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神明

28602浏览    1072参与
紫瓶子花影视
江南思雨:神明把桃花交给春天,把夜晚交给月亮,把你交给我
江南思雨:神明把桃花交给春天,把夜晚交给月亮,把你交给我
無  吭聲

水仙老爷🌊


对于我这种没有学过画画的渣渣,大场景真的太难了,不过画完暴露出的问题也是接下去努力的方向,希望色彩和光影可以继续加油💪

水仙老爷🌊


对于我这种没有学过画画的渣渣,大场景真的太难了,不过画完暴露出的问题也是接下去努力的方向,希望色彩和光影可以继续加油💪

回锅肉配米饭

神明

“我可是要让你赎罪的哦”“齐思钧”笑嘻嘻的说

“没关系”周峻纬一个劲的哀求,却不敢与他对视上,只是盯着地面颤颤发抖

“啧”看着眼前弱不禁风的人类,“齐思钧”烦躁的踢了踢他

看着他狼狈的爬起又不肯放下他的架子,“齐思钧”眼里的冷笑加深

感觉玩的差不多了,“齐思钧”俯下身仔细打量着这张脸,眼里闪过一丝怀念,又很快被漠然替代

“其实我不是齐思钧”,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叫蒲熠星”

周峻纬毫无反应,在听到“蒲熠星”三个字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一直观察他的蒲熠星感觉

这太不正常了

“我是斯图雅德尔的神,自从你踏进里比石阵开始,我就知道,我帮不了你,也不能帮你”

“不行!”...





“我可是要让你赎罪的哦”“齐思钧”笑嘻嘻的说

“没关系”周峻纬一个劲的哀求,却不敢与他对视上,只是盯着地面颤颤发抖

“啧”看着眼前弱不禁风的人类,“齐思钧”烦躁的踢了踢他

看着他狼狈的爬起又不肯放下他的架子,“齐思钧”眼里的冷笑加深

感觉玩的差不多了,“齐思钧”俯下身仔细打量着这张脸,眼里闪过一丝怀念,又很快被漠然替代

“其实我不是齐思钧”,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叫蒲熠星”

周峻纬毫无反应,在听到“蒲熠星”三个字时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一直观察他的蒲熠星感觉

这太不正常了

“我是斯图雅德尔的神,自从你踏进里比石阵开始,我就知道,我帮不了你,也不能帮你”

“不行!”周峻纬又像回过神来般大叫,“求求您了!救救他吧!他快死了!!”

“我凭什么要去费力讨好一个人类?”蒲熠星轻蔑的看着他,收回指尖

周峻纬将头埋的很低,“我可以给您您需要的一切!”

“呵,你没有那个实力”蒲熠星并不在意一个跳蚤临死前的挣扎,再让他多蹦哒一会又能怎样呢

“你玷污了我的神殿”轻飘飘的几个字从蒲熠星口中说出,周峻纬却感受到了一阵来自上位者的压迫感

“对不起!……我这就离开,求求您!高抬贵手救他一命吧!”满头冷汗,止不住的颤抖,周峻纬却仍不放弃试图恳求他

“我说了,我不需要去讨好懦弱的人类!”决绝的声音很大,周峻纬唯唯诺诺的点头

“滚!”

周峻纬这下明白他是真的不会在救他了,咬咬下唇,像是做了一个决定,在门口停住脚步,转身,在蒲熠星的注视下从衣服的夹层里摸出一个小刀

他拿着那把美工刀指着自己的脸冲着蒲熠星竭斯底里的喊到:“您是神!为什么不救人?!上帝让你们下来难道是让你们来人间隔岸观火来了吗?如果您不救他,那么我就用这把刀来划破自己的脸!”

这是他威胁他的最后手段,尽管他也不确定会不会有用,因为他只是看着他的脸露出一丝怀念

他往日的温尔儒雅早已荡然无存,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蒲熠星不说话,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深深的怜悯,这让周峻纬感觉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锋利的刀尖在脸边舞蹈,眼看就要划破——

“哐当”一声,美工刀已经掉在了地上,而他的脸,仍然完美无瑕,而蒲熠星依旧面无表情

周峻纬眼里带着恐惧,他跌跌撞撞的后退

“你还没有资格威胁我”蒲熠星冷冷地说完这句话,便消失了

周峻纬瘫坐在地上,整个大殿里只有他一个人类,香烛被点燃,神像立在墙上,看着这个无助的哭泣的人类

夜陪他哭泣,风为他拭去眼泪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神是不能违背自己制定的规则的”

