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神魔布袋戏

10840浏览    204参与
咸鱼老鸽汤
稿子勿用道罪的大蝴蝶结真的像喵...

稿子勿用
道罪的大蝴蝶结真的像喵喵耳

稿子勿用
道罪的大蝴蝶结真的像喵喵耳

Erica-暮
30天推神魔布袋戏挑战,感兴趣...

30天推神魔布袋戏挑战,感兴趣的可以参与一下,趁着快放寒假过年多多少少都有些空闲时间,趁机卖卖冷门安利

30天推神魔布袋戏挑战,感兴趣的可以参与一下,趁着快放寒假过年多多少少都有些空闲时间,趁机卖卖冷门安利

遥山无鹤

【刀学】煎药睡觉耍耍刀(已补全后续

神魔布袋戏,刀学生×学千秋

我终于对这一对下手了XD

一个小长假从血魔劫第十一集补到三十多,爽

设定上可能与原剧不符!!!OOC预警!!!

【高亮】后续也补全在这里了!

#临时补了个标题,看上去不太正经的亚子2333


乱世烽火窜九霄,四海八荒尽悲歌。大战方休,邪魔当道,正派倾危,昆仑玉虚湮没在一场足足烧了三天三夜的熊熊大火中,内中早无任何生还者。

此时某座不知名的深山间,一人以常人眼不可及的速度消失林中,片刻后又闻一阵簌簌声响,林鸟振翅飞天,应是那人赶回了。

他回来时手上多拎了一包草药。

“失味!这边的从未暴露过自己老窝的所在,学千秋啊学千秋,你这回可欠我好大...

神魔布袋戏,刀学生×学千秋

我终于对这一对下手了XD

一个小长假从血魔劫第十一集补到三十多,爽

设定上可能与原剧不符!!!OOC预警!!!

【高亮】后续也补全在这里了!

#临时补了个标题,看上去不太正经的亚子2333


乱世烽火窜九霄,四海八荒尽悲歌。大战方休,邪魔当道,正派倾危,昆仑玉虚湮没在一场足足烧了三天三夜的熊熊大火中,内中早无任何生还者。

此时某座不知名的深山间,一人以常人眼不可及的速度消失林中,片刻后又闻一阵簌簌声响,林鸟振翅飞天,应是那人赶回了。

他回来时手上多拎了一包草药。

“失味!这边的从未暴露过自己老窝的所在,学千秋啊学千秋,你这回可欠我好大一个人情。”刀学生将药包放置蒙尘的木桌上,开始着手搭建一个临时熬药用的灶台。他一边往砖块上堆砖块,时不时朝床上双眉紧蹙、额头冷汗不止的那人瞟去,虽心知对方此刻不省人事,说什么都是在跟空气聊天,学生仍在一旁絮絮叨叨:“幸亏这边的及时赶到,恰巧身上还留有一颗续命丹,当场给你灌下去才勉勉强强将你半口气吊住。若不然,即便学生可以上天入地,吃饭吃八大碗,杀人像割韭菜,也没法把你从黄泉路上扯回来。”

灶台甫一搭好,学生立马按照老剪刀的话去煎药。

“说你是傻人一个,偏偏要自己跑来这边念社会大学。我看你是大学还没毕业,命先丢去了。高材生也有不及格的时阵。这边的刀还未出鞘,学千秋你可不能先落跑。”

药煎上后学生又忙着将手帕浸到热水里,拧干后一点一点替学千秋拭去脸上冷汗与血污。“老剪刀自认医术超群,妙手回春,竟也没个见效快的灵药。是说药丹药汤都给你喂了,怎么身上还烧得这么厉害?”

“那人伤得非是一般的重,就算是请神仙下凡来救也得按部就班慢慢来。若用太烈的药,就他现今那副躯体根本承受不了。别怨了,本魔愿意救人已是大发慈悲。”

想起生不救的话他就头疼,这么让学千秋烧下去会不会把脑子烧坏了?

“想当年你也是魔界令人闻风丧胆的头号人物,如今把自己糟蹋成这样,唉……我啥时候变得这么鸡婆了。”

刀学生向来独来独往惯了,屋里只有一张木床,靠近一扇可以往外推开的竹窗,夜晚凉月素光透过这扇窗照落在昏迷的学千秋的脸上,衬得他面色愈发苍白。

能最快感受学千秋体温有无降下的办法就是自己抱着他睡,床是有够大,可万一学千秋醒来发现身边多了个人,脑子又还没完全清醒,二话不说一招五华圣气给自己罩下来,岂不太削面子了?最重要的是他一个人睡习惯了,真要搂着个人一起进入梦乡,长夜漫漫他怕是得一直睁着眼数星星。

“哪这么多事,数星星也比睡过头好。”学生心思把定,用一床厚厚的被子将学千秋裹得严严实实,“老剪刀说他不能受凉,这样应该可以了。”

