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祈本里香

16.8万浏览    1342参与
かふか

《情绪脉冲》【2】

Warnings :预警见一章。


  ▼〖终于是里香的主场了←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写着写着似乎不太对劲?〗


  ◇


  直到现在我也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里香的场景,甚至第一次见到她时心脏处涌来不可思议的,无比激动无比愉悦,说不清是缺失之物终于找回还是寻找之物终于找到的,一种奇异的情感。难以描述清楚。可以被描述的情感犹如具体的实物,而我对她的情感则是最本真的情感,无法描述的无实物的情感。


  那些情感一直活在我心中,只要我想起她,它便会在我的胸膛燃起。


【In Comment】

password :里香的名字(4个英文字符,首字母大写...

Warnings :预警见一章。


  ▼〖终于是里香的主场了←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写着写着似乎不太对劲?〗


  ◇


  直到现在我也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里香的场景,甚至第一次见到她时心脏处涌来不可思议的,无比激动无比愉悦,说不清是缺失之物终于找回还是寻找之物终于找到的,一种奇异的情感。难以描述清楚。可以被描述的情感犹如具体的实物,而我对她的情感则是最本真的情感,无法描述的无实物的情感。


  那些情感一直活在我心中,只要我想起她,它便会在我的胸膛燃起。



【In Comment】

password :里香的名字(4个英文字符,首字母大写)

Mmmmar

【授权转载】

twi: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ryosuketarou)

来自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老师的乙香合集2💍🎀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

twi: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ryosuketarou)

来自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老师的乙香合集2💍🎀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Mmmmar
【授权转载】 twi:ᶜʰᵃⁿ...

【授权转载】

twi:ᶜʰᵃⁿ✿疑惑(@kutsujyokuneee)

里香ちゃん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

【授权转载】

twi:ᶜʰᵃⁿ✿疑惑(@kutsujyokuneee)

里香ちゃん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

Mmmmar

【授权转载】

twi: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ryosuketarou)

来自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老师的乙香合集1💍🎀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授权转载】

twi: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ryosuketarou)

来自タケウチ リョースケ老师的乙香合集1💍🎀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Mmmmar
【授权转载】 twi:鉄坊や(...

【授权转载】

twi:鉄坊や(@bebop_sensen)

純愛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

【授权转载】

twi:鉄坊や(@bebop_sensen)

純愛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

Mmmmar
【授权转载】 twi:じーおん...

【授权转载】

twi:じーおん(@g______on_)

💍.°・.。・   °

.       °            ・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授权转载】

twi:じーおん(@g______on_)

💍.°・.。・   °

.       °            ・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Mmmmar
【授权转载】 twi:F(@f...

【授权转载】

twi:F(@f_1192)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

twi:F(@f_1192)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Mmmmar
【授权转载】 twi:ᴹᵀᴿᵀ...

【授权转载】

twi:ᴹᵀᴿᵀ 남(@Nyam11ab)

「谢谢你,忧太。」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授权转载】

twi:ᴹᵀᴿᵀ 남(@Nyam11ab)

「谢谢你,忧太。」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云开

咒术回战0:最新CM  悟太酷了~

上映31天票房共93亿日元,台湾2月24日上映。

咒术回战0:最新CM  悟太酷了~

上映31天票房共93亿日元,台湾2月24日上映。

阿竹不能吃

【咒乙】勇者与怯者的爱

*又名《可否与我在一起》


*乙骨忧太单人,微量祈本里香


撞梗致歉     ooc致歉


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刀向更弱者。...


