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神经质

1706浏览    217参与
www.zxgj.cn

神经质测试 NF量表(神经质人格)

神经质和精神质,都属于人格类型,而不是神经病和精神病,在认识神经质人格之前,需要区分这一点。

 神经质NF量表 就是用于测试神经质的程度,神经质是一种人格特征,通常用来反映人的行为和思维特征,比如高度神经质的人会表现出情绪上的不稳定,过度的敏感多疑,过分的自我关注等。在艾森克人格理论中描述为,焦虑担忧、郁郁寡欢和情绪不理智等。


[图片]


神经质测试 NF量表 31题    https://www.xmcs.cn/x/mnf

艾森克人格测试 48题简版     https://www.xmcs...

神经质和精神质,都属于人格类型,而不是神经病和精神病,在认识神经质人格之前,需要区分这一点。

 神经质NF量表 就是用于测试神经质的程度,神经质是一种人格特征,通常用来反映人的行为和思维特征,比如高度神经质的人会表现出情绪上的不稳定,过度的敏感多疑,过分的自我关注等。在艾森克人格理论中描述为,焦虑担忧、郁郁寡欢和情绪不理智等。





神经质测试 NF量表 31题    https://www.xmcs.cn/x/mnf

艾森克人格测试 48题简版     https://www.xmcs.cn/x/ask48

神经质人格在mmpi量表,艾森克人格量表,大五人格量表中都有专门的维度用于评估,也可以参考对应的测评分析。

神经质NF量表 来源于mmpi量表的拓展量表,用于评估神经质的程度高低,神经质不是神经病,这里两者并非同一概念,但是高度神经质的人确实存在精神疾病的趋向。

在艾森克人格问卷中,神经质用于评估人格特征(不一定是病态),如高分反应的是焦虑、忧虑、和强烈的情绪反应。

关于心理健康的检测和筛查,还可以参考:SCL-90量表,对于精神疾病方面的检测筛查,可以参考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关于人格障碍的检测筛查可以参考 PDQ-4+量表。

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https://www.mmpi.cn

scl-90症状自评量表 90题     https://www.zxgj.cn/g/scl90

人格障碍测试筛查PDQ-4+量表     https://www.xmcs.cn/x/pdq4


神经质测试NF量表 可以应用在企业招聘和人才选拔中,用来分析应聘者的情绪稳定性和情绪敏感性,也可以用在心理科和精神科门诊中,用来分析测试人的性格特征,和精神疾病的对应关系。

神经质的主要特点有

1、过度的自我关注,自我保护力强。对于自身的体验和不舒适极度关注。所以对他人常抱有怀疑和警惕的心态,对于环境总是过于担忧,过度的关注自己身体状况(疑病心理)。
2、难以做出决定,患得患失,犹豫不决的,常常思前想后无法做出决定。
3、缺乏安全感,擅长内向思考(也叫内省力强),喜欢穷思竭虑。
4、过分的追求完美,害怕遭到他人的拒绝和批评指责。


www.zxgj.cn

精神质测试 Psy量表(精神质人格)

精神质 不同于神经质,也不是精神病,精神质是用于反映一系列的人格特征,而这些人格特征在分析性格和行为,精神疾病的发展趋向都具有重要意义,在艾森克人格测试和MMPI量表中都有类似于精神质的描述,精神质量表Psy就是从mmpi量表中拓展出来的附加量表。

精神质测试 PSY量表 48题https://www.xmcs.cn/x/mpsy


[图片]

对于企业人力资源管理HR来说,精神质人格是需要避免的,因为这类人格特征,在职场的人际关系方面是非常糟糕的,团队协作困难,所以在企业招聘中的性格测评中,也多有采用精神质人格测评,避免用人失误。

在线人才测评系统  https:...

精神质 不同于神经质,也不是精神病,精神质是用于反映一系列的人格特征,而这些人格特征在分析性格和行为,精神疾病的发展趋向都具有重要意义,在艾森克人格测试和MMPI量表中都有类似于精神质的描述,精神质量表Psy就是从mmpi量表中拓展出来的附加量表。

精神质测试 PSY量表 48题https://www.xmcs.cn/x/mpsy




对于企业人力资源管理HR来说,精神质人格是需要避免的,因为这类人格特征,在职场的人际关系方面是非常糟糕的,团队协作困难,所以在企业招聘中的性格测评中,也多有采用精神质人格测评,避免用人失误。

在线人才测评系统  https://www.zxgj.cn/m/tuance

对于心理健康(和精神疾病),精神质测试Psy量表有重要的参考作用,对于多种心理健康问题有辅助验证和检查的作用。

精神质Psy量表来源于mmpi量表的拓展量表,用于分析可能存在的精神疾病,或者是趋向于精神病态。通常Psy量表得分略高于平均分,理解为心理不成熟,并不能确定为心理疾病,尤其是对青少年阶段。而在成年人中精神质量表Psy高分,则意味着存在精神疾病的趋势,如性格多疑,充满负能力,思维超脱于现实,可能存在幻想和妄想类症状。

关于心理健康的检测和筛查,还可以参考:SCL-90量表,对于精神疾病方面的检测筛查,可以参考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关于人格障碍的检测筛查可以参考 PDQ-4+量表。

mmpi明尼苏达多项人格测验 https://www.mmpi.cn

scl-90症状自评量表 90题 https://www.zxgj.cn/g/scl90

人格障碍测试筛查PDQ-4+量表 https://www.xmcs.cn/x/pdq4

在艾森克人格问卷中对精神质高分者描述为:自私、偏执、冲动、攻击性、敌意和精神病态。可能表现为:性格孤独、人际关系糟糕、缺乏同理心、不关心他人、对他人总是抱有警惕的怀疑心态,容易仇视他人,为人冷漠残忍,漠视危险且行为怪异。

