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都夜行录

927.4万浏览    3988参与
白夜临界

这华丽的拖地长

这华丽的拖地长

肆麦_

神都夜行录角色小瓶子₍₍ ᕕ⍢ᕗ⁾⁾

神都夜行录角色小瓶子₍₍ ᕕ⍢ᕗ⁾⁾

贺涟
烈烈龙 好久前画的 上了个色

烈烈龙

好久前画的

上了个色

烈烈龙

好久前画的

上了个色

可爱小龙龙
家里的电脑坏了 连鼠绘都画不了...

家里的电脑坏了

连鼠绘都画不了

(♯`∧´)


我个人觉得吧

应龙原皮加翅膀和尾巴也好看呀 角也好看 在贴吧看了技能后(´・̥̥̥̥ω・̥̥̥̥`) 迎风泪流 粗场动画好看 好看 好看….…(゚ ´Д`゚)っ゚我选择等皮肤了


家里的电脑坏了

连鼠绘都画不了

(♯`∧´)


我个人觉得吧

应龙原皮加翅膀和尾巴也好看呀 角也好看 在贴吧看了技能后(´・̥̥̥̥ω・̥̥̥̥`) 迎风泪流 粗场动画好看 好看 好看….…(゚ ´Д`゚)っ゚我选择等皮肤了


半笺

感觉我好挑剔……

感觉我好挑剔……

沅有芷兮

跟风!涂的好烂(╯‵□′)╯︵┻━┻

跟风!涂的好烂(╯‵□′)╯︵┻━┻

枫禹

一枚红叶引发的血案

雨师:降妖师,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刚刚我看见应龙殿下陪一个女孩子回家了……

降妖师:我知道了。

雨师【松了口气】:那就好。那你有见到殿下吗?

降妖师:现在去杀。

……

被银星捡回去的应龙:我怎么感觉心口凉凉的?

银星:可能是因为昨天捞红叶的时候受凉了?

应龙:没道理……

银星:我原来也以为您不会掉水里的。

应龙:……我忙着看字,忘了是在水上。

银星:好吧。既然您已经把自己晾干了,不如现在回……啊,应龙殿下,小喜刚刚传讯告诉我一个坏消息。

应龙:你说。

银星:降妖师提着人皇剑往这里来了。

应龙:……!!!

应龙【转身离开】:我先走……

降妖师:你去哪里啊,...

雨师:降妖师,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刚刚我看见应龙殿下陪一个女孩子回家了……

降妖师:我知道了。

雨师【松了口气】:那就好。那你有见到殿下吗?

降妖师:现在去杀。

……

被银星捡回去的应龙:我怎么感觉心口凉凉的?

银星:可能是因为昨天捞红叶的时候受凉了?

应龙:没道理……

银星:我原来也以为您不会掉水里的。

应龙:……我忙着看字,忘了是在水上。

银星:好吧。既然您已经把自己晾干了,不如现在回……啊,应龙殿下,小喜刚刚传讯告诉我一个坏消息。

应龙:你说。

银星:降妖师提着人皇剑往这里来了。

应龙:……!!!

应龙【转身离开】:我先走……

降妖师:你去哪里啊,殿下?


【悲惨世界,悲惨世界。】

本恶

神都学院的日常

没错,又是我,我又开新坑了,这次是记录一些没啥营养的神都学院日常(现代pa)


1.众所周知,大司命是大三不名副其实的学霸,对,就是那种成绩贼好,颜值贼高,女朋友贼漂亮的学霸。但由于女朋友太漂亮了加上消息宣布突然,导致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郎才女貌,而是好白菜被猪拱了。

据说,当初这么说的人全部都因为重伤而休学了。

2.其实少司命跟大司命在一起的原因是跟阿织鹿蜀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跑去跟大司命告白。本来想着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就算了,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大司命居然红着脸对她说她也是。然后两个人就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事后,阿织鹿蜀表示他们非常后悔提这要求。

3.烛龙是转学生。

据说他...

没错,又是我,我又开新坑了,这次是记录一些没啥营养的神都学院日常(现代pa)


1.众所周知,大司命是大三不名副其实的学霸,对,就是那种成绩贼好,颜值贼高,女朋友贼漂亮的学霸。但由于女朋友太漂亮了加上消息宣布突然,导致很多人的第一反应不是,郎才女貌,而是好白菜被猪拱了。

据说,当初这么说的人全部都因为重伤而休学了。

2.其实少司命跟大司命在一起的原因是跟阿织鹿蜀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才跑去跟大司命告白。本来想着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就算了,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大司命居然红着脸对她说她也是。然后两个人就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事后,阿织鹿蜀表示他们非常后悔提这要求。

3.烛龙是转学生。

据说他在转学的第一天就把男校霸应龙给壁咚了,还刚好被风伯这个大嘴巴给看见了。第二天消息传出去时,轰炸了整个学院,而那些没能目睹到应龙战斗风采的同学,也都看到了应龙追的烛龙满校园跑。

听某院医生说,他们医院当晚又来了两名重伤患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4.应龙他其实不想当校霸。

一天,应龙在写作业时,原校霸无支祁不懂事的闯了进来,撞歪了他的桌子。刚好应龙那天心情不好,看到无支祁把他桌子给撞歪了。一怒之下就一脚踹了过去,抄起旁边的新华字典瞄准他脑门就一书拍下去,看的全班同学那叫一个惊讶。最重要的是无支祁竟然还不还手?

