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祁醉于炀

23.3万浏览    1111参与
。!

每天一问祁醉今天做人了吗?(祁醉你个老畜生,你不行让我来)嘻嘻

每天一问祁醉今天做人了吗?(祁醉你个老畜生,你不行让我来)嘻嘻

楚淮南.

【祁炀】记一次HOG一队玩剧本杀1

🌸情节全是自己想的。如有什么前后关系连不上的,还是看看恋爱。

🌸那个,可以参考一下《明星大侦探》的那种破案。


HOG趁早放了假,虽然训练青训生这事儿宜早不宜迟,但是适当的假期是个好方法。


贺小旭早上十一点把一队队员召集起来,“青训生们我都放了假,你们也该放了。下午有个剧本杀,谁不想去玩?”


祁醉本来不想去,但看见于炀眼中闪烁的光芒,到底没说出拒绝的话,自家小哥哥可必须当侦探。


几个人到的时候已是冻得瑟瑟发抖,工作人员连忙把几个人领进了游戏室。游戏室暖气充足,而且还有休息的沙发,卜那那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这地儿好啊。暖气充足的。”


老凯挤了挤卜那那,“往那...

🌸情节全是自己想的。如有什么前后关系连不上的,还是看看恋爱。

🌸那个,可以参考一下《明星大侦探》的那种破案。



HOG趁早放了假,虽然训练青训生这事儿宜早不宜迟,但是适当的假期是个好方法。


贺小旭早上十一点把一队队员召集起来,“青训生们我都放了假,你们也该放了。下午有个剧本杀,谁不想去玩?”


祁醉本来不想去,但看见于炀眼中闪烁的光芒,到底没说出拒绝的话,自家小哥哥可必须当侦探。


几个人到的时候已是冻得瑟瑟发抖,工作人员连忙把几个人领进了游戏室。游戏室暖气充足,而且还有休息的沙发,卜那那一屁股坐到沙发上,“这地儿好啊。暖气充足的。”


老凯挤了挤卜那那,“往那边儿点。教练还要坐呢。”说着拉着赖华坐下。


贺小旭环顾了一圈,发现几个人已经自觉地坐下了,无奈道:“咱起来玩吧,这儿是游戏室里的休息室,我们今天要玩的是《新婚之夜》这个。那个,小李,你带我们去吧。我记得这个是有现场的?”


工作人员小李点点头,“你们这个得有现场搜证环节。”她带着几个人去了房间,“好了,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现在,每个人抽个身份吧。”


卜那那最先上前抽,翻开第一页,不止身份,还有故事情节。祁醉也上前挑了个。接着是于炀,赖华,老凯,辛巴。


“那么现在,你们有十分钟的时间背这个。而且,破案期间,凶手可以说谎。并且只有凶手说谎。”小李顿了顿,“开始吧各位,十分钟后我会广播通知。”


众人点点头。



每个人都在自己应该在的地方侯着。


“死人了!死人了!——”突然有人叫到。


各位心里一惊,死人了?每个人都跑过去看。这是个酒店,房间1805有死者。


于炀和辛巴第一个到达,被眼前的逼真景象看呆了,卜那那第二个到达,“卧槽——这么逼真?”老凯第三个到达,“我靠?”赖华,祁醉几乎同时到达。


于炀手里拿着侦探本,握着笔,“我是此次的侦探,因为我和我朋友辛巴一直在一起,所以没有作案可能。那么,现在我们去酒店大厅了解一下每个人的情况吧。”


虽然是有那么点不合时宜,但是祁醉看迷了眼,这时的于炀,太有魅力了。


于炀嘴唇紧抿,坐在唯一的沙发里,旁边坐着辛巴。于炀看着坐在板凳上的每一个人,看到祁醉的时候,对上了祁醉含笑的双眸,脸一红,结巴道:“现,现在开始依次介绍。”


辛巴指了指身边的卜那那,“那那哥,你先开始吧。”


卜那那不知道从哪顺过来的爆米花,“好。”他顿了顿,咽下一口爆米花,“死者是我前女友。我这条腿折了,是她给我打折了。”


原本昏昏欲睡的众人突然清醒。


于炀眼神一冷,“她为什么打折你的腿?”


卜那那不回答了。


“下一位。”


老凯说:“我是她的学生。”


赖华:“我是她老公的兄弟。”


贺小旭:“我是她爸。”


“噗。”饶是平时不言苟笑的于炀也笑了出来,祁醉打趣贺小旭道,“你是她爹了?”


卜那那隔老远望着贺小旭,“经理,你是她哥还差不多。”


贺小旭瞪了卜那那一眼,“我抽到的这个关我屁事。靠。我也不想当她爹!!”


于炀清了清嗓子,“咳,安静。下一位……祁醉。”气势不知道蔫了下来,祁醉暧昧地看了眼于炀,“她是我老婆。”


他故意在“老婆”上加重了音,听得于炀耳朵一红。卜那那抖了抖,“咦——祁醉你能不能不发情。”


祁醉假笑着看向卜那那,“你大爷的。”



云韵沁

【Fiction】㈡

   于炀拿出手机看到祁醉发的消息:

    Drunk:晚上有个宴会需要我出席,等回基地可能已经半夜了,不过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于炀回复。

    Youth:我刚结束训练赛,别喝酒,记得早点回来。(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写是因为祁醉酒量不行,两杯倒,酒品也不太好)

    另一边,在阳台透气顺的祁醉看到自己小媳妇发的消息后,很快回复。...


   于炀拿出手机看到祁醉发的消息:

    Drunk:晚上有个宴会需要我出席,等回基地可能已经半夜了,不过我会尽量早点回来。

    于炀回复。

    Youth:我刚结束训练赛,别喝酒,记得早点回来。(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写是因为祁醉酒量不行,两杯倒,酒品也不太好)

    另一边,在阳台透气顺的祁醉看到自己小媳妇发的消息后,很快回复。

     Drunk:好。晚上你睡我房间,让小崽子一个人睡你房间,如果回去有点晚,记得给我留个灯,别反锁门。

    于炀尽力压了压脸上的燥热,打字回复。但还是被眼尖的祁炀看到。

     Youth:知道了。

     祁醉没在回复。

     一旁的祁炀好奇,问:“Daddy,爸爸说什么了?”

