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神奇动物3

14103浏览    85参与
啊啊啊啊啊

Theseus×你 中秋节:关于小月亮

突然想起来今天中秋节,我已经很久没更了,补个脑洞


“忒修斯!今天是中秋节!中国的传统节日!”你兴冲冲地跑来,勾住他的脖子。


“哦,我知道了,Hannah。”小忒修斯的兴致并不高。

“嘿,忒修斯,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你察觉到他的反常,关切地问。


他扭头,“我在想我弟弟。”

呼,你心情有些愉悦地长舒了口气,这么快就提到纽特了。

“唔……你有个弟弟啊。”你惊喜地笑着,伸手拂了拂他耷拉着的头发。

“嗯?”他抬头看向你,却被你满脸的笑容恍愣了神,

“你的弟弟一定很可爱吧,他是不是和你一样?”

他看起来心情好转了一些,昂头微笑着

“好了,Theseus,你哪里困...

突然想起来今天中秋节,我已经很久没更了,补个脑洞


“忒修斯!今天是中秋节!中国的传统节日!”你兴冲冲地跑来,勾住他的脖子。


“哦,我知道了,Hannah。”小忒修斯的兴致并不高。

“嘿,忒修斯,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你察觉到他的反常,关切地问。


他扭头,“我在想我弟弟。”

呼,你心情有些愉悦地长舒了口气,这么快就提到纽特了。

“唔……你有个弟弟啊。”你惊喜地笑着,伸手拂了拂他耷拉着的头发。

“嗯?”他抬头看向你,却被你满脸的笑容恍愣了神,

“你的弟弟一定很可爱吧,他是不是和你一样?”

他看起来心情好转了一些,昂头微笑着

“好了,Theseus,你哪里困惑呢?因为你和弟弟的对待吗?”

“你有了弟弟以后有什么想法?”

他低低叹了口气,微不可查地说了一句 ,


“我觉得妈妈没有以前爱我了。”

哦,梅林。你的心一下收紧,似是小针绵绵地刺入,一股无名的复杂情绪冲击着你的心脏,你很心疼。


“……我想你可以同你妈妈聊聊,相信我,斯莱特林里有许多家里有小孩子的都有这样的经历。”


“你爱你的弟弟吗?”你双手搭在他的两肩。

他的语气坚定,“我爱我的弟弟。”

“他也爱你。”

“我相信你妈妈对你的爱并没有少,你也是,对吗?想想看,你的弟弟才多大,三岁?小孩子总是更需要照顾,不是吗?”

“你想啊,一个小孩,他那么脆弱,容易生病,容易跌倒磕碰,更容易哭,也不懂事,是不是很难养?”

他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对!”

你母爱泛滥,好喜欢好喜欢懂事的小忒修斯啊!


“你的弟弟就是这样一个脆弱的小孩,他很爱你,但他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爱你。你和你的妈妈都想让弟弟健康快乐地长大,那样就要很仔细地照顾他。”

“我明白了。”他突然说。

“我也要照顾好小月亮。”

“你的妈妈一定很爱你呀,她一定也希望你们两个能成为彼此最亲近的人。”


“他还小,你一定要记住,你们是兄弟。”

你认真地对他说,“你要和弟弟好好相处,互相理解。”


“嗯,他是我弟弟,是最可爱的小孩!”小忒修斯开始情绪高涨起来;


“嘿,卡米!我们在这里!”你招呼道。

“我们一起过中秋节吧,在中国有很多好玩的传统呢。”卡米莉娅一来便说,“你们怎么了?”


“我弟弟,纽特.阿尔忒弥斯。”忒修斯突然发话;“他是我最棒的弟弟!”

“哦,好吧。”你与卡米莉娅心照不宣地对视,莞尔一笑。


“走吧,我带你们过中秋!”