第二天,应龙就莫名其妙地成了新校霸。

咕庚叹气

伏妖 第七章

降妖师x大司命(bl) 

剧情纯属脑洞


第七章 

抢劫? 

冷辞秋站在抢劫那两人的后边,透过中间,看到的就是那张宛如冰山的脸。 

真的冰山,碰到抢劫还纹丝不动。 

“让开。”司徒命“不知死活”的开口。 

从没见过这么傻的… 

冷辞秋吐槽。 

“哟,你不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危险之中吗?”黄发男子拿出匕首指着司徒命。 

“两个人欺负一个人?”冷辞秋踢了一块石子正好打中那黄发男子的屁股。 

“呦吼,又来一个。”另一个黑发男子上前拿匕首威胁冷辞秋。 

司徒命看到冷辞秋...

降妖师x大司命(bl) 

剧情纯属脑洞


第七章 

抢劫? 

冷辞秋站在抢劫那两人的后边,透过中间,看到的就是那张宛如冰山的脸。 

真的冰山,碰到抢劫还纹丝不动。 

“让开。”司徒命“不知死活”的开口。 

从没见过这么傻的… 

冷辞秋吐槽。 

“哟,你不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危险之中吗?”黄发男子拿出匕首指着司徒命。 

“两个人欺负一个人?”冷辞秋踢了一块石子正好打中那黄发男子的屁股。 

“呦吼,又来一个。”另一个黑发男子上前拿匕首威胁冷辞秋。 

司徒命看到冷辞秋丝毫没有反应,“别挡道。” 

冷辞秋脸黑了一下,有这么撞枪口的吗?这人真傻假傻? 

冷辞秋左手一拉黑发男子拿匕首的手,右手一拳捶在他胸口上,随后抬腿一踢,黑发男子捂着肚子直接倒底不起的“嗷嗷”直叫 。 

司徒命冰冷的眼眸中有一丝惊讶闪过,这时黄发男子眼见不好,他一刀向司徒命刺去。 

“住手!”冷辞秋瞳孔微缩,他用法力给了黄发男子一击,“风!”他接住法力提升速度,在匕首刺下去的前一刻抱住司徒命猛地转身。 

“哼!”匕首擦过冷辞秋手臂,划破他的衣服下的皮肉,黄发男子趁机逃跑。 

司徒命下意识扶住身上的冷辞秋,他金色的冷眸看着那逃跑的男子微眯了一下眼,那男子瞬间倒地。 

“你没事吧?”冷辞秋松开司徒命,“你不知道躲的吗!?抢匪的刀都要刺到你了!你还那么冲撞他们!要是那刀真的刺下去怎么办?!等着你家人给你收尸吗?” 

司徒命被他这样骂的难得那种冰块般的脸上有些怒意,“不用你管。” 

这边的动静已被不少路人上来围观,周围巡逻的警察也赶了过来。 

“我真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人!”冷辞秋沉着脸离开,他的血液从划伤的手臂顺着下垂的手指滴到地上,跟周围洁白的雪形成鲜明对比。 

司徒命看了几眼地上的血,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 

“他是第一个敢顶撞我的人。”司徒命接住飞回来的金眸隼。 

“小伙子,你受伤了,快去医院包扎一下吧!”一个大妈看着冷辞秋受伤的手臂直喊。 

“我没事,就是蹭破点皮,阿姨不用担心。”冷辞秋回绝。 

“这哪是蹭破点皮啊?都流了这么多血!” 

冷辞秋穿过重人的拦阻,随便找个地方清理了伤口,这种小伤自己早就习惯了,以前受的伤可比这个严重多了。 

现在第一处案件的地方是看不了了,冷辞秋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第二处是学校正门左边的第三个巷子,趁现在有时间。 

冷辞秋往第二处走去。 

雪越下越大了,路上冷辞秋忍不住在想刚才的事。 

这司徒命简直是个不知死活的小崽子,fk,他是不是脑子有点WT?  

难不成是做数理化做多了脑子糊涂了?下次遇到他,一定要痛扁他一顿。 

等等? 

他来这里做什么?今天周末出来玩的?出来玩干嘛要在那种小巷子里。 

我救他的时候,用了法术,他应该没有看到吧……那只隼总觉得怪怪的。 

有妖气! 

冷辞秋眼神一凛,金系!是第二处被害点! 

冷辞秋加速跑过去,同时手里的火系符咒通通拿出。 

“急急如律令!”冷辞秋正欲将一张火系符咒扔出去时,他看清了妖的身影。 

“……”什么玩意儿? 

冷辞秋收回符咒,蹲在地上看着一个躺在地上的…… 

稻草人? 

还是浑身散发妖气的稻草人,金系的… 

“喂喂,醒醒!”冷辞秋拍拍稻草人的脸。 

毫无反应。 

看样子是晕过去了,这家伙怎么晕倒在这?应该不是那只妖。 

冷辞秋拿出手机,给夏梓侯打了个电话。 

先跟夏哥联系,说不定这妖是那一党。 

“嗯?”冷辞秋抬头就看到一只黑羽的鸟站在电线杆子上盯着他,冷辞秋仔细瞧了瞧,是只隼。 

天下着雪,那隼羽毛上沾了不少雪,显然在那站了一小会儿了。 

冷辞秋无意瞥见自己肩上的雪,他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 

雪的厚度可以跟那隼身上覆盖的厚度相同,也就是说,那隼一直在跟踪他? 