     于炀飞速点了两份外卖后,把手机放在一旁说:“你爸让你晚上一个人睡我房间,你先玩会儿,过会儿吃饭。”

     祁炀听后,撇了下嘴,小声说:“爸爸就知道欺负我,总是和我抢Daddy。”又说:“我知道了,您去忙吧,Daddy。”

     于炀摇摇头,摸了下他的头,去进行复盘。

三号路.

“祁醉妈妈虽然不同意祁醉打电竞 但是祁醉永远都是她的骄傲”“电竞选手也可以为国家争光”

“祁醉妈妈虽然不同意祁醉打电竞 但是祁醉永远都是她的骄傲”“电竞选手也可以为国家争光”

楚淮南.

【祁炀】情侣投壶挑战

最近情侣投壶挑战热门的很,祁醉刷一个视频是这个,刷一个是这个,于是递给于炀,“小哥哥,我们玩这个吧?”


于炀看了看,点点头,“听队长的。”


祁醉笑笑,“那我们现在开始吧,顺便混一下你的直播时长?”


“好。”


祁醉手脚麻利地找来签子和干净的桶,放在离两人两米的地方,回来的时候顺带顺了俩抱枕,又开了直播。抱枕塞给于炀一个,另一个垫在了于炀腰下。


“队长……”于炀脸红,“我腰不疼……”


“那也垫着,坐久了我心疼。”祁醉拍拍于炀的头,于炀抿着嘴唇,脸又红了几分。


【直播间


祁炀是真的:救命啊啊啊啊啊!!这刚九点就开播?!是让我们吃狗粮吗?...

 

最近情侣投壶挑战热门的很,祁醉刷一个视频是这个,刷一个是这个,于是递给于炀,“小哥哥,我们玩这个吧?”


于炀看了看,点点头,“听队长的。”


祁醉笑笑,“那我们现在开始吧,顺便混一下你的直播时长?”


“好。”


祁醉手脚麻利地找来签子和干净的桶,放在离两人两米的地方,回来的时候顺带顺了俩抱枕,又开了直播。抱枕塞给于炀一个,另一个垫在了于炀腰下。


“队长……”于炀脸红,“我腰不疼……”


“那也垫着,坐久了我心疼。”祁醉拍拍于炀的头,于炀抿着嘴唇,脸又红了几分。


【直播间


祁炀是真的:救命啊啊啊啊啊!!这刚九点就开播?!是让我们吃狗粮吗??


祁炀一胎108个:可能吧我天!!!


于炀嫁给我:老畜生给炀炀垫腰?!


攻于炀打祁醉:斯……昨晚……】


这边直播间的评论一发不可收拾,祁醉看了一眼,眉毛挑了起来,“今天我和小哥哥玩情侣投壶挑战。”


为炀炀痴:???就是很火的那个情侣投壶挑战?


祁醉yyds:是的!!!


祁炀生一堆:期待期待期待ing】


“小哥哥我们开始吧。”祁醉递给于炀几根签子。


于炀点点头,看到祁醉示意自己先,想了想。


“队长…好好吃饭。”


中了。


祁醉笑了,“炀神,我什么时候没好好吃饭?”


于炀小声地嘟囔了一句:“昨天晚上你都没吃。”


“嗯?”祁醉哑然失笑,太可爱了。


“!队长该你了。”于炀推了推祁醉。


:救命炀炀好可爱!!!


:所以为什么要让祁神好好吃饭?!


:你们听见炀炀嘟囔什么了吗?!!!


:没……


:?


:有回放的姐妹们。】


祁醉瞄准,“小哥哥每天八杯水。”


中了。


于炀看向他,“我每天都有喝的……”


“用我给你买的杯子?”


“嗯……”


祁醉摸了摸于炀的头,“我家小哥哥真乖。”于炀脸红,“我…我要投了。”


祁醉撒开手。


“想…办一次婚礼。”


没中。


于炀肉眼可见地失落下来,祁醉看在眼里,拿起一根签子。


“办一次婚礼。”


拉着于炀的手一投,中了。于炀兴奋起来,“队长!”


“我在。”祁醉笑着抱着怀里扑腾的于炀,“开心了吗宝贝儿。”


于炀红着脸点点头,“那什么时候……”


祁醉思考了一下,“那就,夏天吧。”


“好!”


他们拥抱着,于炀想起直播还没关,“直播还没关……”祁醉抱起于炀在摄像头面前说,“情侣投壶挑战结束,剩下的时间,就是我和炀炀的了。大家再见。”


随即关掉了直播,抱着于炀在沙发上坐下看电视了。


然而,他们的这次挑战被剪成了视频顶上了热搜。底下评论统一全是:祁炀绝配!!


那当然,祁炀绝配。





(有什么日常给我点主意 谢谢!)

泛糖Funtang
【🍚🍬 同人书单】第5期☜...

【🍚🍬 同人书单】第5期☜


NO.1《少年》一发完

🍚🍬id:小熊硬糖   @小熊硬糖__ 


NO.2《新年直播》一发完

🍚🍬id:容涟   @容涟(请卷死我—— 


NO.3《祁队长网恋事宜》一发完

🍚🍬id:关根.   @千年雨歇 


NO.4《于炀直播间》一发完

🍚🍬id:巫山不是云   lofter id:@琳玉籽安 


下期敬请期待哦~欢迎多多评论点赞和认...

【🍚🍬 同人书单】第5期☜


NO.1《少年》一发完

🍚🍬id:小熊硬糖   @小熊硬糖__ 


NO.2《新年直播》一发完

🍚🍬id:容涟   @容涟(请卷死我—— 


NO.3《祁队长网恋事宜》一发完

🍚🍬id:关根.   @千年雨歇 


NO.4《于炀直播间》一发完

🍚🍬id:巫山不是云   lofter id:@琳玉籽安 


下期敬请期待哦~欢迎多多评论点赞和认领哦~~ (文章lj在🍎论区哦,记得下拉查看哦~) 

说个题外话,祁炀圈子还没有圈主和管理员的认证,欢迎大家积极踊跃的认证哦~[坏笑]

三无少年渣玖啊_

你要是真的是这个价格这我可能真的就信了

你要是真的是这个价格这我可能真的就信了

楚淮南.