*又名《可否与我在一起》


*乙骨忧太单人,微量祈本里香


撞梗致歉     ooc致歉


     


勇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刀向更弱者。

                                         ——《华盖集·杂感》




【0】


     对不起,


     是想说却没敢说的话。


     我爱你,


     是想触碰却又缩回的手。


【1】


    “乙骨忧太。”


     在生命的最后,我扯了扯我那已经被撕裂的嘴唇,喃喃出他的名字。


     乙骨忧太。


     一个与我截然不同的,当之无愧的勇者。


     一个我最讨厌,可又最喜欢的人。


    我与乙骨忧太自幼相识,堪称彼此的知己。



     原本的我们每天一起走过大街与小巷,我们曾经对彼此说过最浪漫的话,曾经拉着彼此的手看星辰。


     本该是一直这样美好的。


     如果祈本里香没有出现的话。


     当然,我并没有讨厌里香的意思,相反,我最喜欢里香了。


     喜欢她喜欢到想无时无刻都陪着她,想把她的一切都记在脑海,想让她…让她只喜欢我一个人。


     “里香!我……我喜欢你!我们在长大以后可以结婚吗?那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啦!”


     我还记得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漫天的云把里香衬得分外好看,夕阳味的风吹过里香来拥抱我,居然给了我一种下一秒里香会轻吻我的额头的错觉。


     “可是,我已经和忧太约定好了长大后要结婚呀?”


     哎?


    “而且呀,我们都是女生,怎么能结婚呢?”


     是这样吗?


     “不如这样吧!这辈子我来和忧太结婚,等下辈子我变成一个男孩,再来娶奈竹,好不好?因为里香也好喜欢奈竹哦!”


     不对,不对,我想要的才不是这样!


     记忆中的我猛然推开了里香,疯狂的向家中奔跑,湿哒哒的泪水布满了我的面颊,浸湿了我的衣袖。最后我跑回了家中,将自己的房门锁住,整整三天没有出过门一步。


     到了最后,我在无尽的饥饿感与悲伤中与自己达成了一个协议。


     “要是里香幸福的话,我就会很幸福了,而且忧太确实是很值得托付一生的人呢。”


     终于,我在那场蹩脚的三角恋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且为他们献上了真挚的祝福。


     第四天,我收拾好自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站在路口等待着里香和忧太的出现。


     “忧太,好久不见呀!里香呢?她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啊?”

     

     我看到忧太怔了一下,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衣摆,眼眶红的说不出来话。


     “忧太?”


     “里香……她昨天出了车祸……”


     砰——


     我抡起我的拳头,用了十成的力气打在了乙骨忧太的脸上。


     “你……再说一遍?”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我看着忧太被我打倒在地,鼻血从下颚流到了脖颈,他泛红的眼眶也流下了晶莹的泪。


     “乙骨忧太,我让你再说一遍,里香她怎么了?”


     “对不起……”


     我骑在了乙骨忧太的身上,又一次抡起了拳头,可拳头却迟迟没有落在他的脸上。


     “不要…伤害忧太……奈竹……”


     我缓缓回头,看到了一个长相极其可怖的怪物。


     “里……香?”


     “是你吗,里香?”


     我忽然哭了出来,死死的搂住了里香的脖子,呜呜咽咽的声音不断从我嘴边传来。


     “里香……求求你不要喜欢乙骨忧太了好不好,我明明才不在三天,忧太就把你变成了这样。求求你,喜欢喜欢我好不好,我明明那么喜欢你啊,明明我能保护你……”


     而里香只是拍了拍我的背,什么也没有说。


     我忘了那天我是怎么回家的,忘了我后来有没有对乙骨忧太说什么,忘了乙骨忧太看我的眼神。


     我只记得一句话。


     “抱歉,奈竹……我和忧太已经约定好了长大后要结婚。”


    哈。


     凭什么。


     凭什么乙骨忧太可以得到里香的喜欢,凭什么那个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的,只会道歉的爱哭鬼能与里香在一起。


     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


     从那之后,我在也没有等过乙骨忧太一起上学。


     再也没有在周末一起游玩。


     再也没有说过一句“晚安”


     时间一点点过去,我们,再也不是朋友。



     甚至……我在乙骨忧太被欺负的时候冷眼旁观,在他被孤立的时候冷嘲热讽,在他极力阻止里香伤害欺负他的人的时候嗤之以鼻。


    哪怕我知道里香的死与他无关。


     而这一切因为我是一个怯者,一个只敢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在乙骨忧太身上的怯者。


     直到那天——


    “乙骨忧太,我要去东京了。”


     “哎?怎么突然?”