艾森克人格测试简洁版https://www.zxgj.cn/g/askj

艾森克人格测试完整版https://www.zxgj.cn/g/aisenke

在精神质Psy测试结果中,我们通常把高分提示为精神病态的倾向,但不能定论为存在精神疾病,如果该项测试分数较高,则一定要引起重视,及时就医。


橘小李要努力搞钱

矫揉深处的孤女

“你太作了,离我远点。”

[图片]

不,我也不想的。

我只是

太容易受到刺激。

如果可以,

我也愿意做一个正常人。

请不要害怕我,

她并不危险

不是吗。


她的心敏感而软弱。

她离我既远

又远。

但她又想接近我

做出一副矛盾的嘴脸。


你,

是不是密林深处的

冷孤女。

你,

那样的假,

那样的不和群。


不,但我不想的。

因为普通人、太多样子

好难学,

我只做成四不象的样子。


只是

我想讨好你。


她一直笑着,

发自肺腑,

那么的快乐

有时

好痛苦的。

“你太作了,离我远点。”

不,我也不想的。

我只是

太容易受到刺激。

如果可以,

我也愿意做一个正常人。

请不要害怕我,

她并不危险

不是吗。


她的心敏感而软弱。

她离我既远

又远。

但她又想接近我

做出一副矛盾的嘴脸。


你,

是不是密林深处的

冷孤女。

你,

那样的假,

那样的不和群。



不,但我不想的。

因为普通人、太多样子

好难学,

我只做成四不象的样子。


只是

我想讨好你。


她一直笑着,

发自肺腑,

那么的快乐

有时

好痛苦的。

逸风

人鬼殊途 3


2.27  周二 暴雨

我又梦到他了。

这次他没有在笑,他在哭,两行血泪溢满了他的眼眶,沿着眼角流了下来,他张开了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在他的嘴中我没有看到牙齿或者舌头,只有一个血淋淋的洞口,我仗着我牙医的身份,不合时宜的想到这安个假牙就不便宜了呢。

不由自主地,我缓缓地走向了他。我看着我自己伸出手,缓慢却坚定地拥抱住了他,我好像也哭了,好像也没哭,我看着他,在他的眼里发现了满脸泪痕的自己,可是我感觉不到温热或冰冷。我的心好疼,好疼,像有一个长满獠牙的厉鬼在狠狠地咀嚼我的心脏。

小男孩像是看不到我,空洞地望着前方,泪依然在流,淌成了一条血河。

他的嘴一张...


2.27  周二 暴雨

我又梦到他了。

这次他没有在笑,他在哭,两行血泪溢满了他的眼眶,沿着眼角流了下来,他张开了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在他的嘴中我没有看到牙齿或者舌头,只有一个血淋淋的洞口,我仗着我牙医的身份,不合时宜的想到这安个假牙就不便宜了呢。

不由自主地,我缓缓地走向了他。我看着我自己伸出手,缓慢却坚定地拥抱住了他,我好像也哭了,好像也没哭,我看着他,在他的眼里发现了满脸泪痕的自己,可是我感觉不到温热或冰冷。我的心好疼,好疼,像有一个长满獠牙的厉鬼在狠狠地咀嚼我的心脏。

小男孩像是看不到我,空洞地望着前方,泪依然在流,淌成了一条血河。

他的嘴一张一合。

我的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开始嘶吼。

我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不清听!

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我不想听!

我的头好疼,好疼,像有一把钝刀在凌迟我的神经。

有一个声音在我的脑内嘶吼,呼救,碎念,哭泣

我好像听到它在念叨我的名字,

希希希希希小希小希小希小希小希小希小希小希小希

我品尝到了绝望。

绝望。

断绝了希望。

坠入了深渊,从此再无光明。

突然,他抬起头来,那双空洞的双眼紧盯住我。我感到恐惧,想要松开抱住他的双手。但他却伸出原本无力地垂在身侧的手臂,紧紧地禁锢住了我,他又张了张嘴,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迄今为止唯一的一声我听的清的一句,虚弱的,仿佛是吊着最后一口气,却格外清晰:求求你,小希,忘了我,求求你。

两声“求求你”,透着无奈与绝望,却藏着无尽的希望。

求求你。

我惊醒了,我看到小夕站在那里,问我:“你没事吧。”,语气很柔,但眼神很冷漠。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然后问他,你不是刚才走了吗。他笑了笑,眼神却仍旧是冷漠的,说:你让我走我是走不了的,除非我自己想走。

我愣了愣,刚想开口问他为什么,他却转移了话题,问我怎么了,为什么好端端的从沙发上掉下来?

我又愣了愣,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我好像完全忘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可能做了个梦,我说。

什么梦?小夕有点咄咄逼人。我注意到他没有关注到我说的“可能”两个字,像是认定了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我不记得了,我皱着眉摇了摇头,不满于他的语气。

小熙这次没有再问些什么,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注视着他,却看不懂他的眼神,是失望,包含着痛苦,似乎还有······怜悯与恨。

怜悯。

我最讨厌就是怜悯了。

恨?

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了震惊,小夕怎么可能恨我。我们可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啊!

