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仙

8637浏览    711参与
爱胖球的小藏獒【中考封箱】

    终于收到了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那就夸一夸尹哥吧@尹志平不是个好东西(长期接稿) 

尹哥真是绝了,文笔棒呆,龄龙圈的扛把子!尹哥笔下的楠楠真的太娇了,太会了,九龄超A,也超懂心机boy王大楠,俩人的互动超级甜,都太会了!由此可见尹哥的厉害👍,太可以了!


    我爱尹哥!


    终于收到了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那就夸一夸尹哥吧@尹志平不是个好东西(长期接稿) 

尹哥真是绝了,文笔棒呆,龄龙圈的扛把子!尹哥笔下的楠楠真的太娇了,太会了,九龄超A,也超懂心机boy王大楠,俩人的互动超级甜,都太会了!由此可见尹哥的厉害👍,太可以了!


    我爱尹哥!


  



爻汈

都是用过的神仙!!!giao俺是混迹在韩娱和耽美之间的女人,哈哈哈

都是用过的神仙!!!giao俺是混迹在韩娱和耽美之间的女人,哈哈哈

绵羊老师

【原创/神仙/短篇】做神仙好难

番外 龙凤


完结撒花~

爱你们哟❤️❤️❤️

【原创/神仙/短篇】做神仙好难

番外 龙凤


完结撒花~

爱你们哟❤️❤️❤️

绵羊老师

【原创/神仙/短篇】做神仙好难


第11和12章


come on!我想要小心心❤️,心心不要钱的但是我很喜欢😭

【原创/神仙/短篇】做神仙好难


第11和12章


come on!我想要小心心❤️,心心不要钱的但是我很喜欢😭

绵羊老师

【原创/神仙/短篇】做神仙好难

第2~10章


不想一章一章放了,累死我了

第一章在合集


喜欢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吧,爱你们哟~


【原创/神仙/短篇】做神仙好难

第2~10章


不想一章一章放了,累死我了

第一章在合集


喜欢请给我一个小心心❤️吧,爱你们哟~


绵羊老师

【原创/神仙/甜宠文】做神仙好难


FW和米都发了,这边也放一下

第一章(2p)

如果喜欢请给我一颗小心心❤️

爱你们哟~


【原创/神仙/甜宠文】做神仙好难



FW和米都发了,这边也放一下

第一章(2p)

如果喜欢请给我一颗小心心❤️

爱你们哟~



岩桂

第一章(2)我何能呢?

   “唉,不背了,不背了,就这样吧,我要去床上躺着,睡觉!”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不曾想,旁边的阿纱对我的话大为吃惊,她说道:“你刚刚不是才醒吗?”“对啊,怎么了?”我回答道,“你不觉得你睡觉的时间略长吗?”阿纱问到。

      说实在的,我从来都没有仔细的注意过我的睡眠问题,她这么一问,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但细细想来,我仿佛生来便如此,以前在人间时,一天有二十四的小时,不上课,我便要睡十二个小时,还不包括午休,如果要上学,我也要睡足十个小时,要不然当天我整个脸都是灰的,看起来气色十分不好,脾...

   “唉,不背了,不背了,就这样吧,我要去床上躺着,睡觉!”我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不曾想,旁边的阿纱对我的话大为吃惊,她说道:“你刚刚不是才醒吗?”“对啊,怎么了?”我回答道,“你不觉得你睡觉的时间略长吗?”阿纱问到。

      说实在的,我从来都没有仔细的注意过我的睡眠问题,她这么一问,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但细细想来,我仿佛生来便如此,以前在人间时,一天有二十四的小时,不上课,我便要睡十二个小时,还不包括午休,如果要上学,我也要睡足十个小时,要不然当天我整个脸都是灰的,看起来气色十分不好,脾气也比较暴躁。

      这么细细想来,我仿佛的确挺爱睡觉的。

      “嗯……可能吧,唉,不说了,我要去睡觉了,要不然下午没精神背书。”

      

      “我做梦也没想到,第一次在外面睡觉不在什么别的地方而是在黄泉的府邸里,而且往后不知道多少万年或者是几亿年我都得生活在这,度过我的漫漫余生。”

     我调好闹钟,躺在床上,床板硬硬的,可能由于黄泉的温度较低,也可能由于我现在是不明生物,体温较低,好久了,被子还都冰冰的。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潮湿的新木头的味道,我房中还种有一株我自己带来的百合花,这两种味道相撞,竟然意外的好闻,舒心。

