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都

2418浏览    29参与
BWinkle
《神都的甜言蜜语》的彩蛋图。...

《神都的甜言蜜语》的彩蛋图。

两份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本该是双倍的快乐……好像也确实是。

这个手书的原梗是艺人组合speedwagon的成名漫才,没错组合名字就是来源于jojo。口吐甜言蜜语的小泽着实是个妙人,一股中二浪漫的奇妙氛围,某种意义上可以和神子相符,而这个漫才在我心中更是非神都不可了,这份契合度也是促使我做这个手书的初衷。不过,这当然只是他们在人前的一个侧面而已。

《神都的甜言蜜语》的彩蛋图。

两份快乐的事情重合在一起,本该是双倍的快乐……好像也确实是。

这个手书的原梗是艺人组合speedwagon的成名漫才,没错组合名字就是来源于jojo。口吐甜言蜜语的小泽着实是个妙人,一股中二浪漫的奇妙氛围,某种意义上可以和神子相符,而这个漫才在我心中更是非神都不可了,这份契合度也是促使我做这个手书的初衷。不过,这当然只是他们在人前的一个侧面而已。

Charlotte i
白娘子好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的...

白娘子好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貌

白娘子好好看,画不出万分之一的美貌

夜墨
神都夜行录挺有意思,总觉得跟其...

神都夜行录挺有意思,总觉得跟其他游戏不同,后来才发觉原来这个游戏是配音和口型同步的,有趣!

创建角色的时候就在这款发型和银发之间纠结,最后还是选了短款。

图中除了人其他都是瞎掰,游戏中的战斗方法可不是这样23333

神都夜行录挺有意思,总觉得跟其他游戏不同,后来才发觉原来这个游戏是配音和口型同步的,有趣!

创建角色的时候就在这款发型和银发之间纠结,最后还是选了短款。

图中除了人其他都是瞎掰,游戏中的战斗方法可不是这样23333

遍 地 行 走
庆洞村 神都 2018.4.1...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遍 地 行 走
庆洞村 神都 2018.4.1...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遍 地 行 走
庆洞村 神都 2018.4.1...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遍 地 行 走
庆洞村 神都 2018.4.1...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遍 地 行 走
庆洞村 神都 2018.4.1...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庆洞村 神都

2018.4.16 【云南-大理

__墨迹__
没笔压了 画神都还是高兴的 (...

没笔压了 画神都还是高兴的 (´∀`)♡

没笔压了 画神都还是高兴的 (´∀`)♡

神居冰绘
寻求之物 给kaze的生贺之前...

寻求之物

给kaze的生贺
之前忘发了orz

寻求之物

给kaze的生贺
之前忘发了orz

kaze
我流幼女神都,六一快乐,嗯

我流幼女神都,六一快乐,嗯

我流幼女神都,六一快乐,嗯

氦合氢离子

【神霊庙/神都】长生殿(一)


太子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飞鸟集》

1.
「愿殿下听采,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
既绝而后书闻。
太子默然。视布都夙夜奉书之处,若有声。不见布都,四顾而轻唤之。
侍立者见状皆哭。

2.
金色和灰色。
此在与过往。
善识人心而诡秘又温柔,不识人心而天真又残忍。
戴耳机,和穿狩衣。
就像这世间的两极。完全相反,又诚然相伴相随以“和”。如同世界,可以在对立的阴阳变化里运行一样。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道德经》

3.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老和尚和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嗯啊。放把火烧了吧?」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老和尚和小和尚,...


太子以痛吻我,要我报之以歌。
-----《飞鸟集》



1.
「愿殿下听采,臣虽死之日,犹生之年也。」
既绝而后书闻。
太子默然。视布都夙夜奉书之处,若有声。不见布都,四顾而轻唤之。
侍立者见状皆哭。


2.
金色和灰色。
此在与过往。
善识人心而诡秘又温柔,不识人心而天真又残忍。
戴耳机,和穿狩衣。
就像这世间的两极。完全相反,又诚然相伴相随以“和”。如同世界,可以在对立的阴阳变化里运行一样。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道德经》


3.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老和尚和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嗯啊。放把火烧了吧?」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老和尚和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咦?」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老和尚和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
「……」

