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神谕正法

24.1万浏览    416参与
花栗鼠

天法但是俩男高小傻子~

(完成度低的小段子)


玄尊上课,坐最后排的玉逍遥把书立在桌上挡着,从扔脚边的书包里找出盒pocky拆开和同桌君奉天分,趁着玄尊转头写板书,一个放风一个吃。

君奉天盯着他亲爹,玉逍遥低头咔次咔次;

玉逍遥盯着他亲班主任,君奉天低头咔次咔次;

君奉天盯着,玉逍遥咔次咔次;

玉逍遥盯着,君奉天咔次咔次;

君奉天盯着,玉逍遥咔次咔次;

玉逍遥咔次咔次;

玉逍遥咔次咔次;

……

君奉天:……

君奉天把练习册子卷成筒状,瞄了眼他爹正捧着书背对自己在前两排转悠,扭头抡圆了胳膊倏然抽在玉逍遥后脑勺上,抢到了最后一根pocky。

玉逍遥摸摸被打的脑袋,看着空...

天法但是俩男高小傻子~

(完成度低的小段子)


玄尊上课,坐最后排的玉逍遥把书立在桌上挡着,从扔脚边的书包里找出盒pocky拆开和同桌君奉天分,趁着玄尊转头写板书,一个放风一个吃。

君奉天盯着他亲爹,玉逍遥低头咔次咔次;

玉逍遥盯着他亲班主任,君奉天低头咔次咔次;

君奉天盯着,玉逍遥咔次咔次;

玉逍遥盯着,君奉天咔次咔次;

君奉天盯着,玉逍遥咔次咔次;

玉逍遥咔次咔次;

玉逍遥咔次咔次;

……

君奉天:……

君奉天把练习册子卷成筒状,瞄了眼他爹正捧着书背对自己在前两排转悠,扭头抡圆了胳膊倏然抽在玉逍遥后脑勺上,抢到了最后一根pocky。

玉逍遥摸摸被打的脑袋,看着空空如也的包装袋子,尴尬讪笑,歪头看君奉天叼着pocky啃又觉得馋,眼巴巴地望着,用口型说奉天你这根是什么味道的?

君奉天翻了个白眼,心想你都吃了大半盒了还问我什么味儿的,没搭理他。

玉逍遥盯着那半截pocky在眼前晃来晃去,饿从胆边起,看了圈四周同学们都在认真听课也没人注意他俩,于是从桌洞里掏出卷成一团的校服外套迅速展开蒙到两人头上,借着掩护凑过去咬掉了半截pocky。

君奉天愣住了,借着昏暗光线,玉逍遥带一点妖异紫色的瞳仁近在咫尺,温热呼吸在一方小小天地间彼此交错。

玉逍遥浑然未觉自己刚刚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得意洋洋地一边咀嚼一边朝君奉天挤眉弄眼,结果吃完了对方也没什么动静。

他在君奉天晶亮的剔透眼珠里看到一点模糊的自己的轮廓,后知后觉地想起刚刚好像太贪心和奉天凑得很近,咬pocky的时候大概也许可能碰到了其他的柔软的东西,是奉天的嘴唇吗?……

玉逍遥向来很厚的脸皮蓦地烧起来,刚想说些什么,校服外套被掀掉了,一抬头和他亲班主任四目相对。

玉逍遥:……

玉逍遥:哟~老师好(∩❛ڡ❛∩)