【祁炀】别动我的人

@picris 的点梗。


我觉得挺甜的。


--


HOG最近要谈一个新赞助,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可是那个赞助商要在祁醉签合同的那一天把一队队员都带上,祁醉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


约的是高档酒店的晚餐,祁醉拉着于炀,老凯和卜那那并肩走着,贺小旭和赖华还有辛巴一起走着,一推开包厢门,都皱了皱眉头。


赞助商怀里抱着两个,旁边还坐了两个,而且还都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赞助商肥胖的肉一抖一抖的。


“啧。”祁醉不屑地看着赞助商,“王老板,还谈不谈?”


王老板望向门口,大笑:“谈,当然谈。”然后在四个小男孩耳边说,“你们先下去吧。...

@picris 的点梗。


我觉得挺甜的。



--


HOG最近要谈一个新赞助,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好事,可是那个赞助商要在祁醉签合同的那一天把一队队员都带上,祁醉心里惴惴不安,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


约的是高档酒店的晚餐,祁醉拉着于炀,老凯和卜那那并肩走着,贺小旭和赖华还有辛巴一起走着,一推开包厢门,都皱了皱眉头。


赞助商怀里抱着两个,旁边还坐了两个,而且还都是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男孩,赞助商肥胖的肉一抖一抖的。


“啧。”祁醉不屑地看着赞助商,“王老板,还谈不谈?”


王老板望向门口,大笑:“谈,当然谈。”然后在四个小男孩耳边说,“你们先下去吧。”



餐桌旁。


祁醉一边给于炀剥虾一边指桑骂槐:“兴致不错啊,这高档酒店就是不一样。”


王老板尬笑,举杯就要敬祁醉一杯,于炀皱了皱眉头,“我替队长喝吧。他胃不好。”说罢敬了王老板一杯。


祁醉暧昧地眨眨眼,“小哥哥好有魅力。”


于炀一下子脸红了,“我,我,我害怕你胃疼……”


祁醉在于炀脸颊上偷了个香,然后把剥好的一碗虾放到了于炀面前,“上个厕所,宝贝儿等我。”


于炀脸红地点点头。


王老板在一旁看着,心痒难耐,祁醉一走,他就坐到了祁醉的位置上,摸上于炀的腰:“于炀?你是叫于炀吧?”


于炀冷眼看着他,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的手,“嗯。”


王老板是个不要脸的,给于炀夹菜的嫌隙摸了他手一把。


于炀还没吭声。


“王老板,你tm干什么呢?!”


王老板连忙站起来,“祁老板,是你手下的勾我。”


于炀猛的看向王老板,“我……”


祁醉没等于炀说完,把王老板打飞了,又折断了他的手臂,“王老板,再给你一次机会。”


“是我…是我起了色心……”王老板疼的一直叫。


祁醉起身,整了整西服,“你这个赞助,HOG不要了,而且,你得明白,于炀,不是你能动的。”


王老板连忙点头。


闹了这么一出,一伙人也吃不下饭了,叫服务员进来找王老板结账。


大厅。


于炀快步走到祁醉旁,伸手拽了拽祁醉的袖口,“队…队长。”


祁醉“嗯”了一声。


于炀:“队长…别生气了。”


祁醉深吸了一口气,停下来,于炀也跟着停了下来,其他人往后看了一眼,赶紧走了,防止一会儿吃到狗粮。


祁醉抬起于炀的下巴,轻轻吻住了于炀的唇,过了会儿,抵住他的额头,“宝贝儿,刚刚老公看到他那个手放在你手上我就想砍了他。炀炀,别人不能碰你,除了我,都不能碰你。”


于炀面色红润,“我也不会让别人碰我。”说完害羞地仰头亲了一下祁醉。


祁醉眼睛发亮,“你不知道你现在多诱人。”


“啊…啊?”于炀看着地面,随后感觉到了天旋地转,他被祁醉抱起来了!!“队…队长……”


旁边还有拍照声响起。


祁醉笑着亲了下于炀的额头,“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于炀是我的,好不好?”


“好。”




拍就拍吧,反正,反正他都是队长的了。


于炀想,但还是害羞地把头埋进了祁醉的怀里,果不其然,听到了祁醉低沉的笑声。


END.


看小说看小说看小说。

昱柠

漫漫何其多《AWM绝地求生》祁醉×于炀

    电竞/年上

     说来也是有点神奇,我这两天重温的六本小说里有四本小说的主角有纹身,我发誓我看的时候是随便挑的,这巧合也太巧了,我不做这些句子摘要我都没发现这个点!

1.你是我的AWM,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2.祁醉—Drunk—祁神—神之右手

   于炀—Youth—炀神—童养媳(嘿嘿)

3.“你喜欢祁醉吗?”

   “喜欢。”

4.我来HOG,不是因为战队厉害,是因为你。

5...

    电竞/年上

     说来也是有点神奇,我这两天重温的六本小说里有四本小说的主角有纹身,我发誓我看的时候是随便挑的,这巧合也太巧了,我不做这些句子摘要我都没发现这个点!

1.你是我的AWM,

   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

2.祁醉—Drunk—祁神—神之右手

   于炀—Youth—炀神—童养媳(嘿嘿)

3.“你喜欢祁醉吗?”