“哭泣是懦弱的表现”

“世界上并没有神”
















“人们相互蔑视,又相互奉承,人们各自希望自己高于别人,又各自匍匐在别人面前”


——马克•奥勒留


柰熙

大夏境内,神明禁行

「无偿接音配音oc呐」

大夏境内,神明禁行

「无偿接音配音oc呐」

耍廢的我依舊要更新

鬼灭之雪--第一篇--穿越

嘿嘿,我來更新了

------------------------------------“哒哒哒”雪奈慢慢的走上这栋有十二层楼高的大楼顶楼后,站在大楼的边缘,看着底下的车子、行人来来回回、车水马龙,轻笑着说:“哇!好多人呐,但我就觉得安静的地方比较好呢!不过没关系,反正我马上就看不到了。希望下一世可以在个安静的地方呢!”


“那么该跟这个让我长大、得到幸福、却又失去幸福的邪恶地方,说拜拜了~拜喽~”雪奈说完就跳了下去,“碰”的一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啊啊啊啊啊啊,有人掉下来了”“还不快打119”“啊,你不会自己打喔”“救护车来了”…..。雪奈周围围着很多人,喧哗声此起彼落,却......

嘿嘿,我來更新了

------------------------------------“哒哒哒”雪奈慢慢的走上这栋有十二层楼高的大楼顶楼后,站在大楼的边缘,看着底下的车子、行人来来回回、车水马龙,轻笑着说:“哇!好多人呐,但我就觉得安静的地方比较好呢!不过没关系,反正我马上就看不到了。希望下一世可以在个安静的地方呢!”


“那么该跟这个让我长大、得到幸福、却又失去幸福的邪恶地方,说拜拜了~拜喽~”雪奈说完就跳了下去,“碰”的一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啊啊啊啊啊啊,有人掉下来了”“还不快打119”“啊,你不会自己打喔”“救护车来了”…..。雪奈周围围着很多人,喧哗声此起彼落,却没人真正的关心过她,只有一味的吵闹,“呵呵,人果然都这样子自顾自的…..”雪奈闭上了眼睛。


“喂喂喂,醒醒好吗,你是猪吗,睡那么熟,醒醒啊,要不我来大叫,看她会不会醒。预报3、2、1,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醒醒啊啊啊啊”某个人在雪奈耳边大喊,结果…“你叫嚣啊,去死,我死了也要听你叫嚣!去死去死!”雪奈咒骂着那个人


“呸呸呸,不要随便诅咒别人好吗,叫你醒来也要被骂”那人同样骂骂勒勒的回了回去,“啊不对啊,我不是死了吗,咋会跟你讲话啊”雪奈突然反应到说,“你是死了啊,我是天神,你可以叫我羽宁,我因为某个关系,所以才来见你,但你却一直叫不醒”羽宁不急不慢的说。


“啥事啊?”雪奈疑惑的看着她,“没事没事,只是一点小事罢了,我们会给你五个愿望和系统,只是因为某个关系,所以需要你到鬼灭世界杀鬼王、救大家”羽宁笑着说,“真的吗?”雪奈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期待和兴奋,“嗯,不过这世界有点不一样喔,所以我会给你能看见未来的能力,只要碰到对方或与对方对视就能看见未来,当然你能改变未来,那么许愿吧”。


“好,第一个愿望:我要我有治疗术,注:只要不死,就可治(连斑纹阻咒都可,但不能永生)、第二个愿望:我要我可以拥有很多呼吸法、第三个愿望:我要我倾国倾城、非常漂亮、第四个愿望:我要我的cp是时透无一郎,剩下一个下次再说可以吗?”雪奈问道,“可以,那拜拜,祝你能活下去。”羽宁把完全没准备好的雪奈踢了下去。


“欸欸欸欸欸,草,羽宁你干嘛,至少说一声嘛”雪奈对羽宁骂到,“才不要,好了真是的,拜拜!”


“那羽宁把我踢下来痛死了,欸这是哪啊?”

-------------------------------------

這篇就這樣,拜拜!









0zdpjMb7Km
日本高分漫改爽片,神明强迫高中生玩游戏,只有通关才能活下去
日本高分漫改爽片,神明强迫高中生玩游戏,只有通关才能活下去
オブザーバー.豫.