     我看着乙骨忧太惊讶的样子,一时竟然觉得有些好笑。


     “别想太多,我只是被东京一所叫咒术高专的学校录取了。我想,我们以后应该再也不能见面了吧。”


     “……对不起。”


     “……乙骨,你没有必要老是道歉。”


     我有些烦躁的抬头望去,竟然看到了他紧咬双唇,低着头泪水决堤的模样。


     “对不起,我,我一听到奈竹你要走,我就有些控制不住我的眼泪。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是,但是……”


     但是,还是好喜欢你。


     我和里香其实都喜欢你。


     没能说出口的爱恋。


     “啧。”


     我抬手摸了摸乙骨忧太的头,闭上了眼,闷闷的说“以后照顾好自己啊,别老是被人欺负还要里香帮你。”


     他忽然僵住了身子,抬头看着我的脸,紧紧的抱住了我。


     那天,我们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毫无负担的抱在一起痛哭一场。


【2】


     “听说了吗?今天有转校生,他好像把四名同学塞进了储物柜里。”


     “哎哎哎?真的吗胖达?那种人也可以入校吗?”


     我紧紧的抱住软绵绵的胖达,一脸不可思议,而真希则是很嫌弃的想要把我从胖达软绵绵的肚子上拉出来还不忘八卦一句,


     “杀掉了吗?”


     “不,好像是重伤。”


     “金枪鱼蛋黄酱。”


     被真希无情的从胖达的温柔乡拉出来的我又抱上了棘。


     “如果他太傲慢的话我们就狠狠地揍他一顿吧!!”


     ”鲑鱼。”


     ”我说你,不要老是抱着别人啊!”


    “哎?那我来抱抱真希?反正真希又不是别人~”


     “你给我适可而止啊!”


     回到了教室,我们一群人看着神采奕奕的五条老师。


     “接下来要介绍转校生,大家打起精神来吧!”


     “才不要。”


     “听起来是个很尖刻的人,谁要为那种人营造气氛。”


     “鲑鱼。”


     “……”


     终于,五条老师好像看不下去我们敷衍的模样,叹了一口气便让转校生进来了。


     哎?


     乙骨……忧太?


     那个有些驼背的少年走上了讲台,说到,“我是乙骨忧太,请多关照。”


    还没等我从乙骨到来的震惊反应过来时,真希的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是某种测试吗?”


     乙骨有些害怕的皱着眉说到。


    “喂,你被诅咒了啊,这里是学习诅咒的地方,你这种被诅咒的人来干嘛。”


    我反应过来后向前几步拉开了全副武装的众人,安抚性的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对新来的同学温柔一点啊。”


     随即五条老师对乙骨忧太解释了咒术高专存在的意义。


   合计着你现在才想起来告诉他??


    看着老师不负责任的模样,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抓住了乙骨的衣领,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现在该老子问你了,你他·妈的来这里干嘛?”


     “哎,我,我,我……”


     听着乙骨支支吾吾的声音,我又一次气上心头,正当我准备一拳揍上乙骨的脸时,里香又一次阻止了我。


     “奈竹…”


     我烦躁的甩了甩手,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无视了乙骨可怜兮兮的表情和大家的八卦脸,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在大家的自我介绍过后,五条老师刚想连我一起介绍,我就打断了五条老师。


     “没必要,他不配。”

     

     “哎~是这样嘛~那下午的训练就奈竹你来和乙骨一组吧!正好磨合一下感情哦~”


     “啧,想训练就让乙骨忧太收回那受害者的表情,真恶心。”


     “喂,奈竹你适可而止吧!”


     “啧。”


【3】


     “这次的任务要忧太和奈竹一起去哦~”五条老师对我说。


     “哈?这明明是我的任务吧,为什么要戴上那个拖油瓶啊??”


     “对……对不起。”乙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有些委屈的抬了抬眼,小声说到。


     “老子没让你道歉!”