   “喜欢。”

4.我来HOG,不是因为战队厉害,是因为你。

5.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6.泥坑里长大的孩子,别说给他递绳子,拉他一把了,你就算在地面上不停的对他砸石头,踩着他的肩膀往下踢,只要有一个机会,他就能从泥里一点点爬出来。

7.希望你记得,我曾经在不确定你是不是耍我的情况下,第二次向你表白过。

8.承认他很厉害和承认我不是靠运气不冲突。

9.粉丝们年纪小太单纯,可能一时糊涂判断不清,我官方定一下cp,以正视听。

10.老将不死,薪火相传。

11.这就是祁醉。 

    明明可以俯视所有人,但偏偏要平视任何人的祁醉。

12.左肩上是HOG。 

    右肩上是Drunk。 

    他左肩上是战队,右肩上是信念。

13.要战,便战。

14.他是最想赢祁醉的人,也是最想让祁醉赢的人。

15.这是我的Youth。

16.不要用自己一辈子的事来给一时冲动买单。

17.电子竞技,没有第二。

18.Youth心里有两个执念。 

    一是幼时过往,二是祁醉。

19.他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

20.我本能忍受黑暗,如果不曾见过光。——by艾米莉·狄金森

21.如果所有苦难都有他的意义,那这几年辗转苟活的岁月,大概就是为了积攒足够的运气,让他遇见他的这束光。

22.他天生命不好,所以更没时间沉湎伤痛。

23.他尽力了,也不遗憾了。

24.输了不丢人,不敢去赢才丢人。

25.于炀是我男朋友,不是普通男朋友,是那种等他退役后,要一起转国籍然后结婚的男朋友。

26.我比你想的还要喜欢你。

27.Youth说,只要队服上有队徽和国旗,他就能打。

28.知道有百分之一的可能还不去试试,以后过多少年都要耿耿于怀。

29.地狱空荡荡,祁醉在人间。

30.条条大路通罗马……不,我出生就在罗马。

31.别人拿第一是因为他的水平就是第一,祁醉拿第一是因为比赛名次最高就是第一。

32.Ich liebe dich——我爱你

33.令人绝望的从来不是先天的缺失,而是明明生来落后人家一截还不如人家拼命。

34.只要比赛没结束,Youth就有无限可能。

35.令我感动的从不是游戏本身,而是打游戏的这群少年。

36.我可以不要,但你不能拿。

37.永远小心HOG这只队伍,只要给一点希望,他们就有无限可能。

38.如果说Youth是奇迹缔造者,那Drunk……他本身就是个奇迹。

39.已经见过家长了,已经是一家人了。

40.HOG史上最穷的队长,想方设法,尽他所能,送了祁醉一枚真心。

    笨拙又老土,浪漫又锥心。


     我觉得这篇小说可以有个别名叫《祁醉的骚话语录》, 但是,我还是想为老畜生证明一下,祁醉就是嘴上骚,但是对待小炀神还是很温柔很体贴的。

阿言

这还得是祁醉

画师:海带芽

这还得是祁醉

画师:海带芽

云韵沁

【Fiction】特别篇后续3

   敲开书房门,看到坐在书桌前闭眼养神的丈夫,上前替他按摩太阳穴。这时男人睁开双眼轻轻握住他的手腕,将人拉进怀里,环住他的腰 ,凑到他的耳边说:“醒了?”呼出的气息洒在他的脸颊,嫣红的脸如成熟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他有点不自在的回道“嗯。听祁炀说你罚他了。”“那他有说明原因吗?”“这小子支支吾吾半天不肯说。”

    祁醉向于炀交代了事情的前后,于炀听完后失笑道“小孩子贪玩很正常,罚过就好,至于补习班就算了,他有个教训下次就不敢了。”

    祁醉伸手抚摸着于炀...

   敲开书房门,看到坐在书桌前闭眼养神的丈夫,上前替他按摩太阳穴。这时男人睁开双眼轻轻握住他的手腕,将人拉进怀里,环住他的腰 ,凑到他的耳边说:“醒了?”呼出的气息洒在他的脸颊,嫣红的脸如成熟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他有点不自在的回道“嗯。听祁炀说你罚他了。”“那他有说明原因吗?”“这小子支支吾吾半天不肯说。”

    祁醉向于炀交代了事情的前后,于炀听完后失笑道“小孩子贪玩很正常,罚过就好,至于补习班就算了,他有个教训下次就不敢了。”

    祁醉伸手抚摸着于炀的头发,叹了口 ,说:“你就惯着他吧。”

   于炀:“小崽子长得像你,罚他, 于心不忍。”

   祁醉:“在生一个,给小崽子添个妹妹。”

    于炀羞涩的把脸埋进祁醉的怀里,不说话。

     窗外,夜晚的景色如此迷人。

  

     

    

     

   

      

       

云韵沁

【Fiction】特别篇后续2

       夜晚降临,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洒下星星点点光芒。

       于炀 睫毛动了下,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刚才的记忆回笼,他瞬间清醒了。于炀羞愤的把头杵在了枕头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起。

       经过祁炀房间时,发现其坐在书桌前握笔埋头书写着什么,敲门,得到房间主人允许后进入,走近祁炀身旁注意到纸张上"检讨书”三个大字问道“怎么回事?”...


       夜晚降临,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洒下星星点点光芒。

       于炀 睫毛动了下,醒了。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刚才的记忆回笼,他瞬间清醒了。于炀羞愤的把头杵在了枕头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起。

       经过祁炀房间时,发现其坐在书桌前握笔埋头书写着什么,敲门,得到房间主人允许后进入,走近祁炀身旁注意到纸张上"检讨书”三个大字问道“怎么回事?”

      祁炀听到从他头顶传来的声音,放下手中的笔转头看向于炀,眼神闪躲地说:“Daddy,我做错了事,爸爸生气罚的。”

      于炀:“你做错了什么事?”

      祁炀闭口不谈。见状,于炀换个话题。

      于炀:“你爸在哪里?”

      祁炀 ;“在书房。”

      于炀:“我去找他,你继续写你的检讨书”,随后转身离开房间。

      祁炀看着自家Daddy离开的背影,来了一句“Daddy,慢走不送。”

       送走人后,祁炀继续写他的检讨书。

                                                   

楚淮南.