有人要后续嘛……

啊啊啊啊啊

Theseus×你(5) 穿越女主

没有标题就暂定为第一节飞行课吧


       下午的飞行课是和赫奇帕奇一起上的,忒修斯在上课前还专门拉住你对你说

       “飞天扫帚不可怕的,相信我,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他一脸紧张地关注着你。

       对于飞天扫帚你倒并不害怕,可小忒修斯的做法却让你惊喜又意外,他实在太可爱了!他竟然这么会关心别人!你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内心尖叫了。...


没有标题就暂定为第一节飞行课吧


       下午的飞行课是和赫奇帕奇一起上的,忒修斯在上课前还专门拉住你对你说

       “飞天扫帚不可怕的,相信我,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他一脸紧张地关注着你。

       对于飞天扫帚你倒并不害怕,可小忒修斯的做法却让你惊喜又意外,他实在太可爱了!他竟然这么会关心别人!你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在内心尖叫了。

       

       出乎你意料的是,教授你们飞行课的是一位斯通夫人,她的身材和面容保养得非常好,完全不像常年骑着飞天扫帚的样子。


     “嘿,”你旁边的小蛇叫你,“据说她曾经是霍利黑德哈比队的球员呢。”


       “哦,是吗?”你偏头看向他,努力从头脑中搜索有关信息“我记不清楚了,是那一支全是女性组成的球队吗,好厉害呀。”


       “那是”小蛇骄傲地偏过头,“她还是个纯血呢。”

       看来是个纯血论,你了然于心,继续提问道“那她是斯莱特林吗?”


       小蛇撇了撇嘴,“她当然是个斯莱特林。我叫安德里斯.艾弗里。”


       “我叫汉娜。”你微微朝他笑着,看起来毫无心机。

       “你喜欢哪一支魁地奇球队?”

       “我不太了解,你呢?”

       他的脸上露出困惑与不解的神色,

       “你都知道霍利黑德哈比队,怎么会不了解魁地奇呢?”

       你在心里已经准备好“啊说得对说得好我就是你没错”来敷衍了,却没想到他说“你的爸爸妈妈平时一定不让你玩吧。”转而又同情地看你“哦,你可真惨。”

       “啊不是这样的,我是……”

       “没有关系,在霍格沃茨我们可以好好玩,即使你的父母管得再严也不会到霍格沃茨来的。”

       他象征性地拍了拍你的肩膀,十分贴心地说,“霍格沃茨可不会轻易放别人进来。”

       “……”你哑口无言,纵使活了两世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见你没说话,他又满腔遗憾地开口道,

       “你的父母不会连这都没告诉你吧”他眼里的同情几乎要化为实质。

       “……”你酝酿了片刻,

       “我没有,我很好,谢谢。”

       他看着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露出“好兄弟”的样子,“我懂你,我不会说的。”

       这次轮到你迷惑了,为什么他要默认你是纯血啊喂!

       

       你们正说着,已经有一些小蛇和对面的小獾骂起来了。

       “泥巴种”

        你看到一个有着浓密自来卷头发的斯莱特林女孩指着一个满脸雀斑的赫奇帕奇女孩用口型无声地骂着。

       那赫奇帕奇女孩满脸通红,气愤地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被她旁边的红发女孩一把按住指着对面一字一句回怼了一大通,让那斯莱特林女孩哑口无言,只能愤怒地跺脚,嚣张地比划着什么。

       哇塞,强悍,不过现在刚上一年级的麻种新生也知道泥巴种什么意思了?你好奇地想,你到现在还没有听见泥巴种的称呼。

       两个学院还有许多对骂的学生,你看着这激烈的混战不禁缩了缩脖子,自己一个麻种巫师在斯莱特林,很难混啊。

       

