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神奇生物管理局

21240浏览    1455参与
小顾同学睡不醒

很难不让我想到《历师》了,我的寒清啊!!!

真的强推

动漫名字《历师》

小说原名《黄历师》

入股不亏!!!

很难不让我想到《历师》了,我的寒清啊!!!

真的强推

动漫名字《历师》

小说原名《黄历师》

入股不亏!!!

发光会费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开始摇出来这个设定真的笑了半天,就觉得很贴 

欢乐向小短打

伪精神病患者×仙人掌花妖

(才不是为了头像框)


01

蒲熠星现在高三,是个学霸,但是他高冷不好聊天,奈何人长得帅,班里的人偷偷把他比成猫——多半是因为他在上午上课的时候大多都在阳光下趴着睡觉。

班里四十多将近五十个人,他能记住名字并且对上脸的不过寥寥。

高三一次考试之后,蒲妈妈带着儿子去花鸟鱼市场溜达放松放松。

花鸟鱼市场,有花草,有各种小鱼,有种类繁多的鹦鹉和鸽子,因为附近有宠物店,所以也有小猫小狗兔子等等。

蒲妈妈想给家里添几尾小金鱼,在小摊前挑选。

蒲熠星在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开始摇出来这个设定真的笑了半天,就觉得很贴 

欢乐向小短打

伪精神病患者×仙人掌花妖

(才不是为了头像框)


01

蒲熠星现在高三,是个学霸,但是他高冷不好聊天,奈何人长得帅,班里的人偷偷把他比成猫——多半是因为他在上午上课的时候大多都在阳光下趴着睡觉。

班里四十多将近五十个人,他能记住名字并且对上脸的不过寥寥。

高三一次考试之后,蒲妈妈带着儿子去花鸟鱼市场溜达放松放松。

花鸟鱼市场,有花草,有各种小鱼,有种类繁多的鹦鹉和鸽子,因为附近有宠物店,所以也有小猫小狗兔子等等。

蒲妈妈想给家里添几尾小金鱼,在小摊前挑选。

蒲熠星在后面站着,眯着眼睛打量那些小鱼。

“唉。”

他听见一声叹息。

他回头,看街上不息的人流,没有人像是刚刚叹了口气的样子。

幻听了?不应该啊。

他刚要回头,就又听见了一声叹气。

这回听得很清楚,小小的一声叹气,好像是......从比较低的位置传出来的。

他低头看了看周围,终于在附近一个卖多肉的小摊上,看见了一个......

看见了一个盘腿坐在一小盆仙人掌上的小人。


吓的蒲猫猫一个激灵炸了毛,向反方向小小挪了一步。


02

于是回家的路上蒲熠星手里就多了这一小盆仙人掌。

蒲熠星的高冷出现了一丝裂痕,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刚刚因为一直盯着,蒲妈妈非常贴心的精准找到并买下了这盆仙人掌,塞到他手里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膀。

“想买哪个直接跟妈妈说就行,不用不好意思开口。”

“?”

我不是我没有你瞎说。


03

小花盆被放在他的书桌上。

蒲熠星看了一眼,开始在网上搜索养仙人掌的方法。


‘自带小人的仙人掌怎么养’

‘仙人掌上长人了应该怎么办’


想了想他又删掉,换了个方向继续搜索。


‘幻听是因为什么产生的’

‘现在的植物可以成精吗’


在第八次点开标题之后是小广告之后,蒲熠星果断放弃了搜索,扔了手机。

他趴在桌子上,用手戳花盆。

那个小人穿着浅绿色的小卫衣,在仙人掌后面露了个头,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蒲熠星想了想,应该除了自己没人看得见它。

这小东西......手感不知道怎么样。

他把手指往上挪,在小人有些凶的目光里戳了戳他的头——是仙人掌的刺扎扎的感觉。

“啊?看得见摸不zao?”

他低声发出疑问。

那小人却是一震,然后踩着刺往下跳,消失在了仙人掌的背面。

蒲熠星把花盆转了转,没再看见那个小人。


04

一连几天,除了偶尔闲下来用喷壶给它喷一点点水,蒲熠星再没动过那盆仙人掌。

今天写作业的时候,它终于传来了一点窸窸窣窣的动静,蒲熠星循着声音去看仙人掌,就看见那小人又出现了,似乎是几天没有搭理,相信了自己看不见他,所以显得很轻松,小人挑了跟侧面比较高的刺,坐在上面,然后扭头看这个把花买回来的人现在在干什么。

然后就和蒲熠星好奇探寻的目光对上了。

“!”

