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兽

7947浏览    470参与
狐狸原原
细化了我的黄金小老鼠(…

细化了我的黄金小老鼠(…

细化了我的黄金小老鼠(…

虎行风捷
2020.1.05【金乌】 “...

2020.1.05【金乌】

“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山海经·大荒东经

再来一次

新年快乐!!!

2020.1.05【金乌】

“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

—《山海经·大荒东经

再来一次

新年快乐!!!

一吹
2020年画的第一张画,新的一...

2020年画的第一张画,新的一年要加油哦!是我二儿子瑞瑞!!!

2020年画的第一张画,新的一年要加油哦!是我二儿子瑞瑞!!!

澈白澈

*原创的神兽拟人,年和夕

*是一对姐弟

姐姐是年兽,是在新年给大家带来祝福和好运的瑞兽,对弟弟很是头疼

弟弟是夕,就是传说中那个吃人的凶兽,后来被镇压,脑门上的印迹就是封印

弟弟被封印之后分裂成两种人格,平时都是“善”的一面,就是一个傻白甜的little boy。 “恶”的一面因为姐弟俩天差地别的待遇,所以对姐姐有种偏执的、病态的感情,平时只有特定情况下才出来

ps.我永远喜欢夕小弟弟

*原创的神兽拟人,年和夕

*是一对姐弟

姐姐是年兽,是在新年给大家带来祝福和好运的瑞兽,对弟弟很是头疼

弟弟是夕,就是传说中那个吃人的凶兽,后来被镇压,脑门上的印迹就是封印

弟弟被封印之后分裂成两种人格,平时都是“善”的一面,就是一个傻白甜的little boy。 “恶”的一面因为姐弟俩天差地别的待遇,所以对姐姐有种偏执的、病态的感情,平时只有特定情况下才出来

ps.我永远喜欢夕小弟弟

LU先生

原创故事 白衣师傅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养的两个小崽子,一只朱雀,一只青鸾。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的一个小崽子,一只朱雀。

白衣师傅身边没有人了。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养的两个小崽子,一只朱雀,一只青鸾。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养的爱人,一只小青鸾。


没有什么逻辑的文,可能有bug,一次性发完正文,过几天可能会写番外。


1.

“师兄师兄,今天可以出去玩吗?”一个穿肚兜的小女孩看着另一个小男孩,那个男孩一头红发,浑身散发着逼人的热量:“不可以,师傅没有回来。”

小女孩委委屈屈的攥着衣角,眼里有着即将淌出的泪低着头不出声。男孩最受不了女孩这个样子了于是就说:“啊!别哭了!你看!”男孩从手里变出一只色彩艳丽带着流...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养的两个小崽子,一只朱雀,一只青鸾。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的一个小崽子,一只朱雀。

白衣师傅身边没有人了。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养的两个小崽子,一只朱雀,一只青鸾。

白衣师傅带着自己养的爱人,一只小青鸾。


没有什么逻辑的文,可能有bug,一次性发完正文,过几天可能会写番外。


1.

“师兄师兄,今天可以出去玩吗?”一个穿肚兜的小女孩看着另一个小男孩,那个男孩一头红发,浑身散发着逼人的热量:“不可以,师傅没有回来。”

小女孩委委屈屈的攥着衣角,眼里有着即将淌出的泪低着头不出声。男孩最受不了女孩这个样子了于是就说:“啊!别哭了!你看!”男孩从手里变出一只色彩艳丽带着流光的火红的羽毛,好看极了,待着男孩身上的气息依旧炎热但尚且定位是温暖的。

女孩立刻被吸引住了,她天生喜欢温暖的东西,让她想起师傅的体温。

“欸!师傅回来了!”

2.