       想到这里,你扭过头,发现忒修斯正专注地盯着你,小忒修斯目光炯炯,眼里满是真诚。

       别怕。你从他眼里看出。

       战火暂时还没波及到你身上。你笑起来。

       没事的,没事的。

       没想到在满是纯血论的斯莱特林,忒修斯也能给予你温暖和鼓励。


       尽管如此,直到你们拿起飞天扫帚时,他还在盯着你,仿佛对你刚才宽大的表现十分怀疑。

       你又向他摆摆手,低头摆弄起飞天扫帚。

       飞天扫帚你还是第一次见,不知道为什么,你很有信心,丝毫不担心接下来的飞行。


       “Up,up”

       你顺利地骑着飞天扫帚漂浮起来,扫帚随着你手臂的浮动乱冲,它实在太灵敏了,你想。有点不太好控制。


       你又抬头看了一眼忒修斯,他稳稳地骑在扫帚上,正毫无畏惧地看着你。

       你被他这一眼来得猝不及防,手一抖,扫帚立刻不受控制地冲了出去。

       你看他的表情肉眼可见地惊慌,手忙脚乱地赶紧把扫帚停了下来,又慢吞吞地控制它回去。

       斯通夫人转身看到了这一幕,“汉娜小姐骑的非常不错,斯莱特林加五分。”


       你旁边的安德里斯佩服地看着你,

       “骑的这么好,还说你不会骑,可以啊。”


       你瞠目结舌,你怎么就给斯莱特林加分了,斯通夫人疯了?


       忒修斯还看着你,不知道为什么,当安德里斯拍你的肩膀时,他的表情更不好了。


       “埃琳娜!你在说什么!赫奇帕奇扣五分!”

       你看过去,是那个红头发的赫奇帕奇女孩,她还不服气地瞪视着对面的女孩。

       那个斯莱特林女孩则捂着嘴对她们窃笑。

       哦,原来是个偏心鬼啊。


       你看到忒修斯不服地对着斯通夫人翻了个白眼,扫帚失控又猛地栽了一下险些掉下去。他抬头看到你,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小忒修斯真是太可爱了!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忒修斯立刻来到你的身边,“你没事吧,真没想到那位斯通夫人是这样的教授。”

       “我当然没事了,你飞天扫帚的水平也很好啊。”

       “哇,”安德里斯夸张地叫起来,“你是斯卡曼德吗?”

       “是的,忒修斯.斯卡曼德。”

       “嗨,你好,我是安德里斯.艾弗里。”他大大咧咧伸出手。

       你觉得忒修斯好像不怎么喜欢这位艾弗里,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果然,忒修斯看着他,没伸手。

       眼见着气氛即将尴尬起来,你连忙开口打圆场;

       “诶,忒修斯,艾弗里是我在飞行课上刚认识的朋友,他可仗义了。”

       你想,他冒冒失失地就认为你是纯血,还答应帮你保密,也没有参与混战骂“泥巴种”,应该也算仗义吧……

       终于,忒修斯的表情变得有所缓和,逐渐伸出了手。

    

       “汉娜,他是艾弗里家的人,艾弗里家族全都是纯血论!”他看着你,“你不该和一个艾弗里玩的。”

       “可是他很友好,也很大方啊。”

       忒修斯的表情还是很严肃,

       对了,“艾弗里!我不是巫师家庭的孩子!”你冲着不远处的安德里斯大喊一声。

       “啊?”他下意识地换上一副轻蔑的表情,反应过来后,脸上又浮现出崩坏的样子。

       

       “看吧,他和你做朋友只是因为他以为你是个纯血。”小忒修斯叹了口气,劝你道。


       “好吧,虽然你不是一个纯血统,可你还是很厉害!”他走着,又冲你喊。


       你看着忒修斯崩坏的表情,笑出了声。


       小孩子,还是很好调教的。



救命……英文名好难找

想不出来女主姓什么。。。

这种小朋友真的可爱死我了

三文鱼-

好—怪—

如果有娃应该就是这样?不是oc谢谢  

好—怪—

如果有娃应该就是这样?不是oc谢谢  

啊啊啊啊啊

友友们!绝了!好好看看!