“你出来了?”

蒲熠星低声问。

“你能看得见我?!”

小人从刺上跳下来,稳稳落地,然后走到花盆边缘,趴在上面支着头。

“别人看不见你?”

蒲熠星反问。

小人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这个人比我还不好聊天,蒲熠星想。

“我叫蒲熠星——你有名字吗?”

“郭文韬。”

“你是......类似于......精灵?”

“我是仙人掌花妖。”

“不是说建国之后不允许成精么?”

“......”

感觉到小人翻了个大白眼,蒲熠星没再接着说。


05

也许是碰到了一个比自己还不好聊天的人,蒲熠星的话反而渐渐多了起来。

写作业写累了,或者闲下来的时候,蒲熠星就会想方设法和郭文韬说话。

两个人倒是越来越熟,但是从别人的角度看,蒲熠星经常和一盆仙人掌说话,就显得不太正常了。

“阿蒲,最近是不是学习压力太大了?”

“没有。”

这样的对话时常发生。


蒲熠星通常会和郭文韬吐槽这件事情。

郭文韬最近力量有所增强,他已经可以让小人化成实体了,同时他的活范围也大了很多,甚至可以装在蒲熠星的衣服口袋里跟他去学校。

两个人每天从天南聊到地北,不知不觉间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感。


后来在某个偷偷跑去天台看星星的夜晚,蒲熠星跟郭文韬说了这件事情。

“没事啊,等我再修炼修炼就可以化形嘛~”

小人坐在他的手指上,晃着jiojio。

那天蒲熠星抱着盆仙人掌笑到大半夜。


06

于是蒲熠星到哪都带着这盆仙人掌。

时间长了,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多少有点问题,天天对着一小盆仙人掌韬韬不绝,自言自语,有问有答,还说那是他喜欢的人。


蒲熠星噘嘴,

“韬韬,他们都说我疯了,和一盆仙人掌谈恋爱。”

小人从仙人掌上跳下来,去亲了亲他的指尖,也傲娇的噘嘴,

“区区凡人,哪能理解我们的爱情~”


07

不知不觉间,又一年过去了,蒲熠星上了大二,换了新的寝室。

蒲熠星帮新室友搬了下箱子,然后回到书桌前捧起他的仙人掌。

“韬韬,他们都说我疯了,和一盆仙人掌谈恋爱。”

仙人掌毫无反应。

蒲熠星低声喃喃,

“或许我真的疯了......嗷!”


头上一记重击,

穿着绿色衬衫刚搬完箱子的新室友郭文韬:

“你够了!老子都化形半年了,你天天捧着我的真身演什么?!”

蒲熠星:“诶诶诶我这不是回味初见呢嘛~轻点打诶!”

肖战去美国,美国当场解体
 神奇動物在哪裏?在這裏!

 神奇動物在哪裏?在這裏!

 神奇動物在哪裏?在這裏!

余妤
天官赐福 百无禁忌 来自一个不...

天官赐福  百无禁忌


来自一个不会画画的人的上课摸鱼产物

天官赐福  百无禁忌


来自一个不会画画的人的上课摸鱼产物

花迎墨绶

笔下吐出的血

  听闻暗夜里总有人在喃喃自语。


  在黄昏后的教室,当教室的门半开着,白墙上的挂钟发出迟钝的声音。一个灵魂飘荡在幽暗的走廊,无数眼睛如厉鬼发出野兽吃人前的凝视!


  你不如猜猜是谁在吃人——

  

  笔端写出的字竟然全部实现。在罪恶的角落里承受着各种诅咒和谩骂的薄纸他就要快拦不住我了。

  

  笔和纸会永远在一起,跟所有人想的一样。我们相遇就会共存亡。

  可是……宣纸却痛恨我。一笔一划,白纸黑字的魔力是很大的。

  最近教室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有一个男孩被诅咒过无数次。

  宣纸和我也知道了原委。被骂的人是个男孩。

  丑八怪,恶心,死同性恋,穷鬼...

  听闻暗夜里总有人在喃喃自语。


  在黄昏后的教室,当教室的门半开着,白墙上的挂钟发出迟钝的声音。一个灵魂飘荡在幽暗的走廊,无数眼睛如厉鬼发出野兽吃人前的凝视!