“师傅!”女孩拿着羽毛奔向师傅。她的师傅一袭白衣,连头发都是白的,那是个雪一样的人儿啊,她的师傅。

女孩是一只青鸾,在她师傅眼里雏鸟情结严重,动不动就要抱抱的,有是女儿身让他很为难。

“师傅!我想下山玩!”小青鸾拽着师傅的衣襟,白衣服上留下来脏脏的灰尘还有她的温度。

“不可,你功课做了吗?”师傅把她放在了地上,招来他的另一个徒弟,这个小男孩是一只朱雀,世界上唯二的朱雀,另一个是他母亲,他母亲算出自己大限将至,便把他的孩子留给了白衣仙人。虽还是幼鸟,但毕竟以后要接替他母亲镇守南方,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母亲为什么把自己给这为仙人,知道自己的职责,所以格外用功也格外早熟。

“你功课做完了吗?”师傅问小朱雀。

“回师傅,做完了。”

师傅指了指小青鸾:“她做完了吗?”

青鸾眼巴巴的看着小朱雀,她也是只雏鸟,比小朱雀还小,鸟类神兽都对幼崽格外照顾。只要比自己小的,都是幼崽。

“她……虽未做完,但很努力,我觉得可以给些奖励了。”小朱雀叹了口气。

师傅看着眼前的两个小娃娃,觉得自己很疲倦,他想来讨厌这种东西,稚嫩,天真,幼稚还没有完全的自理能力,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使了个法术清理干净,还脏。

3.

最后他们还是出来了,来到了山地下的县城。

一圈下来,女孩手上多了串糖葫芦,还有糕点,头上还多了一根发带,红色的一看就是小朱雀买的。小朱雀到是没有那么贪吃,只是手上多了很多红色的东西,红色的拨浪鼓,红色的灯笼,红色的风筝,甚至还买了红色的花。

他们的师傅还是一袭白衣,寒冬也不见得冷,他看着身边的两个小崽子,下山的时候给他们套了身棉衣,师傅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年名字说出去都能吓小孩的人,现在已经是别的孩子的保姆了。

忽然师傅觉得哪里不对劲,但终究还是晚了,小青鸾的心口被人刺了一刀,以师傅的视角他都看到没出身体的剑上还带着他小青鸾身上的血肉。那一刻他觉得他一直压抑的本性不重要了。

4.

一梦便已是千年,小青鸾在天上的瑶池泡了百年,在她终于要被泡成水煮青鸾的时候醒了,待着一些别的东西,醒了。

她愣了好一会,眼泪不住的淌,她不知道,身在瑶池她却觉得在无底的寒谭。直到她身边有人喊了她一声:“青鸾!”这声音好陌生,但是他的气息很熟悉,青鸾终于迷过神来,抬头看了朱雀一眼:“师……兄?”

“你可算醒了!小青鸾,千年前的事你还记得吗?”朱雀说。

青鸾点了点头,她虽是神兽但毕竟只是雏鸟,哪一剑又似乎带着法力,还直穿心脏自然严重,在她“死”之前,她似乎看见了雪白衣裳的师傅身边起了黑色的漩涡,然后她就陷入了无尽黑暗一直到了现在。

“师傅呢?现在是什么时代了?”青鸾问。

“师傅在凡间办公,现在是三千年之后了,今年按照人类的年法是2019年末了,再有几天就是2020年了。”朱雀说:“我已经镇守在南方了,感应到你醒过来就赶紧过来看你了,怎么样,好了吗?没泡傻吧?”

“……我为什么还是幼体的样子啊!”青鸾看着高大帅气的朱雀,他已经没有当时那头张扬的红发了,看上去像是被法力隐藏了,她又看着自己的小手手,身上的小衣服,朱雀把她从瑶池抱出来,青鸾和朱雀一起看了看她那头在瑶池里出不来的头发,对视一眼,朱雀打了个响指从他手指里迸发出一簇小小的火苗,这是世界上唯一的朱雀神火了。烧掉多余头发后,他们回到了凡间。

青鸾看着眼前一片新奇的事物,眼花缭乱的,闭上眼睛安心趴在朱雀的肩上心想着果然是时代不一样了。

5.