翠鸟也是我乱点出来的,没有任何逻辑与思维

我在考虑让女主的守护神是鸟类,这个好像也不错虽然不符合我确切的设想

一个忒修斯乙女一个纽特乙女?

🤔除了洁癖党好像确实不错😳

友友们!绝了!好好看看!

翠鸟也是我乱点出来的,没有任何逻辑与思维

我在考虑让女主的守护神是鸟类,这个好像也不错虽然不符合我确切的设想

一个忒修斯乙女一个纽特乙女?

🤔除了洁癖党好像确实不错😳

啊啊啊啊啊
友友们!都过来看!绝了!尤其是...

友友们!都过来看!绝了!尤其是纽特的女朋友!

我也不知道自己选了什么在测试的时候就一直乱点卡bug

然后!

关键我是同一题都乱戳好几个结果!

……

嘿嘿目前我还没有发现守护神是火蜥蜴的姐妹呦

所以说我现在是发现了一个隐藏选项吗?😱

😳下次尝试斯芬克斯🤔

友友们!都过来看!绝了!尤其是纽特的女朋友!

我也不知道自己选了什么在测试的时候就一直乱点卡bug

然后!

关键我是同一题都乱戳好几个结果!

……

嘿嘿目前我还没有发现守护神是火蜥蜴的姐妹呦

所以说我现在是发现了一个隐藏选项吗?😱

😳下次尝试斯芬克斯🤔

摆烂疯子
啊啊啊啊纽特学长和麒麟宝宝!太...

啊啊啊啊纽特学长和麒麟宝宝!太可爱了吧?!

啊啊啊啊纽特学长和麒麟宝宝!太可爱了吧?!

摆烂疯子

虽然挥动魔杖的手没有过丝毫犹豫,但在下最后的狠手时,仍会停止攻击并下意识保护对方的心脏。

虽然挥动魔杖的手没有过丝毫犹豫,但在下最后的狠手时,仍会停止攻击并下意识保护对方的心脏。

三文鱼-

  

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打个tag看着乐呵  


  

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打个tag看着乐呵  

miss you AR.

【hp】吐槽某些短视频擦边蝎子舞

好家伙昨天刚回家就听说纽特特的蝎子舞火了,本来挺开心的,结果直到我看到那个标签下面只有一小部分的是正常还原的,其他的全是擦边,真的服了,拿这个擦边我也是佩服,一个两个那腿跟用502粘住了一样,pg扭来扭去,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看到有哈迷在评论区说不应该用这个擦边,结果就有舔狗,洗衣机在洗,是是是,你家姐姐(哥哥)想怎么跳就怎么跳,我们管不着,包括有一个明星也跳了(不敢说名字,怕她粉丝看到),评论区那叫一个双标。


还有这次是拿蝎子舞擦,那下次是不是就该毒角兽的求偶舞了?把你那大pg怼到摄像机面前扭来扭去?


还有真的有好多人都喜欢蹭hp热度,买的东西跟hp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要打一个hp......

好家伙昨天刚回家就听说纽特特的蝎子舞火了,本来挺开心的,结果直到我看到那个标签下面只有一小部分的是正常还原的,其他的全是擦边,真的服了,拿这个擦边我也是佩服,一个两个那腿跟用502粘住了一样,pg扭来扭去,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看到有哈迷在评论区说不应该用这个擦边,结果就有舔狗,洗衣机在洗,是是是,你家姐姐(哥哥)想怎么跳就怎么跳,我们管不着,包括有一个明星也跳了(不敢说名字,怕她粉丝看到),评论区那叫一个双标。


还有这次是拿蝎子舞擦,那下次是不是就该毒角兽的求偶舞了?把你那大pg怼到摄像机面前扭来扭去?