  你不如猜猜是谁在吃人——

  

  笔端写出的字竟然全部实现。在罪恶的角落里承受着各种诅咒和谩骂的薄纸他就要快拦不住我了。

  

  笔和纸会永远在一起,跟所有人想的一样。我们相遇就会共存亡。

  可是……宣纸却痛恨我。一笔一划,白纸黑字的魔力是很大的。

  最近教室中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有一个男孩被诅咒过无数次。

  宣纸和我也知道了原委。被骂的人是个男孩。

  丑八怪,恶心,死同性恋,穷鬼,有娘生没娘养……

  这些是出现最多的。

  

  “张峰阳,你跟我出来一下”班主任在教室门口恨不得把他的名字剁得烂碎。

  广播中刚发布了一条通名警告。张峰阳和三班某人不正常交往。如有下次直接开除。

  最后一排靠着墙的角落里,书本堆在桌上如一堵墙,仿佛要隔开所以目光和非议。张峰阳正沉思着某个哲学问题: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一页空白的纸上,铁画银钩。

  


  纸和我留下了他的印记,并且生出某种能量。

  

  班级里一排排的人都回过头来,压迫感就像一堆尸体朝着你招手。

  张峰阳放下笔,从后门出去。

  刚出去一步就有人说“这好像是被第三次通报批评了”

  “全校都认识这个大名人了,班级外面天天有人好奇gay长什么样,笑死”

  

  张峰阳被班主任拽着拖到了办公室。

  “去见见你的岳父岳母,啊?不想去也不行”

  张峰阳的心剧烈跳动,耳边是上一次无边无尽的抱怨声,和骂声。

  

  办公室里有两个人直直的盯着张峰阳。三四个老师也停下了说话。都看着张峰阳。

  

  叶束的母亲见到张峰阳气得牙齿发抖。她猛地塞了一支笔给张峰阳。啪的一声一张纸拍在红漆桌上。摁着张峰阳趴在桌子上去写。

  狼豹一样恶叫着“写!你签一个名字!你一个同性恋,妈也没有,你爸打工一把骨头的,你签下这个协议最多不过一年不能读书,给你二十万比你爸一年挣得还多”

  

  白纸黑字,穷凶极恶。

  

  张峰阳拿着笔,那是一支圆珠笔,吐出的是血色的红,是深渊泥土的黑。

  张峰阳心每跳一次就触动着疼痛,他舔了舔嘴唇。我张峰阳有那一点比别人差?

  有人拿着一支笔拼出了一个世界。有人拿着一支笔在试卷上开疆拓土……而我张峰阳要拿着一支笔写最卑颜屈膝的名字——张峰阳!

  

  叶束的爸爸摸了摸张峰阳的头“孩子,做父母的希望你理解,我们家叶束玩心重,你这成绩掉了这么多,学校都为难,你停学一年你看马上高三了,对谁来说都很重要,钱给你,三番两次来见你,你的脸也挂不住,这样我和你爸说,孩子把你爸电话告诉我们”

  

  办公室里的空调阴间来的风,从人的脚下窜到头皮上。叮的一声。下课铃声杀进心里。

  马上有同学进来,老师笑脸相迎,学生尊师重道却不停的看向张峰阳。

  张峰阳觉得这笔怎么都抓不住,有点滑……

  叶束爸爸的手随时可以扭断他的脑颅一样。

  张峰阳瞥头,像一只蚂蚁动着触角。

  他笑笑的说“叔叔,我想上个厕所……马上回来,回来了就写”

  

  张峰阳落慌而逃。可打开门就迎接上了“问候”的目光。他依旧是风轻云淡在脸上。

  一步步的走向厕所。他要脸,人活着不能没有尊严是吧……爸爸。

  “喂,疯羊,二十万唉,你爸搬砖辛苦,拿了吧,叶束不会替你说话的”

  

  一个人跑上来拦住张峰阳,夜中月光照落在地上。月光如水,人心也像水。波澜壮阔,海浪喧嚣。

  在这里,一路走着。好像一只猴在被众人观赏。

  他跑到厕所,关上厕所的门。空气中的腥臊味恶心着人。就要把人活活杀死。

  厕所的门上,被写满了文字。张峰阳拿出笔和随身带的小本子写下:冷静,冷静,他们再怎么样也不会打你是吧,叶束是他们的宝贝儿子……那我让他们的宝贝儿子——不行!可我错了吗?我没错根本不要怕。

  

  不得不承认,我和纸这一刻给了他勇气。

  张峰阳又一次抬起头来,他拿水冲了一把脸。

  踏着一地碎光,读天生我材必有用,不为五斗米折腰之句。

  办公室只剩下三个人。叶束父母和他的班主任。

  

  他进门便说“叔叔阿姨,我不要钱,也不会签字的,我只想安静读书”

  

  那阿姨坐在凳子上架着腿抱着手冷笑一声,没说话。两双小眼里意味深长。

  那叔叔也是一愣“读书?你读的什么书,先做人在做学问吧孩子”

  

  话里带刺,一针见血。这比狗咬一口还更吓人。血淋淋的话刺破肚子不算还留下烈毒。

  张峰阳指骨捏的发白。他想张开血盆大口咬断他们的脖子,看滚烫的血喷涌而出。

  班主任无事人一样坐着在改试卷。张峰阳胆子起来了天王老子也要怕!

