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祖植

189浏览    2参与
橘子婕🍊

【all植/陆东植中心】一些补档

2020前半年几乎一半的东西都没了

最近还是在仅存的那些文章上有收到一些喜欢,所以我决定尝试补档

【宇植/勋植/灿植】非正常向ABO扩些(全) 

【all植】百鬼夜行(全) 

【宇植】职场潜规则的成功概率(6 + 番外) 

还有什么要我补的留个言说一声吧,我尽力而为

2020前半年几乎一半的东西都没了

最近还是在仅存的那些文章上有收到一些喜欢,所以我决定尝试补档

【宇植/勋植/灿植】非正常向ABO扩些(全) 

【all植】百鬼夜行(全) 

【宇植】职场潜规则的成功概率(6 + 番外) 

还有什么要我补的留个言说一声吧,我尽力而为

橘子婕🍊

【all植/祖植】百鬼夜行-狐狸的诱惑

现代背景设定,人们与妖怪共存社会。

陆东植为人类,欺压人类为妖怪的天性。

⚠变态杀人魔x陆东植,all植系列

⚠此篇徐文祖x陆东植


同系列传送:

兔子的陷阱(尹宗佑x陆东植)


----------


----------


人们把长相妖艳,善于魅惑的那类人统称为狐狸精。咋看之下,陆东植有着狐狸那样的眼睛,眼尾上扬,笑起来的时候会眯起,像月牙一样弯弯的。他还同狐狸一样有着消瘦的下巴,却带着柔软的脸颊,讨人喜欢。可惜陆东植情商略低,完全不善于打扮自己或用脸庞的优势来魅惑别人,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太单纯了,太善良了。...


现代背景设定,人们与妖怪共存社会。

陆东植为人类,欺压人类为妖怪的天性。

⚠变态杀人魔x陆东植,all植系列

⚠此篇徐文祖x陆东植

 

同系列传送:

兔子的陷阱(尹宗佑x陆东植)

 

----------

 

----------

 

人们把长相妖艳,善于魅惑的那类人统称为狐狸精。咋看之下,陆东植有着狐狸那样的眼睛,眼尾上扬,笑起来的时候会眯起,像月牙一样弯弯的。他还同狐狸一样有着消瘦的下巴,却带着柔软的脸颊,讨人喜欢。可惜陆东植情商略低,完全不善于打扮自己或用脸庞的优势来魅惑别人,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太单纯了,太善良了。

 

明明抛个媚眼就能解决的一些事,比如说走路不小心撞倒了人,硬是被大脑缺根经的他搞成了最后无法逃脱的情况。他的道歉不管用处,最后在五六个混混人高马大的压迫下沦落到被人驾着去酒吧请客。他看了看危在旦夕的钱包,无奈地叹气道。

 

他们在灯光灰暗的包厢内杂吵无比,说话声盖过了碰撞酒杯的声音和背景播放的音乐。他们完全不顾陆东植是否有足够的资产撑住这刻昂贵的消费,叫来了许多妖艳妩媚的陪酒小姐以及毫不停息的供酒。陆东植有种今晚就算是把自己卖了也无法付清债务的感觉。

 

也许是服务生看着他们的穿着开始对他们的经济条件产生怀疑,放慢了上酒的速度,也无时无刻隐约提醒他们的包厢使用时间限制。当然,这让混混们感到十分不满,抄起酒杯就往地上砸得粉碎。平日里只能在街上聚集来恐吓别人,刚刚开始享受不一样的快乐哪有说停就停。

 

“怎么,看不起我们啊?我们有的是钱!快上酒!”

 

说完,一个混混不顾陆东植的反抗便抢过他的背包,翻出钱包把所有现金拿出来甩了服务员一脸。他还惊喜地发现了几张银行卡,陆东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卡拿到服务员眼前炫耀一番,然后塞到了他的手里,随即强行搂过一个女郎亲了一口。

 

“看到没?不够的话还能刷卡!兄弟们,喝啊!”