白衣师傅几千年前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体内的杀气涌出,席卷了当时的县城,方圆百里寸草不生。当时神仙还未陨落,天宫一还不是空壳,雷台也不是摆设,他把青鸾叫给了小朱雀的母亲,靠着他母亲才把青鸾送进了瑶池,把小朱雀托付给了天君,毕竟是次天地间唯二的朱雀了,天帝不接受也不行。而他自己上了雷台,这一上便是两千年。这两千年里每次被劈到昏厥他就会做一个梦,他梦见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还是个妖的时候与一位仙人相恋,他突然想起了为什么耗尽心力费尽心机也要成仙的理由了,但他当时不知道成仙就会洗净凡尘的记忆。那天整个天庭都可以听到雷台传来的笑声。

当他从雷台上下来的时候并不是因为他的刑罚到期了,而是天界的神仙大半陨落了,上面的灵气愈来愈少,少到神雷都没有力气了。

那时候朱雀就趴在天帝的尸体上,不过须臾,就消散了。这就是神仙的命运,只要死了变不存在与世间了。也证实了现在的人已经很少信神佛了,他们缺少供奉没了信徒就不用存在了了,那一刻白衣师傅真的很庆幸自己是妖仙,他的徒弟们也都是神兽,他们能入轮回,死了也会存有尸体,更不会因为没有信徒而消散。

又是千年,这千年里小朱雀接过来他母亲的职责并且与白衣师傅的关系越来越差,因为无论怎样他的母亲,是他的师傅杀的,即使他心里知道自己的母亲没有守住本心,受了诱惑成了魔物,但终归是他母亲,他……无法接受是他的师傅杀了母亲,为什么偏偏要是师傅呢?朱雀那时的心情就像爱之深责之切一样,但随着年龄的增大,也成了镇守南方的神兽他意识到了魔物的可怕,普通妖物堕魔比自身强百倍,何况是他母亲。于是他扭扭捏捏的拐弯抹角的给师傅道了歉,只是师傅忙于创业根本没空理他,为此他又生了几十年的闷气。

师傅的事业有所成就,成了一国巨擘,为的就是让他两个小崽子有最好的生活,也让他的爱人有更好的生活,这千年里,师傅不是没有谈过恋爱,他每次都找跟他梦里给他感觉一样的人,渐渐的变成了容貌一样的人,在渐渐的便不再谈了,因为没一个都不是她,是啊她是仙人,死了不如轮回怎么可能找得到。而现在他的小青鸾跟着朱雀回了家。

6.

“师傅!”奶里奶气的声音让师傅的笔停住了他抬头:“……你怎么还这么小?”

“不知道。”她的师傅虽然还是穿着白衣,但形制很奇怪,是窄窄的袖子,外翻的领子,还有很多圆圆的扣子;手上的笔也不是狼毫笔了,纸雪白雪白的,上面的字她一个都不认识,师傅的鼻子上加了一个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青鸾十分喜欢这个玩意儿,亮晶晶的;最奇特的就是他身前那个黑黑的厚板子,里面是师傅和朱雀与当时在瑶池的青鸾的一张图画,青鸾吓了一跳,不敢妄动。

师傅皱着眉头往她身上甩了一个法术,不见效果,又甩一个还是没有,又继续用了好多个,小青鸾受不了了摆摆手:“我觉得可以了,不行就不行吧,我还有法力应该是刚苏醒身体哪里有点问题,或者需要等一等,就好了。诶诶!师傅别使法术了,我都要吐了!”

师傅抬了抬鼻梁上的眼睛说:“朱雀你带青鸾去熟悉熟悉人间吧,我明天要出差一趟。”

“师傅!小青鸾才刚苏醒!你就要走!?”朱雀真实越活越回去了,小时候明明那么沉稳的,越长大越容易激动,师傅甚至开始思考他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

“嗯,这张卡给你,想要什么就给你师妹买。我先去公司开会了。”说着就出门开车走人了。

师傅走后,朱雀和小青鸾大眼瞪小眼的然后小青鸾就变成了本行走的没有答案的十万个为什么。

“师兄,师傅眼睛上带的是什么?那个黑色的厚板子里面为什有我们的画像!是不是妖物!?刚刚师傅走的,那个黑色的会懂得怪物是什么?师兄师兄!”小青鸾迫切的想要了解现代生活于是准备逼疯朱雀。

朱雀此时只有一句mmp想给师傅,但他还不敢。

7.

