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神奇动物

18.9万浏览    2443参与
斯芬克司

如果神奇动物在哪里的主角们也玩哈利波特

脑洞是@懒惰三三🍋 太太的,经过授权了,太太写的特别好看,大家一定要去看看!!!剧情比较跳脱,沙雕


                 …… ………………

纽特很喜欢决斗,而且喜欢和他哥一起,他觉得他们俩简直就是绝配,决斗开始的时候他只需要搬个小板凳坐他哥面前就行了。

决斗现场:

纽特面对动物们很开心的这个摸摸,那个瞧瞧。

对面俩学生只好生无可恋的看着,一边挨揍一边想:我到底为啥要带动物园啊!...

脑洞是@懒惰三三🍋 太太的,经过授权了,太太写的特别好看,大家一定要去看看!!!剧情比较跳脱,沙雕


                 …… ………………

纽特很喜欢决斗,而且喜欢和他哥一起,他觉得他们俩简直就是绝配,决斗开始的时候他只需要搬个小板凳坐他哥面前就行了。

决斗现场:

纽特面对动物们很开心的这个摸摸,那个瞧瞧。

对面俩学生只好生无可恋的看着,一边挨揍一边想:我到底为啥要带动物园啊!!!(还没带咒语卡)然后看着一脸得意的纽特被他哥带下场,手里提着他的手提箱。

  


格林德沃对这次转盘的女服很满意,但是没有出,然后第二天全校人都知道了可以从格林德沃那里用一千钻买衣服,并且伴随着神秘商人铺子被拆这个消息,格林德沃终于又成为了最有钱的那个。


关于在霍格沃兹的生活,最满意的是忒休斯,这一点其实并不惊讶,他终于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和他弟一起睡觉了(只是睡觉)还可以每天贴贴,这让忒休斯每天心情都很愉悦。


关于麦格

麦格看到年轻时候的邓不利多还是很开心的,她又开开心心的去做副院长了,只是每次看着校长像个二缺一样和自己的肖像聊天都会怀疑自己这个决定。

她也很高兴自己可以去全心全意揍学生试炼学生了,每天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石墩走来走去,她感觉心情无比舒畅,直到遇到了邓布利多,当时她在鞠躬是手都是冰凉的,看了看微笑的邓不利多,以及格林德沃,仿佛在说:敢动我的阿尔一下,我用煤气啊不火盾轰了你,然后这场决斗就变成了走流程,然后默默给下一个学生召唤了十五个石墩就是我愉快的看着她满场跑。


关于纽特

大家其实对纽特是又爱又恨,爱他是因为他人身材好,性格开朗还行,声音好听,特别是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就好似一股春风,吹进了全体女同学的心中,但是谁也不想面对首傲,即使是一对两百。之前有个同学cos了一下纽特学长,然后在打人柳上绑了一天。



     仙子之所以是仙子,是因为他们拥有蓝色的小手和红色的星⭐

莲染

【Thesewt】地心引力 04(放弃了,改成连载)

前文:前文:     下01


04


  地平线的边缘镀上了一层阴郁的颜色,天色在瞬息间变得昏暗——这就是真实大地的魅力,纽特忍不住遥望天空,变幻莫测,诡谲不定,是空间站那些模拟器无法比拟的。风势渐起,乌云开始聚拢,这里不出一会就会产生大雨,到时候湿气会变得很重,视野也不再开拓,而危险还在朝他一步步逼近。熟悉“真实自然”的纽特深切知晓这一切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下方横冲直闯的生物还不知道是什么模样,无论如何,首先还是要离开这里。只是纽特不打算避开,他必须亲眼见到飞船的“下场”,如果他还有机会回归人类社会的话——这些都......

前文:前文:     下01


04


  地平线的边缘镀上了一层阴郁的颜色,天色在瞬息间变得昏暗——这就是真实大地的魅力,纽特忍不住遥望天空,变幻莫测,诡谲不定,是空间站那些模拟器无法比拟的。风势渐起,乌云开始聚拢,这里不出一会就会产生大雨,到时候湿气会变得很重,视野也不再开拓,而危险还在朝他一步步逼近。熟悉“真实自然”的纽特深切知晓这一切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伤害。


  下方横冲直闯的生物还不知道是什么模样,无论如何,首先还是要离开这里。只是纽特不打算避开,他必须亲眼见到飞船的“下场”,如果他还有机会回归人类社会的话——这些都能成为弥足珍贵的实验材料。