……

故事之所以讲不完,是因为它的结局就是开头。

「太子大人,尸解之事今已俱备。」
……。
「那布都有什么愿望呢。」
突如其来的问题。思索良久,她竟说不出一句。
「吾想要听故事。」自觉失礼。

「汝睡着后,吾讲给汝听。」如同往常。

金发的王者撩起睡者柔软的碎发,嘴角的笑容在试丹所侵蚀的斑白下深埋。
---其实没有多久,她也睡着了。
之后就在无尽的故事里相拥而眠。


4.
……
「殿下这是何意?」
「太子自有妇,布都自有夫。」
风起。
她笑,她也笑。
弄政者为弄于政,计谋者失计于谋。

圣德太子晚年沉迷佛教,“世间皆虚,唯佛是真”。
推古天皇30年2月21日,为在斑鸠宫病倒的圣德太子祈祷的太子妃膳大郎女去世。第二日的22日,圣德太子去世, 仿佛是追随膳大郎女而去。
所葬之处,终名叡福寺北古坟。

果真,没有谁能脱离历史。


「……」
圣德道士傲以轻松的笑颜, 端庄地合上那本史书,转手藏到那孩子找不着的地方。
虽有保持人类的作息,却还是毫无睡意。笏板敲醒昏昏睡去的尸解仙,是该准备明天的传教了。

vmalife+
神都洛阳,龙门石窟,奉先寺,卢...

神都洛阳,龙门石窟,奉先寺,卢舍那大佛,高宗命人依照武则天的面容雕刻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神都洛阳,龙门石窟,奉先寺,卢舍那大佛,高宗命人依照武则天的面容雕刻的!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Seri_

【东方project/神都】 立地逢魔 (上)

CP: 丰聪耳神子 x 物部布都


深秘录的布都实在是太可爱了,尤其喜欢布都在发动灵异必杀、却之前没有打碎盘子的时候拿着盘子发愣的模样,妈妈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_(:зゝ∠)_

lft里TH的同人似乎很冷的样子呢

尽管如此还是想试试写写,啊,我喜欢布嘟嘟...



⊙轻微的百合倾向

⊙I love 宗教战争

⊙若有OOC或者错误的描写,请轻喷



距离灵异珠而引来的幻想乡异变的解决,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而这场异变所带来的都市传说热潮却似乎并没有冷却下来的样子。

“说吧!你想要蓝色的披风还是红色的披风?”

“只要是太子大人的披风,无论哪种...

CP: 丰聪耳神子 x 物部布都


深秘录的布都实在是太可爱了,尤其喜欢布都在发动灵异必杀、却之前没有打碎盘子的时候拿着盘子发愣的模样,妈妈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_(:зゝ∠)_

lft里TH的同人似乎很冷的样子呢

尽管如此还是想试试写写,啊,我喜欢布嘟嘟...



⊙轻微的百合倾向

⊙I love 宗教战争

⊙若有OOC或者错误的描写,请轻喷






距离灵异珠而引来的幻想乡异变的解决,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而这场异变所带来的都市传说热潮却似乎并没有冷却下来的样子。

“说吧!你想要蓝色的披风还是红色的披风?”

“只要是太子大人的披风,无论哪种都会成为布都我的掌中之物!”

“唔,看来你既想被吸干血,也想被自己的血沾满呢。”

神子语罢,便灵活地避开布都朝着自己砸来的盘子,与此同时,灵庙的广场也传来了盘子落地而出现的清脆响声。


 

“布都。”

正当布都准备拿出第九枚盘子来使出最强力的一击时,屠自古清冷的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不知何时,那个阴郁的亡灵便悄无声音地出现在这里,来不及做出应急的反应,在屠自古从袖中拿出符卡的那刹那间,一道雷击便从天而下、精准地射中一脸目瞪口呆的物部布都。

暴力又毫不手软的屠自古。

即使是作为上司的神子也战战兢兢地收起手里的笏板,降落至地后,她眼疾手快绕开地面被屠自古的落雷砸出的大坑,而坑中被一发雷击的布都已然满身苍夷,这让神子庆幸的同时,也莫名感到一阵后怕。

“布都这样也太可怜了......”

“布都又在乱砸盘子先不论,太子大人也应该清楚我们现在的经济状况吧,我并不是反对您和布都这样的游戏呢,不过挑选一个合适的场所也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布都这个家伙,您也是不想看到家里被火烧光的样子吧。”

可是屠自古你的落雷的破坏力也是不容小觑啊......