在青鸾终于上了户口有了身份,适应了现代生活后,师傅终于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女人。

“什么!”青鸾还是小青鸾,没有长高一公分,依旧是奶里奶气的声音但也抵挡不住师傅带来的女人在她脸上胡作非为。

“老板,你的女儿?”那个女人说。

“不是,这是……”白衣师傅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青鸾打断了。

“你不要摸我!我可不是他女儿!我可是!可是……”小青鸾鼓起了勇气终于说出口了:“我是他的女朋友!未婚妻!”

“你胡说什么呢!”白衣师傅又气又羞,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逆不道的徒弟!

“李,对不起了,我先带着这小崽子走了,你自便。”师傅夹着小青鸾就走了,打电话给朱雀:“死鸟!我让你看人你就是这样看的!”朱雀不知道说了什么,白衣师傅对着手机吼了一句:“等我回家说!”

把小青鸾放到车上,看着她委屈的眼睛泛着泪花,白衣师傅忽然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耳尖依旧很红,真的是,臊得慌。

8.

“师傅你听我说,我就是跟青鸾一起去接机了,突然南方传来异动我就回去了一趟,我想着师妹成年的青鸾,就是个子小,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出,我估计是她心智随时成人啊呸,成鸟但心性还是只幼鸟,雏鸟情节嘛,我们鸟类都有!”朱雀巴巴拉拉这一堆,白衣师傅是听进去了,但小青鸾并没有。

“我不是,我没有雏鸟情节,你才是,我就是师傅的未婚妻,他只是不记得,我记得,几千年前我是刚刚成仙的青鸾跟他相恋,只是他成仙了不记得,我出了意外成了雏鸟……”小青鸾还没说完,朱雀听的一脸卧槽。

“闭嘴!你跟我进来!”师傅进门前杀气隐隐约约的露出来了一点,对朱雀说:“你!什么!都没有听见!”接着摔上了门。

朱雀觉得自己好像惹上了点麻烦,好像还吃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千年未腐烂的大瓜,同时也在纠结自己以后要不要叫小青鸾师娘。正当朱雀准备去听墙角的时候南方再次传来异常,朱雀不满的啧了一声,认命的回到南方。

9.

“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完。”白衣师傅努力的平复情绪,收住杀气,自己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收养这只青鸾了,但现在他真的觉得青鸾是他祖宗!

“几千年前你还是只普通的青丘狐妖,我和你相遇在青丘山下,那时我受了重伤你给我递了草药,还把我带回青丘照顾我,渐渐的我们互相生情,通晓心意,你还说过你要娶我的……”小青鸾说到此刻,落寞了。

“只是你当时是成仙的青鸾鸟,虽然比不上真正的仙人,但依旧不是当时我这一介普通小妖高攀得起的,那时凡间动荡,你受旨回了封地震慑一方,只得与我分别。

我乖乖的在青丘等着直到你再次来到我眼前,说你可能从来回不来了,我惊醒了,去你的封地找你,只找到了青鸾蛋,你是凤族后裔,有一次涅槃的机会,我便带着你厮杀,我手刃过兄弟,亦手刃过贼人,我想着你不会看我杀人如麻,会早点破壳,但你没有。

直到我修为大成,功德圆满成了妖仙,不记得前尘一切,但你竟然还在我身边,没被留在凡尘。我虽不记得你,但我记得你破壳的时候我惊天的喜悦。直至一千年前天帝陨落,天道灵气稀薄,我冲破了封印,才得以想起。”白衣师傅越讲眼圈越发的红,一滴泪划过他的脸颊。

小青鸾愣了,她的爱人,她的白衣师傅落泪了,两辈子了,她第一次看到他落泪了。随即她的师傅变成了一只雪白的九尾狐,眼睛不是人形时的乌黑而是暗红的。他跳到小青鸾的身上,睡了一次好觉。真好,他的人,原来一直在他身边,真的,太幸运了。

10.

