穿得好漂亮喔,怎麼樣?等一下有約會嗎?」


當時的我:(感覺到臉部逐漸灼熱)

當時我的內心:X,殺了我。


真的很討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你,就算就算他們臉上都帶著微笑,真的很窒息,光想想就逝世的程度。



3.

在一次期中考發考卷的時候,老師打算先檢討考卷再發考卷,以免發了之後大家都在驗算分數而沒有人聽她上課。

(整張都是手寫,無選擇題)


前情提要:這張考卷的題目老師有先發下去讓我們做準備,就是給了30題,裡面會有15題考出來的那種。

所以基本上,只要先把所有題目準備好再背起來就沒有問題了。

唯一的不確定性只是不知道你寫的答案對不對。

然後我在老師公布題目的第二天,已經將題目全部寫完,然後開始背。

在考前一個禮拜,同學們有一群在討論題目,我也在其中討論,所以我就拿出了我寫的答案。

結果發現大概8個人討論,已經全部寫完的只有兩個。

當時的我:......??

基於以上原因,所以我某一題的舉例大家都知道我寫的什麼。


好前情提要結束。


反正呢,老師就開始念起了某一個同學的舉例,我聽到第一個例子我就全身僵硬了,但是心裡還抱持著幻想。

結果我坐在我隔壁的室友其中一號:「誒,這不是你的答案嗎?」

我:........對,別說了。


心臟忐忑的都要停止運作了,重點是我還不知道老師把我寫的例子拿出來講,是要說寫對了還是寫錯了。


老師開口的那幾秒內,已經在心裡無數次殺死了之前把答案拿出來討論的自己。(By the way 討論答案是被老師允許的。)


最後的結果,幸好老師是說這寫的很正確。


已經精神內耗一半的我be like:X,不管了,殺了我。


果不其然,發考卷第一個叫到的就是我的名字。


好的,就算剛剛不知道例子是我舉的同學,他們現在也知道了。


我:勿cue,想永眠。




以上是三個剛剛一直在我腦中盤旋的社死瞬間。

非常、非常討厭被點名出來。

(上課時很認真,疑遇到提問就算有答案也總是迴避老師的視線.jpg)






奏柠
我怎么那么蠢啊,傻逼傻逼傻逼傻...

我怎么那么蠢啊,傻逼傻逼傻逼傻逼傻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今天早上学校按宿舍楼和楼层做核算,我在宿舍楼边等待边上网课,时间是很漫长的,因为无聊手欠加上我头油了,摸着感觉好玩,瞎胡乱在头上扎了个辫(超丑还傻里傻气的那种)扎了拆拆了扎,然后轮到我宿舍了,然后我一着急就忘记了拆头上那个超丑的辫了,然后!就顶着那个超丑的辫下了楼昨晚核酸(我说那个做核酸的怎么就敷衍的在我的舌头上点一下就完事了呢,原来是被我的造型丑到了),然后我又回到宿舍坐到床上才发现这个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怎么那么蠢啊,傻逼傻逼傻逼傻逼傻逼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今天早上学校按宿舍楼和楼层做核算,我在宿舍楼边等待边上网课,时间是很漫长的,因为无聊手欠加上我头油了,摸着感觉好玩,瞎胡乱在头上扎了个辫(超丑还傻里傻气的那种)扎了拆拆了扎,然后轮到我宿舍了,然后我一着急就忘记了拆头上那个超丑的辫了,然后!就顶着那个超丑的辫下了楼昨晚核酸(我说那个做核酸的怎么就敷衍的在我的舌头上点一下就完事了呢,原来是被我的造型丑到了),然后我又回到宿舍坐到床上才发现这个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薄荷柠檬风

我很快乐,我社死到不敢出门了。我真的很开心(bushi)


很想试试穿cos服到游戏厅里用舞立方跳极乐净土,这很社死啊!反正不少人都试过,不一定啊!!

我很快乐,我社死到不敢出门了。我真的很开心(bushi)



很想试试穿cos服到游戏厅里用舞立方跳极乐净土,这很社死啊!反正不少人都试过,不一定啊!!

小林こばやし
关于我们班午自习放间谍过家家对...

关于我们班午自习放间谍过家家对着约尔喊老婆,被班主任后发现后痛骂一顿这件事

关于我们班午自习放间谍过家家对着约尔喊老婆,被班主任后发现后痛骂一顿这件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