我仓促地低下头,不愿看他。小夕也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发现有什么东西打湿了我的膝盖。我摸了一把脸,却惊讶地发现早已一片湿润。我抬头想看看小夕,却发现他早已离去,而一向耳力不错的我却没有听到开门或关门的声音。

我其实也没太在意,毕竟小夕总是这样,神神秘秘。

我不由得想起了小时候我总是想把小夕介绍给爸爸妈妈认识,但每次爸爸妈妈来,小夕都会不见。有一次爸爸妈妈是在被我说好奇了,便查了一下我们家周围的监控,可一切都表明这我一直是一个人回家,没有小伙伴一起,更没有我口中的“小夕”。

这件事情过后,总有一些奇怪的叔叔阿姨来看我,虽然他们都很温柔,但我一点也不喜欢他们看我的眼神和问我的问题。那种怜悯的眼神,仿佛我是一个没人要的怪物一样。

后来小夕也很少出现了,但他每次出现都要叮嘱我好好学习。我那时候总是觉得小夕太成熟,虽然看上去与我同龄,但骨子里都透着一种沧桑的气息。好像经历了什么人间疾苦。甚至有些时候,我都想叫小夕二爹。

我确实也好好地在听小夕的话,好好学习,没有像有些富家公子一样玩物丧志,甚至以全市前100名的成绩考上了国内最好的医学院,毕业后便仗着父母的投资开设了一家私人牙医诊所。

其实我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小夕,只是很少有人会像小夕一样懂我了。

我也再也没提过小夕的事情,爸爸妈妈也再也没有过问。

我把思绪收了回来,努力去回忆为什么我会从沙发上惊醒,我是不是做了什么梦。

但我什么也想不起来,隐隐地脑子里出现点轮廓,就剧烈的头疼。

在我苦思冥想的时候,小夕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睡吧。”

然后我又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熹微

推文《不准撒娇》

乍见之欢不如久见不厌

乍见之欢不如久见不厌

莫道心

走入疯狂。

为什么那个家伙可以很好,因为人家很努力哦,只不过是你没有努力吧,你喜欢他吗?你生病了,哦可能吧,哈哈哈,我可是一个正常人,你很正常,从来都是,哈哈哈,我很没用对吧,我只是一个疯子是吗,不你是一个正常人,和别人一样,你没有未来,因为你身在未来。你没有亲人吗?我有,好多亲人,亲人,我不知道,算吧,可怜你是个精神病,你可不要乱说,哈哈哈,是吗,你也许,只是一个小丑罢了,自以为是的东西,你在说我吗,我是这样的吗?是的是的,你是这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以为你是谁?上帝吗?你只不过是靠别人可怜的小丑,自以为游戏世间,结果只不过是在原地而已,请你滚出我的视线,我看见你就想上去打你,也不会有人帮你因为你死都是轻...

为什么那个家伙可以很好,因为人家很努力哦,只不过是你没有努力吧,你喜欢他吗?你生病了,哦可能吧,哈哈哈,我可是一个正常人,你很正常,从来都是,哈哈哈,我很没用对吧,我只是一个疯子是吗,不你是一个正常人,和别人一样,你没有未来,因为你身在未来。你没有亲人吗?我有,好多亲人,亲人,我不知道,算吧,可怜你是个精神病,你可不要乱说,哈哈哈,是吗,你也许,只是一个小丑罢了,自以为是的东西,你在说我吗,我是这样的吗?是的是的,你是这世界上最恶心的东西,以为你是谁?上帝吗?你只不过是靠别人可怜的小丑,自以为游戏世间,结果只不过是在原地而已,请你滚出我的视线,我看见你就想上去打你,也不会有人帮你因为你死都是轻,你以为生活要随着你来吗?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以为你有友情吗,别多想了,他们不过是可怜可怜你,给你一块骨头而已。是真的吗?我是这样的吗?我只是想有朋友啊!哈哈哈你也好意思说朋友,是地狱的恶鬼吗?哈哈哈,可是我没干什么坏事啊!哦是那,你干的事,就是魔鬼都愧不敢当,你可真厉害啊,弱者中的弱者,说的就是你,你可真是骗子的祖宗,骗子只骗钱,你竟然还想骗他们对你的可怜,要我说你什么好,你就是废物中的废物,滚!别指望我对你有半点的同情,因为你就是自作自受,该字对你来说都轻了。你为什么不去死啊,死完,世界就清净了去吧快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漫卷诗书

我想不明白

我想不明白

如果:一个人自愿帮助别人,而且他的的初心是非常好的,且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和付出,但是他却对被他帮助的人造成了伤害。

那么:1.被帮助的人应该感谢他吗?2. 被帮助的人必须原谅他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吗?3. 被帮助的人如果不原谅他就是没有良心吗?

我想不明白

如果:一个人自愿帮助别人,而且他的的初心是非常好的,且做出了非常多的努力和付出,但是他却对被他帮助的人造成了伤害。

那么:1.被帮助的人应该感谢他吗?2. 被帮助的人必须原谅他对自己造成的伤害吗?3. 被帮助的人如果不原谅他就是没有良心吗?

观西山

又是矫揉造作的睡前小故事(눈_눈)

一.


“你怎么不讲话。” 少年对他笑,弯起的眸子像月牙,很好看。


“讲话嘛,陪陪我,我无聊。" 少年撩起长袍,缓缓蹲在他面前,温柔地用长袖拭去他脸上的汗水。


痛。 他无意识的抓紧自己的衣袍,痛苦催使他将双唇咬的鲜血淋漓。眼里的世界变得模糊不清,仿佛只剩下那个少年。


那个像天使的少年。


“不好意思,我忘了。” 天使歪歪头。 什么?你,,忘了什么?