神明百问

第一篇

本身就是番外来着,而且和正文无关,所以比较短。/doge

文笔有限,所以...嘿嘿

——————————————————————

“我敬爱的神明,你是否仍心怀悲悯?”米白色的衣袍垂落虚无,无比虔诚地低垂头颅。

    神明垂眸浅笑:“我想是的,我亲爱的信徒。”

    “我的心中仍存迷惘,伟大的神明啊,您是否可以为我指引前路?”信徒将一只手摁在胸前,攥着衣襟的指节有些泛白。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孩子。”神明如是说道。......


第一篇

本身就是番外来着,而且和正文无关,所以比较短。/doge

文笔有限,所以...嘿嘿

——————————————————————

“我敬爱的神明,你是否仍心怀悲悯?”米白色的衣袍垂落虚无,无比虔诚地低垂头颅。

    神明垂眸浅笑:“我想是的,我亲爱的信徒。”

    “我的心中仍存迷惘,伟大的神明啊,您是否可以为我指引前路?”信徒将一只手摁在胸前,攥着衣襟的指节有些泛白。

    “当然可以,我亲爱的孩子。”神明如是说道。

    “众生予我躯干,众生予我信仰。我亲爱的信徒你要知道,众生因我而充满希望,我因众生而立于尘世之上。”

    “你们曾说,你们的神明无所不能,于是我拥有了创造一切的能力,我可以扫除一切疾病、清除灾祸、为你们答忧解难。我本不心怀悲悯,却因你们希望如此。不论百年,千年,我总会给予你们半刻垂怜。我为你们创造希望,你们为我献上信仰,忠诚与狂热。你知道这向来是平等互换的。”

    “你们的未来由我看护,我的过去由你们撰写。你们是我的孩子,我的信徒,我的创造者;我是你们的引路人,你们的守护者,是你们无所不能的神明。”

    “我们相互缠绕、交错、紧密相连,在千年的演化中,我们早已无法分离。你们是我的断肠草,我却甘之如饴,只因你们的信仰,是我存在的可能;我是你们的罂粟花,千年的依赖早已无法戒断。命运将我们捆绑在一起,在这斑驳的人世沉浮。”

    “我虔诚的信徒,我以为你解惑,快些离开吧,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我最虔诚的信徒。”

雨忆咕咕动漫
博人传:考德解开限制器,神明附身博人,神树种植成功!
博人传:考德解开限制器,神明附身博人,神树种植成功!
鸽子不飞了

《第三章》

  兔子啊,你知道殿下去哪了吗?

  常禾停下来,有些不确定地问:“哪位殿下?”

  “五殿下已经失踪四个时辰了!”太监怕他没听清楚,又再次说了一边。

  空气中还飘荡着桂花䣼的气味,仿佛华安途还在他背后坐着喝桂花䣼,常禾后腿一步:“你们找过了吗?我再去找找!”

  说着,他迈出脚便想跑出去,却又被太监拉着,他疑惑回头。

  “陛下已经派人找遍了宫中……一无所获,殿下失踪了。”太监闪避着常禾的目光,似乎怕他不相信,又补了一遍:“失踪了四个时辰。”

  “定是你们怠慢了没认真找,我再去找找!”常禾抱着兔子的手紧了紧,依然不信,他甩开太监的手,跑出了西楼殿。

  萧瑟的秋风打在他......


  兔子啊,你知道殿下去哪了吗?

  常禾停下来,有些不确定地问:“哪位殿下?”

  “五殿下已经失踪四个时辰了!”太监怕他没听清楚,又再次说了一边。

  空气中还飘荡着桂花䣼的气味,仿佛华安途还在他背后坐着喝桂花䣼,常禾后腿一步:“你们找过了吗?我再去找找!”

  说着,他迈出脚便想跑出去,却又被太监拉着,他疑惑回头。

  “陛下已经派人找遍了宫中……一无所获,殿下失踪了。”太监闪避着常禾的目光,似乎怕他不相信,又补了一遍:“失踪了四个时辰。”

  “定是你们怠慢了没认真找,我再去找找!”常禾抱着兔子的手紧了紧,依然不信,他甩开太监的手,跑出了西楼殿。

  萧瑟的秋风打在他脸上,耳边铃铛声渐渐小了,直到彻底听不到铃铛声,宫道上桂花䣼的香味依然浓郁,常禾渐渐放慢脚步,在宫里寻找着华月,他持有令牌,宫里的侍卫不会拦他,可渐渐的,他发现他真的不熟悉宫里,即使在宫里生活了好几年,就和待在华月身边却一点也不了解他一样,他根本不知道华月常去的地方是哪儿,只能漫无目的的在宫里寻找。

  手中的兔子顾及不了,他将兔子放下,在一片碧竹下蹲下,手逗弄着兔子:“兔子啊,你知道殿下去哪了吗?”