其实学生这一夜睡得还算安稳。


翌日,学千秋的烧可算退了,只是人依旧昏迷不醒,意识不知游离到哪处去了。

学生翻身下床,一手拢起长发,一手扯过搭在床柱上的围巾,重新将自己包得只露半张脸,小心翼翼掀开覆在学千秋身上的被衾查看伤势:“嗯,血止住了烧也退了,这几日应该能醒过来。”

待他生好火,将药壶架上灶台回来时,只见床上学千秋身形止不住发颤,汗水浸湿额前碎发,好似梦魇缠身,四肢受缚,如何也摆脱不了。学生见状,双眼一眯,飞速移到学千秋身边。

而学千秋像是有所感应,即便人睡得昏沉沉,手茫茫然一伸,竟也能一把握住学生的手。

——如同坠落深渊前,抓住了唯一的足堪信任的救命稻草。

学生脱口欲出的话硬生生又憋回肚内,因为他看见学千秋毫无血色的脸庞上赫然有两道泪痕。

“你将守护苍生的重任一肩担起的那一刻,可曾想过将来有一日会因它丧命?江湖荡荡,天宽地远,偏不肯予你学千秋方寸安宁之地。”

——幸而学者身边有好友如斯,何愁前路茫茫?

犹闻好友之语,学生心头一惊,再观学千秋情绪已然平复,想来是挣脱梦魇了。

“啊天天守着你这个不起床的懒同学都把这边的闲出幻觉了。”学生摇摇头,见药壶壶嘴冒出腾腾热气才惊觉自己原来盯着学千秋看了好一阵。

 

学生带回学千秋的第四个清晨,阴霾散去,曦光灿灿,后者终于醒转。

察觉身边动静,学生眼睛倏地一睁,正好瞧见学千秋望着屋顶出神,一动不动。

“你可算愿意睁眼啰。”学生坐起身,伸出手在学千秋面前晃晃,“感觉怎样?”

学千秋嗓子干得要冒烟,昏迷这几日又没办法开口讲半个字,这会儿哪能回他话?他报以一笑,意要好友免挂心。

“老剪刀说你气息紊乱,脉象虚弱,短时间内都别想着打打杀杀,否则若是病情加重,这边的就要替你备棺材选墓地了。”

学生叨叨完,下床为他倒了杯水,然后回到床边轻轻扶起学千秋,让他靠在自己胸前。

一口清水润润嗓,学千秋声音虽弱,依旧温柔若三月春风:“多谢好友。”

“这边的跟你交情也不是一年两年,说谢多余。”见学千秋又要开口,学生截住他的话道:“正道昆仑伤的伤、残的残,能救的我们已尽力救出,现下被你那爱喝酒的朋友安置在一处隐秘之所。待你伤势好转,我再带你去找他们。至于昆仑玉虚……”

“世路多坎坷,徒叹奈何。是学者无法周全所有,致使诸多同道枉送性命啊。”

“这世上纵然有十个学千秋,该发生的事仍然避无可避。你时常将天道命数挂在嘴边,岂能不明此理?这边的闲游江湖惯习了,心中装不下什么苍生大义,所做一切不过是为你学千秋而已。”

“你我莫逆相交数载,学者岂不识好友心意?只恨诛邪之战未竟全功,学者难免心绪波动。”

学生还欲接话,陡然屋外一阵杀气腾腾,只闻一少年喊声道:“里面的赶紧出来!否则少爷剑出,一招穿喉!”

“啊呀,猴小子呛声的本事学得不错怎样?张口就要取人命,也不怕失手被人笑。”

“喂,浮浪杠的,你少在一旁说风凉。本少爷剑法超绝,杀个重伤的正道教主绰绰有余。”

“哦?你真是为了学千秋而来?颓哥就说,现在社会的小年轻就是爱练肖话兼不稳重。”

“啧啧,一箭双雕懂不懂?你们二人快出来引颈受戮!”

“比谁声音大是吗?”话音甫落,刀学生身影瞬移,难辨其位,现场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少爷见状,嘴角轻扬,腰间利剑出鞘,剑随学生影动。霎时林鸟惊鸣,齐飞入云;四周树叶沙沙作响,风扬尘起。

虽不见刀光剑影,两人已交手数回。

“哎哟,硬碰硬,有好戏看喔。”浪人浮颓双手环抱于胸,随意靠在一棵树下,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战局。

真正短兵相接之际,气势有如狂风席卷,震天撼地,排山倒海而来。

双方战得如火如荼、难分高下之时,忽见学千秋缓缓自屋内走出,刀学生一分神,命门已现!归根究底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刀学生借势错身来到学千秋身边,眉头一皱:“你是当作自己是刀枪不入、地府不收的特例,还是不信任我,当作这边的是只会用刀砍柴怎样?”

浮颓拦下杀向两人的犀利剑招,冲着满脸怒气的少爷道:“你看对面关系多铁,我跟你好歹也算是同事兼好友,怎么你就对我凶巴巴?”

“谁人要跟你关系铁!”少爷收回剑,这一场不能战个酣畅淋漓实在坏人心情。

“哎哟哟,猴小子,颓哥是在给你找台阶下,非但不领情还臭脾气,年轻人哪气焰别太盛。我冒着被祭台修理的危险陪你来这乱,人家都把我们的意图看穿了,死皮赖脸再战无益。”

“哼!来日方长,我与你刀学生必然有机会一决高低!”