  “老师,我没有纠缠叶束同学……我不想签字”

  家长等着老师的发言,张峰阳像抓住救命稻草。

  班主任拍了一下桌子,起身大声呵斥“你不停学,学校就要把你开除记大过,人家家长几次来,都是你这破事,读书……读书、你这成绩一个职高的都比你强,你读什么书啊?叫你停学一年在家复习,还拿钱给你”

  

  目光如刀,一刀刀在张峰阳脸上划开。霹雳响起,在心里下起了大雨。

  否定他的努力。

  否定他的为人。

  对他的原生家庭指指点点。

  对他的容貌说三道四。

  对他的性取向嗤之以鼻避之不及……

  对他说的话一句句逼回去。

  对他的反抗一次次打压嘲笑。

  拿他和别人比,难道是人微言轻就可以罔顾天理人法吗?

  难道是因为在社会低层所以每一句话的声音天理不容吗!?

  因为长的丑,所以要被指指点点??

  可是我们不都一样吗?你们口中的公平难道对穷人不开放吗?

  

  张峰阳看着他的班主任,明明是老师教的。立德,做人,读书。

  平等,公正……

  自由,博爱……

  

  而现在吐出的话比畜牲都难听的人,是这些正人君子。

  

  张峰阳皱了皱眉,眼中的光瞬间消失了。麻木的看着他们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都逃不了目光的审判!

  张峰阳声音沙哑的说“好,我签……”他拿起那张停学申请表。他笑着马上又不笑了,一脸凶神恶煞的“我签、你祖宗!”

  

  张峰阳将纸撕碎,扬手一洒,纸如白雪,落下大地却被污染成臭泥。

  张峰阳拿着笔当剑,斩断一切不属于自己的归宿。纸上点墨,心中有理。

  少年而已,万剑在心。

  

  他质问在场的每一个人。

  “你凭肆无忌惮的指桑骂槐?你凭什么议论我的家庭?我爸他顶天立地,不自大妄为,没杀人放火,你又拿什么来和他比?“

  

  ”你们要看不起谁?还是说高人一等?读书做人你们又真的懂?你们那一点风骨早被金钱洗涤干净了!摧眉折腰,颠倒黑白,平心而论我没伤天害理,更没有欺世盗名学生一词我没辜负一星半点!老师一职您尽心尽力了吗?”

  

  “高考重要,要我停学,不停学,学校记我大过开除我,我犯了什么罪?人心恶罢了!在你们说话的时候你们难道不会觉得厚颜无耻吗?”

  

  “我的一切和你们有关系?你们一个个来针对我……”

  

  ——

  

  我和纸将张峰阳记了起来。那晚他被一巴掌打的脸都肿了。

  

  时钟一步一步的走着,到了黄昏,到了半夜,又到了早上。

  

  

  第二天,他低着头走进教室。坐教室的角落。如果不是教室不大,让他坐走廊听课最好了。

  

  笔下似咒语,而做为笔的我,已经见证过问候祖宗,和祖宗保卫战的大场面。

  

  上课老师转过身去黑板上写字。各路大仙各显神通。纸条横飞,渡书山过人海。

  

  “兄弟们昨天晚上疯羊被打了可惨!落花流水,本场班主任全胜!”

  

  “疯羊办公室里吃拳游!嘿嘿嘿”

  “二十万不要,装什么呦,还特么的发疯一样问,你们是不是高人一等啊?我爸顶天立地,哈哈哈十级笑话,丑人多作怪”

  

  “去死吧,唉无语了被这个狗搞得乌烟瘴气,高一第一名考进来,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

  

  “对啊,肯定是抄的,我真的接受不了同性恋,叶束长的那么好看,我的男神啊,疯羊一直咬着人不放,恶心”

  

  “嗐,就是没教养嘛,有妈生没妈养,她妈好像是跟人跑了,听说是他爸窝囊,嗐不被人喜欢是有原因的,可能他爸也是一个同性恋,姐妹们开放思维吖!”