玄尊威严地看了眼他衣服上的饼干渣子和桌上的包装袋。

于是双双被拎出去罚站。

玉逍遥偷瞄一眼,君奉天乖乖在一旁低头站好,黑色刘海落下来挡住眼睛,露在外面的耳朵根还是红的。

玉逍遥垂下头看自己的鞋子,一侧鞋带没系好散开了,他拿鞋跟踢了踢背靠的墙,心想,什么嘛。脸上的热度却怎么也退不下来。


放学后被留在班上打扫卫生。

玉逍遥伸长了胳膊举着抹布乱擦一气,把整块黑板都抹成了花的,思绪又开始跑远。

他偷偷转过眼珠看君奉天,对方正咣咣地拎着拖把在水桶里涮,一边校服裤腿挽起到膝盖,露出莲藕似的一截白生生的小腿。

玉逍遥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会有人拿这种比喻形容自个儿好兄弟的腿吗?又禁不住胡思乱想,想奉天很亮的眼睛,很软的嘴唇,轻柔呼吸羽毛一样拂过自己面上。

他心一横,丢下抹布喊奉天,要再来一次吗?

再来一次,来什么?

说得含糊不清,两人却默契地心知肚明。

君奉天心绪也乱得很,闻言差点把拖把甩出去,但是君奉天何许人也?号称不退后、不败北的云海高中校园男神,咬咬牙说,来就来。

玉逍遥嗷一声欢欣雀跃地跳下讲台扑过来,结果由于惯性没刹住车带着君奉天踉跄后退两步撞在墙上,嘴唇相接,牙齿也重重地磕到一起。

玉逍遥捂着嘴哀嚎,君奉天捂着撞到墙的脑袋瞪他,眼神凶恶。

玉逍遥不敢嚎了,等缓过劲了搂着君奉天的腰背,眨巴眨巴眼睛撒娇似的语气,奉天奉天,再来一回嘛。

这回鼻子碰到了。

诶,不算不算,再来——

君奉天忍无可忍,揪着玉逍遥校服领口歪过头亲了上去,堵住对方还在哔叭哔的那张嘴。他闭上了眼睛,浓密睫毛蝶翅般轻颤,一下一下隔空扇在瞪大了眼睛的玉逍遥心尖上。

等松开后,玉逍遥心跳得快飞出来,半晌捂住心口小声问,奉天你怎么这么熟练?

——其实也只是碰了碰嘴唇而已。

君奉天清清嗓子,声线不太稳地发着抖,也小声回他,我从默云追的狗血八点档电视剧上看来的。


夏日白昼总是漫长,玉逍遥迎着夕阳余晖奋力蹬着自行车,后座君奉天侧坐着两只手各举着一支棒冰。

玉逍遥闷头蹬了一路,突然呼哧带喘地叫奉天。

君奉天突然被点名,以为自己偷吃玉逍遥的那根棒冰被他发现了,有点心虚地说干嘛。

玉逍遥没回答,自顾自地笑了几声,又叫,奉天啊。

君奉天正疑惑他又吃错了什么药,结果前面赶上一段有些坡度的下坡路,车子骤然加速,唬了一跳,单手赶忙紧紧搂住玉逍遥的腰,心惊胆战地吼道,玉逍遥!

玉逍遥哈哈大笑,双手松开车把伸向天空,攥起拳头,口中打个呼哨,放声大喊,奉天奉天奉天——

君奉天脸颊贴在玉逍遥背上,清晰感觉到属于另一个人的热度透过薄薄的校服T恤传递过来,心跳情不自禁地一点一点逐渐加快。

他跟着喊,玉——逍——遥——

12
新年第一發,用去年最後一張稿子...

新年第一發,用去年最後一張稿子開始,

借老闆言,辭舊迎新剛剛好(♡˙︶˙♡)

另外23上半年稿位都滿啦暫時不要問了謝謝。゚(゚´ω`゚)゚。

新年第一發,用去年最後一張稿子開始,

借老闆言,辭舊迎新剛剛好(♡˙︶˙♡)

另外23上半年稿位都滿啦暫時不要問了謝謝。゚(゚´ω`゚)゚。

花栗鼠

【天法】不过寻常

法儒无私不善饮酒,从前在云海仙门玉逍遥软磨硬泡地拉师弟下山打牙祭——囊中羞涩总要坑蒙拐骗哄个人来掏钱——时没教会他,等到后来在德风古道只余一盏青灯经年常伴,也甚少有人敢冒大不韪地来扰冷硬如法剑而刚正如律典、无情又无私的守关者的耳根清净了。

