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50664浏览    1450参与
罗尔Roller
你们有军队,我们有神座出流。

你们有军队,我们有神座出流。

你们有军队,我们有神座出流。

美廊

《DEITY》一表

作者:美廊
一表,有点理解,自己为什么时而混沌,时而清醒了。因为总是在一个可见和不可见的边界切换,自己处于一种代主体和主体的状态交互中。 一图,如果一表不清晰,一图就会拧巴起来。反而,是从人的现实存在中,投射……

一图算是图完了,要开始表一表。上一篇,一图11,写得感觉很混沌,没有什么神的感觉。要说有可圈可点的,就是提及了灵魂·测量。这现在还只是一个很小的点,但可能是一个奇点,以后才能确认。至于为什么要将灵魂和意识,纳入到科学范畴中,大概也要到以后才能被理解。包括写这一本《S学》,我自己也不能完全了解,为什么要写这样的书?

月亮与恒真式

神祇

我是西方神话里总是掳走公主的恶龙


他们一代代受着故事的熏陶,我并不想宙斯他们一样以信仰之力滋补


但那有何妨呢


我有着强大的神力,从不需要什么所谓的信徒


所以我同那些假惺惺的神不一样,他们要在人类面前端着架子,譬如我知道普罗米修斯其实跟宙斯有一腿云云


这西方真是无趣又虚假,我决心前往古老东方看看


我要到了,我冲破眼前的云雾,拨云见雾之时好像一个东方神以人身停在那里,云雨为席,天地为被


他慵懒的靠在云上,用手支着眉心假寐,独属东方得广袖长衫被他有些随意的穿着,露出脖颈处一截白皙的皮肤,剑眉星目,好似一副静静的水墨画,身上儒雅和都带了些妖治的脸竟融汇着,精雕...

我是西方神话里总是掳走公主的恶龙


他们一代代受着故事的熏陶,我并不想宙斯他们一样以信仰之力滋补


但那有何妨呢


我有着强大的神力,从不需要什么所谓的信徒


所以我同那些假惺惺的神不一样,他们要在人类面前端着架子,譬如我知道普罗米修斯其实跟宙斯有一腿云云


这西方真是无趣又虚假,我决心前往古老东方看看


我要到了,我冲破眼前的云雾,拨云见雾之时好像一个东方神以人身停在那里,云雨为席,天地为被


他慵懒的靠在云上,用手支着眉心假寐,独属东方得广袖长衫被他有些随意的穿着,露出脖颈处一截白皙的皮肤,剑眉星目,好似一副静静的水墨画,身上儒雅和都带了些妖治的脸竟融汇着,精雕细琢般的美,白云合该为他停留


神都有着一张不错的脸,可是他不一样


他真的好美


我看见他眉心处的神邸极美,我能看出来,那是一条龙,自此我知道了


他是一条极美的苍龙,我的心好乱,东方神都这么美吗


他侧过头,看向我,我收起庞大的龙身,也学他着上一身广袖长衫,玄色的衣装套在我的身上,我根本看不到它跟我深邃的长相多么违和,我也自然不知道我碧蓝的眼睛和金黄的卷发多么大相庭径



他看着我笑了,我不解,我只是想跟他穿的一样漂亮,但是他笑起来好好看,比假寐的时候还好看


我的心又乱了


他只是轻笑了一下,随即拢了拢衣衫,朝我走来,薄唇轻启


"远道而来的客人,辛苦了。"


我被他迷的神魂颠倒,是真的感觉到我的神魂都在为了轻颤,我不能再这么花痴了,我看见他微微低头弯腰,算是一个欢迎礼,我想,我也该有礼貌些


于是我向前一步拉进了与他的距离,抱住如梦似幻的他,往他的脸颊上亲了亲,他皮肤好好


他怔了一下,然后看着我碧蓝的眼睛,我金黄的卷毛不合时宜的往脸侧歪了歪,让我刚想会以一个雄伟的眼神时被迫变成了愣愣的看着他


"我的见面礼。"


我也知道这个古老的东方有着他们的文化礼仪,我向他解释我是个礼貌的好龙


"你不喜欢吗?"


我想着要不要为了跟美人无国界交流学习一门东方文化,他淡淡一笑,答道


"很喜欢。"


他才是一只善解人意的好龙,因为我真的不爱学习


"我叫阿宙斯,我可以和你一起在东方看看吗?"


他老是春风化雨般带着笑,仿佛是掌管了多年云雨将他的性格也润物细无声


"我是云苍,当然可以,你很可爱。"


我活了几千年来,从来没想到这个词语会放到我身上,不过美人说的,我还觉得很合适,我不再是那个霸道的恶龙了,我暂时是云苍说的可爱

格伦斯提~
进行一个非正常体系的放 新群诶...

进行一个非正常体系的放

新群诶。来了就是元老


技能分为正常魔法加自我设定的门,欢迎新人加加啊


门是权柄的体现,万物之灵皆有成神的权利,只要魔法到达9阶的临界并且推开了所有的门,门为七原罪和七美德,只有在某种自己抛弃了这个门象征的事物才可以推开门,推开门就彻底遗失了他


所有生物皆拥有灵,他们的灵附着在强大的肉体上,脆弱的灵可能有强大的肉体保护,有着强大的灵但也有可能没有足以与之配对的强大肉体,强大的灵也可以具象出足够强大的具象物保护自己


推门的方式是各式各样的,到达9阶也一扇门都推不开是有可能的,而1阶推开所有门也是有可能的,门代表的是人性的一些部分,灵体是纯粹的,每一...

进行一个非正常体系的放

新群诶。来了就是元老


技能分为正常魔法加自我设定的门,欢迎新人加加啊


门是权柄的体现,万物之灵皆有成神的权利,只要魔法到达9阶的临界并且推开了所有的门,门为七原罪和七美德,只有在某种自己抛弃了这个门象征的事物才可以推开门,推开门就彻底遗失了他


所有生物皆拥有灵,他们的灵附着在强大的肉体上,脆弱的灵可能有强大的肉体保护,有着强大的灵但也有可能没有足以与之配对的强大肉体,强大的灵也可以具象出足够强大的具象物保护自己


推门的方式是各式各样的,到达9阶也一扇门都推不开是有可能的,而1阶推开所有门也是有可能的,门代表的是人性的一些部分,灵体是纯粹的,每一扇门的推开代表的是抛弃了这个人性,又或者是对邪恶面释怀了,变得纯粹,而获得的能力便是最适合自己的权柄的部分体现多半也和推开的门有关系。