神子偷偷瞥了一眼广场之中被砸下的那个大洞,这样的实话她当然很机智地没有说出口,在安慰好屠自古之后,她便随着对方的动作,一同将洞中的布都拖了上来。



“看来你们貌似玩得很愉快的样子呢。”

她怀中抱着神志不清的布都,抬头便望到博丽的巫女飞翔在灵庙的上空,一脸匪夷所思地望向自己。

“好久不见。”

“不知道这次又有何贵干呢,灵梦?”

红白的巫女降落到神子眼前的地面,纵使是这样略有些尴尬的家暴现场被外人目睹,神子依旧是像往常那样处变不惊,浮空在神子身后的屠自古不由得对这样的上司也油然生感出几分敬佩。

“确实是有些事情想请教一下。”

“毕竟像这种事情,也只有贵地有对此专业的人士呢。”

她看了一眼神子怀中的布都,脸上表情瞬间也变得正经起来。


 

人间之里最近出现了奇怪的事情。

最开始的时候,路上会突然出现迷失的游魂,即使此时正是妖怪与鬼魂最为惧怕的正午。

当然,这对于幻想乡来说也许并不是少见的事情,在人类、妖怪、神灵共同存在的幻想乡,对于突然的游魂而变得紧张的话,那也太未免大惊小怪了。

但是,在那之后,不仅仅是游魂的数量逐渐的变多,奇怪的各种妖怪也开始出现的白天的人间之里。

他们并没有主动攻击人类,然而仅仅是这样的现象,也让人间之里的住民感觉到恐慌了。

“按你这样说,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百鬼夜行吧。”

“没错,可是如此诡异地频繁出现,而且还是在白天,这也是太奇怪了。”

“确实非常奇怪呢。”

神子有些苦恼地望向灵梦。

“解决这样的异变应该是由巫女你、还有那个魔法使来进行吧,虽然这样说有些抱歉,像这种事情你去问问那只妖怪狸不应该更加清楚吗?”

毕竟二岩的某张符卡,可是可以打开百鬼妖界的大门呢。

“这种事情我当然有想到。”

灵梦挠了挠头,无奈地叹了口气。

“最开始找的就是二岩了,可是二岩自己也表示,这件事情和她也无关呢。”

“所以我想,这会不会是人间之里的风水出了什么问题吗,毕竟灵异珠也曾经在那里出现过,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不过鬼怪这种事情一般不都是和风水什么的挂钩吗......”

而在幻想乡中,拥有操控风水的能力的存在,唯一被称为风水师的人——

如今神志不清地躺在神子怀中、蚊香眼还不停地转动的物部布都。

灵梦无奈地叹了口气。

“今天的拜访看来是失败了呢。”

“唔,关于这件事的话,等布都醒来我会跟她说的。”

“那就拜托你了。”

灵梦十分感激地朝着神子双手合十,作为与之相对的谢礼,她从袖中拿出了某1UP递给了神子。

“这个就请你替布都收下吧。”

“啊、不胜感激。”

“那我就不在这里久留了,我先过去命莲寺那边去问问,如果有什么发现请务必告诉我。”

同神子和屠自古简单告别之后,灵梦便腾空而起,迅速地离开了神子的灵庙。


 

“下一步是命莲寺吗......”

神子喃喃自语道,神色又忽然变得难以揣测起来。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

在布都醒来之后,囫囵之间被屠自古塞了一嘴的1UP,而一边的神子将之前灵梦所说的异变与请求娓娓道来,语毕之后,她静静地观察着布都的变化。

“有什么发现吗,布都?”

“唔噗、大概的确是风水上的问题吧,灵梦小姐不也说了吗,灵异珠带来的变化并未完全消失,那只妖怪狸也在人间之里发过那样的符卡呢,阿姆——”

布都嚼着口中物体,满脸不在乎地说道。

“解决异变是巫女的事情呢,太子大人并不需要为此操心......”

“不是哟,布都。”

布都停止了口中的咀嚼,就连在一旁漠不关心的屠自古也好奇地瞥向神子。

心思细腻又聪慧的那位圣人此时却一反常态地紧锁眉头,她把玩着手里的笏板,开始诉说起自己的顾虑。

“灵梦最后说过吧,她还会去命莲寺那边问问。”

“那把这个麻烦推给那群异教徒不就好了吗?”