  兔子嗅着他的手指,嗅着嗅着一口咬住,奈何奶牙咬住一点也不痛,还有些痒痒的,常禾叹道:“兔子你说,殿下现在怎么样了?”

  “有没有可能,他今天想出宫看看,现在在回来的路上?”这么说着,常禾苦笑出声。

  常禾望着天空的月亮,抱起兔子:“兔子,你说殿下会不会和我们一样在看月亮,今天月亮好圆。”

  兔子趴在常禾膝盖上,鼻子嗅了嗅,抬头看着头上的竹叶,有些不安分,被常禾按下来:“兔子,我们在这边等殿下来找我们吧,或许他现在很着急呢?”

  顿了顿,他垂眸,眼角在月光下微微发红:“就和我们一样。”

  兔子被压着,不再动作,只是静静的趴着,安静的看着前方,今夜的月亮明亮皎洁,这一处或许离城墙比较近,常禾还依稀听到外面民间熙熙攘攘的声音,人们逛着不夜的灯街,热闹非凡。

  次日,常禾被巡逻的侍卫在西楼殿后殿找到,被皇帝唤到华庭殿,兔子已经不知所踪了,常禾因睡了一夜郊外而有些受凉,头有些昏沉。

  华庭殿内,一同在的还有丞相常烊,一见他来了,似乎想说些什么,碍着皇帝在忍下了。

  皇帝正批着公文,一听他来了便放下手上的公文,嘘寒问暖了几句,挥挥手让二人出宫了。

  路上,常禾忍了很久才问常烊:“殿下失踪和使者有关对吗?”

  常烊点点头,说:“他们有备而来,我们防不胜防。”

  常禾皱眉:“为什么偏偏是殿下?”

  常烊:“……”

  “陛下打算如何?”见常烊不答,常禾只好换话题。

  常烊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派你前往邻国与他们谈。”

  闻言,常禾在宫道上停了下来,有些不明白:“我?”

  …………

  次日朝堂后,皇帝嘱咐以常禾为首的人择日前往邻国,走一步看一步,首要任务便是将华月带回来,常禾一直很沉默,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却不知道是好是坏,皇帝将他留下来,递给他一封信。

  “抵达邻国后,如果有什么疑虑,启此信方知如何。”皇帝已近不惑之年,乌丝中夹着缕缕白发,此时显得他有些父亲的威严和苍凉。

  “臣遵旨。”接过信,正欲退下,皇帝拦下他:“莫急,坐下陪朕聊聊。”

  常禾眉头轻皱,顿了顿:“遵旨。”

  话刚落,皇帝便摆摆手,说:“这里没有旁人,无须在意虚礼。”

  “是。”常禾想起华月曾和他说,在君主面前,无论他如何让你不必行虚礼,都不要当真,受多了他人的恭维,若真不在意,便不会做那般清高模样,触了龙颜,对自己没有好处。

  皇帝微笑着摇摇头,让太监为常禾搬了个椅子过来:“喜欢宫里吗?”

  “宫里很好。”常禾说。

  皇帝无奈的笑了笑:“你们都说很好,可朕问你们是否喜欢,你们却不回答。”

  常禾愣:“陛下……”

  皇帝摆摆手,截了他的话,用沧桑的眸子注视着他:“朕知道,这宫墙太高了,你们这个年纪的人都是翱翔天空的鸟儿,却被宫墙拦了下来,你们不喜欢这宫里面,朕和你们这个年纪时也不喜欢,这很正常。”

  常禾不言语,眼观鼻鼻观心,默默听着。

  “来宫里多少年了?”皇帝问他。

  “陛下,臣进宫有四年。”

  “嗯,那挺久了,不知不觉过来这么久了,加上零零总总凑起来的也有七八年了吧?”这么说着,皇帝还低头想了起来,似乎在回忆。

  常禾点点头:“回陛下,是的。”

  “小五比你大两岁,如今十七岁了。”皇帝突然说。

  闻言,常禾嗯了一声,皇帝未继续言语了,久良,只听他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累了,对常禾摆摆手:“好了,你走罢,记住朕与你说的话。”

  常禾站起身,行礼:“是,臣告退。”

  启程当天,常禾与家人告别,几次与常烊目光相撞,常烊便立即收回目光,谢盈嘱咐他一切小心行事,早些将事办完,早些带着华月回国,等着他们回来一起过上元,常烊截住了谢盈的话,谢盈愣了愣:“怎么了?”