灵之能是异常能力,是依托于推开的门存在的,门象征的便是权柄,每推开2-3个门便会得到一个灵之能


每个人推门的顺序都是不同的,比如推开了贪食之门,就可能失去自己对于美食的热爱,随着门的推开,生灵也会变得越来越对感情方面稀薄,同时在灵体到达神段时蜕变为真正的遗失人性的神,才被称为空神,但在到达这个阶段,便有一个蜕变,真神需要还回自己从门获得的灵之能,通过自己的灵衍生出真正属于自己的权柄,然后把门关上,找回自己的人性,这个阶段也被称为赎罪


在赎罪阶段过后,这个阶段的神被称为返璞神,他们居住在神之陆,但看起来又与正常生物没有区别,在返璞归真的过程中,领悟自己的权柄的统合是什么,从而统一属于自己的法则能力,蜕变为真神,这才是世界力量的终点,真神仅仅掌握权柄而不会使用灵之能,因为灵之能只是权柄体现的一部分


单纯的没有推开全部门,但灵体却到达了9段临界的神被称为伪神,伪神仅仅拥有部分神的特征,比如强大的魔法,比如进入轮回之间,但他们没有灵之能,没有拥有过完整的灵之能,也就做不到自己开发灵之能,不可能体会到返璞的感觉,也不可能领悟到属于自己的法则,可以说,门是所有人都不愿意推开,但也不得不推开的东西。


门的能力比较特殊,需要背景性格体现为何以及如何推开的门,能力随自己成长而增强


写技能注意事项

该写法只是提供对照参考,实际写设可以进行一定比例的修改,超出该上限限制可以询问管理组

单体——多个个体[指1+n,n为自己阶级]——小范围(半径1-3m)——一定范围(半径5-10m)——中等范围(半径10-20m)——较大范围(半径20-50m)——大范围(半径50-100m)——超大范围(半径100m-250m)——极大范围(半径250m-500m)

辅助类最多增幅两个部分(比如速度,攻击力等,可以是令人攻击附带啥啥啥,不可以用百分比,最好类比具体数值,无法类比请使用小幅度中幅度的描述)

一阶

1.辅助类单体需要吟唱技能

2.削弱类单体需要吟唱技能

3.治疗类自疗型需吟唱技能


二阶

1.辅助类单体无吟唱技能

2.削弱类单体无吟唱技能

3.治疗类自疗型无吟唱技能

4.辅助类多个个体需要吟唱技能

5.削弱类多个个体需要吟唱技能

6.治疗类单体需吟唱技能

7.进攻类单体需要吟唱技能

8.防御类单体需要吟唱技能


三阶

1.辅助类小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2.削弱类小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3.攻击类多个个体需要吟唱技能

4.辅助类多个个体无吟唱技能

5.削弱类多个个体无吟唱技能

6.治疗类单体无吟唱技能

7.进攻类单体无吟唱技能

8.防御类单体无吟唱技能


四阶

1.辅助类小范围无吟唱技能

2.削弱类小范围无吟唱技能

3.攻击类多个个体无吟唱技能

4.辅助类一定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5.削弱类一定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6.治疗类多个个体无吟唱技能

7.进攻类小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8.防御类小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9.治疗类小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五阶

1.辅助类一定范围无吟唱技能

2.削弱类一定范围无吟唱技能

3.攻击类小范围无吟唱技能

4.辅助类中等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5.削弱类中等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6.治疗类小范围无吟唱技能

7.进攻类一定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8.防御类一定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9.治疗类一定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10.防御类小范围无须吟唱技能


六阶

1.辅助类中等范围无吟唱技能

2.削弱类中等范围无吟唱技能

3.攻击类一定范围无吟唱技能

4.辅助类较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5.削弱类较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6.治疗类一定范围无吟唱技能

7.进攻类中等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8.防御类中等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9.治疗类中等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10.防御类一定范围无需吟唱技能

11.自体复活需要提前吟唱,效果留存持续最多8戏

七阶

1.辅助类较大范围无吟唱技能

2.削弱类较大范围无吟唱技能

3.攻击类中等范围无吟唱技能

4.辅助类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5.削弱类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6.治疗类中等范围无吟唱技能

7.进攻类较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8.防御类较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9.治疗类较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10.防御类中等范围无需吟唱技能

11.复活技能单体需要吟唱


八阶

1.辅助类大范围无吟唱技能

2.削弱类大范围无吟唱技能

3.攻击类较大范围无吟唱技能

4.辅助类极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5.削弱类极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6.治疗类较大范围无吟唱技能

7.进攻类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8.防御类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9.治疗类大范围需要吟唱技能

10.防御类较大范围无需吟唱技能

11.复活技能多个个体需要吟唱


九阶类推,十阶使用权柄可以覆盖城市范围,不在乎技能,但可以使用技能,不属于以上分类比如预言类等可以与审核合理探讨

吟唱和无吟唱不代表着不需要冷却,请合理分配冷却时间

吟唱没有固定时间,但请合理规划吟唱时间

跨阶技能需要付出极大副作用,若想要使技能跨阶请码上合理副作用


直通车:619560112

美廊

《DEITY》一图——11@

作者:美廊
A,聚焦一下,就是主体性,然后是主体之树的勾勒,是不同以往的自我引导教育。B,是两个不同的通道,外在和内在都是一个世界,都需要自我建构,或者解封印。C,感觉快回过神来了;因循传统,到知道不要什......

一图转了一圈,有回到了11,这一个起点。神是什么,有了粗略的理解,但还需要深入。这一篇,可以不设主题,以一种原始的混沌去链接神。开始,还是灵魂环的洗礼,之后是一图一表的自对话。

一图,11,就是一粒种子,本自具足,带着神赐予的自由意志,一种天然的生命力。

一表,I,想起了一幅图,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是墨绿色的光彩,很神秘的生命感。

入I门,有感觉紫色的光,是极光,是到了一个极致的状态,会看见的神奇的现象。

恆音 MO4專區

死後賽博marikin 《STRESS 3》

【死後世界paro】【賽博paro】【marikin】【fsakin】【原創角色】


死後paro:恆音


《注意:死後paro放置其他paro角色為恆音個人的同人三次創作,原賽博paro角色們死後遭遇為開放式留白,任讀者自由想像》


恆音的話:只需要最差的一段時光或是一天,人就可能崩潰瘋狂,變得不像是自己。

……………………………………………………………………………………


「沒有改造的人來當持證者……媽欸,可真稀有。」 


「呸!那弱板身材做得了任務嗎?中級程度的委託隨便一個就能折騰死他了吧?」 


「你們不要這樣說啊。……足夠幸運的話,這小子...