“一个哑巴。”


“怎么可能讲话呢”


二.


“你要暗卫,为什么毒哑他?”


青年放下茶杯,眼神晦暗的看少年拨弄手中的佛珠,似乎很虔诚的样...

一.


“你怎么不讲话。” 少年对他笑,弯起的眸子像月牙,很好看。


“讲话嘛,陪陪我,我无聊。" 少年撩起长袍,缓缓蹲在他面前,温柔地用长袖拭去他脸上的汗水。


痛。 他无意识的抓紧自己的衣袍,痛苦催使他将双唇咬的鲜血淋漓。眼里的世界变得模糊不清,仿佛只剩下那个少年。


那个像天使的少年。


“不好意思,我忘了。” 天使歪歪头。 什么?你,,忘了什么?


“一个哑巴。”


“怎么可能讲话呢”


二.


“你要暗卫,为什么毒哑他?”


青年放下茶杯,眼神晦暗的看少年拨弄手中的佛珠,似乎很虔诚的样子。


“啊?”听着青年的疑问,少年迟疑几秒钟,慢吞吞的押口茶,低声赞叹了句好茶,才露出一个甜美的笑容。


“你说阿暮吗?”


“没办法嘛。”他遗憾的摇头,却笑得越发开心,甚至丝毫不在乎身份的摇晃起小腿。


“谁叫他声音那么好听呢,我好喜欢,我好喜欢!我最喜欢阿暮啦!嘻嘻!”


直勾勾的盯着青年,盯着对方眼睛里的那份嫌恶,他越说越兴奋,面容也渐渐扭曲。


“他是我的!我的!你们不配听到他的声音!他的一切都是我的!我的!觊觎他的人都该死!哈哈哈哈哈!!他最恶心你们这种人!他也该死。阿暮是我的!用不着你管!”


呼,呼。


少年平静下来,清澈的眸子里倒映出手中佛珠褐红色的光滑表面。


他自言自语。


“就别说话了。”


“这样不好吗。”


他眉眼一弯,甜甜蜜蜜的。


“对呀,明明阿暮你也很喜欢的。”

漫卷诗书

夜半神经质

        我的房间是家里的阁楼,没有门,只用一层帘子薄薄地隔开。而我又是极度具有“领地意识”的奇怪动物。我不喜欢任何人在没有我的邀请是掀开那层薄薄的帘子。谁都不行。即使家里的洗衣机在我的阁楼里,阳台在我的阁楼里,储藏室在我的阁楼里。我的家人并不在乎我喜不喜欢他们的闯入,每天无数次的洗衣服挂衣服上厕所收衣服找卫生纸找面粉找菜籽油没完没了没完没了没完没了。我试着不去管他们,因为他们实在说不上造成了什么影响或者伤害。但是即使是听见他们的脚步声或者是衣架碰撞之类的声音,我的反应也总是很强烈的,是一种想要砸掉什么东西或...

        我的房间是家里的阁楼,没有门,只用一层帘子薄薄地隔开。而我又是极度具有“领地意识”的奇怪动物。我不喜欢任何人在没有我的邀请是掀开那层薄薄的帘子。谁都不行。即使家里的洗衣机在我的阁楼里,阳台在我的阁楼里,储藏室在我的阁楼里。我的家人并不在乎我喜不喜欢他们的闯入,每天无数次的洗衣服挂衣服上厕所收衣服找卫生纸找面粉找菜籽油没完没了没完没了没完没了。我试着不去管他们,因为他们实在说不上造成了什么影响或者伤害。但是即使是听见他们的脚步声或者是衣架碰撞之类的声音,我的反应也总是很强烈的,是一种想要砸掉什么东西或者撕碎什么东西的欲望,第一个被砸掉了撕碎了的就是去他妈的理智。当然这也是唯一被波及的什么东西了。我的“领地意识”是几乎不受控制的,这让我觉得自己是个疯子。

corrupt to the bones

呓语

在正文之前:

谁能想到,这一大篇废话其实是鬼怪后遗症的

产物呢。我一口气看完之后,不满足于自己的

生活,瞎写点东西。

彩蛋:夹杂了一点点克苏鲁私货。


#你在我心上留下了一个空洞。

本来我就不能集中注意力,现在我脖子上的一

根酸痛的筋,串联了后背,后脑勺,眼眶,就

像一根箭,把我钉死了。

老天啊,我活过来了哈哈哈哈哈。

我体验到了生活带来的鲜活的痛苦。


#我痛苦,我痛哭。

我突然知道了活着是怎么样的。


#救命啊,神。

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一切都是有着毛边的,落着灰的,乱七八糟的

,超出我的意愿的。

心很累,头脑也不转了。

我好烦躁。为什么。...


在正文之前:

谁能想到,这一大篇废话其实是鬼怪后遗症的

产物呢。我一口气看完之后,不满足于自己的

生活,瞎写点东西。

彩蛋:夹杂了一点点克苏鲁私货。


#你在我心上留下了一个空洞。

本来我就不能集中注意力,现在我脖子上的一

根酸痛的筋,串联了后背,后脑勺,眼眶,就

像一根箭,把我钉死了。

老天啊,我活过来了哈哈哈哈哈。

我体验到了生活带来的鲜活的痛苦。


#我痛苦,我痛哭。

我突然知道了活着是怎么样的。


#救命啊,神。

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一切都是有着毛边的,落着灰的,乱七八糟的

,超出我的意愿的。

心很累,头脑也不转了。

我好烦躁。为什么。


#一群庸人。

我知道的,我需要我自己的堡垒。我与世界毫

不相关,我愿活在空荡的末日之城,地球上的

最后一人。


#我是个卑劣的影子,我是个虚妄愤恨自我厌

恶的伪劣品。

救救我啊,神!