小青鸾抱着师傅上床睡觉,第二天醒来,刚到门口准备敲门进来的朱雀听到了惊天的海豚高音,刺得他耳膜生疼。

只见他的师傅慌乱跑出来,衣服都没穿好看见朱雀还愣了一下说:“你去那一套女生的衣服……算了,我自己去,你不准进屋,不对,你今天不准进这栋房子,出去!”白衣师傅拽着朱雀出去了,他交代朱雀去找一个靠谱的神兽,女的,过来给他打工,照顾青鸾还嘱咐了即使找来也不要紧他的卧室,说完他就奔向商场了,问着百度,女生穿什么衣服,需要哪些东西,并且再一次感叹人类的创造力和想象力。

风驰电掣一番回到家看到在客厅里的朱雀带着一个蛇妖,喊了蛇妖进屋,把手里的东西给她,让她带给小青鸾。自己坐在沙发上,发愣。

“师傅……怎么了这是……?”朱雀觉得不正常,他的师傅什么时候如此慌乱过,难不成遇到什么大事了:“又是哪方出现魔物了!?”朱雀突然严肃,让白衣师傅回过了神。

“你师妹长大了。”

“好事啊!”朱雀一拍大腿:“在哪呢?”

见自己的师傅沉默不语,又结合了一下前因后果,朱雀也愣了:小青鸾在师傅房里+身上穿的是普通的衣服+师傅从里面出来的+小青鸾长大=青鸾的衣服破了光着身子在师傅的房里+昨天听的故事=惊天卧槽!

“师傅……那我该喊小师妹师娘吗?”接着朱雀就被白衣师傅暴力轰走了。

青鸾出来了,穿着他买的衣服,白衣师傅第一次觉得赚钱这么有用花钱这么开心!以后一定要给自己的小青鸾买好多衣服首饰!喜欢什么买什么!

他把蛇妖遣走了,单膝跪地拿着自己千年前恢复记忆时就准备好的戒指,对着青鸾说:“嫁给我吧。青鸾。”

他念着青鸾名字,那个他忘记的名字现在终于想起来了,梦里模糊的身影现在也终于清晰了,她就在眼前,他的爱人,他一直没有忘过的爱人。

“那个什么,我很想同意,但是我们俩在一个户口上,是兄妹关系。”青鸾看着白衣师傅很不开心,要是因为这个不能结婚她就去爆锤一顿朱雀,然后在跟师傅在一起。

“艹!”

“师傅不可以说脏话!”青鸾说,她刚化形,心性未免还有点像小孩子。

现在站立起来,看着青鸾久久不语。

“怎,怎么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青鸾看着师傅的脸,摸了摸自己的脸。

“嗯,你脸上,有点爱情,不是一点,是很多,是全部。”说完就吻了上去,给青鸾手上套上了戒指,户口,兄妹什么的让朱雀跑吧。

南方的朱雀忽然打了个冷颤,一个疏忽被魔物挠了一爪子。

2020年元旦那天,朱雀回到家里,在师傅的威迫下终于认了青鸾师娘,至此他二人的辈分乱了个彻底。






山海经神话
菽尘

#神兽# 19.9【】

#The Unicorn S1# 9.29 E1 正剧最近看了不少,一开学就憋得只想看20分钟情景喜剧。Wade是蚁人2里的黑市商人,大爷真的不帅啊,鳏夫受欢迎起码的原因得是帅吧,姑娘们疯狂喜欢他真的太没有说服力了。Delia是随性所欲里的Valerie,这提醒我S4还没看。

10.13 E2 Wade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明明不喜欢还要附和那个date,其实很多时候自己觉得说实话会伤害对方感情都是自己想多了,现在人没那么脆弱。嗯,我决定跟室友们开诚布公讲一下我对卫生安排的不满。

E3 互助小组就是开黄腔和喝酒小组哈哈哈哈哈哈太真实了。

10.19 E4 钓鱼不成反被钓哈哈哈。

10.26...