【死後世界paro】【賽博paro】【marikin】【fsakin】【原創角色】


死後paro:恆音


《注意:死後paro放置其他paro角色為恆音個人的同人三次創作,原賽博paro角色們死後遭遇為開放式留白,任讀者自由想像》


恆音的話:只需要最差的一段時光或是一天,人就可能崩潰瘋狂,變得不像是自己。

……………………………………………………………………………………


「沒有改造的人來當持證者……媽欸,可真稀有。」 


「呸!那弱板身材做得了任務嗎?中級程度的委託隨便一個就能折騰死他了吧?」 


「你們不要這樣說啊。……足夠幸運的話,這小子還是能偶爾翻到類似找尋阿貓阿狗的委託,小破雜事正好適合這種廢物。」 


「我賭一千,這傢伙不出這禮拜會橫屍在街上!」 


「哈哈哈哈哈哈!!!你也太看得起他了。我賭三千!三天以內這嬌弱娘炮肯定會死!!!」 


惡意。 


滿滿的惡意如疾病孳生。 


飛濺的唾沫,令人作嘔的砸嘴聲,marikin始終保持微笑,毫不在乎地樣子彷彿無聲在反過來嘲笑這些人。 


他聽過比這些話更過份的言語,這種程度的耳語算是最輕鬆能應付的狀態。 


當他被強者當垃圾踩在腳底下的時候…… 


當他被揍得分不清東南西北,被蹂躪得吐出胃酸跟胃液的時候…… 


那些惡意還在嬉笑他能撐過多久的折磨才會昏厥過去。 


「fsa,你今天先回去吧……」marikin擺出一貫虛偽的笑容,對fsakin提議道。 


「欸……可是mari醬等一下不是要做例行檢查嗎?」 


fsakin在這種時候都會幫忙,例如配合醫生要求將病床抬高,甚至抱marikin下床,帶他坐輪椅去其他診療室檢查。 


「沒事,我可以叫護士幫我就好。」 


「可是醫生按慣例差不多再五分鐘就要來了……我在這裡待一會兒比較……」 


「我說了回去!不要給我有意見!」marikin的語氣裡透露出罕見的憤怒。 


fsakin愣了好大一下,怔怔地看著對方。 


marikin即時深呼吸了一下,也是知道自己的反應不妥,緩說:「剛剛那句當我沒說……只是累了,拜託你先回家去……」 


「拜託你……」扶著額頭,marikin不想被對方看到自己的表情。 


「……mari醬。」 


「好……我知道了。」 


沉默了一會兒,fsakin起身,迅速收拾好東西。 


「mari醬要聽醫生的話,好好吃藥喔……」想著至少提醒對方一句,fsakin走至門邊時回頭說道。 


見marikin很慢地點著頭表示明白,他事不宜遲的快步離開了病房。 


「這樣就好了……」在聽到離去的腳步聲後,marikin無聲的喃唸道,眼神變得渙散。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突然發出了通知聲。 


一條條關心的訊息來自otsukin、冰虎……甚至還有最不可能出現的人的--來自趣味。 


呵…… 


marikin反手一扔,手機直撞到了不遠處的牆壁,螢幕碎裂成蜘蛛網狀,應聲摔壞。 


他下了床,毫不遲疑的拿取儀器中所見適合長度的電線,掛在脖子上,一圈又一圈的勒緊、纏繞。 


marikin的神情從始至終透露出一種讓人感到詭異的……瀕臨瘋狂的冷靜。 


虛幻的幻影在marikin的周遭訴說刺耳的惡意,純然由過去的記憶所構成的幻聽、幻覺。 


眼中所見扭曲著輪廓的惡意,世界彷彿介於正常跟扭曲交亂的維度,模糊界線。 


從昨晚開始就一直是這樣的狀態,marikin夜不能眠的忍受這種視聽覺折磨,撐到黎明,撐到fsakin來探訪,撐到他不得不叫fsakin提前離開。 


他手裡的電線彷彿某種有生命的,會張口將他咬殺毒死的黑蛇,露出由衷喜悅的詭笑,垂下頭,閉上眼睛。 


marikin成功將自己弄斷氣了,如同被黑蛇絞殺。 


而等他再度醒來,身邊是完好無損的手機,以及躺在病床上依舊能正常呼吸的自己。 


啊,原來他在這個世界是真的沒辦法死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累…… 


怎麼會這麼累…… 


……………………………………………………………………………… 


「marikin?!」 


神出現的第一時間就是把marikin往後拽,阻止他要從窗戶往外跳的危險舉動--這裡起碼有十幾層樓高。 


「咕咳、妳總算來了!我要殺死妳!!你們所有人……!我要殺……我要毀掉!咳呃……不殺死我,我就要毀掉你們每一個!!哈哈、哈哈哈哈哈!」 


「管妳什麼牛鬼蛇神!!我要殺死妳!殺死妳!!聽到了沒,我要殺了妳!!!」 


marikin的反應讓神愣住,這使他方才就要跳樓的舉動就像假的一樣。 


神在訝異中被marikin拉扯著領子倒在病床邊,點滴架隨之倒下,連帶波及周遭的儀器發出警告的噪音。 


他們纏鬥在一起,病床上許多雜亂的東西因此掉落下來,來自於一個被徹底翻亂的緊急治療箱,而上頭無一不沾染到鮮血,似乎是由於marikin的自虐行為而受到浸染。 


「冷靜點,marikin!!」 


「……無關藥劑影響,初步診斷來說,你本來就有一定程度的患有憂鬱症、抑鬱症及人際過敏的症狀……」 


「你以為能消化,但事實上你處理的方式是讓自己習慣跟麻木。」 


「那些傷害跟閒言閒語……被你視作惡意一切,在你身上如疾病潛伏著並沒有消失。」 


marikin沉寂了一會兒說:「……那妳說我能怎麼辦?」 


「妳倒是說說,我能怎麼辦?!」marikin抬眸,他還存有少許的理智跟瘋狂並存。 


「強行揭開我的傷疤就是妳所謂的治療嗎?!讓我繼續受苦就是妳的治療方式嗎?!」 


神抿了下有些乾澀的唇,遲疑說:「你可以找人求助……」 


「你生前就就沒有任何可以信任……」 


「誰……?」marikin打斷對方的話,似乎對神有這樣的想法感到不可置信。 


「……妳到底在想什麼東西?」marikin失笑著看她,笑容越發有癲狂性質的危險。 


「不會說的!不可能說的,怎麼可能會說,會直接被傷害的!沒有人能理解的!……我會受到更嚴重的傷,然後被人嘲笑踐踏!!!」 


原本身處的……這悲哀的世界,抱持善意跟不傷害人非常困難。 


弱肉強食,踩著別人的屍體活下去的例子更是大多數人,他也是生存在這種法則上的其中一位。 


就算有秉持精神富足的道德善良的人,那也是只有高階軍人或頂層住民有餘力能考慮到的事情,跟貧民窟的垃圾完全不是同個等級,弱小的他們也不可能會分予到他們“高級的愛心”。 


資源分配不均使治療心理及精神相關的藥物異常昂貴,看一次正經的醫生也不是身為持證者的marikin能有的資格,更何況是去看心理醫生。 


marikin生來就在食物鏈的最底端,苟延殘喘的被剝削…… 


難道他就想在由惡意構成的世界活著……? 