     “也不知道父母怎样了,他们最近身体是否康健……猫也不知道怎样了……唉……”,身在异乡异土,思绪万千,我在床上翻了好几次身,明明很困,却始终睡不着,知道闹铃响了,我还是没睡着,我强行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换好衣服,赶往冥司。

     一出来,阿纱便不知怎的,吓了一跳:“你的脸灰黄灰黄的,有些吓人。”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笑了笑,说道:“那可不嘛,没睡好啊。”“那你要不再歇会儿?”我想了想,感觉就算自己再在床上躺会儿,不仅睡不着,怕是脸色会比现在更难看,而且,我想早点把手册背完,再收一收思绪,洗个澡,追个番,再安安心心的睡一觉,便推辞道:“不必了,走吧。”

      从黄泉到冥司,坐小舟过去,左不过才十几二十分钟,不算太远,到了那里,我便大开眼界。

       走进冥司,只见那里的座位上坐了一排的人。他们有的断了一只手,有的瘸了一条腿,有的身上伤痕累累,看起来像是被狗撕了几块肉下来。

     他们坐在那,等着被冥司人员叫号,判定生前善恶,分配到不同的地方。恶人直接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善人将奔赴天城,去过仙人的日子,其余的人都将要在明天到奈何桥处,由我来分配投胎家庭,给他们看自己下一世的剧本,再喝下孟婆汤,奔赴投胎大道,等到七七四十九日后,降生于新家庭,开启新的人生。

        看着他们,我的心里感慨万千,这些就是明天我要招待的人,而我也将要决定他们的一生,我何能呢?

         

         

岩桂

范某人到了黄泉后的摸鱼日常(1)

我到了,黄泉。

这里风景很好,只是些许昏暗,有山有水,我站在桥上,桥底下有一片红色的曼珠沙华,我正在排队,赶着投胎,希望下辈子不要再那么苦了。

今天预约来投胎的鬼并不多,所以排队的时间不算太长。

可正当我快要轮到我时,前厅里传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孟婆出逃了。好嘛,这下可玩完了,排的队不仅推翻了,而且因为时间紧迫,需要从我这一行的女性中间选出一个合适的孟婆人选,即刻上位,原因是黄泉之路不可一日无汤。其实,做孟婆挺好的,不仅薪水高,而且孟婆可以在天庭、冥司、黄泉、人间任意穿梭,不必出示通行证,为了补偿不能投胎,得万万年守在这里的孤独,且可能住医院的风险,孟婆的日常开销由冥司报销,可也有不...

我到了,黄泉。

这里风景很好,只是些许昏暗,有山有水,我站在桥上,桥底下有一片红色的曼珠沙华,我正在排队,赶着投胎,希望下辈子不要再那么苦了。

今天预约来投胎的鬼并不多,所以排队的时间不算太长。

可正当我快要轮到我时,前厅里传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孟婆出逃了。好嘛,这下可玩完了,排的队不仅推翻了,而且因为时间紧迫,需要从我这一行的女性中间选出一个合适的孟婆人选,即刻上位,原因是黄泉之路不可一日无汤。其实,做孟婆挺好的,不仅薪水高,而且孟婆可以在天庭、冥司、黄泉、人间任意穿梭,不必出示通行证,为了补偿不能投胎,得万万年守在这里的孤独,且可能住医院的风险,孟婆的日常开销由冥司报销,可也有不足之处,一旦成为了孟婆,则不可谈恋爱或者是结婚,否则会灰飞烟灭的,亦不可穿浅色的衣服,每天都得五点起床熬汤,如果遇到不愿服从投胎分配且身强力壮之人,就很有可能住进医院,不过这种情况占少数,不提也罢。这么想想,福利其实蛮丰厚的,但是!

     很不幸的是,我被选中了。

      “算了,算了,反正前世是单相思,就算有后世之约,投了胎也难逃不过造化弄人,罢了,当就当吧,反正我在这里应该也遇不到比他更好的人了。”我草草的在黄泉官职与鬼身自由协议书摁印签名,由于历届孟婆都得姓孟,自然而然的,我的名字也就从“范兰畔”,改成了“孟兰畔”。

      今天是我到黄泉的第一天,今天还没有正式上任,只是预备,在今天,我得把“黄泉规则手册—孟婆须知”这本小册子背完。虽然我范某人生前记忆力很好,但就是无理由的极其讨厌背书,以前上学的时候可没少因为背书紧张而被视为不会罚抄课文,没想到,现在,我竟然还是要背书的,等到今天日落时分,就有从冥司专门的人来检查背书。“啊啊啊,这是什么破玩意儿啊!还要检查,检你个大头鬼的查!”我哀嚎道,痛苦十分。我拿起手机,准备把在这里的社交账号弄一下,顺便上班摸鱼,在网上冲一下浪。不得不说,黄泉的网速可比人间,冥司的要快得多,网页“咻”的一下就加载出来的,令人身心愉悦。

       “你干嘛呢你~”一个身影从我身边飘过,声音还幽幽的,着实把我吓了一激灵。“我的妈呀!你没长脚吗?直接飘过去的。”此话一出,我便觉得自己蠢极了。

       废话!人家阿飘当然是没有脚的啊!