神毓逍遥手疾眼快,好险赶在人一头砸到榆木桌子上之前把手垫在了师弟脑门和木板之间,哑然失笑,“这才哪跟哪啊,一杯就倒。”

他手掌倾斜抬起又放下,于是法儒尊驾的那颗脑袋也贴着手背晃过来再晃过去,含混不清地烦躁咕哝了两声,“奉天啊奉天,太久没跟着师兄我混,居然酒量也退步了,以前不是两杯才倒的吗?嗯?……”

非常君旁观好友单只手端着酒杯逗人,摇了摇头跟着勾起嘴...

法儒无私不善饮酒,从前在云海仙门玉逍遥软磨硬泡地拉师弟下山打牙祭——囊中羞涩总要坑蒙拐骗哄个人来掏钱——时没教会他,等到后来在德风古道只余一盏青灯经年常伴,也甚少有人敢冒大不韪地来扰冷硬如法剑而刚正如律典、无情又无私的守关者的耳根清净了。

神毓逍遥手疾眼快,好险赶在人一头砸到榆木桌子上之前把手垫在了师弟脑门和木板之间,哑然失笑,“这才哪跟哪啊,一杯就倒。”

他手掌倾斜抬起又放下,于是法儒尊驾的那颗脑袋也贴着手背晃过来再晃过去,含混不清地烦躁咕哝了两声,“奉天啊奉天,太久没跟着师兄我混,居然酒量也退步了,以前不是两杯才倒的吗?嗯?……”

非常君旁观好友单只手端着酒杯逗人,摇了摇头跟着勾起嘴角,举箸拣了片笋子吃。

那厢神毓逍遥话匣子还开着,唠唠叨叨个没完没了,“……要不是我拦着,你可真要变榆木脑袋了。”

人觉忽而心念一动,再看天迹垫在法儒脑袋下面的那只手偏也不抽回,他眉头微皱,慢慢品出几分不对味来。

非常君放下筷子,沉默片刻,犹豫着开口,“好友,你对法儒……”

戛然而止。神毓逍遥停下了念叨,垂下眼帘,神色看不分明,似是叹了口气转而又是一声轻笑,“我的心思有这样昭然若揭吗?看来今后更要留心藏好才是。”

言外之意就是法儒还不清楚这件事就是了。非常君眉头皱得更紧,“多久了?”

有多久呢?

不过花开花谢共同笑看春秋几载,不过执剑长歌并肩跨过尸山血海,不过甲子更迭青丝落雪方知相思难解,半生相伴相知,半生思念思量,扎根心上拼拼凑凑不过“君奉天”三个字,未尝没有起过放下的念头,却一动便觉割肉剜骨,痛得鲜血淋漓。

非常君按了按眉心,长叹,“你就没打算告诉他吗?依法儒个性,必定仔细考量再做回应。”

神毓逍遥低头看杯中一轮圆月,随酒液流转晃动,被他一仰头囫囵吞进腹中,无奈低笑,心也柔软声也柔软,“……我舍不得。”

御命丹心君奉天,他的师弟,为人耿直,刚正不阿,认定的事便一往无前,秉性认真,做什么都是一本正经,而就是知道这点,他这个做师兄的才小心藏好心思,数度春秋不相见。

不想让他纠结,不肯让他烦忧,不愿让他苦闷,不敢让他为难……

因为玉逍遥舍不得。

“做贼心虚的人有我一个就够了。”

“痴人。”非常君饮尽杯中酒,留下几块碎银,“知道你向来出门不带银两,今天这账便先记我头上,记得改日还我。”

人觉撑起伞翩然离去,遥遥尾音语带笑意,“想着点,还有一粒醒酒丹的钱。”

醒酒丹?什么醒酒丹?