難道不想保持身心健全的活下去……? 


「……你現在到底看到了什麼?」神頗感奇怪地看著正在崩潰自我的marikin。 


排除之前對抗代表他自身最強大死亡欲望的改造者,後續影響就算是幻覺也不可能會這麼嚴重,甚至逼得marikin再次的想要尋死。 


懷抱著疑惑,神動用了能力,共感了marikin的感受。 


神瞪大了眼。 


原因無他,marikin周遭環境的所見如同活地獄。 


牆壁跟地板都是生肉塊組成的世界,那些有著紅色輪廓如幽靈的人影站滿了整間病房,時而對他張口咆哮,在marikin耳邊說著不堪入耳的辱罵,不斷對他傳遞赤裸裸的惡意情感。 


……他忍受這樣的情況多久了? 


「哈哈……妳這神當得好天真……可笑!簡直是三流爛漫的神!!」marikin頤指氣使地說道。 


marikin冷笑出聲:「這樣說好了,我說了又如何?」 


「說出來就會被治好嗎!?就會被治癒了嗎!?」 


「用那種破規矩壓著我的頭逼迫我去服從,妳就不感到噁心嗎!?」 


光是不被那些“惡”所影響被吞噬就快費盡marikin的心力,他生前所行的惡也僅是為了供給自己活下去…… 


「啊啊……妳就這麼想聽實話嗎?那我就說啊……」 


marikin壓下岔氣,勾起一抹夾雜瘋狂而悲哀的笑說:「活著就很累了……很累了……」 


「既然我好不容易已經死了……就放過我。」 


「放過我。」 


marikin將一隻手扼在自身頸子上頭,兩行淚徐徐落下。 


marikin無聲的哭泣。 


marikin是如此渴望結束。 


marikin對擁有意識的理解就像一個笑話。 


…… 


「ma、marikin……」 


「……你無意傷害任何人,哪怕是我。」 


神後知後覺自己在說話,聲線都是在抖…… 


神認為她做錯了,但她還無法確切認知,只知道她確實做錯了…… 


……這些外在的異常影響發生在marikin身上不對。 


她試著理性分析現況……懷裡的人自尊心很強,而他就快被自身不斷生成的負面情緒逼入絕境。 


從心理學角度來說,marikin很可能從以前就算被傷害還一直忍耐、壓抑痛苦,拼命的保護自己。 


而當一個人總是懷抱傷害跟痛楚,被攻擊到深處時,會優先本能採取自我防禦,在被壓力擊潰的情況下…… 


他分不清懼怕的來源,所以本能排除攻擊一切,包括親近自己的人跟自己。 


marikin無意於變成這樣。 


「啊……妳突然又知道了!?妳又瞭解我了!?我好恨這個世界!!!好恨自己!現在則是去你媽的最恨妳!!!」 


marikin又再度激動起來,拿出在口袋裡預先藏有的剪刀,幾乎是一鼓作氣瞄準自己的心臟,而神早有預感的先一步箝制他。 


剪刀被踢到了遙遠的角落,行動幾乎被封鎖,marikin掙扎著作出薄弱的反抗,無神的瞳孔倒映出無盡的混亂,哭得喘不上氣。 


如果是在他還活著的時候,可沒有自主去哭的能力了,為了對抗荊棘遍生的現實,早在更為年輕時流過太多淚而壞掉了那部份--可以為任何事情主動去悲傷痛苦的部份。 


「……」 


一時間說不出完整的話,神只能先遏抑marikin再度傷害自己。 


病房裡剩下他們大口深呼吸的喘息聲,面容狼狽的人跟神。 


神輕輕將對方拉入懷裡,調整出不會讓雙方太難受的姿勢。 


她伸出手去撫摸marikin的額頭,上頭有著讓人感到不安的熱度。 


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比起怨恨周遭更加的厭惡自己,聽聞過的惡言雜語跟辱罵加速他的惡化,那些話語、肉體、聲音上的真實攻擊,現在又是發高燒又是生病…… 


「marikin……先安靜下來聽我說。」 


「我羞愧的坦承對你瞭解得甚少,讓你發生這種事情……」 


「不過,你至少要相信我……不,是去相信一名醫生的判斷。」 


「你產生了很嚴重的創傷應激反應,由於你被自身經歷傷害得太深,對一切產生攻擊性跟自毀性。」神勉強的扯出好看一點的表情,試著用微不足道的話語去安撫對方。 


「對不起……身為神會優先視你生前葬送的生命多寡跟關鍵事件去判別你是否為可教化的罪人,沒能好好檢視你的過去,是我的失職。」 


神跟著marikin同樣在顫抖,紅潤的雙瞳泛出了熱淚,陪著他一同哭泣,虛聲道歉。 


「沒事……已經沒事了……」 


她突然意識到讓marikin自由探索內心世界的行為等同任由他行走在自身內心構成的活地獄,那些他戰勝不了、逃避的惡意再度用他生前所有不堪與折磨凌辱他…… 


自己沒有正視marikin,沒去真正的瞭解他。 


「……我會鎮壓住大部份在你身上發生的負面影響。」 


「已經沒事了,我會保護你……marikin.」 


「我會保護你。」神誠懇地喃喃自語說著,將她理應眷顧的靈魂抱得更緊了些。 


「讓你受到了龐大的委屈,是我的責任。對不起……marikin,對不起。」 


marikin給不出什麼太大的反應,他確實受到了委屈,很委屈……更深的是疲乏。 


保有僅存良知底線作為原則,努力這麼久……為什麼還是得不到安寧? 