#没有神。

只有绝望的人,自我欺骗的拙劣。


#我沉醉于泡影之中,哥哥啊,救命啊, 神啊

,我说不出来,说不出来,真的是失语症,灵

魂上的无法直视,我不能面对这团绝望。

卑劣,拙劣,顽劣。

一坨怂起的肌肉块,一张糊满了毛孔的脸,粗

质的皮肤。


#好烦啊。

这种肌肉摩擦声。

恶心的叹息与吐气,一坨肉,一个不够艳却俗

又土气的皮囊,皮具,肉靶子。

不够安静!不够安静!不懂得安静的恶心的东

西!安静是最高的美德没有之一。

我要撕开那张吐息的嘴,把头颅掰成两半。


#救命啊我的神。

不要扰乱我的心智,不要使我癫狂,痛苦,抽

搐。不要让我感受到最大的绝望和希望,最深

切的悲哀和最极致的激奋。交织的,紧张的神

经,乱麻一般的心绪,逐渐渴望血液和暴乱失序。


#啊!这种无上的癫狂。

所有的神秘主义起源。

所有的,原始的召唤 ,无法平息的地火与动乱。

人牲,待宰的肥猪,丰腴的膏脂,饮尽他的血!

粉饰过也透露着腥味的长矛。


#美化!对吗?

看见了美的激荡,我的酒神在召唤我,带来神

灵启示的一张脸。我恨!你召唤醒了我的仇恨

,天生的仇恨与不满。缺爱的小孩,无底深渊

的欲壑。

我的真实!我的拒绝!我的真相和濒死。

一只鸭子

【感受到了吗?这是哥哥对你的爱哦。】

【感受到了吗?这是哥哥对你的爱哦。】

Ann

20210426

一个个的都放弃了残次的玻璃水母。

玻璃碎渣掉得到处都是。

一个个的都争先恐后地追捧流水线上的玻璃杯。

它们被捧在金丝锦锻中受人褒奖。

那么真心和努力沦为何物,真正的价值标准究竟在哪。

你不过是乐于看我让你看你想看的东西罢了。

你敢有资格说真正爱过我吗。

你敢有资格说真正见过我吗。

你敢有资格说真正——理解过我吗。

没有。没有。没有。

那也就不要再说可笑的话了,我也永远不会俯身去靠近你低端的标准线。

我的真心和努力毕竟永远不属于你们。

一个个的都放弃了残次的玻璃水母。

玻璃碎渣掉得到处都是。

一个个的都争先恐后地追捧流水线上的玻璃杯。

它们被捧在金丝锦锻中受人褒奖。

那么真心和努力沦为何物,真正的价值标准究竟在哪。

你不过是乐于看我让你看你想看的东西罢了。

你敢有资格说真正爱过我吗。

你敢有资格说真正见过我吗。

你敢有资格说真正——理解过我吗。

没有。没有。没有。

那也就不要再说可笑的话了,我也永远不会俯身去靠近你低端的标准线。

我的真心和努力毕竟永远不属于你们。

会飞的猫

疯子

题记

少女心中藏了个疯子。

她将一半梦放入心中,又将所有的自暴自弃塞入心中。

喂,我是疯子啊。

一、

战争将近乎所有的生命夺取,独留破败不堪的少女留在人间

眼望遍地的尸体,心听遍地的求救

不要叫啊,不要叫啊

吞引着梦中的生命,嚎叫着将自我抹杀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呕吐着咽下血肉,挣扎着寻求着生命

行尸走肉的活着吧,不要忘了你是怎么逃脱于此

神明啊,神明啊,你是否听得见我的祈祷

拯救世间神的责任,人类需要重生!

少女将人性抹去,遍布身体的伤痕已经不会让她疼痛

是怪物啊

我是怪物啊!

拼经全力拯救生命,将恶魔与野兽一概抹杀

直到最后,知道最后

畏惧终生

从红...

题记

少女心中藏了个疯子。

她将一半梦放入心中,又将所有的自暴自弃塞入心中。

喂,我是疯子啊。

一、

战争将近乎所有的生命夺取,独留破败不堪的少女留在人间

眼望遍地的尸体,心听遍地的求救

不要叫啊,不要叫啊

吞引着梦中的生命,嚎叫着将自我抹杀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呕吐着咽下血肉,挣扎着寻求着生命

行尸走肉的活着吧,不要忘了你是怎么逃脱于此

神明啊,神明啊,你是否听得见我的祈祷

拯救世间神的责任,人类需要重生!

少女将人性抹去,遍布身体的伤痕已经不会让她疼痛

是怪物啊

我是怪物啊!

拼经全力拯救生命,将恶魔与野兽一概抹杀

直到最后,知道最后

畏惧终生

从红色中诞生,软弱与畏惧都已经变为罪恶

行走于黑暗之中,月亮都不会照在身上

死亡唯有死亡

二、

光明到来,温柔众生

将过去一点点抹去,余下仅存了哀嚎

亲人啊,朋友啊,生命啊

少女早已没了人的模样,她是怪物,也是恶魔

分不清黑暗与光明的界限

不适于生存,不知道意义

仅是机器

贪心的人类将她利用

抹杀掉反抗的生命

不知道到底谁才是正确,不知道谁才是神明

内心呼救着

早已没了感情

难以恢复到原样

放弃吧,放弃吧!

