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4554浏览    66参与
狼王amo

今日份工作——

地图推进至英国+美国线

BGMbug修复4张地图

入水声加大x2

石柱前行走图切换bug修复

普爷线行走图转向bug修复

收集威尼斯的景点风格资料

今日份工作——

地图推进至英国+美国线

BGMbug修复4张地图

入水声加大x2

石柱前行走图切换bug修复

普爷线行走图转向bug修复

收集威尼斯的景点风格资料

狼王amo

今日工作——

初章剧情推动到3/4

修改了桌椅切换地图后不同的bug

初章中/国线完成

修改了跳跃坐标的bug

修改了法/国线人物转向延迟的bug

今日工作——

初章剧情推动到3/4

修改了桌椅切换地图后不同的bug

初章中/国线完成

修改了跳跃坐标的bug

修改了法/国线人物转向延迟的bug

狼王amo

地图完成张数20+

初章剧情完成50%

bgm bug调试中

(↑继头像bug后这个人又卡在了bgm上,dbq我是废物)

开关初次应用,调试中


地图完成张数20+

初章剧情完成50%

bgm bug调试中

(↑继头像bug后这个人又卡在了bgm上,dbq我是废物)

开关初次应用,调试中


狼王amo

征集意见!!!

1,关于宣传方式——

虽然大家都勤勤恳恳但是果然还是需要提高知名度

所以我们想要询问一下你们最喜欢的宣传方式

A,做宣传视频 B,企划成员各自以文/画形式在各自平台宣传

C,企划成员把宣传内容交给主企统一在b站/lof/bcy宣传 . D其他


2,关于测试RPG内容——

这个看过我直播的都知道,我每次写完一小段剧情之后都要开一下测试来进行调试,非常费时费力,这个我也想问一下你们怎么看

A,招新,招专门测试游戏找bug的职务 B,继续自己做测试,不能给别人造成负担

C,从现有企划成员中找会使用RPG的人进行测试修改


3,关于RPG...

1,关于宣传方式——

虽然大家都勤勤恳恳但是果然还是需要提高知名度

所以我们想要询问一下你们最喜欢的宣传方式

A,做宣传视频 B,企划成员各自以文/画形式在各自平台宣传

C,企划成员把宣传内容交给主企统一在b站/lof/bcy宣传 . D其他


2,关于测试RPG内容——

这个看过我直播的都知道,我每次写完一小段剧情之后都要开一下测试来进行调试,非常费时费力,这个我也想问一下你们怎么看

A,招新,招专门测试游戏找bug的职务 B,继续自己做测试,不能给别人造成负担

C,从现有企划成员中找会使用RPG的人进行测试修改


3,关于RPG游戏的录制——

目前大家都超级努力的在赶制RPG的行走图和头像以及立绘,我相信不久就能做完爱之塔的初章以及第一章内容,那个时候关于游戏实况这也是一个问题

A,不着急录制,先把RPG全做完主企再一点点录 B,一边做主企一边录,只要不坑就可以

C,不用录制,直播找新人来做实况up(带解说)

D,招新来直播/录制

冰秋炎

【原创】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其他up有

*改词有

---------------------

救世主:紫月冥心

星月

逆时落雨

蜂蜜电池

垃圾画手candy(腐キャンディー)

瑞金糖(和银)

樱花沫兮

巴拉巴拉

小柠檬酱啊(半次元)

------------------

【终焉の大地の果て

shuuen no daichi no hate

于迈向终结的大地尽头】


【残された子らは

nok sareta kora wa

被遗留下来的孩子们】


【頼りなく小さな手を重ねて

ta yo ri...

*其他up有

*改词有

---------------------

救世主:紫月冥心

星月

逆时落雨

蜂蜜电池

垃圾画手candy(腐キャンディー)

瑞金糖(和银)

樱花沫兮

巴拉巴拉

小柠檬酱啊(半次元)

------------------

【终焉の大地の果て

shuuen no daichi no hate

于迈向终结的大地尽头】


【残された子らは

nok sareta kora wa

被遗留下来的孩子们】


【頼りなく小さな手を重ねて

ta yo ri na ku chi i sa na te o ka sa ne te

将无依无靠的小手彼此重叠】


【健やかなる时も 病める时も

su ko ya ka na ru to ki mo ya me ru to ki mo

无论于健康之时 或病弱之时】


【ただ信じて……

ta da shin ji te……

仅是相信着……】


【「共に分け合っていこう」

「tomoni wake atte ikou」

「我们能共同分担一切的」】




【人の智を超えて

hito no chi wo koete

凌驾人类智慧的】

【思い上がった愚かな羊に

omoi agatta oroka na hitsuji ni

傲慢而自负的愚蠢羔羊们】

【神の裁きが下った

kami no sabaki ga kudatta

遭受了神明的制裁】

西元2xx9年 降下了天罚


【灭びゆく世界を守り続ける 「アイの塔」には

horobi yuku sekai o mamori tsuzu keru ai no tou niwa

于守望着濒亡大地的「爱之高塔」中 燃起灯火】

在守望着濒亡大地的「爱之高塔」中 燃起灯火


【世界の寿命が灯る

sekai no jumyou ga tomoru

点亮着世界的余寿】

点亮着世界的余寿


【若者の村に 王国の使者がもたらした

wa ka mo no no mura ni ou koku no shisha ga motara shita

年轻少女的村里 收到了来自王国使者的】

年轻少女的村里 收到了来自王国使者的

【予言の报

yo gen no shi ra se

预言通报】

预言通报


【针子の少女に

ha ri ko no sho u jo ni

裁缝师少女】


【誉れ高き【次のメシア】へと

homare takaki tsugi no meshia e to

获予成为【下任弥赛亚】的荣耀】


【神托が降りた

shin taku ga orita

领受了神之谕】

少女接受了神之谕


【塔の中に守られし【祝福】は

to u no na ka ni ma mo ra re shi shu ku fu ku wa

被守护于高塔之中的【祝福】】


【9つの メシアだけが赐う【栄光】

ko ko no tsu no me shi a da ke ga ta ma u e i ko u

9个 唯独赐予弥赛亚的【荣光】】


【君と共に

ki mi to to mo ni

与你一同】


【仆らも塔へ连れ立とう

bokura mo tou e tsure datou

向高塔并肩前行的我们】

一起往高塔前进的我们


【灭びゆく楽园の命、系ぐため

horobi yuku rakuen no inochi tsunagu tame

手握着、延续濒亡乐园的希望】

【祝福をこの手に……

shuku fuku wo kono te ni……

将祝福攥于此手……】


【心、打ち鸣らし

kokoro uchi narashi

心跳如鼓般震响】


【栄光を掴み取れ 悬命に……

eikou wo tsukami tore kenmei ni……

为获取荣光 奋不顾身地……】

白发青年为救世主挂上了"守护晶"

并对救世主说:''请勿摘下 我的主人''


【信じ合う仲间とともに 助け合えば

shinji au nakama to tomoni tasuke ae ba

有值得信赖的伙伴 齐心合力的相助】

亚麻发色的短发少女 将头上的四叶草摘了下来 递给了救世主

对救世主说:''放在口袋 别拿出''


【恐れるものは、なにもない

oso reru mono wa nani mo nai

我将不会、畏惧任何的事物】

有了他们给我的东西 我将不会 畏惧任何的事物


【最初の祝福を

saisho no shuku fuku wo

向最初的祝福】


【命が涡巻く【华やぐ波】の扉へ

inochi ga uzu maku hana yagu nami no tobira e

那席卷生命的【盛涛涌浪】之门】


【手を伸ばす

te wo nobasu

伸出手之时】


【ふと、大きな手を重ねて

futo ooki na te o kasa nete

蓦然、叠上了宽厚的手掌 】

蓦然 一只长期因握剑而长满厚茧的大手阻挡了她


【青年が言った

se i nen ga i t ta

青年如此说道】

青年如此说道


【「共に分け合っていこう」

「tomoni wake atte ikou」

「我们要共同分担一切喔」】

''下世补偿''当时的救世主还不知道此话的意思


【メシアを押しのけ

meshia wo oshi noke

狠狠推开了弥赛亚】

白发青年狠狠地推开了救世主 冲入石门中


【横取られた最初の祝福

yoko tora reta saisho no shuku fuku

夺走了、那最初的祝福】

夺走了最初的祝福

(当青年接触到祝福时 冷汗浸湿了衣服)


【仲间たちは いがみ合い

nakama tachi wa igami ai

同伴之间 开始反目成仇】


【2つ目の扉 赤き目を血走らせ

futa tsu me no tobira akaki me wo chi bashi rase

来到第2扇门前 双目充了血的】

来到第二扇门前 双眼通红的


【剣士は【炎の宴】に兴じる

kenshi wa honoo no utage ni kyou jiru

为【焰之宴】而亢奋的剑士】

为自己老师先走一步的剑士 冲入门中 石门瞬间关上

(明明怕火 却往火的地方走)剑士在临死前 仿佛听到了导师的叹息

''老师 我做的很棒吗?"剑士在被烧为灰烬的前一刻 说出了此话

没人回答


【【恵みの阳光】を胜ち取って

megumi no youkou wo kachi totte

将【恩赐之阳辉】顺势地夺取】

轻松的将【恩赐之阳辉】夺取


【悦に入る姊の手を振り払い

etsu ni iru ane no te wo furi harai

满心欢喜的姐姐甩开了手臂】

满心欢喜的弟弟甩开了手

(明明不喜欢光 却往有光的地方走....)石门关上的前一刻 仿佛听到了哥哥无奈说道


【悔しげな颜で 妹は【安息の暗】へ

kuya shige na kao de imouto wa ansoku no yami e

满脸不甘的妹妹 则朝【安息之暗】】

满脸不甘的哥哥 则朝【安息之暗】


【息巻いて进む

ikima ite susumu

愤慨地踏进去】

生气地冲进去

(害怕黑暗 却勇敢的往黑暗走去...)仿佛听到弟弟如此说道


【「选ばれたのは、私なのに……」

「eraba reta nowa watashi na noni……」

「被神选中的人、应该是我……」】

【「「独リ占メハ 许サナイ……」」

「「dokuri shime wa yuru sanai」」

「「独占是 不被允许的喔……」」】

【「欲」は人を変えてしまうのか?

yo ku wa hito wo kaete shimau noka?

「欲望」真的会使人性情大变吗? 】


【僧は祝词を【揺荡う大地】に捧げて

sou wa shuku shi o ta yu ta u daichi ni sasa gete

少女向【动荡之大地】献上祝祷之词】

亚麻发色的短发少女 冲入了【动荡之大地】 并往后向救世主挥了挥手

''对不起 再见''少女做了口型之后 石门便粗暴的关上


【诗人は【雷鸣の囃子】口游ぶ

uta bito wa raimei no hayashi kuchi zusabu

少女歌颂着【雷鸣之乐谣】】

一路上寡言的紫发少女 推开了救世主 嘴里唱着古老的歌谣

''再见''少女轻声道

 

【祝福をこの手に…

shuku fuku wo kono te ni……

将祝福攥于此手……】

将''神''赐予的''祝福''紧紧的攥于在手中


【心、研ぎ澄まし

kokoro togi sumashi

胸口酸涩而紧绷】

心 绞痛着


【栄光を夺い取れ 我先に……

eikou wo ubai tore ware saki ni ……

为获取荣光 争先恐后地……】

【信じ合う仲间は、何处へ……

shinji au nakama wa doko e ……

彼此信赖的伙伴、在何处……】

''说好的一起回去呢'' 单纯的救世主

【谁もが、敌?

dare moga teki?

仅剩、敌人? 】

【断ち切りなさい 过ぎた爱を

tachi kiri nasai su gi ta a i o

将不复存在的爱 一刀两断吧】


【【旋风のロンド】に 踊り子が舞う

tsumuji kaze no rondo ni odori ko ga mau

【旋风之轮舞曲】中 舞女肆意飞扬】

舞女勇敢地冲入了名为''【旋风之轮舞曲】''的祝福中


【双生の姊は

sou sei no ane wa

双子的姐姐】

双生子的姊姊


【片割れを押しのけ

kata ware o oshi noke

无情舍弃了另一半】

无情地丢下另一半和救世主


【【白银の园】へ

【haku gin no sono】e

奔向【白雪之庭】】

经过救世主耳边时 对救世主说"对不起"后 便奔向奔向【白雪之庭】


【歓喜の雫は 流れる间もなく 冻てた

kanki no shizuku wa naga reru mamo naku ite ta

欣喜的泪水 还不及滑落 便已然冻结】

高兴的泪水 在即将滑落时 便已然冻结


【9つ目の祝福は

kokono tsu me no shuku fuku wa

第9个的祝福为 】

第九祝福名为


【眠れる【マグマの胎动】

enmu reru maguma no taidou

沉眠的【熔岩之胎动】】

【熔岩之胎动】


【双生の弟は メシアを欺いて

sou sei no otouto wa meshia wo azamu ite

双子的弟弟 成功欺骗弥赛亚】

双子的妹妹 成功欺骗了救世主


【夸らしげに笑った

hokora shige ni waratta

洋洋自得地笑起来】

得意洋洋地笑了起来


【信じた仲间に里切られ

shin jita nakama ni uragi rare

曾信赖的伙伴叛离而去】

曾经相信的人 都离我而去


【【祝福】はすべて 横取られた

【shuku fuku】wa subete yoko tora reta

将所有的【祝福】 狠狠地夺走】

将所有的祝福都夺走了


【灯らぬトーチ 掲げながら

tomo ranu to^chi kakage nagara

手中持着 濒临熄灭的火炬】

手中持着即将熄灭的火炬


【祈りの祭坛へ……

inori no saidan e……

走向祈祷之坛……】

一步步地走上祭坛.....