#The Unicorn S1# 9.29 E1 正剧最近看了不少,一开学就憋得只想看20分钟情景喜剧。Wade是蚁人2里的黑市商人,大爷真的不帅啊,鳏夫受欢迎起码的原因得是帅吧,姑娘们疯狂喜欢他真的太没有说服力了。Delia是随性所欲里的Valerie,这提醒我S4还没看。

10.13 E2 Wade是不是有毛病,为什么明明不喜欢还要附和那个date,其实很多时候自己觉得说实话会伤害对方感情都是自己想多了,现在人没那么脆弱。嗯,我决定跟室友们开诚布公讲一下我对卫生安排的不满。

E3 互助小组就是开黄腔和喝酒小组哈哈哈哈哈哈太真实了。

10.19 E4 钓鱼不成反被钓哈哈哈。

10.26 E5 Delia一边卖零食一边生气孩子们吃垃圾食品太搞笑了。

11.9 E6 孩子不在的周末真开心。

11.24 E7 终于有正常人不吃鳏夫这一套了。

E8 又是感恩节特辑,讲真这个炸火鸡看起来真的很油但是肯定好吃。

E9 Anna人确实很好哎。

20.1.18 E11 没有第十集哎?不过剧情也没啥影响。Wade跟Anna本来进展很顺,结果突然又触景生情想起Jill就跟Anna分手了,这也太扯淡了,这个剧要是一直这个发展真的巨无聊,看完这季估计它不被砍我也要弃了。

神兽工作间

原创原创,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原创原创,如有雷同,算你抄我

月色荷塘

【忘羡】仙门忆录(十四)

夜,熠涟趁着暮色打开通往冥府的门离开江家,他必须要去看看,不然他不放心,谁知当他一踏入冥府的地界就看到了早已在入口等着他的人


此人样貌可以算得上中品,与临尘有着六分相似,一身白衣,倒是显得与幽暗的冥府格格不入,正是临尘的哥哥,临渊


对于这一点熠涟并不意外,他甚至不适时的想临渊到底在这里等了多久?


“你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一直在等你”临渊轻声说道,熠涟点点头算是回应


……


“他怎么样了?”半晌,熠涟问


“还能如何?形体被毁神魂受损,没有几年算是不可能恢复了。”


熠涟没有说话,谁知临渊口中的‘几年’会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反正对于神来说,...



夜,熠涟趁着暮色打开通往冥府的门离开江家,他必须要去看看,不然他不放心,谁知当他一踏入冥府的地界就看到了早已在入口等着他的人


此人样貌可以算得上中品,与临尘有着六分相似,一身白衣,倒是显得与幽暗的冥府格格不入,正是临尘的哥哥,临渊


对于这一点熠涟并不意外,他甚至不适时的想临渊到底在这里等了多久?


“你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一直在等你”临渊轻声说道,熠涟点点头算是回应


……


“他怎么样了?”半晌,熠涟问


“还能如何?形体被毁神魂受损,没有几年算是不可能恢复了。”


熠涟没有说话,谁知临渊口中的‘几年’会是几千年……还是几万年?反正对于神来说,都一样……


“我想见见他。”


闻言临渊轻声笑了笑,“还是算了吧,阿尘现在情况不太好经不起折腾,我来,就是为了告诉你阿尘的事情。”


这句话明显就是在下逐客令了,熠涟看了他一眼微微垂下眼眸,“抱歉”