“真是愚昧啊,布都。”

笏板遮住了神子的半张脸,这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深不可测。

“按照圣的性格,她一定会答应灵梦的请求帮忙一起解决异变,当然,仅仅靠她一个人我并不用担心什么,命莲寺里一群妖怪,妖怪们又有自己的其他朋友,在这样的网络里迟早会找到异变的原因。”

“那可是在人间之里呢,布都。”

在神子的提示之下,布都也似乎发现了神子顾虑的所在。

“圣的目的可不仅仅只是解决这样无聊的异变,而是收获住那些人类的信仰啊。”


 

“真的要这样去做吗,白莲?”

在白莲答应灵梦的请求之后,一轮有些不确定地向她问道。

“可是这并不是在我们能力范围之内啊......”

“不去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呢。”

“您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如此尽心呢,我并不是很明白。”

而白莲只是像往常一样,送走灵梦之后,便回到了寺院内开始每日的打坐修行。她并没有回答一轮的疑惑,只是将事情的安排让星简单地安排下去。

“看来一轮你还是修行不够啊。”

“欸、此话怎......”

“僧人是不需要有其他多余的欲望的。”

佛教乃普世之教。

无业无报,无因无果。所以即使没有灵梦的拜托,当白莲自己察觉到其中不可思议的变化之后,也会毫无疑问地去进行调查的。

但是,还有一点,白莲并没有跟寺院里的妖怪们说明。

一轮看着白莲虔诚地坐在佛前默念,犹豫了一会儿,便也放弃了追问的念头,开始思考起白莲给自己委托的任务。

她不停地念诵着经文,企图借此消减突来的心魔给自己带来的罪行。

同丰聪耳神子不同,对于这样的念头,白莲必须会予以忏悔。

圣白莲,是充满着贪欲的僧侣。


 

对于太子突然给自己布置过来的任务,布都也开始为此认真地思考。

她拿出压箱底的罗盘以及那把神剑。

“你这些看家的东西反倒是被灰积满了呢。”

“原来是屠自古啊。”

布都的房门大咧咧地开着,屠自古也毫不客气地飘了进来,她好奇地看着布都小心擦拭着那把长剑。

“小心点哟屠自古,这可是连你都可以劈开的宝贝呢。”

一手握住剑柄,布都小心翼翼地将剑身从鞘中抽出。

在出现刀身的那一瞬间,物部的双手同时也发出刺眼的光芒。

像是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屠自古的双眼因为惊讶而大睁。

神子站在屋檐下,饶有兴趣地看着四周忽然向某个点大量涌起的小神灵。

灵庙的上空星辰灿烂,神灵与星辰的光辉使天空明亮得宛如白昼。

这是不亚于圣人复苏那时的救世之光。

“此剑名为布都御魂。”

布都耐心地跟屠自古解释道。

“能不能够弑神我倒是没有试过,不过像鬼怪这种东西可是区区不在话下。”

“幻想乡里要遵守所谓的符卡规则,原本以为这东西我倒是永远不会用到了。”

布都相当自负的一笑。

“我可不是只会扔盘子和放火的傻瓜呢。”


 

在夜晚的人间之里调查的白莲也看见了在灵庙的位置忽然绽放的巨大光辉。

原本四周还蠢蠢欲动的游魂鬼怪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般,在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之后,便一瞬间全部消失。

“这、这是什么......”

就连身旁的星也目瞪口呆。

房屋的灯光几乎是挨家挨户地亮起,人类的住民似乎也被这样的光亮所吸引,仿佛夜晚之中朝着光源奋力贴近的飞蛾一样,似乎对于光的感应便就是生物的本能。

“那不是灵庙的位置吗?”

有人也发现了关键所在。

“那难道是丰聪耳大人吗......”

“是丰聪耳大人赶走了那些怪物呢......”

“喂笨蛋!神子只是暂时将它们赶走了啊,说不准明天就回来了呢!”

不顾一轮她们的劝说,人类对于神子的崇敬已似乎到达了一个顶点。

“这都是有了圣人!”

他们是这样对此回应道。


 

“果然神子你也有所行动了吗。”

好像并没有被初战的失败给干扰到,白莲安抚好急躁的妖怪僧们,便提前结束了今晚的调查,起身朝着命莲寺的方向返回。


 

“我可不会这样简单地认输的。”



斑陀螺

49元畅游东南亚(风格)景区,2015年10月

解答篇:是白马寺

49元畅游东南亚(风格)景区,2015年10月

解答篇:是白马寺

斑陀螺

拍食物,2015年10月,洛阳

拍食物,2015年10月,洛阳

斑陀螺

2015年10月,神都洛阳(3/3)

2015年10月,神都洛阳(3/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