 

陆东植也被坐在旁边的人硬是灌了两杯酒,他被浓烈的气味呛到而不停咳嗽,脸也瞬间因缺氧而红了起来。这时服务员则是默默捡起散落一地的纸钞,连同银行卡一起放回被扔在角落的钱包里,黑色的皮革有了些许划痕,较好的材质上面还刻着名字,‘陆东植’。服务员看着皮夹子里的家庭合照许久后,悄悄来到陆东植身边,将它交还给主人,并警觉地避免了让其他人看到他的动作。

 

“您看起来和他们格格不入。”

 

温柔的嗓音从耳边传来,刚刚太远而看不清楚的面孔逐渐清晰起来,陆东植借着灯光描绘出对方的五官轮廓。高挺的鼻梁,浓黑的睫毛,性感的颧骨,红嫩的唇瓣,配上那即使即使在黑暗中也依旧看得出是十分白皙的肌肤。明明同样是一头卷发,遇上对方的面容则衬托出优雅的气质,而在自己头上却是憨憨的羊毛。

 

“嗯,说来话长。那个,钱包…谢谢了。”

 

虽然服务生突然像是加入了这个团体一样自主坐到客人身旁时间很奇怪的事,但是除了陆东植以外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

 

“对了,那个…可不可以每次上酒的时候都提醒我一下花费到多少了?让我也有个心理准备,我其实不太确定我的钱包能不能撑到他们结束…”

 

看着陆东植纠结的脸,服务生只是单纯笑了笑。

 

可能陆东植他们坐的位置灯光比较明亮充足一些,有人终于发现了同坐着的服务生。在一阵喧闹中,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到吵闹的混混头目所指的方向。

 

“哦哟!刚才没注意,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啊?唉甩你一脸钱真是抱歉啦哈哈!帅哥要坐过来吗?”

 

服务生摇手拒绝了邀请,端坐在陆东植身边不愿离开。他的微笑让小伙子即使被拒绝也不怎么恼火,一边还直夸着对方笑起来好看。大家突然朝着陆东植的角落陆续围绕了过来,忘记了原本在催着的酒和讨论的话题。

 

“唉这么好看只当服务生真是太可惜了!”

 

“当服务生只是兴趣而已,我的正职是牙医。”

 

陆东植还正好奇为何对方说话举止与他人形成鲜明对比,也许是职业教养以及丰富的阅人经历使他与众不同。一晃神的功夫,不知何时那名牙医也拿起了酒杯,在众人催促下一饮而尽冒着气泡的液体。

 

“亲爱的也来一杯?”

 

突然的停顿,聚集在自己身上的那视线让陆东植朝声音源看去。他呆愣地瞥了眼四周后指了指自己。

 

“在,在叫我?”

 

“啊,抱歉,我有个奇怪的习惯,我会下意识给别人昵称,希望不要介意才好。”

 

男人叫徐文祖,他是一位因为不明的原因而被失眠困扰的受害者。对于经常得不到充足睡眠的人来说他的皮肤也过于健康,标志性的眼袋也无从寻找。不过他不愿意告诉陆东植自己保养的秘诀,打哈说怕陆东植抢夺自己的光芒。白天他在一家小诊所当主治牙医,大多数时间都在给成双结对来的家庭主妇们看牙,但有时候也会接待男客人。陆东植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女性客流量会远高于男性,徐文祖则是反问道自己长得合不合他胃口。

 

小脸一红的陆东植猛地灌下了一杯啤酒。

 

徐文祖很擅长于利用优势来让别人无法拒绝自己,而且酒量也好。他随便两句话,加上点善意的谎言,就让这五六个壮汉在喝到不省人事之前神志不清地掏出了腰包。可惜这个费用当然远远不够于设备齐全的包厢间以及前来助兴的陪酒小姐们。陆东植怎么也没想到徐文祖大方地拿出了自己的钱包,替他们结算了剩下的一大笔。

 

“亲爱的要是觉得过意不去,那等儿陪陪我这个失眠的人吧。”

 

时针早已指向十二,陆东植和徐文祖聊了许久后感到酒劲儿早已消退,但是腹腔一阵翻江倒海后他堵着欲从口中而出的东西冲到了最近的厕所。他抱着马桶无法平复因酒精而翻滚的肠胃,只能难受地揉着肚子想把剩下的东西都挤出来好舒服一点。花了些时间把肚子清空,顺便上了个厕所后,用洗手台上贴心提供的漱口水清理了口中的异味。服务和价格真是形成对比。