--------------------------

【塔の中に封じられし【祝福】

tou no naka ni fuuji rare shi shuku fuku

被封印于高塔之中的【祝福】】

睁开眼 看到了九个石像 手中各持着一根蜡烛 我走近仔细一看 竟是曾经信任的同伴们


【……という名のメシアに课せられた【赎罪】

……to iuu na no meshia ni kase rareta shoku zai

……本应是所谓的弥赛亚必须承担的【赎罪】】

应都是救世主所应当承受的罪孽 ''】古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贽】と共に 乘り越えたメシアよ

nie to tomoni nori koeta meshia yo

同【祭品】战胜了困境的弥赛亚啊】

【''却都由祭品承担 与祭品一起战胜困境的弥赛亚(救世主)阿''】


【今こそ 新しき 楽园の 命、系ぎ足せ

ima koso atara shiki rakuen no inochi tsunagi tase

如今终足以延续这 崭新 乐园的 生命】

【''请将火炬高举吧 这些能量 足以让这个乐园的生命继续长久下去''】声音顿时消失无踪 取代的 是各个同伴的声音


【荒波に溺れ沉み

ara nami ni obore shizumi

沦溺于滔天怒浪】

''即使溺(毙)于滔天怒浪 但吾等之灵将永生不灭 将陪伴您一生''挚爱之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抬头一看 他与其他同伴站在自己身前


【业火の海を舞い

gouka no umi wo mai

纵舞于地狱火海】

''即使是纵舞于地狱火海''棕色碎发的骑士说


【无慈悲な干天に颓れて

mujihi na kanten ni kuzu orete

于残酷热旱下溃决不振】

''或是于残酷热旱下溃决不振''


【永远に明けぬ暗に狂い

towa ni akenu yami ni kurui

即便困于永夜中而发狂】

''即使被困于永夜之中而发狂''


【大地に饮まれても

daichi ni nomare temo

或为大地凶暴吞噬】

''或是被大地凶暴的吞食''


【君独りで、いかせはしない

ki mi hi to ri de i ka se wa shi na i

也绝不会留下你、独自一人】

''也绝不会留下妳 独自一人''同伴们说着


【裁きの雷に打たれ

sabaki no ika zuchi ni utare

为审判之天雷劈击】

''就算被天罚所击中''紫发少女说


【风刃に裂かれて

fuujin ni saka rete

为利刃之暴风撕裂】

''或是被风刃撕成碎片''


【心ごと冻らされても

kokoro goto koura sarete mo

纵连内心亦遭冻结】

''纵使内心遭到冻结''


【灼热を这う

shaku netsu o hau

于炽热中挣扎】

''即便被岩浆溶解 没有了身躯''


【健やかなる时も 病める时も

suko yaka naru toki mo yameru toki mo

无论于健康之时 或病弱之时】

''无论是何时 吾等将无条件地守护着您''挚爱之人开口


【ただ 信じて……

ta da shin ji te……

仅是 相信着……】

''毫无怨言''亚麻色短发的少女说道


【「共に分け合っていこう」

「tomoni wake atte ikou」

「我们能共同分担一切的」】

''相信我们吧''紫发少女开口 单膝跪下 其他人也同样的单膝跪下 随后 化为碎片被风吹散


【导きの灯を系げ 尊き贽の果て

michi biki no hi o tsunage tou toki nie no hate

点亮指引之灯火 高贵祭品的结局】

【愚かなる连锁は 永远に缲り返す……

oroka naru rensa wa towa ni kuri kaesu……

愚蠢之至的连锁 将无止尽地反覆……】


【信じ合った仲间たちに 助けられて

shinji atta nakama tachi ni tasuke rarete

依托于信赖的伙伴们 凭借此份相助】


【胜ち取った灯を 高く掲げて

kachi totta hi o takaku kaka gete

探手高举起 终而获得的火炬】

将手高举起 最终获得的火炬


【暁の钟が鸣く 栄光の调べ

aka tsuki no kane ga naku eikou no shirabe

破晓之钟鸣起 荣光的旋律】

破晓之钟响起 代表荣耀的旋律


【神の威を授けられた メシアは

ka mi no i o sazuke rareta meshia wa

被赋予了神之权威的 弥赛亚】

被赋予了神之权威的救世主


【独り静かに笑いながら……

hitori shizuka ni warai nagara……

孤独而静默地笑了起来……】

孤独且静默的笑出声来


【9つの【哀】を生みて

ko ko no tsu no ai o u mi te

诞于9个【悲哀】之中】

''世界诞于9个【悲哀】之中''眼泪犹如断线珍珠般的落下


【祭坛に 手を伸ばした

sa i dan ni te o no ba shi ta

朝向着祭坛 伸出了手】

朝向着祭坛 伸出了手



----小剧场-------

作者:大家都起来吧 杀青拉(拿着杯子和香槟 为大家倒香槟

蜂蜜:好累!(躺地上

camdy:我容易吗我(不会唱歌谣 所以练了很多次的某人

落雨:组团推塔?(喝了一口香槟

瑞金糖:我觉得可以

草莓:+1

巴拉:+1...?

樱花:+1(其实是看别人+1所以就跟着+1的某人

作者:哎?!(不知所措

.

.

.

.

.

星月:....

紫月:....(鬼知道我經歷了什么

狼王amo

初章的剧情做了大概一半左右,录几分钟的视频出来我觉得不成问题了

但是为什么没有录呢

因为我进度赶太快了,cg头像行走图都没跟上进度

对诸位绘师说声抱歉

后期跟进之后会安排人进行录制并放送

感谢大家对爱之塔企划的支持

初章的剧情做了大概一半左右,录几分钟的视频出来我觉得不成问题了

但是为什么没有录呢

因为我进度赶太快了,cg头像行走图都没跟上进度

对诸位绘师说声抱歉

后期跟进之后会安排人进行录制并放送

感谢大家对爱之塔企划的支持

狼王amo

下次直播日期为2020.4.12下午2:30-4:00

同为b站

下次直播日期为2020.4.12下午2:30-4:00

同为b站

狼王amo

2020.4.3下午3:00-4:30b站直播制作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RPG过程

房间号13049883

2020.4.3下午3:00-4:30b站直播制作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RPG过程

房间号13049883

狼王amo

从早上九点开始上课上到下午两点

几乎是一下课就开了电脑肝进度和地图

刚刚吃饭才发现自己今天好像一口水没喝一口饭也没吃

搞了第一个彩蛋进去

欢迎诸位大胆猜测这个旗帜是谁的

从早上九点开始上课上到下午两点

几乎是一下课就开了电脑肝进度和地图

刚刚吃饭才发现自己今天好像一口水没喝一口饭也没吃

搞了第一个彩蛋进去

欢迎诸位大胆猜测这个旗帜是谁的

狼王amo

今日工作——

部分地图修改

人物行走图指令修改

部分对话修改完善

录入头像并测试

共享数据:

XP版本mr的单个头像大小是120*120

vxace版本mr单个头像大小是95*95

以8个为一组录入vxace时大小为384*192

今日工作——

部分地图修改

人物行走图指令修改

部分对话修改完善

录入头像并测试

共享数据:

XP版本mr的单个头像大小是120*120

vxace版本mr单个头像大小是95*95

以8个为一组录入vxace时大小为384*192

狼王amo

今天的狼狼修bug了吗?

修了

我终于把人物信息导入完了

但是头像明天还要继续修

我没了谢谢

今日测试内容——

道具信息可否正常展示(可)

行走图可否正常使用(可)

头像可否正常导入(可)

可否正常使用(否)(我他妈裂开了!(发出狼狼的声音))

地图可否正常切换(可)

人物可否正常由玩家操作(?)(有时候行有时候不行,明天我再调)


今天的狼狼修bug了吗?

修了

我终于把人物信息导入完了

但是头像明天还要继续修

我没了谢谢

今日测试内容——

道具信息可否正常展示(可)

行走图可否正常使用(可)

头像可否正常导入(可)

可否正常使用(否)(我他妈裂开了!(发出狼狼的声音))

地图可否正常切换(可)

人物可否正常由玩家操作(?)(有时候行有时候不行,明天我再调)






景子离

【爱之塔智障填词】祝福的班长与课代表

这个东西就是我卡文的理由


终焉的教室存末
残存下的学生们
牵起彼此小小而又柔弱的手
无论是健壮的时候也好
病弱的时候也罢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题同做有试同考吧”

对那些自以为
智力超人的愚蠢学生
降下了来自考试的惩罚
守护即将支离破碎班级的知识塔中
班级的寿命灯火闪烁

高考的使者们
造访了年轻人的村庄
带着预言的吉报
声望显赫的【下一个弥赛亚】的神谕
降临到班里的班长身上
塔中被守护的【祝福】
九个尽皆是 只赐予班长的【知识点】
和你一起 我等也一同伫立于塔上吧
为了延续即将破面的班级的生命
将祝福收入我手……...

这个东西就是我卡文的理由


终焉的教室存末
残存下的学生们
牵起彼此小小而又柔弱的手
无论是健壮的时候也好
病弱的时候也罢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题同做有试同考吧”


对那些自以为
智力超人的愚蠢学生
降下了来自考试的惩罚
守护即将支离破碎班级的知识塔中
班级的寿命灯火闪烁


高考的使者们
造访了年轻人的村庄
带着预言的吉报
声望显赫的【下一个弥赛亚】的神谕
降临到班里的班长身上
塔中被守护的【祝福】
九个尽皆是 只赐予班长的【知识点】
和你一起 我等也一同伫立于塔上吧
为了延续即将破面的班级的生命
将祝福收入我手……思路如此清晰
为了学会知识点,拼命地……
只要互相信赖的同学们在一起 相互交流
可怕的难题便 不会存在


为了最初的祝福
朝向生命打着旋的【华丽的数学】伸出了手
突然被一只大手握住 这个数学课代表如此说道
“有福同享嘛”


于是班长被推到一边
最初的知识点也被横刀夺走
同学之间 反目成仇
第二道门 昏了头的英语课代表
将【英语必会单词、语法、句型】开启了
那【语文之美】被纳入手中
而欣喜若狂的语文课代表的手甩开
一脸不甘心的历史课代表朝【时代的潮流】怒气冲冲地前进着



“被选上的人,明明是我”
“独吞这种事决不能原谅”
所谓的【求知欲】真的能将一个人改变吗?


地理课代表诵读祝词给【动荡的大地】
物理课代表嘴里吟唱着【雷鸣的伴奏】
将知识点纳入我手……思路逐渐开阔
将考点夺入手中,以我当先……
互相信赖的同学们 去了哪里……
不论是谁都是,竞争者?
将其斩断吧,那错过的爱


体育课代表跳着【旋风的回旋曲】
化学课代表 把生物课代表推向另一边
向着【物态变化考点大集合】
欢喜的眼泪 甚至来不及留下 就固化成冰
第九个祝福是 沉睡的【政权的胎动】
政治课代表也欺骗了班长
骄傲地大笑起来
被信赖的同学所背叛
所有【知识点】尽数被夺走
班长拿着 不会做的题册
就这样走向考场


塔中所封印的【知识点】
其名实为对班长荒废青春的【赎罪】
与【祭品】一起 接受了考研的班长啊
此时此刻 就把新班级的生命 延续补足吧


就算沉入数学题海之间
就算舞于英语单词之火
就算被残酷的阅读理解夺走气力
被地形气候图所吞噬
也不会让你一个人 承受所有
就算被制裁的受力分析所击打
就算被长跑跳远所撕裂
就算水已凝结成冰 政治知识点也缠绕周身
不管是健壮的时候
还是病弱的时候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试同考”


尊贵的祭品的终末 便是点燃思路的灯
而愚蠢的连锁 则永远重复没有尽头
被信赖的同学们所救
班长高高举起了胜利的录取通知书
拂晓之钟响起 代表胜利的旋律
被授予了录取生的权威的班长
独自一个人静静地笑了……
同时产生了九种的【欢乐】
面向向往已久的大学伸出了手


洛玖汐汐汐汐

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是猫菇椰汁神仙的粉丝们的爱之塔pa

(?)

说白了一家人设+爱之塔pa


世界已至末路,一切开始分崩离析。令世人向往的爱之塔又开始选择着那[受到祝福的] [救世主】

平凡但幸福的少女啊,她成为了那[幸运儿],上天降下的神谕啊,将她选为了拯救世界,拥有九个祝福的[救世主]。

“大家!!!你们看! ! !”少女兴奋的挥动手里从天而降的,  写着神谕的纸张,递给靠在树下的伙伴

“?! "接过纸张的同伴起初似乎是一脸惊恐,在多目相互对视后,都互相在心里定下了一种契约。

少女见大家不出声,神态奇怪,但又不肯就这么安静着...

是猫菇椰汁神仙的粉丝们的爱之塔pa

(?)