       她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好,我是你的小助理,可以叫我阿纱!”她眼睛一亮,一惊一乍的。

       阿纱,今年十六岁,是黄泉生人,如果换算成人间时间来算,今年才八岁。身高不高,换算成人间算法,应该才155左右。当然,我也不高,160左右。我们两个年龄相当,我今年二十一,人间时间是1999年1月生人,但是,在此之前,我被叫阿姨了,我很不爽。

       “哎,我问问你,我刚刚在规则手册上看到说黄泉会有白色的曼珠沙华,是真的吗?”我问到。“是啊。”阿纱回答道,“不过白色的花比较少见,一般是犯了滔天大罪的神仙被贬而成的,他们被贬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修炼成曼珠沙华精。还有一种,便是被路过的,即将要投胎的鬼魂摘下,而有幸摘下它的鬼魂也会因此,下辈子幸运一些。” 

       “哦,原来如此。”

梨子秋秋

神仙趣像——中国民间神谱插画设计

之奇能类

张三丰、赤松子、猫蛊神、律令、万回哥哥、张蓬头、睡仙陈抟、张三丰


详情(图9至站酷

神仙趣像——中国民间神谱插画设计

之奇能类

张三丰、赤松子、猫蛊神、律令、万回哥哥、张蓬头、睡仙陈抟、张三丰


详情(图9至站酷

梨子秋秋

神仙趣像——中国民间神谱插画设计

之反派类

鬼子母、谷神、毛鬼神、哭神韩娥、水母娘娘、掠刷神、瘟神吕岳、穷神


详情(图9至站酷

神仙趣像——中国民间神谱插画设计

之反派类

鬼子母、谷神、毛鬼神、哭神韩娥、水母娘娘、掠刷神、瘟神吕岳、穷神


详情(图9至站酷

沈时。

梦醒时分。

大概是一发完。

#OOC高能预警。

#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

————————

“花开了,我就画花;

花谢了,我就画我自己;

你来了,我当然画你;

你走了,我就画一画回忆。”

                ————香蜜沉沉烬如霜

———————————

距凤凰魂飞魄散已过去大半年了。

我却无时无刻不在钻心之痛中度过,却道是还未习惯。

“觅儿,旭凤已逝去多年,你大可不必如此伤心。”

小鱼仙倌最近却是越来越...

大概是一发完。

#OOC高能预警。

#圈地自萌。

#小学生文笔。

————————

“花开了,我就画花;

花谢了,我就画我自己;

你来了,我当然画你;

你走了,我就画一画回忆。”

                ————香蜜沉沉烬如霜

———————————

距凤凰魂飞魄散已过去大半年了。

我却无时无刻不在钻心之痛中度过,却道是还未习惯。

“觅儿,旭凤已逝去多年,你大可不必如此伤心。”

小鱼仙倌最近却是越来越唠叨了,无时无刻不在我耳旁边提醒:

“旭凤死了”

是了,他死了。

被我亲手杀死的。

他杀了我爹爹,我杀了他,命换命,不很公平?

可我的心却越来越痛。

“觅儿?”

我回过神来,发现小鱼仙倌已坐在我身旁。

“小鱼仙倌……”

我晃了晃神。

“来,把药喝了罢。”

我伸手拿起药汤,喝了一口。

甚苦。

我微微皱了皱眉。

“可是苦了?”

他瞧见我脸色变化,便立刻拿出一颗糖。

“吃颗糖罢?”

我接过糖,放入嘴中。

………

“这药甚苦,甚苦。”

“那便吃些葡萄干吧!这些葡萄干味道正好,甘甜可口。”

“你为何爱吃葡萄干?你真身本不就是葡萄?”

“以形补形嘛。”

………

突觉胸口处一痛。

这糖,竟比这药,还要苦上三分。

我晚上躺下,陷入沉睡。

————————

醒来时竟发现我在凤凰宫殿内。

“锦觅!”

我走出房门,抬头发现他的身影。

………是梦吗是梦吗是梦吗?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凤凰……?”

“你是…凤凰?”

“你怎么了?这睡了一觉怎就变得有些痴傻?”