  常烊看着常禾,神色庄重:“认真对你遇到的任何事,万事三思而后行,不可莽撞。”

  说完,常烊转身离开了,常禾听着他的话,总觉得他还想表达其他意思,话里有话。

  侍卫来催了,谢盈有些舍不得他,一直目送着队伍离开,转头看见常烊站在身后:“夫君,我心慌。”

  常烊眉头紧皱着,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他叹说:“阿禾已经走远了,我们也走罢。”

  虽然不知道邻国有何目的,所有人似乎都怀着心事,这次皇帝将一位礼部尚书派来领整个队伍,似乎是犯了事,那礼部尚书姓苏名羲云,皇帝将他派到这里来将功补过。

  夜间修整时,常禾找了个偏僻处,将皇帝的那封信对着月光看,黑色的乌木纸,皇家专用的信封,并没有什么特别,但他冥冥中笃定这封信定是与华月和邻国相关,甚至,还可能与他自己相关。

  “大人,过来吃点东西吧。”来人常禾并不认得,却记得是那苏羲云身边的小厮,他淡淡道:“不用。”

  闻言,那小厮面有难色,回头看了眼自家主子,苏羲云会意上前来,手中端了一碗汤水,对那小厮说:“下去吧。”

  常禾收起信,苏羲云意味深长地看了信一眼,没说什么,他在常禾身边坐下:“夜色真美,小丞相一人独赏这般美的景色便不厚道了。”

  这一夜夜色的确很美,这一处属于山谷上沿,往下看还能看见星星点点的萤火虫飞舞着,天空一轮弯月含羞带怯的躲在云雾中,满天繁星点点,别有一番风景。

  这苏羲云和他想的不一样,听声音,似乎还是个青年,甚至是个少年,记得这位尚书是当年的探花郎,年纪轻轻能成为一部尚书想必颇有手段罢,只是不知他来找自己有什么目的。

  正这么想着,面前突然多了一碗汤水,白瓷碗盛着汤水,在月光下反光,常禾抬头便看见苏羲云炯炯有神的眼睛,很好看,却不及华安途。

  常禾别过头:“……”

  苏羲云突然笑了:“喝些吧,夜间风寒,驱寒的汤水。”

  说着,那碗又朝他面前怼了怼,常禾眉头轻皱,只好接过汤水:“……”

  “小小年纪便如此老成,眉头皱多了会老的。”苏羲云站起身来,俯视着常禾,他的眼睛映着月光,看向山谷,又补了一句:“在下哥哥曾经这样和我说。”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走前还不忘嘱咐他:“夜晚风凉,找些回马车休息吧。”

  手中的汤水还是温热的,常禾刚想倒掉,肚子便有些微微抽痛,他忍了忍还是将汤水倒了,看着那一处的花草瞬间枯萎,轻皱的眉头释然,头靠着树干,合上疲惫的眼睛。

  隔天,常禾是被晨曦的冷意冷醒的,他微微睁开眼睛时,天微微亮着,但已经有人醒来了。他走出去,醒来的人都会和他打招呼,但他却不认得他们。

  “准备粥汤了吗?”常禾问。

  有人从忙碌中抬起头,答道:“回大人,张澜正在熬粥,待会儿其他人醒来便可以食用了。”

  常禾点点头,他张望周围,发现正有一个青年小厮正在一口锅旁坐着,想必就是张澜了。

  很快,所有人都醒了,苏羲云从一辆马车下来,一身青色便服,头发束起一半,用一根木簪固定,颇有几分文弱书生的气质。苏羲云看到他时,朝他招了招手后,便朝他走了过来,抿着唇微笑:“小丞相,昨夜的汤水可暖身?”

  “倒了。”常禾丝毫不遮掩,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闻言,苏羲云眨了眨眼睛,丝毫不见他惊讶,似乎在他意料之中,耸耸肩跟上常禾。

hshsvufja'dz)bxnsdhsvx
💙💙💙 不知取何名

💙💙💙

不知取何名

💙💙💙

不知取何名

袖风不染

南风不知 第十八章 棋局

之后的几日显得格外平静。

祁阳那边并没有传来特别的消息,而是差人悄悄送来了许多圣衍宗信息相关的文件密信,三日后又传讯说初七已经离开圣衍宗去了江南。

虽说个中缘由不得而知,但想来祁阳也有他的手腕和方法。在这点上因之似乎也笃定祁阳并不会失信,初七能够安然离开,他便也暗自松下一口气来。

初八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只是有时略微腼腆。玄门影卫各个都是顶尖,初八身形灵巧,身手极快,做事也是干净利落,只是他的手比嘴快上许多,往往事情做完了,才想到要和因之先说一声,然后有些羞涩地挠挠头。

这几日,他将一应事务都安排的有条不紊,因之横竖也不用操心其他,便只在南风阁翻看资料。偶尔得空便坐在窗边,自己和自己对...