     对于我和忧太的相处模式见怪不怪的大家叹了一口气。


     “嘛,奈竹你放心好了,这次的任务是二级哦~因为奈竹是一年级唯一的一级咒术师,所以忧太你尽管相信她就好啦~”


     “哎?奈竹你好厉害!”


    “啧。你明明是特级吧?!”



     我们两个就在这种吵吵嚷嚷的氛围下出发了。


     但是事情总爱想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不是说好了是二级吗?怎么会变成特级啊?!”


     我看着眼前的咒灵,暗骂一声,回头看到乙骨正在抱着刀紧张兮兮的不知道怎么办。


     “啊啊啊烦死了,乙骨忧太!快点逃跑不准脱老子后腿!”


     

     “可,可是……”


     “我让你跑你就跑!”


     语音刚落,那个咒灵忽然冲了过来,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我被打飞出去了好远。


     是尚未登记的特级吗?


     我猛的吐出一口鲜血,看到乙骨忧太正在慌张的向我跑来。


     “嘶——我不是要你快点走吗?”


     “可是,可是我做不到啊!明明知道你讨厌我,可是我做不到远离你,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啊!”



     我有些懊恼的瞪了他一眼,没有回答乙骨的话,缓缓的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乙骨,这种时候就不要说煽情的话了,给我和里香好好活下去。”


     我又一次冲向了特级咒灵,发了疯似的去攻击它,但我的力量终究还是太小了,我的左肺已经被贯穿,肚子上也被开了好几个大洞,已经有些站不住的我与面前只是少了左臂的咒灵形成了鲜明对比。


   咚——


    又一次的被击飞出去的我再也站不起来,满面的谢与泪混在了一起,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乙骨忧太……”


     “忧太……”


     “我在!奈竹你不要说话了,我现在就抱你出去!”


     我勉勉强强的睁开了眼,看着他焦虑的面庞有些可笑。我叹了一口气,安抚性的捏了捏他的脸。


     我忽然又想起了小时候我和乙骨忧太一起玩闹的时光。那时的我们很要好,他会记住我的喜欢,会帮我推动夕阳下的秋千,我也会拉着他的手炫耀我新买的玩具,还别别扭扭的要一起玩。


     真是……怀念啊。


     我好像,其实并不讨厌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明明对我那么温柔。


     “忧太,抱歉,我之前那么对你。我明明都知道里香的事与你无关。”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不要在说话了,我这就带你离开!”


     “我们已经,逃不掉了啊……”


     我勉强的笑了一下,指尖触碰刚刚被我捏住的脸颊,轻轻的吻了上去。


     “忧太……如果有下辈子,我们还要相遇啊。”


     他擦了擦我的泪,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用嘴堵住了我的唇,把我放在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角落。


     “等我,带你回家。”


     “里香!出来!”


     在那之后,我的意思逐渐模糊,只觉得忧太的背影特别令人心安。


   “醒了!奈竹她醒了!!”


     唔……我……还活着?


     我一睁眼就看到了雪白的病床,我输着液的手,以及紧紧的拉着我的手的乙骨忧太。


     乙骨忧太?


    【—哔—】


     忽然想起来自己在昏迷前做了什么的我第一次感觉,死了真好。


     “奈竹你好些了吗?”


     “好,好多了……”


     我别扭的转开了头,不去直视乙骨忧太,只露出了一个泛红的耳尖,而忧太也仿佛想起了什么,猛的放开我的手,红色从脸颊蔓延到了脖子。


     “话说……里香呢?”


     “哎?”


     “我说啊,里香看到我们两个那什么……她没有生气吗?!”


     我自暴自弃一般的吼了出来,在头上炸出了一朵小蘑菇云。


     “啊,啊……”


     我看着病床前害羞到说不出话的乙骨忧太,赌气的把自己埋到了被窝里。


     “那个……那个……”


     “有什么话你倒是快说啊!!”


     “我喜欢你!!!”