  

  张峰阳看着满天纸条乱飞。日光永远照不到角落。他摸了摸自己的左脸,一直在胀痛发热。

  

  

  

  未完待续……

  

  

  

  

  

  

  

  

  

  

  

  

  

  

  

  


  

阿隐
❄️霜降❄️ 想画这种冷冷的感...

❄️霜降❄️

想画这种冷冷的感觉,但是最近又没到这个节气

❄️霜降❄️

想画这种冷冷的感觉,但是最近又没到这个节气

近憩云岑

  爬来

  大家都开始画节气了我才想起来这个×

  用oc浅混一下()

  本体是p2的 喜禅《墨竹图》,大连博物馆藏之一

  

  爬来

  大家都开始画节气了我才想起来这个×

  用oc浅混一下()

  本体是p2的 喜禅《墨竹图》,大连博物馆藏之一

  

藜戈白

【中元节】萧露白

#神奇生物管理局#中元节

#2.6k一发完#原创


南国东部有个小村落,名叫明湖村。


/


我是被村里人的叫骂声吵醒的。


本来是醒不了的,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饿的头发晕,站都站不稳。奈何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喊的也越来越难听,我实在听不下去,推门走了出去。


这次是村长家的儿子摔断了腿。


我刚走出门就有人朝我扔烂菜叶子和臭鸡蛋,还掺杂着不堪入目的谩骂声,一下冲进我的脑子,嗡嗡作响。


“肯定就是你诅咒了大壮哥哥!去死!”开口的是一个小男孩,那是村头刘匠人的小孙子,因为村子里只有一个匠人,大家修这修那都得指望着他,于是这小孙子就...

#神奇生物管理局#中元节

#2.6k一发完#原创






南国东部有个小村落,名叫明湖村。




/



我是被村里人的叫骂声吵醒的。


本来是醒不了的,我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饿的头发晕,站都站不稳。奈何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喊的也越来越难听,我实在听不下去,推门走了出去。


这次是村长家的儿子摔断了腿。



我刚走出门就有人朝我扔烂菜叶子和臭鸡蛋,还掺杂着不堪入目的谩骂声,一下冲进我的脑子,嗡嗡作响。


“肯定就是你诅咒了大壮哥哥!去死!”开口的是一个小男孩,那是村头刘匠人的小孙子,因为村子里只有一个匠人,大家修这修那都得指望着他,于是这小孙子就被大家捧得高高的,指望着通过这个小男孩和刘匠人搞好关系。


小男孩声音尖细,像根蕴含着尖锐恶意的针。


“就是!煞星!”

“你怎么还不去死,村里的厄运都是你带来的!”

“只要没了你,村子就会越来越好了。”


我麻木的看着眼前这场闹剧。


他们当然恨我,但他们杀不死我。






我是明湖村的煞星,出生时妈妈难产死了,如此同时爸爸在外面的工地里被钢筋砸死了。我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但很快村子里的人就发现了我的不对。我在谁家吃饭,谁家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小到出门时被门框绊一下,大到走在路上被从天而降的苹果树砸晕,不管多离奇的坏事都会发生。久而久之,大家就越来越排斥我了。


他们杀不死我。


八岁那年村长想偷偷将我扔进湖里一了百了,不知道为什么在绑着我去湖边的路上村长老婆突发恶疾,无奈村长只能先把我放下回去照顾老婆。


如此大大小小的事还有很多,但结局都只有一个,我就是死不了。


发现了这一点的村民们对我的恐惧越来越强烈。是恐惧,他们害怕我,于是将最恶劣的语言和罪名强加在我身上。





明湖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村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湖泊,祖祖辈辈都叫它明湖,久而久之村子也就有了名字。


这里的人都信神,每年中元节都会挑选最漂亮的十五岁少女投湖祭祀,他们相信神会看在祭品的份上保佑他们来年顺风顺水,吃喝不愁。


今年,我十五岁了。


虽然我不是最漂亮的姑娘,但他们急于将我杀死,以摆脱我这个煞星。


村长说:这是让你过好日子去了。


好日子吗?