  身边的异虫不需要沟通,立即跳回纽特打开的皮箱中。这不是逃避,而是它的任务,保护这个对纽特来说非常重要的魔法道具。


  世界的边缘消失在贴近地面的阴沉雾气中,空气的湿度也有了明显的变化。纽特施展了几次幻影移形,连续的移动让他有些疲惫地气喘——在现代社会中,对幻影移形有了明确的规定与禁令,正统的巫师已经没法如此频繁地施用——他尽力摒住急促的呼吸,身体已经躲在巨大的树冠中。粗壮的树冠有着人类居住地无法比拟的茂盛,能严实遮挡住纽特的身姿。他从高处看的更清楚,巨大的异虫身影已经出现在他的眼前。在战争中,雷兽虽然同样有着令人恐惧的巨型体积,但仍旧远不及眼前的异虫。


  原来这就是原始异虫,纽特忍不住掏出随身携带的记录仪,现代科技的好处之一就是更加轻便和快捷,他能迅速及安静地记载下眼前正在发生的事实。记录仪运用了记录羽毛笔的魔法程序,不需要他亲自动手敲击屏幕。


  “原始异虫更加巨大,健壮,前端的钳形角可以轻易地撕裂合金。”


  “人类引以为豪的坚固舰船外壳在它面前如同奶油般柔软。”


  “金属可以成为未知异虫的食物之一,吞咽‘食物’的位置正在闪烁了红光,我猜那是一种消化的方式,它正在消化金属,消化……吞噬。”


  “不,那是一种融合?或者说……该死的!”


  “异虫吞噬的金属像是在帮助他进化,他完全理解金属的特性!”


  “糟了!”


  记录戛然而止,屏幕上蓝色的光芒闪烁几下后迅速黯淡,树木在发出剧烈的摇晃,纽特立即回身握紧皮箱,用手紧紧地抱住树枝,来使身形没有那么狼狈,理智警告他要迅速离开,但异虫的身形正在极速地发生着变化,冰冷的金属色在侵入他的甲壳,令原始的笨重外衣镀上了一层更加光滑的质感。


  他必须观察,必须记录下眼前发生的一切——每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都有可能成为令人类得以生存下去珍贵的情报。纽特并非没有登上过人类与虫族大战的战场,但即便是能获得第一手资料的高级研究员,也从未见过眼下的状况——“吞噬,并且进化”。


  纽特立即理解,星球上居住的原始异虫远比他们在战争中遇到的虫族大军要更具威胁力。


  两者的进化链完全不同,没有办法放在一起比较。


  “昆虫与地球上任何生物构成都不同。他们不属于任何一种生态圈,而是发展出了自己的一套生命系统,有没有一种可能,‘昆虫’本身就是来自地球之外,是在上亿年前,地球还未完全成型时,从其他星系来到地球的生物。昆虫的存在时间比人类要古老太久太久,如果他们发展出了自己的一条智慧和进化链,是否异虫本身就是昆虫的进化形态。”


  当初在空间站交谈时的话语突然跃进纽特的头脑中,他望着下方开始躁动不安的巨大异虫萌生出奇怪的想法。


  进化链有着相当大的差异。这颗星球对于异虫究竟有着如何的影响?


  纽特来不及细想,粗壮的树干突然拦腰截断,暴躁的异虫像是正在承受“进化”带来的剧烈变化,结实的头部撞击到纽特藏身的树木——他再也没办法保持平衡。


  绝不能随着树冠一同坠落,陷入混乱的巨型异虫随时可能踩碎他的躯体,纽特熟练地调整身形,使自己在落地时不会陷入被动的僵硬的处境。


  他在空中感受着震荡的空气从脸颊两侧掠过,身体已经调整到最佳的姿势,忽然地——


  纽特的视线一转,连空气的味道也变得与之前不同,尘土与异虫的腥涩气味变得淡了,仅有的一些是他在偷看时沾在衣服编织物上的一些,也寡淡地随时可能散去,火焰燃烧木柴的味道剧烈地占据着这片区域的空气——和区分人类与其他动物的不同一样,发展到能够穿梭到其他星域的异虫仍旧无法灵活地将火焰当做工具,唯一的结论有人类在此处生存。


  接着,纽特感受到自己陷入一个怀抱中,他刚刚始终保持着睁开眼睛的动作,现在稍稍抬头,便能看到从灾难中帮助他逃脱的人。


  “忒修斯。”


  声音很轻,烟尘陷入他的喉咙,有些嘶哑。


  他的双脚落回地面,大地已经不再震荡,他一定从很远的地方被转移到此处。从声音的方位判断——纽特轻轻瞥向八点钟的方向,混重的烟尘从密林中升起,距离非常远,简单的转移魔法,但非常实用。


  “你怎么会在这。”