     我愣了一下,忽然直起身来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乙骨忧太,而乙骨忧太也红着脸看我。


   “但是你不是……要和里香结婚吗?”


     “其实我们当时……”


     是想要三个人永远在一起的。


     只是里香再去找你的路上出了车祸。


     里香说要和我结婚只是不想让你拘泥于过去。


     我们都喜欢你。


     是被打断的话。

    


     “自暗而生,比黑更黑;污浊残秽,皆被拔除。”


     “高专被下帐了!”


     “谁……为什么!??”


     乙骨猛的站了起来,像窗外看去。而我则是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咒灵缠住了身。


     “啧,冒出来的咒灵!”


     我俯身冲了上去,而咒灵则不回应我的攻击,只是向一个远离乙骨的地方跑去。


     而我也没有想那么多,回了神之后才发觉自己已经被咒灵给包围。


     “可恶!中了敌人的圈套吗?”


     我拔出了腰间的刀刃,向咒灵冲去。好在那些咒灵的等级都不高,最强的也只不过是二级。


     “啊啊啊啊——”


    “领域展开——超唯心世界”


     这就是我的能力,我能在我的领域里改变咒灵的身体形态,但是在改变咒灵之前我需要被这个咒灵所伤,且咒灵越强,我所受的伤就要越重。


    虽然咒灵的实力平均不强,但贵在数量太多。等终于拔除最后一只咒灵,我也精疲力竭了。


     “不行……我还要……找到忧太和里香……”


     我趴在地上,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本就还没痊愈的身体经过一番打斗之后愈加不听使唤。


     动起来啊!!快动起来!!


     “奈竹!你没事吧?”


     那是……胖达?还有棘和真希!


     大家……都没事啊。


     “海带!”


    “你能走吗?不能走就让我来背你吧,快点,我们还要去找乙骨呢!”


     “嗯!”


     太好了,大家都在。

【4】


     当我们找到忧太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忧太,忧太你醒醒!”


     “你振作一点啊忧太!”


     “大芥!”


     缓缓的,乙骨转醒,我吊着的心也终于放了下来。


    “大家!”


   语毕,乙骨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忽然弹了起来。


     “哎奈竹你伤的好重!真希同学,狗卷同学……胖达君的手没有治好!”


     “忧太。”


     坐在远处的里香忽然发声。


     “啊,抱歉,里香,让你久等了。”


     “怎么了?”


     忽然,乙骨有些难为情的移开了目光,窘迫的挠了挠脖子。


     “我……我和里香约好了她借我力量后我们就死在一起。抱歉呀奈竹,下辈子我再来娶你吧。”


     “忧太是笨蛋吗?!!那样你不就要死掉吗?我才不要忧太死掉!而且,而且如果忧太能和奈竹在一起,我也会很高兴的!”


     我看着忽然暴怒的里香,好像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时里香没有攻击我。


     “里香……”


     “奈竹,以后你和忧太要好好活下去哦!我还记得的,下辈子,我来娶你。”


     轰——


     高大的怪物骤然崩塌,只留下了那个可爱的小女孩。


     “哎?里香?”


     啪啪啪——


    掌声忽然响起。


     “谁?!”


     我们转身望去,看到了一位白发俊美的男子。


     “good  looking  guy ,五条老师啦——”


     听着五条老师接下来的话,我忽然陷入了沉思。


     原来不管是里香,还是我,亦或者是忧太,我们都是因为爱才联系在了一起,才变成现在这样。


     其实我们都深爱着对方,只不过,这份爱被仇恨隐藏。


     我猛的抱住了里香。


     “里香…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前居然伤害了忧太,我还,我还……”


     “奈竹没有必要和我们道歉哦,我能被你喜欢,感到很开心呢。”


     远处的忧太这时也走了过来,低下头蹲在了我旁边。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是忧太的错哦,这不是任何人的错。我变成咒灵也好,奈竹以为自己讨厌忧太也好,全都没有错。现在误会不都是解除了嘛,这六年,我过得很开心哦——能陪在你们身边。”


    我们三个人抱成了一团,里香轻轻的为我们擦拭眼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们要保重哦,千万不能过早的来我这边——”


     “再见?”