这隼之前在上一个被害点时好像也在,那个时候他没注意,一心只在司徒命身上。 

这隼会不会是司徒命的?那不成司徒命在监视他? 

冷辞秋后背冒出冷汗,那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走了。 

要真是司徒命的,司徒命到底有什么阴谋? 

“秋少。” 

夏梓侯打断冷辞秋思路。 

冷辞秋吸口凉气,勉强整理好心神,“这只妖是金系的,我来的时候它已经晕倒在这了。” 

“金系?”夏梓侯查看倒在地上的稻草妖,“它应该是被袭击晕倒的,伤势有点重,袭击者已经逃脱,现场只有金系的元素,不能断定是同只妖。我先将它带回降妖司,等它醒后看看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只能这样了,麻烦夏哥了。” 

冷辞秋与夏梓侯分开,他又在附近勘察了几圈,最后在一个书店随便买了本书回了奶茶店。 

“他先回去了?”冷辞秋愣了一下。 

“嗯。下雪了,他觉得冷得不行就先走了。”冯夷眯着眼打量冷辞秋,突然低声问道:“你身上有伤?” 

冷辞秋惊愕一瞬,他怎么知道? 

很快他笑了一下,“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把手蹭破点皮。” 

“年轻人,做事不要太急。”冯夷拍拍他的肩,转身去做奶茶了。 

冷辞秋路上回味冯夷的话,总觉得这话下边藏着什么。

深渊伊始°

职业间同人

来了来了,他带着他不知道从哪个章节(大概是焚天劫)里扣出来的片段来了!
人设在合集里,就是我画的图里那两位。
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会写雪落第二章。

姜守一破天荒的感到嗓子疼,干的要冒烟。

彻底化为水系妖灵的他居然会缺水!匪夷所思!这绝对不是跟小情人胡搞一早上的结果,他试着催动灵力,果然没屁用,严家四周的灵气还算充裕,放在往日那是纵享丝滑,此时却像域妖吐的粘液一样,阻滞感十足。

还是……不大适应。

银发的小蛟龙本想自力更生一下,奈何手脚不听话,酸软无力,使不上劲——这大概和那场荒唐的情事有关系——于是他像咸鱼一样翻了个身、冲着屏风吐出串泡泡:小律我要喝水!

“等会…!我没想到你醒的这么早。”...

来了来了,他带着他不知道从哪个章节(大概是焚天劫)里扣出来的片段来了!
人设在合集里,就是我画的图里那两位。
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会写雪落第二章。

姜守一破天荒的感到嗓子疼,干的要冒烟。

彻底化为水系妖灵的他居然会缺水!匪夷所思!这绝对不是跟小情人胡搞一早上的结果,他试着催动灵力,果然没屁用,严家四周的灵气还算充裕,放在往日那是纵享丝滑,此时却像域妖吐的粘液一样,阻滞感十足。

还是……不大适应。

银发的小蛟龙本想自力更生一下,奈何手脚不听话,酸软无力,使不上劲——这大概和那场荒唐的情事有关系——于是他像咸鱼一样翻了个身、冲着屏风吐出串泡泡:小律我要喝水!

“等会…!我没想到你醒的这么早。”
“我也没想到我起的这么晚!快点儿——”

等了好一阵严律才端着水回来,青年身着华服,却没束发,从屏风后飘进来,眼神却有些怯生生的,当姜守一饶有兴趣、支着脑袋吹了声口哨时,他竟还红了脸,视线飘忽,傻笑两声。妈的,谁睡的谁啊。

“没见你穿过啊,美女?”
“你就说你见过什么吧。”
“官服和没穿。”

就莫得脾气,严律俯身在那不知羞耻的脸上亲了一口,把碗怼到他嘴边硬灌下去,再看小前辈呛的咳嗽不止,也算扳回一局。姜守一牵了他的袖摆擦擦嘴,顺势把自个贴到对方身上去,被褥因此滑落,又把严律看的一阵脸红,效果拔群。

“你…”
“少来恶人先告状!你都没给我衣服我穿什么。”

这么一提严律才想起,今早他突然出现时是以妖身示人,变回来就滚到床上去了,好像确实没带衣服,霎时脸又红一个度,要把缠在腰间的爪子扒拉下去。
姜守一就又窝回床上,揪起被单裹吧裹吧团成个粽子,只露出了脸,倒是怪可爱的。粽子挪到床沿,颤巍巍站起来,绕着小严打量一圈,自己找衣柜去。一点也不客气!
真是惯坏他了!
这想法一冒头,严先生又开始傻笑,束到一半的发就又给他散下来,然后被穿着瑞雪——明显大了一号——的恋人敲醒。

“它好像不太适合你。”
“就找到这一套不是制服的…你就这么想我们的奸情在一晚上传遍整个降妖司吗?”
“他们没传吗?”

姜守一冷哼一声,意思是亏你也知道,把欲起身搂他的大理寺摁回去,着手解决那绑了又绑的头发。

涯际
我说什么来着!!! 金乌x嫦娥...

我说什么来着!!!

金乌x嫦娥!!!kdl!!!

又美又A日月组合我太🉑了!!!

我说什么来着!!!

金乌x嫦娥!!!kdl!!!

又美又A日月组合我太🉑了!!!

本恶

【烛应】宿敌(13)

食用须知:

严重ooc√

性格转变√

大量对话√

——————————我是分割线———————————

其实降妖师并不是没有去找,而是在那两条龙那里听到了一点动静。

当时降妖师听到应龙声音的时候,本来想直接闯进去,但是这时候突然听到了……娇喘。降妖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选择了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回到降妖司内时,李淳风质问她:“为什么没有把人带回来?”

