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圣/罗/马

521浏览    36参与
清肆言
依旧是速摸依旧是不会指绘依旧是...

依旧是速摸
依旧是不会指绘
依旧是为了占tag✓

依旧是速摸
依旧是不会指绘
依旧是为了占tag✓

鹊华
听说神/罗灭亡前藏在普爷家,普...

听说神/罗灭亡前藏在普爷家,普爷有给他讲故事来着。后来看到本家漫画发现不是我想的这样??〒▽〒这张图越画到后面我越嫌弃orz

这是我逐渐自闭的过程

听说神/罗灭亡前藏在普爷家,普爷有给他讲故事来着。后来看到本家漫画发现不是我想的这样??〒▽〒这张图越画到后面我越嫌弃orz

这是我逐渐自闭的过程

甜糍粑
“我从公园前九百年就开始喜欢你...

“我从公园前九百年就开始喜欢你了。”

“我从公园前九百年就开始喜欢你了。”

幽灵林
今天上课摸的神/圣/罗/马我超...

今天上课摸的神/圣/罗/马
我超爱他!!!

今天上课摸的神/圣/罗/马
我超爱他!!!

宫衍
段考考前的极限摸鱼背景不会画...

段考考前的极限摸鱼
背景不会画 我好菜啊
新鲜罗马他真好噫呜呜呜呜呜呜噫

段考考前的极限摸鱼
背景不会画 我好菜啊
新鲜罗马他真好噫呜呜呜呜呜呜噫

不想上学

又来交党费了,不要忘记我!!!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又来交党费了,不要忘记我!!!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啊。”

半边恶寒
神罗他什么时候回来?他或许明天...

神罗
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或许明天回来
他或许永远都不会来
(突然边城23333)

神罗
他什么时候回来?
他或许明天回来
他或许永远都不会来
(突然边城23333)

希泽玥

第一次用老福特(・ิϖ・ิ)
拍个在学校摸的神/罗,我虐我自己。
刀子真好吃。

第一次用老福特(・ิϖ・ิ)
拍个在学校摸的神/罗,我虐我自己。
刀子真好吃。

喵小妖

双生凋零

  神/圣/罗/马在高台上看望他的土地。那时路德维希还在养病。他年幼的时候相比神/圣/罗/马弱太多了,也只能闭门不出。一旦被认成神圣罗马,他就会有生命危险。毕竟那个年代刺杀无处不在,他那孱弱的身体,走不了几步路就会跌倒,更别提抵御什么刺杀了。

  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神/圣/罗/马有一个孪生的弟弟。

  基尔伯特除外。

  他第一次见到路德维希,路德维希坐在轮椅上,蓝色的眼睛看着窗外的雪。只是,雪和他之间隔了一层玻璃。

  他对这个神/圣/罗/马的双生弟弟格外感兴趣,甚至不要封地也要带路德维希走。后来双方协商,允许基尔伯特看望路德维希,但是对他的存在...

  神/圣/罗/马在高台上看望他的土地。那时路德维希还在养病。他年幼的时候相比神/圣/罗/马弱太多了,也只能闭门不出。一旦被认成神圣罗马,他就会有生命危险。毕竟那个年代刺杀无处不在,他那孱弱的身体,走不了几步路就会跌倒,更别提抵御什么刺杀了。

  所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神/圣/罗/马有一个孪生的弟弟。

  基尔伯特除外。

  他第一次见到路德维希,路德维希坐在轮椅上,蓝色的眼睛看着窗外的雪。只是,雪和他之间隔了一层玻璃。

  他对这个神/圣/罗/马的双生弟弟格外感兴趣,甚至不要封地也要带路德维希走。后来双方协商,允许基尔伯特看望路德维希,但是对他的存在要保密。

  这一方面在保护路德维希,另一方面,是为了巩固神/圣/罗/马的统治。没有人愿意分享王权,王冠是不可能一分为二的。

  从那之后,路德维希就有了一个神经兮兮的哥哥。但是每次基尔伯特只能偷偷来地下的宫殿看望路德维希。神/圣/罗/马告诉路德维希,基尔伯特是他的哥哥。

  只是他的而已。这无异于告诉路德维希,神/圣/罗/马与他不一样。

  幸好,他还有基尔伯特,路德维希想。所以他只是安心的养病,在那个“哥哥”的带领下强健体魄。基尔伯特好动,常常就带着路德维希在宫殿里到处跑,训练他的各部分肌肉。渐渐的他越来越强壮,不会再因为小病丧命了。