     里香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开始慢慢的消散。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里香!!”


     我伸手想要抓住已经消散的里香,却什么也没有摸到。我痛苦的弯下了身子,对着里香消散的地方重重的磕了一头,泪爬满了我的脸。


     咚——


     一定,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哦。


     一定,要幸福。


     爱是最扭曲的诅咒——是真的啊。


【5】


     “奈竹——抱歉,我来晚了!”


     “真是的,第一次陪女朋友出来玩就这么敷衍,我好伤心哦?”


     “抱歉抱歉!我这不是去给你买奶茶了嘛?”


     “嘛,那我就原谅你吧?来来来,快点抱抱我,我要冻死了!”


     “好——”


     哦,忘了说了,我和忧太现在是恋人关系。


     在里香死后,我就明白了我自己的心意。


     原来,大家都喜欢彼此。


     所以,我们很幸福哦!


     希望下辈子,我们还能相见。


     里香,下辈子,我们三个要在一起哦?





最终,怯者放下了她手里的刀剑,拥抱住了勇者。


那时她才知道,原来他们之间,早就充满了爱。








有一个小小的彩蛋——里面是文章多次提到的来世。


说是微量里香,但是不知不觉就写成三个人的爱情了U ´꓃ ` U

极地昼夜

饭饭香香🥰美美地大吃一斤

饭饭香香🥰美美地大吃一斤

bobobo
桌上刻的是里香和乙骨。 来自片...

桌上刻的是里香和乙骨。

来自片尾曲的一幕⋯

桌上刻的是里香和乙骨。

来自片尾曲的一幕⋯

千雪_Tina
毛利兰×祈本里香...

毛利兰×祈本里香

最喜欢的颜色都是红色🥰

毛利兰×祈本里香

最喜欢的颜色都是红色🥰

青花花

三年的时光

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最强的二人组

“因为我信任着你啊”

“你还信任着我吗…”

“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啊”

你是六眼的善恶指针,你是神子的灵魂归处 

晚安,杰


“忧太是对的,不是里香诅咒了你,是你诅咒了里香”

拒绝你的死亡,将你留在我身边

纯爱二人组

从此之后,术式名,里香

三年的时光

再也回不去的青春

最强的二人组

“因为我信任着你啊”

“你还信任着我吗…”

“最后你倒是说点诅咒人的话啊”

你是六眼的善恶指针,你是神子的灵魂归处 

晚安,杰



“忧太是对的,不是里香诅咒了你,是你诅咒了里香”

拒绝你的死亡,将你留在我身边

纯爱二人组

从此之后,术式名,里香

曾雨打杨治

【乙五&里香五】献给祈本里香的花束01-06

乙骨&五条悟,祈本里香&五条悟,左右有意义。

纯爱夹心,乙骨和里香都喜欢五条。

原作向,但是里香的私设很多,有人形的里香和咒灵形的里香两种出现。

除此以外一切都很正常……

lof这边因为之前wland上不去,完全忘记发了……所以一下子很多章。

wid9049206。

乙骨&五条悟,祈本里香&五条悟,左右有意义。

纯爱夹心,乙骨和里香都喜欢五条。

原作向,但是里香的私设很多,有人形的里香和咒灵形的里香两种出现。

除此以外一切都很正常……

lof这边因为之前wland上不去,完全忘记发了……所以一下子很多章。

wid9049206。

甜🦘

画的不像纯爱战神怎么办

没关系

加上黑眼圈就像了

(只要有黑眼圈大家都可以纯爱🙏🙏)

画的不像纯爱战神怎么办

没关系

加上黑眼圈就像了

(只要有黑眼圈大家都可以纯爱🙏🙏)

Orimoto Rika

既然是忧太的同学,那...生日快乐喔!

@Zanyi Maki 

既然是忧太的同学,那...生日快乐喔!

@Zanyi Maki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