“你真的是凤凰吗。”

“凤凰!!!”

我跑到他面前,潸然泪下。

我把头埋在他怀里,他身形一滞。

“凤凰,我好想你啊,我现在明白了,无论如何,我心里仅有你一个。”

“你怎么了?”

“我知道这是梦,可是你能不能别走,就陪我一会儿,就一会儿。”

我一个人无意识地喃喃着。

“你这一觉怎的睡糊涂了!”

他捏着我的肩膀,我刹那回神。

“你究竟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你死后,我活的甚苦,现如今我看到了你,我也贪恋这一时的温存。”

“你在说甚胡话?!你看看我,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抬起头,发现他早已黑了脸色。

“你现在真真是生龙活虎啊”

我感觉眼前一昏,便了无意识。

—————————

我坐起身,发现仍在凤凰宫中。

“你醒了?”

我循声看去,发现凤凰已然坐在我身旁。

“你近日怎的神神叨叨,你可知…”

“你可知我甚为担心!”

他咬着牙说道。

大抵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吧。

这梦境竟连他的性格都塑造地如此真实。

“你看看我,我现在是真真切切地活在这世上。”

我不语,只是低头微微笑着。

“好真实啊……”

他摇了摇我肩膀。

“你怎么一夜变化这么大?究竟是经历了什么?”

我抬起头,摸了摸他的脸颊。

还是那样细腻啊。

你未曾变化一分,我却已脱胎换骨。

我将一切都告诉给了他,他越听脸色越差。

“如果水神真的死了,那也绝不可能是我杀的,我敢肯定!”

“我信你。”

我信你,我信你万般。

“更何况他现在活的好好的!”

“不过你这梦做的还真是真实啊,不过到底也都是梦罢了。”

我恍惚了些许。

“当下真的不是梦吗?”

“怎么可能?!我现在不就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

“真的啊……”

纵使是假的,我也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只因你在我面前。

自欺欺人,我也是愿意的。

—————————

“锦觅,其实我喜欢你!”

我瞧着这个脸色泛红的翩翩少年,竟有些失神。

“锦觅?”

我回过神,发现凤凰正在盯着我。

那眼神不可谓含情脉脉,饱含情谊。

“其实,我亦欢喜于你………”

我轻声道,说出压抑心底多年的夙愿。

我看着他身子一颤,随即喜上眉梢。

“那便且等我向父王请婚,待到那时,我娶你可好?”

真真是梦幻一般。

我看着凤凰生龙活虎的模样,鼻子一酸。

“你别哭啊,可是激动过了头?”

我擦了擦眼泪,朝他笑了笑。

他哪知,我是喜极而泣。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不可谓世上最为幸福的事?

—————————

“锦觅!锦觅!”

我听见他的唤声,赶忙转身。

“怎么了?”

“父帝答应我们成亲了!”

“嗳?”

“我不是同小鱼仙倌有婚约吗?”

凤凰眼中闪着明晃晃的疑惑。

“我怎的不知?”

“润玉何曾与你有过婚约?”

“陛下先前是让小鱼仙倌同水神之女结婚,而我……即是水神之女……”

我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只怕是再一次伤了他的心。

“你是水神之女不差,但我从未听说润玉和你有过婚约。

你竟因为一个梦境而糊涂至此,唉。”

他揉了揉我的发顶。

他何时

变得这么温柔?

大抵是与我讲明心意的原因吧。

“父帝给我们定了日期,下月十五是个良辰吉日。

我们便在那天成亲可好?”

“好”

我颤着声。

真的不是梦啊………

———————

十五时,我同凤凰一起踏入了天宫,在天帝和天后的注视下,完婚了。

………

“锦觅,今生今世,永生永世,我都要同你在一处,永不分离。”

“好。”

他将我压在床上,吻遍全身,情到之时,深深进入,我禁不住一遍遍地唤着他的名字,他便突进地更加猛烈。

一夜春宵,缠绵悱恻。

这般幸福。

———————

三日后。

我瞧见天色一黑,不知凤凰为何还没来。

我默默躺上床。

躺下阖眼时,竟觉得天昏地暗。

似是一切将要散去般。

我昏昏沉沉睡去。

————————

我缓缓地睁开眼,却突然看到了小鱼仙倌。

“小鱼仙倌,你怎在这?”

“觅儿,我一直在。”

“你可有不适?你可知你已经睡了有半个月了,我甚是担心啊。”

半个月?

那凤凰呢?

“凤凰呢?”

“觅儿,旭凤不早在半年前魂飞魄散了吗?这一觉真真是将你睡糊涂了。”

“凤凰,魂飞魄散了……?”