  哦,显而易见,理所当然,第一句一定是指责——但纽特没有气恼,他知道忒修斯一定会生气,极其愤怒,他明明先前反复叮嘱过舰长,他们此番行动的指挥官,务必要带着自己逃离脚下的这颗蔚蓝星球。他已经想到了忒修斯看到自己的无数种可能,现在的这句话,是想象中最轻的训斥。


  “我必须来,你知道原因的。”纽特反而很高兴,绿色的眼睛中闪烁中某种喜悦的成分,对忒修斯的愤怒视而不见,喜悦已经充盈在他的胸腔间——因为忒修斯还活着。


  “军令应该强制带你走。”他在憋着一股气,努力不对自己的弟弟发泄出来。


  忍耐。


  “忒修斯。”纽特踮着脚过去给忒修斯一个拥抱,“我不可能丢下你离开。”


  “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不,忒修斯,事实上我不知道,从第一封报告后,空间站没接收过任何消息。但即使我知道,我也一定会来寻找你。”


  附近没有其他人,纽特环视一圈,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问出口,“你的队友呢?”类似这样的问题,会让忒修斯感到难过,还是其他的情绪?纽特不是一个擅长安慰的人,准确来说,他连交流都不擅长。随便的安慰也是一种伤害,纽特小心翼翼地环视忒修斯的周围,但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心思。


  “的确有人牺牲,但大部分人都活下来了。”忒修斯盯着纽特的眼睛,“你想问这个?”


  纽特有些不敢接住他的眼神。“我猜得到,你一直都很……”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纽特。”忒修斯尽量放轻音量,拍了拍纽特的肩膀,“但我要说的是你的问题,为什么要来?”


  纽特忽然笑得有些狡猾,“忒修斯,其实这个问题不重要,”他将头扭向密林深处升腾烟尘的位置,用眼神向忒修斯示意自己逝去的飞船,“因为我已经回不去了。”


  “纽特!”


  纽特知道忒修斯没办法对自己发火,即便他的确愤怒,且言辞激烈,但最后的结果都会是一次又一次地纵容,哪怕是眼下的情况。“你们的营地在哪?我猜你们一定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其实人类更容易适应陆地,比起空间站,很容易想到。”他的皮箱忽然传来一阵颤栗,纽特忙用手按住皮箱,偷瞄了一眼忒修斯——他或许察觉到异常,或许没有,无论如何,这里都不是说话的好地方。


  纽特明显有些紧张,在面对忒修斯显而易见的不满中,他唠唠叨叨个没完,不停地寻找话题。“刚才那是什么异虫,像是雷兽,又有一些不同,他能消化金属,哦,我记录了一些,但我猜你们一定有更多的情报,我想在这里我能发挥更多的作用,总比在几万公里的太空站里面对枯燥的课本要有用的多,你要知道,忒修斯,我最讨厌的就是办公桌了。”


  面对着眼前这个带着几分熟悉的纽特,忒修斯的火气瞬间消散了一半。不该这样,他在心里告诫自己,“应该让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应该让他受到惩罚,因为肆意妄为的行动”。


  不能轻易地原谅他。


  “你怎么会来这里?”纽特仿佛没有注意到忒修斯的怒意,或者说他注意到了,但完全没有在意——他更关心原始异虫的状态,星球的生态,顺带上一些关于自己的动向,是的,顺带上。忒修斯的这口火气刚刚钻上喉咙,又只好悄悄咽了回去。


  “我在自讨苦吃。”忒修斯心道。他用手指向纽特迫降的地方,“我们注意到了飞船和燃点,老实说,降落的姿势非常糟糕,没有任何一位驾驶员会用那样的方式着陆。我们在各地都留了门钥匙,以防万一,是非常优秀的逃生手段。”


  忒修斯又转身将手指指向他们背面的方向。那是一处山崖,有一些距离,但还是能隐约在云雾中能窥见它的轮廓,那象征着山峰一定非常高峻。“另外,我们的临时营地在那。”


  “看起来的确是个非常安全的藏身之处。”


  忒修斯点点头,目光重新聚焦在自己的弟弟身上,“但事实上,我们遇到最大的麻烦,也在那里。”


  tbc


LLL-jx
背课文... 应该出一本叫《格...

背课文... 应该出一本叫《格林德沃名言》的书,或者搞一个叫“格林德沃牌醋 保酸!精心酿造100年!欧洲顶级醋!”的东西😂😂😂


想要的可以自己拿走

背课文... 应该出一本叫《格林德沃名言》的书,或者搞一个叫“格林德沃牌醋 保酸!精心酿造100年!欧洲顶级醋!”的东西😂😂😂


想要的可以自己拿走

⃒⃘⃤ *Lumos* ⃒⃘⃤

论老年ad究竟在厄里斯里看见了什么

脑了一个小灵感


哈利:“教授,那您在里面看见了什么呢?”