“好了好了,快走快走。”

一切恢复往常宁静。

“你真是个不听话的坏同学。”学生瞥他一眼。

学千秋被刀学生扶进内屋坐下:“对方若真有心学者性命,必然不止出动两人,无谓争端能免则免罢。”

“失味!这边的当然知晓。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别总是以身涉险,到时候把我吓到心脏骤停,连那只老魔都救不回来。”

学千秋淡然一笑:“试问世上何事能真正吓到好友你呢?”

学生表面默不作声,心说自然是有的,只不过讲出来就不合味了。


-不哉完没完-

怀砚无寒正道栋梁不像果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银临《牵丝戏》


 看了许久的布袋戏,以至于学语言无能的我听闽南语基本不依赖字幕。它陪我度过了那段低迷,阴霾的时光。因为音乐入坑,懵懵懂懂看了《霹雳剑踪》,之后欲罢不能(霹雳.金光.神魔等等)。随着编剧的轮换,黄大年纪的增大,可能追番的动力大不如前。一些人去了,一些人又来,如今的《东篱》已经大变了样,但是给我感动的还是古早老剧的粗糙模糊……能力有限只画了一位操偶师,但希...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银临《牵丝戏》


 看了许久的布袋戏,以至于学语言无能的我听闽南语基本不依赖字幕。它陪我度过了那段低迷,阴霾的时光。因为音乐入坑,懵懵懂懂看了《霹雳剑踪》,之后欲罢不能(霹雳.金光.神魔等等)。随着编剧的轮换,黄大年纪的增大,可能追番的动力大不如前。一些人去了,一些人又来,如今的《东篱》已经大变了样,但是给我感动的还是古早老剧的粗糙模糊……能力有限只画了一位操偶师,但希望借他的身影感谢那些默默在背后付出心血的所有工作人员!(记得近年就有操偶师年纪不入古稀却业已离世)我想从开播以来就周周不间断的播放几十年,工作人员的工作压力一定很大,但是他们从来没放弃过努力,坚持一个信念并一直做下去!励志打气的话就不多说了,希望来年自己越画越好~安利一个道友剪的布袋戏链接 http://www.bilibili.com/av4983651

道友经过原up同意重新上传的视频链接: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541746


P.S.翻出一副老画,一段老话,衣服画得比现在还难看 (T▽T)

长五文一

血魔劫第五集

首先武戏🐂🍺居然还有实景啊赞!!

断痕跟学千秋的相处模式很温馨啊,跟父子一样,学千秋喊断痕“痕~”的时候超好听;断痕这体质后面肯定要出事。

夕阳君行走的彩虹🌈,光球好像台标吧😂,已经有两个人引起他的兴趣了。

刀学生跟学千秋老朋友了啊,对话也很可爱,“一生只为情剑出”仿佛告白发言

毛道人跟十念真的欢喜冤家,毛道人单纯又傲娇,十念真的毛道人克星。

月宫跟血宫打起来打起来!佬司教最好退场,这个声音听着巨难受

首先武戏🐂🍺居然还有实景啊赞!!

断痕跟学千秋的相处模式很温馨啊,跟父子一样,学千秋喊断痕“痕~”的时候超好听;断痕这体质后面肯定要出事。

夕阳君行走的彩虹🌈,光球好像台标吧😂,已经有两个人引起他的兴趣了。

刀学生跟学千秋老朋友了啊,对话也很可爱,“一生只为情剑出”仿佛告白发言

毛道人跟十念真的欢喜冤家,毛道人单纯又傲娇,十念真的毛道人克星。

月宫跟血宫打起来打起来!佬司教最好退场,这个声音听着巨难受


长五文一

神魔布袋戏血魔劫三四集

学千秋看起来一脸正气,但是就很会搞事又聪明武力值还高。

长眉专业讲解员√

道主终于找到克他的人了,菩提玉骨至今没把偶和名字对上,我可能是个傻子,反正是那个黑舍利的和尚看着温温柔柔的,说话也很有趣,长的像书大,不过书大眉毛更细。

终于看清了断痕的脸,断痕似乎跟五兽妖将有关系?

刀学生好看,人也很有趣。

夕阳君也好看,出场仿佛小龙女在KTV蹦迪,看弹幕说是儒门的,怪不得嘴炮强,感觉搞事能力也极佳,把嗜血剑魔给搞复活了。

还是只有百合女郎香唇留情一个女的。

学千秋看起来一脸正气,但是就很会搞事又聪明武力值还高。

长眉专业讲解员√

道主终于找到克他的人了,菩提玉骨至今没把偶和名字对上,我可能是个傻子,反正是那个黑舍利的和尚看着温温柔柔的,说话也很有趣,长的像书大,不过书大眉毛更细。

终于看清了断痕的脸,断痕似乎跟五兽妖将有关系?