算了吧,还有什么比现在的处境更糟糕呢?就算是让我去死了,也比现在好吧。


我平静的接受了我成为祭品的事实。


祭祀前的两个月我过得很好,虽然睡的还是潮湿的干草,和老鼠为伴,但他们为了不惹怒神明,努力提升了我的生活质量。每天都有人往最大的那棵柳树下扔着剩菜剩饭,虽然是剩的,但还新鲜着,没有生虫子和那股馊味。


我终于在三岁以后又吃上了饱饭。




祭祀在晚上九点举行,我被套上大红色的裙子,架在晃晃悠悠的轿子上,被抬着往明湖走。


落水的那一刻,我想,终于要解脱了吧……








/



“喂,喂?醒醒啊。”耳边传来模模糊糊的叫声,我渐渐恢复了神智,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入目的是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孩子,长得很精致,脸圆圆的,但一点都不胖,是很可爱的样子。


那条裙子也不是普通的素裙,样子极其繁复,布料滑滑的,摸起来很舒服,每块料子上都缝着精致的暗纹,还用金丝线镶了边。


“额……你是?”


“你是今年明湖村的祭品吧?其实按理说明湖村这么小的村子我是记不住的,但你们每次送来的祭品不是鬼哭狼嚎的想要跑就是直接吓晕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女孩子絮絮叨叨的开始说话,语速有点快,听的我迷迷糊糊的。


“不过你挺有意思的。”她的目光再次落在我身上,“我对你有点印象,好像是以前无聊的时候往你身上放了点东西。”


“啊?”


“哎呀你怎么这么呆呀!真没意思。”


她刚刚还说我有意思的,怎么变卦变得这么快。


“好了,看在你没哭哭啼啼的份上,姑且告诉你本姑娘的名字吧。我叫小元,或者说你们更熟悉的名字——中元。”


我惊了一瞬:“中元节吗?你不是明湖的神吗?”


“当然不是!”小元气鼓鼓的瞪着我,“我才不是明湖村的神明,我是所有人都要祭祀的神明,其他村落祭祖都要经过我手的。”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小元顿感没趣,赤着脚蹦蹦跳跳的走了。临走时她告诉我,这里以后就是我住的地方了,她偶尔会回来看看我。


“祭品是不会饿的,准确的说你们到了我手里的那一刻就不算是真正的人了,所以不需要吃饭咯。”


我这才仔细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我好像置身于一个很大的泡泡中,外面看不大清楚,但隐约能听到一点点水声,我站在泡泡里的陆地上,是我从未见过的茂盛景象。随处可见的灌木和野花,石子铺的小路,通向一个巨大的城堡。


但和故事书里的城堡不太一样。我说不清楚,不过真的很漂亮。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合脚的大红鞋丢了一只,我干脆脱掉另一只,赤脚走在石子路上,向着城堡走去。


城堡里也很漂亮,我转了一圈过后被那张软和的床吸引了。我从来没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几乎一趴上去我的眼睛就闭上了。



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不知道为什么泡泡里会有太阳,或许是小元为了让我更快适应这里吧。


我拉开了衣柜,里面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各式各样的白色裙子,我不太喜欢白色,因为太容易脏了,但那些裙子真的很漂亮。我很费劲的套上一条不那么繁琐的白裙,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灰头土脸的,怎么看都和这条白得发光的裙子不相配。


我把裙子脱下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



小元可能挺无聊的,毕竟除了中元节当天,她大部分时间都是闲着的。她总来找我玩,每次都带一些小礼物,我都很喜欢。有时候是我没吃过的糖饼,有时候是很好看的风筝。


小元说这些都是小孩子玩的,她嫌幼稚,但每次还总和我玩的不亦乐乎。小元几千岁了,但放在神明里也就是十一二岁的年纪,比我还小呢。


有一天我问她,我们算是好朋友吗?她说:算吧,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我不免有些失落,只是因为是唯一一个,所以才是最好的吗?



在和小元生活了很久很久以后,我突然发现我的身子越来越差了。小元说这里有仙灵之气,没在这里待多久就把我前十几年亏空的身子补回来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一切都在慢慢倒退,回到原来的时候。


可我不想回去。


小元也害怕了,她四处寻找救我的办法,很久也不见她回来一次。



我的身子越来越差了。


小元也不往外跑了,她说是因为我终究不是人类,我已经死了,但我既不是鬼也不是神,能在小元的庇佑下活这么久已经是走运了,人各有命,我的命数到这也就该结束了。


“我说错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是因为只是唯一一个,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才是唯一。”小元和我并排靠在床上,她拿着本故事书,讲着里面梦幻又不切实际的故事。


恍惚间,我好像回到了三岁的时候。


那个时候大家都喜欢我,我长得可可爱爱还出生就没了父母,大家多少对我都有点同情,平时没事的老婆婆们还会轮流抱着我给我讲故事,像现在的小元一样。


想着想着,我闭上了眼睛。


意识远去之前,我听见小元说:


“下辈子,我们一定还是好朋友。”


那就下辈子再见吧,小元……






END.