【祁炀】关于“不行”这个问题

一时的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祁醉难得比于炀起的晚,于炀又有点饿了,祁醉又不让他点外卖,自己又不会做饭,于是拿着白色手机点开浏览器,想着搜索搜索皮蛋瘦肉粥,可是手滑点进去了一个“老公不行怎么办”。


于炀脸一瞬间爆红。


祁醉一睁眼就看到自家小队长脸红的滴血,凑近手机看了一下,挑眉,轻笑了下,“斯,小哥哥。”


于炀转头,“队长……”


祁醉手还放着于炀腰上,重重的捏了捏,“老公不行?”


“唔……”于炀腰软了,“没有……本来是饿了,想…想着自己搜搜做饭的方法……”


祁醉接着他的话说下去:“没承想看到了这个热搜,又手滑点了进去,居然还...

一时的脑洞,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祁醉难得比于炀起的晚,于炀又有点饿了,祁醉又不让他点外卖,自己又不会做饭,于是拿着白色手机点开浏览器,想着搜索搜索皮蛋瘦肉粥,可是手滑点进去了一个“老公不行怎么办”。


于炀脸一瞬间爆红。


祁醉一睁眼就看到自家小队长脸红的滴血,凑近手机看了一下,挑眉,轻笑了下,“斯,小哥哥。”


于炀转头,“队长……”


祁醉手还放着于炀腰上,重重的捏了捏,“老公不行?”


“唔……”于炀腰软了,“没有……本来是饿了,想…想着自己搜搜做饭的方法……”


祁醉接着他的话说下去:“没承想看到了这个热搜,又手滑点了进去,居然还认真的看了起来?”


于炀摇头,“队长……”


祁醉咬咬牙,翻身把于炀压在身下,把手机放到了床头柜上,“不听话……老公吃完以后给你做吃的。”


……

……


于炀再次醒来是被粥的香味馋醒的,因为早上点进的热搜,队长按着他做了不下三次,导致他坐不起来,“队长……”


一开口的声音绵软至极。


他的声音什么时候变这样了……


祁醉端着皮蛋瘦肉粥进来,脸上洋溢着笑容,“老公在。”


于炀脸红。他还是不习惯叫祁醉老公,即使那个的时候叫了那么多次。


祁醉扶着浑身酸软的于炀起来,于炀就着祁醉的手喝了一口,“队长…我想吃酸的……”


祁醉挑眉,“怀了?”说着把粥放到床头柜上,手抚上于炀平坦的腹部。


于炀愣了下,“我…我不能怀孕……”


眉眼聋拉下来。如果自己是女生就好了,还能给队长生孩子,可是自己……


祁醉笑了下,“想什么呢小哥哥?对我来说,我已经在养一个小朋友了。而且这个小朋友啊,姓于名炀,软软的,哪都软软的。还爱吃醋,长得好看,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


于炀红了眼眶,“队长……”


祁醉回抱住了于炀,“可是,炀炀。”


于炀从他怀里抬起湿漉漉的眼睛,“怎么了……”


祁醉亲了下于炀的唇,“我们养个小猫吧。叫它 祁炀。好不好?”


于炀本能地点点头,“我听队长的……”


“还叫队长呢?”


“我…”


“嗯?”


“老…老公……”



END.


接受点梗。

云韵沁

【Fiction】特别篇后续

   在客厅面壁的祁炀听见从卧室传来的动静,顿时耳红面赤如煮熟的虾子,心里默默念着“我什么也没听见......”进行自我催眠。

   三小时后,祁醉再次从房间出来,对面壁的祁炀说:“来书房。”

   祁炀看着已上楼的父亲,叹了口气,心想:这次算是彻底玩完了,花soso,被你坑惨了。随即也上楼了。

   他敲开书房门,走到祁醉面前。

   祁醉:“解释一下,你这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为何出现这种现象。”...


   在客厅面壁的祁炀听见从卧室传来的动静,顿时耳红面赤如煮熟的虾子,心里默默念着“我什么也没听见......”进行自我催眠。

   三小时后,祁醉再次从房间出来,对面壁的祁炀说:“来书房。”

   祁炀看着已上楼的父亲,叹了口气,心想:这次算是彻底玩完了,花soso,被你坑惨了。随即也上楼了。

   他敲开书房门,走到祁醉面前。

   祁醉:“解释一下,你这学期的期末考试成绩为何出现这种现象。”

    他立在书桌前,支支吾吾道“这个.....那个...是因为考试前一晚,花soso邀我双排打排位。”

    祁醉的脸色又变得阴沉。

    祁醉:“打了多久?”

    祁炀:“那个...我忘了。”

    祁醉阴沉的脸色以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慢慢变黑,语气冰冷地问道:“到底打了多久,说。”

    祁炀看着父亲原本阴沉的脸色慢慢变黑,便放弃抵抗,说:“晚上11点,第二天考试犯困。”说完就低下了头,不在看他。

    祁醉听完,冷眼盯着眼前低着头自己缩小版的祁炀,脸彻底黑了。

    祁醉:“很好。1000字检讨一篇,从今晚到过年之前所有电子产品一律上交,从明天开始去补习班。现在出去,回你自己的房间。”

    祁炀:“那我出去了,爸爸。”

    祁醉看到他出去后,闭眼养神。

     

     


  

    

    

Atenf时

[直播体]炸厨房?路简&祁炀

这是一篇AWM和我行让我上的联动,是傻逼儿子和炀神一起直播做饭(炸厨房)的事情。

私设如山!有和原文不匹配的地方就当我的私设了!

OOC致歉


正文:

  一次春季赛打完之后,丁哥给TTC的成员放了三天假,疫情原因,五个人都没有出门,但是却迎来了几个新朋友。隔壁PUBG的冠军HOG一次打比赛刚好和他们在一个城市,虽然错开了,但是两拨人还是碰到了。现在呢,HOG也有三天的假期,而这时候的丁哥和贺娘娘一拍即合,打算让两位新起之秀直播做饭,给大家露两手。

  TTC-soft:

  星空TV,今天和隔壁HOG队长一块儿直播...

这是一篇AWM和我行让我上的联动,是傻逼儿子和炀神一起直播做饭(炸厨房)的事情。

私设如山!有和原文不匹配的地方就当我的私设了!