“是了。”

我怔怔地看着前方。

“他明明,已经向我表白了呀。”

“我也已经向他表明心意了呀。”

“这怎的就是梦境了呢。”

“这怎的。”

“就是梦了呢………”

“这不能是梦吧,小鱼仙倌。”

“这不能。”

“这不能!”

“啊!!!”

我发了疯似的喊叫,捂住耳朵,闭上眼。

“觅儿……”

我不顾他的呼唤。

“毕竟是梦,是梦,就早晚要有醒的那一刻。”

他心痛地看着我。

“觅儿,如今你也与他天人两隔,我们,也应该生活在当下了。”

“当下……?”

“我的当下,便是旭凤罢了。”

我看到了小鱼仙倌的心痛。

我不知道他何时离开,我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是了,该认清了。

从来没有旭凤重生这一说,

从来也没有重头再来,结局美好这一说。

他早就死了啊。

他早就被我刺中精元,魂飞魄散了呀。

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吗。

原来这幸福的一切,皆是梦罢。

梦醒时分,竟是这般痛楚。

何为真?何为假?

真真假假,谁又能说的清呢。

————————

“你可曾听闻当今水神疯疯癫癫?”

“真假?”

“真的,据说现在不吃不喝,成天傻笑,嘴里一直念叨着当年火神之名。”

“火神不正是她杀死的吗?”

“是啊,也不知道她为何如此伤心。”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那时杀死火神的是她,现如今思念火神的亦是她。”

“令人唏嘘啊………”

距凤凰魂飞魄散已过了数千年。

我心中的那个执念依旧不散。

我们是应当在一起的。

我笑着,拿起了手中的仙器,直直向身上刺去。

我来找你了,凤凰。

无你,我活着毫无意义。

———————

“花开了,窗亦开了,却为何看不见你。

看得见你,听得见你,却不能说爱你……”

                  ————香蜜沉沉烬如霜

———————

曲终人已散,但愿花已开。

姀娘

《无契》第三章

    月老念念叨叨地往外走,突然一拍脑门:“嗨,我怎么给忘了,这两人姻缘线还牵着呢,他这一看回忆,岂不是要把祢伧的回忆也看了去了。”


    他赶忙往回走,却发现虔安子已经抹完血,晕倒在了床上。


    “算了,让他看去吧,应该也没什么大碍。”月老自我安慰了一番。


    虔安子并不知道这事,在祂眼里,他现在正站在一道分界线上。


    面前是一片虚无的白,背后则是一条繁...

    月老念念叨叨地往外走,突然一拍脑门:“嗨,我怎么给忘了,这两人姻缘线还牵着呢,他这一看回忆,岂不是要把祢伧的回忆也看了去了。”


    他赶忙往回走,却发现虔安子已经抹完血,晕倒在了床上。


    “算了,让他看去吧,应该也没什么大碍。”月老自我安慰了一番。


    虔安子并不知道这事,在祂眼里,他现在正站在一道分界线上。


    面前是一片虚无的白,背后则是一条繁忙喧闹的古城大街。


    祂转身向大街迈出一步,人声鼎沸之中,再回头看去,那片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片古城街区。


    在这个古城里,没有虔安子,没有吃斋念佛,悲悯天人的僧人,只有辛慕宁,只有杀人不眨眼,军功赫赫的少将军。


    也没有祢伧仙君,只有容璟玥,容家借女子身份长大的身体有缺陷的大少爷。


…………………………………………………………


    “容有女,年十七,养在深闺人未识,

      辛有郎,正十六,战功赫赫未曾娶,

      择良辰,定吉日,辛家上门把亲提,

      愿白头,祝偕老,膝下儿孙满堂绕。”


    辛慕宁骑在高头大马上,听着路边小儿大声念着的打油诗,思绪飘忽。


    他十三岁随父出征,十四岁便随父深入敌军阵地,率数百名兵士剿灭敌军上千人,十五岁智斗敌方副将,收复陇北三城。


    父亲从他十四岁受伤差点失去一条腿开始就张罗着要为他寻媳妇,怕他的香火续不下去。


    母亲帮着找来了各家适龄小姐的八字,又去找了京城最著名的神算子来算,却被告知每一个都不太合适。


    那问他的真命之人在哪处,神算子只是指了个方位,叹了口气,没说话。


    母亲看他这样子,心里一个咯噔,连忙追问,神算子憋了半天,挤出来一句,请夫人护着些真命人,这样他二人的姻缘磨难还能少一点。


    母亲连声应下,既是孩儿的真命之人,自然得护着。


    神算子又是叹了口气,也不知是何意思,母亲询问不得,只好自己派人去打听,那方的适龄姑娘。


    数日之后,下属来报,容家的二小姐年十七,尚待字闺中,除此以外,非黄口小儿,即已为人妇。


(回来了,更完继续写数学,啊,疲惫,还有五十一天。喜欢的朋友点个小心心哈。)

绵羊啊

就,我就遇见神仙了呀——

开心开心开心!