「……幹妳的…狗屁的神……」marikin啜泣著,用盡力氣,就算癱軟在神懷裡的他也要悶聲繼續罵。 


「妳爛透了……爛透的神……媽的…狗屁……」 


「嗯。你說得沒錯,我是個很爛的狗屁神。」 


神以自身擁有的力量安撫marikin的內心,而在這過程中,她隱約觸碰到了對方藏起來那個自己。 


一個戴著一層層厚微笑面具,欺騙他人的同時,也無自覺的在欺騙自己的孩子。 


一個人,孤單的,受盡折磨,習慣疼痛,承受惡意,從沒有被正常疼愛過,忍耐著不觸犯自身設立道德底線的好孩子。 


沒有人可以愛他,沒有人可以幫助他,沒有人可以真正靠近他,沒有人可以理解他。 


認為自己不需要來自他人的情感支持,認為自己可以獨自承受所有。 


以自毀性質的方式去生存,卻又具有人類對於自尊方面的韌性堅持。 


神從沒見過,如此既堅強又無比脆弱的孩子。




恆音 MO4專區

死後賽博marikin 《STRESS 2》

【死後世界paro】【賽博paro】【marikin】【fsakin】【原創角色】


死後paro:恆音


《注意:死後paro放置其他paro角色為恆音個人的同人三次創作,原賽博paro角色們死後遭遇為開放式留白,任讀者自由想像》


恆音的話:「我」已經死了,我卻還活著。這份歉意,儘管可能無法傳達到,又希望無法再見到的你能接受。

……………………………………………………………………………………


之後的好幾天,marikin渡過了一段幾乎在病床上耍廢、玩手機、睡覺,在fsakin過來探訪時跟他聊天,以及應付一位神的時光…… 


「那個“喂”,妳還要在這裡待...

【死後世界paro】【賽博paro】【marikin】【fsakin】【原創角色】


死後paro:恆音


《注意:死後paro放置其他paro角色為恆音個人的同人三次創作,原賽博paro角色們死後遭遇為開放式留白,任讀者自由想像》


恆音的話:「我」已經死了,我卻還活著。這份歉意,儘管可能無法傳達到,又希望無法再見到的你能接受。

……………………………………………………………………………………



之後的好幾天,marikin渡過了一段幾乎在病床上耍廢、玩手機、睡覺,在fsakin過來探訪時跟他聊天,以及應付一位神的時光…… 


「那個“喂”,妳還要在這裡待多久?」 


marikin感到厭煩的盯著坐在椅子上,擺明一副上班在摸魚,在旁邊讀科幻小說的神。 


「不要“喂”來“喂”去的marikin,好歹我也有正常的身份讓你可以稱呼。」神換了個姿勢,慵懶地說道。 


marikin欠揍地笑說:「叫“喂”就好了吧。」 


坐在椅子上的神緊皺著眉頭,想了下後開口:「……你可以叫我醫生或者是神……」 


聽到後者,marikin情不自禁笑了出來:「呵……得了吧,我生前可沒看過什麼神。」 


「……你沒見過很正常,你的世界本來就是沒有神降臨的世界。」神從善如流地說明。 


她閉上眼睛,緩說:「沒有神降臨的世界,人死後,很容易會變成虛無。」 


「蛤啊……那我為什麼會在這裡?」marikin頗無語地質疑問道。 


「當然是因為你足夠幸運,死後被我接引到了。」神愉悅地揚起語調說道。 


「……」 


超不幸運,這根本是抽到下下籤。 


「遇上妳真是我人生的大不幸。」marikin直白的坦言道。 


「怎麼會呢?」 


「不過你硬要說不幸的話……反正你都死了,死後的人生再不幸也沒差吧?」 


「……乾脆沒有,反正很爛。」marikin帶上被子,頭轉到不面對神的另一邊睡覺。 


像是有些拿marikin沒有辦法,神沒有回話。 


……………………………………………………………………………… 


「妳又在搞什麼飛機?」 


見某胸大腿長又自稱神的傢伙逕自掀開棉被,霸佔他一部分的床,marikin瞬間不樂意了。 


他不喜歡有人侵害到他的地盤。 


「睏了,讓我躺一下,半小時。」 


「整個醫院都是床,妳何必挑一個上面有人的單人床?」 


兩指按在黑眼圈濃厚的眼窩上,神說:「工作完很累,趕過來……順便照顧你。」 


「妳這算哪門子的照……」嘲諷的話說到一半,marikin噤聲沒有說下去。 


原因無他,神的呼吸聲變得平緩,已然進入夢鄉。 


…… 


時值半夜,marikin抽了下嘴角,警惕性很高地盯著神平靜在睡的面孔,完全不敢休息。 


半小時過後,神如約醒來。 


「你怎麼還醒著?」 


自家病人竟然維持她閉眼前印象相同的狀態,沒有入睡,她有些不樂見的皺著眉頭。 


「還不是因為妳,快滾……」marikin揚起禮貌性的笑,回覆。 


神頗意外地笑說:「你該不會就這麼看我睡覺看了半小時,也太可愛了吧?」 


「快給我滾。」marikin再次的複述請求。 


「知道了,知道了。」 


神一溜煙的離開了病房。 


……………………………………………………………………………… 


「fsa,他在做什麼?」 


這是神第一次看到marikin很專注在做事的樣子,不忍心跑過去打擾他,問了問坐在凳子上幫他摺換洗衣物的fsakin。 


「mari醬在畫醫院的地圖喔。」 


地圖? 


神按耐不住好奇心地上去瞄了一眼,一陣驚訝後表情逐漸微妙起來。 


「marikin……你的地圖畫得很漂亮啊,但字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醜得天怒人怨?」 