说白了一家人设+爱之塔pa


世界已至末路,一切开始分崩离析。令世人向往的爱之塔又开始选择着那[受到祝福的] [救世主】

平凡但幸福的少女啊,她成为了那[幸运儿],上天降下的神谕啊,将她选为了拯救世界,拥有九个祝福的[救世主]。

“大家!!!你们看! ! !”少女兴奋的挥动手里从天而降的,  写着神谕的纸张,递给靠在树下的伙伴

“?! "接过纸张的同伴起初似乎是一脸惊恐,在多目相互对视后,都互相在心里定下了一种契约。

少女见大家不出声,神态奇怪,但又不肯就这么安静着:“喂,我可是成了[救世主]诶,好歹吱一声啊你们

“啊啊恭喜芝麻啦!

“草芝麻成了救世主啊!!!

“恭喜芝麻喜提救世主?

“恭喜芝麻!!

少女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但是却总觉得大家的语气与态度很奇怪。

“啊?‘绝不会让您孤身-..... ?啊好痛……”

被选中名为[芝麻]的[救世主]看着神谕中的要求,脚中的要求,脚下不留神便跌坐在地。待到脚踝传来疼痛,她对神谕的犯愁才减轻些许。

“..... 站不起来....啊啊啊啊怎么这么急人啊害,到达爱之塔....  ."发觉自己根本站不起来,芝麻便又想起了那「爱之塔」。

视线中出现了几双鞋子,芝麻抬头一看,自己最依

赖,最依赖,最看重的朋友们正向着她伸出手:

“【救世主]要登塔需要同伴

“那么我们陪你一-起去吧,芝麻!

[救世主]笑了。她伸出手去。“那么.如果是这样的...我一定会成功的.吧... .”她如是想到。

中间的少年笑着,拉住[救世主]的手,说:

让我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吧.....

路程不短,可有了陪伴的人,[救世主]感到不再孤单

到达了「爱之塔」,第一扇门后的第一个祝福,是生命中打着旋的[华丽的波纹]

[救世主] 满心期待地将手靠近,正在此时,一只手将她挡下。

“? "[救世主]看向挡下她的女生,此刻她已经站在了祝福的前面。她的笑容似乎变了样,和原本的她不同

女生笑了。她推开[救世主],将手按在祝福上。着[救世主]的目光,这个女生如此说道:“有福同享嘛。

在那一瞬间,她便消失在门后。

[救世主]在一旁啜泣,原本属于【救世主]被横刀夺取的祝福于门扉中消隐。昔日的好友瞬间化身仇敌,[救世主]的祝福也已不再属于她自己。

随着[火焰的盛宴]之门开启,笑意在金瞳少女的眼女的眼中流动,这灼热的盛情邀请又怎么能够拒绝?

于光辉中忘却也曾牵着手前行,将爱甩开而去,任性的小姐伸手便将[恩惠的阳光]夺取。

不甘就此落后的执事,于[安息的黑暗]笼罩的晦暗的翳影,将愤怒深埋进阴影。

[救世主]无法相信看见的-切,昔日的好友已然化身成了贪婪的魔鬼,“所谓的欲望,真的能够将一一个人改变吗?

同行的粉发少年推开[救世主],将一曲高歌献予门扉之后飘摇的[动荡的大地]

异瞳的少女亦歌唱,愿将以乐曲与叹息,赋予[雷鸣的伴奏]。

将祝福纳入手中,心灵逐渐纯净,无所谓昔日的温情,无所谓珍视的生命。当旧友化身为仇敌,如何将其剥离,这错过的爱意。

最亲爱的姐姐跳着[旋风的舞曲],乘着风带着满心的欢喜,离开了曾经多么疼爱的妹妹。

黑发少女一把推开身边的少年,站在打开的门前向着[白银的庭院]笑着说:“这里,可是归我了哦...

连[救世主]挚爱的的人也在最后背叛了她。少年将手伸向[岩浆的胎动],勾起嘴角,脸上第险上第一次有了欺骗别人而露出的笑。

失却的祝福于最后临近,为重复的谎言所再次蒙弊。被背叛的[救世主]沉默哭泣,胜者的大笑多张狂恣意。为珍视的所有无情丢弃于绝境,为祝福的荣光所拒绝未曾被照映..

双眼无神的[救世主]迈动沉重的脚步,沿着最后点燃的火焰一步步走向最高的祭台.....

登上塔顶,祭坛上站着个黑发的少女。“欢迎你,我们的救世主]。

少女的红瞳里满满的是笑意,但是看着令人不寒而栗

“既然这样,”她抬起隐藏在祭司服下的右手,手上浮着一样东西:“现在,该将--切告诉【救世主了]..

[救世主]愣在了那里。 她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将谎言亮出名姓,祝福的真名....可悲的[救世主]啊,所谓的祝福,那便是你将背负一生罪恶之名

向这疯狂祭礼,以她鲜血以你悲戚。献上祭品就于此延续,就于此相系。重新给予乐园生命,这便是[救世主]所背负的使命。

而救世主所谓的九个祝福不过是同行的诅咒。为了[救世主],同行者付出一切。

就算是在波涛中溺亡,在赤焰中湮灭;算被赤地的干旱,囚禁于这身躯;就算于无尽的黑暗中窒息,只为了你的前行。

即便是被着干涸的大地吞噬,被裁决的雷霆所痛击;在飓风中被离析,痛楚与泪水已凝结成冰,为灼热所占据。

无论是健康与疾病,她们始终坚信,我们终分享患难或欣喜。

-席长话落地,【救世主]也才明白,所谓的背叛,才是自己获得的最后的祝福。指引的灯火也长明,诞生悲痛连锁的愚不可及。将循环无尽,为爱所束缚于悲剧

曾为救济所引领。

泪无声落地,[救世主]高擎炬火向胜利,拂晓的钟声响起,奏折名为“荣光”的旋律

[救世主]缓缓抬起头,耳边仿佛又一次响起了那句话:

“有难同当。”

自负着[神」的名义,[救世主]将[离别的哀伤]赋予生命,向那悲剧的宿命致以献礼

夜间九

【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ut原作全员向

◎背景世界观改变注意。

  ◎此时间线无角色死亡,Chara与Asriel依然存活。

  ◎Chara和Frisk的性别遵循原作,无明确性别,统一用“ta”来写作。

  ◎原作向衍生同人文,含歌词内容。之后会做成手书。

  ◎全程高糖,非常甜,请务必看下去!!

  ———————————————

  很久以前,怪物和人类和平共处。由于空间资源不足,怪物主动搬入地下,两个族群一直都过着和平幸福的生活。

  201x

  一名人类小孩坠入地底。

  ta被逐梦一家收养,并给地底带来更多的欢声笑语。

  紧接着,有六位孩子陆续来到这里。他们的到来让地底世界越来越欢闹。

  时间...

◎背景世界观改变注意。

  ◎此时间线无角色死亡,Chara与Asriel依然存活。

  ◎Chara和Frisk的性别遵循原作,无明确性别,统一用“ta”来写作。

  ◎原作向衍生同人文,含歌词内容。之后会做成手书。

  ◎全程高糖,非常甜,请务必看下去!!

  ———————————————

  很久以前,怪物和人类和平共处。由于空间资源不足,怪物主动搬入地下,两个族群一直都过着和平幸福的生活。

  201x

  一名人类小孩坠入地底。

  ta被逐梦一家收养,并给地底带来更多的欢声笑语。

  紧接着,有六位孩子陆续来到这里。他们的到来让地底世界越来越欢闹。

  时间不断流逝。不知从何时起,地底的环境越来越恶劣,地面也是如此。

  但是怪物们不畏惧,也不害怕。尽管有些担心,但所有怪物都坚信一切会过去的。

  这样的灾难他们已经经历过了许多次,每次维持不了多久,就会自动消失。

  但人类的孩子们很担忧。

  有一天,他们忽然消失了。

  一同消失的还有一名名为Gaster的皇家研究员和被称为【正义之锤】的老Gerson。

  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国王和王后悲痛万分,他们的孩子竭力安慰着绝望的父母。

  好在一段时间后,恶劣的风暴如同往年一样停止了,地底世界紧张的气氛终于缓和了下来。国王和王后也松了口气,同时,他们在期盼着什么。

  然而那些孩子再也没有回来。

  ......

  ......

  ✘

  202x

  一名叫做“Frisk”的孩子来到了地底。

  ta和怪物们友好相处,与所有怪物成为了朋友。

  *Frisk是个温柔可爱的孩子,总是友善对待他人,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第一个孩子。

  王后Toriel微笑着说。

  *那个人类!ta超棒!而且非常有趣!捏嘿嘿——

  Papyrus兴奋地大喊大叫。

  *Frisk?总得来说,我对ta没什么不好的感觉。

  Sans漫不经心地摆摆手。

  *这个家伙!虽然有时候让人不爽,不过是个非常能干的软蛋!

  Undyne这样评价着。

  *啊......Frisk吗?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啦......反正......挺棒的一个孩子唔。

  Alphys不好意思地看向别处。

  *这个小甜心我超~~~级喜欢噢!

  Muffet发表着自己的意见。

  *oh~~Frisk是最棒的观众!!要我说,ta说不定能成为仅次于我的超级大明星!

  Mettaton挑动着眼角。

  *ta是我们的希望。怪物也好,人类也好,都是。

  Asgore肯定地回答。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类小孩,Frisk。

  ✘

  又一次风暴来袭时,人类与怪物都如同往常一样淡然对待。他们知道多不了多久,风暴就会消失。

  然而这一次,过了很长的时间,灾难都没有停止。地表开始出现裂痕,核心停止了运转。不仅地底,地面也是一片混乱。

  随着时间推移,灾难不但没有消失,更愈加严重:植物枯萎,生灵涂炭,大地崩坏。白日不在拥有阳光,黑夜失去了星星,人们的眼里也失去了光芒。

  再这么无动于衷下去,世界颇有要毁灭的意向。黑暗开始缓缓包裹住容纳人与怪物的空间,绝望笼罩着地上地下。

  但是,这一切都是为何呢?

  传言说,是因为愚蠢自大的人类无止境破坏着世界的守则,惹怒了神明,因而降下制裁。

  真相谁也不清楚。如果传言是真,那这“惩罚”又与怪物何干?

  ......

  又有谁会去纠结这个呢?

  现状亦是危在旦夕,若没有消除灾难的方法,世界便会在某日崩塌。

  人类惊慌逃窜,而怪物们互相牵起了手,在这狂风暴雨般的恶劣环境中互相扶持着,勉强生存。

  ✘

  [你难道不想拯救世界吗?]

  ✘

  Frisk得到了一个预言。

  来自[神]的托付。

  ta兴冲冲召集着怪物们,在遗迹的家中,高声宣布着ta收到的讯息:

  在地面上的遥远一方,存在着守护世界秩序的[爱之塔],那是延续着世界生命的塔。

  而Frisk,被授予了成为【下一个救世主】的殊荣。

  这是来自[神]的托付。

  此刻她必须前往[爱之塔],接受在塔中守护着的[祝福],方可解除[制裁],让世界得以延续。

  怪物们听得目瞪口呆。

  [你们愿意与我一起前往吗?]

  Frisk如此问道。她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九名怪物。

  谁也不说话,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

  Muffet率先打破沉默:

  [我们的Frisk最棒了~什么好事都不会忘了我们呢!]

  [啊啦......]

  Frisk不好意思地捋了捋头发。

  [孩子,我觉得你不用那么紧张。]

  Toriel小心翼翼地摸了摸Frisk的头,Asgore则投来宠溺的目光。

  [喂喂!我这不是开玩笑!]

  Frisk赌气般地插着腰,大叫着:

  [我们可是朋友啊,不是吗?失去了你们我没办法完成这么承重的任务,而且这么伟大的使命,我们应该一起完成不是吗?!我们都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了......我不想和你们分开......]

  Toriel微微愣住,将目光投向Asgore。后者刚想开口,他们的孩子就飞快扑了上去。

  [对对——你说得没错!]

  Asriel快活地拍了拍Frisk的肩。

  [我们可是一家人啊,永远都不会分开的那种!这项伟大的任务怎么么能少的了我呢!!]

  [也不能少了我,伟大的Papyrus!!]

  这名高个子骷髅哈哈大笑几声,但是他的兄弟却瘫在了桌子上快要睡着。他恼怒地踢了踢哥哥。

  [Sans!]

  [嘿,兄弟,别这样。我一直都听着呢。]

  [接下来可是要去完成神圣的使命!!你别想着再偷懒了!!]

  [是是——]

  [......]

  看着这俩兄弟又开始无意义的拌嘴,mettaton假装嫌弃地冷笑一声,然后换了个姿势坐着。

  [但是我听说这个塔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噢~小Frisk还是坚持要去......]

  [哈?你这个混蛋机器人就别瞎咕囔了吧!!]

  mettaton头顶一重,Undyne露出和善的微笑,发出嘶吼:

  [就算那个地方很远,Frisk也一定能做得到!!更何况还有我们在呢!你这是瞧不起我吗,mettaton?!]

  [行行您说得都对......]

  [我说得没错吧!Alphys!!]

  [是......是的!]

  看着面前有些混乱的情形,Frisk尴尬地扯了扯嘴角。

  大家都很活跃的样子呢,那ta是不是也该做出行动呢?