OOC致歉



正文:

  一次春季赛打完之后,丁哥给TTC的成员放了三天假,疫情原因,五个人都没有出门,但是却迎来了几个新朋友。隔壁PUBG的冠军HOG一次打比赛刚好和他们在一个城市,虽然错开了,但是两拨人还是碰到了。现在呢,HOG也有三天的假期,而这时候的丁哥和贺娘娘一拍即合,打算让两位新起之秀直播做饭,给大家露两手。

  TTC-soft:

  星空TV,今天和隔壁HOG队长一块儿直播。@HOG-youth

  微博一发,soft的爹粉们就开始了。

“傻逼儿子你带坏一个savior就够了,别把人家隔壁PUBG的炀神也给带坏!”

“炀神?炀神你怎么跑LOL这里了?”

“@HOG-Drunk 祁神你不管管炀神的吗?”

“@TTC-Road 儿媳妇你看着点儿子,别把人带坏了!”

“新爹,儿子做饭怎么样?”

“路人,这是PUBG世界冠军和LOL世界冠军梦幻联动吗?”

“三年soft爹,小傻逼没做过饭。”

“同上三年soft爹和六年HOG粉。”

“这是炸厨房的节奏吗?”

“惊!电竞圈两大新起之秀竟然一起做(炸)饭(厨房),这中间都发生了什么?”

……

  “哈哈哈哈哈哈简茸你自己看你的评论区……”这边恭喜小白获得每日成就:被soft狂揍一顿。“上线。”江余松怕小白再这样下去要英年早逝,无奈的对着小白说。“好啊!p宝带我飞啊!”此时的简茸在和于炀发消息

                                                                      于炀

                                                                                                                                       在吗?:艹耳

于炀  :  ?                             

                                                                                                   丁哥想让我跟你直播做饭。:艹耳

于炀:经理也跟我说了。他说明天中午。11点我和队长去你们基地。

                                                                                              好。我们基地密码是xxxxxx。:艹耳

为了防止简茸把于炀带偏并炸了TTC基地的厨房,丁哥决定让悠悠来看着他们两个做饭。

  “谦,我还有十分钟左右到你们基地。”悠悠正在和袁谦打电话,简茸提前半小时就已经打开了直播。

  “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我是祁醉。”门外的人说话了。“来了。”简茸从沙发上走到门口。“简茸?我是HOG前队长drunk,祁醉。”“你认识我。”“贺小旭,HOG的经理,这位是卜那那,banana。这位是老凯,kay。”贺小旭给soft他们介绍了HOG成员,五个人走进基地没几分钟,就听到了悠悠的声音:“我来啦!”然后就是HOG的人五脸……啊不,六脸纳闷的看着悠悠。“额……你们就是HOG的人?”悠悠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是的。这位小姐你是?”贺小旭看了看悠悠以及TTC众人,先开了口。“哦你们好,我是悠悠,一个小主播,额……也是袁谦的女朋友。”贺小旭听到这里,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了看悠悠和丁哥。“你们不打算进来了吗?”而今天的主角之一---soft简茸,跟他“爹”们互怼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听一群人站在门口聊了半天,忍不住开口问,“悠悠姐,我跟于炀今天做什么菜?”HOG的众人都进基地后,简茸和于炀都把直播弄好并且穿好围裙之后问道。

  “emmm……我问问他们都想吃什么吧,尽量简单点。”悠悠想了想,决定问问训练室的那群人。“谦,你们都想吃什么?简单点啊,简茸和于炀应该都不怎么会做饭。”袁谦则负责转述给其他人:“小白!祁醉!你们都想吃什么?悠悠说弄些简单点的你们想吃的!”祁醉和路泊沅在微博上聊天,卜那那和小白聊吃的聊的的特别开心,老凯就坐在袁谦旁边。“悠悠姐,要不你教简茸他们两个做排骨汤呗?你之前做的那个汤好好喝!”作为客人的HOG则没打算提要求,回答的都是:“我都可以。”只有卜那那一个还加了句:“好期待我们小炀神做得饭啊。”然后就收到了老畜生的畜生行为:讲故事。

  回到厨房,悠悠看到的就是帝国狼犬正经的回答一些粉丝的问题以及傻逼儿……啊呸,国服喷子soft在和他的爹粉们对骂。

  “简茸,于炀,我教你们做莲藕排骨汤吧?”悠悠偷笑了一会儿,正了正脸色道。于炀点了点头,简茸也答了句:随便。

  “于炀,麻烦你问一下阿姨基地冰箱里还有没有排骨,莲藕和山药了。简茸,去把刀和案板洗一下。”悠悠边洗手边指挥两个人。“没有山药了,有红枣,可以吗?”于炀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一包红枣拎起来问悠悠。“可以的。于炀你去把手洗一下。简茸你手洗过了吗?”悠悠边穿围裙边问。“洗过了。”两个人答道。“那行。简茸,你去把藕皮削一下,于炀,把排骨拿出来放水龙头下的那个铁盆里洗洗,把血水洗的差不多再捞上来。”悠悠在锅里添水,放在煤气灶上。然后转头一看就是一个蓝毛蹲在垃圾桶旁边拿着小刀一点一点的去削皮,当场就没忍住笑了:“小s……小茸,其实你可以去找阿姨要削皮的工具的……”

soft爹:“哈哈哈哈哈小傻逼这样好像个蘑菇啊”

炀神老婆:“啊啊啊啊啊啊炀神好帅!”

傻逼儿子多喝牛奶:“为什么同样是21不到,小傻逼你却比人家炀神矮那么多?”

快穿增高鞋垫:“儿子快点去穿爹给你买的增高鞋垫!”

soft唯一粉丝后援会:“小傻逼没做过饭吧?”

于炀的圈外女友:“炀神……咱能把头发扎好给我们看个脸吗?”

soft亲爹:“……一个蓝毛一个黄毛?”