就,我就遇见神仙了呀——

开心开心开心!

温冉

我太爱能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只有这两本期待能在闲鱼上达成五胞胎TT

之后提个小小的建议

我不怕多花钱,您找顺丰快递好不好!!!!!

我拿到的时候盒子都瘪了,而且书打开也有明显折痕,真是心疼死了😭

悄咪咪圈能哥@清华落榜生 


我太爱能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只有这两本期待能在闲鱼上达成五胞胎TT

之后提个小小的建议

我不怕多花钱,您找顺丰快递好不好!!!!!

我拿到的时候盒子都瘪了,而且书打开也有明显折痕,真是心疼死了😭

悄咪咪圈能哥@清华落榜生 


神仙

当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很开朗(算是吧),我经常去写一些同人,小说什么的,在很多网站,虽然都没怎么得到回应,而且我也很咕,文笔也不好,都是想到啥写啥,很多时候我都是照着自己本身和朋友去描写人物的。可是我写不出来,写不出来现实的压抑感,写不出来我想写的东西,所以经常写到一半就不写了,顺手点个删除。因为我觉得很幼稚,很中二什么的(个人感想)所以我也不是咕,只是写好的文觉得幼稚不发了,怎么说呢,我可能是一个比较讨人厌的人吧,我有点自卑,但是喜欢去吵架?在网络上,我对我不喜欢的人会反驳,但是因为会保持分寸,所以常常失败。

讲真的,我认为朋友就是可以互相发泄,承受对方,在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会有一个往后退一...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我很开朗(算是吧),我经常去写一些同人,小说什么的,在很多网站,虽然都没怎么得到回应,而且我也很咕,文笔也不好,都是想到啥写啥,很多时候我都是照着自己本身和朋友去描写人物的。可是我写不出来,写不出来现实的压抑感,写不出来我想写的东西,所以经常写到一半就不写了,顺手点个删除。因为我觉得很幼稚,很中二什么的(个人感想)所以我也不是咕,只是写好的文觉得幼稚不发了,怎么说呢,我可能是一个比较讨人厌的人吧,我有点自卑,但是喜欢去吵架?在网络上,我对我不喜欢的人会反驳,但是因为会保持分寸,所以常常失败。

讲真的,我认为朋友就是可以互相发泄,承受对方,在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会有一个往后退一步,我和我唯一朋友就是这样的,主要是我们不怎么对对方生气,因为我觉得他三观正,人也好,反而我总是会觉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甚至令人厌恶,我总是贪婪的。

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我挺好的,也把我当朋友,我性格方面挺暴躁,人也不好,负面情绪很多什么的,也帮不上忙。这么恶劣的我也会有朋友,说实话我真的很感激,因为我只有一个朋友,我大多数都“朋友”都仅限于聊天,也只会聊天,而他不到一年,就了解到了我的黑暗面吧,总是放弃什么的。可我感觉我不够了解他,他太好了,我总感觉我是不是有点不适合。我成绩又差,很多事情都是靠他帮我的,我每次心情烦躁都会下意识的找他。我小说另一半原型也是照着他来塑造的。他真的,很好。我一开始写同人写小说也是因为他的帮助。

我没遇到他之前也有一个朋友,她脾气也很暴躁,但其实她人很好,她每次发我也会谦让着她,但是我的坏脾气不敢跟她讲,她太单纯了可能是。我知道她很多黑暗面,但始终不敢把我的露出来,我怕。

我和他认识了一年多左右,突然有一天我就暴露了自己的黑暗面,因为忍不住了,实在是。相反的他没有远离我,而是继续跟我玩,跟我聊更深层次的东西。我有点太依赖他了,乃至于在家网课这段时间,我只跟他聊过天,五一前十天他开学了,我一个人没有和同龄人交流十天,直到五一后他实在是没时间了,我只好跟朋友聊天

我和他聊的都不是什么最近的吃瓜,都是日常趣事什么的,乃至于同学在聊什么完全不知道,我和他一天可以聊个几千条,没有别的时间和别人聊。所以我跟同学不知道说什么。

我发现,我快不会跟别人聊天了,大部分都是能不聊就不聊,不是必要的也不会去聊。除了附近的关系,我很少走动聊天。而且聊起来也没他那么舒服,也不可以随时随刻的叨扰。所以,我基本放弃了与别人聊天的欲望