天使出现,拯救离去的人性

逐渐苏醒,理解感情

呼之欲出的答案,迟迟不肯打破

一声大叫

平静打破

赎罪啊,赎罪吧!

悔恨,压抑

结果,遗憾

无人逃脱

循环的命运

三、

疯子布下棋盘,将一半的棋子摆上,又将一半的棋子退下火堆。

天翻地覆,变动

不在乎一切,不相信一切

是疯子也是怪物

光与暗,仅是一个玩笑

秩序诞生

神明也从此开始了传说

不顾一切的维持,不顾一切的寻找平衡

正义与善良都不清晰

仅有的人性维持着表面

来吧,开始吧

反抗,重写,法与自由

明日到来

少女死亡。


September&August
水邪✨

无标题

她回到家

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

他长得很漂亮

没错是漂亮

这个男人有这和她的猫一样的眼睛

黄棕色

她认为不是美瞳

那个人叫了一声

她觉得不可思议

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是选择接受事实

好吧

她的猫咪变成了人

然后她每天下班都有了盼头

因为孤身一人的她出租屋里

多了个期盼她回家的“人”

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猫咪学习人类生活的飞速

喵咪的性格习惯很怪异

家里的隐蔽地方似乎被人翻过

哪怕是猫咪解释他打扫了卫生的原因

她还是觉得很怪

直到

晚上莫名其妙的碎碎声响

消失的照片

换了颜色的内衣

洗澡时感觉到的偷窥感

这些诡异的事情入侵这...

她回到家

发现自己家里多了一个陌生人

他长得很漂亮

没错是漂亮

这个男人有这和她的猫一样的眼睛

黄棕色

她认为不是美瞳

那个人叫了一声

她觉得不可思议

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是选择接受事实

好吧

她的猫咪变成了人

然后她每天下班都有了盼头

因为孤身一人的她出租屋里

多了个期盼她回家的“人”

但是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猫咪学习人类生活的飞速

喵咪的性格习惯很怪异

家里的隐蔽地方似乎被人翻过

哪怕是猫咪解释他打扫了卫生的原因

她还是觉得很怪

直到

晚上莫名其妙的碎碎声响

消失的照片

换了颜色的内衣

洗澡时感觉到的偷窥感

这些诡异的事情入侵这她的精神

让她越来越敏感

从而又更加依赖起自己的猫咪

她到后来

整晚整晚的开始做噩梦

她意识到自己出现的问题

她开始隐秘的慢慢打量屋子

这个行动并没有告诉她的喵

可能是忘了

也可能是没有相信他

后来

喵咪漏出来马脚

果然如同她隐隐觉得的那样

这个男人根本不是她的喵

他就是个陌生的男人

而自己那只可怜的喵咪

已经在他演过戏之后被他不知抛到了什么地方

也可能是杀了

她揭穿了他的面目

开始反抗

最后不小心杀了他

她呆呆的望着匕首上的血渍

神情莫名

啧,又要找地方搬家了

她这样说

这时候

她的那只喵不知道从哪里跳了进来

要知道她可是住在六楼

她迅速熟练的分尸,抛尸,搭理现场

然后

换了个出租房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她回到家

发现了一个陌生男人

而那个陌生男人的瞳色

竟然跟自家喵咪一样!

她小心翼翼的问

请问先生,您是哪位?

而那个黄棕色的眼睛里充满着疑惑

那个男人

开口叫了一声


医生望着房间里疯疯癫癫的她

问旁边的护士

今天清醒了几次

护士充满同情的看了她一眼

她今天只清醒了一次

医生问

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护士一言难尽的回答

她说,

又要找地方搬家了

医生一怔

这不算是清醒吧?

护士说

哦不先生,这就是她最清醒的时候了

那时候的她,简直就是一个普通人要换房子一样!

医生又看了看隔离房里的她

叹了口气

她总是这样反复做这同一个行为动作吗?

护士勉强一笑

是的先生

医生说

她可真可怜

护士随即答到

我想是吧先生

等到医生走了之后

护士扬起了下巴

面无表情的盯着医生的背影

那个背影

现在就出现在一个黄棕色的眼睛里

跟喵咪的眼睛

一模一样。


帝司卿

神明啊,您是人呢

“我的神明啊”

“您美的让人想展露本性”

——————————————————————


难以想象人的矛盾与恶劣

对于光明的渴望,却又将自我的影子赋予本性,将望向光明的自己死死拖住。

情愿将自己陷入黑暗,孤独寂寞,将喧闹的世界隔出个寂静的黑匣,把自己团成一团乱七八糟的塞进去。但因不甘,最后也要拼命伸长手臂拖住面前最近的光明,诱拐无知的神明


“来吧”

“一起死”

“我们一起”


将神明压在身下,用牙撕扯着祂的血肉


“你不是神明吧”

“不然你怎么也有人一般的血肉”

“那是肮脏污浊的东西”

“污浊也上了您的身呢”

“您是人吧”

“就跟我一样”

“您是人”...