  与之相反的,神/圣/罗/马的身体却衰弱了。

  他手底下的诸侯们相继独立,他也无力抗衡来自附近的攻击了。他只能坐在一个空空如也的大厅,一个不存在的王座上。

  最终,基尔伯特带着路德维希离开了神/圣/罗/马。

  后来,神/圣/罗/马的王冠也被弗朗西斯拿走。他什么也没有了,还没有长大,就消失了。而他喜欢的费里西安诺,再也看不见他了吧。他会不会哭呢,也许吧。

  他消失前找来了路德维希,基尔伯特就在旁边。他表面上非常轻松,还哼着歌,手里的枪却是被紧紧握住。他不允许那个“弟弟”被神/圣/罗/马带走。而且他有了自己的封地,不会消失。

  如果神/圣/罗/马消失了,他会很开心路德维希记忆里只有他一个哥哥了吧……

  这就是双生子,作为国/家的双生子。

  神/圣/罗/马告诉路德维希,好好照顾费里西安诺。虽然,他的话很快消失了,成为了路德维希记忆深处的潜意识。

  神/圣/罗/马消失了。

  基尔伯特带着路德维希在炮火里统一了德/意/志,建立了德/意/志/帝/国。

  这个叫路德维希的男孩,继承了这个国家。他的哥哥基尔伯特心甘情愿的成为了臣子。

  哪怕,黑鹰旗变成了三色旗,他的存在被路德维希的存在取代。

   那个不是他弟弟的弟弟,却有了一个比哥哥还亲的哥哥。

  基尔伯特恐怕是唯一一个愿意分享王冠的人吧。他分享了几乎他的一切。

  看着弟弟发动战争,输的一无所有。他只是摸摸他的头,为他擦去血迹。一道强降下,分开了他们。

  他在每个暖春,炎夏,凉秋,寒冬不停等待着。等待着墙对面那个金色头发,莱茵河水一样蓝眼睛的男人。他已经足够强大了。

  想到这里,他笑了。

  1990.10.3惩罚他们的墙消失了。无数人拥抱在一起,包括他们。他们拥抱着,谁也没说话。泪水从他们的眼睛滑落,打湿了破败的军装。那是分离41年后的重聚。

  床边,基尔伯特轻轻为已经熟睡的路德维希盖上被子。

  “威斯特,晚安。”

  “我亲爱的弟弟,晚安。”梦里的人说。

                                                                             喵小妖

 


琉Ryuh
看到【普爷其实可以说是初恋组养...

看到【普爷其实可以说是初恋组养大的】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脑洞……
有神/普/伊三人出现,于是三人的相关tag都打了……

看到【普爷其实可以说是初恋组养大的】于是就有了这样的脑洞……
有神/普/伊三人出现,于是三人的相关tag都打了……

名为澪的咸鱼
神罗诞!!!一个非常不走心的末...

神罗诞!!!
一个非常不走心的末班车。
_(:_」∠)_

神罗诞!!!
一个非常不走心的末班车。
_(:_」∠)_

不想上学

其实是旧图重绘
重绘了多年来我唯一一张初恋糖
很喜欢神罗紧张到脸红身体僵直的样子哈哈哈///////////
命题:神罗的春天

其实是旧图重绘
重绘了多年来我唯一一张初恋糖
很喜欢神罗紧张到脸红身体僵直的样子哈哈哈///////////
命题:神罗的春天

专注于削铅笔的咸鱼面x

梦幻曲

#梦幻曲#
#假装这是一篇有逼格的文然并卵#


《童年情景·梦幻》,德国音乐家舒曼作曲。它叙述着儿时的美好梦境、理想世界的温暖宁静,表达了对已逝去美好梦幻的深切怀恋与对未来的永恒希冀。

眼前弥漫着纯白的雾气,耳边传来了鸟雀的歌声,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花草香气。在这样温暖明亮的空间里,响起了令人怀念的话音。——“喂、喂,费里,我再认真问你一遍......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雾气消散了。有着天空色瞳眸的男孩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望向这边,金色发丝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美丽的光辉。
“...不愿意吗。没关系,我会一个人好好努力的。等我变强以后......”以害羞的表情,男孩子移开了视线,脸颊...

#梦幻曲#
#假装这是一篇有逼格的文然并卵#


《童年情景·梦幻》,德国音乐家舒曼作曲。它叙述着儿时的美好梦境、理想世界的温暖宁静,表达了对已逝去美好梦幻的深切怀恋与对未来的永恒希冀。

眼前弥漫着纯白的雾气,耳边传来了鸟雀的歌声,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花草香气。在这样温暖明亮的空间里,响起了令人怀念的话音。——“喂、喂,费里,我再认真问你一遍......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雾气消散了。有着天空色瞳眸的男孩子,仿佛在期待着什么似的望向这边,金色发丝在阳光照耀下闪烁着美丽的光辉。
“...不愿意吗。没关系,我会一个人好好努力的。等我变强以后......”以害羞的表情,男孩子移开了视线,脸颊一片赧红。“在那之后,费里,当我的新娘吧。”
几乎听不见的,微弱的声音。澄澈无垢的碧蓝眼眸,带着几许紧张与期望,笔直地朝这边投注视线,即使连耳根都染满了绯色,也坚定地等待着答复。然而与坚定的目光相反,男孩子的身姿开始模糊。
拼命地向着那逐渐消失的身影伸出手去,然而尽管近在咫尺,却无论如何伸手也无法构及。泪水抑制不住地夺眶而出哽咽着呼唤他的名字,却连声音也无法发出——