合成紙上是精細無比的醫院全覽圖,但那個字……遭到詛咒似的,歪七扭八地看不出原樣。 


「……因為線是用尺畫的。」marikin無語地說著實話。 


以機密性來說,這種咒文似的字體,某種程度上也是只有marikin自己才能看懂的加密地圖了。 


「不過,確實畫得很好。」 


神微笑起來,不提字,這地圖確實畫得很好。 


一邊的marikin幾乎無視神在旁邊觀察他,全神貫注地繼續手上的工程。 


……………………………………………………………………………… 


marikin會不定時發高燒,而掌握他的身體狀況的神幾乎會第一時間就趕到他的身邊,確定他的情況。 


「好冰。」 


「fsa……?」 


房間很黑暗,marikin半睜著眼,發覺有人的手放到他的額頭上衡量溫度。 


他無法確認身旁的人是誰,幾乎是下意識的認為就是長年陪在身邊的fsakin。 


「唔……」他很輕微的呻吟了一聲。 


面對黑色剪影,marikin茫茫然地輕吐著話語,說:「對不起……跟你說謊了。」 


我無法穿越廢土,那裡不可能有什麼我們可以一同悠閒喝咖啡的地方…… 


對不起,我死去了。 


對不起,廢土另一頭甚至可能什麼都沒有…… 


我只是想要你平安。 


對不起……對不起…… 


我好想念你。 


我無法真正再見到你。 


「對不起……」 


神始終無聲的陪著身邊在囈語發燒的人,為他換上貼布,為他更換點滴。 


她有瞬間覺得marikin的身體裡除了歉意跟對友人的思念,其餘什麼都沒有,輕飄飄的。 


沒有活著的感覺,徒留冰冷的遺憾跟行將就木的氛圍。 


在他睡去後,像是怕他真的要消失了,神一直緊握著他冰冷的手,想要傳遞些溫暖給他。 


……………………………………………………………………………… 


「……我啊,如果跟marikin你生活在同一個背景下,會盡可能幫你活得比誰都開心吧?」 


marikin愣了一下,但表情馬上回歸一如往常的樣子,他拿來fsakin遞來的洋芋片,隨便嚐了幾口。 


三人皆窩在沙發上,電視機上正播放神喜歡的《不可能的任務》電影系列,排除fsakin這位探訪者,旁邊的marikin算是半被迫的陪她一同觀賞,以「治療」為名義的電影賞析。 


「……你可以當作沒聽到。」似乎自覺這話說出來有些羞窘,神將頭埋進抱枕裡,很小聲的喃唸道。 


marikin沉默了一下,頓了頓,說:「……妳與其幻想一些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還不如做些有意義的事。」 


神微微笑,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你說得也對,的確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月华

  你拜的到底是神邸  

 

  还是自己的欲望  


  “神为什么能成为神 


  不是神天生为神 


  而是人选择神为神” 


  “我若是选择祭拜一颗星


  那星就是神了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 


  “那你又算什么” 


  “我啊 


  我不过是贪婪人类的欲望 


  悲惨世界...

  你拜的到底是神邸  

 

  还是自己的欲望  

 

  “神为什么能成为神 

 

  不是神天生为神 

 

  而是人选择神为神” 

 

  “我若是选择祭拜一颗星

 

  那星就是神了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 

 

  “那你又算什么” 

 

  “我啊 

 

  我不过是贪婪人类的欲望 

 

  悲惨世界的希望 

 

  和平生活的理想罢了”

 

  

月华

一位哲人的诞生

  “有死才有生  


  有悲才有喜 


  有果才有因  


  此为轮回平衡” 


  混沌里 


  你这样说 


  “他死亡 


  他才会诞生 


  是这样吗” 


  虚妄里 


  我这样答 


  “都是一样的 


  没有谁生来就是恶魔 ...

  “有死才有生  

 

  有悲才有喜 

 

  有果才有因  

 

  此为轮回平衡” 

 

  混沌里 

 

  你这样说 

 

  “他死亡 

 

  他才会诞生 

 

  是这样吗” 

 

  虚妄里 

 

  我这样答 

 

  “都是一样的 

 

  没有谁生来就是恶魔 

 

  没有谁生来便是天使 

 

  我宁愿称这个脆弱的婴儿为先哲 

 

  也不愿将那疯疯癫癫的认作诗人” 

 

   “他们作的不是诗篇 

 

  而是人间疾苦 

 

  他们论的不是道理 

 

  而是世事无常”  

 

  月光映着两个影子

 

  我叹惋 

 

  我终究 独自徘徊

 

  

 

  

 

  

月华

一位诗人的死亡

  星星在夜幕中勾勒出航道 


  一颗明星坠落 


  你却说那仅仅是冰冷的陨石  


  花朵被燃起又吹熄


  一片红艳散落 


  你却说那只不过万千中一朵


  沙砾迷失在时代的漩涡 


  一位诗人坠落


  你却说那不过是生命的年轮  


  我叹息 


  你嗤笑 


  你不屑我伤春悲秋 ...


  星星在夜幕中勾勒出航道 

 

  一颗明星坠落 

 

  你却说那仅仅是冰冷的陨石  

 

  花朵被燃起又吹熄

 

  一片红艳散落 

 

  你却说那只不过万千中一朵

 

  沙砾迷失在时代的漩涡 

 

  一位诗人坠落

 

  你却说那不过是生命的年轮  

 

  我叹息 

 

  你嗤笑 

 

  你不屑我伤春悲秋 

 

  我疑惑你冰冷无情

 

  

皈纸

浮生尽落(神明X撒旦)

        突然发现自己不太适合发糖,最近状态不好,非常非常丧,想了又想,还是打算先写一下神和撒旦的故事,也是遥远过去的旧世纪,是除了小神明和法则以外没有存在知道的过去。


        打算一路写到新世纪,然后再写路西法和路西菲尔的过去,至于现在的,有灵感会写几个甜甜的小剧情。...


        突然发现自己不太适合发糖,最近状态不好,非常非常丧,想了又想,还是打算先写一下神和撒旦的故事,也是遥远过去的旧世纪,是除了小神明和法则以外没有存在知道的过去。

        

        打算一路写到新世纪,然后再写路西法和路西菲尔的过去,至于现在的,有灵感会写几个甜甜的小剧情。

    

        我流世界观,瞎编乱造,除了名字剩下的什么都不一样,是水仙,基督教小天使慎入!



        这个世纪疯狂,没人性,腐败,你却一直清醒,温柔,一尘不染。

  

        ——弗朗索瓦丝萨冈

  

       祂生活中一个混乱的时代。

  

       这个时代里,充满了欲望,罪孽,恶意和不堪。

  

        神魔仿佛是冷血无情的野兽,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收集信仰之力,为的,是那个最至高无上的神位。

  

        很多很多年后,新世界里的祂在半梦半醒之中,仍然会想起那段涂抹在苍穹上的血字。

  

        白天血字,曾是无数神魔一生的噩梦。

  

      『从今日起,开启创世神位之争,所有神魔必须参加,胜者,获得世界掌控权,败者,抹杀。』

  

       简单,通俗,易懂。

  

       字迹是暗红色的,拖着长长的尾巴,狰狞凶残,像是死去神灵飞溅的血液。

  

        也像是祂半生颠沛流离所落下的血泪。

  

        这是世界崩坏的开始。

  

        也是祂悲剧的开始。

  

        新的规则出现。

  

        每个神魔都有一项自己的天赋,这项天赋是可以被其他神魔掠夺的,掠夺方法很简单,杀掉对方。

  