  [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ta提议道。

  毫无疑问,怪物们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简单的和地底的怪物们告别后,一人九怪穿过了不存在的结界,登上了伊波特山的山顶。

  黄昏的光晕投射下来。实际上现在根本分不清白天与黑夜,无论何时天空都是如同太阳坠落下地平线的一片昏暗。

  偶尔有丝丝缕缕的浅色光辉投过厚厚的云层投射下来。就像现在这般景色一样。

  这是一个好兆头,Frisk心想。

  他们挺立在山巅,凝视着远方。

  他们立下了誓言:

  无论路途多么艰难,无论境遇多么险恶,他们永远会像曾经的那些时光一样——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之前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

  ✘

  耗尽数月时间,他们终于找到了[爱之塔]的所在地。

  登上阶梯,站在入口处,即使是灰头土脸,Frisk也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内心涌动,促使她想要立马踏进大门。

  紧张,兴奋,激动。Frisk好奇地偷窥着同伴们的脸,他们也是这样的感觉吗?

  同伴们的表情却有些严肃。

  [喂......你们,没事吧?]

  [??没事!!]

  几乎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回复道。

  [只是有点......紧张啦!毕竟第一次参与完成如此神使的使命嘛......]

  Alphys急忙解释道。Undyne也附和着点头。其他几只怪物也是如此。

  Frisk觉得一丝奇怪。但ta并不在意。

  毕竟,和信任的伙伴一起前行,令ta害怕的东西,可是一个都没有呢!

  Frisk的嘴角挽起弧度,灿烂的笑容在脸上绽开。

  马上就能拯救世界了。

  *此刻ta充满了决心!

  坚定地迈着步子,他们踏入黑乎乎的塔中。

  ✘

  微弱的火光不断闪烁,勉强照亮前行的路。封印着第一道祝福的大门,在微光中缓缓打开。

  象征着生命的【华丽的波纹】,浅蓝色的光芒充斥整个房间。

  这是最初的[祝福]。

  Frisk紧张又激动地不断做着深呼吸。ta即将迈出拯救世界的第一步!

  ta缓缓朝着[祝福]伸出了手。

  但是ta还没来得及触碰这散发着神圣光辉的[祝福],一只黄色的手挡在了ta身前。

  [......Alphys?]

  Frisk骤然睁开的金色眼眸满是掩盖不住的惊讶。面前的这位一向胆小害羞的博士,此刻她脸上的紧张和怯弱一扫而空,在祝福光辉下白色的镜片反射出犀利的光。

  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Frisk感到胸口被狠狠推了一下,ta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可不要有什么好处,就第一个想着自己啊。]

  Alphys收回推倒Frisk的手,得意一笑后,转身走进了封印[祝福]的房间。

  [有福同享,不是吗?]

  还是那样轻巧的声音,但传入Frisk耳中,却是恶魔低语。ta呆呆地僵在地上,目视着Alphys的背影消失在合闭的墙后。

  不。

  不。

  不。

  Frisk感到胸口被什么堵塞住了一样,心脏砰砰跳个不停,ta却觉得自己近乎窒息。

  为什么会这样?一路走来,明明是这么信任的同伴,面对来自神赐的[祝福]......

  义无反顾地背叛了ta。

  紧张的氛围在队伍中蔓延开来。

  救世主被推倒了一边,被横刀夺取了最初的祝福。

  同伴之间,反目成仇。

  ✘

  第二个祝福,是【火焰的盛宴】。

  Frisk努力冷静下恐慌的心情。Alphys的背叛让ta感到不安。

  不,其他同伴是不会背叛ta的。他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寻找塔的路途始终互相扶持,他们绝对,绝对,是值得信赖的伙伴。

  这么想着,Frisk深呼吸着走向大门。

  然而刚迈出一步,犀利的长矛划破空气,将ta困在原地。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Alphys都得到祝福了,我怎么能示弱呢?Frisk!这个祝福,就由我收下吧。]

  满眼狂妄的皇家守卫队队长冷笑一声,为夺得【火焰的盛宴】而欣喜。

  [反正祝福那么多,让给我一个,不要紧的吧?]

  在大门封住墙壁的瞬间,Undyne的声音传来,满是掩盖不住的轻蔑。

  怎么会要紧呢?Frisk捂住脸,无声地嘶吼着。

  这些明明都是属于ta的祝福啊!

  Frisk合上眼,将满眼的失落和惊慌掩埋。

  ✘

  第三层。

  Frisk后脚刚离开阶梯,Toriel便挤过ta朝着大门奔去。

  连昔日关怀体贴的妈妈,也背叛了自己,为了私心夺取这份荣光吗?

  说不出的感觉在心底打转。

  但一双大手拽住了Toriel。趁着Toriel停顿的瞬间,Asgore用力把妻子甩到身后。

  他微微转头,对上Toriel不甘怨恨的目光。顺利夺得了【恩赐的阳光】轻轻挥了挥手。

  [再见了。]

  门在他轻飘飘的话语中封闭。

  Frisk差点没喘过气来。她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这不是现实,这一定不是现实。

  仅仅为了一个祝福,夫妻对立,再也没有温馨爱意,只有浓厚的敌意。

  沉重的喘息将Frisk拉回现实。Toriel决意地最后撇了禁闭的大门,头也不回地冲向坐落下一层的【安息的黑暗】,屏住呼吸进入。

  ✘

  [被选上的人,明明是我啊。]

  [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

  [所谓的【欲望】,真的会让一个人改变吗?]

  ✘

  第五层抵达时,Papyrus将头深深埋在披风间,面向剩余的人后退着跳入房间。

  垂下眼帘,谁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轻松地嘀咕着什么,似乎要将祝词献给【动荡的大地】。

  Sans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神情。

  ✘

  第六层,Frisk依然坚持着去争抢原本属于自己的【祝福】,但ta再一次迟与Mettaton。

  [永别了!美人!祝福你!]

  【雷鸣的伴奏】轰然射出闪电般的亮光,将Mettaton帅气的NEO形态衬托地无比闪亮。

  ✘

  将祝福纳入手中...心灵逐渐澄澈...

  为了先将荣光夺入掌心,我们就先......

  曾经互相信赖的同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斩断它吧!那逝去的爱!

  ✘

  第七层,像是跳着【旋风的圆舞曲】,Muffet有节奏地踩着舞点,朝Frisk微笑着鞠了一躬。

  Asriel担心的扶住了Frisk,后者神情恍惚,仿佛松开了手,ta就会倒下。

  ✘

  缓缓踏上第八层,Frisk摇摇晃晃地靠在Asriel身上,远远地望着散发着浅蓝色光芒的[祝福]。

  这次......也一定会被夺走吧。

  ta没有感觉到Asriel动摇的手,仅仅闭着双眼。

  [啧。]

  Asriel皱了皱眉头。他稳住了Frisk身躯,刚想松手,Sans忽然将他狠狠推向了一边。

  [Sans!回来!]

  他立马狠狠地怒视着将自己推开的矮个子骷髅。

  而对方眯着眼睛,笑着看向他,毫不犹豫地走向【白银的庭院】。

  [这里,可是归我了哟。]

  [可恶!]

  Frisk无声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ta不由地握紧了Asriel的手。

  ✘

  第九层,爱之塔最后一道祝福的所在地,是沉睡的【岩浆的胎动】。

  随着大门缓缓拉开,Frisk微微睁开了眼睛。

  [Asriel......你应该不会像其他人那样......背叛我的吧......]

  Frisk的小声呢喃道。

  在每个人夺取【祝福】时,敌意在空气中不断爆发。只有Asriel至始至终都陪伴在ta身边,不断地安抚。

  他一定,一定不会夺走ta最后的......祝福吧。

  Frisk松开紧握着Asriel的手,一步一步地向着【祝福】走去。

  [别动。]

  Asriel的声音瞬间低了下来。

  Frisk没有听见,或者说ta宁愿假装没有听见这句话,依然走向【祝福】。

  [......]

  ta愣了愣,缓慢地抬起头,凝视着几部冲到ta身前的Asriel。他正举起混沌双刃,拦住的自己前行的身躯

  [我说......你也要背叛我吗?]

  Frisk用近乎绝望的腔调问道。

  Asriel没有回话。他在Frisk的眼皮底下,快步走向献祭着【祝福】的神坛。

  [我......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啊......]

  墙壁在剧烈颤动,这是大门即将闭合的预兆。Frisk睁大双眼,眼睁睁看着Asriel在大门合上的最后一秒,第一次对ta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

  ✘

  眼神空洞地目视前方,目光没有任何焦点。Frisk抓狂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说不清的难受和崩溃。

  ta接受不了,也相信不了。

  被信任的同伴所背叛,所有的【祝福】都被夺走。

  愤怒,孤独,委屈,悲伤,绝望。ta的决心在那一刻碎裂,灵魂的温度降至了冰点。

  明明说好了同甘共苦,在面对神谕的诱惑下,遵循本心的欲望和还是出卖了自身的野心,不是吗?

  这个世界,还有拯救的需要吗?

  这到底是早已策划好的阴谋,还是出于贪婪灵魂的丑陋?

  还真是[有福同享]啊。到头来,只有自己一无所有罢了。

  苦笑着,Frisk就这样拖着沉重的身躯,走向祈祷的祭坛。

  ✘

  金色的光辉在出口闪烁。

  登上塔顶,橘黄色的神使光辉萨满全身,微光笼罩着Frisk。ta缓慢地,缓慢地,走到祭坛的边缘。

  这是一座很大的祭坛。裂开的石缝满是沧桑的痕迹,尘埃铺满砖块。七位魔法师的雕像矗立在祭坛的外围,神圣不可侵犯。

  从塔顶望向远方,Frisk竟有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在伊波特山的山顶,微风拂过面颊,伙伴们在身旁有说有笑......

  ta竟不自觉地朝身边看了看。没有怪物,没有同伴。

  还真是可笑啊,到头来,最终只剩下了ta。Frisk嗤笑一声,缓缓回头。

  ta忽然愣住了。在ta视野边缘,有一个身影在晃动。

  与此同时,耳边似乎传来低响:

  [你终于来到这里了,Frisk。]

  一个偏中性的声音,微弱,却十分庄严。Frisk立马环顾四周,最终在祭坛中央,寻找到一个半透明的人影。

  Frisk走过去,发现对方是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孩子。轻飘飘的棕发,黄色条纹的绿衬衣。只是看上去随时都会消散。

  [欢迎你......]

  随着对方缓缓地开口,Frisk察觉到,似乎有其他声音汇入了话语。

  [你成功来到了此地,接受了九次【祝福】的洗礼,完成最后的献祭,整个世界就将引来新生......]

  更多的声音融入了低吟。

  [塔中所封印的祝福,只不过是救世主需要负担的【赎罪】而已......]

  [等......]

  听到这个字眼,Frisk忽然呆住了。

  [赎......罪?]

  [这难道......不是,不是祝福么?]

  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般,忽然发不出声音了。

  吟唱还在继续。越来越多的声音汇聚成一个声线,Frisk在其中听到了许多稚嫩的童声,还有一个苍老的沙哑嗓音——他们共同宣布着【神】的说辞:

  [与【祭品】一起经受了考验的救世主啊,此时才足以将新的世界的生命维系......!]

  [原来是......这样吗......]

  祭品。

  Frisk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个词。ta明白了,ta终于明白了!

  所谓的祝福,怎么会是“祝福”呢?这不过是一个谎言,每一道【祝福】,其实都是要以生命为代价的【献祭】啊......

  所以,所以说......

  Frisk眼神涣散地望向前方,嘴角不断抽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a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笑到眼泪都如泉涌般夺眶而出。

  对,这是为自己幸存,躲过了天劫的眼泪,怎么可能是冤枉同伴为自己牺牲而留下的悲伤泪水呢?!

  [......]

  全部,全都死了啊。

  也许是泪模糊了眼眶,泪水留下的那一刻,Frisk竟看到了......!

  是......是大家!

  随着光辉变换,【献祭】的场景如同放电影般在Frisk眼中掠过......

  直击ta的心扉。

  略微平静的水面中,完好无损的眼镜随着轻微的波浪摇曳。

  熊熊烈火中,残留的冰霜长矛附着黏腻的尘埃。

  烈日光辉之下,干枯的残骸如同一座死者的墓碑。

  黑暗中回荡的恐惧尖叫,是灵魂溃散前留下了最后的求救。

  大地母亲的怀抱中,尘埃洒满了草木,风吹动着红色的披风。

  电闪雷鸣,最后的明星在耀眼的雷电霹雳中结束了他的生涯。

  被无数风刃包裹着回旋撕裂,尘埃早已在风的怒吼中消失不见。

  矮小的身躯被包裹在冰霜中,寒风中早已没了最后一丝生息。

  炽热的眼睛贪婪地吞噬者落入者毛茸茸的躯体,撕心裂肺的哀嚎回荡在狭小的空间。

  ......

  同伴啊,所信任的同伴啊。

  Frisk的泪更加汹涌地顺着脸庞留下。ta使劲试图擦除模糊视线的眼泪,但是......ta依然能看得见!

  [Alphys,Undyne,Asgore,Toriel,Papyrus,Mettaton,Muffet,Sans,Asriel......]

  口中呼唤着同伴们的名字,已逝的救世主再次同祭品开始低吟。

  [在波涛中溺亡,

  在火海中起舞;

  在残酷的光明下崩溃,

  在永夜的黑暗中发狂,

  被大地吞噬......]

  [无论如何......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Frisk的瞳孔骤然缩小,同伴们的声音也加入了吟唱!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ta不再克制,扑通一声跪下,并任凭泪水越来越多地涌出眼眶。

  [被制裁的雷电劈中,

  被风刃撕碎;

  连心也被冻结,

  在岩浆中匍匐......]