还有真的有好多人都喜欢蹭hp热度,买的东西跟hp一点关系都没有,还要打一个hp的标签,真是服了,有条蛇就是斯莱特林?有只鹰就是拉文克劳?红金配色就是格兰芬多?黑黄配色就是赫奇帕奇?就……一整个蚌住了

楚淮清

关于ggad

    我喜欢看格林德沃对邓布利多说“还有谁会爱你,你现在孤身一人了。”


    关于神奇动物3,我最喜欢这里。

    倒也不是喜欢虐文。


   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很现实。

   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厮守终生,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在故事结尾后,也仍旧会被柴米油盐终结一时的“见色起意”。

   尤其是老baby们,越活越不......

    我喜欢看格林德沃对邓布利多说“还有谁会爱你,你现在孤身一人了。”


    关于神奇动物3,我最喜欢这里。

    倒也不是喜欢虐文。

    

   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很现实。

   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厮守终生,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在故事结尾后,也仍旧会被柴米油盐终结一时的“见色起意”。

   尤其是老baby们,越活越不能为自己而活,自己的生命,自己的意愿却并不重要,被身边所有人所有事裹狭着,推搡着,步步踉跄着往前走着,或许真正的心情,早已被仓促的丢在某个角落,连回忆的时间都没有。


    所以他们互相朝对方举起魔杖,是被所有人所有事甚至他们自己,推着走来的结果,可另一只手,却互相放在彼此的心脏处,这只手才是双方真正的心情,因为如此珍贵,又如此不能轻易触碰,所以有且仅有一次。

   

   在格林德沃的世界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孤身一人呢,他说“还有谁会爱你”,不也是同时对自己的说的吗,世界上最合适的两个人兵戎相见,又怎么会遇见其他“如对方一样的人”。说句不好听的,哪怕有一天真的遇见了,那结局也必然会如出一辙。

    没有妥协,便从不会有he的局面。


    他们不能妥协,这才是现实,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在一起,一个注定被裹入暗流而浑身冰冷躺在石棺里,一个注定在纽蒙加德衰败的黑暗腐朽入土。


    永远不再见面,是彼此最后的温柔。


啊啊啊啊啊

“斯卡曼德兄弟最终都选择了与对方相似的人”

斯卡曼德兄弟的爱人都像对方

纽特的爱人蒂娜,一个傲罗,在第二部中还晋升成了首席傲罗,这个跟忒修斯就高度统一

在第一部里,纽特因为神奇动物被正在免职的蒂娜抓走,当时纽特试图解释,但蒂娜没有怎么听,非常正直又有点死板

再看看忒修斯,在第二部开头那段的表现中,死板和严肃就表现得淋漓尽致,正直也被刻画在了这个人物的内里

而且这两个人也不完全古板,就像蒂娜不肯交出箱子,忒修斯像让弟弟在在自己的部门下就职(看电影我还是觉得忒修斯让弟弟在自己那是找了关系的),他们也会变通,只是被束缚在了魔法部的繁文缛节下,没有在明面上表现出来(我猜纽特对这两个人的爱很大...

“斯卡曼德兄弟最终都选择了与对方相似的人”

斯卡曼德兄弟的爱人都像对方

纽特的爱人蒂娜,一个傲罗,在第二部中还晋升成了首席傲罗,这个跟忒修斯就高度统一

在第一部里,纽特因为神奇动物被正在免职的蒂娜抓走,当时纽特试图解释,但蒂娜没有怎么听,非常正直又有点死板

再看看忒修斯,在第二部开头那段的表现中,死板和严肃就表现得淋漓尽致,正直也被刻画在了这个人物的内里

而且这两个人也不完全古板,就像蒂娜不肯交出箱子,忒修斯像让弟弟在在自己的部门下就职(看电影我还是觉得忒修斯让弟弟在自己那是找了关系的),他们也会变通,只是被束缚在了魔法部的繁文缛节下,没有在明面上表现出来(我猜纽特对这两个人的爱很大程度是基于他们内里的善良和变通)当然,表现的太明显可能也做不到首席这个职位上了