神毓逍遥正茫然思索,忽地手腕被另一只微凉手掌扣住,愣怔一瞬,浑身僵硬地转过视线,仿佛用尽全身气力才堪堪牵动嘴角上扬分毫,“奉天,你怎么……没醉?”

“人觉早先来寻我时说今日不醉不休,但听你曾提过我酒量浅,于是提前备下解酒丹。”

君奉天近乎执拗地死死盯着眼前人,眼眶泛红,“玉逍遥,”他不喊师兄,只唤本名,手上越发用力怕人逃走一般,指节苍白,手背浮起青色血管脉络痕迹,“你说你舍不得什么?”

柠夕要吃布丁

和亲友聊天聊到昵称,突然想到一个神谕正法小段子0v0

大宝贝:奉天,最近下戏以后看到粉丝对我们的称呼 ,他们好多人叫我大宝贝哎!

奉天:嗯。所以呢?

大宝贝:好像没看到有人喊你宝贝,那我喊你宝贝好不好?

奉天:......你真幽默。


和亲友聊天聊到昵称,突然想到一个神谕正法小段子0v0

大宝贝:奉天,最近下戏以后看到粉丝对我们的称呼 ,他们好多人叫我大宝贝哎!

奉天:嗯。所以呢?

大宝贝:好像没看到有人喊你宝贝,那我喊你宝贝好不好?

奉天:......你真幽默。


妄妄隊給君sir立大攻
登场日就要抱一个😙

登场日就要抱一个😙

登场日就要抱一个😙

危羽

【天法/神谕正法】有狐自远方来

看着眼前毛绒绒的、还在不断愉快晃动的大狐狸尾巴,君奉天一时不禁陷入沉思。

……这样的画面,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既视感。

一边冷淡地绷着脸拍掉已经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边忽略掉从看到人第一眼开始就没停过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话语,君奉天的心里倒是没有烦躁的情绪,更多的反而是习惯……和一点点的安心。

玉逍遥,他还像过去那样,没有改变。

大而蓬松的狐尾自身后绕至前方,狐尾的主人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吸引君奉天更多的注意力,但还是不死心地继续尝试,只是这次换了个方法——用狐尾遮挡君奉天的视线。尾巴一摇一晃,好像如他的主人那样活泼欢快地在说“看我呀,怎么还不看我”。

诱惑在前,纵是...


看着眼前毛绒绒的、还在不断愉快晃动的大狐狸尾巴,君奉天一时不禁陷入沉思。

……这样的画面,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既视感。

一边冷淡地绷着脸拍掉已经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一边忽略掉从看到人第一眼开始就没停过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话语,君奉天的心里倒是没有烦躁的情绪,更多的反而是习惯……和一点点的安心。

玉逍遥,他还像过去那样,没有改变。

大而蓬松的狐尾自身后绕至前方,狐尾的主人似乎也发现了自己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吸引君奉天更多的注意力,但还是不死心地继续尝试,只是这次换了个方法——用狐尾遮挡君奉天的视线。尾巴一摇一晃,好像如他的主人那样活泼欢快地在说“看我呀,怎么还不看我”。

诱惑在前,纵是有定力如君奉天,还是忍不住伸手了。

……毕竟非是他人,而是玉逍遥。

君奉天伸手触上柔软皮毛,虽然面上仍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眼前却是恍惚一瞬。

有什么画面在眼前一闪而逝,将要远去,但终是被君奉天捉住尾巴。


“奉天,奉天——”

“你很吵,玉逍遥。”

“哎呀好奉天,好师弟——”

“再说一遍吾才是师兄!”

“奉天你不要这样嘛,好凶哦,有了,那师兄这样好不好?”

“……你!”

狐狸身体灵活,很快在少年脖颈绕上一圈,衬得白皙面庞上绯红更艳。

“玉逍遥,给吾下去!”