  [无论是健壮的时候,还是病弱的时候,只相信着这一点:]

  [有.难.同.当。]

  吟唱的余声仍在,一双手忽然伸到Frisk面前,ta倏地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微笑的母亲。

  [Toriel......]

  嘴里呢喃着这个名字,Frisk抽泣着仰着头,伙伴们灵魂正在消散,但他们都在对自己微笑。

  [可恶......都这样了......不要再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啊!!]

  Frisk忍无可忍地把脸埋在臂弯。

  是他们救了我,我却......质疑他们是背叛......

  [你们......早就知道这不是祝福对不对!?为什么还要替我去送死啊!明明......这是只需要我自己承担的【制裁】啊!!]

  [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忘了吗?]

  Toriel轻轻蹲下,想去抚摸的手却穿过了Frisk的身体。

  [以后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噢。很抱歉,不能再陪着你了。]

  [啊......]

  Frisk深呼吸着,努力摆出微笑的样子,迎向大家的目光。

  [加......加油!你能行的!]

  [喂——今后可别做软蛋啊!!]

  [可别为我担心!伟大的Papyrus——会一直在你身旁的!]

  [zzzzz......就不需要我再说什么了吧?]

  [来世再见了哟,Frisk小甜心~]

  [拯救世界不需要明星,只需要你!Frisk!]

  [Frisk......我和爸爸妈妈会好好的!你一定要保重啊——]

  [Frisk!你是怪物和人类的希望,是整个世界的希望!保持你的决心!]

  他们的声音开始模糊起来,仿佛渐行渐远。

  他们彻底消失了。

  与此同时,地面的轮盘法阵上漂浮的灵魂,顿时碎裂。

  破碎的灵魂碎片散落在法阵上,白光四起。它们顺着刻痕,不断地流淌,汇聚在神坛——

  轰!

  橘黄色的火焰刹那间爆发开来,神圣的祭坛火柱因【祭品】而迸发出生命的烈焰,熊熊燃烧。

  拂晓的钟声响起,代表荣光的旋律。

  但是这还不够。

  被授予【神】的权威的救世主,缓缓跪在了火炬前。

  是的,这远远不够。

  Frisk露出了一丝平静的笑。ta终于明白了一切。

  九个祭品,还远远不够......

  现在,ta将完成最后一项仪式。

  狂风呼啸,阴云密布。暗淡的光晕在天边爆发开来,电流在空气中噼里啪啦爆响。

  上任救世主的灵魂,随着Frisk缓缓托起红色灵魂的手,也在逐渐地消散......

  献上【救世主】的灵魂,这就是最后的一部分。

  [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分开的,对吧?]

  Frisk轻声说道。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过去是如此,未来也是如此。]

  红色的灵魂在双手高高举起的那一刻,变成了【祝福】的模样。同时,Frisk的身躯也开始支离破碎。

  ta的灵魂将永远留在塔中,如同世世代代的救世主那样,等待一个轮回,之下下一位【救世主】的到来。

  火焰愈烧愈旺,与新的【祝福】交融之际,神速的光辉从塔顶迅速扩散开来。所到之处,恶劣之境和风暴灾难通通消失不见。

  一切都回到了最初的模样。

你很棒棒哦

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拯救版】aⅠⅠ你

乙女向


文笔不好


雷者左上角


凹凸世界

————————————


漆黑的夜里,你清晰的听着你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手机上,播放的是那个所谓刀王的凹凸手书——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一次又一次的放着。


初刷的时候,你哭的稀里哗啦的。怎么止都止不住。难受,非常的难受。倘若这是一个平行世界,那他们为什么要……


不知道为什么,你深知那些死法的痛苦。并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倘若我能到他们那个世界,我一定要拯救他们。


尽管这样的想法很不自量力。


你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没有人知...



乙女向



文笔不好



雷者左上角



凹凸世界

————————————



漆黑的夜里,你清晰的听着你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手机上,播放的是那个所谓刀王的凹凸手书——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一次又一次的放着。






初刷的时候,你哭的稀里哗啦的。怎么止都止不住。难受,非常的难受。倘若这是一个平行世界,那他们为什么要……






不知道为什么,你深知那些死法的痛苦。并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倘若我能到他们那个世界,我一定要拯救他们。






尽管这样的想法很不自量力。






你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你心中充斥着如此大的绝望,失望。你常常说,自杀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怕痛。






可是在第二遍刷的时候,一遍又一遍的视频像绝望一般充斥着你的心。甚至不怕痛了。






你自杀了。为什么?……傻吧。自私吧。






死是这种感觉啊。那他们也一定很痛苦。




这是你昏迷前最后一个想法。






你又睁开了眼睛,躺在地上,环顾了四周。




这,不是爱之塔里的世界吗




[你好,我是你的专属配备玛丽苏系统,各种金手指任你选择!]一个电子音响了起来。




玛丽苏……你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随即想起了什么似的,任何金手指?




“好,请赋予我不死之身,肉体分身,信任光环(低级),灵魂寄语。”你笑了笑,玛丽苏,还不错。




不要一次又一次的眼睁睁的在看着他们走进神的祭坛了。你下定决心,无论使用什么方法。哪怕是给他们轻微的伤害也好,都绝对不要再看到这样的局面发生了。






很快,你去结识了金等人。因为信任光环的加持,和他们打成一片很容易。你和他们,已经算上是可以互相信赖的好伙伴了。






降临神谕的那一天到来了,你无法更改金就是救世主这个事实。




你忍了。让本来应该知道祝福是什么的紫堂他们,变得对爱之塔一无所知。




你把本来应该是第二个死去的凯莉推出了金的伙伴这一行列。如此,你便可以成功混在八个人当中。与他们一同前往爱之塔。






凯莉被你陷害时是错鄂的,她虽然很有心眼。却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用这种低级的手段陷害她。




你苦笑,自己还真的成为了像玛丽苏剧情里的女主呢。




信任光环已经碎了一点。但聪明如凯莉,在摆脱了加持后,迅速了解到了爱之塔的一切。




也知道,只有献祭才能拯救这个世界。


“那个家伙……,到底想做什么!”凯莉狠狠地皱起了眉头。也知道因为你,她对他们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一天晚,凯莉发现你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干什么。于是跟在你的后面。只见她惊讶的捂住了嘴,沉思了一会儿走了。






凯莉想阻止你们,想告诉你们真相。可是……




“没有用的,凯莉。”你在出行那一天,利用系统,让凯莉昏迷在家中。






自己则和金那边上演一出伙伴情深的戏码,到达了爱之塔。




因为你让他们对爱之塔的一切都一无所知,所以这一回,他们全心全力的帮助金拿到祝福。   




可是你,硬生生的把他们都弄出了大门。摆出一副贪婪的姿态:“哈,金,凭什么你能有这么好的伙伴?凭什么你是救世主?凭什么你能拿到所有的祝福?这些,这回都是我的了!你们别想拥有!”






信任光环,全碎。




大家都恢复了神智,也恢复了对爱之塔一切的记忆。




门,彻底关上了。






他们并不了解你的所作所为,只认为你是真的因为无知,想拿走金所有的祝福。




“哈,贪婪的渣渣。”






“王子殿下,以后再不能结交这种人了!”






“老姐……”






“虽然知道这爱之塔的危险,但在下仍不认同这位小姐的做法。”




这么多天的相处下来,说是没有感情是假的。更多的是不可置信。但他们对你的贪婪嘴脸的厌恶,掩盖住了这份感情。






这时凯莉急促促的赶到了,看到格瑞他们都在外面“来……晚了!”。




“凯莉对不起啊,之前是我们误会你了!你们大家到时候最好的朋友,我不应该……”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凯莉急得眼泪都要流了出来。






“凯莉……?”






凯“XX她是不是进去了!”




紫“是……是啊。”




“那个苯蛋!还愣着干什么?快把门打开!”




众人一脸疑惑,不明白凯莉为什么要帮助曾经陷害她的人。




“快啊!至于为什么我以后再跟你们说!”






来不及了,你的分身,及不死之身。就是在这个时候用的。你亲自走向祝福的地狱,因为无法死去。你体验了一次次绝望的死法。




你后悔过,害怕过,当初不明白视频里为什么大家都会为了金傻傻的去送死,现在,你一切都懂了。






绝望,无尽的绝望。你的精神快崩溃了。






他们合力破开了大门,却只见爱之塔充裕的能量延续了整个世界的寿命。




你明白,在最后的祭坛上,不死是不行的。于是在献祭的最后一刻。




【已与宿主解除绑定,金手指收回。】




“不……” 凯莉瘫坐在地上,纵使如她一般,也无法对你不动容。眼泪从眼眶里往外冒,滴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




经过这次事,你成功将凯莉的好感拉满了。




“凯莉……”金担忧的看向她。




她抺干眼泪,带着鼻音说道:“跟我来。”




纵使已经没有了金手指,但录下来的东西还是在的。




灵魂寄语“当你们看到这段寄语的时候,我已经死了。我是自私的,在最后,不想你们误会我一辈子。我舍不得你们大家,每一次的嘻哈打闹都是我美好的回忆……”




随后,你交代了事情的全部真相。






“我从不后悔,因为我成功的在这个世界拯救了你们。你们得好好活着啊,遇到你们我真的很开心。”




“渣渣……”嘉德罗斯努力别过头去,咬着牙。




格瑞背过了身,眼眶红了。




安迷修咬着牙流下了眼泪……




一向爱笑的金,此时也哭得泣不成声。




……他们后悔了,突然又联想到爱之塔里的死法。每一个,眼泪都全部掉了下来。




“呜啊——衰仔……你说XX是不是很痛苦啊……”




“苯蛋……”这是格瑞咬着牙吐出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




之前因为你的贪婪嘴脸对你的厌恶已经云消雾散,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真正的情感。




愧疚,后悔,喜欢……这些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




他们终于认清了,这到底是什么情感。






每一个人都沉浸在无尽的悲哀里,为你建起了一座衣冠冢。






“生活在用你的生命献祭的世界里,你是不是也一直在身边呢?你说是吗?XX。”






来祭拜的人又一次流下了眼泪,抱住了你的墓碑。【这里你想是谁就是谁哦】




“            ”




你的灵魂从后面环抱住了ta。






“是啊,我一直在你们身边。从未离开。”




说完这句话后,你在外部的灵魂便心满意足的消散而去。独留封印在塔里的灵魂,守望着他们。






会更番外,理清你和他们的感情线。




半次元搬运。是自己写的。

暂时退圈

当凹凸众人看b站(9)

“我来了哟!”其他人其实已经习惯了夏幕每天按时按点地到大厅放视频,只是对她的那些视频感到好奇而已

还没等他们说话,她已经开始讲起来了:“这次我们换种主题哟。废话不多说,那么现在开始哟。”

话音刚落,一阵悠扬的歌声传来,屏幕逐渐变成明亮,同时,几个奇怪的图标显现出来

终焉的大地的终末,残存下的孩子们

牵起彼此小小且柔软的手

健壮的时候也好,病弱的时候也罢,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吧”

紧接着,镜头拉近,九个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向另一个人伸出手

众人:震惊!都是大佬啊!

被遗忘很久的安莉洁:“没有我哦。”

而卡米尔则是在思考歌词的含义,终焉的大地的终末吗...

“我来了哟!”其他人其实已经习惯了夏幕每天按时按点地到大厅放视频,只是对她的那些视频感到好奇而已

还没等他们说话,她已经开始讲起来了:“这次我们换种主题哟。废话不多说,那么现在开始哟。”

话音刚落,一阵悠扬的歌声传来,屏幕逐渐变成明亮,同时,几个奇怪的图标显现出来

终焉的大地的终末,残存下的孩子们

牵起彼此小小且柔软的手

健壮的时候也好,病弱的时候也罢,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福同享 有难同当吧”

紧接着,镜头拉近,九个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向另一个人伸出手

众人:震惊!都是大佬啊!

被遗忘很久的安莉洁:“没有我哦。”

而卡米尔则是在思考歌词的含义,终焉的大地的终末吗?感觉有股不好的预感,还有上面的服饰,应该是代表小时候的我们

而金只是在意上面的人物:“诶,格瑞,你笑了!”毕竟从小就没有看见过格瑞笑过几次,更别提是像这种这么灿烂的笑容,基本都没有看过

格瑞没有回复,只是静静地看着屏幕,如果他没有看错,那么那个坐在地上的人,应该是自己身旁的金

雷狮表示他已经习惯了,不就是经常出现在屏幕上吗?那又怎么了?

然后,画面一闪,一座孤塔耸立在远方。随即几个大字出现在屏幕上,又立即消散

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雷德则是激动地脑补一段主角与自己的伙伴经过九九八十一难,获得了成功,拯救了整个世界的故事

嘉德罗斯看到他这一脸兴奋的模样,嫌弃地离他远了点

安迷修:“名字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对劲。那么夏幕说的主题不同,是什么呢?”

“接着看下去就知道了哟。”

对那些自以为智力超人的愚蠢羊群

下赐了来自神明的惩罚

守护即将支离破碎的世界的爱之塔中

世界的寿命灯火闪烁

卡米尔看着屏幕出现的十字架,拉了一下围巾:“果然是这样。”

凯莉则是笑着对安莉洁说:“安莉洁,你怎么不预言一下接下来的剧情呢?”“凯莉是想提前知道剧情吗?可是,剧透是不好的吧。”“哼,那么就算了。”

神的使者们造访了年轻人的星球

带着预言的吉报

登格鲁星的少年,被封为【下一个救世主】

神谕降临

金:“诶,我是救世主!”