降妖师此刻表情一脸复杂,还在回忆着刚刚的事,差点被这道问题给乱了手脚,慌忙解释道:“呃,其实这个那个……怎么说吧?他们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就是那啥,男女...

食用须知:

严重ooc√

性格转变√

大量对话√

——————————我是分割线———————————

其实降妖师并不是没有去找,而是在那两条龙那里听到了一点动静。

当时降妖师听到应龙声音的时候,本来想直接闯进去,但是这时候突然听到了……娇喘。降妖师: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还是选择了离开这块是非之地。

回到降妖司内时,李淳风质问她:“为什么没有把人带回来?”

降妖师此刻表情一脸复杂,还在回忆着刚刚的事,差点被这道问题给乱了手脚,慌忙解释道:“呃,其实这个那个……怎么说吧?他们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就是那啥,男女之间会干的那种。”

李淳风瞬间明白了什么,望着师侄那张红的快要滴出血来的脸,顿时又感到眉心一痛,摆了摆手让他回去。

与此同时,烛龙正抱着应龙向路人问降妖师的家在哪里,恰好偶遇到降妖师。

“唉唉,降妖师,我们之后是住你家是吧?”

“嗯哼。”

“那借一下你家浴室应该不要紧,对吧?”

降妖师在心里暗自翻了个白眼,这孩子,来别人家跟来他家似的,但还是是答应了他。

回去之后,降妖师打开了大门。前脚刚迈进去,乌灵就兴奋地跑了过来,一把扑到降妖师怀里。

“啊!好烫好烫,乌灵你快下去,别闹了。”降妖师忍住疼痛她给拉了下来,指着烛龙和应龙,“看,那以后就是我们的新朋友了。”小乌灵歪着头看着烛龙和应龙,一秒就把应龙给认出来了。

“应龙哥哥!妈妈我认识!”然后又跑到烛龙的脚边,“你个坏叔叔,你把应龙哥哥给怎么样了!”烛龙望着她气鼓鼓的脸蛋,突然觉得有点好笑。

“对不起,小孩子嘛,有点不懂。”降妖师连忙把乌灵给拉开。

“妈妈你为什么帮他!”

“乖,这是应龙殿下的朋友,烛龙。”转头又对烛龙说:“好了,你可以进去了,我要先陪乌灵玩一会。对了,浴室在大厅走廊的左手边处,一直走就是了。”回头一看,烛龙早就带着应龙跑没影了。

哎,这孩子也真是的。


                                                                       ——TBC.

枫禹

应降100问(41-60)

41、风伯:吵完架之后都是怎么和好的?

降妖师:殿下生气的话很好哄哦。

应龙:我也不知道。
降妖师:??

42、风伯:在吵架的时候会觉得对方讨厌吗?

降妖师:说来你可能不信。殿下之前找到我,把刀往地上一插,一脸想杀人的表情跟我讲道理。
风伯:……我能想象。
降妖师:真的很凶,我只不过是在他洗澡的时候把换洗的衣服当成穿过的拿去洗了而已。
风伯:哈哈哈哈哈哈……嗯,咳咳。
降妖师:不过没有讨厌他啊,因为殿下头发都没擦沉着脸就来找我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
应龙【暗暗磨牙】

应龙:不讨厌,但是有时候真的很想把他丢出门。
降妖师:?

43、风伯:你们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对方爱着?

降妖师:当我皮而他...

41、风伯:吵完架之后都是怎么和好的?

降妖师:殿下生气的话很好哄哦。

应龙:我也不知道。
降妖师:??

42、风伯:在吵架的时候会觉得对方讨厌吗?

降妖师:说来你可能不信。殿下之前找到我,把刀往地上一插,一脸想杀人的表情跟我讲道理。
风伯:……我能想象。
降妖师:真的很凶,我只不过是在他洗澡的时候把换洗的衣服当成穿过的拿去洗了而已。
风伯:哈哈哈哈哈哈……嗯,咳咳。
降妖师:不过没有讨厌他啊,因为殿下头发都没擦沉着脸就来找我的样子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
应龙【暗暗磨牙】

应龙:不讨厌,但是有时候真的很想把他丢出门。
降妖师:?

43、风伯:你们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对方爱着?

降妖师:当我皮而他没有打死我的时候……你不知道,殿下那宠溺之中带着纠结的眼神……嗨呀。

应龙:只要他看我。

44、风伯:你们的身份是?

降妖师:降妖师。俸禄是竹蜻蜓的那种。

应龙:一条应龙而已。
降妖师:害。
风伯:害。

45、风伯:对方做出什么会让你们觉得他已经不爱你了?

降妖师【迅速】:比如把我丢出门?
应龙:我开玩笑的。

应龙:很难想象……如果他跟我说话的时候变得公事公办,应该就……
降妖师:应龙殿下,您是指现在这样吗?
应龙:?!

46、风伯:你们觉得自己与对方相配吗?