刀学生好看,人也很有趣。

夕阳君也好看,出场仿佛小龙女在KTV蹦迪,看弹幕说是儒门的,怪不得嘴炮强,感觉搞事能力也极佳,把嗜血剑魔给搞复活了。

还是只有百合女郎香唇留情一个女的。

长五文一

神魔布袋戏一二集

在b站点开了神魔布袋戏,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然后开始补剧。
口白我居然不用看字幕就听得懂,当然遇到听不懂的还得看字幕,跟看霹雳的感觉很不一样(黄大和霹雳在我心里的位置是不会动摇的)。
主角声音好听(就是因为主角声音才会接着看下去),智商高,主角标配:因为啥事被天下人误会,被天下人嫌弃。
因为才两集故事刚开始,虽然反派大部分都长得奇形怪状的,说话配着奇怪的音效,不过反派正派至少有智商,但是群众还是ennnn。
还有一个就是萧大念“唇”的发音特别像“臀”,导致每次百合女郎出场我都笑cry。
最后布袋戏果然女性稀缺,前两集只有一个女的出场。

在b站点开了神魔布袋戏,我怎么就管不住我这手,然后开始补剧。
口白我居然不用看字幕就听得懂,当然遇到听不懂的还得看字幕,跟看霹雳的感觉很不一样(黄大和霹雳在我心里的位置是不会动摇的)。
主角声音好听(就是因为主角声音才会接着看下去),智商高,主角标配:因为啥事被天下人误会,被天下人嫌弃。
因为才两集故事刚开始,虽然反派大部分都长得奇形怪状的,说话配着奇怪的音效,不过反派正派至少有智商,但是群众还是ennnn。
还有一个就是萧大念“唇”的发音特别像“臀”,导致每次百合女郎出场我都笑cry。
最后布袋戏果然女性稀缺,前两集只有一个女的出场。

糖瓜麻糖

 @科學的耗費腦細胞 

我的兴趣大概就是花式送东西

以前画蔺靖的时候最爱花式送花,称美人多好wwwwww

少艾可以给我家羽仔送糖啦,羽仔可以给少艾送风铃啦~

wwwwww

送给头秃的姐仔,以后再补吧XD坑太多。其他的不存在的

我给你写个欢乐日常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名字咱们就叫《今天的夕阳君也依然是霸道总裁》(被打死)

姐仔不如产粮给我吃啊!我这么多坑,你和我得互帮互助啊(噫?)

神魔大概真的要成有生之年了,实在不行我又只能自己给自己讲故事了_(:з」∠)_

 @科學的耗費腦細胞 

我的兴趣大概就是花式送东西

以前画蔺靖的时候最爱花式送花,称美人多好wwwwww

少艾可以给我家羽仔送糖啦,羽仔可以给少艾送风铃啦~

wwwwww

送给头秃的姐仔,以后再补吧XD坑太多。其他的不存在的

我给你写个欢乐日常还是可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名字咱们就叫《今天的夕阳君也依然是霸道总裁》(被打死)

姐仔不如产粮给我吃啊!我这么多坑,你和我得互帮互助啊(噫?)

神魔大概真的要成有生之年了,实在不行我又只能自己给自己讲故事了_(:з」∠)_

糖瓜麻糖

【宇文少虞/雪韩】今天少城主也在调戏小媳妇01

没有粮食,丰衣足食,满足脑洞,反正是个坑QWQ

01

宇文少虞从小就是个皮实孩子,上下被其耍弄之人不在少数,其师老只能对城主说,少城主是个聪明孩子,只怕老身不久后就教不了什么了。

城主对于不知换了多少位师长而涕泪心塞,到底谁能管管这泼皮孩子?身边之人宽慰他少城主年龄还小,待到成年后必能体谅城主爱子之心。城主捂着心口说希望如此吧,默默两行泪。

自从雪韩被城主带回来后,皮实孩子的耍弄对象又多了一个。

那时候的雪韩还比宇文少虞矮了半个头,婴儿肥的小圆脸红扑扑的让他想到刚出蒸笼的小包子,他松了扯住飘玄与寒饮衣摆的小手,蹦跶着一把捏住了雪韩的小脸。

“包子!”果然软绵绵!

初来乍到的雪韩哪...

没有粮食,丰衣足食,满足脑洞,反正是个坑QWQ

01

宇文少虞从小就是个皮实孩子,上下被其耍弄之人不在少数,其师老只能对城主说,少城主是个聪明孩子,只怕老身不久后就教不了什么了。

城主对于不知换了多少位师长而涕泪心塞,到底谁能管管这泼皮孩子?身边之人宽慰他少城主年龄还小,待到成年后必能体谅城主爱子之心。城主捂着心口说希望如此吧,默默两行泪。

自从雪韩被城主带回来后,皮实孩子的耍弄对象又多了一个。

那时候的雪韩还比宇文少虞矮了半个头,婴儿肥的小圆脸红扑扑的让他想到刚出蒸笼的小包子,他松了扯住飘玄与寒饮衣摆的小手,蹦跶着一把捏住了雪韩的小脸。

“包子!”果然软绵绵!