众人纷纷将怀疑的目光投向金,毕竟被异世界称为救世主的人,怎么可能会是这种迟到两个多月才到大赛的人。至少也应该是大赛前五之类的人才对

凯莉则是故作惊讶:“金,原来你是救世主呀?”

塔中被守护着的【祝福】

九个尽皆是仅仅赐予救世主的【荣光】

上面的九个图标,正是之前出现的符号,只是颜色比之前有些不同,变得更加鲜艳而已

和你一起,我们也一同前往

为了延续即将破灭的乐园的生命

屏幕上出现了十个人的背影,根据特征就重新知道,分别是哪些人了

艾比默默吐槽道:“衰仔,我们的身高有那么矮吗?”“老姐,好像真的是这样的。”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谁要跟这个渣渣一起拯救世界。”“你这个自大狂,说谁是渣渣啊!”

安迷修:“在下认为能帮助他人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快要拿到祝福……内心激动不已

能够让世界改变吧。这样想着……

终于,屏幕上出现了一位金发少年的身影,证实了那个救世主就是金。屏幕上的金笑得很灿烂,而上面的台词就像是他的内心独白一样

只要互相信赖的同伴在一起互相扶持

让我害怕的东西,可是一点都没有呢

回忆着自己与伙伴们相互嬉戏,相互讨论,相互理解,金的笑容愈发自信了

为了最初的祝福

金托着脸,两眼发光:“好羡慕他们能友好相处,希望我们也能如此。”

凯莉眼中起了波澜,作为魔女,从小就一个人生活,直到遇到了金。而在屏幕上,自己却能和其他人和平相处,真的有点不可思议啊

帕洛斯嗤笑着:“只是因为有同伙就不会害怕吗?真是天真。就不怕被他们背叛吗?”

其他人也都嘲笑着这个人的天真,毕竟这里可是凹凸大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怎么可能还会有人想着玩过家家的游戏?不过,自从这个神秘女子来了以后,斗争的确少了不少,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朝向生命打着旋的【华丽的波纹】的门伸出了手

随着音乐节奏变快,屏幕上出现了个湛蓝色的图案,上面泛着些许的波浪

卡米尔沉思着:“祝福会有那么容易获得吗?”

“下面高能哟。”

突然被另一手挡住,这个青年如此说道

“有福同享嘛”

“紫堂?”金一脸惊讶地看着屏幕上的紫堂幻露出嘲讽的笑容,推开另一个 自己,随即墙壁合拢,将他关在门外

帕洛斯摊开手:“看来我说对了。”

紫堂幻急忙大喊道:“金,相信我。我不会这样的。”金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脸坚定:“我相信你,紫堂。”

于是救世主被推到一边,被横刀夺走了最初的祝福

同伴之间反目成仇

果然啊,跟凹凸大赛一样,虚伪的面具已经撕开,大家被祝福所吸引,纷纷背叛了伙伴

第二道门,两眼通红的魔女走入

对【火焰的盛宴】而欣喜

凯莉咬着棒棒糖:“哎呀,到我了,没想到我还是第二个呢。”她瞥了一眼雷狮他们:“本来还认为是其他家伙呢。”

顺利夺取了【恩惠的阳光】

开心的姐姐挥了挥手

艾比:“我怎么会对金这样!”又将目光投向埃米:“还有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诶,痛痛痛,老姐。上面的不是我啊!”

带着不甘心的表情,弟弟冲向【安息的黑暗】

“衰仔!你怎么也……”话还没说完,拳头已经下去了。“老姐你还不是比我早夺取祝福。”埃米小声吐槽着。“嗯?”“没有没有,我刚刚什么都没说。”

“被选上的人明明是我”

“独吞这种事绝对不能原谅”

所谓的“欲望”真的会将一个人改变吗?

看着同伴们接二连三地抢夺祝福,金瞳孔发大,满脸不相信。为什么,明明都是伙伴,为什么要夺去属于救世主的祝福?

“喂,夏幕,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些是什么情况,我怎么可能会对金做出这种行动!”艾比干脆不顾自己形象,跑到前面,挥舞着拳头朝屏幕大喊。而埃米则是用力把艾比拉回原来的位置。对方却只是干脆暂停了一下视频:“ 后面什么的不能剧透哟,不过我可以发一点弹幕哟,一二三开始哟。”接着屏幕上出现了四条弹幕

【紫———堂———幻———】

【凯莉不要进去啊!】

【艾比小姐!!!】

【埃米别去!】

众人:这是什么鬼?

将祝词献给【动荡的大地】

嘴里吟唱着【雷鸣的伴奏】

雷狮:“终于到我们了。”

卡米尔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哥,感觉这些祝福是特意安排的。”“嗯,怎么说。”“大哥的元力技能是雷神之锤,与雷电有关。而我的元力技能则是能压碎大地。”“诶,那我的元力技能天使射手和衰仔的恶魔之手……”“嗯,也是同样的道理,就是前面两个我不清楚,跟他们的元力没有联系。”“哇塞,你们很厉害的哟。那么我来补充一下哟,紫堂幻因为是召唤师所以跟代表万物之源的水有关系哟,而我们这里处理魔女一般是用火刑所以魔女凯莉就选择了火焰哟。不如你们猜猜接下来是什么哟。”

众人:确认了,这是个魔鬼

将祝福纳入我手……心灵逐渐澄澈

为了将荣光夺入手中,我就先……

以前互相信赖的同伴……到底谁是敌人?.……

斩断它吧,那逝去的爱

看着屏幕上的金一脸无助,大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道怎样去安慰

像是跳着【旋风的圆舞曲】

安迷修:“果然到我了。”尽管他不擅长动脑子的事,可看着紫堂幻抢夺祝福后,立马猜到了每个人都会拿走一个祝福。毕竟九个人,九个祝福,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呢?当时,他对另一个被欲望蒙蔽的自己感到惭愧,作为一位骑士,不应该做出这种事

稚气未脱的少年,把另一人推向一边

向着【白银的庭院】

说着“这里,可是归我了哦”

白银的庭院一听就不适合嘉德罗斯,反而是剩下的那个人——格瑞。可他却不按套路自己占去了

不过一看到他那挑衅的笑容,突然明白,他是故意和格瑞作对

可佩利发现了什么:“帕洛斯,你说格瑞的神情是不是有点不对,感觉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去了一样。”帕洛斯仔细思考后,心里一震。“怎么了?”“我想,他们应该已经讨论过谁拿哪个祝福,而嘉德罗斯却提前拿了格瑞的祝福。”“果然还是不懂啊。”

第九个祝福,是沉睡的【岩浆的胎动】

最好的挚友也欺骗了救世主

第一次露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

终于到他了,大家把目光投向金身边的人

“金……”格瑞也不知道说什么,原本应该守护同伴的烈斩,此时却指向了对方。可金摇摇头:“这不是格瑞,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毕竟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有紫堂,凯莉,艾比,埃米以及其他人,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背叛我的。”

众人:莫名被他感动了

“可是,或许就是你身边的,他们也可能会这么做的哟。”“你在说什么呢!”看着金生气的眼睛,她愣了一下:“哎哟,我好像已经暗示了不少哟,我接下来闭嘴哟。”

被信赖的同伴所背叛

所有的【祝福】都被夺走

没有点燃的火炬无法再亮起

就这样走向祈祷的祭坛

随着金的帽子缓缓掉落,他的头发开始变白,抬头时,眼睛也已经变得血红,原本金黄的矢量也变得灰暗

这是,黑金?

格瑞紧握着烈斩,如果说之前的黑金是隐藏在金身上的怪物,那么这个黑金就是他绝望时的状态。他看了眼金,可身边的那个黑金,到底是什么

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自己一步一步走向祭坛

到达塔的顶端,黑金睁开了眼,看见了九个雕像捧着九个鲜红的祝福,围绕着中间的石像,以及那个熟悉的影子

“这是,姐姐?”金有点迷惑,为什么他的姐姐秋也会出现

“对了哟,这里说个设定哟,秋是上届救世主哟。”夏幕刚说话,就被格瑞用眼神杀杀回去

安迷修发觉了不对劲,其他人也都大概猜到了什么

塔中所封印的【祝福】

只不过是救世主需要负担的【赎罪】而已

与【祭品】一同经受了考验的救世主

此时才足以将新的世界的生命维系

得知真相后的金嘴角抽搐着,眼睛流出血泪,恢复成原本的湛蓝色

“怎么会这样?”艾比还没反应过来事实

安迷修低着头:“自古以来,牺牲是不可避免的。这是这种,更令人无奈。”

“伤心到极度的人,左眼会先流泪。”安莉洁说着一句她听过的传言

“所以我们只是祭品而已。”雷狮自嘲着

“这么看来大家都是知道这件事,才会假装自己被迷惑,好让金没有顾虑地到达塔顶。”紫堂幻重新整理了一下思路。凯莉坐在星月刃上,拿出一根棒棒糖:“这是显而易见的,另外还有夏幕的暗示。所以我才不喜欢帮助别人呢。”

在波涛中溺亡,在火焰中起舞

在残酷的光明下崩溃

在永夜的黑暗中发狂,被大地吞噬

绝对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呜呜呜,金好可怜,我们也好可怜。”艾比拿着一条不知从哪里来的手帕擦眼泪

凯莉突然想起夏幕说的话,紧紧盯着屏幕:“你好像说过,魔女是用火烧死的。”“是的哟,其实这是给你们的暗示哟。”

被制裁的雷电劈中,被风刃撕裂

连心也被冻结,在炎热中匍匐

看着他们的身影一个又一个出现在对应的祝福上,带着原本的笑容,面对着自己悲惨的遭遇,视频上的人已恢复原来的样子,哽咽着,痛哭着。可是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失去的伙伴,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虽然自己不是上面的人,无法感同身受,可是心里依旧一颤,泪流满面

嘉德罗斯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咬着嘴唇,沉默不语

不管是健壮的时候,还是病弱的时候,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难同当”

金跪坐在地上,向前无助地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正如开头那样一般,九个人回头,向他伸手,只是还未相互触碰到,对方就开始散去,化为乌有

“其实那时紫堂真正想说的是后面一句吧,有难同当。”金擦着眼泪:“果然,我相信的没有错,你们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

尊贵的祭品的终末,便是点燃的灯火

愚蠢的连锁,永远不断地重复

被信赖的伙伴们所救

成功拿起火焰,将它高高地举起

祭坛上燃起雄雄火焰,非但没有祛除悲伤的气氛,反而增添了些许心酸

“不断地重复,这是什么意思?”卡米尔最先恢复好情绪,重新投入进歌词中

拂晓之钟响起,代表荣光的旋律

被赐予神的权威的救世主

独自一个人静静地笑了……

产生了九种的【哀伤】

在祭坛把手高高地举起

看着金苦笑着流泪,尽管大地重新恢复了往日繁华的景象,可大家心里却有种说不上来的伤感

为什么要为别人付出生命啊!明明好好活着才是正道!他们无声地呐喊着

“如果祭品没有死火炬是无法点燃的哟。”夏幕仿佛能读懂他们的内心一般

“这个结尾……”看着金手上的火炬重新点燃,且有了祝福的形式,格瑞有总不好的预感。“对了哟,其实金也没有逃过死亡哟。”“啊!?我们不是已经替他赎罪了吗?”艾比一脸不可置信。“可是无论如何,救世主都是会死的哟。救世主会留在塔顶哟,形成自己的祝福哟。还有什么想问的哟,我可以解答一些哟。”

“那么,不断地重复……”“实际上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选择一位救世主哟,这此牺牲了一些人下次再牺牲另外一批哟。”她停了停,继续说:“还有屏幕上出现的十字架是代表祝福的数量哟,在结尾金化为一个祝福十字架就多了一个哟。以及救世主的灵魂会困在塔上直到下一位救世主哟。中间有……”“等等,你说这些都没有感觉的吗?”埃米插嘴道

众人:对哦,我们在这里哭得稀里哗啦,可这人却没有任何动静

她明显沉默了一会儿:“我已经对此免疫了哟。”

凯莉控制好情绪小声地吐槽着:“这人怎么像个冷血动物一般。”

“既然没有提问的话哟,本来还想说一下死亡过程的哟,不过看在收集差不多了那就放弃了哟。那我们明天再见哟。”

众人:这货还是人类吗?

狼王amo

首先占tag致歉,另外最近大家都很累,而且被愤怒折磨的很疲惫,所以——


深夜询问有多少想听我直播叨叨的

就是普通聊天

聊什么都可以,聊动漫,漫画,三次元,关于227,企划,小说什么的

从现在到明晚九点统计

如果超过十个人想聊我明天在b站开直播间

首先占tag致歉,另外最近大家都很累,而且被愤怒折磨的很疲惫,所以——


深夜询问有多少想听我直播叨叨的

就是普通聊天

聊什么都可以,聊动漫,漫画,三次元,关于227,企划,小说什么的

从现在到明晚九点统计

如果超过十个人想聊我明天在b站开直播间

狼王amo

发现自己好久没营业了……

今日公开情报:RPG制作人员

不过QQ未经允许我是不会放出来的,等企划全部搞完之后我再问大大们愿不愿意把扩列方式放出来叭

以后长视频会放到小破站,还有直播也会通知你们的

十分感谢大家对爱之塔的支持,诸位辛苦了


发现自己好久没营业了……

今日公开情报:RPG制作人员

不过QQ未经允许我是不会放出来的,等企划全部搞完之后我再问大大们愿不愿意把扩列方式放出来叭

以后长视频会放到小破站,还有直播也会通知你们的

十分感谢大家对爱之塔的支持,诸位辛苦了


企鹅犬犬
#鬼灭之刃全员向手书##预告#...