降妖师:我和殿下就像湖面跟月亮于其上的倒影。一旦相遇就是相辅相成,无法分离。

应龙:刚开始我还觉得不同种族终不得长久,后来想到了几对……嗯。就放心了。我觉得我最配他。

47、风伯:你们俩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降妖师:……
应龙:看来有?
降妖师:你别说,还挺多的……我挑一个说,如果你早上起来发现头发打结了,很有可能是我晚上偷偷在玩……
应龙:我总觉得你说这个是为了跳过其它更过分的隐瞒。
应龙:不过算了。

应龙:我……上次在妖市的时候,有狼妖在比武招亲,是个女生。
降妖师:嗯?
应龙:我从旁边经过,忽然就被强行拉了上去。那狼妖威胁我说要么被她抢去当压寨……要么我打败她做她夫君……
降妖师:???
应龙:我把她扔了就走了,不过一直没敢跟你说。
降妖师:扔了???
应龙:咳,就是丢到台下去了……你别在意这事儿。
降妖师:我放心你……我比较在意一只受惊的应龙丢东西的时候会用多大力气……
风伯:我大概知道,呃,从前在军中殿下有被黄帝陛下的亲自来访惊到过,他把酒壶捏爆了。
应龙:啊。
风伯:粉粉碎。

48、风伯:你们跟对方相处的时候,会有自卑感吗?

降妖师:其实偶尔我会很可惜自己没有翅膀。
应龙:没关系的。

应龙:从前我认为自己只是……连做到控制自己都很困难的野兽而已。我只需要知道命令,去实现它就好了。不应该被感情耽搁,不应该耽误别人。
应龙:后来降妖师跟我说,妖族本来就与人族不同,没必要强行改变、扼制本能,毕竟我的力量也来源于疯狂。只要适当控制就好了。
应龙:而且他还说,如果我坚持认为自己是卑下的野兽的话,不如试着放下饭碗去吃狗粮。
风伯:……噗。

49、风伯:你们的关系是公开的还是秘密的?

降妖师:还有谁不知道,我这就去晒老婆。

应龙:……公开的。

50、风伯:你们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长久?

降妖师【往应龙身上一靠】:肯定能久到我都想象不到的时候。

应龙:死亡也不能阻挡。

51、风伯:你们两个谁攻谁受?

降妖师:啊,庚辰他看起来不1吗,怎么还要问这个。

应龙【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盯住了风伯】
风伯:别看我啊这个鬼问题又不是我出的!

52、风伯:为什么会不顾性别去喜欢对方呢?

降妖师:因为太喜欢了。

应龙:我没有不这样选择的理由。

53、风伯:你们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降妖师:很满意,能一直持续下去的话……
降妖师:就和梦想一样了吧。

应龙:满意。
应龙:……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降妖师可以玩腻我的翅膀。
降妖师:要是有那一天你哭都来不及。

54、风伯:第一次以情人身份接触对方是什么时候?比如牵手亲吻这样的……话说牵手肯定是排在前面的吧?

降妖师:虽然我很想表现得对这种事上心而且历历在目……但是因为每次见殿下都想着揩油所以根本不记得是哪次了。

应龙:那我也不记得。
风伯:那?

55、风伯:在开始交往之后你们有什么变化吗?

降妖师:不敢经常跟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混在一起了。
应龙:……你好像还挺惋惜的?
降妖师:哼哼……还有就是在殿下的逼迫之下生活规律了很多。

应龙:我找回了从前养大无支祁的感觉。
降妖师:我呸。
应龙:而且不能再肆意妄为了。

56、风伯:你们觉得对方有什么变化?

降妖师:刚认识的时候不知道,现在发现居然有点黏人。

应龙:……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看起来可软了。
降妖师:嘿嘿。
应龙:现在觉得像养不熟但是意外喜欢我的野猫。

57、风伯:每天早晨你们说的第一句话会是?

降妖师:我不起床!

应龙:……
应龙:你不起来工作怎么养我?
风伯:嘶。

58、风伯:你们两个一起遇到危险,会怎么做?

降妖师:叫殿下救我。

应龙:去救他。

59、风伯:如果有一个各方面都完美符合你们喜好的人出现,你们会变心吗?

降妖师:什么,两个殿下?我左拥右抱……
应龙【敲他的头】
降妖师:诶哟。

应龙:不会。

60、风伯:用一个词形容对方的话会是什么词?

降妖师:月光。

应龙:温暖。

风伯:你们俩怎么这么文艺啊。



(待续)

一枚银币

预览

之前的坑,还没填完。

先放4000字以示存活。

#降妖师x应龙

预览

之前的坑,还没填完。

先放4000字以示存活。

#降妖师x应龙

七七号太空船ᐕ)⁾⁾
最后不会变成我自己又把灯捡回来...

最后不会变成我自己又把灯捡回来了吧

那我可就要哭了(x)

最后不会变成我自己又把灯捡回来了吧

那我可就要哭了(x)

—不及我—

女性我都爱所以填了最喜欢的几个!!

嘻嘻嘻嘻谢谢小姐妹的图

女性我都爱所以填了最喜欢的几个!!

嘻嘻嘻嘻谢谢小姐妹的图

涯际

@—不及我— 

答应太太的渣图hhh

有遗漏,比如可爱的红巾等等……

对于图上这些小姐姐们,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不及我— 

答应太太的渣图hhh

有遗漏,比如可爱的红巾等等……

对于图上这些小姐姐们,小孩子才做选择,我全都要。

饼脸杏眼大魔王

应龙x降妖师 03 离魂记(上)

鸽王之王深夜闪现!借着应龙庚辰出场的春风 腿一个英俊的老公


  01

  降妖师发誓,她奋不顾身冲上去抱住发狂的应龙那会,真的不是一时冲动,她本来有防备设了结界留了后手的,现在这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情况,那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抬头就看见了这位陌生的应龙,降妖师从没有听应龙提起他的翅膀,而今亲眼得见,才知道全盛时期的应龙是怎样的存在,飞起来遮天蔽日的翅膀,手脚成坚硬的铁爪,是天生的杀器,降妖师无数次跟那双手十指交握,知道那坚硬指爪之下是温暖的掌心,她不自觉蜷了一下手指,然而对上应龙的眼睛,却起了一背白毛汗。

  那双冰冷傲慢的眼睛锁定在降妖师身上,就像看...