初来乍到的雪韩哪见识过这等上来就对人动手的顽劣孩童,当即哇得哭了出来,宇文少虞一边捏着他,一边说着:“哭包子!”

城主一个吐血,揪着小崽子啪啪一顿屁股板子。

被揍了的少城主捂着自己的小屁股跑到雪韩面前,煞有其事得对他严肃说道:“我是为了你遭的打,你得对我负责。”

雪韩打了个哭嗝,知道这人就是自己的小主人后,他只能点点头。

“那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说完他又被自己老爹砸了个包。

挨了揍的少城主看着睁着水汽蒙蒙大眼睛的小包子,咧着还没长齐的牙就笑了,这一笑把打着嗝的雪韩一下子就不打了。

飘玄&寒饮不知道该不该感谢雪韩吸引了少城主的注意力。

那边年长几岁的飘玄与寒饮正带着雪韩练武,见到宇文少虞到来,纷纷停下行礼。

“不来这套,我说过了,我们是兄弟,你们这样,我不开心。我不开心,那你们就得带我出去玩。”

雪韩毕竟年小,听着出去玩,不由得竖起了耳朵,宇文少虞见到,不由上前去拉他的小手:“小韩我们去玩,哥哥我带着你去吃好吃的。”

“烧饼烧饼!”雪韩欢呼了起来。

“有比烧饼更好吃的。”

于是宇文少虞拐着人出去了,他拉着雪韩的小手,叽里呱啦说了一堆,雪韩眨着眼睛,啥都没听进去,不怪他,他哪知道他的小主人能说这么多!

四个小孩走在路上,惹得一波少女喧哗,无疑是哪来这么可爱的小孩,稍大的飘玄与寒饮也是架不住这阵势,眼看着怕生的雪韩双眼又开始溢出泪水,两人一人架一个赶紧离了街道。

宇文少虞将梅干塞入雪韩嘴里,看着小人先被酸了一口牙然后喜滋滋得笑弯了眼,忙不迭得道:“我们小韩真是好看。”

“少城主才是好看。”雪韩乖巧得坐在大石头上,开始掰着手指头夸起了少城主,宇文少虞一不小心,又笑咧了一口还没长齐的牙。

飘玄与寒饮抖了抖,纷纷在心里吐槽少城主真是套路深。

结果在宇文少虞过于频繁拐雪韩出门后,城主出场了,然后在自己儿子眼里,自己俨然成了一个棒打鸳鸯之人,城主一口血,谁教这个臭小子这个词的!?这样用的?师老惊了一下,赶紧摇摇头和自己撇清关系,他感觉到自己要保住个饭碗怎么就这么难呢?

“他若武学过不了考核,如何留你身边?若是这样,老夫不如早些送他出城,也省的日日被你胡闹。”城主板起脸,颇有威严。

“那就留在身边陪我。做媳妇也行。”宇文少虞攥着他的手,雪韩听了倒是一本正经得回答他我是个男孩子。

“你是男孩子我又不会嫌弃你。你若不留下他,我长大了一定把他娶回来。”

为了防止再听到更多的惊世骇言,城主捂着额头摆摆手,这事就这样被翻过了,雪韩再怎么傻也听得出城主什么意思,他看着紧紧抓住他手的宇文少虞,静静低下了头。

“小韩小韩!”

“练武!”

“小韩小韩!”

“学兵法!”

“小韩小韩!”

然后雪韩哭了:“少城主你让我好好学习好吗?不然我就不能陪着你啦!”

“噫?”宇文少虞点了点下巴,“小韩真这么喜欢我吗?”

“啊?”

“喜欢到怎么样也要留在我身边。”

“????”

“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你就在我身边。”

飘玄&寒饮:小韩,你还是放弃吧。

许是雪韩哭的有些多了,宇文少虞安分了不少,雪韩乐滋滋得跟着师父们学习,回过神来,才发现宇文少虞许久没来找他,今日课业结束的早,他揣着厨娘刚蒸出的包子就跑去找他的小主人。

小主人正端着一杆银枪,一个上抛,利眸单手相接,提腿回旋,向前突刺又退回拉枪,拔枪合刺,连续出击,其攻势猛而迅速,一声大喝,气劲楞是震得雪韩呆在那,眼里只有全神贯注,正色凛然的小主人。

“小韩!”宇文少虞这几日因为要被师父抽查,正苦苦练着枪法,几日不寻小人儿,倒是自己来找他了,他拿着枪朝他跑来,盯着他怀揣的包子,笑着道,“给我的吗?”

雪韩点点头,看着他额头汗水,想着的时候,自己已经出手替他抹去了,小主人笑着对他昂昂头:“等晚点我就能带你出去玩啦。”

“少城主你不能一直出去玩啦,他们对我说了好多事情,外面真的很危险啦。”

“那是他们骗你的,笨小韩,再说有本公子罩着你,你是在怕啥?”

“应该是我保护你。”

宇文少虞笑了起来:“既然有你保护我,那我不是更不怕去外面。”

雪韩:……

于是被少城主拐出去的雪韩哭着说外面的小姐姐们太可怕啦!

溯流光
补个之前练习的龙章凑对儿,尺寸...