        祂的天赋是无限复生。

  

        哪怕被神魔抹掉灵魂,祂也依旧可以复生。

  

        与这形成反比的是祂的实力,弱小到其他神魔杀死祂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原因很简单,生不逢时。

  

        神魔的力量是靠其他种族的信仰之力维持的,信徒越多的神魔力量越强大。

  

        信徒这种存在对刚刚诞生就迎来混乱大屠杀的祂来说,根本不存在。

  

        不过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大屠杀,这个世界不乏有可以探测到其他神魔存在的天赋,还有可以探寻其他神魔天赋的天赋。

  

        世界,危机四伏。

  

        神还是太弱了,所以拥有这样逆天天赋却又没有相匹配实力的祂被其他存在盯上也就理所当然了。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的,谈不上好坏,因为生不逢时所以死的稀里糊涂的神魔也不少,若不是因为祂无限复生,那么祂也会是地里的一捧黄沙。

  

        都是死亡。

  

        很多神魔都想得到祂的天赋。

  

        所以祂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死亡,大家都不是耗不起的存在,一次不行,就很多次,既然杀不死,那么就说明祂们用的方法不对。

  

         但是那也不所谓,反正抹杀一只蝼蚁于神魔而言不过是眨眨眼的事,便是这般轻蔑。

  

        现实不是剧本,没有那么多绝地反击,现实不是小说,没有那么多老爷爷等着你去领。

  

        没有信徒,没有根基,没有实力,这三点,就足以把神打入万丈深渊,永世不得抬头。

  

         第十万八千三百七十四次死亡的神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弱小,可同样,一个月死几百次的祂也清楚的知道,在这个世界,祂根本没有提高自己实力的时间。

  

         被动挨打,被动死亡。

  

         被动到如果在战场上,甚至没有神魔能够注意到祂,上位者轻轻挥挥衣袖,就会造成祂的死亡。

  

         弱小是原罪,所以祂根本不该活着。

  

         神清醒又绝望的意识到这一点。

  

         可祂又不甘心就这么死去,不甘心世间将会毫无自己的痕迹。

  

         很多年后,法则提起神成为世界主宰这件事,只是简单将其不愿死去的原因总结为,每个神明天生的傲慢与偏执。

  

         神只是笑,祂想,并不是,祂只是舍不得这个世界,哪怕祂知道这个世界无可救药,可总有那么一瞬间,神拿着仅剩的一只破碎的眼球看着蔚蓝的天空,会想,这个世界怎么会这么美好,天空美好,空气清新,躲着深山老林的祂想,如果空气中没有淡淡的血腥味就更好了。

 

      如果太阳能在暖和一些就好了,呼吸微弱濒临死亡的神这样想到。

  

         因着那一点点对世间的眷恋,让经历过凌迟,碎骨,剥皮等很多惨无人道刑罚的祂苟延残喘到第三世纪的到来。

  

          第三世纪,在小说里被称为终结篇,战争达到白热化阶段,如果一开始众神魔还会结盟抗战,那么这个被法则形象地称为末日进行时的时代到来时,所有神魔都杀红了眼。

  

          末日进行时,如果一开始神的存在对其他神魔来说还是可有可无,想起来就捏死,想不起来就看对方像个傻子一样四处躲躲藏藏的话,那么现在,在死了无数神魔,在所有弱小的,愚蠢的存在死亡后,留下的那些疲惫不堪,站在世界巅峰的神魔们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神的天赋。

  

          无限复生。

  

          只有一位神明能活到新世纪的到来。

  

          只有一位神明能成为新世纪的主宰。

  

          祂们不希望看到自己争夺了无数年的位置被一个拥有无限复生的蝼蚁夺走,哪怕这个可能微乎及微。

  

          所以神魔联合起来向法则抗议,神魔们要求法则公布夺走那只蝼蚁天赋都方法。

  

          对于神魔这个小小的要求,法则当然是无所谓的答应了。

  

          其实夺走神的天赋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只要让祂彻底崩溃,变成疯子。

  

          天赋会留在一个弱小悲惨的神身上,但是不会留在一个疯子身上。

  

          只是没有神魔会想到这一点。

  

         “如果让那只蝼蚁自愿放弃天赋是否可以夺走祂的天赋?”

  

        『不可以』法则道:『十年后,我会在新世纪恭迎创世神的到来。』

  

         末日终结的时间确定后。

  

         更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但首先,神魔们要去找找那位马上会变成疯子的蝼蚁。

  

         追杀开始,小蝼蚁,你最好躲远一点。

  

美廊

《DEITY》一图——10

作者:美廊
T,神作为一个概念,只是一个对象化的知识点;真正应当挖掘的,是人的主体性。 U,除了概念之外,神也是一种话语,也是非主体的;或者,真的要追溯人的主体。 V,是的,回到人自身中来,从自己的意识、灵魂……

一图,10,想起了一个现象,就是难看见阿飘的,灵魂测量之后发现,是意象叠加。

一表,I,象是一个皮影戏的屏幕,和柏拉图的洞穴中一样,是一个狭隘视角的印象。

入I门,当一切象被过滤,或者到达无人之境时,如金刚经所说,梦幻泡影都会消失。

贡火入平渊

01【唤山神】

他是一个古老的山神。

不过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名为时间的神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都答不上具体多久以前。

反正那时,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神仙。


他踽踽独行于这世间,看尽了山河沧桑,眼中的日月更迭,只是时间变化的信号。


一开始,他不能出他的山。他拥有的,大抵不过是一方小小的天地。倒也足够了。


人们没来头地祈福,许愿:

“愿雨水充沛,愿谷粮满仓。”


他就从管理山林的小神仙变成了守护神。


沾了烟火气,也终于能够出了他的山林。


人类见此,虔诚跪拜:


“山神大人”。


外面一切对他来说充满着新鲜,又如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深谙此道,他的情绪总是最大程度地内敛:...