鸽王之王深夜闪现!借着应龙庚辰出场的春风 腿一个英俊的老公


  01

  降妖师发誓,她奋不顾身冲上去抱住发狂的应龙那会,真的不是一时冲动,她本来有防备设了结界留了后手的,现在这种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情况,那真是意外中的意外。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抬头就看见了这位陌生的应龙,降妖师从没有听应龙提起他的翅膀,而今亲眼得见,才知道全盛时期的应龙是怎样的存在,飞起来遮天蔽日的翅膀,手脚成坚硬的铁爪,是天生的杀器,降妖师无数次跟那双手十指交握,知道那坚硬指爪之下是温暖的掌心,她不自觉蜷了一下手指,然而对上应龙的眼睛,却起了一背白毛汗。

  那双冰冷傲慢的眼睛锁定在降妖师身上,就像看一盘子蟹毕罗,修长矫健的龙尾不时轻甩两下,是一个预备着进攻的姿态。

  降妖师连一句“不不不不要”也没来得及喊出来,就感觉应龙的指爪携着凌厉劲风,当胸而过。降妖师:“!!啊啊啊啊!”然而预期那种血肉横飞的场景却没有发生,应龙的手掌穿过降妖师的身体扑了个空,他没收得住力度微一踉跄,降妖师也觉得不太对劲睁眼一看,才发现自己原来并没有形体,只是一个身影。

  “你是人族?不……你是人族之魂?”应龙缓缓开口,虽然跟后世的应龙一模一样的音色,然而语气之严森判若两人。降妖师心有余悸地摸摸自己的胸口,不自觉地对那张一模一样的脸撒泼,“啊那不然呢!”

  “你怎敢踏入应龙一族的领域。”降妖师只觉得眼前一花,巨大的黑羽刮过面庞,降妖师又一次看着应龙的爪子穿过自己胸口。

  降妖师:“……你说话就说话干什么扒拉我!!”

  应龙似乎被这个不怕死的家伙逗笑,嘴角几不可见微微挑了一下,降妖师跟应龙相处了那么久,几乎是立刻发现了,顿觉得对方简直像只小狸奴一样心思好猜,她没过脑子,也忘了当下的应龙不是那个好脾气任她揉搓的,不怕死道,“你就好奇到底能不能扒拉到是吧,你是狸奴吗好奇心这么……”

  她忽然想起自己的处境,连忙收音,好在应龙没有注意她嘀嘀咕咕,心情颇好,难得开口警告道,“此处云间,是应龙族群的居所,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不要在此逗留了。”

  02

  应龙从一片血红之中恢复神智,目光所及,跟随降妖师的天禄满脸警惕,正以兵器指着自己,不远处的烛龙,正悬在一侧,饶有兴趣看他的好戏。他本是半跪的姿势,正欲起身,却感觉自己背后挂着一个柔软的物件,本能的抬手去解除脖颈的禁锢,却摸到了降妖师垂下的手臂。

  他惊得声音都变了调,“殿下!!”

  降妖师哼唧了一声,软趴趴地从他身上滑了下去,应龙反应奇快,连忙将降妖师接在怀里。她看起来毫无异状,呼吸平稳,躺在应龙怀里,如果不是此情此景,倒是像每日清晨叫醒贪睡的降妖师那种温馨情景。

  应龙抱着降妖师起身,又唤了一声殿下,然而降妖师毫无反应,头颈都不着力地垂下去,一副沉睡的样子。应龙急得气血激荡,慌乱的摇晃呼喊怀里的女孩,然而后者始终酣睡不醒,“这究竟怎么回事!!殿下、殿下您醒一醒……”

  烛龙懒洋洋道,“行了,别晃了。你那种力气,本没事也摇晃出事了。”

  应龙怒视着烛龙,“烛九阴。”

  烛龙毫无诚意讨饶,“应龙殿下饶我,这归根到底,并不是我的责任呀。”

  旁边的天禄踏上一步,武器却指向了烛龙,“你把这家伙怎么了!就算你是烛龙……”

  烛龙颇为受伤,“你们一个个的……就不能听人把话说完吗?哎哎哎不要动手,小家伙不在,你们这么嚣张的吗?我说还不行吗……很简单,就如同人类引大江灌溉湖泊,湖泊与大江通联,则水面持平。”

  “现在的应龙犹如干涸之湖,是以我连接他全盛时期的那个锚点,力量犹如江水灌湖,以维持应龙的‘恒’,因此,现在的应龙能重现当年之姿;但是那个点……并没有降妖师大人的存在,而她保护这家伙心切扑过去,时空维持降妖师大人的‘恒’,一半留在此时,另一半回溯到了锚点吧。”

  众人目瞪口呆,烛龙忍不了这种氛围,调节道,“虽然不清楚她什么时候回来,但是你看她运气不是很好吗……起码不是左一半右一半分开的……”

  “……”

  在应龙的死亡凝视下,烛龙闭嘴了。

  03

  应龙之姿,通天彻地,现下自己也不过是个魂魄之体,鬼知道上古时期的应龙族群有什么可怕杀戮能力,眼下保全自己的万全之策显然不是年轻的应龙,而是人族之长黄帝。

  她在心里把那个不靠谱的烛龙辱骂了无数次,只能委屈道,“可我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对了,你……认得一个轩辕姓的人族吗?”