不要走。
求求你不要走。


“!!”费里西安诺猛地从睡袋里坐起身,在环视了一圈微暗的帐篷内后,叹息着用右手扶住额头。是个梦......呢。额头渗出的薄汗濡湿了掌心,军服也出于同样的原因粘在了背上。由于讨厌脊背上湿凉的触感,他爬起身整理了下衣服。借着帐篷缝隙间漏进的微光,费里西安诺将视线投向自己的军用背包。——那里面,是分离时那孩子送给自己的画。
“绝对不许看喔!在我......离开之前。”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将用布包裹的木板递给自己,尚且稚嫩的脸上带着有如在主张“看了的话我就要生气了”的别扭表情,嘴唇紧紧抿成一线。自己按照他所说的,回家之后才剥下白布,里面是一块小画板,上面钉着画有自己睡脸的画布。费里西安诺相当清楚他有多不擅长绘画,然而画中的自己的形象却如此真实。他到底经过了多少的练习呢。画中满溢的安宁与祥和,又是他怀着怎样的情感描绘出的呢。
在与他分别之后,费里西安诺一边珍视着那幅画,一边等待着他归来。在得知那个孩子已经再也回不来了之后,他更是将画当作宝物,走到哪里都会带着。这回来北非作战也不例外。
“你一定是,现在也一直在守望着我的吧。”垂下眼帘,费里西安诺浅笑着轻声自语,“我感觉到了呢,‘你一直在我身边’这件事。”没错,我们从未分离,因为一直都陪伴在彼此身边嘛。

从帐篷外传来了逐渐接近的有力足音。迅速调整了情绪,费里西安诺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欢快笑容望向门口。“喂,起床了,费里......”掀开门帘踏步进来的路德维希看到帐篷内的光景,不由得以稍微惊讶的表情截断了要说的话。“早上好路德——”大幅度地挥舞着手臂,费里西安诺向好友出声招呼。路德维希的脸上很快恢复了往日的严肃,对于费里西安诺的问安也只是点点头。“嗯。正好集合的时间到了,快点走吧。”
在看见那天空色瞳眸的瞬间,面前的男子形象与记忆中的男孩影像发生了重合。同样湛蓝的眼睛,同样灿烂的金发。虽然知道这样对自己这位最好的朋友有点失礼,但看着他的脸,费里西安诺偶尔会不自觉地想到那个孩子。
“喂,费里西安诺!给我听着点!”肩膀突然被强力摇晃起来,费里西安诺才回过神。“好~我知道啦~”以欢快的声线回应着,费里西安诺拉着路德维希强壮的手腕向外走去。对于“你给我认真回答!”的咆哮,也只是用一句“Ve~”敷衍过去。
帐篷外是无限延展的荒凉地平线,以及北非独有的眩目阳光。没错呦,现在我的身边有值得托付的重要朋友,所以放心吧。费里西安诺眯细眼睛以适应强光,转头望向身边路德维希的脸庞,那整齐的头发在苍白阳光的照耀下,如金砂般闪耀着。

许南澈
费里西安诺手里捧着一束雏菊,来...

费里西安诺手里捧着一束雏菊,来到了墓园里。
在一座墓碑前,他止住了步子。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雏菊花,微微扬起嘴角“你这个骗子今年还是没有回来。”语气平静,而他的泪水最终还是湿了两颊。
他仍然笑着,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站在微风中任眼泪在滑落的同时被慢慢风干。
弯下腰,他把手里的雏菊轻轻的放在了碑前,生怕惊醒了黄土之下的那个睡得正甘甜的人。
“ve,新年快乐哦。”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柔情似水。

碑上刻着的:神.圣.罗.马帝国。

#小学生文笔
#拒绝撕逼
#图侵删

费里西安诺手里捧着一束雏菊,来到了墓园里。
在一座墓碑前,他止住了步子。低下头,看着手里的雏菊花,微微扬起嘴角“你这个骗子今年还是没有回来。”语气平静,而他的泪水最终还是湿了两颊。
他仍然笑着,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站在微风中任眼泪在滑落的同时被慢慢风干。
弯下腰,他把手里的雏菊轻轻的放在了碑前,生怕惊醒了黄土之下的那个睡得正甘甜的人。
“ve,新年快乐哦。”他的声音是那样的柔情似水。

碑上刻着的:神.圣.罗.马帝国。

#小学生文笔
#拒绝撕逼
#图侵删

许南澈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青梅枯萎,竹马老去,从此我爱的人都像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