他们相似的地方太多我说不出来也说不完,我看电影的时候特别强烈地感觉两个人非常非常相像,简直,抹了年龄和性别两个人几乎没有差别了

当然,在第三部里哥的战力实在太。我只当椰子华纳脑子不好,为了剧情给哥人设拍崩了①

(话说我看第一部的时候newtina一点也没磕起来,不太理解这两个人怎么相爱的②)

莉塔和纽特更直接了,简直就是明晃晃的异类,从霍格沃茨两个人就是同级的朋友,都被同学排斥,没有太多好友,个性斐然,有自己的坚持

他们和对方就像B612小行星和那里的小王子,孤独又不寂寞,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善良(不一定单纯)

他们是同类

所以忒修斯和纽特的取向就很迷,他们的性格没有那么大众,不像奎妮雅各布那样(可能是简单?)平凡;

他们的选择都是对方的同类(有点替身文学那味了③),在成长与生活过程中,两个个性鲜明的人互相磨合,他们成就了现在的彼此,在漫长岁月中,他们不知不觉中变得被这样的人吸引也吸引这样的人。

斯卡曼德们,你们在寻找幸福的路上怎么不回头看看身边人呢


①:可恶的大卫椰子!可恶的华纳!我!对!华!纳!就!此!结!仇!(话说狗威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②:看电影第一部的时候迷上纽特,但newtina一点也不磕就导致我一开始对蒂娜没有什么好感不过现在坦然接受了

③:ky致歉,有哪个太太考虑写一下thesewt的这种事替身文学?甚至还可以让莉塔蒂娜也把斯卡曼德兄弟当做替身(脑洞好大好疯)馋,求


又以及:thesewt和newtina还有忒莉我都磕,轻点喷

三文鱼-
又是某个屑半夜开肝 画不好我的...

又是某个屑半夜开肝


画不好我的错

又是某个屑半夜开肝


画不好我的错

啊啊啊啊啊

Thesewt 麒麟的祝福

被老福特屏了五次第六次也不一定下得来☹️

链接 吧

累了 再发不上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我也不明白这么清水一篇文怎么就涩Q了🙄

被老福特屏了五次第六次也不一定下得来☹️

链接 吧

累了 再发不上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我也不明白这么清水一篇文怎么就涩Q了🙄

必须he😅

无脑文稿(GGAD么么么

  这么多年来,“阿尔”已变为“阿不思”。

  盖勒特望着眼前的男人如此平静,那渺小的生灵颤抖着跪了下来。

  “还有谁会爱你,邓布利多?”

  几乎是脱口而出。

  男人站起身,手握魔杖,血盟攀上了他的臂。

  盖勒特冷眼望着这一幕。

  链子越缠越紧,闪烁着猩红的光。

  它碎了,碎了一地。

  “我从没想过你会背叛我。”盖勒特直视着对准他的魔杖。

  “你现在孤身一人了。”......

  这么多年来,“阿尔”已变为“阿不思”。

  盖勒特望着眼前的男人如此平静,那渺小的生灵颤抖着跪了下来。

  “还有谁会爱你,邓布利多?”

  几乎是脱口而出。

  男人站起身,手握魔杖,血盟攀上了他的臂。

  盖勒特冷眼望着这一幕。

  链子越缠越紧,闪烁着猩红的光。

  它碎了,碎了一地。

  “我从没想过你会背叛我。”盖勒特直视着对准他的魔杖。

  “你现在孤身一人了。”

  “为了最伟大的利益。”

  


孽十三。

《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中文版剧本书发布会。

今天又是幸福的哈迷⚡️

《神奇动物:邓布利多之谜》中文版剧本书发布会。

今天又是幸福的哈迷⚡️

文文
看前必补!《神奇动物3》中国麒麟虽迟但到,几十块电影票值不值
看前必补!《神奇动物3》中国麒麟虽迟但到,几十块电影票值不值
啊啊啊啊啊

浅代一下吧,后面四张可以当预告啊

这一段真的甜死我

电影里没播真的缺失了对于这两兄弟感情的一个极好的诠释和推进

“华纳!”