之后的几日显得格外平静。

祁阳那边并没有传来特别的消息,而是差人悄悄送来了许多圣衍宗信息相关的文件密信,三日后又传讯说初七已经离开圣衍宗去了江南。

虽说个中缘由不得而知,但想来祁阳也有他的手腕和方法。在这点上因之似乎也笃定祁阳并不会失信,初七能够安然离开,他便也暗自松下一口气来。

初八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只是有时略微腼腆。玄门影卫各个都是顶尖,初八身形灵巧,身手极快,做事也是干净利落,只是他的手比嘴快上许多,往往事情做完了,才想到要和因之先说一声,然后有些羞涩地挠挠头。

这几日,他将一应事务都安排的有条不紊,因之横竖也不用操心其他,便只在南风阁翻看资料。偶尔得空便坐在窗边,自己和自己对弈,只是旁人不知道,和他对弈的另有其人。

无琊从前也并不多喜欢下棋,但现下其他东西他也碰不了,倒是发现了这下棋是为数不多的可以两个人共同参与的活动。

大多数时候,无琊都只在长生石内,用意识和因之交流上几句。而下棋的时候,他便化出灵体,正襟危坐,虽然不能拿棋子,只能口述或指点位置由因之代为摆放,但这架势倒十分郑重其事。无琊虽然看着随心所欲,不着边际,但在有些事情上,却是十分讲究。

“这围棋棋盘虽然由十七路变成十九路,规则也有些变化,但万变不离其宗,总归还是那些道理。”无琊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指了指棋盘的位置,“十四之七,打吃。”

因之顺着他说的位置摆了一颗白子,自己拈起一颗黑子,沉思起来,“前辈是说,这圣衍宗虽然历经多年,现今的局势看似错综复杂,却横竖不过是那么些利益交换和人心思量?”

“人心可比棋局复杂的多,小阿之可别大意了。这几日那祁阳送来的那么多资料,你过目不忘,阅后即焚,想是对这圣什么教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也掌握的差不多了。只是当日他说的事情,你可是想好了?”无琊沉声说道。

“我没有别的选择。”因之目光注视着眼前棋局,“而且,我也想试试,看看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也知你聪慧明理,霁月光风,但终归你这么多年都是那春秋两不沾的人,现下要蹚进去这滩浑水,少不得惹了一身泥。”

对于这场是非,虽说是身不由己、避无可避,但无琊看着因之,总是忍不住生出老父亲一般的怜爱之心,要絮叨几句。

“沧浪水浊,只是我是双腿俱废的人,也不怕沾湿了鞋。”因之轻轻落下一子,又抬头悄悄看了眼无琊,像个心虚的小孩。他无意间说到了腿伤,不免担心老父亲责怪。

果然无琊正横眉瞪眼地看着他,但随即眼神一动,竟也不再说话。

“是我又说错话了,前辈莫要生气……”因之低声说道。

无琊抬眼,勾了勾嘴角:“小阿之不慌,非是你,只是想到了一些往事。我从前有个朋友,性子倒和你挺像,执拗的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总要把那些是是非非都揽在自己身上。”

“前辈记忆可是恢复了?”因之关切道。

“过去的事想起七七八八,不过有些地方始终有缺,反倒更加没有头绪。”无琊抬眼,眉间金色印记若隐若现,“小阿之想不想听听我的事?”