#鬼灭之刃全员向手书##预告#

主题:《赎罪的救世主与鬼之塔》

B站:https://b23.tv/av90793002 

策划/曲绘:犬犬 @企鹅犬犬 

动画制作:蜗蜗@傲娇猫猫就是攻 

*只是预告,推荐一键转发并蹲点

#鬼灭之刃全员向手书##预告#

主题:《赎罪的救世主与鬼之塔》

B站:https://b23.tv/av90793002 

策划/曲绘:犬犬 @企鹅犬犬 

动画制作:蜗蜗@傲娇猫猫就是攻 

*只是预告,推荐一键转发并蹲点

-子夜星云-

【爱之塔】祝福的救世主与爱之塔

真的是很大的一个一个工程啊,我这辈子头一次写这么长的文章hhh

一半以上都是废话……

这是公主殿下的一首很好听的歌!

多人友谊向,非CP向请不要刷CP

推荐配b站猫菇椰汁太太的手书食用更佳av14535287

(不敢去问猫菇大大QAQ,如果侵权我会向大大道歉然后删掉的QAQ)

没问题请下滑


——————普通的分割线——————


(1)

充满绝望的大地上,所到之处均断垣残壁,火海滔天,最后活下来的一群孩子们艰难的迈动双脚聚到一起,互相牵...

真的是很大的一个一个工程啊,我这辈子头一次写这么长的文章hhh

一半以上都是废话……

这是公主殿下的一首很好听的歌!

多人友谊向,非CP向请不要刷CP

推荐配b站猫菇椰汁太太的手书食用更佳av14535287

(不敢去问猫菇大大QAQ,如果侵权我会向大大道歉然后删掉的QAQ)

没问题请下滑

 

 

 

 

 

 

 

 

——————普通的分割线——————

 

(1)

充满绝望的大地上,所到之处均断垣残壁,火海滔天,最后活下来的一群孩子们艰难的迈动双脚聚到一起,互相牵起小小的手,健壮的时候也好,病弱的时候也罢,只是坚信着一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互相搀扶着走下去吧!

 

 

 

(2)

渺小的人类啊,他们自认为智力超群,如同愚蠢的羔羊般妄想征服世界,从而陷入了意义不明的争斗中,终于惹怒了神明,降下了名为灾难的惩罚,世界上充满了疾病与灾害,绝望和恐惧也在侵蚀着人类的心灵,人类大量的死去,他们做着最后徒劳的挣扎,世界寿命的灯火飘摇闪烁。

 

但神明也仁慈的给人类留下一条活路,那就是矗立在世界尽头的爱之塔中,保存着神明留给世界的祝福,世界每隔三年会出现一位救世主,只要救世主成功通过考验拿到祝福点燃火炬,然后登上塔顶将世界的灯火延续下去,世界就会被拯救。

 

 

 

(3)

“伟大的神明啊…请降下神谕…指引人类前进的道路吧……”拥有淡蓝长发的圣女双手合十,面对祭坛祈祷,干净而虔诚的声音回响在如同冰雪世界一样的教堂中,她深邃的淡绿色眼睛平静的盯着空中的那块雪花状冰晶,六竖光芒从它中间射出,连接了它四周那六块稍小的冰晶,光芒穿过点亮了它们,折射出一个巨大的六芒星阵,刺眼的光芒照亮了教堂巨大的穹顶,晃痛了众人的眼睛,光线稍弱后,那星阵缓缓下降,光粒凝结,一小卷羊皮纸出现在众人眼前,安莉洁伸手触碰了那个羊皮卷,光芒散开,她打开羊皮卷,念出神的旨意:“神说……这一次的救世主……是登格鲁星的一个叫金的少年。”

 

神的使者带上羊皮卷,出发来到了登格鲁星,这个星球被神明赋予了沉重的负役,四周到处都是铁镐敲在金矿上嘈杂的声音,还有人们低沉的叹气。

 

安莉洁找遍了整个星球,都没有找到金,最后只在一块空地找到了格瑞。“格瑞……你知道…金在哪儿吗?”安莉洁向着正在挥舞着绿色柴刀的白发少年问道。

 

“金?他不在,有事吗?”格瑞停止挥刀,把烈斩扛回了肩上,向着安莉洁走来。

 

“嗯……请把这个交给金…”安莉洁把羊皮卷递给格瑞,格瑞打开羊皮卷,只看了几行就吃惊的望向安莉洁,眼瞳中满是震惊。

 

“占卜的结果……就是这样……格瑞……这不是你我所能改变的……你替不了金……相信他吧……”安莉洁仿佛看出了格瑞想说的话,提前给出了回答。

 

“可历年的救世主没有一个回来的!就连秋姐都……”

 

“可是……世界最后……不是都被拯救了吗?也就是说……救世主们都通过了试炼……相信他吧…”安莉洁神色平静,如平静湖水一般的绿色双眸注视着有点激动的格瑞。

 

格瑞迅速撕下羊皮纸的一半,镇静下来后轻轻叹了口气:“知道了,我会转达的。”

 

“那么……祝他好运。”

 

 

 

(4)

“所以……我是下一任救世主?!”金的双眼亮晶晶的充满了小星星,开心的扑向了格瑞,格瑞翻了个白眼,伸直胳膊推远了金,“哎呀…凯莉!”金重心不稳倒向了凯莉,又被凯莉抓住胳膊转了几个圈扑向紫堂幻,“哎呀呀呀晕…”金站稳抓住了紫堂的手,兴奋地摇来摇去。

 

“紫堂!我竟然是继姐姐之后的第九个救世主哎!我一定要去爱之塔拯救世界,顺便找一找姐姐,紫堂,我们一起吧!”

 

紫堂幻握紧了金的手:“嗯,金,我会陪你一起前往爱之塔的,我们一起加油吧。”

 

“哎呀,真不知道创世神是怎么想的,居然让金这个笨蛋去当救世主,还要通过考验!该说你是幸运呢还是倒霉呢?算了,本小姐也勉为其难陪你一起去好了。”凯莉一口咬碎了口里的草莓棒棒糖,棒子一扔从星月刃上跳了下来,单手叉腰看着金。

 

“王子殿下,我和埃米能去吗?请放心我们不会添麻烦的。”金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蓝一粉两根巨型呆毛,是艾比埃米姐弟,“当然可以,艾比埃米,你们也一起去吧!”“谢谢!啊~王子殿下~”“我说老姐……”“闭嘴,没看到你老姐正忙吗!”艾比在埃米头上敲了一下。

 

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根棕色呆毛,“啊!安哥!”金朝安迷修挥了挥手,“安哥也一起去吗?”安迷修微微弯腰行了个礼:“在下听格瑞说你被选为下一任救世主,身为骑士,守护救世主是我的职责。”安迷修微笑着,那笑容让人想起了冬日的暖阳,“我安迷修义不容辞。”

 

“啧,真是到哪都能遇到你啊,安迷修。”安迷修一回头,就看见雷狮一脸坏笑的扛着锤子,身后跟着海盗团的三位。

 

“雷狮!”安迷修双手一握,一蓝一黄两把剑就出现在了手中。

 

“别紧张,安迷修,本大爷也是格瑞叫来陪同救世主的,当然,如果你想在这里干一架的话,我也没意见。”雷狮冷笑着一甩头巾,雷神之锤直指安迷修。黄蓝两道气流如同两只蛇盘旋包围在冷热流上,雷神之锤上一道道电流滋滋作响,乌云慢慢的笼罩了这里,低气压在他们周围聚集。

 

“帕洛斯,好像有架可以打啊,我也要去!”佩利在一旁兴奋地摩拳擦掌想要冲上去,帕洛斯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打在佩利头上。

 

“蠢狗,你找死吗!”

 

卡米尔无奈的拉低了帽子,顺便扯高了围巾。

 

雷狮安迷修眼看就要打起来,一根黑黄相间的棍子突然从天而降,砸在二人中间。

 

“渣渣!”

 

嘉德罗斯霸道的把棍子扛回肩上,带着雷德祖玛走向金,那不可一世的气场像是能杀人。

 

“喂渣渣,本王也要去那什么爱之塔!”

 

“好!大家一起加油吧!我一定会登上塔顶,拯救世界的!”金朝着天空伸出了手臂,又充满信心的握紧了拳头。

 

“嗯,金,一起加油吧!”

 

“本小姐也一起吧!”

 

“王子殿下,我们一起加油!”

 

“老姐……唉,算我一个…”

 

“大哥,我们也一起吗?”

 

“当然卡米尔,我们雷狮海盗团的字典里没有困难二字。”

 

“在下当然也会陪同前往。”

 

“格瑞!拯救世界后我们来打架吧!”

 

“别乱来,嘉德罗斯。”

 

一群充满活力的少年,就这样踏上了旅程。

 

 

 

(5)

…………

 

“嘉德罗斯大人,您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光,您一定可以拯救世界的,请继续前进!”

 

“祖玛!你们这些禽兽,居然敢欺负祖玛!”

…………

…………

…………

 

“来啊!今天我们来打个痛快!”

 

“佩利!小心身后!”

 

“帕洛斯?!”

 

“蠢狗……”

…………

…………

…………

 

破碎的锁链,残缺的花朵,飘落一地的洁白花瓣染上了鲜红的颜色,就这样洒落在白发少年周围,空中弥漫着悲伤的味道……

…………

 

金一行人终于来到了爱之塔,古老的爱之塔高耸入云,厚重的乌云笼罩着黑色的天空,时不时有雷电闪过,在空中撕出一道道刺目的伤痕。金望向周围的同伴,一路相伴大家的友情更加坚固,只要相互信赖的同伴在一起相互扶持,让我害怕的东西,可是一点都没有呢!金自信的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总能让人充满希望,让人不自觉地联想到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为了延续即将破灭乐园的生命,将祝福收入我手,和我一起,大家一同矗立于塔上吧!

 

 

 

(6)

最初的祝福,是【华丽的波纹】,一道水蓝色的光芒出现在第一层塔中,水波如同拥有生命一样缓缓漾开,一圈一圈的涟漪向周围扩散,一个波纹图案慢慢清晰,映入同样清澈湛蓝的少年眼中。

 

“这……这就是第一个祝福吗?”金注视着缓缓流动的祝福,既激动又紧张的咽了咽,朝【华丽的波纹】伸出了手,就要拿到这第一份祝福了啊!金期待的想着,指尖离祝福还有一点点距离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金一回头:“紫……紫堂?”

 

“有福同享嘛。”

 

紫堂幻笑着对金说,抢先一步触碰了祝福。【华丽的波纹】那水蓝色的光芒由指尖蔓延至紫堂幻的全身,紧紧包裹住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紫堂幻那邪恶的笑声如决堤洪水般向大家袭来,也凉透了金的内心,最后留给金一个傲慢的眼神后,紫堂幻带着祝福消失在了第一层塔里,第一层的塔门关上了。

 

 

 

(7)

于是救世主被推到一边,最初的祝福也被横刀夺走。金呆呆地伸着手,难以置信的望着关上的门,因震惊而微微张开的嘴唇动了动,想要喊出紫堂的名字,喉咙却没有发出声音,金难过的低下了头,伸出的手臂放了下来。

 

刚刚还在说笑着的大家嘴角都扯了下来,脸上只剩下戒备,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氛蔓延开来。

 

那只是第一个祝福,没关系的,就给紫堂吧,大家都是朋友。金自我安慰着,推开塔的第二层门。

 

第二道门的后面,是祝福【火焰的盛宴】,一个火焰的图案宛如绚烂盛开的夏日之花,红的近乎妖艳的色彩给周围都染上了一层神秘的红。灼热的温度让人清楚地感受到它的存在。祝福同火焰燃烧一样向周围舒展开,【火焰的盛宴】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第二个祝福了。”金抬头注视着祝福,喃喃道。

 

“是呢,这都第二个祝福了。”

 

星月魔女的眼睛被祝福染成了火焰一样的红色,是欲望的颜色。

 

“本小姐没时间陪你们玩啦!隐藏这么久,终于可以拿到祝福了!这可多亏了你啊,金,我们的救世主。”

 

凯莉最后调皮的一笑,凌厉的红眸中充满恶毒,朝着向她跑来的金“叮叮叮”的扔下三枚星镖后,用力按下了祝福,火焰一样的祝福瞬间吞没了凯莉,于是她和祝福一起消失在了塔里,第二道门重重的关上了。

 

爱之塔的第二层,双眼腥红的魔女走入。

 

 

 

(8)

“为什么……连凯莉也……”

 

旅程的第三站,是祝福【恩惠的阳光】,金色的祝福照亮了第三层的每一个角落,温和的阳光像一位展开双翼的天使,安详而美好。

 

一个玫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艾比的手捧住了那束阳光。

 

“拜拜啦,各位。”

 

顺利地抢到了【恩惠的阳光】,开心的姐姐挥了挥手。

 

埃米一脸仇恨的看着第三扇门慢慢关上,直到姐姐带着她的祝福和笑容消失。因怒气而攥紧的拳头都没有松开,最后怨恨地看了一眼紧闭的门,头也不回的奔向了塔的第四层。

 

第四个祝福名为【安息的黑暗】,鸦羽一般漆黑的祝福中透出一股诡异的紫,比起祝福更像是不祥的诅咒,但那股黑暗只是缓慢的,缓慢的融入四周,如此安稳而宁静。

 

黑夜的礼物。

 

埃米一把推开门,将祝福紧紧抱在怀里,抢走了这份礼物。

 

带着不甘心的表情,弟弟怒气冲冲的奔向【安息的黑暗】。

 

“得到祝福的……明明应该是我啊……”金迷茫的看着他们一个个拿到祝福,又一个个离开。

 

“有福同享嘛。”

 

是紫堂幻的声音。

 

“多亏你啦,金。”

 

是凯莉的声音。

 

“拜拜啦,各位。”

 

是艾比开心的道别。

 

“砰!”