彩蛋解锁小元日记一篇~

白桦林的北极星落了…(浙家兔子)

二十四节气拟人:惊蛰(偷偷跟个风)

[图片]

“为什么我一出来就下雨啊🌧️…”


是原创手绘哦

惊蛰,又名“启蛰”,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斗指丁,太阳到达黄经345°,于公历3月5-6日交节。惊蛰反映的是自然生物受节律变化影响而出现萌发生长的现象。时至惊蛰,阳气上升、气温回暖、春雷乍动、雨水增多,万物生机盎然。农耕生产与大自然的节律息息相关,惊蛰节气在农耕上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它是古代农耕文化对于自然节令的反映。...


“为什么我一出来就下雨啊🌧️…”


是原创手绘哦

惊蛰,又名“启蛰”,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第三个节气。斗指丁,太阳到达黄经345°,于公历3月5-6日交节。惊蛰反映的是自然生物受节律变化影响而出现萌发生长的现象。时至惊蛰,阳气上升、气温回暖、春雷乍动、雨水增多,万物生机盎然。农耕生产与大自然的节律息息相关,惊蛰节气在农耕上有着相当重要的意义,它是古代农耕文化对于自然节令的反映。

                                                   --来自百度

宋兰祁.ᝰ

这个皇后不好惹8

  

*灵感来源《如懿传》👉👈


*称呼≠女化❗❗❗


*男女妃皆有❗❗❗


*身子弱但性格强宋❗❗❗


*辣鸡文笔❗❗❗

  

————

  

“锦太医,皇后娘娘如何?”云安苏荷站在凤床边上干手无措,“二位姑姑安心,皇后娘娘凤体无碍,只须稍作休息便可。”锦程收起宋亚轩玉腕上的帕子。

  

“好,有劳你了。”云安出去报信,苏荷留下照顾宋亚轩,“微臣开的药,请姑姑一定要按时给皇后娘娘服用。”苏荷接过锦程递来的药方,转身让出道来,“我知道了。”

  

“绿芸,去取些热水来。”绿芸拿着盆子给了殿外的太监,转头问苏荷,“苏荷姑姑,皇后娘娘凤体不适为何还要亲自出去迎...

  

*灵感来源《如懿传》👉👈


*称呼≠女化❗❗❗


*男女妃皆有❗❗❗


*身子弱但性格强宋❗❗❗


*辣鸡文笔❗❗❗

  

————

  

“锦太医,皇后娘娘如何?”云安苏荷站在凤床边上干手无措,“二位姑姑安心,皇后娘娘凤体无碍,只须稍作休息便可。”锦程收起宋亚轩玉腕上的帕子。

  

“好,有劳你了。”云安出去报信,苏荷留下照顾宋亚轩,“微臣开的药,请姑姑一定要按时给皇后娘娘服用。”苏荷接过锦程递来的药方,转身让出道来,“我知道了。”

  

“绿芸,去取些热水来。”绿芸拿着盆子给了殿外的太监,转头问苏荷,“苏荷姑姑,皇后娘娘凤体不适为何还要亲自出去迎接三位将军啊?”苏荷拿着毛巾给宋亚轩擦拭手,眼睛都没抬起来,“这话可说不得,那三位将军可是娘娘的旧友,征战多年连个信儿也没有,此时回来,娘娘都高兴坏了。”

  

绿芸故作知意,微微颔首。

  

  

  

  

  

  

  

  

  

  

  

“阿严哥哥!”宋冰莹不顾形象扑到严浩翔身上,严浩翔伸手接住了宋冰莹,后面赶来的欢心连连请安,严浩翔作势捏了一把宋冰莹的鼻子,“多大人了还没点礼数?”

  

宋冰莹起身做了个鬼脸,三个人轮着抱了一遍,“我要是还没点儿礼数哥哥会接冰莹进来吗?”宋冰莹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出征多年,哥哥时常卧病不起,如今正赶着哥哥封了皇后,还诞下龙种。”宋冰莹欣喜万分。

  

“阿宋身子弱,接连生产着身子熬得住吗?”张真源有些担心,“放心,母子平安。说来哥哥真是好福气呢!两儿两女!只是可惜了祉琛和栀檀这两个好孩子。”言罢,宋冰莹不禁忆起从前在潜邸的日子。

  

“奴婢给三位将军,皇贵妃娘娘和贵妃娘娘请安。”云安这时来报,“皇后娘娘凤体安康,请各位主儿进殿细细说到。”刚赶来的贺峻霖也跟着进去了。

  

  

  

  