“我的神明啊”

“您美的让人想展露本性”

——————————————————————


难以想象人的矛盾与恶劣

对于光明的渴望,却又将自我的影子赋予本性,将望向光明的自己死死拖住。

情愿将自己陷入黑暗,孤独寂寞,将喧闹的世界隔出个寂静的黑匣,把自己团成一团乱七八糟的塞进去。但因不甘,最后也要拼命伸长手臂拖住面前最近的光明,诱拐无知的神明


“来吧”

“一起死”

“我们一起”


将神明压在身下,用牙撕扯着祂的血肉


“你不是神明吧”

“不然你怎么也有人一般的血肉”

“那是肮脏污浊的东西”

“污浊也上了您的身呢”

“您是人吧”

“就跟我一样”

“您是人”


最大限度的用脸部肌肉带动嘴角,展现了一个得逞样子的得意笑容

神明疼的浑身颤抖,用这世上最圣洁的声音咒骂着


……小人

……变态

……偏执

……疯子


“我亲爱的神明”

“感谢您最后的赞美”


撩起与地上黑泥纠缠的长发,在最后白色的发尾落下最虔诚的一吻



Ann

你看,你们永远会骗我

说的恰到好处不过是你觉得

一旦推盏换杯便无法停下

当初说的话像纸片一样被撕碎咽下

而最终的受害者永远只有我

“你当初说过,你要带我走的。”

你看,你们永远会骗我

说的恰到好处不过是你觉得

一旦推盏换杯便无法停下

当初说的话像纸片一样被撕碎咽下

而最终的受害者永远只有我

“你当初说过,你要带我走的。”

一颗苦的李子

豌豆上的公主(毁童话系列)甜.

“凯瑟...我叫凯瑟。”我哆嗦着说:“我是一位公主。”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贵妇人听到我的话后,和她的丈夫对视一眼。


“好吧,亲爱的。”贵妇人笑了笑“我们是国王王后,我们会代表我们的国家好好招待你的。”


“快进来吧,亲爱的,别冻着了。”


我知道我现在的形象真的不像一个公主…再美丽的花容月貌,全都在泥水中成为一只落汤鸡。


我很想大声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提出一点疑问?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吧!


多年伪装成正常人的经验让我停止把这些话说出口。


其实真的像有阴谋……一个真正的皇室,怎么会把一个落难的女子带进城堡。


人贩子?不,哪来这么多钱?哦…或许是一...

“凯瑟...我叫凯瑟。”我哆嗦着说:“我是一位公主。”


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贵妇人听到我的话后,和她的丈夫对视一眼。


“好吧,亲爱的。”贵妇人笑了笑“我们是国王王后,我们会代表我们的国家好好招待你的。”


“快进来吧,亲爱的,别冻着了。”


我知道我现在的形象真的不像一个公主…再美丽的花容月貌,全都在泥水中成为一只落汤鸡。


我很想大声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提出一点疑问?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吧!


多年伪装成正常人的经验让我停止把这些话说出口。


其实真的像有阴谋……一个真正的皇室,怎么会把一个落难的女子带进城堡。


人贩子?不,哪来这么多钱?哦…或许是一个人贩子窝点。又或者是他们有什么怪癖?想要残忍伤害过路人……


在前面帮我领路的侍女面无表情。


我停止了想象,纯黑色的眼眸止不住的往城堡里黑暗的地方瞟


我知道我这样是不正常的


但是谁又能说出谁是正常的呢?我只是有点神经质而已。


“凯瑟公主……”侍女推开了客房的门,嘴角弯起一个清浅的弧度:“您先沐浴,沐浴完后和殿下们一起用餐。我们将会为你准备客房。”


“好。”我面无表情地走进去。


心里想着,侍女怎么突然笑了呢?难道有什么阴谋吗?就在房间里等着我……


直到我沐浴完毕,我也没能发现阴谋。


“凯瑟公主…?”


侍女看到沐浴完后的我,眼中的呆愣怎么都藏不住。


“您…您长得好美丽……”


“走吧。”我淡淡道。这种事情我遇到得多了。


侍女这样子的表现反而让我有了底——应该是正常人。


亮如白昼的灯光下,长桌上美食琳琅满目


山珍海味,美味佳肴应有尽有。


我开始有点相信他们真的是国王一家了。


“凯瑟公主,快坐下。”王后眼睛里有了几分满意。


“这位是我的儿子。他叫普塞纳”她介绍了一下坐在我身旁的男子——一个身姿高挑,长相过于柔和的年轻人。


陷入爱河很简单。


我爱上他了!


他的长相简直是长在我的审美点上的。


见我眼中一派欣赏之意,王后的笑容无法止住:“普塞纳是能为高超的政治家,我们国家唯一的王子。”


我挑了挑眉,装作平常的样子听王后说着普塞纳的优秀之处。


普塞纳是个害羞的年轻人


王后说的那些优点实在比不上他的一个脸红。

 

我又心动了。


“亚瑟公主,我们为你备好了客房。请跟我过去。”


仍然是那个房间,但是床铺垫了至少七层天鹅绒被!


巨大的阴谋感笼罩住了我。


我是个神经质的人,这点上我确实有点病。


我一层一层掀开天鹅绒被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然后最底下那一层放了一颗豌豆。


难道…这豌豆就是阴谋所在?!!


我把这颗硬硬的豌豆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盯了半晌。


呵呵…这就是一个普通的豌豆啊!


困意席卷着我的理志,我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王后用一种非常欣赏的眼神盯着我


呵呵,总觉得王后比我还不正常


然后我就留在了这儿,王后说会尽快联系我的王国


我恋爱了。


我和普塞纳陷入了爱河。


日常:


“普塞纳,我为你做了甜品……樱桃蛋糕,尝尝!”