因之闻言似是一愣,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无琊是不可逾矩的神明和前辈,对于他的事情,也不敢问。此时无琊主动与他提起往事,他心内不由惊喜,当下含笑点头。

“这个世界兜兜转转,世上的生灵来来去去,神也好、仙也好、人也好,倒似乎也并无什么差别。”无琊抬手指了指棋盘,又落了一子,一派悠然自得的样子。

“世间原本是一片混沌,鸿蒙未辟,宇宙洪荒。后有混沌生神,开天辟地,方有现在的世界。而后天地生灵气,本源化真神,神灵由此诞生。神在世间流转千万年,发展日盛,彼时天地间其他族类,无论飞禽异兽,皆归神族统治。但万物光影相随,魔也相应而生。神魔争战多年,此消彼长,总是不得长久的安生。”

“神魔……因何争战呢?”因之不解。

“大概是生存和欲望。”无琊落子不停,淡淡说道,“天地双分,浊沉清扬,神族所居的九天之上便成了世间灵气最为充沛之地,魔族生于浊气汇聚的万墟谷地,灵气稀缺,为了获得生存和修炼所需的灵气,和掌控统治万物的权力,屡屡进犯神界,而神族也因许多利益纠纷与魔族摩擦不断。”

无琊说的云淡风轻,那些曾经令天地动荡,山河失色的战事仿佛也未能在他眼中激起波澜。

“我生于眠山,不知自己是天地孕育还是阴阳造化。较早的记忆已然模糊,只记得年少时离开眠山,恰逢神魔大战,在废墟中捡到了年岁相仿的暄夜。此后万载光阴,我们便一同游走于动荡的世间。阿夜他……后来成了神界赫赫有名的战神,而我没什么本事,只能疗疗伤,治治病,偶尔拖拖后腿,倒也跟着混成了众神皆知的神君。”

“原来前辈……竟有这番经历。”无琊说的平淡,因之却听的惊心。

世人总是赋予神灵太多美好的幻想,却不知神的世界也处处有着战乱和纷争,他们崇拜的神明也受着人世一般无法摆脱的疾苦。

“小阿之想知道吗?我的故事啊,可是精彩纷呈、妙趣横生、空前绝后、延绵不绝,你听不了吃亏,听不了上当~”无琊说的眉飞色舞,似是兴致大好。

因之微笑点头,“能知晓前辈往事,是晚辈的荣幸。”

“小阿之这般乖巧捧场的听众,可比某只大方可爱多了……”说到此处,无琊的眼神却不经意地暗淡了几分,他将目光瞥向一旁,沉吟道:“比他……也可爱多了。”

因之被他没头没尾的话弄的有些茫然,只低低开口问道:“大方……可是前辈的朋友?”

无琊像是有些恍惚,收回目光,低声道:“我拿他当朋友,却不知他如何想。倒是从来也没问过,他也不会说。说来确实是我的不是……”

因之略一思索,温声道:“许是大方前辈不善言辞。向来交友交心,前辈以诚待之,当得真心相待。”

“啊……你说的也对。”无琊讪讪地笑道,随即解释:“只是大方确实不会说话。”

因之觉得又冒犯到了前辈和他的朋友,当下有些尴尬,只好垂下了眼。

“小阿之误会了,大方他……”无琊刚要开口,便察觉门外动静,不再多言。

只见初八已经出现在了门口,正端着茶水走过来。

初八动作总是很快,已经给因之倒好了一杯茶,才开口道:“先生下了好久的棋,想是渴了。”

却见他又倒了一杯,恭恭敬敬放在了无琊面前,见因之微微歪头看他,便挠了挠头道:“不知怎的,就觉得先生在与人下棋,便该多倒一杯茶水。”

“哦?初八怎么就觉得我在和谁下棋?”因之不经意间挑了挑眉,“我也可以和自己下棋呀。”

初八笑笑道:“先生莫怪,我常听人有神交之说,先生神仙一样的人,能跟您交谈的,当也是神仙前辈了。”

不等因之反应,他已飞快跑到了门口,眨了眨眼道,“先生就当我胡说,我去给您准备晚膳。”

初八一溜烟便没了人影,无琊撑着下巴笑的神秘莫测:“这个小娃娃,倒是有几分灵气。”

“初八他……难道能看到前辈?”因之讶异。

“应当没有,只是灵识敏锐的人,对周遭灵气多少也能感知一二,或许他这些天察觉到了我周身的灵气波动。看来日后也要小心着些了。”

“前辈,初八当是无恶意……”见无琊如此说,因之不免担心初八,脱口而出道。

“恩,我自是知道小八是个好孩子。我是指今后,我们行事当分外小心,出了这南风阁,天下可并不都是好人。”他微微一笑。

因之点了点头,继而又抬起清冽澄澈的眼眸看向他:“前辈认为,这世上是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无琊见他认真的模样,不禁莞尔,“这天底下,没那么多好人,也没那么多坏人,多的是不好不坏的人和又好又坏的人。小阿之,好人也会有坏心眼,坏人也可能做好事,你啊,见识的人心还是太少了,可别轻易被人骗了去。”

说着他又云淡风轻地瞥了一眼棋盘,打了个响指便散去身形隐入了长生石中。

因之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眼前的棋局,心下不由笑道:敢情是眼看着这局又要输,便如往常一般耍赖遁走了。

神也总说胡话框人的吗?