  

  

  

  

  

  

  

“贺儿,许久不见了你的变化还挺大的,真是男大十八变。”刘耀文也难得闲的乐,调戏起贺峻霖来了,“刘将军如此风流倜傥,皇后娘娘若知此时,不知会做何感想啊。”

  

“许久未见,皇贵妃娘娘的言语渐长了。”张真源看得出刘耀文这是又折在贺峻霖嘴上了,忙着打圆场,“那可是,灵犀娘娘的嘴可厉害了,上回内务府新进来了一批奴才,不知规矩冲撞了哥哥,还死皮赖脸的赖着不走了,这不,给灵犀娘娘制裁了嘛。”

  

“前后顶撞中宫,还敢赖着轩儿,这胆子本宫真是敬佩,任他有九条命也不够皇上责罚。轩儿素来喜静,不想参与这些下人的纷纠,他倒好,还一个劲儿的来巴结。”说着,贺峻霖不免觉着恶心。

  

“若不是那日乔颜娘娘拦着,让主儿顾忌着长公主还在养病,怕是那人的命就定格在那日的长街上了。”粒子开口为贺峻霖解释实情,“说来也怪,皇后娘娘家世显赫,如今又是大宋的国母,本不该如此。”

  

“儿臣请灵犀娘娘和归燕娘娘安。”众人聊着,马瑜宁径直走来,“瑜宁,你不是在皇上那儿吗?怎么这时候来了?你身边的宫女呢?”二公主也是嫡出,身边理应有贴身宫女和太监傍身,“回灵犀娘娘的话,儿臣刚从太医院来,是奉皇阿玛之名来的。”

  

贺峻霖察觉事情不对,“拿的什么?”马瑜宁也没藏着掖着,“回灵犀娘娘,儿臣拿的是鹤顶红。”此言一出可把众人吓着了,“哥夫要这个做甚?”宋冰莹心中不安,马瑜宁却一脸平静,“回归燕娘娘,今日命妇朝臣进宫请安时不慎冲撞了长姐的撵骄,被撞的摔倒在地起身却痛斥长姐,长姐也是被惊到了,险些摔下来。”

  

“兰祁怎么样了?”从殿内走出来的宋亚轩听此言,不免担心,马瑜宁上前扶住宋亚轩,“额娘大可放心,长姐很好,儿臣还要回去交差,不予多言,请额娘恕儿臣先走一步。”宋亚轩挥了挥手。

  

张真源接过宋亚轩搂在怀里,“主儿,再过几日就是您十八岁生辰了,至于其他的侍寝郎,您是否有了人选?”云安来秉,宋亚轩指了指柜子,“名单在那,明日早晨用完早膳方可交于皇上手里。”云安应下,开始吩咐下人把欣海宫空出来的屋子收拾收拾。

  

“今日傍晚,各位将军就可以搬来欣海宫居住了。”“有劳云安姑姑了。”

  

  

  

  

  

  

  

  

  

  

  

  

  

  

  

  

  

  

  

  

  

  

  

  

  

  

  

  

  

  

  

  

  

  

  

  

  

  

  

  

  

  

  

  

  

  

  

  

  

  

  

  


  

  

  

  

————

tdc.

  

  

  

  

  

  

  

  

  

  

  

  

  

  

  

  

  

  

  

  

  

  

  

  

  

  

  

  

  

  

  

  

  

  

  

  

  

  

  

  

  

  

  

  

十惗
立秋牌栗栗鼠~ 种栗子得栗子...

立秋牌栗栗鼠~

种栗子得栗子

在秋日好好存粮吧~~

立秋牌栗栗鼠~

种栗子得栗子

在秋日好好存粮吧~~

SIZI

中元节

左滑查看红指甲美少女如何诞生(?

中元节

左滑查看红指甲美少女如何诞生(?

宋兰祁.ᝰ

浅浅的摸个鱼摆个烂

  

[图片]

我老阔都要想爆了。就这样吧。累了

  

我老阔都要想爆了。就这样吧。累了

雪糕电台
  虽说是为了头像框,但是感觉...

  虽说是为了头像框,但是感觉还蛮有意思的,想看可以再写点别的?)🧐

  虽说是为了头像框,但是感觉还蛮有意思的,想看可以再写点别的?)🧐

Gentle.
  可能算绿眼睛的玫瑰?(蓝色...

  可能算绿眼睛的玫瑰?(蓝色挑染纯属个人XP。

  混个头像框。

  可能算绿眼睛的玫瑰?(蓝色挑染纯属个人XP。

  混个头像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