 

等陆东植回到包厢后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正在清理场地的保洁阿姨。她亲切地告诉陆东植大伙儿都走了,那个快要下班的服务员正在前台等他。

 

穿着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徐文祖带着陆东植游走在街头,不得不说对方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有了充足的光线后陆东植又无意地打量起旁边的人。他的每个表情都是那么完美无缺,天生的衣服架子就算是穿着睡衣也别有一番风味。还有他那看着自己的眼神,宛如只有自己别无其他,这让陆东植有些无法移开目光。

 

他们闲聊散步,陆东植喋喋不休地把自己的所有兴趣爱好都报了出去,只要是徐文祖开口问的他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人家。可每次他想要更多了解对方的时候,却都会被不经意转移话题,接着又回到了自己身上。

 

“啊,我好像有东西落在酒吧了。”

 

夜已经深了,原本聚焦灯光的地方也安静下来,陆东植又被带回了那个酒吧。大门没锁,像是特意为折返的两人留下了缝隙,空荡荡的场子和包厢,甚至没有人看守那些吧台后面那些昂贵的酒。徐文祖带上门,转上锁,毫无违和感地抓起陆东植的手就往里走。黑暗中只剩下稳重而踏实的脚步声,以及手掌上传来使人安心的温度。

 

他们停在了一扇门前,被绕晕的陆东植无法分辨自己正处于酒吧的哪一个角落,他被徐文祖拉到身前捂上眼睛,因为本来也看不见所以他并没有为眼皮上的遮掩物而感到心慌。这时耳边感受到的一阵热气反而让他吓了一跳,那湿润的触感和近在耳边的呼吸声让陆东植不禁心跳加快。

 

“我有东西想给亲爱的看。”

 

随着门打开的吱呀声,陆东植还听到了许多沉闷的呜咽。透过指缝他只能看到动弹的模糊影子,不过很快,那只手就从他眼前移开。那是个陆东植将会此生难忘的场景。红色,红色,还有红色。被绑在椅子上的那几个混混被堵住了嘴巴,他们身上皆有深浅不一的割伤,把衣服染成血红一片。陆东植惊慌地重新捂住自己的眼睛,瘫软的身体向后倒在男人身上。即使闭上眼睛也洗不去刚才所见的颜色,明锐的耳朵捕捉到血液滴落的声音像是回音一样响彻在他脑内。

 

“别怕,把眼睛睁开。”

 

徐文祖从背后拥住他的身子,抓住了他的手感受那剧烈的颤抖。他带着陆东植走到那个混混头目面前,用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抓起了身旁桌子上摆放着的刀具,像是在手把手地教程。被眼前景象吓得无法动弹的陆东植任由身后的人带着自己的手紧握刀把探向面前惊恐的人。

 

“不,不要这样…文祖哥…”

 

陆东植挣脱不开身后禁锢的力量,依偎似地在躲在徐文祖怀里。时间过得异常缓慢,而陆东植的五感貌似被内心的恐惧放大了无数倍。耳边的嗤笑声在安静封闭的空间里异常明显,通过脖子上传来的呼吸,他发现身后的人此刻竟然有着说不出的愉悦以及兴奋。陆东植眼睁睁看着刀尖被缓缓推入血肉之中,伴随着剧烈的挣扎和嗓子的低吼,刀刃传来的奇妙触感令人害怕胆颤。液体没有意象之中飞溅出来,而是沿着刀身,往偏向于低处的刀柄流去,染红了两人握在一起的手。

 

更加厚重的血腥味冲入鼻腔,挑战起陆东植那欲停止运作的神智。

 

“喜欢吗?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亲爱的喜欢吗?喜欢我吗?”

 

----------

狐狸的诱惑

END

 

不合理的地方就别指出了(捂脸)

反正就是来看着爽的

反正我觉得两个人都是狐狸精


太太们可以点名下一位杀人魔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