“不要嘛,好奉天,不要赶走师兄!”

“……你做什么,不许  tian  那里!”

少年伸出的手本要落下又因对方眼神僵在半空,片刻捏了捏拳又放下,放任不管了。

“……不要用那个表情看吾。”

“奉天~”

“……哼,知道了,要吃烤肠是吧,前面不远处就是烤肠摊子,等下买给你就是。”

“嘿嘿,奉天最好了!”

“……说了不许  tian  了!小心真扔你下去!”

……

耳边温热呼吸扑来,君奉天耳根不由染上了这热度。熟悉话语带着熟悉温度贴近。

“奉天,理理师兄嘛~”

君奉天捏着手中狐尾尖尖,倒是忘了再与人保持安全距离,心情不知怎么好上许多,也许是那触感实在太过柔软,他偏了偏头看向他处,鬼使神差地开口道:“前面好像有家烤肠摊子,你要不要吃。”

玉逍遥闻言愣了一下,根本没想到君奉天会有这种反应,但随即紫色眸中半是感动半是惊喜,几乎要欢喜得从原地蹦起来,但还是克制了一下,亲昵又有节制地搂了一下君奉天:“奉天原来这样为师兄着想,师兄真正好感动,那家烤肠摊子在什么地方,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吧!” 

柠夕要吃布丁

【神谕正法】关于养猫的二三事(二)

*视角反转

*接斩魔录

*ooc大量存在

君奉天的意识回笼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捡回了家里。

玉逍遥捧着他想了半天,最终决定给他取了“奉天”这个名字。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

他梳理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回忆,却对这件事毫无头绪。

但事已至此,纠结也是无用。

眼前的人与自己记忆中的玉逍遥别无二致,正一脸灿烂地指挥着十七拿激光笔逗猫,还时不时抓着机会伸手挡住光线。

十七一脸无奈,这究竟是在逗猫还是在逗玉逍遥啊。

君奉天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可惜存在于猫咪身体中抓捕的本能,等不及指令便早已行动。

等到他想停下的时候,反而已经是在空中了。还没有适应猫咪身体的君奉天毫无疑问地给大家拜了个早年......

*视角反转

*接斩魔录

*ooc大量存在

君奉天的意识回笼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捡回了家里。

玉逍遥捧着他想了半天,最终决定给他取了“奉天”这个名字。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

他梳理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回忆,却对这件事毫无头绪。

但事已至此,纠结也是无用。

眼前的人与自己记忆中的玉逍遥别无二致,正一脸灿烂地指挥着十七拿激光笔逗猫,还时不时抓着机会伸手挡住光线。

十七一脸无奈,这究竟是在逗猫还是在逗玉逍遥啊。

君奉天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可惜存在于猫咪身体中抓捕的本能,等不及指令便早已行动。

等到他想停下的时候,反而已经是在空中了。还没有适应猫咪身体的君奉天毫无疑问地给大家拜了个早年。

“哎呀,奉天真可爱。”

随着“咔嚓”的声响,玉逍遥眼疾手快地抓拍了这一幕。

“看起来比我家那两只小时候笨一点。”

十七在边上补刀。

“......”君奉天一阵无言,再见大家的心情顿时变得五味杂陈了起来。

......

经过几日的观察,君奉天发现这里绝非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反倒有许多东西与天宙之间的某些时光碎片中展现的特殊食物十分相似。

比如天迹一直想尝试做出来的“奶茶”。

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危机,大家都生活的很好,其乐融融。

玉箫听说哥哥养了一只小猫,经常三番五次地往这边跑,每次总会带不少的好吃的。

日子平稳而安静地流淌着,好似当年在云海仙门中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

大学的课程不算太多,但一周也总有那么几天比较繁忙。

玉逍遥偶尔会旷课赖床待在宿舍,但更多的时候会和非常君与地冥一起出门。

“奉天,等我回来。”