 

是埃米关门时的沉重声音。

 

他们……难道不是我的朋友吗?

 

所谓欲望……真的可以将一个人改变吗……

 

或许,这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一起来到爱之塔,是错误的决定。

 

大家……都被欲望冲昏了头脑……

 

果然……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已逝去的爱啊,将它斩断吧……

 

同伴之间……已经没有什么爱可言了……

 

 

 

(9)

第五层塔里,存放着祝福【动荡的大地】,祝福颤动着打开,脆弱的稍微一动就会裂开一样,多像这动摇不安的世界和同伴间脆弱的关系。

 

一路上沉默寡言的少年向前迈出一步,毫无感情的深蓝色眸子一瞬间闪过了某些难以察觉的感情,像一颗小石子打破了平静的湖水,机器的涟漪很快消散,湖面再次归于平静。他拉高了围巾,托在身后的红色围巾飘动了一下,但很快又落回少年背上。

 

“卡米尔?”雷狮试探性的叫了一下自家弟弟。

 

卡米尔仍然低头不语,短暂的沉默后,少年开口了。

 

“大哥,请包容我的最后一次任性吧。”

 

红色围巾和上面的禁止符号在众人眼中一闪而过,然后,他触碰了祝福。

 

将身躯献给【动荡的大地】

 

雷狮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第五层的门关上,然后,他露出了那个令人熟悉的恶人微笑。

 

他一抬手,雷电劈啪作响,在周围形成了一道外人无法靠近的雷电墙,推开了第六层塔门。

 

旅程的第六站,是祝福看【雷鸣的伴奏】,一个紫色的闪电突然出现在塔中央,炸开成一个紫色的祝福,和雷狮手里的雷电十分相似。

 

雷狮紫红色的眼瞳扫视过剩下的人,最后将目光停在了安迷修的脸上。

 

一声冷笑从雷狮口中传来,在骑士坚定的目光中将手中的雷电混入了祝福。

 

“别装的那么无害,安迷修,你不也一样。”

 

在金思考这句话的同时,雷狮和祝福消失在了第六层塔里,塔门再一次关上了。

 

“安哥……难道你也……”金失望的望向安迷修,最后的骑士眉头紧锁,紧盯着地面,然后松开了眉头。

 

“对不起,金,身为骑士,我也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

 

双剑在骑士手中出现,一蓝一黄两道光芒在空中交织,伴随着风暴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个绿色的光圈。

 

第七个祝福——【旋风的圆舞曲】

 

巨大的风暴中,祝福如同一个舞者在风中挺立,她旋转着出现,一圈一圈的舞向中心,丝毫没有被风吹散,风暴,只是她个人的舞池。

 

在这撕毁一切的狂风中,安迷修双手捧着祝福,向金露出了一个像哭泣的笑容,残像被风吹散。

 

像是高唱着【雷鸣的伴奏】,在【旋风的圆舞曲】中起舞。

 

 

 

(10)

昔日的伙伴……都到哪里去了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就连安迷修都……离我而去……

 

我还有……值得信任的人吗……

 

倒数第二个祝福,名叫【白银庭院】,一推开塔门,那冬日特有寒冷干燥的空气就扑面而来,整层塔楼就像冬日里的庭院,是一片干净的世界,祝福像雪地上的精灵,洁白无瑕,不然一丝尘埃。

 

嘉德罗斯将格瑞用力向门外一推,大笑着说道“这里可是归我了啊!”,迫不及待的拿到了祝福,欢喜的泪滴,还未来得及落下,就变成了霜凝固在脸上。

 

在前往第九层的路上,格瑞跟金一前一后沉默地走着,没人想说话,整栋塔楼里,寂静的就像从未发生过什么,刚刚的抢夺就像一场梦,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回荡在塔里,像是末日的钟声。

 

旅程的终点站,是【岩浆的胎动】

 

格瑞推开门,暗红色的祝福如同一个胎儿,蕴藏着无限能量,他向周围释放出热量,地板都热得有些烫脚。它缓缓的流动,缓缓的转动,像是一个古老的图腾。

 

格瑞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向祝福走去。

 

“格瑞?”

 

“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会的!对吗?你不会背叛我的!”金急切地说着。

 

但格瑞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格瑞……你从来都没有骗过我,不管发生什么……”

 

格瑞仍然继续走着,一步一步,踏在金的心上。

 

“格瑞……我一直都很相信你……毫无保留的相信你……你不会背叛我的……绝对不会……”金的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

 

格瑞在祝福前停住了。

 

“回答我…格瑞……你不会……”

 

“闭嘴!吵死了!”

 

格瑞突然回头,烈斩架在了金的脖子上。

 

金听见了,希望破碎的声音。

 

格瑞看起来很可怕,额头青筋爆出,双目瞪圆,眼神凶的可以杀人,身体随着呼吸一上一下剧烈起伏着,拿刀的手,微微颤抖。

 

金手里的黑色箭头“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他绝望地看着格瑞。

 

格瑞别过头去,触碰了祝福,烈斩随着他身体的消失逐渐变为数据块,金看到他握刀的手松开了,格瑞对他残忍地大笑起来,最后慢慢变为苦笑。

 

格瑞和最后的祝福消失在了塔里。

 

救世主最好的朋友,蒙骗了救世主,拿到【岩浆的胎动】骄傲地大笑起来。

 

 

 

(11)

金捂住了脸庞,用力抑制泪水流下。

 

被信赖的同伴所背叛。

 

所有的【祝福】都被夺走。

 

没有点燃的火炬,再也无法亮起。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大家……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们……不是朋友吗……

 

明明什么困难都一起闯过了……

 

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说好的一起拯救世界……你们为什么……

 

为什么啊!!!

 

银白色的光辉,从头顶蔓延至发梢。

 

水蓝色的眼睛,变成了血一样的红色。

 

红瞳冷漠,银发丝缕。

 

金就这样毫无感情的捡起地上的黑色箭头,一步一步迈上阶梯,向神坛走去。

 

他感觉自己的脚就像灌满了铅,每走一步都格外沉重。

 

绝望的气息,笼罩着金,捧着没有光明的火炬,他什么都看不清,只有神坛上的光指引着他的方向,但金却对那曙光没有任何向往,那可是光啊!可以驱散一切黑暗的光啊!可这束光……

 

为什么看起来如此残忍。

 

适应了楼梯间的黑暗,踏上神坛的那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光芒席卷了他,他紧紧闭上了眼。

 

 

 

(12)

再一次睁开眼睛,他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像是什么崩塌了一样,他血红的眼眸再次变得清澈湛蓝,而红色的血泪,顺着他精致的脸庞流下。

 

他看到同伴的灵魂封印在九个神像中,而中央,便是点燃的灯。

 

“他们……不是得到祝福离开了吗?”

 

“他们不会离开了。”秋的声音突然响起。

 

“姐姐?”

 

秋的灵魂飘在塔中,她告诉了金一个,他无法接受的真相。

 

塔中的九个【祝福】,其实是救世主需要承担的【赎罪】

 

 

 

(13)

出发的前一晚,格瑞把大家叫在了一起,大家围坐成一圈,格瑞将他撕下的半张纸传给每个人,所有看完的人,都沉默了。

 

纸上写着,救世主通过考验的方法。

 

承担【赎罪】。

 

手捧火炬的救世主并不会死去,只是承担痛苦。

 

死亡的痛苦。

 

“拯救世界…这和让救世主去死十次有什么区别,反正救世主是一定会死的,这是什么?承担世界的错误吗!”嘉德罗斯看完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我知道,所以,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格瑞的视线扫过大家,又低头陷入沉思。

 

“说,什么办法?”

 

“由我们,代替金接受【赎罪】。”

 

……

 

紫堂幻在水中挣扎着,他想要抓住什么,但什么也没有抓住,水慢慢没过他的头顶,他的眼前模糊一片,终于沉入了那片波纹,失去意识的前一秒钟,他看到了金的笑脸。

 

“金……这罪恶的第一关,就由我来开启吧……”

 

烈火,吞没了星月魔女,她冷静的看着自己周围的大火烧过来,灼热的气流使周围一切都改变了形状,只有凯莉,高傲的在火中舞蹈着。

 

“多亏了你啊,金,改变了我,真是的,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改变了对世界的看法呢?”

 

残酷的光芒照射下来,艾比感到周围的空气变得干燥,干旱,正不断夺走她身上的水分,在中暑倒下的那一刹那,脑海中响起了金的声音。

 

“艾比!”

 

她笑了笑。

 

“金,我的白马王子,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在通往四层的阶梯上,埃米在飞快的奔跑着,已经能看清楚四层的门了,埃米加紧步伐,推开了门。

 

“姐,等我,现在就来陪你!”

 

卡米尔不断地往下陷,土地颤动着将他埋没,他在自己额头上抹了一把,看见手心里的一片红。

 

“大哥,请允许我先走一步。”

 

裁击之雷劈下,雷狮的脸在痛苦中扭曲。

 

“卡米尔可真够任性的,算啦,都一样,也不知道那个金毛小子行不行。”

 

无数道风刃将骑士切割着,如凌迟一般,安迷修感到自己的肢体渐渐麻木。

 

“抱歉,金,身为骑士,我必须守护您,我们的救世主,哪怕,献上我的全部。”

漫天大雪飞来,嘉德罗斯的四肢已经失去知觉,他感到自己的热量在流失,虽然拥有围巾,但冷风还是不停往脖子里灌,格瑞那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在寒冰湖上穿短袖的啊!是因为有金吗?的确,有金的地方,就有阳光,所以才不怕寒冷吗?

 

“格瑞,最后一关,就由你来陪他闯吧。”

 

格瑞的脚下,就是滚烫的岩浆,岩浆缓缓将他碳化,汗水在接触岩浆的一瞬间变成水蒸气,他笑着闭上了眼。

 

“金,对不起,欺骗了你。”

 

……

 

他沉溺在无尽海洋中。

 

魔女被施以火刑处死。

 

天使在光芒的照耀下丧命。

 

恶魔在黑暗的世界中迷失。

 

带着红围巾的孩子沉入大地。

 

作恶多端的海盗被正义之雷击穿。

 

最后的骑士在狂风中化成碎片。

 

最喜欢晒太阳的孩子永远沉睡在寒冷中。

 

冰霜一样的少年在岩浆中倒下。

 

 

 

(14)

“真相…真相为什么是这样的啊!”

 

泪水肆意的流下来,知晓了真相的救世主泪流成河,捧着同伴们用生命点燃的灯火,就像在那片废墟遇见大家一样,同伴们闪着蓝色幽光的灵魂笑着向金伸出了手。

 

因为大家永远坚信着一点。

 

“有难同当。”

 

金哭着向前走,遥远的苍穹传来几个熟悉的声音。

 

“金,别哭啦,要加油啊。”

 

“金,慢吞吞的干嘛呢,快去啊。”

 

“白马王子,加油,为你喝彩!”

 

“金,我和姐姐遇到你真是幸运,加油!”

 

“向前走,点亮世界吧。”

 

“喂,傻小子,快去点燃灯火。”

 

“在下没有看错你,金,你的确有属于自己的光芒。”

 

“金毛渣渣!你可别让我失望!”

 

“金,快去吧,加油!”

 

与【祭品】一同通过考验的救世主啊,现在就将新世界的生命延续下去吧!

 

就算沉入荒波之间

 

就算舞于业火之海

 

就算在残酷的光明下崩溃

 

就算在无尽的黑暗中疯狂

 

被大地所吞噬

 

也不会让你 一个人承受所有

 

被裁罚之雷所击打 被飓风之刃所撕裂

 

就算心已凝结成冰 灼热也仍缠绕周身

 

不管是健壮的时候

 

还是病弱的时候

 

只是相信着这一点

 

“有难同当”

 

尊贵的祭品的终末, 便是点燃指引的灯。

 

被信赖的同伴们所救,金高高举起胜利的灯火。

 

拂晓之钟响起, 代表荣光的旋律.

 

授予了神的威光的救世主,独自一人静静的笑了,从此产生了【九种不同的哀伤】

 

他面向祭坛伸出了手。

 

火炬的光芒从塔中射向天空,乌云退散,世界恢复了美好。

 

在遥远的一片土地上,九个黑色十字架的中央,出现了一个新的红色十字架。

 

爱之塔由九层变为十层。

 

爱的连锁,还会继续下去。

 

 

 

 

 

 

 

 

 

————END————

 

神近耀:(愤怒)第九个为什么不是我!!!

星云:你出场太晚了……

神近耀:(鲨红了眼)第九个必须是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