浅代一下吧,后面四张可以当预告啊

这一段真的甜死我

电影里没播真的缺失了对于这两兄弟感情的一个极好的诠释和推进

“华纳!”

啊啊啊啊啊

Thesewt 麒麟的祝福

     当忒修斯赶来时,他看着受伤的弟弟,内心难过、后悔、心疼、自责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难受得无以复加 。

     忒修斯匆匆地检查了纽特的身体,确认了没有重伤,才坎坎松了口气,尽管如此,他还是绷紧了神经,赶紧带纽特离开。


     在等纽特苏醒的时间里,忒修斯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在了照看小麒麟。看着小麒麟无辜地蹭着他的胸口,他感受到一股无端的柔软填满了他的内心。忒修斯感到一点意外,首席敖罗何时拥有如此温柔的一面了?他想...

     当忒修斯赶来时,他看着受伤的弟弟,内心难过、后悔、心疼、自责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让他难受得无以复加 。

     忒修斯匆匆地检查了纽特的身体,确认了没有重伤,才坎坎松了口气,尽管如此,他还是绷紧了神经,赶紧带纽特离开。


     在等纽特苏醒的时间里,忒修斯把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在了照看小麒麟。看着小麒麟无辜地蹭着他的胸口,他感受到一股无端的柔软填满了他的内心。忒修斯感到一点意外,首席敖罗何时拥有如此温柔的一面了?他想,他或许能明白纽特对于动物们的爱好了。

     但是,即便如此,忒修斯也不能接受纽特爱神奇动物却不理哥哥的行为!坚决不能!

     随着时间流逝,纽特悠悠转醒。他费力地睁开眼睛,看到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子倾泻而下。纽特微微支撑起身子,眨了眨眼,听到屋外忒修斯低沉的话语,纽特想不了那么多,没来由地感到莫大的安心。

     纽特轻轻坐起身子,腹部传来微微的疼痛,令他在瞬间被滔天的恐惧和心悸淹没。纽特十分害怕,但他先出去了,终于真正看到了忒修斯。

     忒修斯逆光坐着,怀里抱着小麒麟,听到纽特走出发出的细小声音,抬头望向纽特,还带着未褪下的柔情的脸在一瞬间盈满了笑容。

     “嘿,纽特,还好吗?你受伤了,来让哥哥看看。”

     “……嗯”纽特顺从地坐下,内心为了那无名的孩子而波涛汹涌。

     “嘶……”纽特的手微不可查地抚上腹部,从下腹中某一块蔓延开来的疼痛再一次猛烈冲撞了他的神经。

     忒修斯拉起纽特的手,抬头看了纽特一眼,默不作声,又低下头仔细观察他的伤口。

     伤口是中了某种黑魔法造成的,看上去像是灼伤。他皱了皱眉,受伤面积不小,几乎整个掌心都没能躲过。

     忒修斯端详着纽特的手,伤口上在逃跑过程中沾上了沙子。不能用咒语除尘,咒语跟未知的黑魔法叠加很可能造成新的伤害。

     “那里有镊子,忒修斯,就在我上衣中的包里。”纽特闭了闭眼,他可不想时时冒着儿子的生命危险去拿镊子。

     忒修斯注视了纽特片刻,很快取来镊子。

     忒修斯坐下,很快又起身,看了看纽特,俯身抱起他,把他放在窗前明亮的椅子上。纽特瘦高瘦高的,被忒修斯轻易地抱起,不知为何感到十分心虚。纽特有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推了推忒修斯“啊,干嘛?”

     “窗前亮堂,看得清楚。”


(此时一根忒修斯的魔杖悲愤地把自己折断)

(荧光闪烁自己连夜跑路)

                       (不是)

     

     于是可怜的小纽就信了。

     “嗯,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