好,我会等你。

君奉天下意识地回答,发出来的却是一声猫叫,猝不及防下又被玉逍遥用力揉了几把。

“回来给你带好吃的喔。”门在面前缓缓关上。

宿舍的空间并不算太大,活动范围只是勉强够用,不一会儿便觉着无聊起来。

可能是因为小猫要长身体,刚到家那段日子总是特别困,睡睡醒醒,等起来的时候玉逍遥早就留好了食物出门,又或是下课回来了。

君奉天很少像现在这样,觉得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

自从天迹意外进入天宙之间,自己来到儒门守昊正五道,到再相见的时候,距离分别已是近千年。

一日的时光,在这渺渺时间长河之中不过是转瞬即逝,不值一提,可为何自己还会觉得时间是如此漫长。

许是一直都太过匆忙,忽略了时间本该拥有的长度吧。

......

宿舍的层数不高,窗户也开着。

君奉天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出去走走。多在外面转转,或许能找到解决当前情况的办法也说不定。

夏日的校园绿树成荫,阳光透过树叶撒在三三两两路过的学生们肩上。

君奉天蹲在围栏附近,正巧撞上下课出来的玉逍遥,十七还有非常君。

玉逍遥和非常君正在辩论,而十七一副无奈的样子开始打圆场。

可那日言辞下的决绝,那一坛千日甘难以言喻的苦涩,那一剑穿心而过的剧痛,鲜明得好似还发生在昨日。

唯有自己拥有另一个世界的回忆,也唯有自己无法与他们交流,就好像这一切不过是一戳即破的幻影,一场自我满足的美梦。

见三人靠近,君奉天收敛心绪,钻入草丛避开了视线。

许是在外逛了许久,君奉天回到宿舍便感受到汹涌袭来的困意,一觉睡到玉逍遥回来。

“奉天呐——”

君奉天听着玉逍遥在他周围转来转去的声音,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熟悉的面容。

猫的视角还是太低了,君奉天无声地叹了口气,顺轻车熟路地上了玉逍遥的肩。

既来之则安之。

柠夕要吃布丁

【神谕正法】关于养猫的二三事(一)

*现代au 

*ooc预警

因为总在看大宝贝变猫,想看一个捡奉天喵于是有了这篇XD

严格来说应该是无差但是写完了感觉更像神谕正法www

————————————————

【关于初遇】

玉逍遥最近捡了一只猫。

不过用室友非常君的话来说,与其说是玉逍遥捡到的,不如说是“绑架”回来的。

不同于其他流浪的猫咪,这只小猫很漂亮,有着一身橘色的被毛,爪子却像穿了白手套一般干干净净。

玉逍遥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总惦记着怎么摸到它。只可惜对方似乎不是很买账,总是远远地跟着他,等到玉逍遥回过头来的时候,便轻巧一跳,消失在四通八达的巷子中了。

“等等,等等啦。别怕,我真没有恶意......

*现代au 

*ooc预警

因为总在看大宝贝变猫,想看一个捡奉天喵于是有了这篇XD

严格来说应该是无差但是写完了感觉更像神谕正法www

————————————————

【关于初遇】

玉逍遥最近捡了一只猫。

不过用室友非常君的话来说,与其说是玉逍遥捡到的,不如说是“绑架”回来的。

不同于其他流浪的猫咪,这只小猫很漂亮,有着一身橘色的被毛,爪子却像穿了白手套一般干干净净。

玉逍遥看到他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总惦记着怎么摸到它。只可惜对方似乎不是很买账,总是远远地跟着他,等到玉逍遥回过头来的时候,便轻巧一跳,消失在四通八达的巷子中了。

“等等,等等啦。别怕,我真没有恶意的。”经历了好几天的蹲守,玉逍遥终于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小猫似乎颇有灵性,在转角处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跑掉。

“这个是香肠,非常好吃的。我自己都还没吃先给你了。”