他是一个古老的山神。

不过很久很久以前。久到名为时间的神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都答不上具体多久以前。

反正那时,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神仙。


他踽踽独行于这世间,看尽了山河沧桑,眼中的日月更迭,只是时间变化的信号。


一开始,他不能出他的山。他拥有的,大抵不过是一方小小的天地。倒也足够了。


人们没来头地祈福,许愿:

“愿雨水充沛,愿谷粮满仓。”


他就从管理山林的小神仙变成了守护神。


沾了烟火气,也终于能够出了他的山林。


人类见此,虔诚跪拜:


“山神大人”。


外面一切对他来说充满着新鲜,又如昙花一现般转瞬即逝。深谙此道,他的情绪总是最大程度地内敛:无所谓永恒,时间总会带走一切。


包括他好奇的,人类口中的“爱”。


就算如此,善良的山神大人依旧不习惯别离。


他会努力去找治疗老枯树的方子,他会接住快要被摔下悬崖的小狗,他会拾起秋季过后的落叶,将他们送入山中的清池,他也会帮助那些闯入山林迷路的孩子们,还有上山伐柴遇到大雨天的农户……


以前他负责维系山林生灵繁衍,如今这一方土地,万物存亡也落在了他的肩上。


最重的,是去忍受俗世中的一些别离。但人类的时间对他来说,太短暂了,人类的痛苦别离,太频繁。


时间夺走了他周遭的一切,独独留下了他去忍受所有离别的苦痛。虽然他早已了然于心。离别即是痛,经历万千次,也无法适应。不管怎样地努力,分别的结局都被时间撰写已毕。每次燃烧自我似的努力,都会走向同样的覆灭。


被迫习惯和主动接受,结局都一样。


后来,山林毁了。


还好他有他的子民。


不过也快了……


“山神大人,愿……”

“山神大人……”

“山神大人……”

……


人类毫不知情,每日加重的,只有口中名为祈愿的欲望。


时间来了。


善良的山神啊,和时间做了交易,让自己代替了人类被带走。


“山神大人?”


“山神大人?”


“山神。”


“山神!”


“妖魔!”




没人记得,山神唤为……

美廊

《DEITY》一图——9

作者:美廊
T,是一个结构化的图式,有点象数数,就是写“正”的那一种,已经从1数到2了。 U,开始是一个空谷中的悬索,然后就成了一个吊死鬼的舌头;在思考意象操作的事。 V,想起了灵魂测量的一种感觉,就是拉开了……

这一篇,换一种特别的方式,直接考察神的存在。考察,可能不是很恰当,但如果从自己的灵魂,或者精神考察,似乎是可以的。照例,还是先灵魂环,后自对话。

一图,9,是花的感觉,好象那一种感觉就等在那里,只要一定位9,花就会盛开的。

一表,I,有一种隔离感,但又有一种完全的链接感;因为看似的相反,本是一体的。

现象

世界末日

世界末日

好人渴望世上没有坏人,坏人企图消灭所有好人,夜以继日,乐此不疲,于是,神让他们都梦想成真,世界末日就此降临,不懂的宽容的人是寂寞的,除了他,一切都没有意义,没有意义的世界就是世界末日。


The good guys yearn for no bad guys in the world, and the bad guys try to destroy all the good guys, day and night, so God makes their dreams come true,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comes, and the tolerant...

世界末日

好人渴望世上没有坏人,坏人企图消灭所有好人,夜以继日,乐此不疲,于是,神让他们都梦想成真,世界末日就此降临,不懂的宽容的人是寂寞的,除了他,一切都没有意义,没有意义的世界就是世界末日。


The good guys yearn for no bad guys in the world, and the bad guys try to destroy all the good guys, day and night, so God makes their dreams come true, and the end of the world comes, and the tolerant people who don't understand are lonely, except him, everything is meaningless, and the meaningless world is the end of the world.


선한 사람은 세상에 나쁜 사람이 없기를 갈망하고, 나쁜 사람들은 선한 사람을 모두 없애려고 하며, 밤낮으로 즐거워하기 때문에, 하나님께서는 그들 모두의 꿈을 이루게 하십니다. 세상의 종말이 닥치고, 너그러운마음이 없는 사람은 섭섭합니다. 그분 외에는 모든 것이 의미가 없고, 의미 없는 세상이 세상의 종말입니다.

美廊
美廊

《DEITY》一图——7

作者:美廊
F,头发的感觉,飘逸着;是一种生命感,是对未来的一个观照,也是情丝的映照。 G,心心相印的感觉,不是从I起始C循环;而是一种反向的,倒流的,心流之感。 H,感觉要合体的感觉,主体间境已经不存在了;……

这一篇,要考察一下主体间境,尤其男女性别之间的那一种注定的情感距离。还是要从灵魂环的洗礼开始,然后再进行一图一表的自对话。

一图,7,是一个现实敏感的位置,和情感或家有关;是外表强大,内心柔软的感觉。

一表,I,情感会被疏离,但不是出家,而是一种死亡;但对灵魂而言,是精神回归。

美廊

《DEITY》一图——6

作者:美廊
R,怎么会想到,魔鬼都在细节里;代主体的说法,可能是一个指标,需要上下兼容。 S,还是一个触发机制吧;一个人的心魔,也是因为某种条件反射激发的,具体测量。 T,是的,一定是要具体分析的;灵魂测量,……

这一篇,暂时还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主题,在经历灵魂环的洗礼后,看有什么启示?

一图,6,是一个司南的感觉,在四方神兽的位置间游走,青龙,白虎,玄武,朱雀。

一表,I,走神了,一直在分辨东西南北,地上的和天上的可能正好是反方向的对照。

入I门,好象神兽也被清空了,隐约着四方佛的印迹,但也会被清空,只有满天星辰。

美廊

《DEITY》一图——5

作者:美廊
F,象是一个瑜伽的姿态,单腿直立,双手合一而上,神就会在自己的内心中安住。 G,象是一个摇篮,和妈妈的子宫一样,温暖而和谐;仿佛沐浴在神的荣光中祥和。 H,有一次的携手,是执子之手,也是执自己之手……

有点低谷的感觉,自以为的并不能完全对照。包括情感在内,都因为人的观念,和有意识的局限,出现了问题。心神不宁,或者可以作为这一篇的主题。以下,还是经由灵魂环的洗礼,再展开关于心神的自对话。

一图,5,是一个有点闭塞的状态,当然是因为想有现实,而不是桃花源的回顾自然。

一表,I,一旦回到自我意识,就可以入定了;情感不是问题,心神也瞬间安宁祥和。

美廊

《DEITY》一图——4

作者:美廊
AA,物质和意识的二元分离,可能就是一种纯粹的观念;不是生命分离,只是观念。 AB,有一种张力的感觉,当意识和物质二元分离时,会产生张力,让生命更具活力。 AO,和濒死经验是一致的,意识越纯粹,一……

这一篇,跨一下死生边界,看会发现什么?还是要经历灵魂环的洗礼,可以更纯粹的意识,看见什么?

一图,4,是一个冒险的位置,类似于徒手攀岩的极限运动,稍有不慎会挂掉。

一表,I,是一个生死的界限,有一句话叫“生死本是一体”,对于灵魂来说是这样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