后来我认识了一群人,是个新群,里面有个男妈妈,很可爱,但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好,说什么不会惹别人的讨厌,就一直窥屏,直到说不了话,可能我就这样了吧,这样一直依赖着他。

我越来越没那么随和了,不会再跟谁都可以聊上几句打好关系,甚至会与家人,同学吵架,还有三观的问题,因为他三观很正,也不怎么说脏话,我也被带的不怎么说脏话,所以感觉身边的人,有点恶心,有点暴躁。三观也和不来。

好烦啊,没人可倾诉了

狮子公爵
罗云熙就是我的缪斯,不过话说我...

罗云熙就是我的缪斯,不过话说我的拖延症太严重了😂

罗云熙就是我的缪斯,不过话说我的拖延症太严重了😂

-禾千

萝卜和草莓

迷糊萝卜神仙 × 腹黑草莓神仙

快点击查看神仙打架吧!🍓


  一

  天庭有很多位神仙,有花朵的化身花仙,有水果的化身水果仙,不过还是我们蔬菜神仙最最最厉害啦!

  而我是一名敬业的萝卜神仙,管理凡间所有萝卜的生长和发育。

  不过现在...

  哼!因为和草莓神仙打架输了,现在要去凡间做一年的小萝卜!!

  但装一棵动也动不了的萝卜好无聊啊。

  阳光照在干涸的田地里,田地里的白萝卜们都被晒的有些发蔫儿。我那一直挺立的叶子被晒得倒在泥土上,眼前也渐渐出现幻象,恍惚间水流缓缓的进入田地,灌溉田地里的每一棵小萝卜。

  突然...

迷糊萝卜神仙 × 腹黑草莓神仙

快点击查看神仙打架吧!🍓






  一

  天庭有很多位神仙,有花朵的化身花仙,有水果的化身水果仙,不过还是我们蔬菜神仙最最最厉害啦!

  而我是一名敬业的萝卜神仙,管理凡间所有萝卜的生长和发育。

  不过现在...

  哼!因为和草莓神仙打架输了,现在要去凡间做一年的小萝卜!!

  但装一棵动也动不了的萝卜好无聊啊。

  阳光照在干涸的田地里,田地里的白萝卜们都被晒的有些发蔫儿。我那一直挺立的叶子被晒得倒在泥土上,眼前也渐渐出现幻象,恍惚间水流缓缓的进入田地,灌溉田地里的每一棵小萝卜。

  突然,一股冰凉的水柱直接冲击在我的头上,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会不会浇水啊?就这样刺激蓬勃生长的萝卜吗?就这?就这?

  我本能的想看看是谁这么冷漠,可作为萝卜没有脖子不能抬头....这个视角只能看见一双沾满泥泞的鞋子。

  我只好重新立起我的萝卜叶子,尝试挑衅这位浇水的人。呃,我忘了我是一棵普普通通的萝卜....和其他的萝卜没什么两样。

  萝卜无法打架。

  不会吧,做一棵萝卜也太窝囊了!


  二

  春天里挨尽凉水的击打,夏天又饱受害虫叮咬。当我在地里陪着其他萝卜熬到秋天的时候,我觉得我也快见到草莓了。

  不知道他在天上干些什么呢?是和雪梨神仙讨论如何在干燥的冬天里保养皮肤呀,还是请教榴莲神仙如何使自己的身价变的昂贵。

  想着想着,那位啥也不会的见习农场主又来了。

  金黄色的叶子落了一地,他的鞋子踩在上面,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我努力让自己变得饱满成熟,企图让他把我拔走吃掉。这样下凡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可以回天上继续当逍遥的神仙。

  农场主在田地里走来走去,好像是在观察萝卜的生长状况。我满怀信心的等着他朝我走来,然后眼睁睁地看他拔走身旁的那棵萝卜。

  我心底生出迷茫,不清楚他选萝卜的标准是什么,只好凭借着记忆慢慢幻化为“成功”萝卜的样子。

  嘿嘿嘿,这样总可以拔我了吧!

  可后来还是没有拔掉我。我发觉周围的萝卜渐渐变少了,而气温也在慢慢下降。田地里的萝卜最后只剩下我的时候,冬天也就来了。


  三

  我属实没有想到,当遇见掌管雪花的花仙时,自己还在地里种着,饱受风雪无法动弹。

  雪花神仙显然看到了土里可怜巴巴的我,她疑惑地提问:诶,你还没有回到天上吗?