邓布利多回想了一瞬,那个时候他在和格林德沃的战争后已经二十几年了吧。无意间又来到了曾经不舍得沉入黑湖底的厄里斯魔镜前,他最开始以为仍旧是和上次同样的结果,可令他略微惊讶的是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竟不再那么的真实,失去故人的痛苦居然不再揪心,不再明显。


曾经的一切像一场梦一样过去了,似乎世界没有过盖勒特格林德沃这个人,没有麻瓜和魔法界的纷争。一切踪迹消失了,时间终究是可以磨平岁月,毕竟他也只是个凡人。


他当时将目光移回镜中,果然不是想象中的地下室。


出乎意料又不惊讶的他看见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布置似乎是圣诞节到了,......

脑了一个小灵感


哈利:“教授,那您在里面看见了什么呢?”


邓布利多回想了一瞬,那个时候他在和格林德沃的战争后已经二十几年了吧。无意间又来到了曾经不舍得沉入黑湖底的厄里斯魔镜前,他最开始以为仍旧是和上次同样的结果,可令他略微惊讶的是现在回想起那段时光竟不再那么的真实,失去故人的痛苦居然不再揪心,不再明显。


曾经的一切像一场梦一样过去了,似乎世界没有过盖勒特格林德沃这个人,没有麻瓜和魔法界的纷争。一切踪迹消失了,时间终究是可以磨平岁月,毕竟他也只是个凡人。


他当时将目光移回镜中,果然不是想象中的地下室。


出乎意料又不惊讶的他看见了自己的办公室,看布置似乎是圣诞节到了,桌上有张纸条和一双针织羊毛袜,他略感疑惑的走上前去,兴许是哪个学生过于害羞但依旧想给自己的圣诞祝福?


那张纸条泛着酒味,但并不是很刺鼻,不像是咒语给的清香,他敢保证那个学生要么私下偷偷喝酒,要么就是不小心把酒弄撒了。


他看清了上面不算优美但很简洁的字迹:


“邓布利多:

给你的,诺,款式是我特别讨厌的那种,实在不喜欢,对了,绝对不是我自己织的,天冷了记得加衣服,都老头了,别再着凉了,我怕你那么早去见梅林给安娜添堵。”


即使没有署名邓布利多也清楚的知道是谁,他拿起那双袜子,嘴角扯起了幸福的弧度,随后他看见自己并没有按上面说的穿在身上,而是把它放在一个不知名的盒子里永远保存。


他离开镜外,他突然意识到这一切他真的是那么的渴望。


从那以后,他没有再来过这个房间。但每年都会给阿不福思写上亲昵的圣诞祝福,他只剩这个弟弟了不是吗。


虽然自始至终没有回音。


他告诉自己:阿不思邓布利多,你不用奢求那么多,你本身就不配被人爱。





沉思了一会后回答了身前眼里闪着光的哈利:“我吗?我看见我在里面拿着一双羊毛袜”


可如果因为梦想而忘了生活,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赩銫
四位女性角色完成🙋

四位女性角色完成🙋

四位女性角色完成🙋

一只bug猫

ggad 结婚特典2

凑够10张好了~

au世界他事业爱情双丰收,就酱~💕

第99次约会之后当然就,结婚了~💕

ps文也更啦

后面有自己的群,欢迎大家来玩呀~

ggad 结婚特典2

凑够10张好了~

au世界他事业爱情双丰收,就酱~💕

第99次约会之后当然就,结婚了~💕

ps文也更啦

后面有自己的群,欢迎大家来玩呀~

moinmoin

说起来,全剧的多多虽然离不开悲伤的底色,但至少在人前都很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沉静可爱 


相比来说老格居然还更emotional mess… 


gif from @dumbledore-and-grindelwald via Tumblr


P.S. 话说刚意识到p1p2的镜头让邓老师刚好遮住猫头鹰讲座,头两侧的小翅膀像是天使头饰一样🙈更可爱了…怀疑摄影师私心 


说起来,全剧的多多虽然离不开悲伤的底色,但至少在人前都很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沉静可爱 


相比来说老格居然还更emotional mess… 



gif from @dumbledore-and-grindelwald via Tumblr


P.S. 话说刚意识到p1p2的镜头让邓老师刚好遮住猫头鹰讲座,头两侧的小翅膀像是天使头饰一样🙈更可爱了…怀疑摄影师私心 

 

一只bug猫

GGAD愿时光再遇你我-CH9-猪头酒吧?!