普塞纳珍重地吃起了甜品,总会一本正经的给出各种点评和赞美


我是个喜欢拍马屁的人,这点在对待普塞纳的态度上特别明显:


“普塞纳,你的眼睛里是一片星海。”


“普塞纳,你简直就像一个天使!又有能力又好看。”


“普塞纳,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最优秀的,最令我心动不已的人。”


………


嘿嘿


我爱着普塞纳!


很快,我的国家来迎接我了。


在离别前一晚,普塞纳敲开了我的房门。


“凯瑟,我带你去个地方。”他低声说,表现的非常神秘。


我不可抑制的弯曲起嘴角,握住他的手。


我们来到了一片花海。


莹莹的萤火虫在月色下穿梭在花海之中。


简直像天堂一样美。


“我喜欢你。”普塞纳认真地看着我。


我说错了,之前那次他的眼睛里还没有万千星海。


这次里面才是


“我也喜欢你呀!”我第一次觉得我不神经质,正经得简直像正常人。“你感觉不出来吗?”


“我知道…”


他吸了口气,像是鼓足勇气般地说:


“我不是普塞纳,我是普赛娜,一个女性。”


我愣住了


那一刻,我不知在想什么,转身跑走了。


留下在冷风中的她


萤火虫和花海一点也不浪漫了



我爱的是谁呀?是普塞纳,还是普赛娜?我是因为她的性别才爱她的吗?


我爱的是她这个人


她温柔善良,体贴耐心,不会因为我的神经质而生气。坦然接受我的一切,除了偶尔爱管我,她的一切我都爱着。


彻夜难眠。


第二天,我要回国了。


送行的人群浩浩荡荡,我一眼就在里面捕捉到了普赛娜的身影


我那一刻真是热血上头。


我奔向人群,大声喊:


“普赛娜!我喜欢你!不论你是谁!!”


普赛娜猛地抬起头,眼中似乎闪着泪光。



回国后,她马上来我的国家提亲了。


她抱住了我


“你……就不问点什么吗?你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我是神经质…但我永远相信你。”


“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怎么从男的变成女的,里面牵扯到了多少,我不在乎。”


“我看到的只是你在我面前,我们要结婚了。我们相爱着。”


她的眼睛里有星辰。


那星辰名叫凯瑟。


Ann

unknown

我流泪

所以他人嘲我为神经病

我面向的虚空据说是星辰大海

俯视的地方据说是半途而废的终点

手上扶的是被恶魔诅咒的黑色

而我胸腔中的那颗人心也在逐渐冻结

冰花漫上血管

需要用最后的力气孤注一掷

笔直地砸向灰白的地面

迎来鲜红的最后绽放


-“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我流泪

所以他人嘲我为神经病

我面向的虚空据说是星辰大海

俯视的地方据说是半途而废的终点

手上扶的是被恶魔诅咒的黑色

而我胸腔中的那颗人心也在逐渐冻结

冰花漫上血管

需要用最后的力气孤注一掷

笔直地砸向灰白的地面

迎来鲜红的最后绽放



-“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Clémentine

山月

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席慕蓉。


凌晨四点半我被寒风吹醒,想找些什么堵住门框却不得。用手捂了片刻直至掌心冰凉似硬铁,这才觉脑中真正清醒了。怀中的表硌着胸口,我无从知道它是否还准。我业已是个与世隔绝的人了。


在风中我走出家门。我的家是一间极破败的木屋,我光知道它在山上,不知它由谁建造。风不大,只是很冷。屋子摇摇欲坠,顶上吱呀呀的响。木头是蓝色的。我心知木头并非是蓝色,但黎明时这一间小小的卑微的木头屋子曙光眷顾不得,连完整的颜色都不与施舍。在风中我走出家门,灰蒙蒙的树围绕着这一片平地。屋前光秃秃。


我听鸟鸣,听山中落花的声音。孤独和满足同时将我侵袭。我却难以言...


我曾踏月而来,只因你在山中。

——席慕蓉。



凌晨四点半我被寒风吹醒,想找些什么堵住门框却不得。用手捂了片刻直至掌心冰凉似硬铁,这才觉脑中真正清醒了。怀中的表硌着胸口,我无从知道它是否还准。我业已是个与世隔绝的人了。


在风中我走出家门。我的家是一间极破败的木屋,我光知道它在山上,不知它由谁建造。风不大,只是很冷。屋子摇摇欲坠,顶上吱呀呀的响。木头是蓝色的。我心知木头并非是蓝色,但黎明时这一间小小的卑微的木头屋子曙光眷顾不得,连完整的颜色都不与施舍。在风中我走出家门,灰蒙蒙的树围绕着这一片平地。屋前光秃秃。


我听鸟鸣,听山中落花的声音。孤独和满足同时将我侵袭。我却难以言说心中所感,不知是否喜欢。喜欢产生于对比,我没有记忆所以无可比,我只有观赏。那轮月还未散尽,隔着枝叶幽幽的看我。我听风起,听脚底踏叶的声音。


有人在靠近。朦朦胧胧我望见修长的身影。他用身体为自己开路,利叶划破脸颊也不在意。他目光灼灼的看向这里,背上背一把冷利的东西。几乎失去五感一般我凝固在原地,直到脚步渐停。隔着一棵树的距离,他直直的向我凝望。他不执一词,我疑心他以为自己看到了幽灵之类的物事,但又并不惊慌,以至于我的脚底开始发凉。又过少倾,我才恍恍惚惚地想起,原来穿鞋这件事情被我全然忘记了。只是身体的反应过于迟缓,亦或是直到这个人出现,我的血液才开始后知后觉的漫延。冷也产生于对比。


我听雨滴,听屋顶吱呀呀的声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