  没,我还没被吃掉。

  由于天气太冷,我的叶子也垂了下来,僵硬的搭在泥土上。我顿了顿,继续回答她:可能我不是被吃掉的,而是被冻死的。

  我在地里哆哆嗦嗦,委屈地欣赏着“生前”最后的场景。如果不是身体快被冻没了,我还是蛮喜欢冬天的。

  雪花散在凡间的各个角落,很快,田地便笼上一层薄薄的白绒。像是把不好的东西都埋葬,只留下一片干净洁白。

  然后我听到了匆忙的脚步声,看到那个不好的东西的踏入纯净的雪地,直接把已然冻僵的我拔走。

  停!我想回天上!让我痛快地冻死吧求求你了。

  由于我的叶子都被冻掉了,只好被农场主抱进了屋里。他的怀抱暖暖的,是我在寒冷的冬天里触碰到的第一抹温度。

  农场主轻轻地把我放在屋内的地板上,然后走进厨房做饭。

  食材当然不是我。我在漫长的冬天里继续等待着,直到外面的冰雪都融化了,身体里的水分也随时间消散,我这棵萝卜就慢慢的老死在地板上。

  可恶,然后被做成了萝卜条,腌制的那种。


  四

  我变回萝卜神仙啦!

  第一件事当然是找草莓....算账。

  当我踏入草莓神仙的地盘时,他惊喜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迎着我。我上下打量着草莓神仙,心中有些不满,为什么他的仙服粉粉嫩嫩的那么好看,而萝卜的仙服是绿白色的普普通通。

  我向草莓诉说在凡间做萝卜的辛苦,尤其是那个不会种菜的农场主,他居然把我做成了腌制的萝卜条。

  我发现草莓神仙眼角带笑意,有些好奇的问他,“你呢?你这一天在干什么呢?”

  “在陪我喜欢的神仙。”

  听他这么说我心里有些酸酸的,胸口也闷热的堵得慌。像是期待了很久的见面,突然就失去了价值。

  其实我和草莓神仙本就互不相干,工作季节不一样所属的总司也不一样。偶尔会听其他的神仙谈起,草莓神仙保养地好长得也漂亮,在凡间也有超高的人气。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明目张胆的在天庭吃萝卜,我一听就火冒三丈啊,怎么会有神仙这么讨厌,和人类抢萝卜吃!我气不过才和他打了起来。

  因为认识的突然,还没仔细想过草莓有没有喜欢的神仙。是呀,他这么优秀的男神仙,怎么可能还是单身。我怏怏的点了点头,把心中萌起的一点点爱意偷偷吹灭。


  五

  我转身打算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地方,余光却瞟到他的桌子上摆着一盘腌制萝卜条。

  身为一名掌管萝卜的神仙,我有被冒犯到,于是又来了士气,“你厉害啊,还敢背着我吃萝卜!”

  草莓脸上挂着淡定的笑容,温柔的回复我,“老规矩,接着打一架,输了你就...”

  我率先打断他,没好气的接下这句话,“我就继续去凡间当一年的萝卜!”

  我默默的思量着:虽然现在打不过他,但为了千千万万萝卜们的将来,我也要奋力一搏。

  “不,输了你就要被我吃掉。”

  草莓神仙的话仿佛是春天里的冷水,简单粗暴地浇灭心中燃气的斗志,我瞬间冷静了下来。反应一会儿后惊慌地后退,这是吃萝卜走火入魔了吗?他怎么还想吃神仙了?

  草莓踱步走近我,那双清澈的眼睛同我对视。我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后背恰好触碰到冰凉的墙面。

  没退路!我快没了!我的脑海中自动浮现出这个想法。由于恐惧身体也开始发抖,腿软的再迈不出一步。

  草莓神仙捧住我的脸,我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有无限悔意:为什么想不开和他置气,打架肯定又打不过啊,白白搭上千千万万萝卜的将来。而且太不划算了,我还没吃过草莓呢....

  “不好意思啊,打架很麻烦,我就直接跳过了。”

  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柔软的唇紧接着就附上来,我有些懵懵的。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我的腿好像更软了。


  六

  他在亲我吗?

  原来草莓是这个味道的呀,微酸中带着甜味与香味,让神仙都沉醉,怪不得凡间的人们都喜欢他。

  桌子上的萝卜条又闯入视线,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种微妙的情绪在心中晕开。原来都是他,万恶的农场主是他,吃萝卜条的是他,我喜欢的草莓神仙也是他。

  呜呜呜呜这个神仙好残忍,为了吃掉萝卜不择手段。可恶,我又输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