补个之前练习的龙章凑对儿,尺寸什么的都不对,随缘摸鱼。

补个之前练习的龙章凑对儿,尺寸什么的都不对,随缘摸鱼。

沉默是呱

養10cm團子的腦洞XD

團子有受民間單位(?)保護,及提供飼主諮詢管理服務

其中的「團子交誼會所」,為因應10cm團子健康安全活動而設置的專用設施,相當於縮小世界,可以讓團子自由活動、社交或短期生活,是團子福利很重要的機構


團子之間有其溝通方式,一般大人是聽不懂的,除非是受過訓練及飼養關係
而飼主對自己所飼養的團子,會自然理解其表達,依飼養狀況解鎖(?)對自家團子的心理理解階段

若是相性不合的飼主與團子,會在解鎖溝通上遇到困難,因此市面上也誕生了「團子溝通師」的專業提供協助服務


【飼養關係】

♥鳳姿飼養小朝陽

♥龍章飼養小夕陽   養成彼此的...

養10cm團子的腦洞XD

團子有受民間單位(?)保護,及提供飼主諮詢管理服務

其中的「團子交誼會所」,為因應10cm團子健康安全活動而設置的專用設施,相當於縮小世界,可以讓團子自由活動、社交或短期生活,是團子福利很重要的機構


團子之間有其溝通方式,一般大人是聽不懂的,除非是受過訓練及飼養關係
而飼主對自己所飼養的團子,會自然理解其表達,依飼養狀況解鎖(?)對自家團子的心理理解階段

若是相性不合的飼主與團子,會在解鎖溝通上遇到困難,因此市面上也誕生了「團子溝通師」的專業提供協助服務


【飼養關係】

♥鳳姿飼養小朝陽

♥龍章飼養小夕陽   養成彼此的形狀

♥殘紅飼養小師老   相性不合的案例
幕容殘紅是屬於不會送師老團子到交誼會所的那種飼主,使得師老團子沒得到適當的飼養方式(
小紅的溝通技能無法解鎖,導致師老團子離家出走,高傲的小紅不得已只好去交誼會所要求協尋,竟然發現師老團子加入裡會所裡的的儒家社團,還看到小朝陽和小夕陽((


♥麻羅魔尊飼養小祆冥
祆冥團子有個技能,他會變成三角飯糰(? ψ(`∇´)ψ

解干戈團子曾誤食了小祆冥變身的飯糰(??),結果就被祆冥團子帶走
天涯團子發現被咬一口的祆冥飯糰殘渣,循著線索發現基友解干戈團子的失蹤與此有關


 

♥任飄蹤飼養小阿飄(就是小道罪XD)

而任飄蹤失蹤期間,道無義基於道友情誼主動飼養小阿飄,但登記飼主依然還是任飄蹤。雖然道無義經常被小阿飄給嚇得腎上腺素爆炸,可是又甘之如飴(???


目前只想到這些(毆 

沒有飼主的團子也大多都會在交誼會所生活
有本事的會偷溜出去唷(´∀`)b

【交誼會所】

鳳姿替小朝陽在交誼會所申請/承租...隨便(毆)這麼細微的設定不用在意,總之有一塊私領域活動空間

玄關取名靜心小徑、房間取名別塵雅築(。)有面對東向的窗台,可以看日出

當鳳姿工作忙碌、無暇分心相處時,會把小朝陽送到這裡,基本上大多數的主人也會這麼做



為了團子的身心發展,即使主人不忙,也會定期安排讓團子在交誼會所活動,這是一般飼養團子的共識

然而也有怕交到壞朋友的團子主人,選擇自己打理佔有,決不用到交誼會所的任何資源


龍章也有替小夕陽申請/承租個人空間,取名暮雲小築,並加價製作小瀑布景觀,但小夕陽喜歡在交誼會所各區域趴趴走,還加入魔教社團(?),在其中的分支幽樓月宮下擔任職務,較少待在暮雲小築



社團是修羅聯盟,分支是幽樓月宮(


沒有申請/承租私領域活動空間的團子,可以找會所內部設置的休憩場所休息,也可以當漂泊流浪團子走跳江湖(僅限交誼會所內

漂泊團子:刀學生、酒徒、天涯劍子....(有點忘記還有誰沒有住處或組織...都可以是流浪小團子XD


小阿飄也算是流浪團子(?),他都偷偷寄居別的團子家(

有次小阿飄偷偷寄居在三聖宗團子處,零食自然短少,三聖宗團子他們每一位都覺得另外兩隻一直偷吃零食,但因為包容不明講(  都被小阿飄偷吃



小段子:

✤三教罪團(?

因社團任務指派,得找出三教一家遺失的烏魚子(?)三個團子:小道罪、小佛心、小朝陽,依命令搜索各處的高檔零食,讓許多人好不容易排隊買到或國外帶回來的特產就這樣沒了!真是罪大惡極!!!!