“不要这么警惕啊。”

好不容易靠着香肠陷阱将小猫骗回了家。

“给你取什么名字好呢...对了,就叫你‘奉天‘吧。”

话说回来,明明在外面警惕的紧,到家之后却很亲人呢。

【关于踩被子】

第一次养猫的玉逍遥没什么经验。

虽然从小到大与他亲近的小动物不少,可是正经地养一只宠物还是第一次。做了不少功课,好不容易磕磕碰碰地把奉天养成了一只健康又漂亮的大橘猫。

但显然有些事情超出了他准备的功课范围。

这天玉逍遥累了一天回到家,在沙发上团着毯子便睡着了。

但没过多久,玉逍遥便迷迷糊糊地感觉脚边的毯子上有什么东西正在动来动去。

爬起来一看,居然是奉天正蹲在边上一脚深一脚浅地在自己的外套上踩来踩去。

“这是在干什么?”玉逍遥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形,觉得颇为有趣,

拍下来发到了室友群里。

群里很快便有了回复,非常君表示他也不甚清楚,建议好友去百度一下原因。

而养过两只猫崽的十七则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建议道,似乎已经到了该绝育的时候了。

“诶?”

【关于生病】

对比别的品种的猫咪,狸花猫这个品种相当好养。即使玉逍遥添水添粮十分随意,也还是养的健健康康油光水滑的,一看就是很厉害的小猫咪。

可是最近不知为何,玉逍遥总感觉奉天的小肚子越变越大了。

正好前几日妹妹玉箫和他聊天之时,提起同学家的猫咪因为腹水去世了,一开始大家却都没有发现异状。

一想到这个可能,玉逍遥就觉得有些不安。但奉天和以往的状态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只是自从半个月前便更亲近他了。以往总是待在柜顶或者准备的小窝中,现在却每天都在他床边趴着。

当时他还很高兴,现在却多了几分担忧。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在某个周末抱去附近的宠物诊所看一下。

“只是长胖了而已喔。”诊所的医生笑眯眯地回答。“或许是最近伙食太好了,橘猫还是要多运动一下比较好。”

天生我材必有用
朋友的點圖,的牛郎織女醬呃呃啊...

朋友的點圖,的牛郎織女醬呃呃啊。感覺好雷啊。

朋友的點圖,的牛郎織女醬呃呃啊。感覺好雷啊。

風

感恩的心!!感谢所有做饭老师!!

感恩的心!!感谢所有做饭老师!!

嘶骑渐遥

神谕正法

【天法七夕产粮活动】

对不起超时了

柴是肯定的,厨子已经不会做了

麻了,【wb:id榆木不可雕23】手动搜吧 

【天法七夕产粮活动】

对不起超时了

柴是肯定的,厨子已经不会做了

麻了,【wb:id榆木不可雕23】手动搜吧 

梦非觉

恋爱喜剧

“奉天,奉天!我在这里!”


昊正五道一向清幽僻静,法儒尊驾镇守之处更鲜有人打扰,故而夜深人静之时,这熟悉的呼唤尤为突兀。


君奉天闻声运气平息,闭合双眸蓦然睁开,望向不远处天空,晃晃悠悠飘荡而来的小纸人。


那纸人见君奉天看到自己,立刻卯足了劲想飘过来,但单薄纸片再是努力也无法更快了,君奉天看了一会儿,轻微叹了口气,右手藏袖指尖轻旋,左手一翻掌,那纸人便仿佛被无形线牵引,瞬间立于君奉天掌上。


“天迹,又有何事。”


“师弟!你怎如此冷漠!你我上次相见可是百年之前了!”


纸人一手叉腰,一手对着君奉天指指点点作的个愤怒样,随即又弯下腰去,假装擦拭眼泪。


“难道奉......

“奉天,奉天!我在这里!”