  “轩辕氏?你……是他什么人?”应龙提到这个名字,眼睛都亮了。

  “我……应该是轩辕一支的族人吧。能不能拜托你送我去轩辕氏那里?你也说了,我在这里会死掉的……”

  降妖师得寸进尺,熟稔地去挽应龙的手臂。她惊奇地发现自己主动去触碰应龙的时候,居然可以触摸到应龙的身体,不由得大为稀奇,趁机揩油摸了应龙结实的手臂。

  应龙颇不适应地甩手,却根本触不到降妖师,然而本能的,他并不反感降妖师与他过于接近的距离,他别扭地僵硬着手臂,飞下云层之际,煞有介事转头对降妖师道,“是你想要回去族人领地,我才去轩辕氏那里的,这并非我本意。”

  降妖师没忍住噗了一声。真没看出来,这家伙居然还曾经是个傲娇。

  降妖师被裹挟在应龙漆黑的羽翼之下,他飞的速度极快,像一颗流星坠落,浮云烟雾如同被利刃破开纷纷分向两侧,降妖师被迎面的风糊的睁不开眼睛,直往他怀里靠。

  应龙似乎是本能一样把翅膀微微立起,为她挡住大部分的狂风,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来不及反思自己不听使唤的翅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虚护住了这个看起来羸弱无力的人魂。

  “……”

  应龙落地的时候,却忽然感觉手臂上微微一坠,降妖师像是忽然获得了躯体,随着下坠的惯性,坐到了应龙的怀里。

  降妖师:“……”

  应龙:“……”

  降妖师率先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应龙的手,惊恐道,“有话好好说,不许扒拉我了!!”

  04

  降妖师离魂是夜,下起了一场大雨。

  应龙把降妖师抱回她的房间,小心翼翼放平,收回手的时候,忍不住靠近她额上,嗅闻她额上发间淡淡的香气。从来没有感觉过如此的无力和慌恐,身下的少女却呼吸平稳面色红润,肖似极酣睡正浓,像是一个轻吻就能叫醒。

  “殿下……”

  应龙的声音在房间里低低响起。他看惯了降妖师风风火火的样子,现在忽然跟这个睡美人共处一室,他一时觉得喉咙发紧,想说什么却又茫然非常。

  降妖师是典型的夜猫子,下班回家总是嚷嚷着好累好累戌时就睡,然而她告别了应龙回屋,洗漱后翻话本吃果干解八卦锁,烛火一直亮到子时,还时不时因为深夜去厨房偷偷加餐,被为她巡夜的应龙人赃并获。

  后来应龙稀里糊涂住进了降妖师的房间,一开始,应龙还秉承尊主的念头守着她铺个地褥,降妖师却总是有意无意滚下榻,钻进他臂弯里去。絮絮叨叨的挤在他身边,讲白日里那些琐碎的小事,逗应龙跟她聊天。

  再后来有了不可描述的事情,降妖师终于把应龙拐上床,也因此丧失了夜晚的摸鱼时间。

  想到降妖师被迫不能熬夜,困在怀里哼哼唧唧的愤懑样子,应龙忍不住浮起微笑,却被一阵剧痛拉回现实。他痛苦地喘息着,压制住体内力量翻涌的痛苦。

  烛龙并未把真相告诉降妖师,他也根本不知道降妖师看见了多少,是不是看见了他借来的力量须臾间化为虚无。他小心翼翼执起降妖师的手,痛苦让他费了很大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像平时一样轻握住她的手。

  应龙凝视着自己指勾锋利的手。自黄帝一役过后,他的力量已经大不如前,甚至不得不依靠借取烛龙力量而找回全盛之姿。

  窗外闷雷惊响,雨水打湿窗边案几,模糊了降妖师写下的夜行录,应龙隔空一指,窗户便合上了,将屋檐坠水跟漆黑的夜色都拒于窗外。

  应龙若有所思,手下不知不觉重了几分,降妖师那细软手指的触感却让应龙很快平息,他面有愧色,却还是俯身在降妖师额上轻轻落吻。应龙沉声道,“为了您……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请您……”

  请您,快回来我身边吧。

枫禹

应降100问(21-40)

21、风伯:你们的关系到达哪种程度了?

降妖师:老夫老妻?

应龙:至死不渝。

22、风伯:你们初次约会的地点在哪里?

降妖师:我第一次成功把殿下约出来是骗他说要做常驻洛阳妖族的登记防止伪冒,以此为由聊了很久,还知道了殿下很多秘密。
应龙:你骗我的?
降妖师:你现在还不知道?

应龙:我觉得第一次正式的约会是在天桥。他恐高还要撑着走锁链过崖,给我的印象蛮深的。
降妖师:?我说你怎么没来抱我过去,原来是在暗暗欣赏我的勇敢?
应龙:啊?

23、风伯:那时候你们之间的气氛怎么样?

降妖师:我觉得挺开心的,但是很明显殿下以为那是真的在做登记。

应龙:我觉得气氛还不错……
降妖师:呸。

24、风伯:...