由於下達不當指令的上層團子不想負責,所以推說是執行團子的個人問題,因此讓三隻背負不受歡迎的團子黑名單中(`Д´*)



✤團子溝通師

「你家團子高冷,他想獨處」

「我接收到的訊息...想找團子夥伴活動,建議多安排他的社交時間」

「我感應到黃、紫還是彩色??的影像,總之這是他喜歡的東西」


殘紅一開始覺得自己找到騙錢的假溝通師,陸陸續續又找了幾個,但諮詢過後都被小紅黑單了!也因此團子溝通圈有位紅衣傲客的事也被傳開

後來的溝通師知道要怎麼應對、如何討好傲客情緒,順毛只講客人愛聽的話(


「你家的團子認為你是最好的飼主,想學你高冷」

「他經常靠近別家團子只是想炫耀我家主人最好」

「黃色、彩色是他想喝最近流行的彩色珍珠奶茶」(??


小紅自爽的同時問題依然沒解決,幕容殘紅永不妥協! 阿就不願面對現實


小師老團子在不愉快的環境下消瘦,可又被珍奶養胖,因此維持團子好身材(??

---------------------

不少腦洞是與道友聊天、給予的建議所產生的圖文,感謝感謝

长凌

[毛十]十唸之孕

“教主啊,毛家这还是头一次…。哎!这十唸有了也不跟毛家说,毛家……哎。毛家真是有点愧疚!”毛道长摇了摇脑袋,十分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十唸,不自主攥紧了衣角。

“不瞒众人,学者也是头次接生,这……。若出了事,学者也不敢保证。”学千秋收了方才替十唸把脉的手,看向毛道长。

“可是此事不便外扬,毛家怕——。”

毛道长话未说完,学千秋便打断道:“学者明白,此事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果然找你是没错了,毛家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十唸就交给你了。”

“毛、毛道长……。不是和尚唠叨、爱、爱杂念,和尚的身体……嘶,和尚清楚。”

十唸抬眸所见便是一脸担忧的毛道长跟学千秋,心下一惊。

看来怀孕这事……是瞒不住了。

“十唸啊,你现在怎...

“教主啊,毛家这还是头一次…。哎!这十唸有了也不跟毛家说,毛家……哎。毛家真是有点愧疚!”毛道长摇了摇脑袋,十分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十唸,不自主攥紧了衣角。

“不瞒众人,学者也是头次接生,这……。若出了事,学者也不敢保证。”学千秋收了方才替十唸把脉的手,看向毛道长。

“可是此事不便外扬,毛家怕——。”

毛道长话未说完,学千秋便打断道:“学者明白,此事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果然找你是没错了,毛家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十唸就交给你了。”

“毛、毛道长……。不是和尚唠叨、爱、爱杂念,和尚的身体……嘶,和尚清楚。”

十唸抬眸所见便是一脸担忧的毛道长跟学千秋,心下一惊。

看来怀孕这事……是瞒不住了。

“十唸啊,你现在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毛道长一下便握住十唸的手。

“和尚没事,毛道长啊,和尚真的……。”话道一半,肚子里的小生命便不安分起来,疼痛感源源不断。

“不要说了,十唸。是毛家对不起你,毛家保证,绝对会负责。”

“毛道长啊……。”

“毛家会一直陪在这里,直到孩子生出来。十唸,安心吧。”


鱼香麻辣蒜

①只冥罪,后面都是sd表情👋👋

①只冥罪,后面都是sd表情👋👋

_聖川_

【学千秋X福泽谕吉】误将樱落做桃雨

无差   ooc有
角色属于神魔,BSD
学千秋X福泽谕吉(文豪野犬)

はるかに見渡せば 高い山の峰の桜が やっと 咲きはじめた 里近き山々の霞よ 立たずにいておくれ 山の桜とまぎれぬように

春,福泽宅。
送走了国木田,武装侦探社的社长不禁望着庭院里盛开的樱花出神。那是久远前的故事,久远到见到那些故人时才会想起,那是怎样的修罗地狱。
那一夜的樱花,似乎比今日显得格外艳丽。

二十三年前,福泽见到了一个从各种意义上说都格外奇怪的青年,也许该说是青年模样的男人。
暗杀目标已经沉入永眠,偌大的政要府邸此时格外安静,明日,各大报刊就会争相报道。福泽站在回廊上,静静地思虑着。
“武者”一道温...

无差   ooc有
角色属于神魔,BSD
学千秋X福泽谕吉(文豪野犬)

はるかに見渡せば 高い山の峰の桜が やっと 咲きはじめた 里近き山々の霞よ 立たずにいておくれ 山の桜とまぎれぬように

春,福泽宅。
送走了国木田,武装侦探社的社长不禁望着庭院里盛开的樱花出神。那是久远前的故事,久远到见到那些故人时才会想起,那是怎样的修罗地狱。
那一夜的樱花,似乎比今日显得格外艳丽。