昊正五道一向清幽僻静,法儒尊驾镇守之处更鲜有人打扰,故而夜深人静之时,这熟悉的呼唤尤为突兀。


君奉天闻声运气平息,闭合双眸蓦然睁开,望向不远处天空,晃晃悠悠飘荡而来的小纸人。


那纸人见君奉天看到自己,立刻卯足了劲想飘过来,但单薄纸片再是努力也无法更快了,君奉天看了一会儿,轻微叹了口气,右手藏袖指尖轻旋,左手一翻掌,那纸人便仿佛被无形线牵引,瞬间立于君奉天掌上。


“天迹,又有何事。”


“师弟!你怎如此冷漠!你我上次相见可是百年之前了!”


纸人一手叉腰,一手对着君奉天指指点点作的个愤怒样,随即又弯下腰去,假装擦拭眼泪。


“难道奉天,竟一点都不想师兄我吗?”

纸人抬起头来,白色纸上浮现出星星眼的图案。君奉天几乎能想象此刻被封门内的天迹是何模样,他闭上眼睛,沉声道。


“不想。”


纸人没了声响,君奉天亦也无言。


是自己言重了吗…过了少许,君奉天仍未听到天迹再说话,内心不禁有些踟蹰,他眼睛微微睁开,想看那纸人情况,却不料看见玉逍遥凑近的加大版脸庞。


“师弟——————,虽说师兄我确实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但你的反应也太令我惊喜了。”


玉逍遥托着腮半趴在案桌上,嘴角含着笑看着被“吓”着的君奉天。


“你刚才…?”


君奉天抬手伸出二指轻靠于玉逍遥鼻下,未感觉到任何鼻息,他难得有了些兴趣。


“是新术法?”


玉逍遥并未回答,则是挑起君奉天脸颊一缕黑白交错的发丝,缠在指尖慢慢捻过顺平。


“我说了,我们已有百年未见。”


君奉天这边听着,却不置可否地轻哼一声,意中无语满满。


玉逍遥撑着桌子凑近,低头吻上君奉天唇瓣,两人头上缟冠相撞,珠玉金石叮咚作响。


唇齿相依,吻叙情思,玉逍遥术法也奇,捏造躯体虽无气息,体温却与常人无异。


一吻作罢,君奉天唇瓣被吮得泛红晶莹,脸颊顺着耳侧也通红,玉逍遥术法捏造之身却毫不受影响,趁着君奉天缓气还不忘继续说上两句。


“难得装深沉,还要被亲亲师弟吐槽…”


“不过奉天如今头发,倒是愈发像个先天前辈了。”玉逍遥坐了回去,撑着头看着君奉天,君奉天瞥了玉逍遥已然全白的发丝,神色淡然接话:“该多喝黑芝麻的是你。”


玉逍遥轻轻叹了口气,假意怅然道:“果然什么都被师弟看穿。”君奉天见其不似预料般继续打闹,微微蹙眉冷哼一声:“也不许给离经托梦,上次你可闹得离经半夜惊醒,连夜翻出儒门账本算账。”


玉逍遥哎了一声,眼中满是诧异,摇了摇头:“我上次只是让他做了个师弟你一天要吃十万个鸡腿的梦。”


君奉天闻言额角青筋微跳,难得再次因玉逍遥头疼起来,他这次是着实嫌玉逍遥聒噪了。


于是君奉天扯住玉逍遥衣领便又吻了上去,玉逍遥心里甜蜜蜜,额角被师弟头冠撞得发疼也不在意,只觉得师弟像猫可爱得紧。


后续见大眼:ZKZK君




好好工作007

【神谕正法】夏日碎片

七夕快乐,开饭!

预警:pwp,学pa,霜星,一些沙雕凰梗。

真难以置信这居然是我19年就开了个头的文档


*


点这里 

七夕快乐,开饭!

预警:pwp,学pa,霜星,一些沙雕凰梗。

真难以置信这居然是我19年就开了个头的文档


*


点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