自从把书交给格林德沃,就很难在学校里看到他了。

而今天也还是一样,连自己担任助教的大课都请假了。

阿不思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他想不通一本《中世纪禁忌魔法》里到底有什么吸引力,能让格林德沃这么痴迷。

一节课结束,他还在呆呆的望着那个本来属于格林德沃的位置,空落落的寂寞感侵袭着他的内心。

“你是不是又在想他了?”同伴一边收拾自己的笔记一边问道,“你干嘛不问问教授?听说他们很熟的,说不定是有什么特别活动呢?”

听到这个建议,阿不思‘蹭’的一下站起来,是啊,他怎么没想到直接问问教授呢。

“谢啦!”说完,他急忙收好自己的物品往走廊跑去。

在走廊里,他穿过人群好不容易找到了教授。

“……......

自从把书交给格林德沃,就很难在学校里看到他了。

而今天也还是一样,连自己担任助教的大课都请假了。

阿不思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他想不通一本《中世纪禁忌魔法》里到底有什么吸引力,能让格林德沃这么痴迷。

一节课结束,他还在呆呆的望着那个本来属于格林德沃的位置,空落落的寂寞感侵袭着他的内心。

“你是不是又在想他了?”同伴一边收拾自己的笔记一边问道,“你干嘛不问问教授?听说他们很熟的,说不定是有什么特别活动呢?”

听到这个建议,阿不思‘蹭’的一下站起来,是啊,他怎么没想到直接问问教授呢。

“谢啦!”说完,他急忙收好自己的物品往走廊跑去。

在走廊里,他穿过人群好不容易找到了教授。

“……我以为你们会更熟一点。”灰白色头发的教授眼睛里是不苟言笑的严肃,“他最近请假的次数太频繁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会考虑开除他助教的位置……”教授还想继续说下去,却被阿不思打断了。

“我知道了教授,我会带话给他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只是……”顿了顿他继续道,“他能去哪呢?”

“这我怎么知道?”教授轻蔑的撇了撇嘴。

半饷,也许是看出了阿不思的疑虑,他推了推他的玳瑁色老花镜说,“……不过,他倒是经常提到在L市的郊区,有个叫‘猪头酒吧’地方。我听他说里面有一个很会讲故事的老人,特色啤酒是‘黄油啤酒’,我们本打算做完这个月的实验一起去的,但是目前看来……”

后面的话阿不思听不太进去了,眼前的这位老教授以严肃但又唠叨著称,只要给他一个话题,他就像打开了话匣子,能一件接着一件事说个不停。

“教授,我先去找找看吧,谢谢您!”打断教授的话,让阿不思感到有些尴尬,他微微额首以表歉意便转身钻进了学生们汇集出的人流里。

……

液晶显示屏上的蓝光让阿不思的面孔显得有些俊冷。‘查不到’,阿不思沮丧的合上了电脑。

就在他一筹莫展时,脑中渐渐浮现出梦里反复会出现的画面。

在一排普通的砖红色建筑中间有一条狭窄而深邃的小巷。从巷口进入,只觉得自己是在巨大海草之间穿梭的一条小鱼,随着墙体的斑驳和阴冷的气息袭来,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想到这里阿不思不禁打了个冷战。

‘无论如何都应该去试试。’在他心里却有个声音这样说到。似乎只要找到这个地方穿过小巷就能找到格林德沃。

收拾好东西,阿不思登上了去往L市郊区的巴士。巴士在不甚平整的小路上行驶,车厢摇摇晃晃,阳光虽和煦的照在车厢里,但阿不思心头的不祥预感却让他下意识的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薄棉外套,不知不觉脑袋歪向一边沉沉的睡过去了。

……

不知过了多久,“醒醒,到站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格林德沃爽朗的笑脸。委屈在一刹那冲出阿不思的胸口,他站起身双手拉紧对方的领子似要把他提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阿不思瘦小的身形和力道对高大的他根本构不成威胁,他笑着把阿不思的手归顺好,“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倒是你,怎么想起来自己过来了?”边说着,他边顺手拿起一旁座位上阿不思的书包。“走吧,来都来了,去看看吧,说不定你会喜欢呢。”

没等他答话,格林德沃便径自下了车。

 

…………

 

是梦里的路口,几乎一样的建筑和小巷。

 