他手中又捏了颗白子,替无琊落了子,又拾了颗黑子,思忖起来,正真开始自己和自己对弈。

风忽然灌进南风阁,将周边的帘蔓吹的四处飘荡,桌案上的书页刷刷作响。

初春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刚刚还是晴空万里,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闷声落下几道雷来,正是风雨欲来。

dddddd

误入世俗 小片段

误入世俗 我像懵懂无知的小精灵闯入了这个未知的人间 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 不懂这世间的残酷 不懂这世间的冷漠 我遇到了他 我全心全意地为了他 可是他却高高在上的看着我 嘲笑着我的无知与天真 他缓缓蹲下来 神情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说:“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蠢好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你想的这么美好”我跪在地上 低下了一向高昂着的头颅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再抬头眼里已经充满了愤恨这世界没有我想的这么美好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 ......

误入世俗 我像懵懂无知的小精灵闯入了这个未知的人间 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 不懂这世间的残酷 不懂这世间的冷漠 我遇到了他 我全心全意地为了他 可是他却高高在上的看着我 嘲笑着我的无知与天真 他缓缓蹲下来 神情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脸说:“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蠢好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你想的这么美好”我跪在地上 低下了一向高昂着的头颅 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 再抬头眼里已经充满了愤恨这世界没有我想的这么美好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 那就毁了这个世界吧 看啊 我笑得可怜又可悲

风衣

推迟

这两天实在有事情,推迟一下更新,过些时候不忙了尽量恢复更新~

这两天实在有事情,推迟一下更新,过些时候不忙了尽量恢复更新~

米尔

弥生

“祂是不会原谅我的,你也不用再做出那副令人作呕的模样了。”弥生偏过头,眯眼看向别处。白袍浸血早以染成了血色,其实自对方与王为伍不久,他就知道了,但自己在赌,赌他能祁心不灭,赌能与他一起覆辙这不正不平的世道。

明明看清了所有,却选择装聋作哑。

明明知晓了一切,却选择麻痹自我。

毕竟谁舍得轻易放弃那世人拼尽全力所追求的权力、地位与金钱呢?

是面对死亡的威胁放手一博,还是继续在腐败的权力中苟且偷生?

背叛,就是所谓的忠诚的筹码不够。

当人没有权力时才会选择放手一博,权力在手还有几个会冒着生命危险逆流反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是那声音,曾高举反旗呐喊履行天下,可到头来都是如此结果...

“祂是不会原谅我的,你也不用再做出那副令人作呕的模样了。”弥生偏过头,眯眼看向别处。白袍浸血早以染成了血色,其实自对方与王为伍不久,他就知道了,但自己在赌,赌他能祁心不灭,赌能与他一起覆辙这不正不平的世道。

明明看清了所有,却选择装聋作哑。

明明知晓了一切,却选择麻痹自我。

毕竟谁舍得轻易放弃那世人拼尽全力所追求的权力、地位与金钱呢?

是面对死亡的威胁放手一博,还是继续在腐败的权力中苟且偷生?

背叛,就是所谓的忠诚的筹码不够。

当人没有权力时才会选择放手一博,权力在手还有几个会冒着生命危险逆流反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还是那声音,曾高举反旗呐喊履行天下,可到头来都是如此结果。

世间从来没有绝对的忠诚。

应发光的,都会在烈火中燃尽。

应冻结的,都会在溪水中消融。

应铭记的,都会被虚假的圣徒拥向高位。

榨尽最后的利益后,中留世中传荡的他的盛名。

“为何要迎合这不公的世界?”似乎仍不死心。

“从你拥有这力量开始时,你就应当想清自己的结局,你要为神你应该明白,神最忌讳的就是情感。”

啧,那真是讨厌呐。

“祂是不会宽恕你的。”

“是啊,你的神明祂自然是不会宽恕我的。”

没有什么邪不压正,在这里有的只是成王败寇。

规则从来都是胜者规定。

人们终将毁于他所爱之物,但又往往不顾一切飞蛾扑火。

沦陷在自己捏造的假像中,等一切都来不及,只得叹一声无能为力。

无边的黑暗吞没了他,救赎仍遥遥无期。

亦或许,救赎只是苦海中想像的幻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