我爱鱼食:“建议楼上去看看隔壁时洛那头白毛。”

……

  好不容易把莲藕削好皮切好,排骨也已经下水煮了,本来以为可以闲一会儿的简茸和于炀刚松了一口气就看到悠悠拿了姜,蒜,花椒,八角,盐,香油等一堆的配料,香料和调料就懵了。“你们两个别愣了,来帮忙。小茸,把姜切一下,切成薄片。小炀,我就这么叫你了,来帮我拍蒜,拿刀面拍两下拍扁之后随便切几下,我出去买些大葱。”然后留下了两个不知所措的人。

  水已经煮沸了,开始不断上涌,于炀快速的关了火,然后就不知道要干什么了。“我们百度查一下接下来干什么吧。”简茸也懵了一会儿之后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根据百度食谱,接下来他们要做的是把煮好了的排骨捞出来再过一遍凉水,然后起锅烧油。没有悠悠的指导,两个人在厨房找了半天的油,然后在锅还烧热的情况下就倒了油,把还挂着不少水的排骨直接从高处倒进锅里,最后就导致:油开始溅了起来。噼里啪啦的声音让两个人顿时不知所措了起来。简茸一手拿着锅铲一手拿着锅盖,感觉下一秒就要和锅里的排骨同归于尽了。于炀看着锅里的油不停的往外溅,拿过简茸手里的锅铲,在相对有些远的地方搅了几下锅里的排骨,然后……由于火开太大,煎底了,一些肉粘在了锅底,实在没办法,简茸关了火,代价就是油溅了出来,喷在他的手上和胳膊上。

  “你们两个干了什么??!”刚买完大葱回来的悠悠看到的就是一手拿着个锅铲一手拿着打湿了的毛巾的于炀站在吹手的简茸旁边,一下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小茸,去冷水下冲一下,不然到时候要烫出泡的。”然后悠悠走到锅的旁边,看到的就是有些肉已经粘在了锅上,蒜和姜已经干了。看着简茸直播间水友们的弹幕才知道两个蠢孩子都干了什么。不过还能挽救一下这锅东西,在悠悠的指导下,于炀把排骨炒好了,虽然有点糊,但是影响不大。接下来就是煮汤了。

  汤煮好之后,TTC和HOG的那群人已经开始乱炖了:老凯和袁谦在打PUBG,小白和卜那那在打LOL,pine就在一旁看着,祁醉和路泊沅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汤做好了,可以去把你们的汤拿出去了。”悠悠说着,走到路泊沅身旁:“路神,你去看一下小茸的手上有没有起水泡,他刚被油烫到了。”听到悠悠这么说,路泊沅二话不说跑到卫生间找简茸。

  “队长?”路泊沅看到简茸的时候,他正在用冷水湿过的毛巾敷手臂。路泊沅把毛巾掀开一看:一片烫伤。路泊沅的脸色瞬间不好了,然后拉着简茸另一只手找阿姨问有没有烫伤的药膏。给简茸上药的时候,小蓝毛还在小声在那说疼。

  “p宝~”小白靠在pine的身上,pine依旧那个表情,把香菜给挑了出来。袁谦看着色泽不怎么样的汤,又看了看正在喝汤的女朋友,最终决定还是喝掉。祁醉则是在于炀有些期待的眼神中喝下了汤。看着TTC内部情况,贺小旭用同病相怜的眼神看着丁哥。两个经理在一块儿互倒苦水,贺小旭发现对方比自己还惨:战队成员全恋爱,五个人里四个基。结果聊到最后才发现:最惨的其实是他自己。毕竟人家还有媳妇儿,而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第二天的微博热搜这不就来了吗?

#贺小旭,实惨#

#丁哥,惨#

#TTC一个战队四个基#

1.#简茸,于炀#

#HOG和TTC的梦幻联动#


有空给你们加彩蛋!







云韵沁

【Fiction】特别篇

       傍晚,祁炀回到家没看见两位父亲的身影松了口气,“幸好都不在家”。

       正当他坐在客厅沙发时,卧室门被从里面打开,祁醉走了出来看见客厅的祁炀。

       祁醉:“回来了。”

       祁炀吓得差点摔碎杯子,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傍晚,祁炀回到家没看见两位父亲的身影松了口气,“幸好都不在家”。

       正当他坐在客厅沙发时,卧室门被从里面打开,祁醉走了出来看见客厅的祁炀。

       祁醉:“回来了。”

       祁炀吓得差点摔碎杯子,转头,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祁炀:“爸,你今天没去俱乐部吗?Daddy呢?”

       祁醉:“他今天请假,我休息。有意见?”

         祁炀:“没。”

         祁醉:“成绩报告单呢?

         祁炀:“如果我说我在路上不小心将成绩报告单弄丢了,您信吗?”

         祁醉:“哦,我去问问你们班主任”

       祁炀:“别,在书包里。”

       祁醉在他的书包中翻找一通,总算找到祁炀的成绩报告单,看见单子上惨不忍睹的成绩 脸色瞬间变得阴沉,信息素不受控制得爆发,空气中散发出香槟味。

       受到信息素影响的于炀一身睡衣出现在门口,艰难的走到祁醉身边,拍拍祁醉的肩膀说“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

       看着受到信息素影响,面色潮红的媳妇,祁醉迅速收回信息素,抱着媳妇回房,落下一句“去面壁思过半小时。”

        将一切尽收眼底的祁炀乖乖面壁去了。

     

楚淮南.

【祁炀】❄️

❤️祁醉带着🐑🐑来河南出差啦

❤️带🐑🐑滑雪~


“小哥哥,老公带你去看雪好不好。”祁醉搂过于炀,一边亲迷迷糊糊的于炀,一边拨弄着手机对于炀说,“我要去河南出差,听说那边下的雪好厚,我们去滑雪吧。”


于炀慢慢迷糊过来,迟疑的点点头,昨天实在是太累了,又一波困意袭来,下意识的往祁醉身边靠了靠,上半身倚着祁醉再一次睡去。


祁醉对此很受用,联系了那边的朋友帮忙找个酒店还有滑雪的地方。


祁醉于炀到这里的时候,穿着厚厚的棉袄,戴着围脖,手牵着手,一副亲亲爱爱的样子。


“小哥哥,我教你落叶飘好不好啊?”祁醉和于炀在酒店大厅边等朋友边商量着。


“落叶飘……?”于炀...