“怎么?害怕了?”格林德沃打趣的看着眉头紧锁的阿不思。

“谁怕了!……就是有点奇怪的感觉。”说完他侧过身先于格林德沃走进的巷口。

巷子比梦里的还要让人压抑和阴冷,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大概走了有一百米,身后的格林德沃依旧没有开口和要追上来的意思。异样的感觉更强烈了,梦里的这个小巷虽然幽深,但也没有这么长。他回头看向格林德沃,对方低着头跟在他后面,看不清面孔。不像真实的人,倒更像是人的影子。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阿不思停下了前进的脚步,奇怪的是,格林德沃也站住不动了。

阿不思转身狐疑的向他走过去,对方却低着头开始后退;他越是往前走,格林德沃越是后退。似乎在刻意保持距离一般。就在阿不思抬腿准备起跑时,格林德沃却忽然转身向巷口跑去。

“等一下,停下!”阿不思在后面焦急的喊道。不善体育运动的他现在显得格外费力,看起来就像一只荷兰鼠为讨主人欢心,四脚并用的在拼命踩着滚轮。

而与此同时发生的还有他路过的建筑。红砖悉数从头顶落下,脚下的砖块也顺着墙角断裂下沉,身后的路出现了一个深不可测的裂缝。墙体像被巨大吸力吸引,收紧。而那个看不清终点的巷口则缩的越来越小。

来不及再去思考格林德沃的事,他加快了奔跑的速度,一心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地方。

可他越是拼命的跑,身后的断路却逼的更紧。忽然,好像有一双手拉住了他的脚踝在把他往下拽,“格林德沃!”情急之下他大声呼喊对方的名字,被叫住名字的男孩却像毫不关心一般。他稳稳的停住,然后转身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这些都早已在他的掌控之中。

“格林德沃!”阿不思绝望的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此时他整个身子已经陷入到路面之下,只剩下肩膀和头还能自由活动。他用左手死命的攀住还没陷落的砖块,另一只手则伸向格林德沃的方向,像是在向他呼救一般。

然而格林德沃并没有理会这样的求助。

就在他身后,刚才还没有尽头的小巷,此时却出现了一条平整的马路,如海市蜃楼一般,显得格外不真实。阳光照射在上面有些刺眼,行人来来往往,没有人注意到阴暗小巷里正在发生的事。

格林德沃站在逆光里,依旧是看不清表情和脸。他歪了歪头,把手放在胸前,对着阿不思的方向鞠了一躬,便转身消失在阳光大道的巷口里。

“格林德沃!别!”‘走’字还未说出口,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把他拉入了地下。

身体像沉入了一个年久失修的深不见底的泳池,四周阴冷而寂静。“格林德沃,别走,别丢下我……”阿不思张嘴想说点什么,没有声音传递,取而代之的是一串串气泡。

他绝望的伸出手想抓住什么,然而除了从水面透过来的一点微弱光芒以外便再无他物。

他索性闭起了双眼,就这样让自己继续下沉。 

----------------------------------

埋个伏笔ING~


图文无关,但是我就觉得AD的衣服好看,噗哈哈哈~


是自己的群哇~进群一起语C吧喵~

moinmoin

“今日看来不可思议之事,明日再看将不可避免。”——邓布利多


“今日看来不可思议之事,明日再看将不可避免。”——邓布利多



芫芜汀  ⃒⃘⃤​

生如夏花22

OOC预警


原创角色(我:刘湘)

私设:阿利安娜存活


         克雷登斯和纳吉尼看着对面屋顶上坐着的那人,还未开口,就被他噤声的手势所制止。


            克雷登斯想要通过他知晓生母的信息,同样他需要克雷登斯的能力,两人对彼此都各有所求。他站起身来,一张纸从他手中随风缓缓飘向克雷登斯,那纸上是一处公墓的地址,只要晚上去那里,在那里会得到答案。...

OOC预警


原创角色(我:刘湘)

私设:阿利安娜存活



         克雷登斯和纳吉尼看着对面屋顶上坐着的那人,还未开口,就被他噤声的手势所制止。



            克雷登斯想要通过他知晓生母的信息,同样他需要克雷登斯的能力,两人对彼此都各有所求。他站起身来,一张纸从他手中随风缓缓飘向克雷登斯,那纸上是一处公墓的地址,只要晚上去那里,在那里会得到答案。



         当克雷登斯再次抬起头时,那边已经没了人影,仿佛从未有人来过,只有手中的纸证明这那人曾来过。



          过了一会儿,纳吉尼看到一丝黑雾从自己身上穿过,不像其他时候那样具有破坏力,黑雾穿过纳吉尼时,更多的是柔和。



           她看向那丝黑雾,最终于克雷登斯手心汇集,克雷登斯正极力控制着那黑雾,她连忙上前,安抚着克雷登斯。她靠在克雷登斯的肩头,一同看着天边的夕阳,就那么静静地坐着……



——————————————————————



安全屋内



        蒂娜依旧生着纽特的气,雅各布在屋内找着吃的,我随着纽特进入了他的箱中,我进去时,纽特正在给驺吾伤口处上了些白鲜,白鲜大爱虽能治愈了它的伤势,但不能缓解它的疼痛,它痛得乱窜,尾巴扫向纽特,将纽特卷起,用头蹭蹭他以示友好。



        我打量着四周环境,此时纽特已经被放了下来,他正翻着一本书



“我已经极力去复原书中描述驺吾的生活环境了。”



“确实,已经很相近了。能让我把它带回去吗?”