说完就着身后尚未关闭的门离开了冥府


看着渐渐关闭的门临渊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直到大门彻底关闭才转身离去


莲花坞码头,熠涟坐在河畔上目光空洞的注视着面前的莲湖,莲花坞的晚风很凉也很舒服,在湖面上荡开一圈圈轻微的涟漪,点点星光洒落于湖上和着风与水绘成一副画卷,岁月静好


熠涟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只知道他是伴着一线白回到房间的


只是当他推开房门后却看到有些狼狈的江澄,熠涟推门的手悬在半空,原来他的房间就在江澄旁边昨天晚上他出门的声音被江澄听见了,但等他来找自己时房内或者说是莲坞中早已没有自己的影子,于是江澄就在莲坞中找在四周找,却依旧没有找到最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等到了现在……


熠涟听完有些说不出话来,原因无他因为他不懂,即使早就从江厌离那里知道自己历炼的时候与江澄关系很好,但他们在历炼时不管多么深的感情一旦归位所有的感情都会被最大程度的稀释变淡,所以即使是想起来了一点他也无法理解那些感情


可悲朱雀的火焰可以燃尽世间一切,却燃不尽人心中的冰雪


实际上江澄还有一点没有告诉熠涟,在他看见空无一人的房间时他想起了小时候的魏婴刚来江家的时候被他用狗吓的跑出了莲花坞,那时他的心情竟也如当初一样,害怕,担心,自责


但如当时不一样的是这一次他没有告诉江厌离,而是一个人爬了一遍莲花坞内所有的树


别是哪里的狗跑进莲花坞了,而且那家伙这么喜欢爬树,万一他就在那儿呢?江澄想


熠涟笑了笑,不是冷漠的,而是发自内心的笑了,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想笑


“师妹……”


江澄的身体僵了一下罕见的没有反驳,“怎么?”


熠涟笑着摇了摇头,“叫我魏无羡”


……






 @潮生 

想吃烧仙草

一梦江湖3.0捏脸全体型
  
  神兽系列之天界四灵,最后彩蛋。

一梦江湖3.0捏脸全体型
  
  神兽系列之天界四灵,最后彩蛋。

凉狗

要命
没人陪我磕青龙x朱雀
东南夫夫是没有人懂得快乐
没有人

要命
没人陪我磕青龙x朱雀
东南夫夫是没有人懂得快乐
没有人

雀鸣于南

欢迎加入各路神仙一起搓麻将鸭.,群聊号码:865080190
或者是二维码。
可从不同地方套设,只要不过分都会给过的。
只要您愿意改,我们管理就愿意审。
微审不严,看看也许就放过去了。
如果有怕设子提前被抢可评论先问。
(管理给您跪下了最近人真的少,空皮也多。)
今天也是一位为群宣操碎心的朱雀。
下见世界观~

[各路神仙一起搓麻将鸭]世界观——

-​

盘古创世,女娲补天。

夸父逐日,后羿射日。

大禹治水,愚公移山。

哪吒闹海,杨戬救母。

-

去去去,这算什么。

你听过四大天王搓麻将吗?​

你看过四大主宰一起搞事情吗?

你看过神仙搞基搞百合老牛吃嫩草吗?

没看过是吧?那就对了。​

现在...

欢迎加入各路神仙一起搓麻将鸭.,群聊号码:865080190
或者是二维码。
可从不同地方套设,只要不过分都会给过的。
只要您愿意改,我们管理就愿意审。
微审不严,看看也许就放过去了。
如果有怕设子提前被抢可评论先问。
(管理给您跪下了最近人真的少,空皮也多。)
今天也是一位为群宣操碎心的朱雀。
下见世界观~

[各路神仙一起搓麻将鸭]世界观——

-​

盘古创世,女娲补天。

夸父逐日,后羿射日。

大禹治水,愚公移山。

哪吒闹海,杨戬救母。

-

去去去,这算什么。

你听过四大天王搓麻将吗?​

你看过四大主宰一起搞事情吗?

你看过神仙搞基搞百合老牛吃嫩草吗?

没看过是吧?那就对了。​

现在可是21世纪,神仙的思想也得进步啊你说对叭?

现别急着崩裂三观啊。

不然后面有得​你崩的。

-

这是东方神话与西方神话相结合的21现代世纪。​​

不是古代,不是古代,不是古代。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相当于你会看到除了处理正事时各路神仙都是穿着现代服装去浪的。

欢迎各位来搓麻将打架?来啊造作啊?