❤️祁醉带着🐑🐑来河南出差啦

❤️带🐑🐑滑雪~


“小哥哥,老公带你去看雪好不好。”祁醉搂过于炀,一边亲迷迷糊糊的于炀,一边拨弄着手机对于炀说,“我要去河南出差,听说那边下的雪好厚,我们去滑雪吧。”


于炀慢慢迷糊过来,迟疑的点点头,昨天实在是太累了,又一波困意袭来,下意识的往祁醉身边靠了靠,上半身倚着祁醉再一次睡去。


祁醉对此很受用,联系了那边的朋友帮忙找个酒店还有滑雪的地方。


祁醉于炀到这里的时候,穿着厚厚的棉袄,戴着围脖,手牵着手,一副亲亲爱爱的样子。


“小哥哥,我教你落叶飘好不好啊?”祁醉和于炀在酒店大厅边等朋友边商量着。


“落叶飘……?”于炀抬头看祁醉,祁醉松开一只手掏出手机,给于炀看。看着于炀的脸越来越红,求饶似的看向祁醉:“队长……”


祁醉捏了一下于炀的腰,凑近于炀耳边轻声说:“小哥哥不答应的话,晚上多做几次让小哥哥答应,好不好?”


于炀:“队长……我,我答应……”


祁醉亲了下于炀,咬了一下。于炀的脸像个红苹果一样,祁醉看着喜欢,正准备去咬一口,突然有人叫他:“祁总!”


如果目光能杀人,对方已经没了千万遍了。


“这边走啊,祁总。这是房卡。”朋友递给祁醉房卡。祁醉笑了笑,搂着害羞的于炀走了。



祁醉包下了一个私人的滑雪场。


于炀穿着滑雪服雍臃肿肿的,嘟着嘴,“队长……能不能少穿几件啊?”


祁醉笑了下,给于炀穿上,“小哥哥,冻感冒了怎么办?老公会心疼的。”


于炀脸冻得红彤彤的,听到“老公”就更红了,“哦……”


祁醉扶着于炀,“那老公教教小哥哥落叶飘。”于炀愣了神,再回神的时候就已经被祁醉抱得紧紧的了……


据旁人目睹,当日有一帅气男子抱另一帅气但又脸红的男子出了滑雪场。据说,怀里被抱着的男子身体还微微颤着。




END.

❤️落叶飘可以去百度搜搜。紧紧抱一起那种。

云韵沁

【Fiction】㈠

*Daddy:于炀

*爸爸:祁醉

         不喜勿喷       

      下午4点30,10岁的祁炀背着书包走入魔都HOG俱乐部PUBG分部基地。此时一楼安静得仅能听见键盘敲击声。男孩经过冠军墙,聚精会神地看直通三楼的一面墙上嵌着数不清的奖杯奖牌。

       “我不会让它凋零。”他小...

*Daddy:于炀

*爸爸:祁醉

         不喜勿喷       

      下午4点30,10岁的祁炀背着书包走入魔都HOG俱乐部PUBG分部基地。此时一楼安静得仅能听见键盘敲击声。男孩经过冠军墙,聚精会神地看直通三楼的一面墙上嵌着数不清的奖杯奖牌。

       “我不会让它凋零。”他小声嘟囔了一句,径直走向三楼一队专用训练室。

        训练室内,一队四人正在进行训练赛。时间流动如细沙穿过指缝,伴随Youth最后一枪收走对方人头,干净利索的结束了训练赛。

        训练赛打完后,卜那那定完外卖,看见坐在一旁沙发上的人时惊呼一声“你怎么在这!”这声惊呼使其余3人纷纷看向他,顺着他的视线看到沙发上的人时也瞬间吃惊了一下。祁炀:“叔叔们好啊”“Daddy”

         于炀摘下耳机,:“嗯”“点完外卖后在休息3分钟,一会儿复盘”,然后起身走到祁炀身旁。

          于炀:“你怎么过来的,你爸呢?”

           祁炀:“他有点事情需要处理,给您发过消息,我也不想回去就来俱乐部了。Daddy”

           


             

          

         

卿酒

祁炀

第一次写

不喜勿喷

可能严重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幼儿园文笔!!


可以接受的就往下拉


贺小旭:“于炀啊!你没事开开直播吧,你粉丝都快把官博炸了,就当混时长了行不行啊”

于炀:“嗯...行,这把完事,我开直播”

【啊!第一】

【我去,楼上这是什么手速】

【楼上的你也不赖】

【没抢到前三】

“大家好,我是HOG的youth”

【youth你终于开直播了!】

【youth,祁神呢?】

“队长,有事不在基地”

“HOG-Drunk进入直播间”

【噗,刚聊到祁醉】

【啊!炀神看后面】

【炀神又没开弹幕】

一把路人局,很快就赢了,于...

第一次写

不喜勿喷

可能严重ooc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幼儿园文笔!!




可以接受的就往下拉





贺小旭:“于炀啊!你没事开开直播吧,你粉丝都快把官博炸了,就当混时长了行不行啊”

于炀:“嗯...行,这把完事,我开直播”

【啊!第一】

【我去,楼上这是什么手速】

【楼上的你也不赖】

【没抢到前三】

“大家好,我是HOG的youth”

【youth你终于开直播了!】

【youth,祁神呢?】

“队长,有事不在基地”

“HOG-Drunk进入直播间”

【噗,刚聊到祁醉】

【啊!炀神看后面】

【炀神又没开弹幕】

一把路人局,很快就赢了,于炀刚一回头就看见祁醉

“队,队长,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来看我的小哥哥”

祁醉看着于炀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啊!这个炀神我爱了】

“啧,你们炀神是我的,对不对啊”

“对...对”

“行了,你们炀神要休息了”

【哟哟哟祁神,你要带着我的炀神做什么】

“自然是做该做的事了”



碎碎念:脑子中的无意产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