“当然,它本就属于你们那里。”



          他向我挥了挥手中的书——《山海经》



          “由于我被限制出境了,这本书是我的助手邦提买的。她告诉我,你们魔法界那边不售卖这本书,她还是去麻瓜书店买的。”



         “这很正常啊,魔法界的那本算是古籍,一般都接触不到。我们那边很多书都向出售的,制作一本魔法书籍不需要多长时间,但我们那边需求量有些大,传统的制书供应不上,所以很多书都会面向麻瓜市场。”



         纽特对此深表疑惑


        “那不是更容易将巫师暴露在人前了吗?”



           “不会啊,他们就会把这些书当作是志怪小说,顶多会说这个作者想象力丰富罢了。像是荀子的《逍遥游》,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柳泉居士的《聊斋志异》,曹梦阮先生的《石头记》都向麻瓜揭露了我们的冰山一角,英国也有许多故事与巫师有关,不也没什么事吗。”



           纽特点点头,在检查好驺吾暂时住所没什么问题后,带我离开了箱子。



        他看向蒂娜,蒂娜别过脸去,还在生气。



        雅各布的进门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他拉过纽特,询问他是不是说了火蜥蜴一类的话惹蒂娜生气了,纽特摇摇头,走向尤瑟夫,蒂娜也过去帮他。



         他从雅各布手中接过镊子,将尤瑟夫的左眼撑开,用镊子取出眼中水龙的寄生虫,纵使取出寄生虫,但尤瑟夫还是受到毒性的影响依旧昏迷着。



       蒂娜得知尤瑟夫没事,便穿上了大衣说道



        “我要去魔法部汇报现在知道的线索。”



       说完便走出门去,纽特见蒂娜出门,立马提起箱子出门去追蒂娜。



——————tbc.————————

题外话:写到《山海经》的时候我满脑子想着哑舍哑舍哑舍



@月妍 @眠秋 @泷泽南雪 






一只bug猫

ggad 大婚 给我 结婚!

ggad大旗举起来~真的画了好久,是目前最久的一张~

青年组原地结婚ing,是纯白金羽婚礼套装~ 

大婚之日,他穿上了丝绸蕾丝的玫瑰西装,他穿上了袖口有死亡圣器的刺绣。

在死亡圣器的祝福下,他们的爱早已超越生死~

(编不出来了就这样吧(´▽`)ノ♪)希望大家喜欢吖💕

放了自己的微信和群~ 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呀(๑°3°๑)

@19世纪末的盛夏 @狮院的茶酱 @老福鸽儿 

ggad 大婚 给我 结婚!

ggad大旗举起来~真的画了好久,是目前最久的一张~

青年组原地结婚ing,是纯白金羽婚礼套装~ 

大婚之日,他穿上了丝绸蕾丝的玫瑰西装,他穿上了袖口有死亡圣器的刺绣。

在死亡圣器的祝福下,他们的爱早已超越生死~

(编不出来了就这样吧(´▽`)ノ♪)希望大家喜欢吖💕

放了自己的微信和群~ 希望能和大家成为朋友呀(๑°3°๑)

@19世纪末的盛夏 @狮院的茶酱 @老福鸽儿 

芫芜汀  ⃒⃘⃤​

生如夏花21

OOC预警


私设:阿利安娜存活


          猫头鹰的传信暂时打断了邓布利多对过去的缅怀,他拂过信封上“安娜”的署名,不自觉得想起妹妹阿利安娜,泪水收了收,展开信纸,信头那生疏的“亲爱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又将他拉回现实。


            他扫过信件上的内容,握着信纸的手不禁捏紧了几分,他的泪水再次从眼眶中滑落,为信纸上增添了斑斑...