21、风伯:你们的关系到达哪种程度了?

降妖师:老夫老妻?

应龙:至死不渝。

22、风伯:你们初次约会的地点在哪里?

降妖师:我第一次成功把殿下约出来是骗他说要做常驻洛阳妖族的登记防止伪冒,以此为由聊了很久,还知道了殿下很多秘密。
应龙:你骗我的?
降妖师:你现在还不知道?

应龙:我觉得第一次正式的约会是在天桥。他恐高还要撑着走锁链过崖,给我的印象蛮深的。
降妖师:?我说你怎么没来抱我过去,原来是在暗暗欣赏我的勇敢?
应龙:啊?

23、风伯:那时候你们之间的气氛怎么样?

降妖师:我觉得挺开心的,但是很明显殿下以为那是真的在做登记。

应龙:我觉得气氛还不错……
降妖师:呸。

24、风伯:那时候你们的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降妖师: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应龙:你说的那个时候,勉强算前辈后辈吧。

应龙:天桥那次是我们刚确认关系。

25、风伯:你们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哪里?

降妖师:没这种东西,我工作很忙的。

应龙:没错。

26、风伯:你们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降妖师:少司命殿下曾经告诉我龙族破蛋日庆贺的时候大家会模拟他刚出生的情况度过这一天。但是我试了一下好像效果不太好。
应龙:……
应龙:我说你怎么一个劲喂我喝羊奶……
降妖师:呃,我也不知道刚出生的小龙是什么样啊。

应龙:说实话每次他过生日我都会忽然意识到他的年龄然后怀疑自己。
降妖师:炼铜?
应龙【沉重】:……嗯。
应龙【不忿】:而且他生日的时候会到处跑蹭贺礼,都没我的事。
降妖师:别在意,毕竟我不是孤家寡人。
应龙:我?
风伯:???

27、风伯:你们是哪一方先告白的?

降妖师:我我我!

应龙:是降妖师,说实话我们见面没多久他就开始……
降妖师:每当我想起那段一腔深情无人问津的岁月就会想揪殿下羽毛。
应龙:别,我不说了。

28、风伯:你们觉得对方喜欢你吗?

降妖师:喜欢的。

应龙:很喜欢。

29、风伯:如果对方忽然变得喜欢女性你们会怎么样?

降妖师:变性。

应龙:……
应龙:?飞廉?
风伯:说了不是我出的题啊!
应龙:……这……
降妖师:没关系,你会永远是我的好兄弟。
应龙:你再皮试试?
应龙:我把他掰回来。

30、风伯:对方说什么会让你们觉得没辙?

降妖师:哇,我都没见过殿下撒娇,什么时候……
风伯:咳。

应龙:当他用我的翅膀和尾巴威胁我的时候。
风伯:咳咳。

31、风伯: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们会怎么做?

降妖师:钓鱼执法,重刑守候。

应龙:直接问他。
降妖师:如果我骗你呢?
应龙:……那我先把对面揪出来揍一顿再说。

32、风伯:你们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降妖师:这问题有点。刺激。
应龙:我不会的。
降妖师:看他想不想让我原谅呗。

应龙:降妖师不会这样的。
降妖师:虽然我不会但是你答题啊。
应龙:……不会原谅。

33、风伯: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么办?

降妖师:偶尔殿下确实有事就会迟到。如果是一个小时还没通知我……
降妖师【整了整袖子,意味深长地笑】

应龙:应该会生气吧,如果没有理由的话。那下一次我也会晚到一会儿让他等等。

35、风伯:你们喜欢对方的什么表情?先说好别开车。

降妖师:不要用你肮脏的思想揣度别人。
应龙:……咳。
降妖师:我就喜欢殿下冷冰冰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手痒痒!
应龙:到底是什么类型的手痒……

应龙:我喜欢他开心的样子。

36、风伯:两个人在一起最让你们觉得心跳加速的是什么时候?

降妖师:他的翅膀被我手抖扔河里去了叫我待着然后自己下去捞的时候。我贼害怕他起来之后一脚把我踹下去,差点先逃了。
应龙【郁闷】:你想太多了。

应龙:我刚住到他家不久,有一次半夜他忽然跑到我屋子里来。
风伯:噫?
应龙:然后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床被子抱走了。
风伯:?

38、风伯:你们一起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开心?

降妖师:当我跟殿下一起上下班然后周边一群单身狗看着的时候,哈哈哈哈。

应龙:带降妖师一起飞的时候……如果他没有因为恐高闭着眼睛就更好了。

39、风伯:你们曾经吵过架么?

降妖师:小吵怡情啊。这个常有。大吵好像没有吧……?

应龙:上次你去青丘到处摸小狐狸尾巴,涂山祭司来找我告状。我去找你的时候你正在祸害一只即将成年的小公狐。我问你知不知道摸妖族尾巴是在调戏人家,你为了逃避事实跟我大吵一架。
应龙:后来我出门缓了三天,回来的时候你还保证说记住教训了。
降妖师:……呃……
应龙:看来是没记住。
降妖师:呃呃呃……

40、风伯:都是因为什么吵架呢?

降妖师:比如他把我送的月光石拿来打水漂玩。
应龙:……我真的以为那只是块石头。
降妖师:我知道,因为你还问我要不要扔一个。
风伯:……害。

应龙:因为如果三天不去管他,西王母的墓都能给他翻出来。
风伯:……瞧您说的,那这也算大功德一件了。



(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