二十三年前,福泽见到了一个从各种意义上说都格外奇怪的青年,也许该说是青年模样的男人。
暗杀目标已经沉入永眠,偌大的政要府邸此时格外安静,明日,各大报刊就会争相报道。福泽站在回廊上,静静地思虑着。
“武者”一道温厚的话语传入福泽耳边,回神后福泽发现,在庭院的樱树下不知何时站着一个男人,“吾名学千秋,可以告知学者此地为何处吗?”自称为学千秋的男人俯身微拜,向福泽询问着莫名的问题。几乎是一瞬间,福泽的手握住了刀柄,这个男人很危险。而青年似是不在意福泽散发的杀气,仍是静静回望着福泽,等待他的答复。
男人,一身吴服打扮,但比起江户等时期更像海对面大陆的国家百年前的装扮。汉服,那里的人们正么称呼这种服饰,男人拿着拂尘出现在福泽的眼中,以至于太过错置的时代感,让福泽哑口无言。末了,福泽轻轻叹了一口气,回到“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如果相信我就随我来吧。”

男人,或称学千秋,一路上都是无言的,只是偶尔的眼神交流让福泽不禁疑惑,有着凌厉眼神的学千秋,为何会是一副文人打扮,还是说,他在剑道的境界已达顶峰,故而返璞归真。二人走了许久,在到达一处庭院时,福泽停下了脚步。
樱花烂漫,福泽将茶杯端至学千秋面前时,眼前的男人依旧无言,只是端详着庭院的樱花,然后,男人开口了。“据吾所知,这里被称为东瀛。”东瀛,日本的旧称。“是,这里就是阁下所说的东瀛,如今名为日本,而这里则是被称为浅草的地方。”福泽说完,酌饮着手中的茶。
“浅草,真是风雅的地名。”学千秋也端起茶杯,静静饮着。“那么阁下可以告知,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吗?”微微严厉的语气似乎让对面的人只是更加沉默一些,“也许是招式的缘故,啊,大意了,就不知好友现在想到办法没有。”回应的话语渐渐淡去,学千秋皱起眉头转而起身行至回廊上。“若不嫌弃的话,你可以住在这里,不过需要注意你的行踪”心中似乎不忍青年自此流落街头,福泽向学千秋发出了邀请,也许是怕暴露自己的身份吧,福泽自嘲的想着。而且,就是封口,也一定会被反杀,福泽有这样的预感。“多谢先生收留。”学千秋俯身,拂尘微摇,似是打落了一肩的樱花。

非自愿拥有的与生俱来的能力——异能,异能者
偶尔福泽与学千秋对坐弈棋,黑白相交的棋盘上,上演着无形的厮杀。
“真是绝佳的对策”福泽谕吉对学千秋能在几天内就将自身处地尽知详尽并不意外,而那份沉稳与超然使得他反而比福泽等看得更加透彻。“异能者的存在某种意义上会动摇这个国家,也许拥有异能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回想起某个娇蛮的少女,福泽不禁沉默,在常暗岛的战争到底会带来什么,会给她带来什么,福泽不知道,但至少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阁下所处的时代又是怎样的?”拿起手边的茶杯,福泽问到。“于吾而言,那是自诩正义之人为了野心不惜手段用尽、行为卑劣的时代,”学千秋端详着棋局,暗自赞叹面前少年人的棋艺。“在那个时代之前,则是以强为尊的世界。”学千秋说完,眼神不觉间变得深邃,曲高和寡的日子太过寂寥,纵使天下第一又如何,终究逃不过一个情字。
“这还真是...”福泽听闻不禁哑然,即便凭借自己所知晓的知识也无法想象那是怎样一个混乱的境地。如果连自诩正义之人都皆尽堕落,那那个时代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
“吾与好友三人随昆仑教众已稳定了局势,阴谋既已知晓,接下来就是对策了。”学千秋落子于盘,直接断了福泽的攻势。

簌簌飘落的樱花很像某位友人住处散落的桃雨,学千秋如此说道。望着满树的樱花,树下人语气是对过去的怀念。相处数日,福泽渐了解了学千秋是怎样的人,可了解之后便是可望不可即的鸿沟。横亘在二人之间巨大的历史与时代的错置。偶尔学千秋会指点福泽剑术,师承古武术流派,在战场无数厮杀的福泽也不禁佩服学千秋的经验学识,虽然剑术因地域而招式不同,但总归还是有共通点的。
“看不见的拔刀术,就普通人而言,这已经是无上的伟业。”道场的练习结束后,学千秋对福泽引以为傲的拔刀术赞赏有加,透过那深邃的瞳孔,福泽愣神,那个男人的实力到底如何。思毕,福泽动身,剑出鞘的声音清脆无比,“武者,你与吾之间的差距只会让你更加失望而已啊。”学千秋闪过直逼面门的剑,拂尘微摇便缠住了剑身,语气是无奈也是悲伤。

如今福泽再回想那日的场景,不禁哀叹自己的自作多情。
花期将尽,归期将至。学千秋似有所感,长久的伫立在庭院。
“武者,汝日后必有一番作为。”
这是福泽谕吉最后一次见到学千秋听到的话,如今,自己也确实如他所言。横滨,尚需自己的能力,而武装侦探社,也必会成为摧毁阴谋者的利刃。

7山
完全就是在瞎涂了…

完全就是在瞎涂了…

完全就是在瞎涂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