OOC预警


私设:阿利安娜存活




          猫头鹰的传信暂时打断了邓布利多对过去的缅怀,他拂过信封上“安娜”的署名,不自觉得想起妹妹阿利安娜,泪水收了收,展开信纸,信头那生疏的“亲爱的,阿不思•邓布利多教授”又将他拉回现实。



            他扫过信件上的内容,握着信纸的手不禁捏紧了几分,他的泪水再次从眼眶中滑落,为信纸上增添了斑斑点点。



       一年前,他就收到了安娜的来信,在几次信件往来中,他逐渐了解到安娜对默默然的研究之深,于是在上次回信中,他将妹妹的情况告知了安娜,只是他得到了与他二十多年来认为的大相径庭。



        他反复读着这封不长的信



         “首先,我很荣幸能知道您的往事,不过对于您妹妹的情况,我并不赞同您的观点,默默然消散并不意味着默然者的死亡。就如克雷登斯那孩子,我亲眼看见他在在众位傲罗的攻击下消散,可事实上,他依旧存活于世。不能低估一个活过十岁的默然者。对于魔法界众人对于克雷登斯身世的猜测,我并不认同他就是预言中那个失踪的孩子。那孩子给我一种莫名的亲近感,可能是我多想了吧。最后,十分感谢您为我找到一处住所,勒梅夫妇待我很好,可能在过段时间我将来拜访您,希望不会叨扰您。”



       邓布利多看到后面眉头越深,他又何尝不明白克雷登斯只是个诱饵呢。



————————————————————




法国,巴黎



         奎妮喝了口杯中的热茶看向对面沙发上的文达,一边拒绝着身边受魔法操控的茶壶


        “我想,女士你太过热情了。”



            奎妮站起身



          “我姐姐一定会担心我,她会到处敲门疯狂地找我,我想,我该走了。”



          “但你还没见过这儿的男主人。”



          奎妮对此表示疑惑


          “你结婚了?”



         文达扶着沙发扶手站起身


          “不如说,我……心有所属。”



        “你看我分不清你这是在开玩笑,还是法国人说话的……习惯。”



         文达笑了笑并未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奎妮捂着手中的杯子,皱着眉躲避茶壶过来,当她看见进来的人时,连忙将茶杯放到一边的茶几上,拿出魔杖,杖尖指向来人——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走向她,丝毫不在意她的威胁,可能也是对自身实力的自信



         “奎妮•戈德斯坦恩小姐,虽然你姐姐是名傲罗,但这并不妨碍你加入我们伟大的事业。”



        奎妮紧张得握紧了几分手中的魔杖



        “奎妮,我们不是来伤害你的,只是想帮你,我希望你能和我们并肩同行,去创造一个我们巫师能公开,自由去爱的世界。”



          他放缓了语气,发挥着他的银舌诡辩 ,蛊惑着面前变得有些迷茫的女孩。



       很显然这些话对奎妮很受用,她沉溺与格林德沃所描绘的世界中,幻想着自己与雅各布未来的美好生活。格林德沃见目的达到了,便同意了她的离开。



        格林德沃随后也离开了,向街边走去,他最终在一处屋顶停了下来,他施咒清理了屋顶周围的灰尘,然后坐在那里,靠着身侧的墙面,闭着双眼,感受着吹来的微风,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纳吉尼从边上屋顶的天窗探出头,发现了他的到来,便将正在给一只雏鸟喂食的克雷登斯叫了出来。





——————————tbc.————————————




@月妍 @眠秋 @泷泽南雪 



夯仔儿

𝓣𝓱𝓮 𝓛𝓲𝓯𝓮 𝓪𝓷𝓭 𝓛𝓲𝓮𝓼 𝓸𝓯 𝓐𝓵𝓫𝓾𝓼 𝓓𝓾𝓶𝓫𝓵𝓮𝓭𝓸𝓻𝓮


时光与冥想盆.

𝓣𝓱𝓮 𝓛𝓲𝓯𝓮 𝓪𝓷𝓭 𝓛𝓲𝓮𝓼 𝓸𝓯 𝓐𝓵𝓫𝓾𝓼 𝓓𝓾𝓶𝓫𝓵𝓮𝓭𝓸𝓻𝓮


时光与冥想盆.

Vinda Rosier

一点问答与想法

算是重新来到拉雪兹神父公墓的一点想法。


近来,经常有朋友问我:

看到漫天黑纱缥缈于风中,有何感觉,

欣喜,痴迷,狂傲,还是基于能力的自负。

[图片]

我的回答是:

也许都有,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的,

是漫天黑纱之下,黎明前的理想,与蓝焰的交歌。

算是重新来到拉雪兹神父公墓的一点想法。


近来,经常有朋友问我:

看到漫天黑纱缥缈于风中,有何感觉,

欣喜,痴迷,狂傲,还是基于能力的自负。

我的回答是:

也许都有,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的,

是漫天黑纱之下,黎明前的理想,与蓝焰的交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