置顶许愿:一群人急需cp,可能是春天突然来了?也可能是缺爱?真的来些吧,都开始内销了。/什,雀在说什么。

Mr.萧泠
一个自定义的群 类似于游戏选角...

一个自定义的群

类似于游戏选角(?)

现代+玄幻/这是管理描述的

看不懂群公告也没关系,目前也没有几个看懂了的/我看懂了/滑稽

一个自定义的群

类似于游戏选角(?)

现代+玄幻/这是管理描述的

看不懂群公告也没关系,目前也没有几个看懂了的/我看懂了/滑稽

月色荷塘

【忘羡】仙门忆录(十三)

脑洞由 @潮生 大大提供。


ooc    再说一遍绝对会ooc



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写成什么样……

—————————————————————————————


听闻熠涟醒了,江家其余人外加两个金家人也连忙赶了过去,但他们到的时候却看到熠涟看着床头的画出神,察觉到他们来了也不曾移动


江厌离坐在旁边,江澄在踏进了房门之后就一言不发,所以江枫眠便率先开口,“阿婴,这十三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来呢?”


熠涟闻言抬起头,那个身穿紫色剑袍的男人,熟悉却又那么陌生,熠涟不是笨蛋,关于上一次历练的记忆自己竟一点都记不起来,他虽然不...



脑洞由 @潮生 大大提供。



ooc    再说一遍绝对会ooc




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写成什么样……

—————————————————————————————


听闻熠涟醒了,江家其余人外加两个金家人也连忙赶了过去,但他们到的时候却看到熠涟看着床头的画出神,察觉到他们来了也不曾移动


江厌离坐在旁边,江澄在踏进了房门之后就一言不发,所以江枫眠便率先开口,“阿婴,这十三年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来呢?”


熠涟闻言抬起头,那个身穿紫色剑袍的男人,熟悉却又那么陌生,熠涟不是笨蛋,关于上一次历练的记忆自己竟一点都记不起来,他虽然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但看情况面前的几人应该就是自己在历练期间的亲人了


“阿婴?”江枫眠又唤了一声


阿婴……?熠涟看向江澄和江厌离算是知道了自己在凡界的名字,魏婴字无羡


“我没事”熠涟笑了笑,眼底的冰晶悄悄融化,江枫眠还想说什么,但被熠涟打断了,“关于我以前的事,你们可以给我讲讲吗?”


江家众人面面相觑,还是江澄走了出来,“熠公子?”


熠涟奇怪,怎么不叫他魏无羡了吗?但还是冲他点了点头,他没看到的是江澄眼中的光又暗了几分


最后还是江厌离留下跟熠涟讲曾经的事,江枫眠则特地跑了一趟夷陵把温情请来了江家,想请她帮忙看看,而熠涟却察觉出了不对,照着江厌离所说他们曾在地府见过他,那他们应当是已死之人,那自己复活了他们照理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傻子都知道他交换的代价是什么,记忆


但随着江厌离的诉说越来越多的记忆片段在脑子里复苏,使他清楚地知道他的记忆还在其他的什么他也没少,但这些人现在却还是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第一时间出现在他脑海里的是一个黑衣男子,临尘……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啊!!


“师姐!”随着记忆的复苏,这声师姐到也是越来越顺口了,“你可知道在我昏迷的时候天上有没有降雷?降了多少雷?!”


江厌离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昨天天上是打了雷,且好生厉害竟直朝着地下劈去,同劈了五十道方才停下,人们都在说许是哪个高人在渡劫飞升呢”


熠涟的表情凝固了,只有他清楚的知道这根本不是什么渡劫雷,那是天道的降罚天雷,普通的小仙挨过十道便会受不住魂飞魄散,更何况整整五十道!?


临尘是这许多年来与他意气相投的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却要为了他变成这样,临尘现在如何,熠涟不敢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